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恋你如花饮甘露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小橘胖 来源:飞卢小说网

而此时周围的人,几乎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不远处的芦苇丛,看着林管家小心翼翼抱着旺财猫重新上传准备打道回府,一时神色各异。

大太太是皱眉,兀自立在那里不言语。

二太太是轻轻吐了口气。

三太太是默不作声,狐疑地望向阿萝。

大老爷等人,则是眉眼终于舒展开来:“母亲,旺财既已寻到,儿子先陪着您老人家回屋去吧,免得在这里受了风。”

比起那群媳妇,大老爷只是希望家宅安宁,自己这老母不至于因为个畜生太过伤心罢了。他虽不喜这小小阿萝自作主张,可是旺财找到了,总归是一件好事。

老祖宗却是不回的:“等旺财过来,我须亲眼看看才放心。”

大老爷点头,目光扫过自家母亲怀里那揽着的小小侄女,却见她白净小脸儿,一双黑眸清澈分明,正迎着风望向那小岛方向。

“阿萝怎地知道旺财在那小岛上?”

此事说来也奇怪,按理说狗游猫不游,这旺财猫儿不可能会洑水,更不要说在深秋的冷水中游到小岛中就此困在那里。

他这一问,其他人等,皆都疑惑地打量向她。

阿萝之前心忧旺财,既听到了旺财声响,也就说出来了。如今被这大伯当头一问,也是微怔。

是了,她怎么能听到呢?

虽说在那双月湖底,她在不分昼夜的寂静中听着那细弱的风声水声,早已经习惯了从中分辨出哪怕一丝一毫其他声响。可是现在,并不是在双月湖中,并不是那寂静沉闷的所在,周围明明有许多说话之声,她却在那么一瞬间,仿佛屏蔽了所有声响,仿佛回到了那双月湖底。

“我……”在这一刻,阿萝红润的唇轻轻蠕动了下,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最后只是求助地望了眼老祖宗,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总觉得,好像听到了旺财向我求救。”

她是那么可人疼的一个精致小姑娘,又不过才七岁而已,如今被大伯问起,被这么多人盯着,说出这番话,实在是情理之中。

老祖宗护她,瞪了自家大儿子一眼:“阿萝自小跟在我身边,也是看着旺财长大的,平日里处得多,怕是心有灵犀了。再说她一个小姑娘家,哪里说得上个一二三!”

大老爷听这话,也有道理,略一沉吟,正待要说什么,谁知这个时候林管家已经抱着那猫靠了岸,老祖宗自然是忙不迭地迎上去,接过那旺财。

搂在怀里,却见旺财一身猫毛潮漉漉的,两只猫眼儿怯生生地望着周围,浑身瑟瑟发抖,再细细一看,旺财前脚的爪子抖得发颤,且残余着些许血迹。

老祖宗大惊:“这是怎么了?”

林管家从旁忙道:“适才找到旺财时,它握在石缝里,脚上仿佛受了伤,弄得血迹斑斑,奴才已经帮它略擦拭过。”

老祖宗揽着旺财,越发心疼:“乖乖我的旺财,快,快去请大夫来!”

***************************************

大夫匆忙过来了,帮着查看了旺财的伤势,却原来是被一根硬钉子扎入了爪心中,又在那小岛上陷入了石缝里拔不出来。这位大夫拔去了那根硬钉子,又帮着涂药包扎,其间旺财惨叫连连,疼得老祖宗心肝肉地叫。

阿萝从旁安抚地揉着旺财的脑袋,试图给它一点安慰。

好不容易小爪子包扎好了,旺财圆滚滚的猫眼里都含着泪,又是让老祖宗心疼一番。

这边阿萝抱了旺财,过去暖阁里歇着,老祖宗那边却是叫来了林管家,责令严查,底下人好好地怎么就没看住旺财,又怎么让它脚爪子上挨了这么一下跑到孤岛上。

她是不信旺财自己洑水过去的,更不信小小孤岛上无缘无故会出现这么一个钉子。

而暖阁的阿萝,只把自己当做七岁小儿不晓事,半靠在万事如意金丝大靠垫上,用个海棠云纹锦被盖在双腿上,又让旺财趴在自己腿上歇着。

旺财受了那么一场折磨,如今蜷缩着身子总算睡去。

睡梦中的猫儿尾巴轻微摇晃着,两只小耳朵时不时摆动下。

“咱们都受了一场苦,所幸的是好歹保住了命。”她纤细的小手抚过旺财柔顺的猫毛,想着自己在双月湖底的日子,不由喃喃自语。

“别怕,以后阿萝会护着你,再不让你受欺凌,好不好。”

