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秦时明月]正太国师养成记雀与蝉

作者:甜味汽水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管咋说你小子也算是升了官,做师傅还得祝贺一下!”

李摩诘在桌子前坐下,杨小兴掀开酒塞子,使劲儿闻了一口。

“里面的肉是你最喜欢吃的手抓羊肉,酱香牛肉,还有几个猪蹄子”

“哎呦师傅,你就不能分开装吗,这混在一起味道就不正宗了”

“有你吃的就不错了”

“嘿嘿”

时至晌午,阳光正暖,风也不燥,爷俩坐在院子里喝酒吃肉,酒香肉香混在一起,笑声骂声不分彼此。时而回忆过去,时而谈论以后,老的说老姑娘,小的说小姑娘,老的有些老不正经,小的有些小不正经。也就这种时候,俩人才能忘掉平常当差看到的那些个脏事儿。

“师傅,啥时候你把杜二娘给娶了呗!”

今天院子里的阳光很好,杨小兴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在院子里摆了一张躺椅,悠哉悠哉地躺在上面晒暖。想来这当了判官就是不一样,不仅吃喝用度提高了一个档次,还省去了许多杂活累活,不用再大半夜地去蹲点,不用大清早地去捉人,大多时候用的是脑子。

享受归享受,自己这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除夕将至,在自己管的这片地界绝对不能出现山鬼,最棘手的是那举世瞩目的大核舟就建在自己的地界,到时候皇帝将移出皇宫前往大核舟。他越想越觉得事情不简单,韩判官死的时间太过蹊跷,不过转念一想,大佛爷何等的人物,也不会把山鬼的任务真的交在自己这个新判官手里,也许自己只是一个幌子,暗地里不知还有多少高手追着山鬼呢!想到这里,杨小兴稍微放了心。

院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想必是将苟良给抓了来。一队身穿漆黑无常服的无常人走进院子,朝着杨小兴齐刷刷地行了个礼。苟良被反绑着双臂,嘴角的血液已经干枯。看见那血迹,杨小兴不禁皱了皱眉头。

“打他了?”

“报告大人,他要逃!”

“下去吧”

无常人离开后,院子里只剩下判官堂的人。

“你是山鬼”

杨小兴抿了一口茶,平静地看着苟良。

“不是”

“韩判官是你杀的”

“不是”

“韩判官的二夫人帮你杀人”

“不是”

杨小兴又抿了一口茶,比刚才更加平静。

“你跟了韩判官那么些年,应该知道鬼狱吧”

果然,苟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在鬼狱,没有撬不开的嘴。一百零九种拷问方法,每一种都能让人生不如死,从鬼狱出来的只有两种人,死人跟疯子。鬼狱里折磨的不仅只是肉体,更可怕的是摧毁精神,幽闭的空间,刺鼻的气味,长久的寂寞,冰冷的铁质刑具,直击灵魂的叩问,没有任何人不对鬼狱充满恐惧。

“宁死不入鬼狱!”

“你又没犯什么事儿,怕什么?”

杨小兴揶揄道。

“鬼狱里多的是屈打成招!”

“你屈吗?”

杨小兴突然提高嗓音,拔出刀对准苟良的脑袋就劈上去,刀尖停在苟良的眉心。他的不躲闪的确出乎杨小兴的预料。刘源从旁边插嘴道:“没想到这见色忘义之徒还有点血性!”

“什么见色忘义之徒,你血口喷人!”

刘源朝地上啐了一口,嘴里啧啧啧地嘲弄。

“亏得兴爷明察秋毫,看出你这厮勾结二夫人构害韩判官!”

“你放屁!韩判官待我亲如兄弟,我怎会行那畜生之事”

杨小兴笑了笑,将刀收起插回鞘内。

“你家后院的墙壁上有人翻越的痕迹,若是刺客作案,那么其人轻功必属上乘,倏忽间便可御风而起,怎会去翻墙还留下痕迹?你也说了,府上没有小孩子。释放毒气的那个小孔挖的很规整,如不是富有经验的刺杀高手所为,便是有人慢慢地挖好的,不慌不忙,况且挖的那么仔细不仅很符合女人心性,还很符合第一次杀人的女人的心理!四夫人与韩判官一起死在了被窝里,从府上的管家那儿得知四夫人与二夫人面和心不和,常常暗地里争风吃醋。二夫人却没少去四夫人的屋里。这不奇怪吗?还有,韩判官的尸检报告上有说,他死前喝了一些安神助眠的汤药,今天我不仅看到了二夫人的紧张,还闻到了一丝汤药味。你不必狡辩,府上的管家已经告诉我二夫人与你的奸情属实!”

