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别怕我真心远走热河

作者:红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哥……”来凤微弱的声音。

庄健赶紧强止住痛哭,把耳朵伏在来凤嘴边,“哥听着呢,等你好了,哥……哥……带你扯花布……”

“哥……”来凤勉力吐着血抬高声音,“……好疼……啊……”

来凤呼出最后一口气,胸口再也没有起伏了。

一声似鬼嚎一样的声音,久久在山村里回荡,旁边围观的村民都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小声的议论着。大家都知道,这是王家的独子的声音,任谁家摊上这么惨的事也非得疯了不可。说起王家,那可是个大善人,街坊邻居谁家有事他都会帮一把,这么好的人,这么俊俏的好闺女……唉……作孽啊……王家的来喜真是可怜啊,才十五啊,就被灭了满门……

庄健又哭着砍了死掉的日本兵几斧子,流着眼泪,在呕吐出大半胆汁的二虎的搀扶下抱起尚存体温的来凤,进到屋里。却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确切的说,还有一具尸体,被一杆装着刺刀的步枪钉在地上,二虎赶紧上前,翻过来一看,居然是自己的母亲,身上被刺了七八刀,身下的血已经跟泥土混在一起了,黑黑的一大片,二虎娘手里还紧紧抓着一片屎黄色的布……那是鬼子军服的颜色。

又一声哀嚎,传遍了整个山村,大家都听出来了,那是二虎的声音,大家又继续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议论:二虎爹死的早,这么多年以来,二虎娘把二虎拉扯大不容易,二虎跟他娘相依为命,极为孝顺,虽然邻里时常周继,可是孤儿寡母生活必定还是艰难的,有一口吃的,二虎绝对会给他娘留着,宁可自己饿着。二虎跟着来喜出来做买卖,二虎就把他娘托付给来喜爹娘,来喜的爹娘就把二虎娘接过来,一起吃住。本来还说二虎再不用担心他娘饿着了,可是……唉……鬼子兵要糟蹋来凤……二虎娘拦着不让……就给鬼子兵刺死了……

庄健和二虎,两个人,每个人都抱着一具尸体,哭的嗓子都哑了,凄惨的哭声,大白天的,楞是让人听的浑身发冷。院墙外,村民还在议论,却有一个老头分开人群,径直走了进屋。

看着痛哭不止的两人,老头也老泪纵横,安慰两人。庄健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是谁,却听二虎哭的一边哆嗦一边招呼他:“刘先生……你说的那个我都懂……可我娘……我娘死啦……我……上山跟他们拼命去……”

刘先生抹着眼泪,又看向庄健,“你咋说……”

庄健红着眼睛,木头一样抱着来凤的尸体,直勾勾的盯着刘先生,他听明白了,自己以前应该是跟这个老头学着念书。毫无疑问,老头是帮着出主意来了,正好自己心乱如麻不知道怎么办。

“先生怎么说?”庄健反问。

刘先生沉吟了一下:“你们两家现在就剩你们两个人了……”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二虎咬牙切齿的打断他。

“听先生怎么说。”庄健吼了二虎一句。

“首先,你们不能在村里呆着了。”刘先生的口气不容质疑,“这么多人都看到你们杀了一个鬼子兵,鬼子肯定会到处找你们的。”

“然后呢?”庄健问。

“隐姓埋名,逃进关。”老头胡子一翘:“你们不要报仇吗?留着性命才能报仇。”

“这边都让日本人占了,你们必须进关。马上就走,别等日本人反应过来,家里的后事我给你们料理。”

“行,先生,我们听你的。”庄健点点头,扭过头冲着二虎,“你听见了吧,咱们赶紧走。”

二虎舍不得他娘,又抱着哭了一会,才被庄健拽了起来,俩人跪在刘先生面前,磕了几个头,拜托刘先生把后事料理好。两人洗干净身上的血迹,换了干净衣服,又用最快的速度大概收拾了一下家里的东西,包了几个干粮,能带着走的全带走。庄健拿起鬼子留下的步枪拆下刺刀,揣在怀里,又找了几根柴火,把步枪捆在里边,背着走了。

“从今个起,我叫庄健。”庄健对二虎说。

“为啥?”

