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翩翩归去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夏九凄 来源:纵横中文网

樱花是不会死的。

那个百鬼之主这么说道。

弥弥切丸记忆里唯一见过的樱花也确实从没凋谢过。

但是,樱姬死了。

所以从很久以前她就知道了……

——樱花,也是会死的。

那枝被她随意插在土里的樱花,之前是那么美丽,弥弥切丸似乎还能想起初见时就露水沾上的微凉。

但是现在,它的生命已然流逝了……

“诶?你怎么哭了?”鹤丸本来懒散闲雅的身影倏然一僵,他看着弥弥切丸对着樱枝无声淌泪的样子,瞬间不知所措起来。

鹤丸的声音让弥弥切丸从梦中惊醒似的,她一惊,然后神情茫然地抬头望向鹤丸不知所措的脸,随后自己伸手一抹才发现眼眶中溢出的泪水。

“啊咧……”她喃喃道:“刀,也会流眼泪吗?”

“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别再哭了……”银发的付丧神伸手为她拟去了剩余的泪水,表情有些无奈:“虽然知道你很喜欢樱花,但从来没想过弥弥弥丸你会为一枝樱花哭成这样呢。”

……她也没想到呢。

樱姬死去时,她都没哭。

温热的眼泪,似乎不该是她这种冰冷的刀所应该拥有的东西。

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她近乎茫然地攥紧了衣襟,对鹤丸道:“我觉得好难过……”

在这之前,死亡对于弥弥切丸来说似乎只是一个常识,身为刀,死亡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沉重的话题。

而现在,面对一枝从一开始就注定死亡的樱花,她突然觉得好难受。

从第一次见到这枝樱花起,她就想要留住它。

漂亮的、易逝的花啊……

而现在,这种直面所爱之物死亡的感觉,沉闷酸涩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时间,记忆里那个有关樱姬的、本该蒙上灰白之色的场景也扑涌而来,撞得她心脏和脑袋都昏昏沉沉的,恍惚间,她好似透过眼前这枝颓败的樱花看到了那位姬君凋零的凄美身影。

原来当时樱姬死去时,她是这样的心情啊……

“弥弥切丸,这就是死亡哦。”鹤丸的声音轻轻地响起,不知为何,他依旧带着如往日那般轻松的笑意,眼眸明亮地注视她,说出了让弥弥切丸不解的话:“诶呀,虽然这枝樱花就快要死了,但是还是好高兴。”

弥弥切丸冷冷地看着他。

“有形之物,终会消散。”

伴随着清风佛面而来的声线暗含释然的感叹,樱枝上的枯槁花瓣也被吹落了几片,轻轻落在了院子里初生的嫩草上。

鹤丸他轻笑着吐出的话让弥弥切丸愣在原地:“你会难过,证明你爱着它啊。”

“……”

“而作为被爱的人与物,总该是幸福的。”

幸福的……

弥弥切丸困惑地歪了歪头,似懂非懂间,有些记忆好像也逐渐鲜明起来——

“你母亲走了呢。”

六百多年前的春夜,奴良组第一代百鬼之主有一下没一下地抽着烟斗,仰头凝视着眼前那开得繁盛的垂樱,语气淡淡地对自己的孩子道:

“她以前时不时就站在这里,每当这时候,我总在想,她到底在看什么,又在想什么呢?”

“现在当我自己站在这里的时候,我终于知道答案了。”

当时他们的孩子露出了一丝困惑的表情。

而弥弥切丸看着这段记忆,空茫的心中却已然知道了答案……

人妖殊途,生死隔阂,一离就是百年之久,留给活着的妖怪只是入骨的思念与寂寞罢了。

她一定一直想着这样的事吧。

——若是她离去了,她的妖怪大人该会多么寂寞呢?

