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史上最牛虚竹之跟你*命(8)

作者:宅男一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叶云扬急着去国学报名,路上走的很快,加上小兽在包袱里十分老实,并未引起他的注意,所以会将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国学门前面是一个面积不小的广场,青石铺地,门楼高大气派,上面是三层琉璃瓦的屋檐造型,下面是石质的牌匾,右侧是“敕造”两个小字,然后是六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东平国都学院,以及题字人的落款和印章。

再往下,是两扇宽六尺高一丈的正门,以及左右两侧各四扇侧门,正门紧闭,只开了右侧两扇侧门。

本以为这里会热闹,毕竟是新生报名的日子,但实际情况和他想象的有很大出入,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走动,敞开的侧门旁边摆了一张桌子,坐着两个打瞌睡的人。

要不是牌匾上“东平国都学院”六个大字,叶云扬肯定会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他很快想到可能是自己来晚了,每年能被国学录取的人不多,他们肯定都赶在上午过来报名,现在已经是半下午。

他快步走向那张桌子,掏出令牌说:“新生叶云扬,前来报到。”

两个人同时抬起头,其中一个问:“你是叶云扬?”

“对,学生叶云扬。”他点头说。

“怎么来的这么晚?”另一个人有些不耐烦的说。

他解释说:“学生住在乡下,因为路途遥远,所以来的比较晚。”

“你等着,我这就去叫学政大人,其他学生都是上午来的,你是最后一个,要是再晚一会儿,我们都该收摊子了。”那人站起来往里走。

几分钟后,脚步声从门里传来,从声音能判断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他忍不住有点儿小激动,排场弄得有点儿大吧,这么多人出来迎接自己,那怎么好意思呢。

第一个走出侧门的是个方脸中年人,面无表情,随后出来的是几个人披麻戴孝,大人小孩儿都有。

怎么这身打扮,不会是国学里的某个大人物殡天了吧?

有个家伙看起来有些眼熟,他并未当成一回事,因为负责接待的人已经站起来,对着方脸中年人恭敬道:“杜学政,这个就是叶云扬。”

学政名叫杜兴,他皱着眉头瞅了一眼叶云扬:“你就是叶云扬?”

“学生叶云扬,拜见学政大人。”他抱拳行礼。

杜兴突然伸手指着他:“好你个叶云扬,先是在启蒙考核中用假灵图欺骗祭司大人,而后在回家的路上,残忍杀害与你有过节的叶德荣,你可知罪!”

什么意思?

叶云扬心道你指责我杀叶德荣情有可原,为什么说我欺骗祭司大人?

他当然不会承认杀叶德荣的这件事,那天他和王猛做的干净利落,整个杀人过程没有被人看到,王猛更不可能出卖自己,到底是怎么泄露的?

这时,披麻戴孝的一个人怒道:“叶云扬,你可还认得我叶伟星吗,你杀了我父亲,可怜他老人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啊,你的手段太残忍了!”

换成一般人的话,在这样的双重指责下,恐怕早就不知所措了,但叶云扬表现的极为冷静,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一个人想要画出好的作品,必须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要做到心平气和,因为任何的情绪波动,都有可能毁掉一副好画。

他从叶伟星的话里得出一条信息,对方并没有找到叶德荣的尸体,如果真是杀人过程曝光,怎么会不把沉在淤泥中的尸体捞出来,这说明对方并无十足证据。

镇上很多人都看到叶德荣和叶云扬、王猛一起离开暮山镇,他俩安全回到大槐树村,唯有叶德荣失踪了。

再往下推理,能做出叶德荣死了这样的判断,肯定跟孙世琪有关,杀手是他派的,杀手同样没有回去复命,也跟着失踪了,说明他们执行任务失败杀掉了。

既然杀手死了,同样失踪的叶德荣肯定凶多吉少。

加上杜兴说他欺骗祭司大人,更加说明这是污蔑,两项所谓的罪责都是污蔑,杜兴要么是被孙世琪收买了,要么是被蒙骗。

第六感告诉他,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想通了这些,他心里就有底了,语气平静的说:“杜学政,你指责我欺骗和杀人,可有十足的证据?”

