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女国师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隐漓 来源:17K小说网

第006章

妈妈……

听着珠珠奶声奶气的喊着妈妈,何小红真的是泪如泉涌,捂着嘴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何小红就觉得,光冲这一声,之前吃得苦受的罪,就都值得了。

就在这时,周萍急急的跑了出来。

乡下地头真没那么讲究,多的是两三岁的小豆丁儿到处跑着闹着,要是再大几岁,还能上树下河,淘气得不得了。像珠珠还算是听话的,让她乖乖待在院子里,她绝对不会往外跑,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坐在小凳凳上,乖巧得很。

今个儿也一样,周萍在屋里擦桌子收拾碗筷,冷不丁的就听到外头喊妈妈。

当妈的人本就敏感,都不用细听,周萍就感觉珠珠的叫声奇怪得很,完全不似平日里那软糯糯的撒娇口吻,好像有些害怕,甚至还带了点儿哭腔。

周萍赶紧撂下抹布跑出来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是苗大嫂啊。”她虽然不是本生产队的人,可因为下乡好多年了,对队上的人几乎全都认识。

珠珠一看到妈妈出来了,赶紧起身蹬着小胖腿跑过去躲到了妈妈身后。做这些时,她仍没有忘记自己的小茶缸子,一手牢牢的握住手柄,一手还放在底下托着,及至奔到安全地带后,这才学那大人一般,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满脸的如释重负。

“别怕,这是队上的姨姨,来,叫苗大姨。”周萍依着本地的习惯,让珠珠喊人。

可珠珠很警惕的抬头看了眼何小红,还皱了皱眉头,鼓着腮帮子告状道:“她要抢珠珠的黄桃桃!”

“不会的,姨姨逗你玩呢。”周萍也不好跟小女儿较劲,索性岔开话题,“还吃吗?再给你添点儿甜水?”

“好好好!”珠珠一叠声的道,一副生怕妈妈反悔的小模样。

周萍好笑的看了眼把小脑袋点得跟捣蒜似的小女儿,扭头让何小红等一等,接过珠珠的茶缸后,又抬腿进了堂屋,拿了个玻璃罐子往茶缸里添了一小半甜水,转身交给了小女儿。

在这过程中,珠珠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妈妈身上,两只小胖手背在身后,显得格外乖巧可爱,只是那全神贯注等投喂的神情却出卖了她。

是个吃货无疑了。

及至小茶缸回到了自己的手里,珠珠这才小心翼翼的捧着走过去,坐到了小凳凳上,继续开吃。

“苗大嫂,可是你家我大娘又想要什么了?不过这回也不着急,兴华要在家里休息好几天才出门呢,下回去哪儿也还没个数。”

何小红面上闪过一阵茫然,她完全没办法接受刚才发生的那一切,明明珠珠是在喊她妈妈,怎么就……强忍着那种肝肠寸断的感觉,何小红很勉强的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哦哦,那行,我知道了。”

“有啥需要的,下次说一声好了,到底是乡里乡亲的。”见惯周萍看出了何小红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儿,可她并不认为这是因为自己。想也是,整个生产队上谁不知道苗家婆媳的那点事儿?何小红被她婆婆骂哭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次数多了,大家伙儿也都习惯了。

“嗯。”何小红把头埋得低低的,挪着步子就要往外走,露出珠珠身边时,忍不住又凝神看了一眼。

这回,她倒是看清楚了。

小茶缸里装的是黄桃,罐头水果的其中一种,这是连城里人都不一定能弄到手的稀罕吃食。何小红之所以认识,还是因为有一年领导下乡慰问时,曾给苗家留了两听水果罐头,一听黄桃的,一听橘子的。哪怕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何小红依然记得很清楚,那水果罐头起开后,飘荡在空气里的甜香味儿,甜里透着一股子微酸,非但不会令人难受,反而有种开了胃口的感觉,叫人忍不住口齿生津。

然而,她并没有吃到,两个女儿也没份。

李桂芳只倒了不多的出来,跟儿子分别尝了尝,剩下的全叫她拿回了娘家,给她老子娘吃了。

就因为那个事儿,何小红认定了李桂芳脑子有问题,不疼儿媳妇,她理解的。可孙女啊,孙女难道不是他们老苗家的血脉吗?宁可白便宜了外人,也不给亲孙女吃,不是有病又是啥?