“刘先生不让我们隐姓埋名吗?”

“为啥?”

“改个名字,才能让鬼子找不到咱们,咱们才能活着,活着才能找机会杀鬼子。”

“哦……那我叫啥?”

“你自己想个名字。”

“我又不识字……你帮我想个吧。”

庄健很郁闷,本来已经很烦了,起名字的事也找我,随口说了个名字:“齐家国,齐家治国平天下,能平天下,咱们的仇也肯定都报了。”

二虎也听不懂,反正觉得庄健是有文化的人,说的应该不错,“行,打今个起,我就叫齐家国了。”

两个人背着藏着步枪的拆捆很快找到了约定三个车夫等待的地方。别说这时候的人还是很质朴的,三个车夫都在那老老实实的等着,因为晚上都没睡觉,三个人都半躺在车边瞌睡着。两人招呼车夫起身,开始往热河的征程。二虎,也就是现在的齐家国去拉着车夫胡扯,趁着车夫不注意,庄健将鬼子的步枪和刺刀在最后一辆骡车里藏好。然后两个人都没话了,都是家里遭逢巨变,谁的心情也不会好,经过庄健的嘱咐,齐家国对村里的事一个字都不提,也根本不提什么仇恨,这些都是憋在心里的。

绕过郁郁葱葱的树林子,看到前边路边有个破土地庙。三个车夫不干了,一夜没睡啊,人一顿不吃饭无所谓,一天不睡觉可是铁打的都顶不住,虽然是雇主,可也没这么使唤人的,没办法,庄健只好同意他们在土地庙里休息。于是三个车夫解下骡子,栓在树上,让骡子自己找青草吃,然后一人拿出一块干粮,胡乱吃了口,就和衣倒在地上睡了。庄健也是一夜没睡,虽然很困,可是窝在骡车边怎么也睡不着,眼前都是血淋淋的场面,来凤那瘦小的身体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找点事干吧,想想,鬼子的步枪还在车上,于是找了块板子弄个夹层,将步枪藏在骡车底板下。又仔细的查看了几次,确定看不出来,这才放心。庄健扭过头,却看到齐家国泪流满面的醒来,原来这小子刚刚眯了一觉,却梦到了那恐怖的一幕。

庄健叹了口气,虽然这个齐家国好似比自己年长四岁,可是明显的还是比较稚嫩,当然,是跟自己比,不过一般人遇到家里突遭横祸,谁也不可能很快的平静下来。毕竟自己也是穿越过几辈子的人,生生死死的早就看开了,如果……真的是自己后世的父母……自己还能看开吗?庄健实在不能确定。

想罢,庄健走上前,拍拍齐家国的肩膀,递给他一块干粮,在他身边坐下了。看看三个车夫都睡的死死的,庄健小声的问齐家国:“梦到你娘了?”

齐家国啃了一小口干粮,听到庄健的话,哽咽了一下“嗯……”

“你听着,啥事也不用想,先好好活着。”庄健安慰道:“你不想你娘在天上担心你吧。”

“我知道……可是就是……”齐家国捂着脸说不下去了,干粮也不啃了。

“你想想我,想想我的全家。”庄健眼圈也红了一下:“想想我爹娘的脑袋都摆在碾子上,连个全尸都没有,想想我妹子……”

“我知道……我想报仇……可我没用……我杀不了他们……”

“想报仇,有的是办法……”

“啥办法?”

“可以从军,打鬼子,也还有别的办法……”

“别的?”

“现在跟你说你也不明白,回头我教你认字,读点书,你就能跟我似的想办法了,你看我比你小这么多,就是读了点书,就能想办法。”庄健抓紧忽悠他。

“行,听你的,认字,读书,报仇。”齐家国咬牙切齿的说。

“现在,你应该吃下这块干粮,然后好好睡个觉。”庄健拿出一副老师的样子,“然后咱们赶紧到热河去,路上我教你认字。”

半个多月以后,五个人,三辆骡车,跨过一条干涸的河道,远远的看见一座塔,走近了,才发现那座塔围在杂草丛生的城墙里边。

“这就是热河地界了。”一个老马识途的车夫说,“城墙里边就是避暑山庄。”

