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地诫之矛盾

作者:永恒小菜鸟 来源:纵横中文网

随后索隆下车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走到了士兵的面前。

“这位小哥,算上车夫,车上一共是五个人,这是30个银币,拿去喝酒去吧,别人都要进城出城的,这么大的马车挡住别人的道路,老头子心里过意不去,麻烦小哥行个方便。”

索隆平静的朝士兵说道,并随手递给了那士兵30个银币。

“老子没有和你们说吗?每人5个银币加上30银币的占地费!你这老家伙算哪根葱?敢和我们讨价还价!”

那士兵说着一脚踹向索隆。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折,那士兵倒飞出去两三米远,重重的撞在城墙上然后又摔落在了地上,躺在地上捂着腿大声惨叫起来。

“年轻人要有最起码的尊重!”索隆不咸不淡的说道,然后将手中的银币给收了回去。

剩下的几个士兵惊恐的看了索隆一眼,立刻哆哆嗦嗦的拉着那受伤的士兵站在了一旁,随后车夫鄙夷的看着猎鹰帝国的士兵,待索隆坐上了马车,然后驾着马车大摇大摆的进了城。

“李修风,看到了吗?猎鹰帝国已经开始对伊斯特帝国采取措施了!他们的士兵占据着城门,将进城费全部纳入他们的口袋。

他们的商人带着他们的商品在国内大肆宣传,并和猎鹰帝国的士兵合作,打压伊斯特帝国本土的商人,从中赚取大量金钱,并从饮食,服饰等等各方面开始对人们进行生活上的侵蚀。

他们的吟游诗人暗中向人们讲述各种猎鹰帝国的事情,并将伊斯特帝国的历史文化混淆,编造成他们猎鹰帝国的东西再讲给人们听。

时间一长,所有人都会认为,我们伊斯特帝国的历史,文化,传统,习惯都是猎鹰帝国的!伊斯特帝国的人会从身心上被猎鹰帝国腐蚀掉。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丢了国土,我们可以收回,可如果丢了人心,那就回天乏术了!”

索隆仔细的给李修风分析当前的形势,李修风越听心中越是心惊胆战。

不愧是活了上百年的人,他对当前形势问题的见解让李修风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原以为只要能够抵挡住猎鹰帝国的士兵,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没想到,战争不仅仅只是双方军队之间的较量,处在自己周围的这些没有硝烟的战争才是最可怕,最让人防不胜防的。

“老爷子,到了皇宫,我想立刻面见国王陛下!”李修风急切的说道。

“不用急于一时,先养好伤再谈其他的事情!”索隆不急不慢的说道。

不多时,马车到达了皇宫,而在皇宫门口旁边,两副担架和几个牧师模样的人已经在等候了。

这让李修风大为惊奇,他们怎么知道马车上有两个伤员?

“魔法通讯石,并不是太稀有的东西。”下了马车,徐以山指了指索隆手中椭圆形的刻着奇怪纹路的石头说道。

随后两人被抬上担架,到了一间病房内,两个牧师手中泛着金色光芒在他们两人背后不停的洒下金色光芒,李修风只感觉背后暖洋洋的,不多时,他竟然睡着了。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雅典娜和鳄鱼老怪物,两人开口和他说着些什么,可他什么都听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李修风被一阵呼噜声吵醒,睁开眼,一旁床上的徐以山爬在枕头上也睡着了,张着嘴打着呼噜。

“谁嫁给你谁受罪……”李修风暗自嘀咕道。

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出于本能,李修风立刻闭上了眼睛装作睡觉的样子,这样可以缓解见到陌生人的尴尬。

来人走到房间门口时朝李修风扫了一眼,便直奔徐以山的病床走去,不过接近徐以山床铺的时候轻轻的放慢了脚步,很显然不想惊醒徐以山。

李修风微微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人背对着他坐在徐以山的床边,从背影上看,这个人大约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耳朵后面的金色长发中夹着一缕缕的白发,一看就是一个操劳过度的人。

那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徐以山,不多时,门口又来了一个人,似乎是来叫那穿着金色长袍的人,那人朝门口看了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离开了徐以山的床,匆匆的又走了。