幸好,老大老二虽然没吃到,起码老小吃到了。

何小红满脸的悲切,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甄家。

甄兴华吃完饭就出门了,他有些事儿要找大队长商量一下,好在事情进展挺顺利的,没过多久他就快步回了家,还没来得及逗一下小闺女,就被他媳妇拽到了一边去。

周萍把刚才的事情一说,让他给寻思一下那女人到底是咋回事儿。

“苗解放他媳妇?”甄兴华略一思量,“估计又被苗大娘骂了吧?没事儿的,你是城里来的你不知道,咱们这地儿,婆婆骂儿媳那就不叫个事儿,没人会多管闲事的。再说了,苗大娘看起来是凶,其实还好,我认识她那么多年了,从没见过她动手打人。”

“不是说她以前举着胳膊那么粗的门捎去她公婆那头吗?”周萍多少还是犯怵的,她一城里姑娘,虽说下乡好多年了,可有些事情不是说习惯就能习惯的。当初,她之所以答应嫁给甄兴华,一方面是因为甄兴华人品能耐都出众,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甄家其他人都是比较讲道理的,全家上下都和和气气的,不像队上某几家,一言不合就开打。

忒吓人了。

“嗐,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可最后不也没动手吗?”甄兴华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提李桂芳早年还曾经一手提着砍柴刀一手提着镰刀,立在自家屋前,怎叫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人送外号,双刀老太婆。

考虑到这事儿说出来很可能会吓到自家媳妇,甄兴华赶紧岔开话题,唤了小闺女过来:“哟,这是谁家的闺女,怎么这么好看啊?”

珠珠笑得眉眼弯弯,脸颊两边的肉肉一颤一颤的,冒着口水音道:“老甄家的!”

“原来是咱们老甄家的闺女,怪不得这么好看。”甄兴华弯腰将女儿抱在怀里,上下掂了掂,“又沉了不少。萍儿,你说咱儿子当初咋喂啥都不胖呢?珠珠这份量,都赶上她哥四岁那会儿了吧?”

周萍已经收拾好了,瞥了一眼笑闹着的父女俩,无奈的道:“你可别光顾笑了,想想珠珠这冬的棉衣该咋办吧。她哥那会儿太瘦了,她铁定穿不下。不然,我去找找李大娘,让她帮我做一身?”

李大娘就是李桂芳她娘家大嫂,整个第三生产队,只有李家有一台缝纫机。不过,这年头多半人都会针线活儿,是比不得缝纫机做出来的衣裳针脚细密,可谁在乎呢?有衣裳穿就好了,毕竟央人家李大娘帮忙做衣裳,怎么着都是要给些手工钱的。

或是给布给棉花,或是给几斤粮食,或是直接给钱都成。具体给多少,要看你的要求是什么。白叫人家做活,甚至还要倒贴棉线这种事情,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当然,就算真有人豁出去脸面不要,硬上门想要占这份便宜,李家人也不是好惹的。

能生出李桂芳这种泼辣角色的李家,家风如何其实已经是明摆着的了。

甄兴华倒是不在乎这点儿手工费,他低下头伸出手,轻轻的捏了捏小女儿肉嘟嘟的脸蛋儿:“离冬天还有一段时日呢,再看看。听说下回出车是要去省城的,我想想法子,看能不能给珠珠带两身新衣裳来。”

“百货公司的新衣裳?可那不是要票吗?”

“试试看吧,万一能弄到不要票的次品呢?实在要是不成,咱们加点儿钱,让李大娘赶赶活儿,总归不能让珠珠冻着。”

周萍也觉得这法子不错,抬眼见丈夫怀里的小闺女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赶紧接过来抱去了里屋,还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着,到底是珠珠天生好带,还是她头一个孩子没经验,第二个才带得顺了?

……

夫妻俩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商量事情的时候,何小红去而复返,就躲在路旁的大树后头,捂着嘴噙着眼泪,心如刀绞一般的看着这温馨幸福的一幕。

这天下午,何小红并没有参加队上的劳动,记分员才不会给她留面子,哪怕她是烈士家属,像这种事情依旧不会姑息的。

狠狠的扣掉半天工分后,记分员还特地跑去另一边找了李桂芳。

李桂芳也是要干活赚工分的,可她是看仓库的,平常都不太过来,也就是需要用到粮种,以及收上粮食放进仓里时,才会过来。当然,这种活儿工分相当得少,不过确实很轻省。

记分员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着重强调何小红非但没来上工,还是无故旷工,连个招呼都没打,简直就是劳动人民之中的蛀虫,是害群之马,是必须严格批评教训的!

