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半生浩劫之深山老林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志海GG 来源:17K小说网

上曦宫。

国师在东皇城里没有府邸,元武帝将皇宫外围的上曦宫赐给国师居住,宫殿飞檐廊柱游龙走凤,两进的斗瓦游廊闲庭细园,精雕细琢,装饰华美。

一个淡荷色衣裙的婢女端着水盆退出了房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从没见过国师大人这样着急过,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淡定从容。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是什么来头,国师大人两天两夜都没合眼地照顾着,连早朝都推了。

叶殊自那日落了水就发起了高烧,小脸烧的通红,嘴唇上起了好些小泡,正昏昏沉沉地睡着。叶殊似乎是做噩梦了,梦里很混乱的场景,一张张脸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晰。只见在人群的背后一身黑衣的男子一脸的冷漠,浑身血液瞬间冻住了,像是掉进了冰窟。叶殊努力地想呼喊,却觉得有什么扼住了喉咙,好紧好紧,眼泪簌簌地落下来,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清和轻轻擦掉那不停流出的泪水,又拧了块毛巾叠好放在叶殊的额头上,默默地在床沿上坐着,看着那通红的小脸微微的出神。不知道她受过多少苦,看起来总是一副坚定沉着的样子,却只有睡着了才敢哭。

门吱呀一声响了,刚刚的那个婢女端着一个浅盘子进来:“先生,药熬好了。”

“先放着吧。”

“是。”

“银珠,你再去请王太医来一趟吧。”

侍女轻应了声退了出去。

拿起叶殊额头上已经变得温热的毛巾,伸手探了探,还是烫手。微叹了口气把毛巾丢到了水盆里,端起桌上正好温热的药碗。

清和把叶殊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用左手捏着她的牙关迫她张开了口,右手拿着汤匙灌了一勺药进去连忙松开左手改托着她下颌。叶殊顿时秀眉一蹙,嘴角抽搐了老半天终于咽下去了,清和又拿起纱布擦了擦她嘴角边流出的药汁。

折腾了半天才喂进去小半碗,药汁已经渐渐有些凉了。突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

“国师大人,奴才是玉晨殿小全子,我家主子七殿下求见。”

清和放下药碗扶叶殊躺下,盖好了被子起身来开门。

“七殿下。”清和微微一拱手。

“恩。”季文熙点了点头,“国师大人,我来看看叶殊。”

清和淡淡道:“多谢殿下关心。”随即将主仆二人让进了屋内。

小全子手上端着一个小匣子,垂首站在季文熙背后。季文熙转身接过那个小匣子,递给清和道:“国师大人,这是玉露丸,治伤风感冒应该有些用处,我托母妃弄来的,给叶殊服下吧。”

清和一听玉露丸的名字不由眼睛一亮,嘴角也微微有了些笑意:“有劳七殿下了。”话说这玉露丸可是不可多得的良药,乃是皇家的御用之物。

季文熙在桌边的凳子上坐下,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叶殊,不由得微皱眉头:“前日里六哥和十一弟起了争执,十一弟不小心掉下了河,叶儿也不知会不会水登时就跳下去了,还好表兄及时赶到。”

清和知道他这是在表示歉意,一个堂堂皇子能做到这样也属不易了,于是宽容地笑了笑说:“七殿下不必自责,叶殊性子鲁莽,以后还望七殿下多加照应。”

季文熙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先不打扰了,我回去了,让她好好养病。”说着带着小全子走了出去。清和起身送客,正好看到银珠引着王太医匆匆前来。

王太医看到季文熙,连忙躬身行礼,季文熙点了点头离去了。老太医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这上曦宫以前从没来过,没想到今年刚过年就来了三次。不是给国师大人看病却是为了一个小丫头,今天竟然还碰到了七殿下。

还没等他消化完心头上的一连串惊叹,又听到清和说:“太医你看,这是七殿下送来的玉露丸,该如何服用?”

玉露丸!!!