杜兴眼眉一挑,冷声喝道:“当然有证据,你一个刚刚通过启蒙考核的小子,怎么可能画出十品灵图,定然是用了某种不可告人的欺骗手段,骗过祭司大人;死者的亲属过来状告你杀人,这就是人证,本学政的眼睛里可揉不得沙子,如此品行怎配做我国学的生员,本学政要革除你的学籍,交由都尉府法办。”

叶云扬笑了:“学政大人,你所说的那些最多算是推论,根本算不上证据。”

杜兴眼睛一瞪:“叶云扬,人证物证皆在,看来你是不打算承认了。”

“我当然不承认。”他针锋相对道:“你说我欺骗祭司大人,可否请他过来,还有担任启蒙师的东方伊雪大祭师,我们当面对质。这个人说我杀了他老爹,那我要问了,有谁看见我杀人,尸体在哪里?他最多算是个原告而已,跟人证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杜兴气的胸口一阵起伏,本以为对付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是很简单的事情,三言两语就能给对方定罪,快刀斩乱**其革除学籍,然后押送到都尉府。

没想到对方年纪轻轻,思维却是如此的清晰,逐条进行反驳,而且说的有礼有节,门外、门内都有人朝着这里汇聚,眨眼功夫就围上来几十个。

这些人是来看热闹的没错,要是不能拿出有力的证据,就不能给叶云扬定罪,否则众人不服。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事情变得复杂起来,杜兴开始在心里盘算,怎么做才能一招制敌。

这时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我来作证,这个姓叶的小子不是好人,就刚才在东市上,他用骗来的圣庙令牌欺负本人,带走了我花重金买来的小灵兽,还威胁本人。”

站在前面的几个人被推开,袁子宣在一众狗奴才的簇拥下走过来,哼道:“杜学政,本人是国都都尉袁汉哲的儿子,我以人品保证刚才说的都是实情,我的手下可以作证。”

杜兴笑了,都尉公子亲自现身说法,为整件事增加了不少可信性,看你小子还怎么狡辩,你死定了。

就在这时,东方伊雪从门里走出来,问:“这么多人围在国学门口干什么,发生什么事情?”

救星来了!

叶云扬马上说:“东方伊雪大祭师,是我叶云扬,杜学政污蔑我欺骗你和祭司大人,您给评评理。”

简单的一句话,就把东方伊雪拉进来了,不管是热闹的人,还是围观的国学师生,都等着她会怎么说。

至少在东方伊雪说清楚整件事之前,叶云扬是安全的,杜兴好比高高举起大刀,使出全身的力气往下劈,却发现目标没了,最后只能砍在空气上,无处发泄的感觉是很难受的。

“什么欺骗,你什么时候欺骗过我和爷爷?”东方伊雪正色道。

叶云扬一指老脸通红的杜兴,说:“是他,杜学政说我在启蒙考核中,使用见不人的手法,用一张假的十品灵图蒙骗二位。”

东方伊雪瞪了一眼杜兴,正色道:“这件事我可以为叶云扬作证,那副十品灵图的确是他画的,绝对没有错。”

杜兴没想到东方伊雪会站在叶云扬一边,顿时恼羞成怒:“那他杀人、当街霸占他人物品这两件事又怎么说?”

叶云扬笑了,转而质问叶伟星:“你是亲眼看到我杀了叶德荣,还是道听途说?”

“我没见到,可是有人见到了。”叶伟星很无耻的狡辩说。

“是吗,那你爹叶德荣的尸体在什么地方?”他又问。

叶伟星支支吾吾:“我不知道,那人没跟我说。”

他突然厉声说:“笑话,既然他看到我杀人,就应该知道尸体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他告诉你我杀人,不告诉你尸体的位置?”

叶伟星一下懵了,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你没有证据,根本就是诬告!”叶云扬转而对着袁子宣,问:“胖子我问你,小灵兽是怎么到我这里?”

