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她说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一只漆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只觉满头满脸湿漉漉的,阿呆拿着个水瓢,一瓢瓢地往我脸上泼。我晃晃脑袋:“别泼了笨蛋!”周围爆发出一阵欢呼:“小大王醒了!”“我们必胜!”

我坐起身子,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银坑峒那片用来拜神、聚会的空地上,我坐的地方是一张竹床,我的老爸、哥哥、弟弟还有我的跟班忙牙长都换了装束,前胸披着短甲,手里拿着武器。

一个面生的高个子老女人穿一身金色的铠甲、系着红腰带站在旁边。老爸给我介绍:“傻小子,快来见过祝融娘娘。”

我上去行了个礼。祝融娘娘满脸堆笑:“行啦,先忙正事儿吧。”

“阿青呢?她没事儿吧?”我问。

“没事。”祝融娘娘。

空地上人头攒动,一片繁忙景象,全峒的壮年男子似乎都聚集在了这里,大部分在打磨刀子兵器,还有一些三三两两地坐在地上聊天,本峒的几十匹矮马——《鹿鼎记》说得对,云南的马真是矮小,金庸的资料准备工作比老罗扎实多了——也被拉到了这里,马的主人围着它们整理马鞍什么的。空气中弥漫着酒味,地上到处是滚动着的空坛子,许多人都明显喝多了,红着脸大声嚷嚷,时不时还挥舞拳头狠捶自己的胸膛,活像电影《金刚》里那个大猩猩。

“汉家这次偷袭我们,出动了恐怕成千上万的人,银坑峒已经被包围了!”

忙牙长补充:“我们刚救下你们,就碰上了他们的前哨,乒乒乓乓打了一场才退回来。”

“靠!汉人好奸诈!”我又问:“吕凯呢?那个药倒我们的汉人?”

“当然杀掉了。” 忙牙长指了指远处,“那边挂着呢。”

“杀掉了?”我顺着他手指望去,看到一棵大树下挂着几块血淋淋的东西,我刚才就看到了,本来以为是谁晾的腊肉,现在才明白是被乱刀分尸的吕凯。

“这——他妈的,你们就不想想打输了我们还能拿他当人质救命,就这么糊里糊涂地给杀了?”我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像吕凯这种杂碎的死活在**里我从不关心,但尽管跟他在现实中只有短短片刻相处,他还害过我,但刚刚还活生生的一个人变成几块尸块,而且不可能在下次开档的时候重新出现,这感觉深深震撼了我。这不是**,这是真正的乱世,没有公检法,没有文明秩序,甚至没有法律,每一分钟都可能有活生生的人在我面前死去!我突然感到无比地想回现代去。

我们说话的工夫,广场上的人很快地四散走开,围成一个大圆圈,空出中间的一大片地方,正中间的位置堆着一大堆大小不一的石头。阿呆和忙牙长拉着我走到场地一端,广场这边立着一面绣着烈火图案的旗子,我被拉到旗下席地坐下。我的屁股刚一着地,人们突然齐声发出“口胡口胡”“口桀口桀”的吼声,吓得我差点重新跳起来。

我愣住:“这是干什么?”忙牙长说:“当然是选大将啊。”

“选大将?”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令我惊恐的现象,当我想“搜索”孟获的记忆,寻找南蛮的战争习惯时,只发现一片空白。不知道是药物的关系还是身体被占据后的自然现象,我似乎再也无法查找孟获的记忆了——我就知道当初我该读一遍那本《脑电波超时空传递客户指南》!

“是啊,要打仗了,大伙儿公认你最猛,都服你做元帅,不过大将还是要比武决定。”

元帅?我是元帅?看来孟获的武力从很早开始就被大家认同了,这比武选大将又是如何选法?打擂吗?场子中间堆着一堆石头可怎么打擂?

