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圈中注定之第一章

作者:绿绿豌豆苗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何甜甜脑袋一抽一抽的疼,像是被人用刀尖在里面搅动,痛的要死。

她清楚地记得,昏倒的时候她刚好经过球场,一群学生正在栏杆里面打着篮球你追我赶,没留神篮球就飞出了护栏,偏偏砸在她的脑门上。巨大的冲击力迫使何甜甜后脑勺着地,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疼痛也跟着持续到现在。

说来伤势肯定不轻,毕竟砸伤的是脑袋,可也不该是这样的疼法。

又疼了一会儿,何甜甜就没精力去想别的了。她恍惚感觉到脑子里一阵“滴滴滴滴”的电子音,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说话,可迷迷糊糊的,却根本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何甜甜心里嘀咕了一阵,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躺了多久,直到薄薄的眼皮感觉到一阵光亮,何甜甜的意识才慢慢回笼,她挣扎了几下,手指跟着动了动。

“哎哟,醒了醒了……”

何甜甜正迷糊着呢,她妈.的亮嗓门儿就传进了耳朵里,紧接着就是她爸又惊又喜的声音。

有爸妈在,何甜甜顿时就安心了,脑子里那种刀绞般的痛感也跟着一起消失,好像刚刚经历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幻觉一样。浆糊一样的脑袋慢慢恢复清明,何甜甜有些吃力地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雪白的天花板和墙壁,空气中浮动着一股浓郁的消毒水气味,很不好闻。何甜甜眼珠转了转,还想辨认一下这是在哪家医院,床前就迅速挤过来两张笑脸。

“爸,妈……”

何甜甜挣扎着想起身,谁知道小小的动作就扯到脑门上的伤口,立刻“嘶”的一声捂住了脑袋。

“哎,别动别动,快躺下。”何母赶紧把她摁回到床上,小心护着她的脑袋,“你可不能乱动,昏迷快一天了,瞧头上多大一个口子……”

一天?

“是啊,你一直不醒,我看那些医生都没什么办法了,把你妈给吓得呀……多亏我给你画的那些符念的那些咒,这不,才烧完念完你就醒过来了。”

何父笑眯眯地说着,托杯子给她喂了两口水。说完这话后,何母难得没像以前那样反驳几句,可见心里对何父这话也是认同的。

何甜甜却根本没把老两口的话当真。

他们家里条件并不好,何母右手只有两指,而何父则是个跛脚,一家四口就挤在城中村一户老破小里。好在房子临着拥挤的街道,隔不远还坐落着第三小学,两口子就在路边收拾了一间门面开小卖部,一半卖学习用具一半卖小零食。生意不说多红火,吃饭是不成问题的,可要供应她和弟弟两个人上完学就有点难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起,何父就在街口支了个摊子给人算命,云里雾里说的都是一些吉祥讨巧的话,挣的不多不少,足够贴补家用。夫妻俩身体虽然残疾,却硬是供出了两个大学生。上大学后姐弟俩兼职赚学费生活费,没再朝家里要过一分钱。等今年她和弟弟先后毕业找到好工作,家里终于宽绰了,可何应坤摆摊十多年,渐渐就成了习惯,没事还是会溜达着出去摆摊,主要是跟人闲聊,偶尔会给人算上两卦。

可要说算命准不准这个事,除了何父自己一口咬定外,家里其他三个人是坚决不相信的,世界上哪有天命神鬼这回事。小时候还曾反驳过,等长大以后,她和弟弟也就随老人家高兴了。

何父一边削苹果,一边絮絮叨叨跟何甜甜说刚才画符念咒的事。周妙年带着韩琦走近病房的时候,恰好把这段神神叨叨的话听进了耳朵里。

周妙年嘴角微抽,有些不敢置信,却也没说什么,一脸淡定地敲门走了进去。倒是韩琦在病房外站了好一会儿,等听到周妙年叫他了,才一脸蒙圈地跟着进了病房。

何老师的爸妈……这么不唯物主义的!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相信符咒能治病的!

