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都市之忍术超神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忍术超神123 来源:飞卢小说网

次日早,沈识的手机被黄毛一通狂轰滥炸。

老蛇的扳指找到了,半夜被人包了石头扔进屋里。

“蛇爷还是不罢休,非得找到谢晚云,让她当面道歉。”电话那头的黄毛,声音里充斥着懊恼。

“那就接着找,我先送小兔上学,挂了。”

没等黄毛回话就直接挂断电话的沈识皱起了眉,他明白这样跟着老蛇下去绝非长久之计。

当年他那混账老子欠下一屁股债,是老蛇出面帮他摆平的。但自己为他出生入死了这么多年,挨过刀,扛过包,要说恩情早还清了。

老蛇在安城树敌太多,保不准日后会殃及自身。他可以不在乎,但小兔不行。

“沈识,我要迟到了!”小兔背着书包,站在他面前不满地跺脚。

沈识随手捞过桌上扔着的自行车钥匙,站起身来:“走。”

屋外的雨后半夜就停了,可天仍未晴。空气中的湿度很高,出门前还干爽的衣服不一会儿就又泛起了潮。小兔坐在沈识的自行车后座上边晃腿边唱歌。

“淅沥淅沥哗啦哗啦雨下来了,我的哥哥拿着雨伞来接我……”

“脚别乱晃,小心绞车轱辘里。”

“沈识,雨还要下多久?”

“我又不是天气预报。”

“我们老师说,这叫南风天。”

“你们老师胡扯,北方有个屁的南风天。”

“那为什么北方没有南风天,雨还是下个没完?”

“问你老师去!”

小兔仍在喋喋不休,沈识懒得理她,停下自行车买了一屉包子扔进车筐里,准备给小兔当早饭。

“南老师!”小兔猛地从自行车座上跳下来,朝一侧跑去。

沈识顺着小兔跑向的地方看,不由地愣了一下。

南风。

南风显然也认出了沈识,他伸出手迎接小兔拥抱的同时,眼睛仍是直直盯着他。

南风的眼神里带着阴鸷、冰冷,让沈识忍不住担心下一秒他就会猛地掐住小兔的脖子。

“小兔,过来。”

沈识的表情明显吓到了小兔,她摇摇头,又往南风的身后撤了两步。

“早呀,小兔。”南风回身摸了摸小兔的头,声音亲切温和,全然没了昨日里狠戾阴沉的模样。

身着白衬衣的南风在被雨水浸透的老城街道上显得极为干净清爽,这感觉就像沈识昨日对他的第一印象。

“哥,这就是我们新来的老师。”

“你好,学生家长。”南风冲沈识轻点了下头,眼神分明在示意他不要多言。

“我家小兔,平时常受您照顾,南老师。”沈识也跟着笑了下,顺着他的话客套道。

“应该的。”

沈识弯下腰冲小兔招招手,小兔看到哥哥的表情恢复正常,这才走到了他面前。

“哥就送到这儿,你自己去学校吧。”

小兔轻快地点点头,转身拉了拉南风的手:“老师,我们走吧?”

“我还要跟你们老师聊几句,你自己先走。”

小兔不情愿地撅着嘴,但看哥哥的表情有些不对,也不敢多言。

“那你们好好聊哦。”

“我知道,快走吧。”沈识将包子递到小兔手里,踢了踢她的屁股,把她撵走了。

看着小兔离开的身影,沈识转头再次看向南风。他脸上先前还洋溢着的笑容此时荡然无存。

“那边说。”南风扬扬下巴,朝路边一条偏僻小巷拐去。

两人穿行在小巷深处,阴天的巷子里比以往更要晦暗许多。楼上住家户窗上的水不断向下滴着,一不小心就会落到了人的头上。

南风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徐徐抽着。沈识突然想起小兔的画上那段老师的评语。

沈识:“小兔说你不抽烟。”

南风:“东西已经还给老蛇了。”

两人同时开口。

“听说了。”沈识笑笑,也点了根烟,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南风。

不得不说,这人遗传了谢晚云的长相,生得相当好看。

“蛇爷没罢休,要让谢晚云亲自道歉。”沈识吐了口烟圈道。

“她真走了,这会儿八成已经离开安城了。”

“我看你不了解老蛇。”

“我看你也不了解我。” 南风轻笑了下,抬头对上沈识的眼睛,“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我也不是个好惹的。”

南风按灭了手中的火。他语气不重,但那双眼睛却在明明白白地告诉沈识,这人也是个不要命的。

南风:“老蛇在哪儿,带我去见他。”