只见铁匠蚩获越众而出,走进广场,抱住一块比他个头还要大的石头,双臂用力,猛地大喝一声,抱起了那石头,然后绕场一周,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脸孔憋得通红,脚下也渐渐不稳,不过还是走回了石头堆,放下石头。四面的南蛮汉子们爆发出一阵欢呼,蚩获向四面抱拳,然后径直走到我面前,低下头来。

我老爸托过一个木盘,里面放着十个颜色不同的贝壳,每一个上面都系着根红丝绳,大声说:“元帅请。”

元帅请?请我做什么?

老爸抬眼看天,根本不看我。我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瞎蒙,抓过一根红绳,把它套在蚩获头上。众人再次爆发出欢呼,其中混杂着一些惊呼。我转头看老爸,老爸脸涨得通红,胡子一根根的立了起来,好像一个刺猬。

我再看蚩获,蚩获呆呆地看着胸前那个红色贝壳,慢慢伸手握住,举到唇边吻了一下,然后冲着那面旗帜跪下,大声说:“我蚩获今天向火神起誓,为了小大王,死战到底,决不后退!”

我低声用汉语问阿呆:“阿呆,我干了什么?”

阿呆说:“你把先锋大印交给了蚩获,也是对的,只是老大王虽然老了,还是很好强……”

先锋大印?就是那个红贝壳?

蚩获站起身来,转身冲着人群大吼:“愿意追随我的,站出来!”

几乎所有最年轻、最强壮的人都站了出来,热切地看着蚩获。蚩获从中指指点点地挑选,点到了谁,那人就会欢呼,周围的人则会发出几声叹息,感慨自己运气不好。

我老爸孟浪怒气冲冲地瞪着我,我假装看不见,低声用汉语问阿呆:“哪个贝壳是第二重要的,什么二路先锋啦,督战队啦什么的?”

“没有那些东西,剩下的都是队长。”

蚩获挑选了大概两三百人。然后他一挥手中的大刀,居然就带着这帮人乱哄哄地跑掉了。

“他们这是去哪儿?”我又问阿呆。

“你怎么什么都忘了?那个吕凯的麻药好厉害。”忙牙长感慨,“他们去哪儿?他们是先锋嘛,当然先去打仗了。”

****************************************

按照南蛮本地对兵法的理解,先锋就是先上去跟人干仗的一伙人。所以,我刚刚选出先锋大将没多久,我的先锋部队就去跟蜀军拼命了。敌人将领是谁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不知道,敌人装备、士气、战斗力之类的更不知道。

我的兵法知识不多,但还记得孙子兵法里“多算胜少算,而况于无算乎”的说法,我不能让他们就这么乱七八糟地胡打!

我跳起来大声发号施令:“大家听我命令,现在军情紧急,选大将先暂停一下。藤甲兵一队,站这边,孟优带队;象兵一队,站那边,老爸带队;弓箭手一队,站到对面去,忙牙长带队!快!快!”

众蛮子大眼瞪小眼,谁也不动。

阿呆小声说:“元帅,我们峒没有象兵和什么藤甲兵,弓箭手都是挑剩下的、最弱的人充当的,现在估计没人愿意站出来……”

“备马!我们出发!”

阿呆说:“马?小大王你个子太大、本峒没有够高的马你忘了?还有,你不骑小白怎么不早说?”

“小白?”

我话音未落,只觉一根热乎乎的“带子”缠住了我的腰,跟着整个人就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我四肢乱舞,预备摔成狗啃泥,跟着就发现自己已经趴在了一头大白象身上。

大象!虽然没有象兵,但能骑大象也不错啊,我在小白身上坐好,得意洋洋地俯视下面的部下们,正想大手一挥、喊一声“众将士听令,兵发云南去者!”却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东西上面有个座位,没有缰绳,我怎么使唤?正在发愁,小白鼻子一卷,把阿呆也抛了上来,而且刚好坐在我前面,阿呆伸手一摸,不知从哪儿摸到了一副缰绳,回头问我:“小大王,咱们怎么走?”