周妙年是带着儿子来表示歉意的,那天砸人的篮球就是韩琦扔出去的。

进来后她递上果篮和补品,笑着说:“……何老师醒了就好……对不住啊何老师,都是我们家韩琦不懂事,我给您赔个不是……您在这医院里好好休养,费用都算我的……韩琦,快过来,给你们何老师道个歉,这回实在是你太过分了……”

何甜甜现在工作的明光一中,在海市十分有名。倒不是因为升学率,明光一中是一所国际化学校,聚集了许多名师,环境也非常的好,许多中高产阶层都愿意把自家孩子送进来读书,时间长了,就有点贵族学校的意思了,工资自然也高。

可因为家长们大都非富即贵,老师们束手束脚,不怎么敢管束学生,对学生的很多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才正式工作一个月的何甜甜很不习惯,但因为力量有限,也做不了什么,倒是八卦听了一肚子。

韩琦就是何甜甜班里的,也是近些天办公室里议论频次最高的一位。只因为韩琦背景很强大,他妈妈周妙年是海市很有名的女强人,舅舅周斯年也坐拥几家大公司,姐弟俩在整个海市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篮球伤人的事纯粹是个意外,谈不上对错,只能说她足够倒霉,何甜甜都没想过让人家赔偿什么。况且当时在场那么多学生,旁人一个没见到,反倒是周妙年这个大忙人亲自带着儿子过来道歉,这个做法实在是让人又惊讶又熨帖。

于是何甜甜就笑着说:“没事没事,这就是个意外,伤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晚上就能出院了。韩琦,以后打球的时候注意点,别再砸到……”

何甜甜说话的时候,韩琦刚好走到病床前,进入到她的视野中。

何甜甜看到韩琦的时候,瞬间像是卡了喉咙的鸭子一样,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一动不动地盯着韩琦的头顶。

之后,她像是不敢相信一样,眨巴眨巴眼睛,又闭上眼冷静了一会儿,再睁眼看向韩琦时,终于抽了口冷气,整个人震惊到无以复加,连刚刚要说什么话都给忘掉了。

只见韩琦头顶上,赫然出现了一块透明的放映板。放映板很大,上面出现了一段视频:

韩琦抱着篮球出了体育场,一辆面包车突然从旁边的车道上撞过来,不闪不避地往韩琦身上撞,故意撞了几次之后,狠狠地从摔倒的韩琦身上碾压过去,血流了一地……

视频的右上方,还清楚的标注着2018年10月3日17:27这个时间。

整段视频播放了大约10秒钟的时间,之后视频消失,透明板变成了一个信息板:信息板左侧是一张韩琦的照片,右侧则是许多条选择项。何甜甜大略扫上一眼,应该是对韩琦的一些介绍。

不过这个时候,何甜甜却根本没心情去看这些介绍了,她的注意力全放在那段视频上。

实在是因为,视频太过血腥,车祸太过惊险激烈,而且视频十分清晰流畅,除非是有人提前拍摄好,否则的话,里面的韩琦绝对就是他本人,根本不存在作假的可能。

不止如此,那块透明板一直在韩琦的头顶上浮动着,每次何甜甜闭眼后再睁开眼,视频就会重新出现,播放完后就一直停顿在信息板的画面上静止不动,像是在等待何甜甜去点开一样。

何甜甜是个小说爱好者,各种灵异神怪的东西看得不少,接受能力本身就强。她睁眼闭眼看了韩琦好几遍,视频也一遍遍在韩琦头顶上出现……何甜甜于是大胆猜测:这根本不是旁人的恶作剧,恶作剧是无法做到这个地步的;也不像是她脑子摔坏留下的后遗症……或许,这是一项让她提前知道未来的异能?

而她所看到的视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四天后将会发生在韩琦身上的惨剧。

一想到这个可能,何甜甜一张脸顿时又白了几分。

屋子里其他人见何甜甜紧盯着韩琦不放,又是眨眼又是闭眼的,然后小脸越来越苍白,心里同时咯噔一下:闺女(何老师)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

可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难道是后遗症来的比较晚?

