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在地球当武神之第九章(9)

作者:赵冲 来源:17K小说网

皇帝打理好外面的事情,带着人进来准备布置内殿。

顾怜唤一声父皇,让皇后留下来帮衬,自己带着太医去外间等刘太医。

刘太医很快随锦竹过来,顾怜先带他去内殿给太后看脉。

皇帝心中生出几分疑虑,和皇后对视一眼,皇后压低声音告诉他:“怜儿不信太后是因身体抱恙薨逝。”

皇帝颔首,不曾多言。

把完脉,刘太医跟在顾怜身后往外走。一直等在原处的太医看到她,连忙迎过来:”公主,刘太医的诊断,与臣的可有出入?“

顾怜示意刘太医开口。

刘太医与身边的药童对视一眼:“回公主的话,臣并未瞧出异样。”

严格说起来,刘太医私底下其实是温慕的人。

旁人不知,顾怜一清二楚。

他说不曾瞧出异样,结合两个太医话里的内容,顾怜挥手让他们下去。

恰好皇帝从内殿出来,瞧出她在伤心,过去把她抱入怀里:“怜儿,生死有命。你那些皇兄为了一个皇位,明争暗抢,往后不知要生多少事端,你皇祖母走了也好。”

道理顾怜心里自然清楚,只是明白归明白,一想到往后再也寻不到自己的皇祖母,她便无法释怀。

靠在皇帝身前,她哽咽:“怜儿往后,再也没有皇祖母了。”

皇帝抬手拍拍她的后背,未曾接话。

太后薨逝的消息,比顾怜的回信更快抵达边城。

温慕才从战场回到营地,身上沾染的全是鲜红的血液。

他如今是个从六品的官职,有自己独立的营帐,掀帘进去刚要换下战袍,主帅站在外面唤他。

重新系好袖扣,他走出去:“主帅。”

侯府世子温慕得太后宠爱不是秘密,知道他与太后亲近,主帅先递给他一壶酒。

酒在营帐中是不允许存在的东西,温慕没接:“主帅有事但说无妨。”

将酒壶提在手上,主帅看一眼灰暗的天际:“京城传来消息,太后娘娘今日丑时,薨逝。”

他面上的神色转变太明显,知道他现在更需要的是独处,主帅抬手轻拍他左肩,转身离开。

温慕僵着身子回到营帐里,没理会满身的血污,靠坐在木凳上。

他来边城不过几月的时日,来时太后的身子还健朗壮硕,在不曾染病的情形下,太后决计不可能这么快薨逝。

胸腔里情绪渐起,他红着眼仰头,压下心中的不快,飞鸽给刘太医传书。

难过之后他又想起,他不在京城,顾怜难过了要怎么办。

负手走到营帐外,凉风裹着血腥的味道从身边拂过,是战争留下的特征。

留不能留,走不舍走。

他那身染着血的衣袍,终究不曾换下。

前线再次交战的消息很快传到营地,思及他才经历丧亲之痛,主帅本意是让他留在营帐内休息。

温慕没应,跨身上马,直奔战场。

他心中有郁结急需发泄,战场,说起来是个好地方。

完全不要命的打法。

皇朝的将士均瞧出温慕今日心情不佳。

手起刀落,比往常还要利落。

三个时辰过去,敌营主帅被温慕擒住。还有人想要负隅顽抗,温慕冷着一张脸,把刀架在他们主帅的脖子上:“试试?”

语气凉薄,不带一丝情感。

一群人被他唬得,不敢张口说一句话。

皇城的主帅朱阔掉转马头走过去:“你看着处理。”

温慕得令,嘴角勾起不达眼底的笑:“继续打,亦或降,你们自己选。”

他藏蓝色的衣袍被血液染得看不清原本的颜色,衣袍裹着风在刀尖滚来滚去,自带戾气。

被他擒住的主帅是个惜命的主,连声喊着降。

温慕曲肘捶在他胸腔上,听到一声闷哼,随手把他扔给自己身后的友军:“主帅降。”他微微倾身,“你们呢?”