就这样,我率领我的数千军队向北出发,开始了我的第一次战斗——当然,从我方的人员组织方式来看,更像是一场很臭的群架。

************************************

峒子往北是通往汉人区的大路,大路在前面拐了个弯,隐没在树林里,树林里喊杀声一片,显然先锋队正在苦战。

我回头看看身后乱糟糟的部下们,一咬牙,一举手里的……哎?我怎么没有宝剑啊什么的?

“阿呆,我的兵器呢?”

“不在你屁股后面?”

我伸手到后面一摸,果然摸到一根金属棍子,抽过来往起一举,这兵器相当地大,金属杆又长又粗,顶端是一个枪尖,侧面固定着一个月牙刀一样的东西,难道……不会吧?我忽然注意到杆上有字,篆文我不大认识,但马马虎虎还猜得出来:“方……方……方天画戟?”

吕布的兵器怎么会跑到南蛮来?没时间想怎么回事了,我单手一挥方天画戟,戟尖指向喊杀声最激烈处,喊道:“为了新南蛮,冲啊!”

延伸阅读

任务当铺之第三章(3)  http://www.sywkj.cn/xtpl.shtml
到了周末,孟椿棠进教室的时候,特地看了眼奈奈的位置。幸好,小姑娘说话算话,规规矩矩的

无言的结局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sywkj.cn/phrk.shtml
岚衫接连好多天都没有见到小白。白之彤似乎并不愿意提到关于猫的话题,每次岚衫问起的时候

全能战警在非洲之章  http://www.sywkj.cn/nuzs.shtml
池塘的莲花开得正好,大朵大朵的粉嫩,翠绿的叶子盖住了池子里的水,岸边站着一群人,前面

蛮人记先生,我帮你  http://www.sywkj.cn/gkag.shtml
“砰!”慕潋汐跌跌撞撞从房间冲了出来,瞥到旁边有一扇门,毫不犹豫地撞了过去。门只是虚

仙鹤颂之被强吻了?!(求收藏!)  http://www.sywkj.cn/dmk4.shtml
张纯蹬着自行车,速度哗啦啦往上飙,整条路上堵着的一堆人集体震惊了。“这特么能是自行车

[综]你敢让我碰一下吗?忧思  http://www.sywkj.cn/g37m.shtml
大雪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仍是没有停歇的意思,饶是再浓重的血腥气也被掩盖得不着痕迹,完全

星宿来之不易有钱的捧钱场  http://www.sywkj.cn/afug.shtml
她生意太好,客人往来不绝的。也只有趁这大雪天,道路阻塞时候才能得空出来透透气。而且,

重生之不肖子之别乱动。(10)  http://www.sywkj.cn/dhrn.shtml
吃饭的时候江帆刻意避开了可能会让人消化不良的话题,只像他们曾经那样说了些不痛不痒的东

[刀剑乱舞]主殿是只猫之少年出儒家(二)(5)  http://www.sywkj.cn/p1ao.shtml
一无名山道,三个戴着面具的少年身穿黑袍,不快不慢的赶路。他们赶路非常的小心,连马蹄都

[韩娱BTS]四次元生物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ywkj.cn/bppy.shtml
“你还说你不欺师灭祖?”莫俅背着左手客客气气地说,右手牵着一古灵精怪的小男孩儿。“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缓缓与君辞在线阅读第一章

    “这就是我今天外卖配送的比较高端的小区吗?”方宇的言语间透着羡慕。家境普通的他,还是头一次进入传说中有钱人的高档住宅,既激动又有些彷徨。瞧瞧出入的车辆,无一不是豪车。保时捷、法拉利、宾利...这些豪宅豪车,亦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也是方宇奋斗的目标。只不过,在网上搜索到这里每平米均价20万的价格后,方宇

  • 甜妻热恋中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早上,马尔福如同往常一般的在自己的书房内继续学习。“咚咚咚”三声敲门声过后传来老管家的声音:“少爷,帕金森家族的人来了,老爷让您出去见一面。”“好的,我马上过去。”马尔福答到。马尔福慢慢地阖上了书本,来到客厅,远看过去只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这估计就是今天拜访的帕金森家族的人了。“赫克多,还真是