听完杨小兴的这一番话,苟良不屑地笑了。

“我与二夫人虽然情投意合,但女人还不至于让我背弃兄弟情谊!”

“啊呸!兄弟做到你这份儿上也真是够意思,嫂子好玩吗?”

刘源鄙夷地撇撇嘴,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人有些激动。

“我确定了,你是山鬼!”

“胡扯!”

“把他带进鬼狱,好好给我问!”

杨小兴摆了摆手,一脸的无可奈何,对着太阳伸了个懒腰,重新躺回椅子上。

“杨小兴,多行不义必自毙!”

苟良被两个人压入院子下面的鬼狱,被拖走时对着杨小兴肆意辱骂。

“兴爷,他真的是山鬼吗”

刘源凑到杨小兴身前。

“是”

刘源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神色稍有些慌乱。

“我刘源对兴爷那可是忠心耿耿!若有二心,天打雷劈!我有媳妇儿,我不喜欢嫂子”

哈哈哈

院子里传出杨小兴爽朗的笑声,谁能想到这座看起来安静祥和的院子下面,关着许多生不如死的人。鬼狱最骇人的地方就是它并不设在一处,很少有人知道鬼狱在哪里,甚至没有人知道何为鬼狱,知道鬼狱的人也不敢说,很有可能因为一句话就惹上了杀头的祸。每处鬼狱的掌管者会根据自己的喜好折磨犯人,当然也会带有私人的感情倾向,没有制度的牢狱才最恐怖。杨小兴刚上任判官,还不懂这个职位的苦涩。大佛爷手下的三十六位判官个个都有着不正常的心理,当然这都是经过大佛爷的培养而形成的。杨小兴不知道,他在大佛爷眼里就是只会聒噪会打架的蝉。

“吃什么屁了,笑这么欢!”

李摩诘踏进院子,手里提着一壶酒,还有一包荷叶裹着的卤肉。

“呦师傅!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杨小兴正欲起身迎接,刘源却抢先一步屁颠屁颠地接过李摩诘手里的东西,道了一声李老近来可好。李摩诘不禁笑了,之前自己管理鼠巷的时候刘源就是司衙的文书,自己一身的犟脾气到哪都不容易讨喜。这刘源就相当不喜欢自己,背地里给他取了个诨号叫老驴。

“我不是老驴嘛!”

李摩诘故意揶揄,弄得刘源好不尴尬,连忙边赔笑边说:“我是驴,我是驴”。

“小兴你少跟这种人来往,靠不住!”

李摩诘向来是直来直去的性子,看到徒弟跟这种见风使舵的人混在一起自是看不惯。

“好了好了,老刘你先回去吧”

“好嘞”

刘源走后,杨小兴从屋里搬出一张桌子两个凳子,准备跟师傅喝两盅。正巧自己也有事情要与师傅商榷,师傅今天不来他也要跑一趟暗流渡。

“你小子先给自己找一个吧”

“师傅,现在你打不过了我”

“小时候还不是天天被我揍”

“师傅,我给你换个差事吧”

“不换!”

杨小兴咽下嘴里的一口碎肉,看着师傅有些发白的鬓角,忽然有些心酸。正当他还要劝说师傅,师傅却放下酒碗,收敛起笑容,又成了平常那副正气凛然的模样。

“我已经习惯了暗流渡,那里有我要照顾的人”

“咋地,你不要杜二娘了?”

“没跟你开玩笑,去暗流渡以前只当那里是处贼窝,但去了之后才发现里面多的是命苦之人,你还小,看的都是干净东西”。

“师傅你年纪大了,回来,徒儿给你养老!”

“师傅还打的动呢”

李摩诘摸了摸杨小兴的头,心里一阵感叹,兔崽子长大了,差点把老子说哭了,今天的风有点大啊。

“师傅!”

杨小兴还想再劝,却被师傅摆手打住了,李摩诘左右看了一下,压低声音。

“暗流渡里消息多,我最近摸到一条线儿,隐隐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听到大事二字,杨小兴心头一震。

“可是与山鬼有关?”

“现在还不太清楚,必须得查下去,咱是个无常人,管的就是京城治安,自己的地界儿就得好好管!”

杨小兴喝了一口酒,忍不住埋怨师傅。

“就你实诚,啥事都自己冲到最前面”

看着徒弟一脸牢骚的样子,李摩诘有些恨铁不成钢,不免耐心教导道:“为人行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活着,要守的住心里的道理!”

“可现在还需要好人吗,好人不好做!”

