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美人一顾惹星辰(k莫)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清水酹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五更天,十里国嫁依旧绚烂,长龙灯明暗映红远路。然唯有几人知,轿中新娘换了人,四公主抹白了面,换着火衣替九公主去了远方。

最初的新娘因刺杀女官被关在大殿里,连夜中帝君赶去探叶尚宫,随后将晋霜甩入中尉府大门。众人自是不稀奇,与叶尚宫有关且被扔进中尉府的,九公主已不是第一人。

此时图叶趴在床上,刺刀刚从腰上取出,鲜血直涌,刚包扎了腰伤她便赶走了一群人,自行在四肢上缠了薄布赶去了中尉府。中尉府人声未尽,她在树丛中等着,直到帝君与一干人离开了这才捅了锁进去。

高顶玄墙内点着短短白烛,地上的人因责罚已瘫软不能起。图叶端着断烛踢了晋霜一脚,她还能一动,还没晕过气去。

“可怜……真乃我见犹怜,哎呀呀,这都是我的错,我未告诉你在帝君面前不要辩解,否则会激怒他。”

“你滚啊……你还来做什么……贱人……”晋霜气若游丝,却强行起身

图叶大笑:“贱人嘛,总归好过做死人。”

“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们,若不是你一向咄咄逼人,我又怎会与你斗……我……我们是否上世欠了你的……”

“是,我就是来讨今生债的,”图叶掏出酒囊喷一口酒在她脸上,“你可知道,若按翱人的年岁我早该入土,后生,你们怎斗得过我?”

晋霜踉跄,“你……你在说什么?”见图叶面色笃定并非玩笑,这便惊道:“你是谁!”

“呵呵,其实也不是秘密,我可以告诉你,在下世狭路相逢时。”

她将烛火掷在晋霜领上,火势即刻燃着酒水大窜,烧着头颅的人挣扎中撞到桌椅,可惜中尉府楼高墙厚,嘶喊声无人耳闻,很快活人便成为一滩死肉。

大火中的狞眸死死望着她,即使焦黑也不肯合上,像要认清图叶的脸下世报仇。然而尸骨鬼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拼命想在深宫中活下去的人。

肉臭很快会飘出夜空,她需尽快离开,然而在拉门之下她却大惊,门竟在悄然中被锁死,这不是巧合,有人要她困在这里。当下回头望屋内,四壁十丈高墙,毫无天窗,她走不得了。

这一切皆有预谋,门外已有杂乱人声,闻声是丁康。

“门内果真有异味,太子爷,看来告密信中说的不错。”

晋翱道:“暗信语焉不祥,谁知又是什么伎俩。”

见他神色不定,丁康失望,“难道对暗信视而不见?这岂不是失了除去那人的机会?”

晋翱转身道:“别被几笔字墨耍的团团转,事端浪口莫要去闯,回去。”

“不必急走。”耳后沉闷一声,却见帝君已赶来,看来在同一时收到了暗信。

“寡人已派人前去尚宫局查探,倘若信中所言属实,寡人定会好好教训叶尚宫,你们与寡人一起来,莫要再说寡人轻饶了谁。”

内侍上,长钥**铁锁,几经之下未能捅开,众人正奇着,忽而有人闯入,高声来报。

守兵道:“大事不好,正殿牌匾劈落,侧殿走水啊!”

众人大惊,此等事从未遇过,帝君二话未说带人赶去,留着晋翱与丁康面面相觑。

“太子爷,这……还开不开中尉府的门。”

晋翱高声训道:“侧殿走水,难道你我还留于此?”他回头望着门下溢出的乌烟,转身走了。

门外人虽离去,然而事态未过,图叶若离不开,天亮也要被人察觉。正想着,却听几声铿锵,门锁竟开,一人进入,抱起她飞快奔走在黎明中。

图叶被焦烟熏的茫然,定睛看清妖桃面貌。

“郁大人……你……”

他行动急促,却面色豁然,“刀螂食金蝉,却怕黄雀后,这个道理你竟没放在心上?”