又过了一会,徐以山浑身猛然一颤,然后惊醒了过来。

“妈的,梦到自己掉悬崖里去了!”徐以山还没睁开眼就迷迷糊糊的说道。

“你睡前有人来看过你,穿着金色长袍,留着金色长发。”李修风歪过头看着徐以山说道。

“怪不得我梦见我父亲来了,他果然来了!”徐以山打了个哈欠。

“那是你父亲?也就是国王陛下?”李修风惊讶的问道。

“没错,那就是我父亲,伊斯特帝国的国王,怎么?你们见面了?”徐以山费力的挪动了一下位置,被牧师医治过之后,背部虽然还有伤痕,但已经不那么疼了。

“没有,我装睡蒙过去了,这里除了你和索隆老爷子,我谁都不认识,见了面不知道怎么打招呼,那多尴尬。”

李修风也挪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

“对了,你不是二皇子吗?那大皇子呢?你的兄弟呢?怎么没有一个来看你的?”李修风奇怪的问道。

“他们哪里有空来看我,一个个都忙着扩张自己的势力呢!”二皇子叹了口气说道。

“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李修风砸了咂嘴,然后扭头看向徐以山,“你怎么不扩张自己的势力?”

“我对权利这种东西不感兴趣!整天勾心斗角,明争暗斗,还提心吊胆的提防有人暗算自己,那多累啊!我干脆和他们摊了牌,告诉他们我对争夺什么东西没有任何兴趣,让他们自己玩去,别牵连我就行。”

徐以山一脸失望的说道。

“那他们真的不会牵连到你吗?”李修风好奇的问道,他才不相信徐以山的话那么管用。

“他们当然不信,后来,老师亲自出面,他们才相信了……”徐以山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哈哈哈,他们果然不会听你的……”李修风笑着说道。

正说着,外面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不多时,四个穿着很华丽的年轻人在侍卫的拥护下走了进来,不小的病房立刻变得拥挤起来。

“徐以山,你终于回来了,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快担心死你了!”为首一个年龄比较大的人坐到床边一脸关切得到问道。

“大哥,我没事,只是出去转了一圈,这不回来了嘛!”徐以山笑着说道。

原来,坐在床边的人就是大皇子,李修风朝周围扫了一眼,和大皇子穿着差不多的还有三个,加上徐以山,也就是说,他们一共是兄弟五个。

大皇子带了头,其他的三个皇子也纷纷向徐以山表示出了关心,徐以山也一一回谢,兄弟五人很热闹,欢声笑语传遍了整个房间。

可在李修风眼中,这几个比徐以山小的皇子看似对徐以山很关心,可他们眼中偶尔透露的冷漠和厌恶反应出他们内心的抗拒,这似乎是一种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而徐以山笑的也非常勉强,也同样像是在完成任务。

兄弟几个寒暄了一会,谁都没有搭理李修风,然后在侍卫的簇拥下,纷纷走掉了,来得也快,去的也快,房间立刻就恢复了安静。

“我情愿他们不来看我……”徐以山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

“连我都能看出来他们是非常不情愿的,有这样几个兄弟,还真够让人心痛的,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皇宫了!”

李修风很同情的说道。

“肯定是我父亲让他们来的,他们巴不得我一直不回来呢!皇室的血缘关系是最为淡泊,这一点我反倒很羡慕你们这些普通人。”

徐以山很是感慨的说道。

“没事没事,这不是还有我呢嘛!”看着徐以山黯淡的神色,李修风连忙安慰道。

“不搞基!”徐以山面无表情的说道。

“去你的!”李修风笑骂了一声。

一周之后,在牧师的悉心照料下,两人终于完全康复了,面对着魔法镜,李修风看着没有任何伤痕的后背,狠狠的赞叹了一番医疗魔法的神奇。

康复之后,徐以山第一时间就去看他父亲了,也就是猎鹰帝国的国王亚历山大-基德。独自一人的李修风无所事事,悠闲的躺在床上默念心法。

“李修风!”突然,脑海中沈黛亦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吓了李修风一个哆嗦。

“我说……开口时能不能给点预兆啊!这没心理准备,迟早被你吓傻了!”李修风坐起身惊魂未定的说道。

“对了,在地牢的时候,你提示我让徐以山的老师救我们,然后你就没有什么动静了,一直到现在才联系,怎么了?”

