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悠然的古代日常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米饭饭呀 来源:言情小说吧

第九章 终南秘境

在西安府周至县南时村靠近终南山的一座道观中,此时有十多个身穿蓝色道袍的道士在青砖地上围坐成一团,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绣青中年道士坐在正中,正唾沫横飞地说着关于终南山的各种诡秘传闻。

每个道士的脸上都映着白惨惨的亮光,亮光来自头顶悬挂的两盏白色灯笼。在两盏白色灯笼之间,横着一方古旧的匾额,匾额上字迹斑驳,隐约可见“成道宫”的字样。

说完“找一处地方”五个字后,绣青道士故意打住了话头,右手慢慢捋着两撇小胡子,不再往下讲了。周围的蓝袍道士顿时急不可耐,纷纷催促道:“张师叔,你快别卖关子啦!这些江湖中人到底在找什么地方?”张道士顿时有种众星拱月之感,满意地一笑,说道:“你们听好了,这些人要找的地方,叫作——终南玄德洞天秘境。”最末六字,一字一顿,说得极慢。

“终南玄德洞天秘境?”周围的蓝袍道士大多是头一次听说,不免有些又惊又奇。

张道士转过头去,目光越过重阳宫成片的飞檐翘角,落向了天际。一条巍峨雄壮的山脉绵延不绝,在夜幕之中,倍显苍茫磅礴而又神秘莫测。他抬手指向横卧天际的巍峨山脉,说道:“这终南山首起昆仑,尾衔嵩岳,绵延八百余里,山峰峪谷不计其数,许多地方乃是人迹罕至的蛮荒绝地。千百年来,关于终南山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终南山里有一处秘境,那里藏着富可敌国的宝藏、主宰天下的力量和长生不死的方法。甚至有传言说,那里藏着世间最初的秘密,一个人只需去到终南山玄德秘境,他想要的任何东西,都能在那里找到。古往今来,无数能人异士以隐居为名来到终南山,为的便是寻找这处终南山秘境。”

周围的蓝袍道士面露惊异之色,有人小声问道:“张师叔,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真的有这种秘境吗?”

张道士回过头来,故作神秘的目光从一张张惊异莫名的脸上扫过。他忽然咧开嘴唇,哈哈一笑,说道:“我说的这些虽然是传闻,传闻嘛,不可全信,但不能说没有。”

周围的蓝袍道士中忽然有个小道士问道:“张师叔,那我从后山看见的“活死人禁地”那又是什么东西?”

听到“活死人”三个字,张道士轻松的脸色顿时一沉,沉吟片刻,说道:“活死人?据说那里有一个闭关打坐活了三百多年的死人。”

问话的蓝袍道士惊奇不已:“死人怎会活着?还能活上三百年那么久?”

张道士说道:“那是因为活死人生前曾去过终南山秘境,据说他在秘境中找到了长生不死的方法,只不过他后来厌倦尘世,选择了闭关禅定,据说他至今还活着。相传只要找到活死人,就能从他的肉身上得到长生不死之道,因此过去三百多年间,无数人来到终南山脚下,寻找活死人的埋身之地,却始终遍寻不得……。”

夜色凄迷,智祥慌不择路的穿行在秦岭冷杉林中,根本辨不清方向,只能沿着一条林间小路往前行。不知走了多久,耳边响起了汨汨的流水声,淡淡的月光下,一条河流挡住了去路。

这大概就是南梦溪了,听吴香主说过,沿溪水南行是去终南山的路,顺流而下就到子午古道上了。

智祥蹲在水边,捧水洗了把脸,然后坐在一块青石上歇息。

是去子午古道,明早骑马回嘉州,还是溯溪而上前去终南山呢,他眺望着夜空中点点繁星,思前想后一时拿不定主意,还是等到天明再说吧。

一阵倦意袭来,于是便和衣躺在大树下睡着了。

东方破晓,“嗨,嗨哟哟,嗬嗨嗨……”一阵高亢浑厚的号子声由远及近,智祥猛然惊醒。溪流中,七八个不穿衣服的汉子肩挎纤绳,正拖拽着一条“竹板船”艰难的跋涉着。

“休说逆水不行船,岁岁江头送远帆。赤脚磨平千刃岗,*肩扯断百年纤。风吹血汗如苍雨,日晒肌肤若紫烟。口号深沉浑若吼,居家儿女要吃穿。嗨哟哟,”为首的纤夫孔岩发现了智祥,停下号歌,嘴里喊道,“喂,小娃儿,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你家在哪儿?”

