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黄月英要争霸之卷一 骤起萧墙福祸倚(五)(6)

作者:倾宇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去秋至,秋离冬随,匆匆数月倏忽而过,一转眼间已近寒冬。这数月里,冷羿随李行天勤练武功,每日习武,挑水,身子骨也益发壮健。李行天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也不管他日后随不随冷修远学武,只顾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毫不藏私。冷羿悟性本高,略一点拨,便能掌握其中窍门,进境极速,碎金拳裂玉腿已有小成。

这一日,凛冬已至,山上飘起漫天鹅毛大雪,冷羿还在雪中勤练,只见他拳脚迅疾,进退如风,如出笼猛虎下山,似入水蛟龙出海,一招一式,尽显已得碎金裂玉菁华,雪花片片落在他身上,旋即为热气所化,烟气腾腾,笼罩全身,却似一个移动的火炉般。李行天缩手站立一旁,眼中尽是赞许之色,能在短短数月,将碎金拳,裂玉腿练到这般火候,除了冷羿自身努力之外,天分也绝不可缺少。

李行天心中暗想:“如此天赋,不练武实在是可惜。无论如何,就算冷大夫介意,我也要想办法让他教冷羿武功。”

想到这里,李行天叫道:“羿儿,今个儿就到这里。天色也不早了,早点回去。”冷羿停下拳脚,随手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珠,道:“李伯伯,你先走吧,我还想再练练。”

李行天笑道:“傻小子,还练,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冷羿微一错愕,茫然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李行天道:“今个儿是冬至,你练武把脑筋练傻了?”

冷羿恍然道:“啊,今天是冬至?怪不得爹让我早点回去。”李行天道:“我叫小花弄了几个菜,你去把冷大夫叫过来,咱们一起好好过个节。”冷羿兴奋地翻了个跟头,叫道:“太好了,可以吃小花妹妹的菜,不用吃爹弄的那些分不清是药还是菜的东西了。”李行天莞尔,道:“你小子,小心我告诉你爹去。”冷羿苦着脸道:“别,要不然我可又要挨打了。”

李行天哈哈大笑,转身下山,冷羿穿上外衣,飞奔而随,风雪之中隐约还传来“有那么难吃吗?”“药是菜,菜也是药。”紧跟着一阵笑声,渐行渐远,直至弱不可闻。雪势更盛,北风凛啸,不一会儿便将一切痕迹掩盖。

行至村口,李行天先自回家,冷羿一路小跑,奔回家中去请冷修远。冷修远本不愿过去,架不住冷羿软磨硬泡,没奈何只得随他一起去李行天家中过节。

冷羿刚刚迈进李行天院门,正好小花正从屋中走出。只见小花穿了一件崭新的鹿皮小衣,虽手工稍显粗糙,但却别出心裁在衣摆处绣上一朵翠绿色的小花,倍添秀丽,更显身材匀称。冷羿不由得看呆了,冷修远跟在身后,轻咳了一声,冷羿这才回过神来。

小花见他们来了,欣喜道:“冷大夫,你们来了。”冷修远客气道:“冬至还来叨扰,还望小花姑娘见谅。”小花笑道:“冷大夫这说得是哪里话,快点进屋上炕坐。”冷羿鼻翼翕动,突然叫道:“好香的羊肉,小花妹妹,你的厨艺又有长进了。”小花嗔怪的看了冷羿一眼,道:“就你这张嘴会说话,快进去吧,待会儿就可以吃了。”

李行天听到屋外对话,快步走到门口,招呼道:“冷大夫,外边冷,快到屋里坐。”冷修远父子踏入屋内,只觉屋内温暖如春,二人除下外衣,上炕而坐。李行天也在炕上盘膝坐下,给父子二人倒了酒,道:“来来来,先喝口酒暖暖身子。”