终于到了,庄健松了口气,现在这里应该还不是日本人的地盘。一路上东躲西藏的,却也有惊无险,最让人满意的是,齐家国以仇恨为动力,认字的速度极快,现在告示里的字都能看懂大部分了。

沿着破烂不堪的城墙一路走过来,远远的看到一片集市,各色市民人来人往,人群里面还有不少东北军,衣着不整的三三两两在集市里游荡。庄健没空观察陌生的城市的风土人情,赶紧把手上的货物出手才是正经。可是又人生地不熟,只能两个人分头挨家店铺推销自己的东西。就在庄健刚刚进入一家店面,拿出自己的布料跟掌柜的推销的时候,却听见后边一家店铺里大声的叫骂。紧接着,就看见齐家国被推了出来,然后布料被扔到大街中间,那家店铺的掌柜站在门外指着齐家国大声的说:“你怎么敢往我这里拿日本鬼子生产的东西?”

呼啦一下,齐家国和那匹倒霉的布料给人们围了起来,不得不说,中国人的围观文化源远流长。

“烧了它!”人群里有人喊。

“烧了它!”

“抵制日货!”这是另一个声音。

“抵制日货!”

“还我东三省!”

……

每次有人领头喊一句,围观的群众就会高举着拳头义愤填膺的重复喊一遍。

延伸阅读

超能异化直播间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yunhulao.cn/x5v0.shtml
下午。沈无辰跟着沈梦心一路行走,来到了京华市中心的一个很大的游乐场……当沈无辰来到这

洪荒:骑着祖龙去争霸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yunhulao.cn/acs5.shtml
嗖嗖!!三池和中野两人才刚出现,数枚手里剑便同时向T彭恩激射而去。同时,紧随着手里剑

星际精灵蓝多多之蓝含雪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yunhulao.cn/s2sz.shtml
以西伦为首的小孩跑掉后,又只剩下米莉和伊洛两个人了。伊洛将头从跑掉的同龄人那里挪回来

不问前尘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nhulao.cn/ydrl.shtml
中午吃过饭,巴姆再次看上王利,继续安排工作。不过这次王利有了24K职业搬砖手套的帮忙

今天的未来之城主府  http://www.yunhulao.cn/um3y.shtml
在这峪城的正中间,其中一座最高最大的房子,就是城主府。虽然知道城主府很大,但当炎川二

耽美穿书文推荐之第一转成!  http://www.yunhulao.cn/nwuz.shtml
上官梦璃和紫宸就这么安静的住下了,紫丘倒也是很守信,警告了他的四位夫人不能进入静幽院

帝之史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yunhulao.cn/pztb.shtml
智行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它就这样看着灵曦在电脑上面一顿操作。仅仅一小时,灵曦

夜族之皇的传说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nhulao.cn/rkx.shtml
兰池宫。床边的唯一一盏蜡烛被点亮,散发着略显朦胧的光晕。“呼~”夜晚的微风顺着虚掩的

灵气复苏:打造永恒世界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yunhulao.cn/6g4l.shtml
苏米这天看小说,看到入了迷,没日没夜,除了点外卖之外,都抱着自己的手机盯着看,看到一

都市之我是毒液第十章  http://www.yunhulao.cn/d7qj.shtml
屋子一片沉默,安吼完这句话后便不再看达坦,她的拳头紧紧捏着,浑身颤抖着,脑袋微微垂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剑仙剑之妖王九尾准备后事

    江晓翠一夜间竟然老了,头发已经花白,第二天没有起来,只觉得自己脑子特别沉,她梦到了二柱子娘,并不是最后瘦得皮包骨,而是二十年前的二柱子娘,那个时候她们都喜欢到山上采蘑菇的,她梦到二柱子娘来找她,一起进山采蘑菇.“估计我是时间不多了,老魏,你让人准备后事吧.江晓翠的一句话把几个孩子都吓哭了.谁也没有想

  • 霸总竟是逃婚小娇夫既是情敌又是朋友

    “你跑什么跑?!没听到我在叫你啊!”金野阳的手劲真大,原本可以还手,但是耐不住他们两个人各抓一只手啊!“不是说了有事跟你说吗!是装作没听见还是故意的!?”早知道就从另一条路跑了,鬼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从前面过来,高手啊!“额……呵呵……”笑容满面的迎接,秋荷想他们就不舍得责怪她了吧?“那个……我,肚子

