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逆月魔帝庄氏

作者:北冥秋雨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九章 庄氏

“也就是说夏云的父亲被黎炳慠撞伤,但还有生命迹象,黎炳慠害怕夏氏醒来后认出是他干的,所以在方一全的建议下,让方一全和医院的医生勾结,假装手术失败结束掉夏氏的性命,是这样子吗?”听完杨迪的话后,我稍微做了总结,只见杨迪脸上毫无波动地点了点头。

相反凯则是很气愤地骂道:“那还真是恐怖,他们还有没有人性啊!”

说实话,我对发生在夏父身上的事表示很震惊,这样看来黎炳慠、方一全还有那名医生都是杀人凶手,然而现在黎炳慠还是活得好好的,黎家的事业也很繁荣,如果杨迪说的都是真的,那他们到底是怎样的恶魔才做到如此心安理得享受这一切呢?

“这世上真的是有钱人才能拥有生命的权力吗?”我默默喃道。

“这句话在粼奇嘴里说出来怪怪的。”凯不满奴了奴嘴,顺便提出一个问题:“对了杨迪,你说借钱的一共有六个人,难道说其中有一个是洪志仁的父亲?”

杨迪轻轻“嗯”了一声:“其实在夏氏死后,不知道谁把黎炳慠是杀人凶手这件事告诉给其他的债主,也就是说那时候借钱给庄氏的人都知道这件事,然而他们选择沉默。”

“他们明明知道黎炳慠的所作所为却选择庇罪犯,他们是不想得罪黎家吗?”我问。

“大概吧,因为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黎家的势力都不容忽视。”凯补充。

“原来如此,那些包庇犯人的人和杀人凶手也没什么区别。”我开始能够体会到夏云心中的仇恨,但可能是我没有那种体验,所以仅仅是“理解”夏云的心情而不是“明白”。

夏云的这段经历无论是放在哪个人身上都必定是一段黑暗的经历,我仔细想起夏云的笑容,那股充满自信和阳光的表情到底有几分是真实的——她是否在强颜欢笑,又或者真的冰释前嫌呢。

在我沉思的同时,杨迪也开始叙述故事的下半段:“那是姐姐父亲的过去,然后就到了她母亲庄氏的过去。”

= = = = = = = =

在夏氏去世的时候,庄氏的打击确实很大,但在葬礼之后她又表现得坚强起来,死与生在她眼中已经黯然,现在她需要把一切的精力放在还是年幼的女儿和在肚子里的小生命身上,因为这是她唯一的亲人们,也是夏氏的后代啊。

“妈妈,爸爸去哪里了?”夏云牵着庄氏的手问道。

“你爸爸去了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庄氏平静的回答。

“为什么爸爸要去那里,我想要去没有痛苦的地方。”

“夏云,你爸爸工作很累,所以他要去那个地方放松。而你还很小,有很多事都没经历过,自然也没资格去没有痛苦的地方。”

“那我什么时候也可以去那个地方放松见爸爸?”

庄氏淡淡一笑,回答:“大概等你把我们都忘记的时候吧。”

= = = = = = = =

庄氏在夏氏去世的时候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原本应该沉浸在新生命诞生的一家如今已经变得破烂不堪。撞伤夏氏的凶手一直没找到,而自己又欠了粉丝的一大笔钱。为了生活,为了还债,夏氏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回家写小说,因为担心自己太过忙导致夏云没人照顾,所以拜托隔壁的田中阿姨帮忙,田中阿姨也是个热心肠的人,她愿意无条件照顾夏家一段时间,也给当时绝望的庄氏一丝安慰。

在夏父去世后的一个月后,有几名男士找了上门,他不是谁,而是当时借钱给庄氏人。

那天是周末,庄氏在家掂量小说的内容,夏云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庄氏匆忙开门一看,六名男子展现在她眼前。

庄氏并没有忘记还钱的事,而是她现在真的没有闲钱给他们,虽然很不好意思,但庄氏表示只能还一部分,剩下的可能要延后。

“那还真是糟糕呢。”方一全苦恼地挠了挠头,他说:“我们六个最近想合伙投资一个项目,手头比较紧,还打算找你还钱,那样的话项目就可以顺利完成了。”

“真的很抱歉,但是我这边也很困难,真的没有钱给你。我保证三个月内还清你们借的钱可以吗?”

