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寻过去的曾经之第五章(5)

作者:忆简鹛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太子相邀,虞宣林少不得要过去拜见,总不能折了太子的面子,她迎着赵钰怀的笑容疾步就过去。

见赵钰怀一副天真,笑得灿烂的样子,虞宣林险些忘记了他是一个凭一己之力作死一代王朝的昏君。

“太子安好。”虞宣林行礼问道。

赵钰怀挽袖,对着他面前的座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邀虞宣林坐下,待虞宣林坐好了道“我好不好你方才见过了,你应该知道。”

虞宣林怔了怔,她只是走个过场问个安罢了,这太子何必这么较真呢。

见虞宣林怔住,赵钰怀又“噗嗤”笑了“我说个玩笑罢了,说起来我似乎许久没见过姐姐了。”说着,他替虞宣林斟了一杯茶水,茶水上漂着一两片细小的茶叶,顺着热气浮上来阵阵清香,是她不曾吃过的好茶。

虞宣林将他叫的“姐姐”收入耳中,没有纠正,总之得一句未来之君叫她姐姐是她占便宜了,“太子,你许久未见的应是我的妹妹,你我二人应该是从未见过。”

原主身为庶女自是没有在太子身前现眼的资格,如今她穿过来竟然误打误撞地有幸见着了赵钰怀的另一面。

书里两个人见面的时候,赵钰怀已经荣登大宝,虞宣林已经大彻大悟,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的黑心肠,终日里算计着坏事。不像现在一样,一个笑意盈盈,一个知书达礼,品茶闲谈,清闲雅致。

赵钰怀面上有些尬色,但转瞬又恢复正常“既然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就以茶代酒,敬宣林姐姐。”

赵钰怀一声一声“姐姐”叫的虞宣林腿软,不由让她想起,书中的时候赵钰怀和原主的闺房**。她干笑了两声,拿起茶来对赵钰怀敬茶,道:“敬太子殿下。”

二人拿起茶杯 ,赵钰怀的那杯茶凉,于是他先行饮了下去,盯着对正在喝茶的虞宣林诚恳道:“父皇说我的太子妃是老师的女儿,不知道是老师的哪个女儿。”

虞宣林听这话被茶水呛住了,咳嗽了几声方才缓了过来,“太子说笑了,哪有什么要问的,当然是我嫡出的妹妹。我妹妹长相在我之上,性情又可爱活泼,想必皇上说得就是她吧。”这皇帝后期腹黑又残暴, 她可不会再像原主一样,替她妹妹嫁一次。反观虞宣柔,依照虞宣柔的秉性,一定能为了人间大爱将此等暴烈帝王引入正途,救世人于水火,做太子妃再合适不过。至于官岚,做一个与世隔绝的单身汉便是最好。

短短一瞬的功夫,虞宣林将主角的归属安排的明明白白。

“可本宫总觉得虞宣柔并不喜欢我。”赵钰怀道。

“她害羞。”

“可本宫也不喜欢她,本宫与她见了几次,总觉得她这个人城府极浅,撑不起太子妃的门面,你说说,本宫府里要一个花瓶做什么。”

虞宣林心道,方才赵钰怀还笑眯眯得像个翩翩公子,现如今又是说不出来的老成。

赵钰怀又道:“本宫觉得宣林姐姐就不一样,本宫与你在一起,就感觉分外和谐。”

虞宣林满脸疑惑,她从跟太子见面到现在一柱香的时间都不到,便让赵钰怀觉得和谐了,若赵钰怀不是见到美女就嘴甜的浪荡子,那只能解释为“官配的默契”,在书里他们也算得上官配了。

虞宣林脸上的疑惑转瞬即逝,附和道“臣女见到太子也觉得分外亲切呢。”对方是太子,她也不得不这么说。

但赵钰怀显然没听出虞宣林在打哈哈,对虞宣林道:“既然如此,我还有事在身,有空我再与你叙旧。”他起身,在虞宣林的目送下离开了凉亭。

虞宣林见他背影消失,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下来,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整个上半身匐在石桌上,吐槽了一句“小屁孩莫名其妙”。