冷修远瞥了一眼放在冷羿面前的酒,道:“老李头,你这酒就不怕把羿儿喝醉了?”李行天还未答话,冷羿抢着说道:“爹是小瞧我吧,就算我没喝过酒,也不会这么点酒就把我喝醉了。”说罢,仰头喝了一大口。

冷修远目带笑意看着他,冷羿一口酒下肚,只觉五脏六腑都似要烧起来,原本略显白皙的脸庞瞬时红通,一股酒劲直冲脑门,冷羿苦着脸道:“这么辣的东西,为什么你们还会喜欢喝。”李行天笑吟吟道:“你不愿喝就放着,我还舍不得给你喝呢。”冷修远也道:“酒中三昧,你又焉能知?”二人相视而笑,举碗而饮。

不多时,小花便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羊肉汤进来,肉香扑鼻,却毫无羊肉的膻味,闻之便让人食指大动,馋虫勾喉。冷羿哀叹道:“小花妹妹,你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的五脏庙就要造反了。”小花笑道:“造反最好,让你看得见,吃不着。”李行天举箸道:“来来来,快点吃,慢了可就没了。”小花道:“你们先吃,我去下饺子。”

待小花出去后,冷修远看了一眼正在狼吞虎咽的冷羿,叹道:“老李头你好福气,生了这么一个巧手兰心的女儿。”

李行天笑呵呵的与冷修远喝了一口酒,咂咂嘴道:“你若说别的,我老李头还会谦虚两句,但说到这个丫头身上,我可不是自夸,方圆十里,不对,百里,再找不到像我丫头这般能干的姑娘。不过,冷羿也不差呀,短短数月,我都差不多没什么可教他的,剩下的就是经验和火候了。”

冷修远自重身份,也深知探问他人武功乃是犯忌之事,所以从没有问过冷羿学武之事,此时听到李行天如此一说,不由大感惊讶,道:“他已练成碎金拳和裂玉腿了?”

李行天还未答话,却见冷羿塞得满满一嘴羊肉,头却点得像小鸡啄米似的,好不容易把肉都咽下去后,道:“都练成了,李伯伯还夸我有天分。”冷修远笑道:“既如此,那便再来让我瞧瞧?”冷羿道:“这有何难。”下炕便准备演练一番。

冷修远道:“且慢,还是如之前一般试试。”说罢,顺手将喝空的酒碗往头上一放,下炕站好。冷羿忖道:“爹还当我是那个不懂武功的小子,这下定要让爹大吃一惊。”正要摆开架势抢攻时,冷修远抬手道:“你也算是习武之人,今日规矩要改一改。”冷羿奇道:“咦,莫非爹怕了?”冷修远笑道:“少拿话来挤兑爹,爹可不吃这一套。”冷羿道:“那如何改?”

冷修远抬脚在地上画了一个二尺见方的圈子,道:“爹站在圈内,不挡不格,若你能将爹逼出圈外,或者让碗落下地,便算你赢。”冷羿道:“好,我来了。”说罢,左拳前击,出七分力而留三分余,速度奇快,转眼间已至冷修远面前。

冷修远见冷羿此拳行法有度,刚猛无俦,显见已得拳理精髓,不由得暗暗点头。冷羿见爹的目光被此拳吸引,右拳瞬间击出,却如离弦之箭,直射冷修远腰腹之间,正是碎金拳里的招式“南金东箭”。

李行天刚刚端起酒碗,见状大叫一声:“好!”冷修远不慌不忙,双足一旋,堪堪将双拳避开。若是放在数月前,冷修远这一旋,便可让冷羿失衡倒地,但此时冷羿已早有防备,左拳余力顿出,抵消旋力,紧跟着上身纹丝不动,左腿横踢过去,踢至半途,却突然一个反身,将力量尽数交于右腿上踢出,力度十足,却是裂玉腿中的“临风玉树”。