浑身散发的气势逼人,完全不似六品官员该有的样子。

朱阔身边的副将不满,眉头紧皱:“将军,温慕越界了。”

朱阔瞥他一眼:“你若有他的本事,你也可越界。”

问题是,放眼整个军营,还真无人能比得上温慕。副将嘴唇开开合合好几次,终是没有回话。

那边敌军一直未有选择,温慕等得不耐烦,举起有些晃眼的古剑,指腹从剑刃上抚过,眼神锐利:“我的耐心有限,若是再不做出选择,那便继续打。”

狂妄至极的语气。

敌军中到底是有几个颇具血性的男人,驾马走到温慕对面,举刀指向他:“随我一起,拿下贼人头颅!”

他身后跟着的十来人一起举刀,策马朝温慕的方向跑去。

己方有人想去帮温慕,被朱阔拦住:“他心中不快,让他肆意一回。”

太后薨逝,全军都已知晓。听到朱阔的话,一群人再无动作。

温慕不负朱阔的信任,只身与十来人周旋,依旧游刃有余。

手起刀落,分外利落。

等那十多人均负伤而退,他扬手将抢来的大刀重重插-进脚边的土地里:“去换旗。”

话是对敌军将领说的,敌军将领与身边的将士对视一眼,翻身下马,把原本的军旗替换成皇朝的。

一夜收复一座城,朱阔对他赞不绝口。

对他的夸赞,温慕难得一次,全部收下。

或者说,是没心思多说。

城池收入囊中,晚上自然不必继续留在营地。

命人收拾出住所,主帅带着众位将士在城中稍事休息。

一战毕,天色将明,温慕没有睡意,径直站在城墙上,眺望皇城的方向。

囿于皇城与边城的距离,太后薨逝,他无法尽最后的孝道。顾怜难受,他不能守在她身边与她安慰。

皇城有他想要照顾的人,再者,看时间,太子逼宫的日子也日渐临近,他不能继续循规蹈矩,不紧不慢的等功来。

这晚,同样不曾入眠的,还有顾怜。

皇后不知劝了她多少次,让她先回玉清宫小憩片刻,天明再来继续守着。

顾怜只当听不见,跪在原位,不曾挪动半分。

眼眶里的眼泪一直在往下掉,眼睛肿得跟什么似的。

皇后自己心里原本也不怎么爽快,索性不再劝,跟着她一起悼念。

永寿宫里里外外跪的全是人,混乱中,顾怜将见过没见过的各式人物都看了个遍。唯独太子顾行墨,始终不曾露面。

直到次日辰时,他才着一身素服,在外殿跪下。

她无意中都能留意到的事情,一直盯着这件事的皇帝自是尽收眼底。

顾怜正欲说给皇帝听的时候,瞧清楚他眼中的神色,知晓他也察觉到,便未多言。

午膳草草用进去两口,她放下筷子,继续回到先前的位置跪着。

皇后看得心疼,走过去将她抱入怀中:“母后知道你心中难受,你整日整夜的跪着,不好好用膳身子怎么受得住?”

才收起的眼泪再次滑落,顾怜抱住皇后,声音带着几分有气无力:“吃不下。”

是真的提不起胃口,看着满桌的菜肴,她眼前浮现的,还是只有太后的身影,怎么也吃不下去。

太后的尸首在宫中停放了三日,然后葬入皇陵。

出葬那日,阳光正盛。

顾怜坐在轿子里,目光散漫,没个定处。

马车里只有她与绫罗锦竹,须臾后,她开口:“回宫后请刘太医来一趟玉清宫。”