袁子宣想也不想的说:“它挣脱牢笼逃跑,我带着一众家丁追赶,清楚看到它跑进你的包袱……”

“大家都听到了吧!”叶云扬打断胖子的话,说:“是小灵兽自己跑进我包袱的,不是我偷的,也不是我抢的,他带着一帮人要搜我的包袱,我想请问各位,就算它是都尉大人的公子,可他并不是都尉大人,凭什么当街搜查别人的物品,他有这样的权利吗?”

“没有!”众人齐声高喊,他们当中有人被袁子宣欺负过,其他人也都知道这位元大少的斑斑劣迹,当然不会站在他一边。

袁子宣的脸成了猪肝色,他没想到叶云扬会一句话扭转乾坤,将自己置于不利的局面。

眼看叶云扬就要赢了,杜兴想起孙世元送来的一千两银子和当面交代的那些话,决定要拼死一搏,说:“叶云扬,就算你巧舌如簧,本学政仍然不相信你能画出十品灵图!你要是能挡着众人的面再画一张出来,我就信你,否则必须把你送到都尉府去。”

他的如意算盘是把叶云扬送到都尉府,可操作性就会大大提升,那里本来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加上不管是来自孙少爷的压力,还是来自儿子袁子宣的压力,袁汉哲都不会放过叶云扬。

东方伊雪不忿道:“杜学政,你为何要为难一位新生,凭什么要求他当面画出十品灵图?”

叶云扬笑了:“学政大人好算计啊,我要是进了都尉府,肯定没有活着走出来的机会。不如这样吧,我以我的命*你的命,如果我画不出十品灵图就任由你处置,如果我画得出来,你赔给我一条命,你敢*吗?”

延伸阅读

友端科技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ny52.shtml
友端科技停车场管理系统项目介绍:厦门友端科技有限公司,企业由深圳友端系统软件开发旗下

欧沃斯净水器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jkc.shtml
欧沃斯净水器是深圳市欧沃斯净水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品牌源自意大利,起源于1983年

ABA篮球训练营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b45f.shtml
aba篮球训练营加盟_公司简介2010年亚运会已经过去,2011年奥比亚篮球运动掀起

虚实境vr体验中心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g6rz.shtml
暂无

黄金搭档护眼冰贴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uqce.shtml
深圳市永恒巨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目前是上海黄金搭档护眼产品深圳区运营

科健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dpc1.shtml
科健是江苏省批获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的企业(证书号:20010603),是一家从

小淘淘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ap1s.shtml
小淘淘吸奶器对产品质量实施高标准、严要求的有效定位和科学管理,并不断进行技术创新、工

东艺宏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yum5.shtml
东艺宏手机壳本着“务实,创新,拼搏,诚信”的发展方针,使们在五金行业内颇具声名。十多

通百艺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phf0.shtml
通百艺茶具通过我们的生产水平和不懈努力,为大家提供好茶具。从创办以来,通百艺陶瓷一直

第一西比利亚皮货洗衣中心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u5fs.shtml
排名靠前西比利亚皮货洗衣中心是上海市普陀区排名靠前西比利亚皮货洗衣中心旗下的品牌。2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北道天狼之第九章(9)

    五天之后,傅意浓出现在仍处于炎热气候的H城,H城是出名的海滨城市,度假胜地。那个恋爱节目敲定第一站在这里,所以阿裴很干脆利落地把傅意浓打包过来。傅意浓穿着米色衬衣,下身是五分短裤,戴着墨镜躺在雪白的躺椅上晒太阳,赤足踩在沙子上。“这种天气真是舒服啊,虽然太阳大了点,但是海风吹得很舒服。”阿裴深有体会

  • 穿成校草初恋[穿书]之重生

    雕有喜鹊登枝的拔步床旁边,一位嬷嬷和一位丫鬟愁的不行。“…嬷嬷…这怎么好好的就染上风寒了呢?”丫鬟秋杏紧张道。“哼,倒是生的娇弱。”张嬷嬷不耐烦道,“等着,我去善和堂叫大夫过来。”丢下这句话后就匆匆离开,连一个余光都没有给床上的姑娘。楚阿诺躺在床上,眉头皱的很深,冷汗布满了额头,看来是梦魇了。现在是