“甜甜,你怎么了?”

“何老师……何老师……”

几个人叫了几遍,才把何甜甜唤回了神。

见何甜甜再次盯着韩琦头顶皱眉,韩琦心里有些不自在,何父何母满满的担忧,而周妙年则涌现出一种怪异的感觉来。

她顺着何甜甜的视线望向儿子头顶,却什么都没看到,于是皱眉问道:“何老师,您还好吧。您刚才一直盯着韩琦看,是……是在看什么呢?”

听到问话,何甜甜终于收回了目光,心里却有点小纠结。

她明白实话实说的话,肯定会被人当作是脑子有病。而且车祸不是什么好事,说出来跟咒人死没什么区别,周女士生气之下,依照他们姐弟俩的能量,说不定何甜甜连工作都不保。

可要是不提醒,如果车祸真的发生,就照着刚才那段视频来看,韩琦不死也得折掉半条命……眼睁睁看着学生出事却不管,何甜甜绝对会后悔一辈子的。

这样一想,她很快就做出了选择,心里一动,也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我刚刚看韩琦的面相,算出他近期会有血光之灾,而且时间就在四天后。大概10月3日下午五六点左右,韩琦从英东体育场出来会遭遇一场车祸,这场车祸十分惨烈,轻则瘫痪,重则不治身亡。”

不好意思了老爹,要借你半仙的名头用用了。

延伸阅读

神道歌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cqyrkj.cn/dsa2.shtml
天刚蒙蒙亮,基地里的人便活络了起来,细细碎碎的脚步声不绝于耳,较之平时好像更急促了一

红楼之幸福人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cqyrkj.cn/pg3t.shtml
老头突然的出现,让我心惊胆跳了一番,所幸他并无攻击之意。“我?你在我的店里,难道不知

死神幻想曲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cqyrkj.cn/xh2s.shtml
褚臣看着许梦,他薄唇紧抿刚刚想要说些什么,许梦直接趁其不备将人推进了屋内。许梦单手拽

伶人何罪之玲珑传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cqyrkj.cn/glu2.shtml
黑色的大大的鸭舌帽几是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月光仍为那露出的半张俊美的脸庞涂上了一层淡淡

[全职]宁静暖阳在线阅读归家  http://www.cqyrkj.cn/guzv.shtml
待到妇人的丈夫回来后,便带领我们指了路,“沿着这条路往前走是个小镇,不到半天的行程,

大千宇宙系统在线阅读序章 绝世的黑暗降临  http://www.cqyrkj.cn/u3pa.shtml
真新镇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从一间不起眼的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哀嚎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过是

玄幻:我能进化一切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cqyrkj.cn/u9wc.shtml
一炷香后,至尊特使在一间大厅中单独召见李剑白。“你的名字?”“回特使,小人李剑白是也

原来我可以这么强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cqyrkj.cn/gn84.shtml
“大王排我去巡山…”突然手机响了,张驰一看,原来是魏莱打的电话。“张哥,你今天就不准

王皇1之称王之道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cqyrkj.cn/gchg.shtml
他顶着风雪狂奔,没过小腿的积雪极大的影响了他奔逃的速度,每向前一步,都要用上比在平地

小侯爷与青梅妻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cqyrkj.cn/ntsn.shtml
苍月大陆南部,大山深处。一名少年,正在用双手将一块大青石举在头顶上方,这样的场景,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依世双生某兔子眼公主

    4.雄英高中,城市演习场,A场地。——今年招生考,位于A号报告厅的考生们就被分来了这个地方进行实战考试。巳月看了看面前紧闭的大门,暗中打量了一圈已经换好方便活动衣物的考生们。他们中大多除了运动装之外,还带上了自己用的顺手的武器,一个个朝气蓬勃整装待发。真好呢。巳月笑眯眯地想着。“哟,巳月!”一只手突

  • 现代贵公子之分配任务(3)