“她一定,一直都在看着这棵樱树,希望这棵树能够一直盛开吧。”百鬼之主眼神温柔地微笑道。

这样她,就能一直陪着他了。

“我的好樱姬啊……”

——“它不会凋谢的,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

多年前的那一晚,当百鬼之主轻吻着她的发丝许下承诺时,美丽的姬君也微笑着这样回应他——

“妖怪大人……”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它会一直盛开着的。”

所以,在她生前他恪守着自己的承诺,让它一直盛开着。

而她离去后,将温柔的念想留给了他——只要樱花不死,她即未去。

“太狡猾了……”

夜樱下的百鬼之主温柔地微笑道:“这花还盛开着,我又怎么舍得离开这个世界呢?”

黑白的记忆随着他那一声喟叹而刹那间铺满了流光,弥弥切丸回想着这一段记忆缓缓瞪大了眼。

樱花是不死的。

她一直坚信着这一点。

但也是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知道了,她一直、一直努力坚信着的,只是滑瓢给予樱姬的承诺罢了……

那个承诺,一直都遵守着呢。

……记忆里的那棵垂樱,从未凋谢过。

而滑瓢,对樱姬的爱,始终如一。

……所以,樱姬死前,才会那般满足吗?

樱姬她,直到最后都是幸福的……

“总会消散的事物……”耳边鹤丸明朗的声音撞击着她的记忆:“既然是幸福的,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弥弥切丸愣愣地看着他。

恍惚间,弥弥切丸发现樱姬死前望着樱树的眼神是那么温柔与安心。

……她当时一定很开心吧。

不知为何,现在的弥弥切丸有这种感觉。

她快逝去了,但是它还开着那么美丽繁茂……

……真是,太好了呢,妖怪大人……

那份爱,一定、一定是延续到双方都死亡了,也一直都在的吧。

原来,她一直这样坚信着……

——所以……

“没关系了……”弥弥切丸突然微微笑了起来,对上鹤丸的眼睛:“樱花是不死的……”

这次轮到银发的付丧神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来,弥弥切丸却眼睛清明,对着那枝颓败的樱花满足地笑了。

有形之物,终会散去……

再美的事物也会消逝……

但是,思念与心意是永远永远存在的……

她好像,多少了解到了这一点。

※※※

春节已过,新的一切开始了。

立春之时,弥弥切丸陪自己的主上来到了锻刀房。这是新的一年来第一次锻刀,她准备了应有的材料,看着那个总是显得老气横秋的少年轻拍手掌作了个祈祷的动作,片段后神色凝重地将强大干净的灵力输入了锻好的太刀中。

这是弥弥切丸第一次看刀剑付丧神的诞生,心里好淡淡的好奇。

很快,一阵白光过后,一袭蓝淡夹雪的袈裟率先出现在了弥弥切丸的视野里。

来人轻踏着木屐,一袭淡蓝的长发在空中飘扬,他微瞌着冷淡的眼睛,轻抿着嘴角道:"……我名字是江雪左文字。因是板部冈江雪的佩刀而得名。”

语毕,面容如雪般高洁淡雅的付丧神抬起头来,见了审神者和弥弥切丸后有一瞬的愣忡,但他很快就将视线都放到了召唤自己的人身上。

浅紫发的少年扬着温和的笑容介绍自己:“你好,我是召唤你的审神者,今后还请多多指教,江雪。”

似乎是“今后”这个词触动到了这位付丧神,他的眼眸中漫出一丝对未来的战斗的了然与悲鸣来,他对审神者道:“……刀,最好还是不要使用。”

弥弥切丸为他这句话一愣。

她还是第一次见过说这种话的刀呢。

“我……讨厌战斗,只要战斗,就一定会有一方沉浸于悲伤。”江雪低声悲悯道:“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是呀。”但是审神者并没有为他这番听似消沉的话感到不悦,相反他还很是平静温和地赞同道:“世界继续战斗,悲伤就会越来越多。”

江雪看着他的目光不禁多了分探究。

“但是就是为了终结这种悲伤我们才要继续战斗。” 审神者语气恭敬地对他道:“江雪左文字,作为我的刀,今后我与你荣辱与共。”

