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能纵横末世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天地无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没有干柴可以生火,许多福裹紧了绒服,感觉到饥饿时,吃掉了剩下的半个果果。长果果的叫做果果树,树上的果子当然叫果果,322资料库中的名字沿用了巫族的叫法,而巫族取名一向是非常简单的。

罕巴不爱说话,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巢内能拉开的最大距离,许多福闭上了眼睛却毫无睡意。

322:【巫族有不杀族人的约定,你现在的身份是巫,罕巴不会伤害你。】

许多福:巫族不是有内斗的历史吗?

322:【那是从前,现在的巫族没有内斗的底气。】

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这个巢穴四面漏风,许多福将自己紧紧的裹起来,恨不得连脑袋都缩进绒服中,这样迷迷糊糊的居然也有了睡意。风大,许多福也有些睡迷糊了,忽然间听到了怪异的叫声,她猛地惊醒。

夜里月亮洒下来的银色的光,罕巴没有在巢中,她腿脚都僵了,手臂用力将身体靠近旁边的一个大洞,外面的情景吓得她打了个摆子。

罕巴以一种诡异的站姿和一条手臂粗的蛇样的动物缠绕在一起,他大概是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一双眼在夜里发着幽幽的绿光,嘴里叼着一块血淋淋的肉,胸膛上血糊糊的。

许多福呼吸都停了两秒。

“那是什么?”

322:【毒虫,类似真本世界的蛇,构造也相似,但崦嵫大陆的蛇都有角。】

比起毒虫,掐着毒虫的脑袋,一口就要从毒虫身上咬掉一块肉的罕巴似乎更骇人,许多福还听到了罕巴咀嚼毒虫肉的声音,他咕噜噜的从毒虫的伤口喝毒虫的血,那毒虫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整个身体乱甩。渐渐的,毒虫不动了。

罕巴将毒虫踹下树,进入了巢中,雨水迅速冲刷了这一场战斗的痕迹。

许多福不太敢看罕巴的眼睛,她低垂着头将目光都放在罕巴腹部的伤口上。

“我看看你的伤口。”

罕巴低低的“嗯”了一声,等许多福重新给他换好药,发现他的呼吸已经平缓下来,显然是睡着了。慢慢的,情绪平复下来的许多福也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条毒虫想要袭击他们,罕巴保护了她。

这个沉默的高大的巫族男人似乎也并不那么可怕了。

没有药可以处理罕巴四肢上被毒虫缠出的伤痕,许多福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位置重新躺下了。

……希望天能早一点亮。

许多福是被322叫醒的,一醒过来就听322的话先活动四肢。天已经放晴了,两个人走了一个多小时,到达了一片密林。许多福走的慢,如果是罕巴独自一人的话,用的时间至多二十分钟。无法想象,罕巴是怎么样带着腹部的致命伤走了这么远的。

南方部落所有族人都居住在树上,建巢穴。据322现有的资料显示,并不是所有的巫族都像鸟儿一样居住,巫族和巫族之间也是有个体差异的。南方部落的巫族人也许曾经有过翅膀,许多福替罕巴疗伤的时候,发现他的肩胛骨不同于真本世界的人类,非常的突出,并且两边都有隆起,像是翅膀退化之后留下的体征。

322:【都是人类,真本世界有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棕种人,这片大陆上巫族的外貌特征也不是全都一样。】

罕巴:“巫,就要到了。”

穿过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就是南方巫族的领地了。罕巴似乎是想家了,没有停下来等许多福,而是走到灌木丛的边缘吹了两声口哨,声音比较奇异,大约是族人约定的暗号。

“嗖”

迎接罕巴的是几块小石头,别看这玩意不大,投掷的人力气不小,要真挨一下,许多福估计自己挨哪哪出血。心想南方巫族族人之间打招呼的方式这么血腥的吗?