“行,我知道了。”李桂芳面对记分员时,态度还是很客气的,语气也比较平缓,可等记分员一走,她立马变了脸色,以最快的速度做了一份土豆蒸蛋,先把小孙女喂饱了,转身就把其他粮食锁进了屋子,只留了三块玉米干饼子。

紧接着,她把孙女往背后一背,雄赳赳气昂昂的回了娘家。

有先前那搪瓷脸盆打底,就算她回娘家睡一晚也没啥的。至于今晚家里会如何鸡飞狗跳,都跟她没关系。

等苗解放回到家,很快就发现家里老娘和小闺女都不见了,他倒是不至于担心,因为对这种事情,他已经有经验了。他一路摸到了灶屋里,就这么站在灶台边,就着锅里还温热的水,将三块玉米干饼子囫囵吞下了肚,略洗漱了一番后,就躺床上挺尸去了。

何小红在甄家蹲守了半下午,就想再看一眼珠珠。可直到腿都蹲麻了,珠珠还没从午睡中起来,她都快忍不住过去跟周萍理论了,小孩子哪怕再怎么嗜睡,也不能一睡就是半下午吧?万幸的是,她起身的时候,因为腿麻摔了一跤,摔得倒是不重,却沾了半身的泥巴。生怕这样过去会吓到珠珠,她只能改了想法,打道回府。

还没到家门口,她就听到了女儿们一声比一声高的大哭声。

“咋了?咋……苗解放!”

说起来,这种事情还真不是头一回发生了,不过也确实有好几年没出过这种事情了。早几年,李桂芳每回想收拾儿媳妇,就会把粮食一锁,自己往娘家一躲,就让何小红跟女儿饿着。一开始,何小红还想让苗解放出头,就算她可以不吃,小孩子经不起饿啊!后来她才知道,李桂芳每回都会准备一些吃食,不够他们吃饱,却也不至于会饿死。

可苗解放从来都是吃光抹净睡大觉,任凭孩子大声哭闹,也完全无动于衷。

何小红气得直抹眼泪,四下看了看都没瞧见苗毓秀后,她更气恼了。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生气,而是先给俩闺女找吃的。

“别哭了,妈带你们回姥家。”

一手牵一个,何小红早忘了中午还跟娘家妹子起过口角这事儿,拉着俩闺女就往何家大院走去。

谁知,何家大院也有哭声,何小花在家里寻死腻活的,何父何母并何大军俩口子一叠声的劝着,可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就在方才,跟何家有些沾亲带故的一个婶子过来了,带着歉意跟何母说,自己不中用,没能给何小花说上亲事,还详细的说明了这中间的过程,提了对方是什么情况,又讲到自己是如何从中周旋的,最后叹着气说,男方那头看不上何小花。

这种事儿压根就没必要详细说明的,只需提一句没成,甚至连没成都不用特地登门来说,没后续消息,不就说明了这事儿没成吗?

那婶子平常跟何母的关系挺好的,连何母都不知道她为啥特地过来说这么一番话,要不是顾忌着亲戚关系,她都打算翻脸了。

何母气性还不算大,因此勉强忍了下来,还客客气气的把人送走了。结果一回头,何小花已经哭开了,谁都哄不好。

“李兰香跟我一道儿毕业的,一道儿开始说婚事的。她对象都找到了,连婚期都定下来了,就我,就我的婚事八字连个一撇都没有!她爸妈还给她准备了嫁妆,簇新的一身嫁衣、一双绣鞋,还有一床八成新的棉被。对了,还有她姑给的搪瓷脸盆,盆子底印的是两条花鲤鱼,可好看了!可我呢?我呢?”

何小花边哭边闹,结果一个扭头,就看到她大姐满脸尴尬的拉着俩小姑娘站在自家门口,顿时满腹委屈化为了怒火:“都怨你!都怨你!你还上我们家来做啥?出去,给我滚出去!”