方一全皱了皱眉,这时夏云打开了房门,看到客厅坐着六名陌生的男子,有些害怕,但是看到庄氏对自己微笑,也顿时明白他们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叔叔们好……”夏云礼貌地向他们问好。

“这是你女儿吗?还真是可爱啊。”

“谢谢你的赞赏,对了夏云,妈妈我要和这几位叔叔谈一些重要的话,你先去田中阿姨家玩一会可以吗?”

“但是我的作业还没做完。”夏云眨了眨眼说道。

“没关系,晚上再做吧。”

夏云轻轻点头,然后离开家。

“你的女儿和盛明家的儿子差不多大嘛,感觉他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哦。嘛,先不说这些,你支开你女儿也是正确的选择,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庄氏要不要和我交往呢?”

“哈?”方一全轻浮的话让庄氏很生气,自己的丈夫刚去世没多久,就听到这名年轻的男子说出这种话,无论是谁都忍不住脾气吧,但是庄氏迫不得已还是沉住了气。

“请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我是认真的,我以前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电视上的你很美,但自从在现实中见了你一面后就更加无法自拔,我今天来的目的主要也是为了提出这些。”

庄氏板着脸,她突然明白这位名叫方一全男人的性格,她知道如果中方一全的圈套那一切就真的完了,想到这里,庄氏叹了口气,然后说道:“钱我会想办法尽快还给你们,如果没有其他事请请回吧。”

“我们的大作家可不要一脸清高啊。你还记得最初欠条上说的归还日期是多少吗?现在早就过了好吧,单凭这点我就可以告你哦。”

“你……”庄氏又恨又急,方一全说得没错,当初自己错误估算了事情的发展,信誓旦旦说一个月后就能还钱,但一个月后,经济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下降了,生活已经很困难,更别说还钱了。

庄氏最后的一丝尊严也被打破,她不得不承认在债主面前自己显得如此卑微,和几年前在电视上演讲的她完全不同。那个高雅有气质的女作家形象早就不复返,但是为了家庭,为了夏云卑微一点也有何妨呢?

“你想怎么样……”庄氏咬住嘴唇,她突然间很害怕眼前的这群男人。

“所以说和我交往啊,反正你的丈夫也不在了。”方一全自顾自地回答:“我可是方家的后代,只要那个该死的老头子一去世,所有方家的财产都是我的,你也不用担心什么生活什么欠债。”

庄氏摇了摇头:“我的心只有夏氏一个,交往是不可能的。”

“喂喂,你是认真的吗?你的思想还停留在解放前?”方一全突然很失望,他想了想换个角度回答:“这样吧,要不现在还钱,要不和我交往,二选一。”

“钱我会还而且我不会和你交往,就这样。”庄氏也不想和他争执什么,她毅然站了起来,打算把这几名男性请出去。

“等等,你还可以选择第三种。”这时一直沉默的黎炳慠看着庄氏,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庄氏这种态度,让他想起夏氏,这两夫妻固执的程度还真是一模一样,黎炳慠觉得好笑,反正夏氏已经不在,警察那边也一直找不到凶手,庄氏为了还钱不断工作,无暇顾及当时的案件。原本黎炳慠的内心还有一点愧疚感,但现在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倒不如说他把一切的错误都归咎于夏氏身上,是夏氏让他痛苦了一段时间,是夏氏当时说出一些奇怪的话让自己动了报复的心。

对,一切都是他的错,如今到了这种地步都是夏氏造成的。

黎炳慠冷笑了一下,他对庄氏说道:

“用你的身体还债怎么样?”