冷修远喝一声好,双膝微曲,纵跃而起,险之又险地避开此招。冷羿右腿一蹬,高高跃起,撮掌成刀,一招“其利断金”直劈冷修远。他已然算计好,爹不能格挡,又身处半空,只要避开少许,自己便可落入圈内,到时不论自己使何招式,爹都不可能保证不出圈外,或者头顶上碗不掉落。没料到冷修远竟张口吐出一道酒箭,正中胸口,冷羿只觉浑身酸麻,掉在地上。

冷修远走上前,扶起冷羿,为他推拿数下,冷羿才感觉酸麻之感消失。李行天笑道:“冷大夫连内家武学都用上了。”冷修远道:“惭愧惭愧,李兄**有方,羿儿进步神速,这一场,应是羿儿胜了。”

冷羿正暗自懊恼,突然听到冷修远如此说,喜不自胜道:“这么说爹认输了?”李行天趁热打铁道:“看来你可以学冷大夫的武功了。”冷羿不可置信地看向爹,冷修远含笑点头,冷羿兴奋地一个跟头翻下地来,叫道:“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学爹的武功了。”

小花正端着饺子走进来,见冷羿欣喜若狂的样子,不禁奇道:“羿哥哥,什么事这么开心?”冷羿笑道:“我再也不用上山挑水,爹答应传授给我了。”冷修远轻咳一声,冷羿这才想起小花并不知此事。小花放下饺子,道:“冷伯伯答应传你什么?”冷羿在炕上坐好,道:“爹答应将医术传给我。”小花笑道:“羿哥哥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个大夫。”冷羿讪笑道:“以后慢慢就会像了。”李行天举起酒碗,道:“来,我们为冷大夫得有传人干一碗!”众人举起碗来,就连小花也倒了一小口,一饮而尽。

众人挟箸吃肉,饮酒喝汤,随意谈论些村里的琐事,不一会儿,便将一锅羊肉吃得干干净净。

李行天甚是高兴,酒到碗干,已微露醺然之意,对冷修远道:“冷大夫呀,你们到陈家村也有十年了吧。”冷修远道:“那时也是冬日,好像在大寒前后,我父子俩来到陈家村,幸得收留,如今已有十年。”李行天放下手中酒碗,凝视冷修远,道:“既然多年乡邻,有句话,我老李头憋在心里难受,却不知能不能问问冷大夫?”

冷修远突见李行天如此情态,心中疑惑,不露声色道:“有何问题,你尽管问。”李行天道:“冷大夫,我虽然读书少,但也看得出你是个有学问的人,隐居于此,必有苦衷,你以前的事,我都不想再问,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否会在此扎下根来?”

冷修远万万没有想到李行天竟有此一问,不由愣在当场,他隐约猜到李行天的目的,但一时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冷羿也直盯盯地看着冷修远,看他会怎么回答。只有小花茫然不知,见爹一句话让冷家父子同时停箸沉思,不由道:“爹,大过节的怎么突然问这个?冷伯伯不在村里,难道还能去别的地方吗?”

李行天宠溺地摸了摸小花的脑袋,道:“我老李头年过半百才得了这个丫头,她娘又死得早,我一把屎,一把尿得把她拉扯大。”话未说完,小花眼已微红,道:“爹,别说了。”

李行天低下头,捻起衣袖擦了擦眼角,抬起头道:“我老了,放心不下的便是这个丫头,若冷大夫打算在此扎下根来,我们倒是不妨做一对亲家如何?”小花万没有想到爹竟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不禁又喜又羞,嗔道:“爹,你喝多了。”说罢跳下炕奔进里屋不出来了。

李行天笑道:“这丫头害羞了,却不知冷兄弟怎么决定?”小花虽然身在里屋,却是竖起耳朵,听冷修远会如何答复。

冷修远抬手抱拳,道:“李兄错爱,冷某不胜惶恐,只是冷某一介凡夫俗子,身负之事或不敢忘,来年春暖花开之时,便将远行,短则一年,长则数载,若能得以身还,必在此终老。至于羿儿……”说到这里,冷修远看了一眼冷羿,目中闪过怜爱之色,叹道:“他便留在此处吧。”