她还是无法相信,太后的死没有蹊跷。

尤其是太子这两日的异常,事事都让她觉得心神难安。

直觉告诉她,太子与此事脱不了干系。

或者说,太子身后那人,与此事脱不了干系。

皇陵距皇宫不远,一个时辰后,大军在皇陵外停下。

顾怜本以为,前几日哭够了,今日不会流泪。

可当真看着泥土一点一点盖住灵柩的时候,她鼻尖一酸,没忍住,眼泪再次决堤。

真情或是假意分不清,但是周遭的哭声很大。

直到陵墓成型,皇帝带着众人跪拜完,哭声才停歇。

顾怜被皇后牵着手,一步三回头。

往后,是真的再也瞧不见皇祖母了。

宫里也再不会有一个人,回回都替她与温慕说话,事事都包庇她与温慕。

也不会再有人,可以让她毫无顾忌,不论大事小事,只要不开心,便能肆无忌惮的寻过去念叨好几个时辰。

眼前闪过的都是上次去佛寺为温慕求平安符时太后的模样。

分明不曾过去多久,时间却久远得好似此去经年。

眼眶里还未干的泪又有要落下来的迹象,她仰头,硬生生逼回去。

皇祖母若是还在,必是不喜看她只会流泪的模样。

她那么心疼她,怎会舍得让她因为她而落泪?

抬手抹去眼泪,顾怜收回黏在皇陵处的视线,藏在广袖里的手紧握成拳。

太后是正常薨逝也罢,若当真是被人使了手脚,不管下手的那人是谁,她必不会轻饶。

回到皇宫时时辰还早,未免引人起疑打草惊蛇,顾怜下轿时故作喘不过气,身子一颤,随即往旁边倒下去。

绫罗与锦竹事先不知晓她的计划,乍然见她晕过去,都没反应过来。手忙脚乱接住她往下落的身子,声线紧绷:“公主!”

延伸阅读

馨梦缘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psg.shtml
馨梦缘家具不断开拓创新,突破自我,至目前为止已发展成为集研发、设计、生产于一体的床品

智械智能设备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yhyo.shtml
智械智能设备产品主要用于糖果、糕点、饮料、果汁、乳品、罐头、酱料、药类等产品的炒/蒸

欧丽亚硅藻泥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bweq.shtml
东莞市欧丽亚环保材料有限公司是一家创始于2007年的珠三角优秀干粉砂浆制造企业,公司

乐满地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peiu.shtml
乐满地瓷砖是江西省达康环保建材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创建于2003年,位于南昌市高新

天发玩具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rko.shtml
天发玩具以对外贸易订单为主。公司自1990年创立以来凭着“诚实守信,互利互惠”服务原

智力星全脑教育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zo3.shtml
“智力星”隶属于赛德斯教育集团,是来自新加坡的国际全脑教育品牌,依据新加坡素质教育理

牛一厨筋头巴脑牛肉火锅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bkx6.shtml
黑龙江佐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牛一厨筋头巴脑牛肉火锅创立于2015年,是一家以经

佳联裕设备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dad0.shtml
深圳市佳联裕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电子制造业的科技企业自主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

优莱依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f1c.shtml
优莱依童装一直专注于健康婴童服装的研发,设计和生产工作,秉承“做专做精”的精神,以关

快消生活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68g9.shtml
快消生活时尚休闲百货品牌,致力于小商品的设计开发,从而在行业内引起极大震动。快消生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之蛇游三界之回溯(9)

    舞会当晚,鬼悸大郎和其他同学一样,来到了现场。“啧,我说零,为什么女孩子们可以穿礼服,我们男孩子只能穿校服?!”锥生零忧郁的表情突然变了,就好像是:卧槽,我怎么没想到?!“我说你现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吗?”实际上锥生零嘲讽了他。他随意找了个角落蹲着,没人注意他。其实……他根本就不会跳舞

  • 我靠装逼走上人生巅峰第8章在线阅读

    柳清弦本以为那次见面只是个偶然的小插曲,和系统抱头后怕片刻,很快就将之抛诸脑后。但过了几天,他却又在后山松林里遇见了殷玄弋。系统:“缘,妙不可言。”这次碰面是在白天,因此柳清弦更清楚地看见了殷玄弋脸上的伤疤。与其说是伤疤,倒不如说是烧伤或者腐烂的痕迹,那些青黑的粗粝凸起布满他整张左脸,再加上那只荧荧

