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探雷霆关之帝国神像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雷迪克008 来源:17K小说网

夕阳正坠,半山的半个火球软趴趴的勾在西坡的松针上,如一片金芒洒在了绿色的绒毛上。

谢无咎勾着她快走几步,避开人群。

孟濯缨不着痕迹的抽·身,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侧。

谢无咎正觉有些不太得劲,就见她转过脸来,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

一个人再善于隐藏,想要掩藏自己的眼神,却是极难的。

从她见他的第一眼起,眼中就有信任。

此刻,二人算得上共历生死,她周身清冷,眼神却格外的温和。

谢无咎方才的烦躁压下,莫名就熨帖了。

“谢大人伤了腿,当多歇息。”孟濯缨一笑即收,方才那融融暖意,似乎隐藏在雪原之中的一点火光,更引人追逐不舍。“谢大人,沈将军是国之柱石,如今死的不明不白,大理寺上下都繁忙异常,您如何有空,找我这无关人,说几句无关闲话?”

谢无咎弯起眼角:“你如何知道,我和你说的是无关的闲话?”

他转过脸,看了看天色,再回过头来,已经戏谑尽去,俊朗的脸上满是正直:“沈将军是国之柱石,怎能死的不明不白?”

这句话,和孟濯缨方才说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意味却完全不同。

和孟濯缨的笑一样,他这正直去的更快,一转眼又是一副潇洒不羁又偏爱一点落拓的纨绔德行:“说正事。这伙人是哪来的?”

孟濯缨怪异的望他一眼:“我如何得知?”

谢无咎又道:“方才,你我遇刺的当口,沈将军的尸身被人抢走了。可奇怪的是,这伙抢夺尸身的人,由始至终,对沈将军的头颅都没有兴趣。颜永嘉拼命抱着沈将军的头颅,被人打晕。这之后,这伙人凌虐沈将军的头颅,想要拔刀乱砍,刚砍了两刀,大理寺的人赶来,这两人就丢下头颅跑了。”

“尸身是早就被转移走了。同僚中有擅长追踪者,但丢了踪迹,没有追上。”

头颅轻,尸身重,这伙人舍轻取重,要的就是尸身。

谢无咎道:“他们若想要头颅,即便官差来了,也能抱了就走。但这伙人从头至尾,都没有打过沈将军脑袋的主意。”

关键是,他们拿了尸身,想要做什么?

孟濯缨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上的银腕镯,她虽然掩饰的极好,神情也尽量淡然,但谢无咎就是知道,她已经开始思索。

“同理,这伙人抢夺尸身,却没有伤害颜永嘉和徐徐,为何,偏偏要用毒箭对付我们?”谢无咎盯着孟濯缨,不错过她一丝一毫的神色变化,连她瞳孔一刹那的收缩都尽收眼中。“或者说,对付——你?”

当时那第一箭,确确实实,正冲着孟濯缨去的。

他出声示警,孟濯缨比他反应更快,几乎是毫不考虑,脸面也不要了,骨碌一声就钻进桌子底下了。

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谢无咎有些愉悦。

镇国公小世子孟濯缨,翩翩风采,浊世风流,眉目如画,疏朗出尘,看起来,是个一般的世家子弟。可是她不惧脏乱,不怕苦累,尤其不要脸,又是个非常不一般的小公子。

孟濯缨并未反驳他的话,不紧不慢的道:“我刚回京城,连徐姑娘这样的人家,都从未听说过我。又哪里来的仇家?我之前可一直在江南老宅养伤,那儿啊,是乡下,可找不出一个,能用这么多毒箭的杀手。”

孟濯缨不肯说实话,谢无咎也不追问,自顾自的道:“外面劫走尸体的那伙人,用的都是刀。也不伤人性命,打晕颜永嘉时,用的还是刀背,更没有涂毒。官差赶到,也没有正面冲突,直接撤退了。”

“可里面这些人就不一样了,来势汹汹,箭头都是上好的精铁打造,涂着□□,不要钱一样往我两身上射。小世子,真不是谢某要邀功,若不是我还有几招,转眼间我两就要被射成刺猬了。浑身扎满了箭,还有毒,那不止是死的惨,而且,还丑!”