在凉亭里歇够了,茶水也喝完了,虞宣林便起了身,正好看着石凳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于是便蹲下去看。一眼看去,只觉得头皮发麻,在石凳与地面交接处恰好有一个蚂蚁窝,不知谁在那里放了一小粒糖果,引得无数蚂蚁出来后把它们全部烫死了,现在一堆堆蜷缩着身体躺在蚂蚁洞旁边。

虞宣林突然想起了赵钰怀手中捏着的那杯冒着气的热茶,刚才她还觉得赵钰怀性子与她的印象不一样,现在看来嘴甜也多半是为登基之后攒点人脉支持罢了。

虞宣林离开凉亭回房间的路上正好遇着了魏氏身边的侍女,说魏氏找她,她便随着侍女去了。

魏氏坐在偏房的贵妃塌上,穿的花里胡哨,比秋天开的花还要俏,见她来,便退了身边的侍女,招手把她叫过来,让她搬个矮脚凳坐过来。

虞宣林想魏氏应该不是来与她亲近的,于是虽然搬了凳子坐过去,但仍旧保持着跟她的安全距离。

魏氏缓缓道:“才听说昨天官岚闯入你房里的事情,你说说也是,这官岚实在太不像话了,不过这正说明了他对你一往情深,所以才不惜放下身份夜里去找你,纵然后面事情发展有些不尽人意,但官将军年少轻狂,闹了些误会,可你们慢慢磨合就是了……”

虞宣林笑了一声,魏氏说得话她自己信吗?她既然有心揣着明白装糊涂,虞宣林也懒得揣穿她,由着她说下去。

“不过,你和官岚的婚事仍旧存续,也不好跟旁的男人太过亲近,免得叫人说闲话。”

魏氏的话语里带着尖酸刻薄,可面上仍旧是慈眉善目,虞宣林觉得魏氏再这么心口不一下去很容易面瘫。魏氏口里的旁的男人只有赵钰怀,她不过与赵钰怀小坐了一会魏氏就全都知道,如此眼观六路,还说昨天的事情才听说,她冷冷开口:“母亲,这里没外人有什么话就直说,何必拐着弯来,你不累我都替你累了。”

魏氏没想到虞宣林会戳破这层窗户纸,于是也换了一副面容,厉声道:“以后离太子远一点,那是你妹妹未来的夫君,岂能让你惦记。”

虞宣林笑道:“这话正好告诉母亲正好告诫虞宣柔,太傅嫡女总是惦记姐姐的未婚夫传出去也不好听。”

“你算个什么东西。”魏氏重重拍了身边的床榻一下。

虞宣林怕魏氏和她动起手来,于是屁股又往后挪了挪,总之是魏氏扬起手也打不着的距离 ,开口道:“太子年少,情窦初开,经不住挑逗,试问谁能得到太子青睐,还去热脸贴一个四品武官呢。”

虞宣林这话彻底把魏氏刺激到了,她伸手想要教训虞宣林,却果真虚晃一招,扑了一个空,指甲在虞宣林眼前掠过。

虞宣林站起身往后退了一步,“母亲没事就不要见我了,我生点气没事,母亲年纪大了,气坏了身体就不好了。”

魏氏从来都是见虞宣林唯唯诺诺,忍气吞声,现在看虞宣林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跟她说话,便想着好好拾掇一下虞宣林。

魏氏站起身来,准备叫人来,因为生气头上的金蝶乱颤。

虞宣林注意到了她头上的首饰,仿佛觉得哪里有些熟悉,仔细一想,这个金蝶钗可不就是原主生母的遗物。原主的生母家世不算显赫,但是世代经商累计了一笔财富,嫁给虞太傅做妾时嫁妆绵延一里,可却没想到这些嫁妆都被魏氏和虞太傅搜刮干净,他们拿了原主生母的钱却对原主生母刻薄有如下人,最后更是下毒手害死了她。

虞宣林讥讽地笑了一声,“母亲头上的金钗真是好看,府中说要开支节源许久,母亲竟然还有钱买这些东西。”