顺手操起靠在旁边的大笤帚,何小花疯了一般的将大姐母女仨轰了出去,还追出了好长一段路。

这个点儿,多数人家都已经吃完饭了,当媳妇的忙着收拾碗筷,还有人则惦记着鸡窝里的那几只鸡,不过更多的却是出来窜门子,打发时间外加消食。

只这般,何小花挥舞着大笤帚追赶她大姐和俩孩子的一幕,深深的映入了这些围观社员的脑海里,成为了挥之不去的记忆。

像李桂芳这种,嫁了人生了娃,男人没了还上了年纪,哪怕她再怎么泼辣,平常社员们提到她也不会评判太多。可要是换做是还没嫁人的何小花呢?看着被追赶的何小红和俩小孩儿,社员们纷纷摇头,说什么的都有。

及至何小花追累了,不追了,何小红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喘了好几口气后,搂住俩闺女嚎啕大哭。

她那眼泪真的是簌簌的往下落,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只不过,她本来就长得不好看,先前又摔了一跤,半身的泥点子,再加上伤心痛哭的表情,实在是谈不上任何美感,不过瞧着确实挺可怜的。

可同情是一回事儿,帮忙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社员们议论纷纷,却没人真的上来帮一把,倒是有那好心人跑了一趟苗家,想喊苗解放过来,可只听着屋里鼾声大作,喊了半天都没见人出来,也就歇了那份心。

何小红搂着女儿们哭了一阵后,到底还是起身回家了。她心知娘家回不去,那还能怎么办呢?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李桂芳从来不克扣早饭和午饭,因为白日里是要下地干活赚工分的,没吃饱怎么有力气干活呢?

灌了一肚子水,又给自己和女儿们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何小红满腹委屈的带着女儿们歇觉去了。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她的脑子里也还是白日里看到的那一幕幕,心想着,虽然老大老二跟着她吃苦受罪了,可起码她的老小是过上好日子了。

水果罐头啊,那是一般人能吃得上的吗?

何小红暗暗握拳,只要女儿能幸福,当妈的就算吃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

延伸阅读

她万种风情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ccpioneer.cn/s7zv.shtml
即使带头围着叶青瑜的是叶家人,叶青瑜也没有多少闲心来和他们寒暄,她只是站在那里,和他

豪门痞少[重生]在线阅读忆中情深  http://www.ccpioneer.cn/gz10.shtml
初春的东京,仍有些凉意,随着阵阵的寒风掠过,洛影也不禁扯了扯身上的毛衣,尽量让自己的

万古第一至尊龙帝久违的学校  http://www.ccpioneer.cn/xhl6.shtml
第九章久违的学校林易是就近读的大学,从家坐地铁换乘到学校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宛大虽然算

[镇魂&女娲成长日记]抱歉我好像走错世界了河鲜宴  http://www.ccpioneer.cn/gbhx.shtml
时值春季,万物复苏,河流解冻,正是河内开渔时节。某日间,时任洛阳令的司马防刚刚办差完

修罗战神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ccpioneer.cn/6dbn.shtml
故事的开端便发生在五千年后,一片偏远小山区中,此地住着一个既古老又富有文化内涵的族群

三国之山贼当道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ccpioneer.cn/665w.shtml
林白芷狐疑的看向男子。男子,“你有眼光,本少爷一开心,就决定送你。”林白芷接过药材,

赤血洗妖刀第六章  http://www.ccpioneer.cn/dngi.shtml
第六章“谢谢么。”马林看着浑身紧绷的少女,仿佛是在看一头披着人皮的嗜血野兽“那么,这

剑三+斗罗 请不要放弃治疗邵君凌  http://www.ccpioneer.cn/shxl.shtml
007.邵君凌在尹东追悼会召开的同时,华兴酒店外还徘徊着许多无法入场的**记者。他们

陌路相爱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ccpioneer.cn/p7s9.shtml
这三个字一说出口,白妙卿自己也愣了一下。她本来只是想给林清芷示范一下,不曾想沈清河突

崆峒札记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ccpioneer.cn/px1h.shtml
“付简兮,你特么还看着!”何健被几十只手按着,鸡皮疙瘩掉了十几茬。“起开。”坐在茶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最亲爱的第3章在线阅读

    伸了下懒腰,在陆续的返回新手村3次后终于10级了,此时的我已经全身白板装备齐全了,护腕甚至都是蓝色的,可谓是牛x无比啊。淅淅沥沥的天上下起了小雨,真的好真实,抹了下脸把脸上的雨水抹掉,历经7个小时升到了10级,虽然说非常辛苦,但是成果还是非凡的,而且也算是比别人先走了一步吧哈哈—仰天大笑,周围的几个