她半合着眸子,喃喃地这么说,回应她的,却只有旺财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声。

鲁嬷嬷手脚轻巧地掀开锦帘,见这小人儿仿佛闭眼睡着的样子,便没敢惊动,示意底下人先把银耳羹隔水温着,等她醒来了再拿给她吃。

谁知道这边鲁嬷嬷刚一回首,便见二太太过来了。

“刚睡下。”鲁嬷嬷福了一福,小声回道。

她以前也是二太太房里的,后来专管照料阿萝,一直待在老祖宗身边,倒反看着像是老祖宗的人,可是她到底月钱是从二太太房中支领的。

二太太点头,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是径自走进暖阁。

鲁嬷嬷见此,忙命底下丫鬟取来了锈杌,自己扶着二太太坐下,又奉了茶水给二太太。

二太太无心茶水,只是透过暖阁里的锦账,看着里面半靠在金丝大靠垫的女儿。

绣粉的锦帐朦朦胧胧,屋子里熏香稀淡地萦绕在耳边,七岁的小女儿揽着那只睡熟了的猫,可怜兮兮地蜷缩在锦被中,一张巴掌大的嫩白小脸儿泛着些许粉润。

她轻声问道;“这暖阁里地龙烧得倒是旺?”

鲁嬷嬷点头,低声道:“是,自从姑娘病了那一场,平日里总觉得冷,若是不烧暖和了,她又做噩梦。”

二太太闻言,微微蹙眉,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默地坐在那里,捧着那盏茶水,凝视着炕上躺着的女儿。

案头上的滴漏在静谧无声中发出轻微的声响,闭着眼睛装睡的阿萝,仿佛能听到锦帐外母亲的呼吸声。

她是有些无奈,原本以为母亲不过是随意过来看几眼,就该走了,不曾想竟留了这么久。

想起哥哥所说的话,她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母亲。

七岁的她,和母亲并不亲,平日里见了,也只是叫声母亲,问声安罢了。

如此煎熬了好半响,她小鼻子上都要冒出汗来,最后终于忍不住,假装翻身,然后睁开眼来,故作睡眼朦胧地揉了揉眼。

胡嬷嬷忙上前伺候:“三姑娘,你可是醒了?”

阿萝点头,茫然地看向锦帐外的母亲:“母亲,你怎么在这里?”

说着就要下炕拜见。

二太太放下茶水,淡声道:“不必了,你且躺着吧。”

话虽这么说,阿萝还是下来拜见了。

二太太凝视着自己这女儿:“身上觉得如何?”

“回母亲,还好。”

二太太点头:“既是曾落水,总是要仔细将养,女孩儿家的,莫要落下什么病根。”

“阿萝知道的,谢谢母亲。”

七岁的阿萝规规矩矩地回话,像模像样地应答,稚嫩的声音透着一本正经。

说完这个后,母女二人相对沉默良久,再无言语了。

胡嬷嬷见此,也颇觉得尴尬,便笑着道:“之前熬好的银耳羹,正用温水煲着,二太太可要陪着三姑娘用些?”

“不了。”二太太说话字都不带多一个的。

胡嬷嬷无奈地望了眼自家姑娘,心中暗叹,想着这位二太太可真是个冷美人儿,平日里少见笑模样,如今见了自己亲闺女,也是个面无表情。

若说她根本心里没这女儿吧,巴巴地在这里坐了一盏茶功夫,若是记挂着这个女儿吧,如今面对面,却是连个带热气的话都没有!

阿萝其实也颇觉得尴尬无奈,又觉得有些好笑。她仔细地从记忆中搜罗一番,记得早年自己和母亲,仿佛确实经常相对两无言。

当下抿唇,想笑,忍住了,伸出手抚摸着猫尾巴。

二太太垂眸,见女儿细白的小手顺着那猫背一路到尾巴,那只猫尾巴便讨好似的轻轻晃动下。

这女儿像极了自己的,连那双手,都仿佛幼时的自己。

“阿萝,今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望着那双手,那只猫,想起白间的事,到底还是开口了。

阿萝低垂着头,她知道母亲是在问自己找到旺财的事。

“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跟做梦一样……”

关于这事,她还能说什么?

其实她自己也不懂的。

好好地,自己怎么就能听到旺财在孤岛上的声响?

“做梦?”二太太凝视着女儿,想着她落水后的异常:“我听鲁嬷嬷说,你如今极怕冷的?”

阿萝听得这话,抬头,黑白分明的眸子望向自己母亲,却从她那双和自己几乎一般无二的清眸中看到一丝担忧。

心头没来由地便一紧,鼻子里酸酸甜甜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原来母亲到底还是关心着自己的,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般?