“乐无忧。”

乐无忧,老城最后的一家歌舞厅。先前的老板因为惹事儿后一时想不开,自己搓了条麻绳跑到野郊上吊死了,现在也成了老蛇的产业。

这些年来,沈识一直在乐无忧里做事。

沈识推着自行车,与南风并排穿过那些横七竖八的巷子。这期间,南风还给学校打了个电话,慢条斯理地请了假。

若不是此行的目的,沈识甚至有种错觉,他和南风就像是一起上下学的朋友,轻轻松松地漫步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想来如若没有谢晚云,南风本该就是个成绩优异的大学生,趁着实习期来到小学,专心致志的教书育人……可惜啊可惜,偏摊上了这么一妈。

“等我一下。”南风转身走进了一旁的杂货店。

看着他的背影,沈识居然有些希望他干脆就这么直接从杂货店的侧门跑了算了,就当两人今天没遇见过。

但南风很快就又回来了,沈识从他未拉好的背包里发现了一个用报纸包起来的东西。

像刀。

二人走过一条旱桥,终于到了乐无忧门口,白天的**场所被拉上了铁闸门。

“小子,劝你还是叫谢晚云出来吧。”沈识顿了顿,又道,“这不干你的事。”

“开门。”南风冲铁门扬扬下巴。

沈识看了他片刻,拨通了手机。

不一会儿,一个把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人拉开了闸门。

“识哥。”那人睡眼惺忪地冲沈识问了声好。

“蛇爷呢?”

“包厢里,刚醒。识哥,劝你这时候别……”

没等沈识制止,南风已径自朝着包厢的方向走去。

沈识心里当下“咯噔”一声,咬咬牙也跟了上去。

推开门的瞬间,南风就被屋内弥漫着的乱七八糟的味道熏得眯起了眼。

“干嘛呀你——!”一个*露着上半身的女人被推门声惊醒,冲着南风大声嚷嚷。

“我是谢晚云的儿子,咱们见过。”南风无视了那个女人,目光直接对上了一旁的老蛇。

被叫做蛇爷的男人被猛地照进屋内的光线刺得有些睁不开眼。他坐了起来,看着逆光站在门口的南风,嗓子里挤出了声低哑的笑:“是见过。”

老蛇冲女人挥挥手示意她走开,随后腆着肚子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南风:“南风是吧,跟你妈长得真像。不,比她还漂亮。”

他说罢,顺势捏住了南风的下巴,就着微弱的天光细细打量:“大早上就看的我一肚子火……怒火还有他妈的……一股邪火儿。”

“我来替谢晚云道歉,对不住,蛇爷。”南风不动声色地一偏头,避过了老蛇的手,向后退了一步,“现下东西已经还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南风弯下腰冲老蛇举了个躬。

“光鞠躬可不行。”老蛇目光一寒,继而露出了更为猥琐地笑容,“跪下来。”

南风一怔,随即深深吸了口气,看向老蛇:“是不是跪了,这事儿就算完?”

老蛇点燃支烟,颇有兴致地冲地板呶呶嘴。

南风吞了口唾沫,暗自咬牙,随后直挺挺地朝地上跪去,发出一声闷响。

身旁传来了老蛇的桀桀怪笑。只见他来到了南风的正前方,睥睨着脚下跪着的人,随后将两腿分开,跟着就开始解皮带。

“伺候舒服了。”他一副看好戏的神情道,“伺候舒服,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南风在反应过来老蛇话中的意思后,周身一凛,顺势就摸到了身后的双肩包。拉开包链,握紧了刀。

“这么简单?”南风低头轻笑,藏在眼镜后的眸子里燃起了杀意。

“蛇爷,怎么一大早火气就这么大?”

身后传来了沈识的声音,他走进屋随即站到了南风身边,一只脚看似无意地踢了下南风的腿,示意他别冲动。

“臭小子,回去让谢晚云长个心眼儿,这世道不是谁的便宜都能占的。”沈识说完,飞起一脚就把南风踹倒在地,自己则顺势站在了他前面,将其与老蛇完全隔开。

沈识:“蛇爷,我查过了。昨天晚上来乐无忧闹事的是河西的人,具体的我还得再跟您聊两句,借一步说话。”

“你要给他解围?”老蛇的脸瞬间阴了下来,显然已看出了沈识的目的。

沈识笑笑:“当然不是,只是这人碰巧跟我有些渊源。”

老蛇闻言,狠戾地抽了下鼻子,故作语重心长道:“阿识啊,那枚戒指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是知道的。那可是心头血!”