智祥揉了揉眼睛,望着这些一丝不挂的汉子们,惊奇问道:“大叔,你们怎么都不穿衣服?”

那纤夫约莫四十多岁,古铜色的皮肤,肌肉强健,身高八尺。闻言笑将起来,说道:“我们是纤夫呀,纤夫多是家境贫寒之士,如穿着衣服,汗浸盐汲加上纤索的磨损,衣服能穿几天?最重要的是防病,如果穿着衣服,一会儿岸上,一会儿水里,衣服在身上干了湿,湿了干,不仅不方便,而且还容易得风湿,当然打赤膊啦,看来你这娃儿不是本地人。”

智祥见那纤夫面善豪爽,于是告知了自己的来历:“我是进山来采药的,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去江口镇给人送货。”

智祥朝船上望去,舱内装着些油盐酱醋的坛子和一袋袋的粮食。

“终南山还有多远?”智祥又问。

“五十多公里吧,过了江口镇,沿溪水一直南上,就到太白山南坡了,你一个小娃儿可去不得。”那纤夫好心告诫道,然后又拉起纤绳,“嗨哟哟……”喊着号子,一步步艰难的在溪流中前行。

望着纤夫们强健的背影,智祥仿佛增添了信心,于是脱下鞋子放入包袱,卷起裤腿跳进了溪水中,尾随着他们而去。

千百年来,南梦溪的纤夫们都是光着身子拉纤的,因为水流湍急,打湿后的麻布衣衫紧贴在身上,不但阻碍肢体的活动,也极易擦伤皮肤。

智祥还没走出多远,浑身衣服便已经湿透了,无奈只得如纤夫们般脱去衣裤,一丝不挂的跟在了后面。

清澈的溪水飞溅到身上,又凉又爽,智祥感到十分的惬意。

“喂,要过河喽……”远处传来女人清脆悠长的声音。

智祥望过去,岸边有妇女二人背着竹篓,正在向纤夫们频频招手。

两名年轻的纤夫放下纤绳走去岸边,各自背起一人趟水渡溪,举止落落大方无邪,就如同这山水一般朴实自然,令智祥大为惊讶。

“瞧,后边还有一位小纤夫呢。”那年轻妇人咯咯笑道。

智祥脸一红,下意识的背过身去,惹来纤夫们一阵爽朗的笑声。

先前的那位中年纤夫走过来问道:“小娃儿,你真的要去终南山采药?”

智祥点点头。

“坐到船上来吧,带你去江口镇。”那纤夫伸出强壮的臂膀,托起智祥放到船上。

“嗨,嗨哟哟,嗬嗨嗨……”拉纤号子又再度响起。

江口镇是一个人口不足万人的小镇,民风淳朴,那位中年纤夫孔岩就是本地人。

黄昏时分,船停泊岸边,纤夫们都穿上了衣裤,有商家伙计前来卸货。清点完毕后,大伙去小酒馆饮酒,纤夫孔岩则带着智祥回到了自己家。

山脚下有两间草房,屋前一片小菜园,门槛上伏着一条老黑狗。孔岩家中三口人,孩子名叫孔青山,自幼患软骨症瘫卧病床,是夫妇俩多年来纠结的一块心病。

“这娃儿叫智祥,从四川嘉州来的,想去终南山采药。”孔岩告诉婆娘。

“那可不好,年前有采药客结伴上山,结果只回来一个人,还吓得疯疯癫癫的,真是可怜。”那婆娘说道。

“智祥,听见了吧,成年人结伴而去都回不来,何况你一个娃儿,明日下水放排,我还是送你回去吧。”孔岩劝慰道。

“他们是被精怪抓去了么?”智祥想了想问道。

孔岩闻言一笑:“都只是传说有精怪,可并没有人亲眼目睹,或许是见到过的人都被吃掉了吧。”其实当年终南山深处我也去过,还遇到了一位高人,孔岩想了想回忆道。

原来孔岩天生神力,能够单手举起一头牛,被人称为孔大力。孔岩幼时父母双亡,被长安城开武馆的舅舅收留,因为孔岩身高八尺,骨骼粗大硬朗,舅舅觉得他不适合练武,于是孔岩就在武馆内干些打杂的活计。可是孔岩不甘如此,干活之余就偷师学艺,夜深人静就去山上练功,时间久了,练成了一身硬气功和精湛的刀法。