她低垂着脑袋,小脸上微微泛起绯红来,在母亲的注视下,不由得抬起手来挠了挠毛茸茸的小抓髻:“母亲……好像是的吧……”

二太太见她那略有些羞涩的小模样,一时倒是眸中泛暖,不过那点暖意只是片刻功夫,便重新归为宁静清澈。

“还是要仔细养着身子,不可大意。”又对旁边的鲁嬷嬷吩咐道;“我房里有些琼珍,还是阿萝舅父往年从山里得的,回头你过去我房里取些来,给阿萝每日添一些来用。”

鲁嬷嬷忙应着:“是。”

二太太回首再望着阿萝,想说什么,不过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话头,也就不再说了。

阿萝听得母亲这话,鼻头那酸楚却是更甚了,喉咙里也有几分哽咽。

她往日只怪母亲冷淡,如今想来,或许并不是故意为之,只是她天性不爱言语,这才惹得幼年的自己诸般猜疑?

她拼命地低下头来,让自己眼里的湿润不要被母亲看到,又作势去把旺财放在褥子上起身,背过身去赶紧抹了一把眼泪儿。

再回过头来时,她耷拉着脑袋,想着该如何说句热乎话。

母亲是在自己十岁时没有的,自那之后,她就是没娘的孩子了。

纵然母亲在时,她未必觉得这母亲多疼自己几分,可到底存着点念想,后来彻底没了,那可真真是一肚子的孤苦没处诉说。

她咬了咬唇,清凌凌的眸子左右瞧着,想着该说点什么来热乎下场面?

谁知道就在她绞尽脑汁想着的时候,却听到了一种仿佛风箱般的轰隆声。

阿萝不免狐疑。

这声音轰隆作响,迅疾猛烈有力,却又极为轻微,她是从来没听得这么奇特声响的。

开始的时候以为是错觉,于是拧眉侧耳细细倾听,终于辨得分明,这声响果然是有的。

她诧异地抬起头来,目光顺着那声响,最后落在了母亲的小腹处。

耳中依稀听到的那声音,便是从母亲腹中发出。

其他人腹中并不会有这般奇特声响,莫不是母亲病了?

二太太正襟危坐在那里,正默默地望着自己女儿,忽而就见女儿惊讶地抬起头,盯着自己腹部看。

任凭再淡定的一个人儿,此时也不免诧异:“阿萝,这是?”

阿萝其实也不懂这是怎么了,她盯了母亲腹部半响,终于忍不住呐讷地问道:“母亲……你,你最近可觉得身上哪里不适?”

延伸阅读

微信社群管理工具开发项目经理  http://www.powerfh.com/a91n.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微信社群管理工具项目开发,编制微信社群管理工具项目开发计划,确保项目

户外乐园店长  http://www.powerfh.com/65jx4.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外广场游乐园对内、对外一切事物(旋转木马,碰碰车,弹跳床);2、了

互联网产品经理  http://www.powerfh.com/aa81.shtml
互联网平台产品经理【职责描述】1、负责大数据平台产品全生命周期的工作,包含产品需求分

三维设计师3D Designer  http://www.powerfh.com/uuv5s.shtml
岗位职责:1、根据客户要求,独立完成专案的方案设计;2、配合进行客户沟通,确认方案中

催收员急聘(朝9晚6/周末双休)  http://www.powerfh.com/ron1.shtml
工作职责:1、公司提供逾期的客户名单,只需要通过电话,短信形式提醒逾期客户还款即可;

人力资源-面试官5K+急招  http://www.powerfh.com/6d29z.shtml
[岗位职责】企业人员面试【任职要求】:1.年龄:20-35,良好的语言沟通能力,有相

成本分析专员  http://www.powerfh.com/0epw.shtml
岗位职责1、熟悉ERP进销存数据校验核对、关账管理;2、进行进销存成本的核算、费用管

500V维修电工技术员  http://www.powerfh.com/6qphq.shtml
1)、中技以上学历,机械电子制造类专业,25—40岁;2)、能看懂500V电器线路图

综合工长  http://www.powerfh.com/6j0o1.shtml
1、负责施工现场的总体布署、总平面布置。2、协调劳务层的施工进度、质量、安全。执行总

管理培训生(储备干部)  http://www.powerfh.com/68e8u.shtml
岗位职责:1、在公司相关部门岗位轮岗轮训,熟悉产品和操作流程,累计实战经验。2、学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联盟之无敌战队之峡谷