李修风问道。

“怎么?你在关心我吗?”沈黛亦波澜不惊的说道,看来李修风的关心对沈黛亦的内心没有任何的起伏。

“算是吧。”李修风挠了挠头说道。

“你挠头的动作表明你有些不好意思,想借这个动作来掩饰尴尬,也就是说你就是在关心我,只是不想表达出来,对吗?”

沈黛亦没有回答李修风的问题,而是仔细分析了李修风关于挠头时的心理展现。

“呃……”心理想法被分析的明明白白,李修风无言以对,然后挠了挠头,随后又立刻放了下来。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这段时间没有任何动静是因为我身体已经开始修复了,没有时间和你沟通,现在已经彻底恢复了,自然就可以重新和你进行沟通了。”

沈黛亦说道这里,语调明显提高了很多,看来她心情很不错。

“那么……你可以出现在我面前让我看看吗?”李修风满怀希望的问道。

“你是我的主人,我自然会听命与你。”沈黛亦平静的说道,看来她并不抗拒。

“那你出来吧!”李修风搓了搓手有点激动的说道。毕竟二十岁的小伙子,对于看姑娘这件事自然很感兴趣。

“你不召唤我,我怎么出来?”沈黛亦很是鄙夷的说道。

“召唤?还要召唤?我怎么召唤?”李修风奇怪的问道,鳄鱼老怪物只是给他讲过一些契约知识,可具体是怎么样的并没有详细的告诉他。

延伸阅读

琳琳加盟  http://www.grzhan.net/xtr2.shtml
琳琳美甲主要是是其他代理加盟、其他未分类、指甲修护、其他代理加盟、其他未分类、指甲修

欧宝丽珠宝加盟  http://www.grzhan.net/spi7.shtml
欧宝丽珠宝拥有20余年传统珠宝生产、零售经验,在2008年首创F2C珠宝电子商务模式

阿宏砂锅饭加盟  http://www.grzhan.net/bi6c.shtml
济南开启餐饮服务有限公司由百汇餐饮直接控股投资,有过十年以上的餐饮运营经验,成功运营

亿高加盟  http://www.grzhan.net/xkow.shtml
亿高饰品位于义乌市义东工业区,距离中国的饰品市场——义乌国内外商贸城5公里。固定资产

龙光足浴加盟  http://www.grzhan.net/gw6c.shtml
演绎效果--历经十二载辉煌,足浴+SPA模式新革命;创新业界--中国足浴看河南,河南

牛津仪器加盟  http://www.grzhan.net/gae9.shtml
五金[img=1]http://ims.jmw.com.cn/10181733596

千禧福珠宝加盟  http://www.grzhan.net/sxfz.shtml
千禧福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鹤麟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专业从事贵

贝恩儿童加盟  http://www.grzhan.net/xbfl.shtml
贝恩儿童玩具以生产各类玩具:童车,学习玩具,桌面游戏,棋类游戏等系列产品为主。贝恩儿

科喆加盟  http://www.grzhan.net/d5zs.shtml
科喆机械设备是一家集热喷涂设备研发、生产、销售、热喷涂设备安装、维修为一体的性企业。

豪艺加盟  http://www.grzhan.net/ndw4.shtml
豪艺家纺布艺地处具有江南水乡、丝绸之府美誉的浙江省嘉兴市。公司东临上海,西靠杭州,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樱花树下你曾经的爱之话题人物

    “你觉得呢?”看着她紧张的表情,律景炎忽然生出一个恶劣的想法。抬胯轻轻往前撞了一下,模拟了一个后入的动作,完了以后暧昧地蹭了蹭她的耳朵。“你这么害怕,是不是想到这个了?”这个坏蛋!洛汀咬着嘴唇,羞愤地满脸通红,强忍着才没骂出声。律景炎则收回姿态,缓缓替她松开了捆住双手的麻绳,看到她手腕的红色淤痕,不

