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四夜城的艾琳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夜半追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 是一对恋人吗?

当高小媛来到那间堆放杂物的教室前时,她抬头看了一眼教室上方的牌子。

牌子已经被尘土覆盖,虽然看不清上面原来写着的字,但是高小媛知道那一定是高一零班的牌子,可惜它已经不存在了。可是它为什么不存在?当年那些高一零班的学生到底发生了什么?

推开那扇门,高小媛发现它依然没有上锁,飞扬的尘土在空气中打了一个盘旋,然后在手电筒的照射下轻轻落地。

高小媛举起手电筒扫视了一圈杂物房,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又来到高一零班,上一次是听到了大提琴的声音,这一次却是高小媛自己要来找东西。虽然她不知道在她日记上留下那行笔迹的人是谁,也不知道电话里的那个动听的声音是来自于哪个女孩儿,但是那个女孩儿提到了夏老师,而夏老师正是当年高一零班的班主任,那么高小媛猜她一定跟高一零班有关。

推开那些尘封已久的杂物,高小媛仔细地搜索着,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时间伴随着空气中的尘土一分一秒地过去,可是高小媛却什么收获都没有,这间房里除了一些破损的桌子和椅子之外,就是一些废弃的课本,根本没有与高一零班有关的任何线索。

高小媛失望地坐在身旁的椅子上,手电筒的光芒随意地在地上、桌椅间扫视。

“咚——咚咚——”

这声音……

高小媛屏住呼吸。

“咚咚——咚咚——”

高小媛慢慢地侧过头,静静地看向门口,在手电筒光芒的照射下,一个篮球缓缓地滚到了门口。

高小媛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举起手电筒照向走廊。

走廊很静,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昏暗的灯光散发着惨淡的光芒。

高小媛失望地低下了头,她以为许安来了,可是他没有出现。她蹲下身抱起了地上的篮球,喃喃自语道:“许安,你在哪?为什么要躲着我,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

第16节:是一对恋人吗?(2)

高小媛轻叹了一口气,随意地拍了一下篮球。突然,她发现篮球的侧面似乎贴着什么东西。高小媛快速地将篮球转了一下,立刻看到了篮球表面上贴着的一张大头贴。

大头贴虽然有些旧,但高小媛还是可以清晰地看清人的面孔。

“许安!”高小媛失声叫了出来,那是一张许安与一位漂亮的女生亲密合影的大头贴,两人的脸紧紧地贴着,一副甜蜜的模样,让人一看就联想到他们是一对学生恋人。

高小媛的嘴唇微微颤抖,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张大头贴,心里会有种莫名的伤痛,仿佛被什么东西蜇了一样。

那是他的女朋友吗?或许只是朋友……

我头一次看到你笑,你的笑容很迷人,可我很想知道你的笑是不是因为她,我更想知道她是谁,她在哪?你又在哪?

今天清晨,我在日记本上看到了一行陌生的字迹,那是你写的吗?不知道为什么,我倒真希望是你,即使你是鬼,我也不害怕,只希望你能出来见我,我真的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问你。

高小媛有太多的话想要问许安,可是她却不知道真的见到许安后,她会问什么,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溜溜的感觉。高小媛拿起地上的篮球,呆呆地看着上面的大头贴。

他们笑得真的很开心,那种开心是发自内心的。

高小媛却很难过。

为什么会是那样的感觉?为什么心会那么痛?

高小媛扔下了篮球,将头埋在胳膊中趴在了桌子上,她现在想哭,真的很想哭。

窗外传来了雨声,仿佛在替高小媛哭泣。

此时,高小媛最想问的一个问题是:许安,你喜欢那个女生吗?

四 邱王子和苏思雨

清晨,雨已经停了,清新的空气透过窗户流散进来。

高小媛醒来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看向桌面。

日记本果然打开了。

高小媛兴奋地拿起日记本仔细看着上面的字,又是那行陌生的男人字迹。

我喜欢你清晨骑着自行车唱着悦耳的歌穿梭在学校,那时的你是世间最美丽的天使。

“是许安对吗?”高小媛的眼圈微红,她强忍着内心的伤痛看着那一行淡淡的字迹,喃喃自语道:“你喜欢那个女生,是吗?”高小媛仿佛在问许安,又仿佛在跟自己说话,现在她的心情极其失落,那种懵懂的感觉让她分不清方向,也让她感到难过。她缓缓地合上了日记本。

当高小媛抱着篮球再次来到那座红色的电话亭前时,她看到电话亭再一次被落叶遮住。

虽然现在已经算是秋天,可是树叶也不会掉得这么快。

高小媛仰头打量着那些落叶,那些落叶看起来像是人为铺上去的。会是谁要将这座红色的电话亭埋起来呢?又为什么要埋起来呢?