打开国师递过来的小匣子,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六枚乌黑莹润的药丸。老太医看得惊讶。

这玉露丸药材极为珍贵,集春夏秋冬当季的新鲜珍贵药草由无根水调制而成,每年只得三十枚,极是调养恢复的良药,专供皇家使用。

老太医默默感叹了良久,良久。轻轻扒开叶殊的眼皮看了看,接着探脉,过了会把叶殊的手放下,清和连忙给塞回被子里去。

老太医摸了摸胡须说:“她这是伤寒,内热淤积在肝脾,散发不出来,有了玉露丸就好办了。将药丸用小碗温水化开服下,这样肠胃好吸收,明早就差不多散热了。这玉露丸是个稀罕物,一粒就够了,吃多了她这小身子也受不起。”

清和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着银珠拿上几包苍落山上产的新茶送老太医回去。

老太医一路万分感慨,银珠也暗暗在心里感慨万分。

回来的时候看到国师大人还在给那孩子换毛巾,不由得皱了皱眉。轻轻走过去:“先生,您去休息会吧,都两天没合眼了。今晚我来看着小姐吧,您就放心好了。”

清和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那好,银珠那就劳烦你了。”

“瞧先生您说的,这是银珠应该做的。”

清和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刚刚给叶儿喂下了玉露丸,感觉温度已经退下了一些,估计没什么问题了。摇了摇微酸的脖子,还真是累了。

冬日的夜晚很安静,游廊边上几株稀落的梅树默默地站着,没什么风,清凉的月色里一片宁静祥和。叶殊醒来的时候正是半夜,看到床边斜坐着一个清秀的少女,依着帐边浅浅地睡着,睫毛还一颤一颤的。帐边的灯还亮着,床下边一个火盆烧的旺旺的,传来一阵阵暖意。

突然听到“咕噜”一声,叶殊看到女孩醒过来了,惊喜地看着她:“呀!你醒了?”叶殊还没说话,又听到肚子咕噜噜的一阵响,不由得脸红了。

少女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感觉已经不热了,顿时松了口气。

“小姐你饿了吧,都两天没吃东西了,炉上还温着粥呢,等一会哈。”说着就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叶殊把枕头竖了起来倚在床头靠着,没想到竟然昏睡了两天。这会感觉头也不昏了,精神好了很多。正想把夹袄拿过来披上,银珠就端着盘子进来了,连忙把盘子放在桌上拿起夹袄来给她披上,“小姐呀,你这病才刚好,可不能再着凉了!”

叶殊有些不习惯:“谢谢你呀,我叫叶殊,叫我名字就好了,你呢?”

银珠倒也不怎么推脱,端过碗来大大方方地往床边一坐,笑着说:“我叫银珠,是国师大人的侍女。来,叶儿张口。”说着舀了一勺粥轻轻吹了吹放到叶殊嘴边。

叶殊不好意思:“还是我自己吃吧。”

银珠不肯,带着不容拒绝的口气说:“张口。”

叶殊只好张口吃下去了,是清淡的莲子粥,很香甜,顿时觉得饿意空前绝后。

“恩,这才乖嘛。”银珠满意地笑道,叶殊也笑了起来,两人顿时感觉亲近了许多。

“师父呢?”

“先生守了你两天两夜呢!晚上看你退了热才回去休息了。下午七殿下也来过一趟呢,正是殿下送来的药丸有奇效,小姐的烧才退了下来。两天多了,终于看见先生露出了点笑颜。”

叶殊不由得一阵动容,两天两夜呀,不知道师父会不会累出病来,心里顿时觉得有些愧疚。银珠安慰她说先生没事,不用担心了。

叶殊吃了两小碗饭还觉得意犹未尽,银珠说不能再吃了,刚生完病不能吃太多,天亮还早,让她再睡一会。叶殊躺下往里挪了挪,拉着银珠让她也躺下睡会。银珠连忙摆摆手,说不可。

叶殊见她坚持便也不再要求了,静静地躺下闭上眼睛。银珠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这两天守着她估计也累坏了,往火盆里加了些炭拨了拨,把毯子盖在身上依着床边也渐渐地睡了过去。想想自己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还是天天被爸妈捧在手心里的年纪,她却在这做着伺候人的差事,心下默默地叹息了一声。

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再醒过来天已经大亮了。

师父不在,银珠也不在。

叶殊起身穿好了衣服,在水盆里洗了把脸。水还是温热的,很是舒服,她擦干了脸顿时觉得精神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院子里有两个小太监在扫着并没有多少灰尘的小径,看到她出来了躬身行了个礼接着扫地。一扭头看到银珠端着早饭过来了,便问道:“师父呢?”