  • 现世魔王第5章在线阅读

    你好像是在做梦。因为你现在是飘在空中的,没有脚。是的没有脚,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大概是鬼吧。你看着就在你下方躺在病床上的京子,面容憔悴,她好像是在做噩梦,一直在抽搐,还伴随着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你试过好多次想要把她从噩梦中叫醒,却从未成功过,想要出去找个人来帮忙也发现不能离开她三米远,只好看着她痛苦的做着

  • 圣者无敌在线阅读第3节

    “这是哪?”姬无痕疑惑问道,“我奉阎罗王之令,送你去黄泉路。”高空中一名头戴朱砂帽,一身红装,左手持着判官笔的中年美妇,看着雪亦说道。一路向北飞行。姬无痕四处扫视。刚才还在阎罗殿,偏殿中呢!,怎么一下子就到了半空中,而且旁边这人是谁。“敢问这位大人是何人也?这身打扮好像判官,难道他就是判官,审查前世

  • 流云公子之浮华一世第一章在线阅读

    睁开眼睛的时候,少年发现自己是在一间陌生的和室里醒来的。“………………”捂着脑袋想了半天,泽田纲吉的记忆还是有些混乱。脑子里零星闪过一些画面,诸如里包恩手-枪上膛的声音、蓝波在早餐的桌子上跑来跑去的情景、在门口接自己去上学的狱寺君、一大早就守在校门口的风纪委员们——都是很日常的片段,对少年如今的状况

  • [全职]张佳乐的闺女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也太废了吧!”听到声音后,阳夜猛地从惊恐中醒来,目光谨慎的扫视四周,。“别找了。我在你前面呢!”同样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前面?”阳夜的前面除了锦盒就是锦盒,“你是锦盒?成精了?”“你才是锦盒,你们全家都是锦盒!”那道声音的主人好像对阳夜的话很不满,“我是锦盒中的那把巨剑。你刚才不是看到了么!”此时

  • 博君一肖之一眼万年在线阅读离家

    院子里周长风肃手而立,身后的周之初双手紧握成拳,扑通一声周之初跪倒在地说道:“孩儿不孝,连累父亲与母亲,请父亲责责罚”见周长风迟迟没有回应,其母童小玉急的直搓手,正要上前去为周之初说情,周长风叹息了一声说道:“之初,你已是成年人,应当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你老实和我说那小蛇是怎么回事”周之初顿了顿回

  • 墓地管理员在线阅读第二章

    杜晓念哭着摇头,仿佛莫灵说的话让她很是受伤一般,心中却越发的慌乱,她这次是真的失算了,遮羞布一块块被莫灵明目张胆的扯下来,她该怎么办才能止损?杜晓念心中不停的思索着可行的办法。莫灵却不会给她这个时间,一刻不停的继续说道,“更何况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大庭广众面前,流着泪诉说你们的真爱,你们的情非得已,你

  • 万界反派交流群在线阅读第四节

    这个巅峰黑客群单从群资料自然看不出来,他的群名包括其他资料都是一片空白,一般人通过群搜索都搜索不到的存在,想要进入只能通过好友邀请。不过,现在出现了安然这个例外,虽然目前群里还没有一个人发现群人数比以前多了一位。[AI]:@X你个混蛋![GG]:你的货又被带人截了?[碎魂]:喜闻乐见。[AI]:谁帮

  • SD同人——逆光之灯之男人的快乐(8)

    “你想说什么?”计分器的聒噪声里,余笑声音冰冷。褚年就算想说什么,在这片刻他也完全失去了力气。“要是你没话说,我就走了。”余笑说话的时候都要调整自己的呼吸,她怕自己当着褚年的面又哭出来,从在父母家到现在,她都在极力压抑自己。恨褚年吗?受了父亲的帮扶却提也不提,背叛婚姻的时候竟也毫无愧疚。恨。可余笑更

  • 巫道之祖在线阅读第7章

    与他想象中的有些差别,天衡舱正中央也有一台微型控制台,左侧是两块被封闭好的蓝色晶体块,悬浮在半空中的正是这样一块晶体块,似乎正在使用过程中,而天衡舱的右边却是摆放着一道道虚幻的缩小的武器概念模型,代表着短程炮的模型已经变成了实物模型。“这些武器模型在天衡舱中会不断的调整计算,直到最合适于诺亚号,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