高小媛没有再想下去,走到电话亭旁伸手拂去上面的落叶,呆呆地看着电话亭中的那个电话。

或许当年许安就是站在这里倾听他心爱的那个女生的话,那个时候的他脸上一定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也许那时候的他是个阳光男孩,可是现在的他……

高小媛突然皱起了眉头,她想起了陈校长曾经说过的话:“那天晚上,音乐厅突然停电,夏老师找来蜡烛本来是为了给孩子们照明的,没想到却发生了那场大火。火很快就被扑灭了,可是他们的尸体找不到,有可能已经化为灰烬了……”

如果当年高一零班的学生都死了,那么他们的尸体为什么不见了?还有彭芝的尸体本来找到了,后来又为什么消失了?电话里的那个女生提到了夏老师,她有可能是高一零班的学生,可她又是谁?难道她没死吗?如果她是高一零班的学生,那么许安……也有可能是?高小媛低头木然地望向篮球上的大头贴。

那个女生真的很漂亮,她就是电话里的那个女生吗?

“怎么又是你。”刘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高小媛的身旁,高小媛抬起头有些迷茫地看着刘大爷。

“你怎么不去上课,不会想逃课吧?”刘大爷上下打量着高小媛,他瞟了一眼电话亭:“这个电话亭当年是为了方便外地学生与家人的联系才建的,可惜后来就被荒废了。”

“为什么会被荒弃?”高小媛追问道。

刘大爷什么也没说,只是哀叹了一声。

高小媛看着刘大爷,从他的眼中,她似乎找到了一丝忧伤,那是一丝怎样的忧伤?

刘大爷的目光随意落在了高小媛怀中抱着的那个篮球上,但随即他的脸色突变,大声叫道:“你怎么会有这个篮球?”

高小媛看看怀中的篮球又看看刘大爷:“我不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刘大爷一把夺过篮球,瞪大眼睛看着大头贴中的那对男女学生:“他们……他们不是已经被烧死了吗?”

烧死?高小媛想起刘大爷在这所学校已经待了很多年,那么他一定知道当年的事情,也一定认识照片上的人,于是立刻问道:“刘大爷,您知道许安旁边的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吗?”

“许安?谁是许安?”

高小媛一愣,伸手指着大头贴上面的男生说道:“他就是许安。”

刘大爷摇了摇头,看着大头贴说道:“你弄错了,他不叫许安,他叫邱王子。”

刘大爷话音刚落,高小媛就愣住了,他不叫许安,原来他一直都在骗她。

刘大爷却没有注意到高小媛的反应,继续说道:“王子旁边的那个女生叫苏思雨,他们本是同一个班级的,这个叫思雨的女生特别爱唱歌,她的声音很好听,那时候每天早上我都能看到她边骑着自行车边唱着歌进入校园,她的声音可真动听,可惜……唉,多好的学生啊。”

“他们都是高一零班的学生吗?”高小媛木然地问道。

“是啊,可惜了那些孩子,就那么死了。好在我当时不在场,要不然看到那场景,我这老头子一定会晕过去。”

高小媛呆呆地站着,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话亭。

原来许安,不,是邱王子已经死了,还有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应该是苏思雨的,那么她也是个死人,难道自己一直在跟死人打交道!

高小媛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世上难道真的有鬼吗?

“快去上课吧,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没有人愿意再提起了。”刘大爷催促了几句,将篮球还给高小媛后转身离开了。

高小媛看着刘大爷远去的身影,心情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她猛地转过头,惊恐的目光再次集中到那座红色的电话亭中。

“丁零零——”

五 死人在求救

电话持续不断地在响,仿佛永远都会响下去。

高小媛木然地走进电话亭,再次深吸一口气后镇定地拿起了电话听筒。

“是苏思雨吗?”高小媛一定要问个清楚。

“我是苏思雨,”电话里仍然是那个悦耳的声音,只是声音却变得异常急躁:“救命啊——”

高小媛被吓了一跳,将听筒拿远,同时手中的篮球也跌落在地上滚了出去。

“救命啊!快救我——啊——”电话那头依然在叫。

高小媛颤抖地将听筒凑到耳旁,电话那端传来一阵骚乱,似乎有什么东西摔倒,又有什么东西被摔碎,紧接着又传来几声尖叫声,显得相当嘈杂,不过高小媛听得出来那叫声应该是苏思雨发出来的。

“苏思雨!苏思雨!你那边怎么了?你快点儿说话!”高小媛着急地叫道。

“报……报警……啊——”电话那端又传来一声惨叫。

“报警?”高小媛的身子开始哆嗦,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现在异常紧张,她是在跟一个“死人”说话,可“死人”却让她报警,如果她真报了警,要怎么跟警察说呢?