谢无咎貌似心有余悸,还恋恋不舍的摸了摸自己俊俏的下巴。

孟濯缨含了笑:“多谢谢大人舍命相护。”

谢无咎道:“谢某都舍命相护了,又是患难与共的交情,还换不来小世子一声谢兄?”

孟濯缨却仍然只笑了笑:“您说的这些,都是案件相关,恐怕不宜让我知晓……”

谢无咎打断她,继续说着自己的分析:“可见,劫尸与杀人的,根本就是两伙人。”

孟濯缨甚是无奈,却没有打断他,甚是专注的听他继续讲。

“你见过沈将军的尸身,可曾看到地上那么多血迹?”

孟濯缨和哑仆是第二个发现沈将军尸身的人。首先发现的是一位樵夫,先去报了案,随后颜永嘉与徐妙锦赶来。这中间的间隙,孟濯缨来了,认出这尸身是沈津煅,又让哑仆报案。

当时孟濯缨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气,不顾哑仆阻拦进了破庙,沈津煅的尸身倒在一颗一人粗的榕树下,头颅却滚在五步开外的石板旁边,瞪着眼,死不瞑目的望着院门。

“大将军身首分离,但伤口平整、鲜红,血流了一地。仵作验过,浑身上下,只有这一处伤口。也就是说,有人活生生砍下了沈将军的头颅。可现场却完全没有打斗的痕迹。”

孟濯缨当即开口:“是否中了毒?”

谢无咎道:“仵作用银针探过,没有中毒的迹象。这段时间,也用子鸡等活口复验,没有中毒,也没有迷药之类。”

也就是说,征战沙场、毕生杀伐的沈将军,是清醒的站在此处,却被人一刀割喉了。

孟濯缨按着银镯,眉心微微折起:“那能否看出来,凶手用的是何兵刃?”

“快!非常的锋利!应该是一把薄刃。”谢无咎拔出自己的窄刀,反过刀刃双手托给孟濯缨。

这把窄刀乃是御赐,泛黄的日光余晖下,依然光彩夺目,刀身稍微一动,刀锋处的光线更是刺眼。光是用眼睛看,已经知道,这是一把锋利的宝刀。

谢无咎等她看过,又取回刀,选了一颗手腕粗的树,一刀斩下,树应声而倒。

这棵树长的好好的,大约脖子有点歪,就被谢无咎相中了。谢无咎一刀砍完,突然觉得太过简单,显示不出这一刀的“威力不凡”,于是收势时挽了个完美又华丽的刀花。一向最是务实不花哨的谢大人,在自己都没察觉的时候,就卖弄了一把。

孔雀开屏,自然都是有缘由的。只不过此时的谢无咎,还未有半点察觉。

孟濯缨凑过去看那断面,非常干净整齐,连木屑都没有磨出多少。可见这一刀是多么的快。

谢无咎摸了摸自己的宝贝刀,道:“我有宝刀在手,武艺也非常不错,才能砍的这么好看。”

孟濯缨默然片刻:“……谢大人,厉害,厉害。”

谢无咎无视她的敷衍,洋洋自得:“那是自然。所以,这个凶手,有利器,也有武艺。不过,武艺肯定不如我。”

孟濯缨:“……”

孟濯缨往前走了几步,往山坡下望了一眼,山林葱茏,笼在山上,像戴了一顶青翠的绿帽子。茂密的绿帽子中间,有几点寥寥炊烟飘出来,平添野趣。

孟濯缨指向炊烟方向,问:“西山下人家不多,这是哪里?”

谢无咎略一回想:“似乎是黄石村?说是村,却没有十余户人家,傍着法华观而居。”

孟濯缨略一打量地形,若是从此处这条未经开发的山坡下去,正是黄石村。

她欲言又止,自觉并未露出任何端倪。

谢无咎却是心中一动,牢牢记在心里。正要再说几句,陈彦等不及了,满脸堆笑的找来,远远的行了一礼,高声道:

“世子,天色已不早了,国公爷正在等您,必定是心急如焚。您也莫要……”他吸了一口气,满面苍凉,“您不管心里想什么,还是先回去吧。您离家这三年,国公爷苍老了许多。您若是回去,他必定欣喜万分。”

孟濯缨还没开口,谢无咎就皱着眉头问:“你是镇国公府的管家?”