“先生他上早朝去了还没回来,叶儿先进来吃饭吧。”

叶殊探着头望了望大门口,想等师父回来再一起吃饭。银珠见她倔强的样子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拉她到桌前坐下拿起梳子细细地梳了两条小辫。

“叶儿几岁了?”

“十三。”其实叶殊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是几岁,不过一个小乞丐多一岁少一岁也无所谓,“我原来是个小乞丐,师父见我可怜就收留了我。”

银珠抚了抚她的小脸,心下感叹,幸亏遇到了先生。看她长得嫩嫩的模样,哪能有十三岁呀,只是那沉静坚定的眼神又似乎是很老成,真是个奇怪的小孩。

“叶儿不必难过,好人会有好报的。我爹娘被恶霸逼死了,也是先生收留了我,你看现在不是也很好?”想起了死去的爹娘,银珠眼里微微地泛起了泪光。

叶殊默默点了点头,轻声安慰她。银珠眨了眨酸酸的眼睛看着窗外,晴朗的天空一片清新的湛蓝。

清和回来的时候听小太监说叶儿已经醒了,一进正屋门就看到叶殊欢喜地迎上来,银珠正把热过的饭菜摆在桌上。

“师父!”

清和细细地打量了一会确认她是真的好了,板起脸严肃道:“以后做事不可这般鲁莽。”

叶殊小声道:“我会凫水……”

墨色的眼神又加重了几分。

叶殊连忙摇头:“不敢了,以后不敢了。”

“吃饭吧。银珠坐下一起吃。”清和面色这才缓和下来。

“是。”

叶殊真的是饿坏了,十二三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饿了两天总要补回来。银珠又给叶殊夹了个鸡腿,转头问道:“先生怎么今日下朝这么晚?”

清和倒也不怪她多事,喝了口茶:“明天初五要举行祈天仪式,皇上多留了一会。”

“祈天仪式?师父我能去吗?”叶殊眼睛一亮,期盼地问道。

“不行。”

叶殊顿时垮下脸来,银珠笑:“祈天是大事,只有皇上文武百官才能去,咱们哪能去呀。”

好吧,叶殊撇撇嘴,满脸的不情愿。

清和看着她又充满朝气的脸庞,淡淡笑了。

延伸阅读

钼业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p6dq.shtml
金堆城钼业光明(山东)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59年,1998年成立山东光明钨钼股份有

澳柯达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gh24.shtml
澳柯达保健品生产的“野生绞股蓝”主要做国外出口订单。自2002年底绞股蓝龙须投放国内

凯伊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pacy.shtml
凯伊棉被主营:上海床上用品;上海宾馆床上用品;床上用品批发;上海床上用品批发;宾馆床

伊尔萨洗衣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smzd.shtml
四十多年前,伊尔萨(ilsa)诞生于欧洲现代洗衣技术的发祥地—意大利波罗尼亚,为满足

熊果素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nwr5.shtml
熊果素美白面膜总部经销批发的化妆品、保养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顶好坊饰品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ukr0.shtml
“顶好坊”品牌,主要产品有个性饰品、潮流包袋、季节佩饰。从1991年广州市中山五路6

鲁卡奇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s7qe.shtml
湖北飞天游乐实业有限公司以科技兴厂,广招贤才。依托强大的教育系统的科技实力及信息优势

一方化工设备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dn7y.shtml
一方化工设备产品广泛适用于各种行业作理化检测之用。公司以“技术出众,好服务的经营战略

航空酒店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u0t5.shtml
航空酒店加盟上海航空酒店浦东机场店是上海航空商旅型连锁酒店品牌旗下的旗舰型酒店,也是

可乐老火锅加盟  http://www.fahrschule-graf.com/6jye.shtml
遍地都是重庆老火锅,怎么才能脱颖而出,可乐老火锅,好食材铸就好味道,好味道铸就好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玖等在线阅读第七章

    一进厅堂,就听贾母笑道:“怪道昨日晚上灯花爆了又爆,结了又结,原来应到今日。”只见里外三间上房里站了满满的人,都在欢欢喜喜地叙家常,也有说笑的,也有抹泪的,贾琮便径直往里走到贾母的正堂,扑面而来的一个眼神打得他魂飞魄散——正坐在主客位置上与贾母应酬寒暄的,不就是他上天入地遍寻不见的董教授吗?董教授横