魏氏一顿,伸手抚摸上头上的金钗,神情有些不自然。

虞宣林道:“我记得我生母也有一支这样的金蝶钗,可惜她福薄,没来得及带便失足掉进了井中,这几天她日夜给我托梦,说是害她掉入井中的另有其人。”

魏氏吃惊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心想虞宣林之所以变了一副模样,大抵是知道了些什么,比如当年她将虞宣林生母推进井中之事。她对虞宣林所说的生母托梦没有怀疑,毕竟当初虞宣林生母死的时候她不过两岁,不应该对以前的事有任何记忆,她声音微微颤抖,“你生母托梦还与你说了什么。”

虞宣林敛了笑容,缓声道:“她让我不要帮她沉冤昭雪,她自有办法为自己复仇。”

魏氏张了张口,一时语塞,指尖颤了两下,“你先下去。”

虞宣林没有行礼,走前告慰魏氏:“母亲别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魏氏等着虞宣林走了腿一软坐在床上,她这几年从来没有行差踏错,当年的事无人知晓,若不是真有鬼神助力,虞宣林不会突然性情转变,胆敢和她这么说话。

魏氏反复纠结,晚上就做了噩梦,第二天便上山问道,道士给了魏氏一个破解之法:“写一封罪己书,放置在神像之下,受香火供养三日,告慰逝者的灵魂。”

魏氏听后照做,执笔写了一封书信,放在神像隐秘之处,惴惴不安地离开之后,虞宣林从观中走出来,塞给了道士二百两银子,取走了神像下面的罪己书,一切水到渠成。

回去之后,虞宣林打开了那封魏氏亲手写的书信,看着手中的白纸黑字,无声道“蠢货。”

魏氏若是不招惹她,她还能允许她多活些时候。

延伸阅读

薇薇莎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x7gw.shtml
薇薇莎服饰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薇薇莎服饰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

兰州丝路金味牛肉面+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szau.shtml
使一座城名扬海内外,三代人的探求,让碗中美味色香俱佳。如今,无论在国内,甚至世界的任

金伯利钻石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6ksp.shtml
钻石现在在大众生活中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了,金伯利饰品是中国较早从事钻石首饰的

缘梦7D互动影院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urle.shtml
缘梦7D互动影院是一家专业从事3D立体影院,7D多人互动影院,虚拟现实体验馆的数字视

奇奈佳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pgv2.shtml
奇奈佳净水设备产品涵盖RO反渗透智能纯水机系列、RO反渗透纯水机系列、新式净水机系列

百盛流体设备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ncko.shtml
百盛流体设备从事沟槽管道连接件设计制造的公司。公司座落于美丽的杭州公司以质量为本依照

盛宇家纺连锁专卖店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sxq4.shtml
盛宇家纺连锁专卖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盛宇集团有限公司总部设在苍南县灵溪示范工业园区,

征信修复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gzo8.shtml
暂无

沧兴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d1zk.shtml
沧兴钓具健全的科学管理制度,高品质。沧兴钓具已打造钓具行业品牌,生产各种高密度纤维,

赛为斯加盟  http://www.asa-de-guyenne-et-du-villeneuvois.com/n14v.shtml
赛为斯简介上海赛为斯实业(地坪)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各种地坪材料研发、生产、销售和施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铁骑暴君在线阅读吃席面

    其实他们两个啥时候出门的,小曲宁知道,只不过她没扛住,只是略掀了掀眼皮就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软软的小手搭在了顾小年的手臂上,肉呼呼的脸蛋儿看起来像是暄腾的白面小馒头,眼睫毛又长又翘又密,偶尔一颤,就跟小蒲扇似的。这一回她的梦里就只有那两颗珠子出没,它们才是有大来历的,白莹莹的那颗是水之精,可掌江河

  • 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在线阅读第10章

    程音有些着急,无暇顾及这些,只说了句“不用”,然后望着傅景泽,很认真地唤了声——“傅总。”程音将整件事情中她所了解的部分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没有掺杂任何主观判断,声音温柔清润依旧。在程音讲的过程中,傅景泽全程一言不发,倒也没有很认真听,似是有些漫不经心。他微微仰头,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抬起,边解领带,边