转过头看罕巴,发现罕巴的脸色可不怎么好。许多福立刻意识到这件事不对了,她不敢说话分散罕巴的注意力。

罕巴大声喊:“我是罕巴,我回来了。”

又是几块石头砸下来,许多福甚至没有看到这些石头是从哪里丢出来的,罕巴却能一一躲掉,最后躲得烦了,硬挨了几下,石头打在他身上跟棉花丢他身上一样,皮肤连红都没有红一下。

“嘭”

罕巴停下了脚步,落在一米外的一根尖锐长刺是最后的警告,这是他的部落,他深深的明白族人要表达的意思,再往前走一步,放哨的族人就要对他动真格的了。

“我是罕巴”

罕巴再一次高声说:“我回来了!”

许多福这回终于看到了攻击的人,这些巫族人躲在大树后的,腰上围着皮裙,身上裹着树藤,这样的伪装几乎和树木一体,眼力不好的话确实看不到他们的踪影。

其中一个巫族男人拉着树藤荡到地面上,对着罕巴呸了一声:“在外族入侵的时候逃跑,你还有脸回来。”

许多福:“……???”

许多福去看罕巴,发现他也是一脸的问号,顿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哦豁,这个金大腿好像抱砸了。

[新手任务(2):发现巫族南方部落/已完成~奖励结算~锄头(1/1)]

许多福无暇顾及完成的任务,她还在判断这个情况还能抢救一下不。

罕巴一张脸是僵的:“我要见首领。”

“我不想见你!罕巴,你太让我失望了。”

一个壮年男人边说话边从森林里走出来,他腰上围的是一件白色的皮裙,上面没有任何的杂质,上半身还穿着一件做工简陋的皮马甲,这样的装扮在一行人中已经是独一份的了。他身后跟着的一大波人中,只有女性上半身才有遮体之物,尚不如他这一件马甲合身。

南方部落的首领,罕巴的父亲。

罕巴着急的对自己的父亲解释:“首领,我受伤昏过去了,并没有逃跑。”

首领:“当时有很多族人一起看到你逃跑,悦和松骨就站在你的旁边,因为你的逃跑,害得松骨受伤。”

罕巴:“……我不是,我没有。”

一个高挑的巫族女人站了出来,她的长发是编成数个小辫子用蔓藤捆起来的,忽略她脸上青翠色的巫族特征绝对是个大美女。当然,华夏的现今是以白为美,她稍稍黑了一些。

悦:“罕巴,你是部族中最强壮的战士,是部族女性心中最佳的配偶,我曾经以你为荣。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居然无耻的在战场上逃跑,抛弃了你的亲人和族人,你是个懦夫。首领,我认为在战斗中逃跑的族人应该被处死,处死他……处死罕巴。”

许多福:这么劲爆的吗?

许多福问赶紧问系统悦和罕巴的关系。

322:【南方巫族的首领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松骨是罕巴的弟弟,悦是他的小妹。】

许多福:哦豁,难不成是远古生存变成了夺嫡大战?

悦眼里的憎恨谁都看得出来,罕巴被妹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大概并不明白这是怎么了。许多福却很清楚,这事罕巴的的确确无辜,虽然相处的时间短,但这位罕巴的性子并不难看出来,硬汉、莽。

这么一个人是不会临阵逃脱的,他应该是战场上最悍不畏死的猛将,说谎什么的不可能,关键是这情况他说谎也太不符合逻辑了,事情又不是他说个谎就能抹掉的,他分明就没有临阵逃脱的记忆。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逃跑的不是罕巴,而是他的第二人格新芽。

难就难在这件事是说不清楚,什么第二人格……说出来怕不是以为你疯了。

许多福急了,不会真要处死吧?

罕巴只是搞不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又不是个傻子,清楚明白他“逃跑”这件事成为了既定事实,一向崇拜他的妹妹想要杀了他,这让他有些崩溃。族人们曾经有多爱戴他,此刻的目光就有多恨。

悦:“我要和他上水焦池。”

首领:“悦!”

罕巴:“悦,水焦池已经被禁用,巫族人不能杀巫族人。”

悦狠狠的瞪他:“懦夫”

罕巴:“……”

322:【水焦池是巫族的决斗场,必须是生死决斗才能使用,现在已经被废除了。】

许多福:这位小公主的脾气有点爆呀!

正在气氛僵持的时候,一个白胡子老人在众巫族人的搀扶下走近了,他手中拿着一根巨大的木头,还显然是加工处理过的,像是一根法杖。

【叮,发现老巫】

许多福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322:【巫之间是有感应的,当你的视线范围内出现巫的时候,系统将自动进行提示。】

白胡子老巫浑浊的眼睛紧紧盯着许多福:“巫来南方部落干什么?”