冷羿惊道:“爹,怎么没听你说起此事?”冷修远道:“我也是刚刚才决定下来,羿儿,我传你衣钵之后,你需勤加练习,若我未返,你万不可再生余念,好好地在此照顾小花。”

小花在屋内听到冷修远之前所说,心中一阵难受,待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心花怒放,喜不自胜。李行天笑道:“冷兄弟,虽然我不知你去做什么,但你一定要平安归来,我和小花还有羿儿都在此等你。却不知你走之前能不能先将大事办了?”

冷修远笑道:“那是自然,明日我便去择一个良辰吉日,让他们早日成婚,我也好去得安心。”小花听到此处,虽里屋无人,却已是羞不可捺,只觉脸颊发烧,浑身酸软无力,一颗心却扑通扑通地急促跳动着,有冷修远这一句话,可以说她与冷羿的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冷羿还未从爹刚才所言中清醒,却又听到爹答应了与小花的亲事,一阵错愕,犹豫一下,方才道:“爹,李伯伯,我……”

话未说完,突然,碗中的酒剧烈抖动起来,冷修远与李行天同时一震,李行天瞬时翻下炕来,耳贴地面,凝神细听,冷修远则将一只手紧贴桌面,面色沉重。不多时,二人同时抬起头来,相视一望,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骇然之色,冷修远沉声道:“战马?”李行天点头道:“不错,是骑兵,约有两百骑,还有步兵跟随。”冷羿奇道:“怎么会有骑兵?”

二人没有理会他,冷修远道:“还有多长时辰?”李行天道:“最多半炷香。”冷修远道:“羿儿,你速速带小花向南奔定州而去,一路上,通知乡亲随你一起。老李头,我们正面迎上去,能拖多久是多久。”

李行天将小花唤出后,道:“好。”接着将碗中之酒倒入口中,“哐啷”一声将碗摔碎在地,一把抓住冷羿的肩膀,睁圆双眼,道:“小花就交给你了,若她少了半根头发,老子唯你是问。”冷羿还在茫然不知所措,小花叫道:“爹,这是怎么了?”冷修远急声道:“契丹骑兵袭村,莫要多说,快走。”说罢,将冷羿与小花双手一拎,身形一展,已落入院中,李行天也随之从屋中跳将出来。

冷修远放下二人,道:“快走,我们随后便来。”说罢,越墙而出,李行天伸手推了二人一把,吼道:“快向南跑。”冷羿回过神来,知道此时不是言语之时,抓起小花的手便向外冲去。李行天看了一眼他们的背影,一跺脚,径直随冷修远的身影向北而去。

冷羿与小花奔出门外后,此时马蹄轰鸣已清晰可闻,地面也隐有震动之感,村民们犹不知发生何事,纷纷走出屋来,互相询问。冷羿叫道:“大家快跑,契丹人来了。”

村民们愣在当场,有一个平日里游手好闲的泼皮王二笑道:“定州军就在左近,契丹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到这儿来?怕是你搂着小花睡迷糊了吧。”众人一听此言,皆觉有理,顿时哄笑了起来。

冷羿一把拎起王二的衣领,怒声道:“你若不想逃,就留在这里等死,莫要在此耽误别人。”说罢,一扬手,将那王二推了个滚地葫芦,大声叫道:“此事千真万确,大家快向南面定州城逃,迟恐不及。”村民见冷羿说得斩钉截铁,不禁犹疑了起来。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契丹骑兵冲锋兵号,夹杂着契丹人充满野性的叫声,却如一道长空而下的闪电劈在村民头上,顿时,人群似炸锅一般,惊惶失措,四下逃窜。