弥弥切丸看了眼自己的主上。

她想起自己被传给这个孩子时,他也是这样对她说的。

眼前的江雪在听了他的话后眼睫一颤,随后轻声道:“是,主上。”

“那么弥弥切丸就先带江雪熟悉一下本丸吧。”审神者朝她温和地微笑道:“拜托你了,弥弥切丸。”

她一愣,随后微微欠身:“是,主上。”

延伸阅读

我靠暴力称霸玄学界之村支书  http://www.zgjczj.cn/pe4b.shtml
李军两口子笑眯眯地看着宋黎。他们已经完全把宋黎当做自家未来儿媳妇来看待了,越看越满意

镇魂 — 论·和面的重要性006:好像有酸味,求鲜花!!  http://www.zgjczj.cn/ue1f.shtml
“我的技术不专业,就别去丢人现眼了吧。”“你可别谦虚了!你这技术比职业赛车手都专业!

达西夫人的生活日常在线阅读青铜问世  http://www.zgjczj.cn/ykjd.shtml
历云在原地一边等待着三个兄弟一边考虑以后的要走的道路,要想走得远,等级必须得跟上,等

[足球]那些年我见过的男人们人格分裂?  http://www.zgjczj.cn/6z0v.shtml
简宁一直是个很敬业的人。既然签了的合同无法撕毁,又暂时没那个身价付那个天价违约金,就

路从有无者第四章  http://www.zgjczj.cn/gftg.shtml
4“脾气还不小。”顾星河在他炸毛的背上呼噜了一把,起身准备去拿点水给他喝,苏叶却以为

魂王传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jczj.cn/n4ua.shtml
05曜藏在睡衣宽大袖子下的手臂肌肉渐渐绷紧、右拳攥得死死的——即使已经有数年疏于训练

大清福星传(清穿)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zgjczj.cn/a1dg.shtml
“......”上半身什么也没穿的裴乐全身抽搐了一下,随后,慢慢抬头看着楚逸。苍白俊

致命恋人与修罗场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zgjczj.cn/n7nt.shtml
陆安郎垂下头,半晌抬起,“采月,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要走也等坐完月子再走,孩子……我

他就喜欢我这样的在线阅读第二章 又一名人类  http://www.zgjczj.cn/bh3t.shtml
潘达利亚大陆北部的昆莱山陡峭连绵,传说中这里是末代皇帝少昊的悟道之处,一连击败了怒、

绝世巅峰之圣魔至尊穿越,我是宋江!  http://www.zgjczj.cn/p17i.shtml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宋江手握诗经,慢条斯理的诵读着,不由得,一丝惆怅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大逃杀开始直播之夜

    风魔谷内。粘稠的夜色笼罩着谷中,将稀落的灯光压得愈发昏暗,空气中也透着一丝丝诡异的血色。一身黑衣的少女此时正跪在一处大殿内,头紧低着不敢看上方正坐的中年男子,地面上透着刺骨的寒意。“莫兰!对付一个宗门叛徒你竟没斩草除根?”中年人目光冷漠,紧盯着跪在下面的少女。“是莫兰一时疏忽!请尊主惩罚!”黑衣少女

  • 玄幻:都拜我为大师兄圣王台的由来

    唐乾的宫殿内两名坐在椅子上正在谈话的男子,而床上还躺在一人。而坐在椅子上的两人,便是圣威皇帝唐隆和赵谋士赵玄通。“那赵谋士,乾儿应该转到何处?”唐隆提出疑问。赵玄通闭上眼缓缓道:“有两处地方可去。”“何处?”赵玄通睁开眼道:“一处为北皇阁,而另一处为圣王台!”“圣王台!”唐隆大惊。“去北皇阁,我还可

  • 泉奈今天也帅爆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和前辈的切磋考核(三更求收藏)