许多福:“我来投奔南方部落。”

白胡子点了点头,眯着眼打量许多福。

罕巴忽的跪在老巫面前:“土巫,我没有……”

白胡子冷漠的盯着他:“罕巴,你确实在战斗中逃跑了。”

罕巴明明没有,他的神色剧烈的变化着,半响之后认命般的说:“我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但这如果是土巫的决定,我愿意接受惩罚……土巫,听我说,许巫能力很强,部落应该留下她,我的伤非常的严重,她能治好……”

“你不要说了,包括我在内的族人不想听你说任何一个字,也不会相信你的话。”

罕巴颓然的低着头。

白胡子老头的目光转向了许多福,一脸的兴味,还有点小激动:“巫卜?”

许多福悄悄问322:看他的样子,巫卜好像有点□□,我能当巫卜吗?

322:【你会算卦吗?】

许多福当然不会:……相信科学远离迷信谢谢。

322:【巫一贯是被族群供奉的,就业方向不同而已,巫医巫卜没有差别。】

许多福挺起了胸膛:“我是巫医!”

“嗤,一个巫医而已,”白胡子老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脸的失望,不耐烦的对首领说:“将他们赶出去!”

……喂,等等,说好的没有差别呢?!

延伸阅读

后妈她翻车了[快穿] [获奖作品]弑神者(上)  http://www.cdboxin.cn/glho.shtml
经历了暴风雨后的城市披上了晶莹的衣裳,公园里的湖面显得更加清澈,柳树的枝叶在湖面上摇

我的人生不甘平凡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cdboxin.cn/tmn.shtml
春节前最后一个周末,郝仁通过和尚师傅的关系借到了音乐学院的一个小礼堂,召开了郝仁的生

我,太古神王的债主!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cdboxin.cn/xlbe.shtml
PS:新书无曝光率,只求大家收藏给力,存稿多多,但请收藏,马上加更。……“喂!小心!

圣萧纪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cdboxin.cn/frv.shtml
当事人风某:“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从一开始就不该答应,我也是不答应就不会穿越,

病王爷的坏王妃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cdboxin.cn/nk9m.shtml
沈嫣然回到家,径直去了朝颜的房门前。迟疑了片刻敲响了房门。朝颜并未理会,继续发着呆。

六道众生在线阅读岳宅有事发生  http://www.cdboxin.cn/av59.shtml
川陕总督岳钟琪在京城也置办了一处普通宅院,偏于城西的一角,与繁华闹市区有一段相当长的

学神两厘米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cdboxin.cn/pwzh.shtml
小到没有指甲盖大……这怎么可能呢?超市里有散卖的小鱼干,那些小鱼干就比指甲盖大,悄悄

反派死于话多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cdboxin.cn/g10r.shtml
霍颜抱着猫走进绣庄时,李大娘正随手指点两个新收来的小绣娘,一看到霍颜就笑开了花,“阿

武臻至尊祸不单行  http://www.cdboxin.cn/syfn.shtml
“妈!不是说好了,彩礼50w吗?这么又要加50w!这样整整一百w啊!”林峰激动地站起

反派终于对我这个小可爱动手了之第二章(2)  http://www.cdboxin.cn/oqh.shtml
林初萤自然不会同陆尧说这样隐秘的事情,看着走廊尽头的转角,轻笑了一声:“回去吧。”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一个高等世界在线阅读第一章

    三月京都,安倍宅内樱花纷纷。这座和风古宅内忽然银光一闪,那被灌注了灵力的紫色召唤阵内灵力消散,只留下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生站在其中。安倍晴子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动不动地盯着召唤阵,就等待着灵力光芒散去,好第一时间迎接属于自己的第一位式神!她在这半小时前都不叫安倍晴子,而是名叫安晴的一名《阴阳师》手游的