  • 厉鬼穿成炮灰后[穿书]在线阅读第八节

    (新书,求大家支持!)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一首歌唱完,李醒全程盯着苏清莹的眼睛终于转移的视线。李丰这时候脸色已经开始发黑。无论他如何有自信,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首歌,李醒唱的很好。无论是节奏还是歌词亦或者李醒的唱功。完美,堪称完美!看着李醒全程深情的目光,以及苏

  • 别动我的小家伙之救人(3)

    小野千子见冰龙斩被那年轻人举手破掉,就知道自己与浩二加起来也远非其对手,但这万年冰魄对于寒霜道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因此,哪怕知道不敌,也要放手一搏。浩二也提着太刀靠了过来,二人一前一后,双刀一长一短,成合击之势。年轻人看着他俩,突然叹了一口气,“每次都这样,不挨顿打就不肯走。”说着,身体募地往前一

  • 异灵之约在线阅读第6章

    男人跟女人之间的力气天生就相差悬殊,所以即便她再怎么使力也抵不过男人粗暴的力气。啃咬的痛疼感几乎让她绝望,泪花从眼眶泛出,黎曼哑着嗓音瞪着天花板,“薄璟言,我为了见你跟你说上一次话,从早晨八点到现在,就坐在对面的咖啡厅里,喝了一肚子咖啡,你现在、非要这样对待我吗?”她突然的软弱让失去理智的男人身形一

  • 海贼之死神纵横第三章在线阅读

    宴会结束后回到卧室,纪凌疲惫的往床上一倒,已是一动都不想动了。回想卡洛斯今晚的异常举动,纪凌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到底是什么导致卡洛斯作出和上一世截然不同的反应?难道……纪凌霍然从床-上坐起,脸色发白的说:【他该不会是重生了吧?】系统:【重生?】纪凌头头是道的展开了分析:【这可是网络小说里的常见题材啊,

  • 夜航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她抬起头,在看见容祁风俊美如谪仙的面容后,脸色微微一红,“既然师兄这样说了,那师妹我就先回去翠息山了!明天我会等乌宓师弟上门赔罪,我也不会对他多加为难,毕竟……”她侧头,咬了咬唇,白皙的脸颊上有一层粉嫩的红,“我还会顾念着师兄的。”容祁风接过手帕,微微一笑,感激道:“谢谢潇潇师妹。”待楚潇潇离开,容

  • 灵魂鬼书第八章在线阅读

    出了看守所,裴默直接打了辆车回去。这一天一夜的事算得上是惊心动魄,裴默也没心思做什么,直接在住处附近的小餐馆饱吃一顿,然后回家就睡。等一觉睡醒,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裴默感觉神清气爽,伸个懒腰,一阵骨头噼里啪啦乱响后,浑身舒畅。顾南天的事算是过去了,不过,这也给了他强烈的紧迫感。系统虽然让他从此与众不

  • 伪云雀的反苏道路第1章在线阅读

    繁华的大街上车如马龙,来来往往的行人匆忙赶路,谁都未曾注意到在这纷扰杂乱之中一个戴着黑框眼镜,低头赶路的少年。他背着书包,双手循规蹈矩地攥住两侧背包肩带,因为太过于用力,秀气的指关节处已经泛白。他的薄唇紧抿着,纤细瘦弱的身体轻轻颤抖,有种风一吹就会消散的病态美。周围各式各样的欲念和数量庞大的黑色魂魄

  • (宝莲灯同人)寸寸相思入骨第9章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的风貌,李奇三年来已经彻底搞清楚了,称得上是妖魔遍地走,鬼怪多如狗。李奇刚刚来到王福家门口,就闻到了妖气的存在,还颇为浓烈,证明在此兴风作浪的妖怪不弱。他能闻到,九叔自然也行。“闻”其实是个比喻,准确的说,应该是“感应”!“师弟说的没错,这户人家,应该是有妖怪作祟。两个姑娘中了邪,先把她们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