电话那端又传来一阵骚乱,似乎是打斗声,又似乎是什么东西被推倒的声音。

高小媛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小媛!”

高小媛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陈校长。

“小媛,你怎么会逃课?”陈校长表情严肃地盯着高小媛。

“陈校长,苏思雨她在求救!”高小媛举着听筒焦急地说道。

“苏思雨……”陈校长在回忆着这个名字,突然她的眼中射出一道恐惧的寒光:“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她,真的是她!”高小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电话里传出了一声尖叫。

陈校长快步走上去抢过话筒认真地听着里面的声音,她的面部表情就在这一刹那有了更大的变化。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惊恐的眼神里透着死亡的气息,她的手松了,话筒垂悬在半空中。

第19节:死人在求救(2)

“陈校长……”高小媛轻轻地呼唤了一声,陈校长却没有反应。

“陈……”

“你去上课吧。”陈校长的面部在瞬间恢复了平静。

“陈校长,那电话……”

“这只是某个学生的恶作剧,你现在去上课吧。”陈校长的面部虽然恢复了平静,但高小媛还是看得出那是装出来的。

高小媛不敢再说什么,低头想去捡那个篮球,但是却发现篮球不见了。

“咦,篮球呢?”高小媛来回地找着。

“怎么还不去上课!”

高小媛刚想说什么,但是看到陈校长严肃的表情后,只得低着头转身快速离开。

就在高小媛离开后的一瞬间,陈校长再也站不住,她伸手扶住了电话亭,额头上渗出冷汗。

“怎么会这样……她死了……她不可能活着……可是那声音……”陈校长的目光盯向那个话筒。

那个话筒里面已经没有声音,但是陈校长还是感觉头皮发麻,四肢发软,她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突然,电话听筒里又传出了声音:

“陈校长,救救我……”

六 鬼声

陈校长呆呆地站在音乐厅旁,目光显得惊恐而幽怨。

不远的墙角处,高小媛微微探出头望向陈校长所站的方向。

陈校长为什么不离开而是在那里发呆?这一点让高小媛感到很困惑,她总感觉陈校长似乎隐瞒了什么事情。就在高小媛猜测的时候,陈校长已经揭开音乐厅大门上的封条径直走了进去。

高小媛皱起了眉头,她不知道陈校长这个时候还进去干什么,她没有去上课,而是悄悄地尾随陈校长溜进了音乐厅。

陈校长打开了音乐厅的灯,昏暗的灯光映射着凄凉孤寂的舞台。

高小媛迅速钻到一排排整齐的座位之间,偷偷瞄着音乐厅的舞台。

夏老师就是死在那个舞台之上的,而高一零班的学生全部都消失在这座音乐厅里。高小媛突然感觉这个音乐厅充满了恐怖,同时也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陈校长缓步走到舞台前。

高小媛低头缩到座位中。

陈校长痴痴地望着舞台,眼眶中的泪水在打转。

高小媛冒出半个头,眨巴着眼睛看着陈校长。

陈校长木然地转身坐在了第一排的座椅上,依然呆呆地望着舞台。

高小媛则钻到了座椅下面,透过座椅间的缝隙观察着陈校长的一举一动。

“都过了这么久,为什么你们还不能安静下来?”陈校长对着空旷的音乐厅突然自言自语地说道。

高小媛皱着眉头看着陈校长。

“小雨,你为什么要打电话?难道你们的死真的有冤情吗?”陈校长的声音飘忽不定。

高小媛抿着嘴,她不知道陈校长在跟谁说话,难道是在跟那些高一零班的“鬼”吗?难道连她也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就在高小媛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陈校长痛哭的声音。