“那就不要做坏人,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你走了歪路,我会查你逮你揍你”

“你打不过我”

杨小兴有些得意地看着师傅,李摩诘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杨小兴,悠悠地灌了一碗酒。

“记住小子,师傅永远打得过徒弟!”

“试试?”

微风拂动李摩诘额前的头发,露出几道抬头纹,心想自己打还是不打,不打没面子,打输了更没面子,不禁后悔以前没多踹这家伙几脚,让他产生心里阴影从而不敢跟自己打。正在心里盘算着,谁知杨小兴已经抽出刀走到了院子中央,自己咋养了这么一个二货?

“老头儿,麻利点!”

刀出,风骤。一步踏至徒弟身前,杨小兴横刀格挡,四目相对,犹如十年前最初练刀的样子。

“师傅,得罪了”

杨小兴三刀藏四刀出,寒芒忽左忽右,上下翻飞,飘忽不定。李摩诘脚下辗转腾挪,柔若无骨。刀风擦过衣襟,点点丝线断裂。铛!李摩诘甩出一刀,狠狠钉在杨小兴刀上。锵!杨小兴抡出一刀,稳稳嵌上师傅刀身。火花自刀起,聚成火散成星,两人七步七刀尽出,对方的每一招每一式都烂熟于心,就像与另一个自己战斗。杨小兴使出天地境的力量与身法,速度瞬间暴涨,每一刀都带出一连串破空声。李摩诘依然是甲乙的状态,却能稳稳地接住杨小兴的攻击,周身的风势也并不比杨小兴弱。

“抽刀断水水更流”

“举杯消愁愁更愁”

“北斗七星高”

“哥舒夜带刀”

“美人赠我金错刀”

“何以报之英琼瑶”

两人以诗祭刀,肆意高歌。杨小兴记得小时候,师傅教他刀法时喜欢读诗,意在让他从诗境里面体会刀的各种意味。刀如人,会寂寞,会低沉,会豪横,会犹豫,只有懂得刀的心情,才能用好一把刀。

树上的最后一片枯叶飘零而下,两人背对着彼此收刀入鞘,李摩诘嘴角露出一抹诡笑。

”小子,长进了不少”

“老头儿,不能不服老哇”

“先提上裤子吧你!”

杨小兴忽然感觉裆下一凉,裤子已经缓缓落下。转过身才发现师傅左手里正握着一把剃刀,这把剃刀他很熟悉,小时候师傅常用这把剃刀给他刮头发,而且都是在他自己刮完胡子以后才会给自己刮头。

“你耍赖!”

“记住,师傅不会输给自己的徒弟”

李摩诘把剃刀放到嘴边吹了一下,上面居然有一根卷曲的毛发!好像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赶紧把剃刀收回口袋。杨小兴忿忿地提上裤子,师傅刚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的腰带扣划破了。与师傅对面而立,看天上云卷云舒,微风轻拂。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刘禹溪,那个练剑的小跛子。

“师傅,我最近遇见了一个练剑的跛子”

“他因我而跛,练剑是为了让我跛”

“遇见了就是缘分,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师傅,其实这些天我过的挺累的,遇见了好多事”

“谁人容易?各有各的苦,要学会苦中作乐”

“师傅,你离开暗流渡吧”

“不行”

“师傅”

“唉~”

······

延伸阅读

洛斯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xcmr.shtml
洛斯工艺品总部主营的是钻石画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司

李海山麻辣烫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udpu.shtml
李海山麻辣烫,经过多年探寻,发现麻辣烫好吃的精髓在于汤底料,传统麻辣烫师傅的炒料功底

维曼丝干洗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ihu.shtml
如今,随着干洗行业竞争压力的不断增加,投资者想要获得成功越来越困难。因此,不少投资者

Ravijour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nim0.shtml
暂无

洛克洗衣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b3lh.shtml
洛克洗衣加盟详情北京洛克洗衣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现代化专业化正规化的洗衣

汽车衡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aglu.shtml
始建于1998年的上海亚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一千卡销售服务中心是一家销售与维修各类电子

南极王子奶茶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gs7x.shtml
暂无

欧晨室内空气治理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eb1.shtml
进口空气卖得死贵,吸一口二口真没多大好处,不如找欧晨室内空气治理,从根本上改善室内环

蓝钻石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b32h.shtml
蓝钻石装饰装潢加盟详情蓝钻石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烟台,发展于烟台,在装饰行业多