= = = = = = =

“哈哈哈,你们看到最后庄氏充满仇恨却不得不妥协的样子吗?真是太美了!”离开庄氏家后,方一全的心情无比好。

“我说炳慠、一全,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洪盛明突然说道。

“哈?这时候你给我装好人吗?”方一全不满咂舌,“我记得当初你也是很赞成这个决定的。”

“盛明,我们可是同一个阵地的人,你觉得我们现在做的事你可以脱得了责任吗?我们是一体的,如果我被捉了,你们也要等着坐牢可别忘记了。”看着黎炳慠阴险的脸,洪盛明也不再说什么。

是啊,他们是一体的,黎炳慠的犯罪他们都知道,洪盛明也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因为大家都不会告发黎炳慠,可一旦黎炳慠被抓,那大家也会有连带责任。

因为他们都在包庇罪犯啊。

= = = = = = = =

之后的一些天,庄氏每隔一段时间就不在家过夜,当她要外出的时候,就会嘱咐夏云去隔壁田中阿姨家。

夏云看到忙碌的庄氏,在疑问同时也在害怕:“妈妈,你今天又要出去了吗?”

此时的庄氏就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的木偶,她看着夏云纯洁的眼睛,不由低下头:“嗯,妈妈最近都很忙。”

“妈妈,你累吗?”

“不累哦,因为这是为了夏云啊。”庄氏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妈妈……如果你累的话就去那个地方休息吧。”

“哎?那个地方……”

“就是爸爸在的那个地方啊,没有痛苦也没有烦恼的地方。”

庄氏噗嗤笑了出来,她的女儿,也是唯一能够的安慰她的人。

“不会的,我不会去那种地方的,因为我还没有觉得很累啊。对了夏云你最近去田中阿姨家都做什么了?”为了不让女儿担心,庄氏马上转移话题。

“田中阿姨教我柔道,可是我觉得好难。”夏云委屈地说。

“那你得好好练,等之后妈妈没那么忙了就看你的学术成果好吗?”

“嗯。”与夏云拉钩后,庄氏也去往那个被称为地狱地方,被恶魔玩弄着早就不属于自己的躯壳。

原本以为是救命恩人,结果却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受委屈的庄氏多次有轻生念头,但想到夏云,又忍了下来。

之后那样委屈的日子又过了一个月,庄氏的肚子也一天天鼓起来。有一天在她做完产检后,也下定决心与那群恶魔拒绝来往,她这时才明白,她不仅是夏云的母亲,也是肚子孩子的母亲,自己受屈辱同时那个孩子也在看着自己。

= = = = = = = =

“女士,偷偷告诉你吧,你肚子里的是男孩子哦。”

帮自己做孕检的年轻护士看到庄氏肚子里小小的生命时兴奋不已,这也让庄氏回想起八年前刚刚知道怀了夏云时候美妙的场景。

也是因为这样,让庄氏有勇气面对黎炳慠他们。

这天晚上,夏云让黎炳慠和方一全来她家,告诉他们有一些事要宣布。同时也让夏云和田中阿姨去外面散步。

“庄氏,难得邀请我们来你家,你不是说没什么事不要进你家吗?”

“确实如此,我是想告诉你们这种用□□还债的交易要结束了。”

“哈?你是认真的吗?”方一全摆了摆手,在他眼里庄氏又在扮清高了。

此时的庄氏也变得坚强,她说:“是真的,我想过去的一个月我早就把债给还清了吧?”

“我说你啊,当我们是提款机吗?拿完钱就走?”方一全拉住庄氏的手腕,结果被对方挣脱了。

“我说了,那些钱在过去一个月里和你们的所作所为早就还清了。”庄氏生气地摆脱方一全的手后,同时也拿出一叠纸币,“不够的话加上这些也够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睡一次就几千万?”方一全看了看庄氏的肚子,突然坏笑道:“哦,我懂了,是因为这孩子吗?说实话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我们的还是夏氏的,你说对吧炳慠。”

“嘿嘿,让我摸摸不就知道了嘛。”黎炳慠伸手摸了摸庄氏隆起的小腹,庄氏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推开黎炳慠。

被突然推开的黎炳慠踉跄几步,他有些茫然,但很快就被怒火灌溉。

“喂女人,你是想对我动手吗?”黎炳慠也推了一把庄氏,然而没想到的是庄氏没站稳,她的肚子撞倒在了旁边的餐桌角上,□□也开始流出一丝血迹。

“唔……”庄氏捂着肚子在地上小声喃语,“快……快点打救护车。”

黎炳慠和方一全愣了一阵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刚才的口角中,庄氏的肚子撞在了餐桌边缘,从出血量来看恐怕肚中的小孩要不保了。

“求求你们……快叫救护车!”庄氏的脸色惨白,不断喘着大气,汗水也开始从衣服里面渗透出来。

黎炳慠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连忙掏出手机,但却被方一全阻止了。

“等等,你知道叫了救护车之后我们也逃不了责任吗?”