冷羿眼尖,一把抓住正欲转身的陈里正,急道:“南面在这边,你还准备去哪里?”陈里正哭丧着脸道:“我半辈子积蓄都还在家里,不带在身边怎么行?”冷羿气极反笑,道:“都什么时候,还在乎那些东西?快带村民跑吧,保命要紧!”陈里正一咬牙,道:“罢了罢了,那些东西契丹狗应该找不到的。”接着大声招呼村民随他向南面逃去。

冷羿与小花随村民逃出陈家村,他抬眼看了看北面,只闻喊杀声已渐迫近,却不知爹和李伯伯身在何处,心急如焚,匆促对小花道:“你快随陈里正向南面逃,我去看看爹和李伯伯。”小花带着哭腔道:“你们为什么不一起逃?那可是契丹人呀。”

冷羿轻轻地捧起小花的脸庞,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然后抓紧她肩膀,柔声道:“小花乖,快跟陈里正去定州,我和爹还有李伯伯一定会去找你。”小花眼中噙满泪水,坚声道:“我在定州等你们,羿哥哥,你们一定要来哦。”说罢,踮起脚跟,在冷羿脸上亲了一亲,再没有看他一眼,便转身随村民们向南而去。

冷羿手抚脸上被小花亲过的地方,心头一暖,转头望向北面,豪气顿生,忖道:“契丹狗,来得正好,让你们瞧瞧小爷的厉害。”飞奔便向北跑去。

延伸阅读

陌陌兔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dpz3.shtml
陌陌兔毛绒玩具总部是玩具、毛绒面料、家居、鞋帽、毛绒玩具等、玩具、毛绒面料、家居、鞋

百事达洁具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ppno.shtml
百事达洁具是一家集农业、节能、环保、计算机硬软件、矿产品开发,交通设施、护栏、网栏、

优能电器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p4sz.shtml
优能电器以小家电业为主,五金冲压起步的外向型企业。优能电器主要有养生壶、不锈钢电水壶

智鲸学程思维教育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qmb.shtml
鲸智学程以思维教育为主体,能力素养为目标,理论实践为方式。引进国内与国际科学严谨先进

梦丽佳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g1f2.shtml
,是北京梦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北京梦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掌握前沿产品信息和科技制

优米熊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pely.shtml
优米熊婴儿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婴儿用品等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口口香韩国米饼机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u9v9.shtml
口口香韩国米饼机是引进韩国技术研发生产的新一代即食小食品设备。是食品机械创业项目加盟

茶马云南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bo4v.shtml
茶马云南加盟详情茶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其前身是2003年开业的“茶马

see u soon女装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dnxf.shtml
中国女装发展至今天,已经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与国内外高明水平还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泽童陪育1对1辅导加盟  http://www.siamlearn.com/6wt0.shtml
泽童陪育1对1辅导加盟品牌是从事个性化1对1教育的连锁品牌。泽童陪育1对1辅导十年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刀剑乱舞之我家审神者是爱豆在线阅读宝箱系统降临

    我叫刘绍阳,是个普通的大一学生,靠着大学生补助金和贫困生基金勉强浑浑噩噩的在大学混日子,偶尔在幻想着女神的样子打打飞机,因为我没钱泡妞,没钱买衣服,饭也只吃一顿,所以我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于是我站在了教学楼七楼的楼顶想要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至少得让我女神看到我,没错,我决定从这里跳下去。好凄惨,楼

  • 特种兵:你们信我啊,我是卧底在线阅读第2章

    项平四人屏住呼吸看向前方,只见百米外出现一只生物,这只生物全身长满了淡黄色长毛,头上长着一圈立毛环绕着它的大脑袋和嘴巴,它长着一双深深的杏儿眼,它身高不超过半米看似犹如千年前的松狮狗一般,它看起来毛茸茸的极为可爱,危险的词语很难与它联系在一起。变异野猪好像感受到了松狮的存在,它那犹如坦克大小的身躯开