高领下那朵刺桃杳然艳丽,花销英气,他亦是半面润泽。图叶紧绷的身子松了松,“不怕,不是还有你这捕雀人?”

他似有不悦,薄唇轻斜不搭理她。飞檐走壁之间,很快便回到尚宫局,门一开,床上却卧倒一人,紫衣裹身,乍看正像图叶,原来竟是柏南。

郁儒丘上前拎起他,问道:“帝君的人来过了?”

柏南似觉得有趣,兴奋道:“我倒想装装,看他们如何分辨,不过还未到呢,大概还困在大人法术中。”

话说才尽,门便大响,屋中三人噤声,听闻门外人道:“叶尚宫?叶尚宫可起了?”

郁儒丘与柏南纵身跃上房梁,图叶搔乱长发,这才开了门,门外几个内侍见她确在屋中便匆忙请安,乱口胡造了理由又心惊胆跳的跑了。

却听几人埋怨:“稀奇了,平日片刻的路程今日却也能迷路。”

掩上门,柏南在高处笑:“凡人真蠢,小把戏就能捉弄了,有意思。”

郁儒丘教训,“能者大多出于凡人,别小看了任何人。”他垂头看着下面,长发曲张,像是预示还有另一番话要讲。

“今次……多谢了。”图叶开了门,有送客意思。

他艳袍一展,飞身下来,“谢我就是如此简单一句话?你未免太没往心里去。”

嗫嚅片刻,图叶终于笑道:“大人帮我果真有意图,不过我乃吝啬小人,说一句多谢已是给足大人面子,你若觉得努力付诸东流,那往日还是别来了。”

柏南登时跳脚:“说的什么话!好没良心,你真是一点没变……”郁儒丘转头一声咳笑,柏南像被抽了后脑立即捂嘴,仿佛说的都是污言污语。

再回头,仙人脸色已微微有变,图叶心有疑惑,正要掏话,却被郁儒丘双指按紧唇,“别吵,大人我有话说。”他顿了顿,想了想,在眉心打褶,“以后不准再用苦肉计,否则我揍到你凌乱。”

曲发扫过图叶的眉睫,一声教训出门,一道绮丽便熔在万里晨霞中。

*

待图叶醒来,已有宫女带来晋霜自愧自焚的消息,帝君因之前的暗信觉得她收受了诋毁委屈,这便特意来看她。图叶又真情实意为晋霜落下泪,事情才在混混沌沌中夏然而止。

而那只鸦色雀鸟到底是谁,她还未知。

这几日事态平缓,她终偷半日闲,避着晋翱去了景云斋。晋妙初醒,听得出没有好心情。青青见她进门,勉强笑笑:“叶尚宫终于来了啊……呵。”语气颇有沮丧。

晋妙呢喃片刻,终于哭道:“姐姐你带我走吧,我要住尚宫局。”

两人情绪大跌,图叶询问良久青青才道:“太子爷近来越发古怪,脾气可大了,方才看门的小四跌了跤他竟一脚踩上去,我们自然是心疼,谁知那玉真竟还添油加醋,说什么主子不正,下人也歪,这才把公主气哭了。”

提起气事,晋妙便大哭:“她是个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我讨厌她!”

图叶将她扶靠在身边,软言软语道:“这样个小人物就能把你气哭了,羞不羞?等你伤好了,我带你踏破那女人的门槛,骂她诅咒八十代,如何?”

“是,我要将她五花大绑,让她挺尸般卧两个月头,让她尝尝我的苦头!”图叶笑她调皮,又帮她撒了几口气,晋妙才平静下来。“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呢?你们以为我不知?屋里的菱花镜都给收走了,是不是我的脸见不得了?”

青青急道:“胡说胡说,掌嘴掌嘴!”