“回大人,正是。”陈彦忙道。世人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陈彦身为镇国公府的总管,不认得他便是谢无咎,心里也不把一个大理寺的小官员放在眼里。但京城世家,越是荣贵,越讲究礼数,他心里再轻蔑,面子上也不敢表露分毫。

谢无咎也不在乎这人怎么看自己的,并指虚点,不耐道:“你这个大管家,在外行走,就是你家镇国公爷的脸面。我和你家世子说论了这么久,少说也有半柱香的功夫,还不够你把额头上的石子儿给弄干净?你也不把自己弄清爽了,就要顶着一张血赤麻糊的丑脸,领着你家世子爷回京?好叫人都瞧瞧,你是如何尽忠办事,为了接小主子,连脸都破相了吗?”

陈彦的确是有这点想法,他心里弯弯绕绕老多了!可谁会这么直白的指着他脑门说出来?人都说,打狗看主人,呸呸!谁是狗?

他刚要反驳,谢无咎又转了口风。

“自然,你忠心耿耿,不然国公爷也不能让你来,可是你家小主子心善,看见你这样,过意不去。快去洗脸吧!”

陈彦满肚子的冠冕堂皇,再次胎死腹中。更可怕的是,谢无咎刚说完,立刻就有一男一女两个毛孩子,押着他到池子边,硬生生把额头上的碎砂砾给抠了出来,那是洗了个干干净净。

陈彦捂着被搓红的额头,和哑仆车夫一起挤在车辕上。一忽儿,哑仆便发出阵阵鼾声,一只脚“不小心”伸过来,冷不丁就把陈彦给踹下了车。

陈彦呸呸的吐出嘴里的茅草,冷风吹来,打了两个哆嗦,挂着孤零零一行清涕:靳夫人啊,这世道太乱了!一个两个,都不讲理啊!

延伸阅读

人生的抉择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yozou.cn/srtu.shtml
“什么人?那女人一惊,刚说完,口中溢出献血。啊,这实力,八卦境。”这是一道恐怖无比的

我不要开门之大虚空术,神秘面具碎片(4)  http://www.yozou.cn/xyen.shtml
第四章:大虚空术,神秘面具碎片“叮,恭喜宿主获得【大虚空术】。”听见系统提示音的一瞬

[CM]THE CASE之逃不掉的魔抓(5)  http://www.yozou.cn/npvb.shtml
那晚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中,此刻的顾北城就如那晚一般恐怖。她奋力的挣扎着,不断的扭动着

都市:开局收养五胞胎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yozou.cn/ndef.shtml
“欢迎光临,情人节快乐!”2月14日,对于我这样一个26岁接近青春尾巴的单身人士来说

西游之制霸洪荒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yozou.cn/6yzr.shtml
方蘅莞是一个房产中介。每天都要陪客户跑上百十个地方看房子。今天运气好,卖出了一套房,

有个人爱你很久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yozou.cn/u6yp.shtml
**世界里的东汉末年,并不像历史上那么简单。在这个世界里,生活着超乎玩家想像的大能,

火影:禁忌之子一切从网球开始  http://www.yozou.cn/bw2z.shtml
一听这声音,唐帝就知道朝思暮想的田芙桢来了。他赶紧回转身子,摆出昨天对着镜子练了无数

裙下臣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yozou.cn/prnp.shtml
“不,不用谢,波特先生,”奥利凡德摇了摇头,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请记住,

诚如是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yozou.cn/d6rw.shtml
我被逐西海了……我被逐西海了!我不记得听到虾元帅宣布这件事后,自己做了些什么,别人又

无限降临之魔神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yozou.cn/dl3g.shtml
“镜君,待会小测就拜托你了。”我拿出镜子,小小声地说,“喂,你别不理我啊!”千万不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联姻后我有了读心术之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大漠到冰海市的飞机刚落地打开舱门,一声吆喝就从机舱门口传了出来。“神经病啊,胡吆喝个啥,有没有公德心!”一个少妇表示了强烈的不满。“草,你他么胡汉二还差不多,真二!”另一个横刀大肉中年大叔抠了抠耳朵。“这小子是第一次坐灰(飞)机吧,乡巴佬!”“哈哈......灰机吧,这个我服。