  • 剑三之阵营女神在线阅读第五节

    “这相思湖啊,四季景色各有不同。如今是冬末,杨柳抽枝,春水初渐,很快桃花就要开了。”相思湖边,大汉笑呵呵地介绍道,“别看现在不太热闹,等到天气再暖和些,相思湖边游人如织,那时候才是真正的有趣。”“二位公子,可要租一条船,绕湖游览一圈?一两银子就能租一个时辰。”林寻舟心想原本说好了二两银子包人满意,如

  • 质子的忠实守护者在线阅读第四章

    沧曦轻巧的从树上飘下,看着不远处青衣女子,缓步走到青鸾面前,堵住去路。青鸾好似看不见,直直的撞上了沧曦胸口。沧曦被撞的一个踉跄:“咳咳,姑娘,你看不见什么?”青鸾捂着额角猛地抬起头来,吃惊的盯着沧曦:“你不是鬼?”沧曦哭笑不得的答道:“姑娘,你见过哪只鬼出现在寺庙里的。”再瞅瞅自己一身打扮,实在是看

  • 绝地大逃杀在线阅读第一节

    明月高悬,黑色天幕上点缀着点点繁星,天际偶有流星划过,让幽静的夜晚更显空灵和孤寂。凌晨三点,正常人应该正在熟睡,然而,华夏核研究中心内却是灯火通明,经过数千年的繁衍生息,二十三世纪的华夏国文明以及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已经今非昔比,傲视世家诸国群雄。而华夏国拥有如今国际影响力也只是在过去的二十多年,在这二

  • [主暗杀]撩了才能娶逛街

    无常见自己的妈那无微不至的眼神,心中一种莫名的温暖,也不好意思忤逆她的好意,无常发誓即使付出生命也要捍卫自己的亲人,他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笑呵呵地说到:“妈,你儿子天生丽质,不用打扮就是万人迷,我怕打扮了会迷死天下的姑娘。”无常的家人听了无常这种开玩笑的话都开怀大笑了,就连一向威严深沉的老爷子也裂开嘴了

  • 大佬又又在护短了第十章

    回到丰昇客栈,叶小莲正在梳洗,脑袋嗡地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终于来了:叶晴莲,本来我今天是不愿意给你新本事的,但看你那么卖力,我破一次格。送你一个绝缕丝吧。叶小莲想:绝缕丝是什么?你的青丝将散发迷人的香气,男人会因为你的香气而着迷,好好用吧!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她耳边环绕。阴阳怪气的声音又说:叶晴莲,可是

  • 男主总是不想让我好过之猛龙(新书求收藏)(7)

    苏玛利也没有在轻敌,天使能量在身上释放了出来,吸收了那滴血液之后,那人类婴儿的状态完全和刚才不一样了。“拜拜了您叻!”谁知苏玛利架势都摆好了,魔剑克拉丽斯突然就带着小陈秋掉头就跑了。苏玛利愣了一下,这剑这么狡猾的吗?刚才完全只是虚张声势?还发狠话让他跪地求饶还来得及!“跑得掉么?”苏玛利冷笑了一声,

  • 女神的小奶狗[电竞]在线阅读第1章

    镐朝,元和九年,五月。长安城户部尚书陈昉三小姐陈白露午夜失踪。京兆尹闻讯指派长安第一巡捕范进调查。府内如临大敌,所有的家眷下人逐一问话,公差搜遍府内大小房屋、园林亭榭,撑着小舟拿网子捞池塘,就差掘地三尺了。闺房窗户大开,无财物丢失,陈白露的登云履随意搁至在床榻旁,被褥凌乱,紫檀衣架上挂着她的蜀锦大袖

  • 醉笙在线阅读病人余飞

    “嘟……嘟……嘟……嘟”这是生命体征监测仪发出的声音。病床上躺着的青年渐渐睁开了双眼,消瘦的脸庞,似乎生了很重的病,身上插着很多管子,鼻子上带着氧气罩,他叫余飞,是这家医院肠胃病区的一个病人,刚做完胃部切除手术一周多的时间。“你醒啦,这次又救了谁?”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床边传来,坐着的是一位大美女,长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