  • 符箓仙之她很喜欢竹

    7她是真的很喜欢竹,喜欢茂盛时的清风傲骨,便是此时迎来秋风而渐渐叶黄叶落,变得稀疏,再也遮不住太阳与月亮的光,她也依旧喜爱,当日光照下时,黄橙橙的地毯都是那般柔软,撒在大片的竹林里,像是所谓的天堂仙境,她想,或许那一刻才真是她的一片净土,是她为数不多的温暖,温馨而舒心。当月光照下时,轻轻浅浅的,在秋

  • 成为攻略之神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日子如流水,不停流逝。至于到底过了多久,归越他似乎都快记不清了,但唯一可知的是无始大帝的生命似乎真的要到尽头。他不再盘坐道台悟道,手绘大帝道纹盘踞整个紫山,不理解他的用意,可是却知他在利用为数不多的时间,尽力的做所有准备。除了绘制帝纹,还绘制数种秘法,每日只见道台之上神光闪耀,道压无限,旁人绝不敢近

  • 超神:开局沉睡三万年在线阅读第七章

    想到这,她连忙摸出手机,给渣闺蜜和渣男友分别发了一条短信。没多久,渣闺蜜杨曦打来了电话,苏北北想到书中的北北把杨曦当做最好的闺蜜,可这个闺蜜却时时刻刻的在背后捅自己一刀,心中就不免有些厌恶起来。她毫不犹豫地接听了电话,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那声音再也不带着往日里与别人说话温温柔柔的调子,反

  • 来交易吧,老师(猎同侠客父女)第1章在线阅读

    “若非你是我亲生儿子,此时我定当屠你,给我滚!”林府内,一声震怒之音,直接从一处奢华的房间内传出,紧接着,一个青衣少年,无比淡漠的从房间内走出来。当他走出来后,一群下人们,纷纷低着头不说话,待他走后,则开始纷纷私言了。“这大少爷为何被老爷如此怒骂啊?”“哼,还不是嫉妒之心。林府生出了一个真龙之子,出

  • 我,能掌控空气!在线阅读第八章

    乔装打扮后的贝拉将自己大半张脸都挡在了斗篷之下,只露出一个尖尖的下巴,左右两条亚麻色的长辫从斗篷里探出来垂在胸口,还换上了一身朴素的长裙,看着和平时完全是两个人,若非熟悉声音,嗜血战神也认不出来。斗篷下的贝拉对着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来接任务?”见男人点头,她又问,“如果还没有看中的,不知道你对公

  • 饲天少年无为

    万丈峰之上,满目疮痍。森林化火海,峰峦化沟壑。天空之上,漂浮着无数道身影,密密麻麻似一块巨大的天幕,遮蔽了半边天空。这些并非是什么飞禽,而是一个个人!人生来不似鸟那般拥有翅膀。要做到飞行,无疑是逆天而行。这种逆天之人,平日出现一个,都足以让一城乃至一国一国为之一震。此时此地,却同时出现了成千上万!“

  • 影帝:从火云邪神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马飞现在满脑子都想着如何赚够那1000点功德,不然自己的命不用别人算,他也知道自己两年之后将会死于车祸,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马飞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送田小冉回家之后,马飞躲在别墅里的豪华大床上翻来覆去,也不知怎么,今天晚上愣是睡不着觉。无聊地翻开手机查了一下,看有没有哪个冤魂又让他帮

  • 不败武神在线阅读第6章

    这是妻子送别丈夫的戏。林离一上台,气质就变了。丈夫在村口对乌泱泱送别的人高声说,“堂堂华夏,沦为异族之邦,愧对先烈无量之鲜血。各国变法之际,都需英勇之士,如只有牺牲能换来前方乌黑中一缕光明,自当从吾辈始!”妻子站在人群外,神情带着不舍和忧虑,眼神看着襁褓里的孩子,听着丈夫的誓言,不曾抬头看丈夫。手紧

  • 大剑西去第一章

    乔沅和那个高大冷峻的男人一同落水时,以为这次真的死定了。冰寒刺骨的河水湍急汹涌,最后的画面,是割裂的铅灰天空与岸边乌泱泱的丧尸群。以及一双沉如幽潭的黑瞳。事实证明,她确实死了,死在末世十五年。可事情又好像出了些差错。乔沅呆呆睁着眼。这是间宽敞干净的陌生房间,弥漫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一片洁白,纯净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