    第八章二十天后,伊鲁卡的家中。“碰。”火遁,豪火球之术。土遁,心中斩首之术。“输了啊。”伊鲁卡被玄从坑洞中拉出来,苦笑道,虽然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好在伊鲁卡本来就不是那种追求实力的忍者,很快调整心态,对着玄夸赞道。“玄,老师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能够教给你了,你的成长速度已经远超我

  • 洪荒之我掌功德在线阅读第六节

    某日星期天,天气晴朗,小欣带着小薇出来在医院里面转转,也好让她今早熟悉这个陌生的世界。但没想到仔仔突然出现,直接向着二人冲了过去,它实在是太爱自己的主人了,都好几天没见面了,肯定甚是想念,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仔仔。”小欣看见之后又很高兴的呼喊着。但是,当小薇看见之后立马就变得惊慌失措起来了。“走开

  • 当我们摘下眼镜在线阅读第九节

    那蟒蛇似乎是看够了他们的笑话,眼中的碧色光芒一闪,巨大的尾巴便再度扬起,飞快地向着秦墨和林子峥的方向袭来。秦墨握着碧游剑的双手猛地一紧,看到迎面而来的蛇尾,迅速将灵力输送到剑里,随即不由飞起一剑,对着蛇尾砍了上去。泛着青色光芒的长剑砍到黑色的蛇皮之上,竟发出“哧”地一声巨响,交界处碰撞出一片耀眼的火

  • 初级生存者系统之Chapter 00

    今天是许亦文休学的第512天。依旧是为触及许征死亡的真相奔走却毫无所获的一天。当年的新闻页面堆砌在电脑的任务视图下,博人眼球的标题,满怀恶意的嘲讽。左手摸向烟盒,却只沾上了星星点点的烟草碎屑。许亦文目不斜视地将其缓慢地捻掉,转动着僵硬的脖颈。随手抓起帽衫套在身上,许亦文匆匆忙奔向楼下的便利店买烟。深

  • [综漫]论做梦与遗传的不靠谱性人为甲死!

    “战甲?”王皓等人见状,纷纷惊呼起来。谁也没想到,这座青铜鼎竟然化成了一件战甲。藏身在后面的赵寒双眼贼光一亮,当先飞身而起,一把向悬浮在空中的青铜战甲抓去。王皓手中长剑一挥,寒光闪过,赵寒立刻被逼了回去。“你干什么?”赵寒同样拔出剑,冷冷的瞪着王皓。“你说我想干什么?”王皓冷冷的回应着,此刻,他和刚

  • 火影这个rpg怎么玩?在线等,急!第6章在线阅读

    “咦,前面有火光,有个土屋,里面肯定有人,走,小艾玛,咱们去慰问一下?看看有什么好处没有。”说完一夹马肚,那马就欢快的往前面的土屋跑去,估计这事做多了,连马都知道了主人的性格了。而小艾玛是天鼠给这匹四肢短小的白马取的,因为这白马矮的有点特别,同龄的马都比它高半个头,倒像个小马驹的高度。把马绑在外面的

  • 渣渣们后来都给我跪了[快穿]楔子

    仙道惊变,黑莲教部众横空出世,教主以密法破去白泽塔法阵抓捕白泽精魄号称得到此物便可以掌控天下万鬼。“逆我令者,寸斩凡尘!”教主黑衣蒙面,左手平放以剑指为引,右手虚握横放在胸,只见指尖一道黑色闪电激射而去。白泽精魄悬停空中,四周皆被阵法锁死,寸步难移,时隔千年,白泽肉身早已腐朽,没一丁点儿还手之力。黑

  • 竹马弄玄都之一血(8)

    “首先我在这说明一点!”王轩站在客厅严肃的说道:“如今已经是末日,所以别把这些训练当儿戏,若这样那就是在和你们的生命开玩笑!”吃过简单的早饭后,王轩让众女站成一排,准备进行简单的训练。“好了,如今按个子从高到低排好!”不过这些女人几乎都穿着高跟鞋,这高矮还真不好排,还真让王轩有些恼火,直接喊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