    分配任务张二牛和铁脑壳一同来到团部门口,喊道“报告。”“进。”铁脑壳说道“大本事,张二牛俺给你找来了,俺这兄弟,可是个有本事的人。”“那是,我看上的人能差到哪去?不过,小子,我可告诉你,不要骄傲,别夸你两句就上天,明天就要上战场了,到了战场上,是骡子是马才能见分晓。对了,热闹呢?”“报告团长,我们连

  • 梦牵大明第五章

    关于如何从**中离开的办法以及**如何终止的条件,两人最终还是没能讨论下去。他们根本就无从得知这些信息,现在只能先拼命活下去,努力寻找食物躲避天敌。“那只蜥蜴跑那边去了!”“我知道,啧,又不见了。”差点到嘴的食物再次逃跑,龚朝放下刚抬起的腿,不太高兴地抖了抖羽毛。栾灵差点被他直接抖下去,赶忙从蛇鹫胸

  • 探花郎在现代之宿三少(1)

    华灯初上,夜幕笼罩下的京市,随处可见灯红酒绿,斑离繁华。寸土寸金的南三环大街,几辆惹眼的跑车踩着发动机轰鸣而过,高调且震耳欲聋的声音像地震,恨不得把整条街都燥的晃起来。豪华奢侈,富人汇集的莱茵会所,富二代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顾旭阳单手捏着牌,双腿敲在沙发上:“琛哥,今天手气不太好啊,再输下去这十万

  • 我能让人崩溃乱点鸳鸯谱

    司楠抱着怀里的女子跟木轻云早就回到了木家木轻云的闺房中,对外面所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木轻云让司楠把大姐放到她的锦床上,就让司楠到她的小屋里去洗澡换身衣服。她突然发现家里没有男子的衣服,只好把父亲的衣服拿来给司楠换上。司楠用木轻云用过的大木桶,准备把身上的泥污洗净,这才发现他身上有一层厚厚的黑油,腥臭难

  • 炼金科学家第7章在线阅读

    等到那两个人走了之后,自己的整个心才算是放了下来,刚才一直悬着,真是吓了一跳,其实自己根本不怕得罪公主或者不公主的,但是如果因为自己说话而给师兄带来麻烦的话,只怕自己不会心安的。“师兄,你不必如此。”慕容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虽然自己来的时候就已经有过心理准备,但是看到师兄还是如此待,自己还是

  • 黑暗者录在线阅读第7节

    和上次一样,在这一刻,孙云没有闲着,醒来后马上就冲出了房间,甚至连一旁的烤肉也没股的及吃上一口。在上一次死亡的时候,他可深深记得那个黑衣人冲进了一个中型木屋。既然不能逃离,那就提前把你收拾了,这一次,猎人和猎物,应该换换位置。冲出木屋后,还是和上次一样,卫兵恭敬地对着孙云施了一礼。笑着点点头,既然他

  • 我在末世偷偷乐在线阅读蝴蝶一般

    刀疤脸满以为陆怀答应得那么痛快,是身上带够了钱,一听他就五十几两,眉头就是狠狠地皱了起来。但看陆怀神情淡淡的,不似执意要管这闲事,又怕他真不管了,连眼前这五十几两也弄不到手,一时间倒是不敢与陆怀耍横发威。他一把扯过银票,掠过了碎银子。沾了些口水,搓来捻去地验了银票真假,又咬了咬几块碎银子,确定了都是

  • 都市:改造地球学习群之昭明执事

    “就算你卖的都是真符文,也不能卖了!”就在白涸等人下不来台准备离开时候。又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传出来。众人看去,只见一个高大挺拔的青年走来。身着灵台执法弟子服。容貌英俊,只是脸上带着一层阴郁之色。一看就是果决狠辣之辈。此刻负手从人群中走出,显得压迫感十足。“参见鹰玄师兄!”执法的几个弟子看到来人都恭敬

  • 青仙道长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同学没事吧?站得起来吗?”在我沉浸在刚才的危急时刻的时候,陈丹丹第一个靠近,关心问我情况。听到有人叫我,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她,嘴唇微微抖动了几下,但没说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相信现在的我一定是全身微微颤抖。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杀了一个人?还是“人”?我会上法庭吗?是不是会被押回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