  • 史前史激战和偷袭

    亚利克挥手让汉斯夫妇站到一边,抬脚向赵强走去。早在他们对话时,赵强就已取出刀盾戒备,听着他们的对话,赵强几乎气炸了肺,这小白脸果然阴毒,你害死那些孩子还不算完,还要把尸体卖给人扒皮抽筋做成工艺品,心肠之歹毒简直让人发指。此时见亚利克过来,手中刀盾紧了紧,知道对方善于进行精神攻击,他没有好的办法抵抗,

  • 他们说我会灭世[无限流]第2章在线阅读

    “你报名?没有搞错吧!”“聂飞今天抽风啊?”同学们和老师目光望向他,齐刷刷的愣住了。在大家的印象中,聂飞性格比较内向,也很少展现自己,平时课堂发言都会紧张,也没听说有什么才艺,印象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平时就跟透明人差不多。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唰”数十道眼神齐刷刷的望向他,夹杂着疑惑和不解。尤其是

  • 点点喜欢你[电竞]第四章

    “而且,这个樊若均故事可是不一般的多。我就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言。他妈就不寻常,就是个小三。然后用计怀上孩子,就是这个樊若均,然后被正房发现,赶了出去。一直到长大后,那边才松口,认了他。所以,樊若均明明有那么大的势力,为什么是白手起家.....”本来打算走掉的南易临时改了主意,又折转过来,从那几个人身

  • 恋爱迷惑行为在线阅读第2节

    刘易很愤怒,当然,任谁吃闭门羹都会无比愤怒,更何况是他这种大人物。他的名气很大,武功也很高,势力更是遍及天下,这所有的一切让他在这之前一直无往不利。理所当然的,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折戟沉沙,但在这里,在这座小小的红灯坊里,他第一次尝到了被人无视的滋味。当他提出想要见一见红灯坊主人的那一瞬间,整个红色的

  • 从爱情公寓开始的无限第1章在线阅读

    一个悲伤的人画面中的少女戴着一副墨镜和一个黑色的口罩,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黑色的大衣下她那瘦弱的身躯。“让一让,让一让,不要再拍了!”一群穿着正装的保镖在人群堆里艰难的开路。身旁到处都是狗仔和记者,闪光灯和相机拍照的快门声围绕在女孩身边。你挤我,我挤你的,本来十几分钟就该走完的路,硬生生的花了半个

  • 重返青春之不负韶华尸修柳二开播了2

    新纪元成立后,末世前的一些网站继续运营,用户[酸酸的爱情]末世前是微博上的一个情感博主,可惜末世来了之后,大家饭都吃不饱,谁在乎情感不情感的,于是她一个情感主播没落了。不过那是一开始,现在新纪元都成立了,微博也通了,她一代情感主播自然也上线了。大家有的吃,也继续关注情感主播了。不过这个[与丧尸生死恋

  • 全职高手叮!你的小祖宗已上线!第六章在线阅读

    封灵鹜看了看外面人群里的翠翠和吴清旋的父母亲,悠悠说道:“这事情应该从你从济南逃难过来说起,那时候你只有十五六岁,跟着父亲带着妹妹来到安徽,你父亲应该是个酒鬼,逃难过来的时候你以为父亲能够戒掉酒瘾,可是没有,你们只要讨到足够多的钱财的时候他就会买酒,喝醉了就会发酒疯,你很讨厌这样的他。你心情一直不好

  • 暖香清梦压星河第2章在线阅读

    ‘快,快呀,子汐,紫嫣,你们快点!要迟到了,今天是报名的第一天,我可不想被老师骂’。易文清在一旁催‘好了,好了,走吧!’(她们三都是读高一的,所以也很荣幸她们三正好分在一班)分完班好,她们三个来到了自己的教室挑选座位,林子汐拉着袁紫嫣坐一桌,易文清不愿和别人坐,就独自坐一旁。教室里陆陆续续进来了人,

  • 重生之黑客在线阅读第九节

    “卫岭?!!!”顾醒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在他的婚旨中听见这个名字,不,他是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跟卫岭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他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娶妻的,想必卫岭也是。“小七,你别激动,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只要圣旨不进上书房……”许仙志连忙安慰几句,顾醒摇头道,“我不激动,不激动……”嘴上说这话,脚下却踹翻了一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