  • 综漫:无限刷怪在线阅读第7节

    孙坚走了,跟着朱儁向南阳去了,毕竟他是朱儁的人,即使和李锡关系不错,也不可能抛弃了朱儁跟着皇甫嵩走,不说朱儁会如何,至少皇甫嵩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和孙坚一起走的,还有刘备,虽然知道按照历史轨迹,刘备也是在朱儁手下立了一笔大功,这才能在没有靠山的情况下,被封为秩千石的县令,但李锡总感觉刘备是不是察觉到什

  • 证道佛法无边第六章在线阅读

    四皇子殿下被一句又软又甜的“景渊哥哥”喊得快找不到东南西北了。讲道理,自打他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人这么喊过他。奴才们都叫殿下,长辈们都叫渊儿或者大名,公主们要么喊四皇兄要么喊四皇弟。今日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么喊!听上去格外亲切,十分顺耳!林非鹿接过他捡起来的毽子,乖巧问:“景渊哥哥,你怎么过来啦?”

  • 赛尔号之我喜欢你第3章在线阅读

    风一阵阵的刮起来了,陵园里到处都是青葱的树木,翠绿的叶子被刮得到处都是,惹人心烦。冷天从来不知道,原来夏日傍晚的风也可以刮得这样凛冽,也许,是因为心寒,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吧。他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一言不发的看着那尚且空荡的墓地,脑子里不停的闪过一直以来父亲对他的谆谆教诲,而如今,父亲已经不在了,只剩

  • 我以斗魔之名在线阅读第6章

    “各位导演、老师好,我是68号沈吟汐,来自北城电影学院表演系,还望各位导演、老师指教。”从监视器音响里透出的声音清而柔和,不大不小,仔细去听,独属少女感的音线里还隐藏些许女人的柔媚。这样的声音若非配和一张貌美的脸,只会令人觉得浪费。偏偏应和着显示器里的这幅容貌,给人无端感觉异样的舒适。江辞一顿,刹那

  • 幽暗众生在线阅读第2章

    “我最近发现了一本地方志和古籍,里面记载了雨水县几百年来发生的一些怪事。【3G书城】根据我派去做的调查,这些记录大部分是真实的,但不知为什么,这些奇怪的事情现在很少被普通人知道。在这些奇怪的事情中,有一个叫春秋寺的地方被多次提及。据书中所述,这座道观位于雨水县,里面的道士应该知道真正的驱魔方法。”羽

  • 柔情似水第七章在线阅读

    在小葵将一只恶灵用触手圈住,然后勒成细条拉入虚空中消失不见的时候,蒋德明再也忍不住快要溢满的好奇:“咸小哥,那些恶灵都被拉去哪里了?”咸临远走在前面,他们此时已经站在了三楼的楼梯口,听到这个问题,歪了歪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小葵饭量很大的,大概是被吃掉了吧。”“吃掉了啊……”蒋德明看了看那条正在努力

  • 倾权天下只为你第二章在线阅读

    睁开眼,天刚刚蒙蒙亮,时钟指向凌晨五点,夏夜的手脚冰凉,嗓子却如同冒了火一般,做噩梦了,她扶着额头,慢慢起身,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栽倒在床,摸着手机给齐璐打了电话,“我要请假一天,感冒传染给孩子们也不好。”“昨天就看你脸色差得要命,怎么样,我过去看看你,给你带点粥,你想吃什

  • 我一见你就微笑[电竞]在线阅读第三章

    托姆多是跟踪塞雷格尔来的。年轻的人鱼夜间也很有精神,睡不着想出门找几个伙伴,却见到了塞雷格尔行色匆匆的模样。想起白天对方反常的收集了不少小时候的书,托姆多本就只是想找点有意思的事情,现在发现塞雷格尔偷偷游出来,便觉得看看这个诅咒之子是不是有偷偷谋划什么很可以成为他夜间的**活动。一路上,他还想着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