有一天,武馆来了一个日本倭人,穿着和服,提着刀,一进门很客气地说要拜访馆主,想切磋武艺。孔岩的舅舅一听,来了个倭人,自是看不起的,既不给日本倭人倒茶,也不让座,只是派出最得意的大徒弟去应战。

不料大徒弟不到三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还断了一条腿。于是舅舅亲自出马,一看,竟是某日在酒肆里吃完霸王餐就飞身离去的日本无赖。

这下舅舅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心想:你个小倭国的流浪汉跑咱们这里来捣乱,还没人管了?于是提棍就和日本浪人打作一团。

舅舅自持武艺高强,可也只是地方上的“井底之蛙”,殊不知山外有山人上有人,这日本浪人不是一般混混,身手十分了得,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功夫,路数中处处透着中国功夫的韵味。

舅舅傻眼了,摸不透对方时而少林时而武当的套路,不小心被一刀砍在腰上,顿时倒地身亡。

孔岩见状泪如雨下,那舅舅如同亲生父亲,就这样被倭人一刀劈了,怎能放他走?

孔岩随手抓起砍柴的大刀,快步冲向日本浪人,把对方吓了一大跳。因为那日本人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左右,孔岩那么高,向座小山一样,黑乎乎地压了过来。

他心一慌,脚下一滑,竟然踩着一滩青苔就摔了个仰八叉,孔岩冲来正好一刀劈中他脑门儿,当场毙命。由于用力过猛,没有避开日本浪人朝天而竖的那把刀,把他的大腿挑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舅舅的众徒弟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还没看清,那日本人就被一个门外汉给砍死了,多稀奇! 众人把孔岩高高抛起,热烈地庆祝。

可高兴归高兴,杀了人是要偿命的,况且还是杀死的大清王朝邻邦之人,官府肯定不会放过他。舅舅的大徒弟就给孔岩出主意,趁官府还没有发现,赶快逃命去吧,逃到终南山里面去,那里山高路险,谷深涧幽,自古就是逃命藏身的好去处,是最安全的地方。

孔岩说:那你们怎么办呢?

大徒弟说:不要管我们,你逃命要紧,这里的事情我们去应付。

孔岩听从大家的策谋,往终南山而去。经过艰辛跋涉,他到了终南山的深处。一天,他又累又饿,坐在林间歇息,心里盘算着找一户农家讨点吃的,却见迎面来了一位背着竹篓采药的道士。

那道士见了孔岩,有些警惕,远远站在那里问:你受伤了吗?

孔岩低头一看,自己的大腿上脓血已经粘住了粗布,似乎还散发着一股臭味。

他说:请道长救我!

道士说:你是犯了什么罪逃进来的?杀人?劫财?或是强奸?

孔岩苦笑道:道长,我是杀了人,受了伤,请您救救我。

道士一听道:杀人者偿命,你好自为之吧。说完拂袖要走。孔岩道:道长,我杀的是倭人,他踢我武馆,杀我舅舅,你说当杀不当杀?

道士怔住了,神色黯然地转身道:跟我来吧。

孔岩跟着道士来到一处清幽的道观,里面无他人,就只有道士一个人居住。道士端来清水与药物,给孔岩处理伤口,孔岩问:敢问道长尊姓大名。

道士头也不抬地说:贫道本名山本一郎,法名净心。

孔岩惊得一跃而起,怒道:你是倭人?遂提刀便要砍下去。

道士一把捏住孔岩握刀的手,孔大力顿觉身上所有力气似乎都被道士化解了,道士说:心要净,眼要明,人与人之间,只要是心怀善良,便不分国界。我家祖祖辈辈是从医的,因为一场灾祸,家里人全都死了。我久闻你们国家地大物博,人民包容好客,所以就来看看。现在我在这终南山中已经呆了整整八年了,早已不再恋着故土,因为这里的山山水水、黎民百姓都打动着我的心,我决定在此定居到老,做一名道医,为老百姓治病。