口袋鼠K12教育加盟  http://www.red-farmamedica.com/bzzn.shtml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互联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大力推进,共享经济一触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三国之无敌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哈哈...三族的傻子们,现在轮到我魔祖罗睺出场了。”在严峰查看自己的属性的时候,他的头顶,戏耍了三族的魔祖罗睺终于出厂了。这让严峰庆幸自己没有继续燃烧尸体。然后严峰就凭借着混沌珠的隐秘性,悄悄的离开了这个主战场,远远的在战场的边缘地带眺望着。因为他还想要收取三族第一高手,也就算他们族长的尸体呢。燃

  • 亲弟走了歪路怎么破血魂斗者

    十三年后,血石城,血魂斗兽场。一道瘦削的身影出现在斗兽场中央,他戴着一副虎头面具,黑面獠牙,狰狞恐怖;他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但那不经意间闪烁的眼神却已显露出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斗兽场,自然是用来战斗的,只不过在十万年前,人族是场上的血食,而今,却是此地的看客,高高在上的主人。他一出场,就听到观众席上

  • 综穿之佳人如斯在线阅读第五节

    于是他们赶忙从从怀里掏出一张100两的银票:“李先生,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们不求其他,就希望李先生能够继续把凡人修仙写下去。”“这样啊,嗯,那好吧,我尽量坚持。”得到李长风不确定的答复以后,唐春雨三人才满怀期待的离开,因为李长风答应他们,会尽快再写好凡人修仙接下来的部分。一个早餐时间就得到20

  • 处在修罗场的我很坚强之决战慕容殇

    叶尘与慕容殇两人都是锻体境后期,而且天赋异禀,在战场上所向披靡,蛮人被杀的丢盔卸甲落荒而逃,将士们脸上都洋溢着胜利的喜悦,叶尘脸上也透露着兴奋,因为这场战叶尘搜刮到了十三个戒指,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总归没有什么损失,正当叶尘沾沾自喜的时候,慕容殇一脸阴沉的走向叶尘,叶尘也收住笑脸,冷漠的看着慕容

  • 重回古代当王爷在线阅读第十章

    等左序回来的时候,那个小姐姐已经走掉了。凌右接过奶茶的时候,笑的一脸得意:“看到了没,爷也是有市场的。”左序一脸不置可否:“所以,你怎么说。”“实话实话,名草有主。还能怎么说。”凌右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左序宠溺的想要揉一揉凌右的脑袋,旁边却传来惊讶的女声:“学长,你怎么在这?”旖旎的氛围被破坏,左序

  • 八云镇魔塔在线阅读第八章

    “My-shadow-side-so-amplifiedd.Keeps-coming-back-dissatisfied……”【注1】外面阳光正好,车内传出了一阵好听的摇滚乐。“小洛,你能不能把这音乐关了,特吵耶!”一位穿着黑色长裙戴墨镜女子不愉地说道,通过坐姿侧显出她的身材很完美。“姐…你怎么回来

  • 穿越之酒香朵朵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拍了拍脸颊强打起精神来,检查了一下我和伙计身上的护盾,确定不管是什么东西,一下上来都死不了以后才挥挥手示意他们跟着我,我们去探个路。走近那个墓门我发现它上面雕了一个女人脸,额上是三条首尾相连的蛇眉铜鱼。我立刻就想起了怒海潜沙的墓道雕塑,马上把它和主线连起来了。蛇眉铜鱼,六角铜铃,大睁着眼睛的女性面

  • 帝王之猛将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大松树是我们的圣树,是族人的希望。听族人说,灵根都能通灵,影响命运,带来好运。我们在大松树下祈福吧,希望它能保佑我们。”说完,灵淼和雾竹,给松树上了满满一鼎香,然后跪下,许了愿。“希望灵淼弟弟永**安”雾竹道。“希望林大哥永远好运,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另外,希望此次去大海,有很好的收获,找到一颗水

  • 轻度中二病患者(我)穿越了啥啥都不行

    艾黎肚子吃的撑撑的,才心满意足回了家。如果不是觉得在这种高级餐厅打包有点太尴尬的话,她甚至还想把它们都带回家。在这三个月里,宋淮礼除了杂志拍摄以外,其余的时间都是用来看剧本记台词,为接下来进组做准备,所以也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花费在解决这件事情上面。艾黎和宋淮礼约好了第二天,在宋淮礼住的公寓见面。刚出道

  • 丞相家的小花娘在线阅读第10章

    明霞在深圳只呆了两天就回来了(她的两个同学从深圳回来以后又去了别的地方玩,具体收获了什么云中也没问),他只是单觉得她没有把深圳给真正玩透(她同学的收获对他来讲意义甚微),但是说得太直又怕女儿和自己翻脸。于是他再次动用了自己的公假,在女儿大三的第一个学期带她去了广州(时间是明霞从深圳回来以后三个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