“我知道你们死得很冤,我知道如果不是为了排练音乐,你们不会一起葬身,我对不起你们……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陈校长难过地大声叫着,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虽然高小媛并不认识高一零班的学生,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情也跟着难过起来。难道是因为许安吗?如果许安是邱王子,那么他就是高一零班的学生,也就是说他应该死了。一想到他死了,高小媛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清风飘过……我心向往……”突然,音乐厅里传来一阵悦耳的歌声,那动听的歌喉就像百灵鸟在歌唱。

陈校长缓缓地抬起头,眼球快速转动着,寻找着声音的出处。

高小媛微微扬起头,她总感觉声音离自己很近,似乎就在身旁。她悄悄地向前爬着,爬到中间的时候停下来,然后从椅子底下钻到下一排的座位下面。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好像就要接近。高小媛继续向前爬着。

陈校长缓缓地回过头,望向身后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座椅。

高小媛终于停止了爬行,她突然感觉到那个声音就来自于自己身体的上方,她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抬起头。

那身学生裙还算崭新,只是穿着学生服的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她正靠着座椅望向舞台,嘴中发出动听的声音……

七 锈刀、鞋带

高小媛的身子还在瑟瑟发抖,她正紧缩在陈校长的怀中,眼睛恐惧地看着面前的那具尸体。

尸体的胸前插着一把生锈的水果刀,而她的手中似乎还握着一根看起来像鞋带一样的东西。她脸上的肉已经腐烂外翻,看起来非常恶心,根本看不出她生前的模样。

警察来了,带走了尸体,封锁了现场,音乐厅再一次成了众人议论的焦点。而当警察赶到的时候,陈校长和高小媛也终于知道那悦耳的歌声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

原来尸体的喉咙处被塞了一个小型的MP3,声音正是从MP3中发出来的。

是谁制造了这场恶作剧?又是谁把那具尸体放在那里的?而那具尸体又是谁?

难道是……

不知道为什么,高小媛突然想起了日记本上写的那句话。

我喜欢你清晨骑着自行车唱着悦耳的歌穿梭在学校,那时的你是世间最美丽的天使。

苏思雨!!!会是她吗?

高小媛家中只有她一个人,父母都出差了,只留下她一个人独自在家,她感到了莫大的恐惧与无助。虽然从小都是这样,但是每当她独自在家的时候,她还是会感到难过悲伤,希望能寻找到那种温暖的感觉,希望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幸福地生活,可是她生命的大部分时间却是在孤独中活着。她缩着身子裹着被子靠在床头,眼睛静静地盯着那个日记本。

今晚,她没有写日记,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写些什么。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她感到莫大的恐惧,她根本无法拿稳笔将那件事情记录下来。

当年的那个夜晚一定是个恐怖的夜晚,虽然高小媛不知道那天夜里高一零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永远也忘不了今天白天所发生的情景。那具胸前插着水果刀的尸体让她几乎晕过去,如果不是有陈校长在,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可是高小媛仍然无法从恐惧的阴影中走出来。她知道那具尸体一定是苏思雨,她的尸体也藏在音乐厅里,就像彭芝的一样。可是她们的尸体都没有烧焦的痕迹,似乎她们的死都跟火没有关系。那么当年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邱王子的尸体在哪?

高小媛很不愿意看到他的尸体,可是她却不得不面对他已死的事实。

苏思雨死了,她和邱王子应该是对恋人,可这对恋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电话亭中的呼救到底是现在,还是当年?

高小媛感觉自己的思路越来越乱,她的心中充满了伤痛,她无力地闭上眼睛,头枕在床头。

如果那具尸体是苏思雨,她生前是那么漂亮的女生,可死后却被变成了一堆烂肉,这不得不让人惋惜痛心。而且高小媛虽然不认识苏思雨,但她感觉得到苏思雨对邱王子的依赖,更感觉得到邱王子对苏思雨的迷恋。看来他们真的是一对恋人,可惜恋人已死。而自己……一滴眼泪滑过高小媛的面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哭。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传来了电话铃声。

高小媛紧闭着双眼,根本没有接电话的意思。

电话铃停了,但紧接着又响起来。

高小媛微微睁开双眼,抹去眼中的泪水,无精打采地走出自己的卧室去接听那个电话。

“我是陈校长。”

高小媛先是一怔,随即轻轻地问道:“陈校长您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小媛,你父母不在吗?”

一听到父母,高小媛不禁苦笑:“他们都出差了,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就你自己在啊。”陈校长似乎有些犹豫。

“陈校长,您有什么事情就对我说吧。”高小媛听出来陈校长似乎有话要说。

“警察局今天给我来电话了,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告诉你比较好……”陈校长说得有些犹豫。

高小媛心里一紧:“是什么事情?”