孔岩手上的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倒头便拜:道长,请恕在下无礼,听您一言胜读十年书啊,我的心胸太狭隘了,您是高人,求您绕我一命吧。

净心看孔岩态度诚恳,心性不坏,于是便放他下山去了,临走时曾叮嘱孔岩:这终南山深处不是普通人所能久呆的地方。于是孔岩就下山在这南梦溪附近的村镇安了家,过起了日子。

吃饭的时候,孔岩婆娘聊起这两天从下江西安府来了一伙采药客,住在镇上唯一的那家安康客栈,与以往不同的是都带着刀剑弓弩等兵器。

智祥想了想,说道:“我可以去和他们搭伴,只要不进入深山老林,就在边上采点药也行。”

这伙采药客有兵刃在身,智祥跟着同行毕竟要安全许多,孔岩寻思着。

晚上,智祥和青山共睡一张床上。那孩儿骨瘦如柴,眼窝深陷,令人怜惜。嗯,等我找到千年灵药一定会来把你这软骨症治好,让你如正常人一样出去玩,智祥心里暗想到。

“外面真好,”青山对智祥说,自打他记事儿的时候起,就只能透过窗户望着远处的一成不变的山峰,多少年来都是如此,只有当爹娘抱他出去的时候,才能够看到外面的村庄、溪流和“竹板船”,“爹爹和纤夫叔叔们都光着屁股。”说罢,咯咯的笑了起来。

隔壁屋里,婆娘听见儿子的笑声禁不住的落泪。

“唉,青山多久没这么开心过了。”她说。

“是啊,智祥要是我们的孩子就好了,青山也有了个伴儿。”孔岩叹息道。

延伸阅读

鑫莱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nm8t.shtml
鑫莱毛绒公仔总部是泰迪熊、龙猫、河马、比卡丘、十二星座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普瑞达石墨烯采暖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z5a.shtml
普瑞达在其质量和研发体系中确立了以“安全-质量-环保”为中心的三位一体的监控体系。品

美旺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xk0n.shtml
美旺挂条总部是一家生产.广告扇、PP/PVC挂条、纸巾筒、PP笔筒、鼠标垫、写字垫板

隆江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px28.shtml
隆江厨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免火再煮锅、厨房卫具、不锈钢保温杯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

安杰美内衣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xecq.shtml
安杰美内衣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服装企业,旗下品牌“黛尔莉卡”,特点舒

沃巴马墙纸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s4jy.shtml
沃巴马墙纸隶属于南京沃巴马墙纸有限公司,成立以来坚持高起点、高素质的全新模式,采用现

朗威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dj12.shtml
朗威牛仔裤经销批发的品牌男女装、商务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明达眼镜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gpr3.shtml
武汉市东方明达眼镜有限公司是各省市的眼镜少售连锁企业,总部设在光谷慧谷时空大厦,自1

金和轩KTV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p2ew.shtml
金和轩KTV坐落于太原北节1号经营十余年酒店,酒店内设豪华KTV包房40个以及高明音

湿美电子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a2rp.shtml
湿美电子生产除湿机,湿美电子产品技术成熟、操作简便、能耗低、功能齐全、维护方便、采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好意思哭错坟了在线阅读第7节

    ”大家掌声欢迎我们的二等功臣,陈燚!上台领奖!“局长用话筒说道。只见台下的众人掌声欢呼声骤然响起,今天陈燚穿着一身警服,也挂了衔,因为火拼事件后,经上级批准,他提前结束了实习期,正式成为一名警察,与此同时,上面的二等功也批了下来,简直就是双喜临门。陈燚缓缓走上台,完成了领奖仪式,他走到话筒前却迟迟没