他面色一沉,一字一句道:“现在就这么随随便便让人偷了去,我若善罢甘休,日后传出去还不得可劲儿被人笑话?”

“明白了。” 沈识点点头,透过老蛇的肩看向了茶几上放着的水果刀。他快步上前拿起刀,调了个个儿握在手里。

“阿识,你要干什么。”老蛇向后退了一步,阴着脸看向沈识。

沈识深吸口气:“蛇爷,不瞒您说,我欠这小子个人情。给个面子,放他走吧。”

老蛇眼睛一眯:“你威胁我?”

“当然不敢。”沈识走到南风面前,一把抓过了他的左手,“谢晚云偷戒指用的是这只手?”

他话毕,眼中寒光一现,举刀便在南风的手掌上狠狠划下一道。

南风吃痛地闷哼一声,血瞬时就从手心间冒了出来,顺着指缝隙滴落在地。

下一刻,沈识眼都不眨地又用刀在自己的手间也划了一道。这一下的力气比刚才更猛,血顺着手臂一路滑下来,他却连眉也没皱一下。

“偷您的,求情的,眼下都受了教训。这样传出去就没人再敢说您什么了吧……”沈识带着三分笑意,但眼神却凛了起来,“成不?蛇爷。”

老蛇的表情有些错愕。

他了解沈识,这小子过去就是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自己当初也正是看上他这点,才将其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眼下手边人都不在,若再不松口,连自己都保不准接下来还会发生些什么。老蛇眼珠子一转,嘴角瞬间便挂上笑意。

“小事儿!这小子与你有恩,大家便都是自家人。”老蛇边说边从钱包里掏了一沓钱出来,递给沈识,“手上的伤,快去处理下吧!”

“自己来就成。”沈识全然不顾还在流血的手,冲老蛇微微颔首道,“谢了老哥,闹事的那群人就交给我办了。”

“当心点儿,别惹了河西的那只死耗子,他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明白。”沈识点头,转身拉过一旁的南风,带人离开了。

看着二人的背影,老蛇这才发现自己惊出了一背的冷汗。

沈识这人近些年越发的看不透,怕是不能再多留了。

延伸阅读

武极逍遥第三章  http://www.nifuppc.cn/nl1v.shtml
云清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也同样发了道心誓。虽然他修为不如楚心舒,但换位思考一下,如

美漫魔导王你的两个女儿给征选了!  http://www.nifuppc.cn/x1od.shtml
保安们听到这声音,立刻松开衣衣朝着后面退去。衣衣循着声音看去,就对上简明安厌恶又冰冷

萌系杀神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nifuppc.cn/uijp.shtml
郑和心中一惊,又看了看四周果然还是没人,难道真的是老天爷听到了他的祈求,“真的是老天

一品宁王妃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fuppc.cn/yv5k.shtml
赵青原正襟危坐,悄眼打量着旁边几位竞争对手,左脚轻轻点地,微微抖动,他一紧张就有些控

火影仙·至上之路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nifuppc.cn/pxb7.shtml
公元2050年,天外陨石不断的从天而降。伴随着天外陨石降落,野外的猛兽不断进行着进化

漓神大陆坠崖  http://www.nifuppc.cn/a0q8.shtml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吴鸿虽然修炼了那么久时间,可是废材原因,使他现在还

崩坏纪元三洗干净脖子,等我!  http://www.nifuppc.cn/axfy.shtml
通过壮汉的指引,卡尔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所谓联系上家的电话虫。看着眼前这个与手中壮汉长得

未来之制药师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fuppc.cn/xtgc.shtml
第七铲:细雪纷飞,腊梅在寒冷当中红得触目。故把手扶上枝头,香气凛冽,他长长地吸入胸中

妄人朱瑙 [参赛作品]idol就要为自己的粉丝买单  http://www.nifuppc.cn/nmg9.shtml
郑秀宇上辈子就已经知道sunny和李秀满是叔侄关系,一点都不觉得吃惊。“老师你好,打

穿越带着废物空间奔幸福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nifuppc.cn/yiim.shtml
低头看了看紧紧抱住自己、哭得跟泪人儿似的白熹,夏季表示自己很无奈,也觉得很内疚,他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我要吹爆诸天万界之欢迎你,师妹

    “OK!很好,这次一次过。”不大的录音房里,录音老师给隔间里的少女打了个手势,少女脸上流露出明显的雀跃,她顺势摘下耳机,走出了隔间。“兰稚,这次状态不错,比前几次还好了不少。”录音老师又赞了一声,给少女竖起一个大拇指。就连那个被全公司上上下下忌惮的冷面罗刹曲丹虹曲姐唇边都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只见那个被