“那具尸体是……”陈校长似乎在措辞。

“是苏思雨对吗?”高小媛倒显得很镇定。

“你怎么知道?”陈校长显然感到很意外。

“您说吧,我没关系的。”

“好吧,我就直接说吧。警察告诉我苏思雨不是死于火灾,她是被人谋杀的,她胸前插着的那把水果刀就是凶器。”

这个高小媛已经猜到,所以她没出声,只是默默地听着。

“而且警察已经化验了苏思雨手中的那根鞋带,那是……原来的高一零班学生邱王子的鞋带。”

是他的!高小媛虽然惊讶,但她还是没有出声。

“警察怀疑邱王子有可能就是杀死苏思雨的凶手。”

高小媛想要说什么,但却没说出来,她拿着话筒的手在颤抖。

“可是警察没有在音乐厅找到邱王子的尸体,他们怀疑邱王子没有死。”

高小媛闭上了眼睛,呼吸加速。

“小媛,我想我根本没有弄清当年发生的事情,也许当年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虽然你是个内向的高中生,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坚强的女生,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去调查那些事情。”

“我会帮您的。”这是高小媛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她就呆呆地听着话筒里传出嘟嘟的声音,眼睛迷茫地盯着房间的某个地方。

邱王子没有死吗?一想到这点,高小媛的心中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可是一想到他杀死了苏思雨,高小媛的心中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甚至还打了一个冷战。

这是真的吗?许安,或者应该叫他邱王子,他真的是凶手吗?他怎么会杀死自己的恋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小媛慢慢地走到卧室前正欲进去的时候,却听到卧室里传出一个声音,她的身子僵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拉开了门。

邱王子正坐在桌前看着她。

延伸阅读

一卦成凰魔教  http://www.db588.cn/at0i.shtml
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外,接着从里边下来一位穿着华服的公子,扶着姑娘下来。抬头一看,直接吓

我有一双数据眼有任务了  http://www.db588.cn/pl9d.shtml
尹雪寒还未回到家时,电话却响起了,是林叔打来的。[林叔,什么事?]尹雪寒温柔的说。尹

全能控卫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db588.cn/nqbj.shtml
王子腾夫人其实说的是客套话,亲家见面大都会问对方自家孩子有没有添麻烦,只是话虽然这么

二小姐今天也要女扮男装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db588.cn/dcfj.shtml
“不,不是的娘......”陆云霁一愣,刚开口解释却被陆夫人开口打断。“行了,这一回

红楼之瑞大爷之二龙山  http://www.db588.cn/amq1.shtml
于苏穿着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衣,雪白的皮肤趁着黑色皮衣,加上成熟女性完美的线条,我还以为

基因戮天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db588.cn/noen.shtml
第9章什么才是土豪大粗链子有些胆怯的看了叶云飞一眼,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没……没多

山海异闻档案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db588.cn/gglo.shtml
不知关了多久之后,她在睡梦中被人叫醒,紧接着有人扔过来一堆东西,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宝

穿成大帝白月光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db588.cn/n8ip.shtml
第二章:我绑架了三千神魔?“我....我这是哪里?”“难道我来到了地府??”“不对,

符文之地英雄长歌之雨夜,带给希望的人  http://www.db588.cn/be3q.shtml
沁欣酒店,一个坐落在本市街道旁的较大的酒店,但一眼看上去并不起眼,一个醒目的“沁欣酒

心尖火之做皇帝?(求收藏!求鲜花评价票!)  http://www.db588.cn/s879.shtml
左子良刚要开口,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萧染趁机‘大义凛然’地说道“属下只看到了大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恋爱后我变软了之第九章

    “眠眠,别太紧张,好好发挥就行,只要你努力了,成绩不是最重要的。”李婉声音柔柔的,她看乔眠脸色不太好,以为她是在紧张月考的事。乔眠听了这话眼睛又红了,轻轻的点头,这个年纪谁家不是对成绩看的比什么都重,也就自己爸妈能说这样的话来安慰她了。一顿饭吃的乔眠五味杂陈,在学校发生的那些不愉快被她强制抛到脑后,