  • [全职+猎人]幻影旅团打荣耀之纸金童

    破庙外夜凉如水。一轮弯月悬挂在夜空中之中,看不分明,就好像被一层白纸糊上了一样!“不对劲!这月亮似乎有些奇怪?”罗生眉头紧皱!无相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何止是奇怪,是有鬼物用法力蒙蔽了天听,想趁机作乱。”罗生惊道:“是那只纸金童!”无相面上微微笑了笑,眉心的朱砂透出妖冶的红。“罗施主,不如你回去休息休

  • 我真的是个好人第5章在线阅读

    邱意等到他背完了才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少年。他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肤色有些黑,眉眼英气,眼神有力,却真真正正是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这里是云王府的私学,你是什么人敢随意进来?”邱意站起来,觉得他有些无礼。少年脸上却是不情愿的表情,甚至有些嫌弃,“你以为我想进来?要不是你吵到我睡觉了,我才

  • 农家子科举养家(种田)在线阅读第10节

    寻常的马根本无法在背负其重骑兵之后仍旧可以快速奔跑,可是斯亚却可以!而且这只斯亚还极为纯种,可以说是,斯亚马中的皇族。因而虽然比不得血奘,白函,赤兔,赤炎等马中极品,但也算是稀有。况且换了寻常的马,根本拉不动这样重的马车。而马车之内就更是令人震惊,整张纯白的波斯地毯,躺上去异常舒服柔软,一张靠着车壁

  • 山鬼谣第6章在线阅读

    小丽最近换了一个工作,跳槽到了一家大的房地产公司上班。“这就是你的办公室了!”人事部的经理带她到法律事务部,给了她一张办公桌。“以后你就在这里办公,有什么不懂的问同事,有业务以外的问题可以向我或者其他的领导汇报!”“谢谢经理!”“好好干!”“我会努力的!”小丽坐下来,开始自己的工作。周围的同事也非常

  • 巅峰之起在线阅读渡阴河

    我们的村子附近有一条大河,宽有一百七,它的水最终汇入长江。但是,二十里之内的河床,没有任何的桥梁,说句不夸张的,连船只也几乎绝迹。爷爷是一脉相传的摆渡人,这边七个村子所有想过河又嫌远不愿意绕的,全由摆渡人撑船接送,多少年了都没有变过。老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可这条河却几乎困死了村民们,因为村子另一边

  • 掌上明珠之母子情深(8)

    高大但枝叶却微黄的大树在风的吹打中,发出“吱吱”的摇摆声,那枯黄的树叶被风无情的吹落结束牠的生命,化作春泥养育着大树。在枝桠上停息着几只小鸟在那叽叽喳喳的交流,是不是的展翅盘旋着。斑驳的影子在太阳的照射下参差不齐,有一个瘦弱且抽泣的身影在低头抱膝,显得那么无助。“九流,是九流吗”一个妇人轻声叫着,小

  • 重生之名门锦绣在线阅读瓦特!这忍术不能用?

    李峰思考问题太入神,突然感觉有种遭人窥视的感觉,转头朝房门方向看去,就见到一个差不多有10岁左右,长相乖巧的小萝莉在轻开的门缝处,探了个脑袋出来。然而,李峰的这一声把这小萝莉的头吓得立马缩了出去。李峰看清了那女孩儿面容,明白了这是原本李峰,当然现在可以说自己的小丫鬟,叫作小如意。不用想也知道很可能就

  • 灵气复苏:开局反夺舍了轮回道帝!在线阅读第3节

    这魔王看我进了屋也不先说话,坐在凳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站着的我,举手投足给人一种上位者的气场,那我能怕他吗,我人都死过一次了,正好他瞅我,我也瞅他。这魔王不仅体型大,面相也凶,两个红仁眼珠子大得跟铜铃似得,一头赤发十分显眼,鹰钩鼻给人感觉这人就刁蛮高傲,我感觉单从面相上来看,这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家伙,穿

  • 爱上太阳花女孩儿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现在给我的感觉,跟之前变得不一样了!”车上,诸葛大力看着秦禹,一本正经的说道。“之前是什么样的?现在是什么样的?”秦禹脸上带着笑意问道。“昨天你给我的感觉有三个关键词,穷、木、帅,现在的感觉却完全推翻了之前的看法,你一点也不穷,说话办事也没有丝毫木讷的感觉,只有帅还是一如昨日。”秦禹嘴角扬起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