被方一全这样提醒,黎炳慠的动作也放慢起来。

对啊,这样一来自己好不容易推卸掉的责任不又回来了吗?

黎炳慠缓缓把手机放回到裤袋里,庄氏看到黎炳慠这一举动,心也凉了。

绝望、气愤、无奈、想要杀死这个男人,杀死,杀死……一系列负面的情绪占据庄氏的心。

“黎炳慠你……”放下还没说完的话,庄氏也痛苦地晕了过去,而此时的黎炳慠和方一全也逃跑了。

傍晚,夏云和田中阿姨回到家后发现血流不止的庄氏便打了急救,可是最后没能抢救会来,庄氏以及庄氏肚子里的生命都将走到了尽头。

庄氏累了,她选择到没有痛苦的地方。

看着病床上纹丝不动的庄氏,夏云除了哭泣别无选择,泪水模糊了她视线,明明早上庄氏还兴高采烈告诉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是个男孩,夏云要当姐姐了,可是到了晚上便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妈妈是累了吗?夏云问田中阿姨,但是田中只是红着眼睛摇了摇头,她抱住夏云说但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夏云垂下头,她不晓得今后的命运,她只知道——“妈妈,我也累了......”

延伸阅读

露丹妮亚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pqiz.shtml
露丹妮亚箱包总部是女包、双肩包、斜挎包、男包、旅行背包、学生背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同鑫牌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pyw1.shtml
同鑫牌少售质量支持,公司是以青岛华瑞粮油进出口有限公司为主要出资人合资兴建的股份制民

明昱佳视光服务中心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gczf.shtml
陕西明昱佳视光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视觉健康产业的技术、推广及服务,是一家从事青少年近视

欧蒂芙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s953.shtml
广州欧蒂芙实业有限公司从事生物科技产品研发、生产、营销为一体的高科技集团企业,与欧美

火暴99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nhgw.shtml
旺暴9儿童视力服务连锁机构,为儿童提供治疗服务的仪器是获得SDA认证,专门设计于儿童

康泰硕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npe7.shtml
深圳市康泰硕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产品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民营企业,工厂坐落

凤意地板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ove.shtml
凤意地板,中国专业从事木地板研发制造的企业之一,具有丰富的地板研发制造经验与深厚的行

劲臣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dncp.shtml
劲臣男装主营的t恤、棉衣、衬衫、卫衣、夹克、休闲裤、毛衣、风衣、羽绒服、皮衣等产品生

HONGXIN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ntce.shtml
HONGXIN足浴盆是不锈钢水壶、挂烫机、吸尘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瑞源祥珠宝加盟  http://www.theeverydaytriathlete.com/sw30.shtml
瑞源祥珠宝是一家集原石拍卖、生产加工、设计研发、批发零售、文化推广于一体的现代化珠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之重生慕容复离别与起点

    夜色中,两人相互倾诉,渐渐的,两人彼此走进了对方的内心。“呵呵,没想到你都一万岁了,本来我以为我是老牛吃嫩草,没想到现在,你却是那个老牛!”“我那个,当时昏迷,怎么能算实际年龄呢?你看我现在看着像一万岁的人嘛!这么年轻!反而是你,看着比我还大,不过我喜欢,哈哈哈……”“讨厌……”梦霓裳用小手轻轻拍打

  • 他为何总在黑化在线阅读第五章

    “大小姐,老爷下朝了,”梅清看着一直都呆呆的坐在窗前的篱落提醒道。“好!我知道了。”篱落点点头。在这个府里让她感到最温暖的人就是她的父亲了。一想到父亲那宠溺的眼光,篱落的心里就觉得暖暖的。“爹。”一走进书房篱落就看到正伏在书桌上奋笔疾书的父亲甜甜的喊道。“落儿来了。快过来看看,父亲的字怎么样?”尹缄