图叶笑道:“你看看,怪不得一屋子都低迷的很,都是被你说出来的。”

晋妙握紧她的手,那轻柔的五指缠着图叶的手,无忌惮的依赖,“人世真是有得有失,若不是母后当年病了,姐姐也不会代母后来我身边。”这一声浅薄的话竟说的图叶万般感动。

当年月桥花园,九岁女童抱着甜酒问她:“姐姐别再做坏人,好不好?”不知她是醒是晕,却独自接了下句,“坏人也寂寞,我来陪你吟曲。”

少年盘发,时光也梭,那轻曲绕梁而上,一绕已是三年,不解也好,怨恨也罢,女童成了少女,却当她还是她。

青青在旁大声感慨:“哎呀呀,不得了了,公主真是长大了。”

图叶这才回神露齿,与青青使了眼色。“是大了,看来不久就要**了,青青,我们倒不如先给她物色良门夫婿,你看如何?”三人嘻哈良久,一扫方才阴霾。时间飞逝,直到晋妙累得睡去,另两人才走出来。

图叶笑的口干舌燥,见桌上无水便去端高柜上一盏蛇头青砂壶,谁知一碰之下壶竟便碎开,徒留蛇头把子在手中。

图叶原以为是什么把戏,见青青面色讶异,这才多问两句,青青道:“这壶那日从我手里滑落,玉真她单手接住摆在那,我嫌她碰了没再动,却没想到这样吓人。近来太子爷也鲜少来陪公主,不知又是不是这女人纠缠着。”

“恩,此人并非善物。”图叶暗忖后嘱咐道:“收拾一下,明日我来接你二人。”言毕她便离开了。

第二日她匆忙去寻帝君,请求让晋妙搬入尚宫局,许是帝君根本不在意,她窜好的一拳理由还未阐述完,他便抬手挥笔,“准了。”

尚宫局很快收拾出三间闺房,搬弄挪摆,终于做出一点样子。第二日清晨图叶便带几人前去景云斋,远远便见晋翱蔽膝垂地,闭眼坐在门前,大有阻拦之意。

听见步声他便睁眼望来,浅淡道:“想来叶尚宫的双耳并不好使,我说过你不准再踏景云斋,原来这话竟是根本没入你的耳。”

一比那日在庙会上,他此时竟是面容温软。图叶把抬起的脚收在门外,对身后女吏道:“你们去将公主抬出来。”

晋翱抬袖阻拦几人:“不劳烦,我已遣人送去。”对于晋妙的迁走他竟用退让表态,图叶正觉大奇,他又高声道:“帝君下的令我万万阻拦不得,不过还请你劳烦,那额外之人也请尽心关照。”他拨唇间一笑昵狎,别有意思。

图叶心中猛然明白,这便头也不回赶到尚宫局,入门正见晋妙卧在屋中,见她来了从嗓子眼唤了一声,青青在旁抬头看着她片刻又望着一旁画屏,心头喜被多余情绪压着,笑的勉强。

转眼看画屏背后立着一人,身影如鹤,正笼上画里高崖烟水。那人察觉来人便露出半张脸,确是玉真。

“太子爷特准我照顾公主,往后要叨扰了。”

“太子爷准了,我还未答应。”

她不以为然,拨了拨垂丝,“其实照料的事若非太子爷开口也轮不到玉真插手,尚宫不必担忧,我与公主隔鲤池而居,偷几日闲情,可好?”她指了指对面,原来早已备好。

“上次答应请叶尚宫饮口茶,茶正煮着,现在赏个面子?”此人依旧傲然,问她是否赏面倒像是问她敢不敢前来。

“赏。”

玉真笑笑,先行一步去了那头。青青紧抓图叶的肩,附耳道:“她跟来根本不是太子爷的意思,是她自己提起的,那时候说尚宫局人多手杂她特来照料,现在却说反话,不知道储着什么坏水。”

“不过是表里不一之人,宫中这种人也不少,用不着放心上”

图叶安慰几言便兀自过了桥,然而停在门外思虑青青的话,深觉不妥便退步,离开之际身后屋门大开,措手不及中她被围腰拖入屋,大力按在墙边。

玉真压的她不得动弹,见她挣扎便哂笑道:“叶尚宫别走,难道怕了?我的妖蛇被你斩断,怕的应当是我,你真有能耐,仙人为助你刻意让侧殿走水,若不是他,你早死了。”

“想我死?莫非你仰慕太子,恨我这旧人?”