  • H of the answer第4章在线阅读

    转眼间,灰色的周末在时钟的昼夜摆动之间,终于还是到了,任凭初夏如何拖沓,百般磨蹭,还是抵不住林惠丽不断的催促,站在隔壁602的房门口,犹豫再三,方才抬手轻声敲门。“夏夏来了,快进来”随着屋内的脚步声,开门的是万方,一身米色雪纺连衣长裙,依旧魅力。见着初夏如约而至,热情的将人带了进去,在初夏的眼里只飘

  • 三国之乱世雄主之江湖名录之二暗影(中)

    梁命念及龙天逸杀了王大胖,也就是等于帮自己报了杀父之仇。所以梁命对外谎称如烟和龙天逸已经死掉了。让两个的确是无辜的人,悄悄地远走高飞。这个秘密,本来就只有梁命和李小仲知道的。哪怕是当天晚上的当局者影飘飘也是不知道的。可是,要想知道这个秘密,蛛网还是有门道的,如若不然,也不会成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情报组

  • 水晶龙王冠在线阅读第3章

    “WaKeup!WaKeup!WaKeup!……”朦胧中我似乎听到有人呼喊,恩?不对,那三个家伙怎么会对我说英文?莫非我们被英国人救了?或者是我已经死了来到英国的天堂?顿时各种疑虑在我心中交错,可我还没来得及想好我现在是哪种处境,突然头部前方传来剧烈的疼痛,条件反射我便想用手去摸我的头,可我刚想抬手

  • 论如何被天界的高岭之花追到在线阅读命运女神莉莉丝的预言

    星橙付完二十铜币的住宿费和五铜币的马匹喂养费,背着包裹准备离开。老板娘盯着心鹰的空间戒指,露出羡慕的表情。星橙倒不是很担心戒指会被抢,因为狮心帝国的法律是很严厉的,当然即便是个村子,也会有一些六级七级的初级魔法师和剑士。不过在野外就不安全了。星橙突然问起老板娘:“老板娘有没有见过一些强力的戒指呢?比

  • 关外人家在线阅读楔子

    中国的四大名府“清北复交”,很荣幸,我考上了其中一所。“饮水思源,爱国荣校。”是它的校训。“东川路男子技术学院”,“闵行理工学院(MIT:MinhangInstituteofTechnology)”,“4S(ShanghaiSouthwestSomeSchool,上海西南部某高校)”,“上海一所大学

  • [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靠在柱子旁,心如刀绞,可是也心疼林长业这么累,这么处心积虑的骗我,我甚至有一种冲动现在就立刻冲上去,当着林成业的面对他说,老公,你不要这么累了,我成全你们!后来,我没有这样做,我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我坐在花园中很久,就像一个迷茫的迷路人,好像已经是找不到了方向。其实,还有一件事情也是让我下定决心离婚

  • 将军,请留步从阿森纳u17归来的少年(1/2)

    英国、伦敦、北伦敦国际机场“前往天朝北京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还没有上飞机的旅客,尽快登机!”一名青年,拽着自己的行李箱,缓步走进机场大厅,墨镜下的眼睛盯着电子屏幕,右手则摸了摸自己的机票。这名青年叫陆翊,他是北伦敦阿森纳u17的队员,主力前锋,是一名英籍华裔。“貌似快要登机了!”陆翊挑了挑墨镜

  • 虫族之在星际有谁种田比我好精灵部落

    “恩人,我们这是要准备去精灵的部落,三个月前他们向我们**了箭矢和短剑。”跟在林岚身边的鲁夫说道。“鲁夫,我说过了,不要叫我恩人,叫我林岚就好。”林岚有些不自在地说道。“不行,恩人救了我们,直呼恩人的名字实在是太失礼了。”鲁夫赶忙说道。“可是,你这样让我感觉特别不自在啊。”林岚摆了摆手,道:“所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