  • 食人花了解一下[全息]第2章在线阅读

    2新手村桃园村是**数万新手村中普普通通的一个,因为村里种植了许多桃树,故名桃园村。既有桃树,那当然有桃花,烂漫桃花将桃园村装点成了粉红色的海洋。不过,此时,桃园村的新手玩家们都无心欣赏美丽的桃花,因此村子里正发生一件奇怪的事情。只见那新手村玩家出生和复活的广场上空,一个巨大的漩涡忽然出现了,耀眼的

  • 女汉子与农民工在线阅读还太早了

    第四章还太早了“队长,我们在这周围都已经转了好几圈了,这连一个幸存者都没找到......要不咱回去了?”林磊摇了摇头,在巡逻的这几个小时里,林磊发现这个地方有不一样的感觉,根据自己这么多年执行任务的经验来看这个地方不一般,但他也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的直觉告诉他在等几个小时可能就会得到他想要的

  • 大秦:开局十万亿重炼体在线阅读第八节

    一进五月,清川城立马放晴,一连几天碧空如洗,赵星河心情也跟着好了,把家里的被子都拿到外面晒太阳。她投稿的文章有了回音,已经采用,还附带了六块七毛钱的稿费。邮递员来送稿酬单的时候她正在洗衣服,手在身上擦了好几遍才去接。清川日报的编辑还给她回了封信,希望能跟她继续约稿,最好每周一次。她的那篇《人生之路应

  • 仙劫志死后归来,丧尸系统!【第一更求收藏!】

    001死后归来,丧尸系统!“云海市新闻:近日,719特大连环杀人碎尸案的案情落下帷幕。经过云海市各方警力的不断侦查,犯罪嫌疑人陈陌已被抓获。”“据了解,陈陌,男,22岁,为云海大学大四的学生,父母双亡,平时品学兼优,却有着极为严重的人格分裂和暴虐倾向。据专家分析,此次可能是陈陌临近毕业,生出了对未来

  • 我的手机能遥控赵秦与塞瑟卡(二)

    赵秦仔细打量着杨空肩膀上的夜空,看地夜空整个神姬瑟瑟发抖。夜空抱紧了杨空害怕道:“MASTER…这是……”虽然知道赵秦这家伙不会对自己的神姬乱来,但是这样盯着夜空打量,已经有些触及杨空的底线了。“去去去,一边凉快去。”杨空走上前轻轻推开赵秦,径直走向食堂。“这个家伙叫赵秦,是我的同学,虽然表面上有些

  • 追仙第一章在线阅读

    吴朝末年,皇帝昏庸,奸臣当道,官吏贪腐。其时天降大祸,前有蝗虫肆掠,后有洪水横行,庄稼颗粒无收,百姓饿死无数流离失所,甚至易子而食,悲惨之极。天下群豪纷纷揭竿而起,其中晋地闵氏最有实力。闵氏,士族之家。家主闵光,字公义,思谋远虑素有大志,见吴朝亡相已现,随散尽家财募得兵马万余,自领将军衔,因闵氏身在

  • 时光永恒第四章在线阅读

    初入一个全新的世界,秦瑞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直到被多伦带到一个宽敞的办公室,他还是一阵发懵。“好了,我知道你心里很多疑问,很快你就知道了。”苦笑着,多伦没说话,而是抬手五指一张,顿时间,一缕波光自其手心散开,将秦瑞的脑袋包裹住。紧接着,他闭上眼,双手在虚空之中神秘的弹动,有点儿像是在敲击键盘,却又不

  • [神探夏洛克]莫莉,莫莉!第四章在线阅读

    闻声转过头的柯南:“……”???怪盗基德??!自我标榜为优雅又浪漫的艺术家的怪盗基德抽抽嘴角,不由得怀疑起自己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被召唤并安排了新任务的安室透尽管也意外了一瞬,但很快反应过来并遵从人设露出了招牌的营业微笑,从柜台后拿出医疗箱一边给基德的伤口消毒一边状似好奇的问了冰室为什么觉得他会包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