  • 跟我走吧,命都给你在线阅读第二章

    当天晚上,沈殁进行了开庭前与律师的最后一次对话,漆黑的牢房内,沈殁安静的坐在床边,他上半身微微前倾,两只胳膊交叉着架在膝盖上,伴随着门锁开启的声音,沈殁抬起头,对着光明正大走进来的律师不屑一笑。律师穿着合体的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他仿佛没有看到沈殁的轻蔑一般,恭敬道:“重要事宜已经安排妥当,这是明

  • 重生之快乐西天在线阅读第七节

    吴寒儿似乎也被他的声调给吓住了,平常那么牙尖嘴利的她,现在竟然半个字都憋不出来。而杨红则觉得脚心泛凉,但当她再度抬起头,去仔细观察谢羽风的脸之时,刚刚在他脸上看到的那抹阴冷寒意却完全消失不见了,只见谢羽风对吴寒儿露出了一个温和而略带歉意的微笑:“这位小姐说的……也不算错吧,我……现在确实没有工作,是

  • 爱有天意(四四八八反NC)在线阅读还照洞天

    还照三千年,曦陵九万岁。曦陵还照阁,当今道门洞天龙头企业,专注出产纯天然无污染绿色环保农作物,价格实惠,好吃不贵。陆然摇摇头把这土掉渣的广告词甩出脑袋,她其实是拒绝这么快回来的,除了工作狂谁愿意结束悠闲的假期来苦哈哈地去上班啊?虽然她的假期也并不悠闲,天天刷着群聊天接任务打怪什么的······但是一

  • 萌妻骗爱:总裁失恋33天在线阅读九言复仇 道子图谋

    话说此时的秦风吸纳玄黄青气已经快到了临界点,头顶之上居然开出三朵青色莲花,脚下出现八卦阵图,浑身上下青气急速旋转。渐渐地已经被完全包裹起来,再也看不清他的真面目,宛若青丝蚕茧。而燕丹等人灵力被吸干,被重重的弹开,一个个身受重伤,倒地不起。再看秦风已然不见身影,但见一个巨大的蚕茧急速旋转,周围的玄黄青

  • 少年的溺爱之出嫁(4)

    兰娘端了一大锅汤面出来,特地叮嘱夏荷吃得饱一些,还有一整日要折腾呢,新娘子更是要躲在屋后,若是婆家没人顾及着,便得饿一日的肚子了。夏荷正在长个子的时候,可经不得饿。思及至此,兰娘瞧着夏荷狼吞虎咽的模样,心里头涌起了一阵的不舍。幸而夏荷并不是远嫁,今后仍旧住在同一个村子。再者说,这只是个权宜之计,等三

  • 魔幻龙界在线阅读第6章

    夜幕下,万家灯火,从窗子里飘洒出的灯光似乎都是温暖的,却又都弥散在无边的夜色里。此时,陈汐正在跟佟欣通电话。“只要天气好,我常带着大卫出去转转,每次去一个不同的地方,四处走走。”佟欣说:“今天,小妹带我和大卫去了她同学所在的幼儿园,虽然,大卫还是那样不说话,也不主动去找别的小朋友,但是,其他小朋友来

  • 原来你是我的白月光在线阅读飞空组

    一夜过后,陆飞眯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现在觉得浑身一阵难受,很想洗个澡,就找到了树林右边的一个小湖。一到湖边他就迫不及待地脱光了身上的衣物,跳到湖里去了。他一下蛙泳,一下自由泳,一下仰泳,玩得不亦乐乎。然后他玩腻了,就开始潜水了。陆飞往湖中心的底部游去,起先他好像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什么东西,然后越来

  • [综]偶像式恋爱在线阅读第二章

    在掐了一胳膊乌青,又故意从床上摔下一次疼得眼冒金星后,郑钱终于接受自己成了何夕的事实。看了日历,95年7月3号,也就是说他回到了16年前。凭着他的“先见之明”,真是想没有一番作为都很难啊,因祸得福?郑钱,呃,现在该叫何夕了,何夕摸了摸下巴,心中暗笑。但一想到近几年已略显老态的父母,刚生出的那点兴奋又

  • 圣尊魔王孟轩宇成为全校名人 高考到来(一更求支持)

    PS:有鲜花的给个鲜花,有评价的来张评价,谢谢各位了!晚上下了晚自习之后,钟境来到了门口,静静等待着。所有人都知道他在等谁。“一起走”,陈静姝出来之后,钟境立刻邀请到。“恩”,陈静姝点了点头,同意下来。钟境那个开心啊。“我帮你拿着书包”,钟境很自然的接了过来,然后拉过陈静姝的玉手。陈静姝紧张啊,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