  • 红界在线阅读有横祸从天而降

    满怀欣喜的我,一路狂奔衣衫不整,已被我的汗水沾湿的旅行包原本被我紧紧抱在怀里,现在却落在了地上,旅行包的拉链在撞击中裂开了,一条蜡笔小新的蓝色内裤从旅行包中滑了出来。我头上漫天飞舞着一张张A4纸,还有一只银色钢笔正好飞到我头顶,下一瞬就要掉落下来砸在我的脑袋上。我怀里抱住了一位黑色西装套裙白色衬衫一

  • 大荒种田记在线阅读第2章

    上海飞往首都的航班里,一位身穿休闲套的年轻女孩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她姓蓝,单字一个清。蓝清,当下提起这个名字,只怕谁都不会陌生,国际当红巨星、人气女神、知名导演、编剧,这些词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因为这就是事实,当然她还有一个身份——迅安**传媒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及现任总裁。蓝清三年前出演一部古装剧

  • 多情孤独伤第6章在线阅读

    擂台切磋之后,夏侯天和夏侯风这对兄弟,彻底决裂,兄弟之情不复存在,知道原因的人也闭口不谈,不过还是有聪明人猜测,可能与擂台切磋有关,毕竟夏侯天赢的实在是蹊跷。虽然外人不知道真相,可夏侯天战胜了夏侯风之事,还是在记名弟子中流传,渐渐为人所知。见识过钱宇和孟秋的对决之后,夏侯天修炼更加勤奋,几乎足不出户

  • 破灭时代之乱弦

    早上刚刚九点,孟存就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她用手指把凌乱的长发往后梳,慢慢地坐了起来。她的身体还有些乏力,应该是残余的药力所致。她在床上摸到了手机,一看竟然是沈川打来的,暗骂一声,没有接。沈川锲而不舍地又打,看来是要打到她接为止了。她不情不愿地接通了电话,把免提打开,照旧沉默不语。沈川开口问道:“

  • 重生爱重来在线阅读第4节

    羊皮卷的味道。我有些昏沉地扶着前额,发现自己正趴在笔迹密密麻麻的图纸上睡着了。橙黄色的烛火微弱地燃烧着,我看向窗外,地平线依然发白。天亮了。我望向身旁的铜镜,镜中模糊的人影蜷曲零碎的褐金色发丝垂在耳畔,紫罗兰的双眸有些迷蒙不清。大脑烦乱嘈杂。燃烧的大火、疯狂的嘶吼、恐惧的抽噎...梦魇挥之不去。我有

  • 从大唐开始打劫万界第10章在线阅读

    镇元子给的灵丹不光治好了鞭伤,还治好了玄宥涟久受折磨的大腿根,水泡红肿秒愈。心情不错的他带着徒弟们继续西行。行至下一城镇前,却是官道不通,不得已玄宥涟走了村野小路,白龙马缩着蹄子踩在小道上不能疾行,慢吞吞的走。玄宥涟抬头看眼天空,蹙眉道:“悟空,是不是走错方向了?”悟空瞅着愈见荒凉崎岖的小路,坦然回

  • 夜族之皇的传说第三章在线阅读

    秦国,咸阳宫。兰池宫。这是当今秦国大王母后,也就是当今大秦太后赵姬的寝宫。整个兰池宫很大,大概有着后世一个足球场的规模大小,除了主殿之外,还有着六座小型的偏殿拱卫,除了这些大小巍峨的宫殿之外,假山亭台阁楼流水等等应有尽有,景色极为宜人美丽。夜晚灯光下,更是多了几分朦胧的美感。整个兰池宫此刻都极为安静

  • 虫族之苏酥在线阅读第4章

    这年头的骗子都这么不走心的吗?晋江福利彩票中心?五百万个鬼啊!买彩票又不记名,他们怎么晓得是她中奖了?还一中就是五百万?他们可真敢说。想她何渺渺活了二十几年,彩票也买过不少,可她中奖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还都是五块钱的末等奖!真是骗人都不带脑子的,好歹也提前把功课做足啊!简直一点都不敬业。何渺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