  • 乌衣巷在线阅读第6节

    此刻的卢浮宫国王寝殿里,红衣主教,奥地利王太子,加利西亚公爵正在见证亨利国王的圆房仪式。玛雷尼伯爵和另外两个国王陛下的侍卫官,说笑了一会儿,婉拒了他们出去喝一杯的邀请,独自一个人,回到了位于拉莫尔街的住所。其实,每一次和克雷丝公主幽会之后,伯爵往往都难以入睡。他天性便是那样浪漫缠绵的人,细长的眉目下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在线阅读第四节

    主舞台青铜大钟敲响了八下,全场的照明灯骤然熄灭,所有的聚光灯对准主舞台,只见一个矮小其貌不扬的男人从舞台后走了出来。“请大家安静一下!”现场的嘈杂声立刻就平息了下来,毕竟台上发话的可是宁国最富有的人。他说过一句话,我从来没碰过钱,我对钱没有兴趣,因为我最快乐的时候是我一个月拿91块钱,我当老师的时候

  • 群英荟萃之三国豪杰在线阅读讨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孩子?

    近年来,中国离婚率快速上升,2003年有超过130万对夫妇离婚,到2018年达到450万对。据民政部公布的婚姻大数据显示:2019年结婚登记947.1万对,近十年来,结婚夫妻首次跌破千万;离婚登记415.4万对,离婚夫妻连续4年破四百万,而中国的离婚率已经连续16年上涨!与此同时,单亲家庭也随之增高

  • 他吻月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实在反应不过来,只好就那么傻站着,直愣愣地看向长谷部。长谷部看上去并不介意我的愕然,他非常热切地继续说道:“主,大家都等候您很久了,非常高兴您能够回来。”“是,是吗?”大家是很想让我早点看到他们长大后的样子吗?“是的,您跟我来。”长谷部说着,领着我进了本丸。看到本丸内熟悉的景象

  • 三国暴君在线阅读第1节

    在一个神秘的山洞中央,放着一张寒气四溢的冰床,冰床上面躺着一位容颜绝世的少女。她静静地躺在冰床上,一动不动的,好像安静的睡着了。山洞中还有一个小湖泊,里面种满了紫色莲花。池中还有那些上面刻画符文的荷叶。奇怪的是,这些紫莲花都没有开。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位裹着黑袍,手中提着饭盒的男子走了进来。而

  • 在末世的大佬日常第10章在线阅读

    温温软软的触感,自脸颊处传来,林亦黎怔愣。不待林亦黎反应,唐溪便离开了。林亦黎霎时间脸热,刚刚唐溪靠近时,林亦黎似是闻到一丝甜奶油味儿传来,就在他有些疑惑唐溪要做什么回应的时候,唐溪便直接亲了他。简单,直接,却让林亦黎本来并不平静的心更乱了些。“喂!”林亦黎没想到唐溪会这般直接,不过唐溪亲了一下,便

  • 人鱼影后在线阅读金龙之死

    鸿钧自然不知道自家喵儿砸想法,当然也不排除知道只是不想说这个可能,目光看向谷内状况,神情淡淡,无喜无悲,问道,“你有何看法?”无论是龙族的斩草除根还是三清的兄弟之情,他都想听听这个孩子的想法。想法?他能有什么想法喵?李启无聊的舔着爪子趴在鸿钧怀中,心里充满了对通天的羡慕嫉妒恨,同样都是闯祸,这丫命也

  • 洪荒:我红云不让座约会

    游历直接带着大力出去约会了,留下凌乱的众人。“现在的零零后恋爱这么快速的吗?”子乔一脸惊讶。“快不快速我不知道,我就没想到游历这小子居然那么有钱,靠,亏老娘以为他自由职业者,肯定没什么钱,所以点外卖老是帮他点一份,等他回来我要他好看。”一菲气愤不已。“对,最好让他晚上请我们吃小南国,才好平息我们的愤

  • 直播:最强哥哥在线阅读第九章

    麦琪被许一鸣的那句“我觉得她挺好的。”惊到了。她没想到,许一鸣居然这么维护白晓柔。乍又听到白晓柔在赶人,一股不服之气涌上心头,对着白晓柔挑衅道,“我今天还就不走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白晓柔不等许一鸣说什么,霸气的走上前,扛起麦琪,随手将人“扔”出门外。她很清楚自己的力道,对方不会因此而受伤。之后,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