    百里守约从王者大陆东部的秦地一骑绝尘的直奔峡谷,因为长城守卫军部落在王者大陆的中部,而王者峡谷则在王者大陆的西部,中间要途经北方游牧民族的北夷部落与番邦西域,所以百里守约去峡谷就会经过长城,也就是长城守卫军的区域,长城守卫军名义上隶属于大唐,实则却自成一系,是王者大陆中万里长城的守卫军队,也是少数不

  • 燥ZAO第一章在线阅读

    “死道朋!别打我的帅脸!啪!我丢雷老姆!还打上瘾了?周日天不由得怒道。但随即。啪啪!啪…在月黑风高,位于清平市星辰高中的,一个小黑道里,有一群纹身大汉围着一个高瘦高瘦的高中生拳打脚踢。其中一个吼道:“周日天!你小子不是挺能装逼啊?还敢惹我们秋少!嗯?你自己找死!”说罢,又对高中生拳打脚踢…原来这位正

  • 罪骨技能接受

    而后将心中那种不属于自己的暴戾和烦躁压下,等到心中的情绪稍稍平复之后,宇枫才是在洗漱之后换了身稍显合身的衣服走出门。接受了阿祖所有记忆的宇枫几乎只是在脑中一回想便是得知自己和另外三人在外面碰面的地方。“阿祖,怎么来的这么晚?”走进房间中,一个头上全是火红,长相有点yīn狠的男子便是对着宇枫笑道。看着

  • 西紫之断肠人在天涯

    一位地境强者,也可算是站在大陆顶端的人物了。除了这世上寥寥无几的天境强者、妖界大能以及其他异能者可以制衡外,可以说地境强者也能够纵横这星澜大陆。可此时,身为地境强者的慕容青却流露出了震怖之色。“怎么了?二哥,”见此,君末归的疑问更深了。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左手简单一挥,一层湛然金光扩散而出,眨眼间

  • 古代娶妻记之会议之后

    评审会结束了,警员们和相关人员都渐渐散了,会议室里只留下收拾东西的祝锦绣、角落里正拉着妹妹严肃地说着什么的童小婉、笑容可掬的柯局长、以及——被柯局长点名要求留下,正一脸状况外的陆酒。童小柔一边听姐姐训话,居然还抽空瞟了陆酒一眼,眼睛红红的,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模样,陆酒看着她的兔子眼只觉得好笑。这时柯

  • [综]是作之助不是刀之助背叛,重生

    晴朗的天气,蔚蓝的天空,几朵白云随FengLiu动,一架直升机在广阔的原始森林上方快速飞行着。而直升机内部卫语嫣与同伴们正悠闲的擦拭着自己的枪支,仿佛擦拭的不是瞬间能夺取生命的武器,而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语嫣,你说阿凯怎么会这么笨呢?”队伍里面性格最为活泼的小波一边擦拭着自己的枪支一边看向卫语嫣。

  • 都市:开局十亿大礼包回门之辱

    裴然起身,在某些人得意的目光下不急不躁的解释,“让婆婆误会是我的错,昨晚我和……我们并不是在床上,而是沙发。婆婆若不信,可以让人再去看。”张岚一愣,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反应过来,连忙笑着道:“这傻孩子,一家人还害羞了。”她有心让人去看,但看着裴然镇定的神色,不想做假,便作罢了。白景看着瞬间化解危机的

  • 都市纵横之超级败家系统交流

    小小的孩子独自一人坐在一块石头上,破旧的衣角被紧紧地抓在手里。虽然是一头红发,但是这个孩子给人的感觉却不是鲜活明亮,而是如同鲜血一般的,带着无尽的血腥森然之意。如血的夕阳加深了这种感觉,脑海中只是浮现出一派苍凉寂静景象——逢魔时刻。当阿罗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在用一种胆怯而渴望的目光望着远处一群玩闹的孩

  • 龙甲兵王第九章在线阅读

    此言一出,众魔哗然,狐族言下之意分明是要将自己的公主献于魔尊,虽打着进献的旗号,但明摆着是看中了魔后的位置,想要一狐得道全族升天。魔界中谁不知道这位尊上几千年来从不近女色,多少次各魔族进献上的女眷都被魔尊原封不动的退回。也正因为如此,魔后的位置一直悬而未决,却再无魔族敢提及这件事。现如今,狐族打破了

  • 大小两个龙傲天我都要[穿书]异能时灵时不灵

    这次武媚雪态度没有那么强硬了,只是仍噘着嘴。郑健却拉着她的手,不住的哄道:“小雪,你听我说,刚刚我实在是难受嘛。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很爱你,只是因为吃醋了才说得那么难听。回头想想,真觉得自己是畜生对不起你,这不,又买了你最喜欢的橙汁过来道歉,你若还不原谅我,那我就跪下了。”见到郑健这堂堂七尺男儿,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