  • 我的戏精之家在线阅读第7节

    封北霆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姜亦眠聊着天,期间给花瓶换了水、开了扫地机器人清理姜亦眠留在地上的水渍,除了那张好看到过分的脸,他真的是一个居家型的男人。“刚刚看你一直盯着魔方在看,你也喜欢玩这个吗?”“对呀。”姜亦眠没隐瞒。封北霆拿起最复杂的那个递给她,那对儿嵌在脸上的眼睛像露珠一般明亮。“你这儿怎么有这么

  • 我的QQ成精了第3章在线阅读

    来到严家,程骏知道自己不会再过以前落魄的生活,他可以继续读书,努力去改变自己的未来,即使是一场交易,他也不想失去翻身的机会。经历程强国卖子一事后,他已经没有亲人,他必须为自己而活。夜晚十分,程骏拎着一个小行李袋和一只小小的黄色草狗再次踏入了严家。阿黄对于陌生的环境提高了几分警惕,狂叫了几声。“怎么还

  • 元界起源在线阅读第一节

    钱前傻愣愣的看着眼前郁郁葱葱高大茂密的树木,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谁能想到在自己的家中一觉醒来看到的居然会是这样的画面?自己家的一切,房子、墙壁、家具、电器全部消失不见,原本身处应该繁华都市的他,则莫名的出现在这如同原始森林一样的环境当中。摸摸身上的睡衣睡裤,上面的颜色与花纹

  • 这个攻他反差萌在线阅读第10节

    可爱的第十天“这里,是阿蒙森?”埃里克身边的一个同样骑着马的年轻男人压低嗓子问道,声音有着诱人磁性。不过奇怪的是,如果他不出声,基本没人会注意到这么一个人,仿佛他的存在感极低。“……嗯。”埃里克看了一眼同样在揉眼睛的男爵父亲,又把周围的环境和脑中的记忆对比了,不得不承认这里是他16岁离开的家。“那你

  • 异入练世之龙鳞骨

    “昆家昆雄/昆金……接令!”昆家众人接了城主令,虽说表面上看这是云淡风轻,可会内心早已经****,毕竟这可是他们多年以来的愿望,成为正式打铁家族,这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一件事!一阵交接之后,兵符也落到了昆家众人的手上,外面看着的众人也闹哄哄的离开了,昆家又恢复了往日平静,只是,昆家多出了一支五万人的军队

  • 三国之吕布新传第五章在线阅读

    周安澜在逃到楼下后满脸的失落,感觉心有些疼,像是被钝器敲打过一样,被苦苦等待的徐图笙看了个正着。徐图笙看着头顶仿佛有乌云笼罩的周安澜安慰道:“没关系的,大不了我托别的同学问问,总能问到的。”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周安澜懵了,下意识问:“问什么?”徐图笙自然地说:“贺沉昭的聊天账号啊,虽然你这次失败了,但只

  • 唯愿卿欢男人可以流血,不可以流泪(1更)

    第5章吕子铭笑了笑,把地上爆出的装备都捡到自己的背包里。有轻巧的护腕,破烂的木棒,轻巧的草鞋,轻巧的头盔,还有一个三级才能带的精致的戒指。轻巧系列0级就可以带的,吕子铭挨个穿到了身上。精致的戒指,呈现淡蓝的水色,一圈光晕在它的四周缭绕。吕子铭打开精致戒指的属性面板。精致的戒指(火力)攻击:10-20

  • [JOJO]关我黑事在线阅读第2节

    后来的我,每每想起那日的所作所为,都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懊悔。因为我的一时冲动,我不得不送他去了医院,又在他的“淫威”下,不得不在他住院的日子里一直照顾他。我们的重逢,变成了一场闹剧。当我再一次下班回家,看到茶几上一堆拆开的零食和沙发上葛优瘫的陈子煜时,内心的委屈和这些天的积郁化为一腔怒火,朝着漩涡中

  • 我带着玩家军团收复地球在线阅读第10章

    “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说好一拍两散了嘛?”摸着鼻子,流星无语的说了一句,难道老头子要找自己要钱?要找自己要回玉佩?“徒弟啊,为师想你啊!”哭死苦活的喊了一句,老头子整个人直接朝流星扑了过来,李雅被吓得不轻,拍着小心脏喘息着,没想到流星的师傅居然这么难缠!“老人家,您,您不是和您的徒弟一拍两散了吗?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