“可笑可笑。”玉真望尽门窗,忽而凶狠道:“那日在假山上你听到了多少?”这一声脆如金石撞击,再不是那位玉真,再不是女子。

一切全然在猜测之中,图叶曾将所有假设放入脑中,没想到最荒谬的却是真,她不住颤肩大笑:“当然所言尽闻了。”

玉真扣紧她双臂,恼道:“你笑什么?”

回头端倪咫尺近的人儿,她笑的越发狂妄,“有幸得知蒙主十三子的癖好是异装,纵然死了也值得一乐。”

延伸阅读

剑王朝之尴尬的独处  http://www.meruan.cn/djem.shtml
赵金妮独自在那悬空百米的石房子里不知道呆了多久,这个空间里的光亮一直没有变过。金钙砂

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之不妙啊!要死了?(2)  http://www.meruan.cn/g93z.shtml
这里群山彼此起伏,连绵不绝,绿意茂盛,群兽生活在这里,一处又一处的地方时刻上演着弱肉

女配沉迷事业(快穿)穿越了  http://www.meruan.cn/sos4.shtml
天光稍霁,微雪初晴,是个出游的好日子,温亦萱却懒洋洋地摊在床上,捧着手机,连腿都不愿

郢噬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ruan.cn/pgmi.shtml
对于这种事情始终琢磨不透的小丸子,想了一想的话还是反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非要说

末世重生之外来入侵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ruan.cn/ad2w.shtml
第3章:她不是(1)LK工作室。个性设计的工作室,黑白相间的主要元素增添许多复古的摆

气震星河之这不是巧合  http://www.meruan.cn/ny9j.shtml
“各位,这单顾总请了,各位还想点点什么?”酒吧经理走过来,笑着说。沈星月冷笑了一下,

穿书在出轨时刻在线阅读姐姐小苗很懂事(求收藏)  http://www.meruan.cn/jt6.shtml
陈真欢天喜地,他没想到修练还有这样的奖励。直等第二天,爷爷起了个大早,托着布袋子就去

都市小神医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ruan.cn/yyoe.shtml
在新福广市的《小说文摘》杂志编辑部,虽然已经夜色深沉,但是编辑部里依旧是忙乱不堪,这

西游之誓不成佛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meruan.cn/d0qm.shtml
“你啊你。你就护着他吧。毛病。”幽冥子对着赵长清恨铁不成钢道,气鼓鼓地挠挠头转身进屋

寻光记情报富家  http://www.meruan.cn/nuec.shtml
现在的张奇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少年。谁能想到眼前这个浑身散发恶臭,只有一张脸还勉强能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怒青龙之李鸣的危机(二)

    回箭馆的路上,天就擦黑了。街边的路灯有的亮,有的不亮,还有一闪一闪的,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平常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街道此时变的黑暗冷清,街边的房屋建筑浸没在黑暗之中,影影绰绰,说不出的诡异。周围的情形看不太清楚,模模糊糊的看到不少人走在街上,步履蹒跚,举止怪异。刘波是吓得不敢离开老爸半步!一路无言

  • 未来宅居写文在线阅读第七节

    上清仙府世界内。瑞气腾腾,仙光缭绕。一座座巍峨的圣山延绵,如龙虎盘卧,怪石嶙峋,湖泊、江河、大泽……景色空灵秀美。并非没有猛兽,相反,飞禽、走兽、鳞甲遍地都是。但就算是实力达到教主级的强大蛮兽,都不会系统的修行之法,只会遵循本能来吞噬天地精气、灵药仙草、蛮兽血肉来壮大自身,促进进化。而位于仙府世界中