  • 世界级网红在线阅读路言卿啊

    当唐祁叶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见自家大门开着。爸爸妈妈出去旅游了,哥哥搬去了宿舍,这种高档小区治安很好,排除非法入侵者的嫌疑...于是乎她想到了住在隔壁的某人...表情很淡定的进去了。当她推开门走到大厅时,看到厨房里穿着睡衣的某人正站在冰箱前翻着冰箱,餐桌上放着刚刚吃完东西的盘子上还粘着点奶油,还放着

  • 抗战:开局十连抽世界主线任务,难度b+级

    等到林秋在次出现,已经出现在了吕青橙的身后。就看到,林秋右手食指中指并列,抬手便向吕青橙的肩膀点去。“灵犀一指”只见其手指划过空气,带起一阵炸响,威势惊人。而看着本来在自己眼前的林秋,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吕青橙也是不敢大意,左手抬起,转身又是一掌拍向了林秋的手腕处。看到这一掌袭来,林秋手腕翻转之下

  • 若是前生未有缘之再杀一刀第1章在线阅读

    大邺永平七年,四方无事,春和景明。寒食一过,扬州城里家家举火,户户升烟。炊烟融了官河水汽,漫成轻纱一匹,笼住千树的烂漫桃李,万条的拂水绿枝,也笼住了河上的二十四桥,水畔的十万人家。城南通义里的赵家宅内,蔺知柔半靠在床上,眼睛却盯着门口竹帘,翘首期盼寒食过后的第一口热食。穿来古代十载,每年最难捱的就是

  • 网游之邪逆九天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这小子,居然在此时凝聚人魂,也不知你家长辈如何教你的。。。还好这玄天楼颇守规矩,加上老道我的护持,没有让那聂无忧过来打扰。说吧,你要怎么感谢我。。。?”鼠道人上下打量天宝,发现其气质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浑身虽无法力运转,却阴气浓郁,对自己隐隐有种天生的压制。“呃。。。多谢前辈!晚辈身无长物,只有

  • 我能提升物品等级在线阅读第五章

    “以我炼体五段的武道修为而言,加入武科班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了。如果想要在武大高考中取得好的成绩,这点修为估计不够看啊。上一年两大名校的最低录取线我记得是炼体八段。还是先上网看看有什么好的修炼资源吧?”想到父母给自己的每月两千价值点,苏灿决定先去网上搜索一下,看看是否有适合自己使用的武道资源。打开自己

  • 高冷总裁不好惹在线阅读第七章

    5.震动青木城城主府,会议大厅,大厅之中有九人之多,中间的那一位,愕然是城主青木楚“各位,有幸这次与各大家族的各位一起相聚,说起来我们几位老怪,也有好多年没见面了”城主青木楚感慨的说到,“我们修道之人,数年不见亦是常事,不过,这一次我们几个老家伙相聚,中间已有二百年了,大家的修为都得到了提升,真是可

  • 豪门公子在线翻车在线阅读第五章

    突然一株有着圆形双脚的植物球根,它有红色的珠子形状的眼睛。从头上抽出五片绿色的叶子,中间一片叶子顶端向后弯折的精灵出现在雪陌面前。“是走路草!”雪陌看见之后,就确定它就是走路草,不过雪陌心想:走路草是夜晚才比较多行走,在大白天发现它们是很少的,还有这只走路草明显就比较好战,看来是走路草里的性格不同的

  • 地下来客在线阅读第10节

    那一晚与周泽楷告别后,他们两个人都有了一段时间的尴尬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地,她倒是习惯了每一天临睡前,给周泽楷的号码上,发送一句“晚安”。虽然往往周泽楷给她的回复总是第二天一大清早十分准时准点的“早安”。周末很快就到了,而萧梓晴的假期也算是结束了。她飞往了N市参与了国内很火的综艺节目的录制。后

  • 穿成豪门换子文里的苦逼真太子第六章在线阅读

    千云千水扶着半边脸颊都是血的沈银秋回到琉落院,千光一向淡定的神色破裂,赶紧扔下手中的活上前接过小姐,由千栆亲自给沈银秋包扎伤口,千栆是刘老夫人特地栽培给沈银秋的,略懂医术药理。待千栆包扎好,千云用温毛巾擦干沈银秋脸颊上的血渍后,千光拎着千水来到角落里,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千水早就憋了一肚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