  • 扶摇三万里在线阅读第10章

    :潜伏的蛇影注视着此间生灵、它们是神明的眼睛,将所见到的一切忠实的反馈给神明。是恶意啊,由人类已经扭曲了的内心散发的浓浓恶意试图缠上神明的身躯,未曾靠近、就被凭空出现的紫色火炎灼烧殆尽,八岐大蛇不甚在意的屈指弹了弹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尤里奈,放轻松,让我看看你记忆中的时之政府。”神明产生的兴趣在

  • 永世观察者我就是我!

    云雾山脉,云雾谷,对于外人来说是危险重重的禁地,但是对于羽辰来说,这里完全没有危险,因为这些危险都是他的师父,那老头子自己弄的。至于他,五年的时间,应对各种危险的方法早已烂熟于心了!“老头子,师母,我回来了!”一到云雾山庄,羽辰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完全没有了在外面的那种邪魅,相反是多了一些的孩子

  • 全职法师同人之全系法师在线阅读想保护她

    医院里,夏洺薇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胸前一起一伏的呼吸,证明她还活着,倒是屋子里的苍白,显得她仿佛没有了生气……陆承宇站在窗前,眉头紧锁,双目凝视,久久地望着窗外.过了很久,他缓缓地转过身来,走到病床前坐了下来,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抬起手探了下夏洺薇的额头,很好,已经退烧了,可

  • 向往的生活之传奇天王在线阅读第四节

    “那不好吧!”景瑜没有想到苏晗烟会这么说。“就当我感谢你,送你的礼物啦!反正那手机放我那也是浪费”苏晗烟解释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景瑜想了想没有回绝,“我们走吧,不然该迟到了。”“嗯”苏晗烟点点头,跟在景瑜一边。两人很快到了漓江大学,校门上的大钟显示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了。夜晚的漓江大学灯

  • 命运魔方第五章在线阅读

    祝离在杜钦那里碰了个不硬不软的钉子,心知强逼他也无用,干脆就接过钥匙,由猴精引着前往禁地。一路穿过宽阔的平原,脚步停在黑沉沉的森林外面。猴精指着里面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道:“上仙,顺着这条路一直往里走就是了。”祝离知道猴精不敢跟着进去,因此也不加以为难,点点头就放猴精离开。猴精道了一声谢,连忙逃似地跑

  • 星翰之永恒在线阅读第3章

    漠华客栈内“小二,近些日子里,城里是不是出现了很多人啊!?”夜铭把玩着手中的银两,目光看向窗外,轻声询问着“爷,这地处两地交界,人来人往的正常的很,不知道爷您问的是什么人?”小二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贪婪,语气依然恭敬道“像我这样的人!”夜铭顿了顿,目光陡然转向小二,原本微笑的表情也低沉了下去,眉毛上挑

  • 灾变纪年吃闭门羹)

    天刚蒙蒙亮思瑶就醒了,第一次上班难免激动!起床洗漱完,思瑶吃了一碗粥,到阳台上的米袋里抓了一把米放在饭盒里,看着饭盒里的米粒,思瑶还真弄不明白自己一顿饭究竟能吃多少米!七点半走到车站,留出半小时等车,十来分钟走到家具厂,当思瑶满心期待走到红大门的时候顿时傻了眼!上帝啊!大门竟然是紧闭的,怎么这样呢!

  • 漫威:我的超能力是运气好!在线阅读第六节

    符篆自他手中化作粉末,随风飘扬,没一会儿便四散无踪。方绝鹤这才不慌不忙地起身,他脑中跳过几个念头,正待牢牢握住,隐约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方绝鹤斜斜歪歪地站着,微微眯眼,一副大梦初醒的模样,迟钝地向旁看去。明净的水面映上了几道人影,他抬起头来,瞧见对面急匆匆地跑来四个仆从,个个神色慌张。方绝鹤入府后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