  • 乾坤境主第七章在线阅读

    小鹿仔:小师叔,我来找你了。小鹿仔:小师叔,多年未见,看在叔侄情分上,请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小鹿仔:小师叔?小师叔?小师叔?“这位小姐,您还没等到来接您的人吗?这可都过去十五分钟了。如果人还不来,我就只能请您离开。”前台迎宾小姐早就看鹿林深不顺眼了。穿着一身地摊货,还说这里有认识的人,会下来接自

  • 七秀御姐[综]之突如其来的**

    招了招手,白金永诚示意青峰大辉把球丢过来。接着,比赛开始了。“我等下要去剪头发,就打3球吧!”“啧,随便你!”青峰大辉本能的不爽。剪毛有跟他打球重要吗?大概是来之前青峰大辉已经把野球场的人教训过。他们一下来,其他人便退到一旁,乖乖让出了半个球场。三分线外,白金永诚持球,没有急着进攻,观察着青峰大辉的

  • 白鹿成双对[校园]之担任双队长,捕杀新猎物(9)

    蚁国A区,工蚁会议室。能够将三只蜜蜂尽数歼灭,还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运送回一只蜜蜂,而且拯救了150分队幸存者——平川,这让姜宇轩的大名更加如雷贯耳。「瞧见没,真是英雄出少年呐!」「我敢打*,宇轩大人接下来的仕途,一定会顺风顺水。」「当然了,我听说西川大队长将要授予姜宇轩珍贵的勇者称号呢。」……会议室

  • 挑衅就变强之第二章(2)

    那天莫祁烈把赵秦送回去之后又过了几日。隔壁家的赵妈妈又来做客了,这次居然带着赵秦来串门,说是要让难得回来的莫家儿子们瞧瞧她的宝贝儿子。漂亮的赵秦自然是集齐千万宠爱于一身,莫父莫母可喜欢这小宝贝了,抱在手里就舍不得放下来,赵秦也是听话乖乖地任他们抱着,要他说什么就说什么,哪怕他能说的不多。一直到莫祁烈

  • 拯救过气偶像之第二章

    女人被那声“大妈”叫得一懵,随即脸色涨红。虽然她家儿子比费度高两个年级,但她结婚生育早,现在也才三十二岁,其实比费臣还小两岁。不过从外表上看,费臣却要比她年轻许多。这么一打量,女人发现了费臣和费度长相上相似,知道是费度父亲来了这里。冷哼一声,放下了手,转身拉来自己儿子,打算和费臣告状:“我动你儿子?

  • 血舞正气在线阅读第八节

    不知道是她真的无惧这个世界的危险,还是她真的年少不懂事。王忠也有些佩服唐茵茵,做人做到她这份上,能长这么大实在不容易。十分钟过去了。十二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时间的钟表像是一柄锋利的刀刃悬在三人的头顶,寂静的晚上,虫鸣声越发的清晰。月光将站在门口的男人影子拖拉的斜长,像是地狱的恶魔正在对着三人

  • 〔我英〕雄英高中的风间同学第五章在线阅读

    搞定了行头,叶晓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临湖居。二十分钟之后,叶晓的眼前就出现一座堪比豪华会所的奢华建筑,鲜红的地毯从售楼处的门口一直铺到路边,两个靓丽少女分立在红毯尽头的两侧。良好的培训让她们产生了极高的素质,并没有因为叶晓是打车来的而有所轻视,刚一意识到叶晓有踏进售楼处的趋势,这两名少女就齐刷刷的一

  • 人生若如初相逢(杨逍纪晓芙)第八章

    今日的程锦玥较之以往有着截然不同的天壤之别,许明知不可能看不出来。然而许明知很清楚,这只不过是程锦玥煞费苦心的新手段罢了。当初迎娶程锦玥这门亲事,是许奶奶定下的,许明知直到两家长辈已经下了聘礼和彩礼,方被告知。如若让许明知自己做主,他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定下这门亲事的。但是,亲事已经定下,再无更改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