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将就的军婚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雪谚 来源:晋江文学城

魏无羡与金凌走有一阵子,玄墨才猛然想起金凌身上有恶诅痕还没有消,当机立断连忙出门找他。

寻着空气中还残留的金凌气息找到人,瞧他这好像并没有打算回原处的意思,而且见了玄墨跟见了鬼似的转头想跑……然后就被扯住衣袖跑不了了,同玄墨一起出来寻主人的仙子也哼唧一摆头扯住了金凌另一边袖子。

仙子你到底是哪边儿的!

金凌身上的恶诅痕已经没有了,九成是魏无羡给拔了,这玩意儿可不好拔,魏无羡多半是将此转移到自己身上去了,玄墨按道此人虽言行让他嫌,但这事还算做得不赖。

“阿念……阿念你别抓我回去!”金凌可怜巴巴道,“我怕舅舅他这次真要打我。”

……

你也知道你玩儿大了!

“你想往何处去?”玄墨问金凌,瞧他不敢说话,才继续道,“不抓你回去,我和你一块儿走。”

金凌讶然,略一思索:“阿念,你是不是……和我舅舅吵架了?”不然如何解释这猫的一系列反常行为。玄墨扯着金凌的袖子不语,低头去挠那袖口边的花纹,金凌越过玄墨朝后边看一眼道:“那什么,阿念要一起走的话赶紧的?待会儿舅舅回来我们就哪里都去不了啦!仙子别拽着我了走走走赶紧走。”

然后玄墨稀里糊涂地被金凌拉着不知朝哪个方向去了。

两人一狗走在路上,金凌不时偷看玄墨的侧脸,兴许是在脑内不停猜测这只猫到底和舅舅吵什么架了,刚才他俩与那死断袖一个屋是发生了啥?他莫名不敢问。

出了清河地界天色渐渐暗下来,金凌寻思都到这儿了,他那舅舅暂时追不上来也找不到,便提议先找间客栈歇一晚再走,玄墨应声同意,总不能让这么个孩子夜宿街头。

寻了间大客栈踏足进去,店小二见二人相貌衣着不凡,连跟着的大狗都要看着比寻常狗机敏,便知两人定是贵人,一叠声往里请进问着“打尖还是住店”。

“住一晚,开……”金凌迟疑地一顿,才继续道,“开两间房。”他要和玄墨住同间,怕是自家舅舅知道了眼神都能弄死他了。

“再摆桌菜。”玄墨安抚了停下来往自己身上蹭的仙子,看着金凌道,“赶路久了,你也该饿了。”金凌面上一红,他确实是饿了,只是平日出来都是跟着江澄,吃饭这类的打点他跟着就行了,这次独自和玄墨相处,见他面色如常就没好意思问,倒是先让玄墨说出来。

不是,金凌你是指望从一个面瘫脸上瞧出什么“不如常”来,饿了就直说有啥不好意思的。

这家店的骨酥鱼做得入味,然而又过于入味,入口了全是香料味儿,把鱼肉该有的鲜甜给盖了去,玄墨吃得兴致缺缺抬头见金凌眉间皱得都快能夹死苍蝇,不觉抬手伸一指压平它,道:“别学你舅舅总皱个眉。”本该是花样的年纪,这样的表情实在与他不符。

在金凌自幼的记忆里,江澄似乎确实是少有舒展的时候,渐渐地自己便被同化了去,他扒了两口饭进嘴,扬个笑容:“阿念不喜欢,那我便不这般皱眉了。”

金凌同江澄有血亲,虽只是舅甥,但眉眼间在熟悉的人看来,隐隐是能瞧出几分相似的,透过金凌的脸,玄墨便想起江澄,心头一阵烦躁,下意识去碰了碰还戴在手指上的紫晶指环。

“阿念?你没有把紫电还回去?!”金凌惊了,这玩意儿可是江澄的贴身法器啊!先是放跑了舅舅嘱托要看管好的人,再是带着舅舅疼爱有加的灵宠溜了,末了他最重要的法器也带出来了,金凌觉得自个儿这回怕是别保双腿了,腿和命比起来他认为命还是更重要一些。

玄墨摸着指环触得一阵冰凉,缓缓道:“还回去了,他才是心急。”夹了一筷子里脊给金凌,金凌吃了,有些不太明白,用眼神询问玄墨是何意,玄墨给他另盛了汤才继续道:“还回去了,他便会认为我不会回去了……”

江澄是怕惨了他会一声不响地离开,若是把紫电交还江澄手里,他可能脑内就自动想成“我的猫跑了,他抛下关于我的所有一切跑了,他不要我了,他撇了关于我的所有跑了……”想想还是带上吧,好歹表示自己是会回去还他指环的,不会离开太久。

即使是在闹(自己并不觉得是脾气的)脾气,玄墨还是为江澄考虑了些许……他也不认为江澄会认为他卷法器跑路。老猫心想着自己何时变得冲动了?一些小不快就使得自己闹脾气扭头便走,走便走了吧,还思着那让自己不快的人类,也罢了,他玄墨从来都是随心所欲,那便不违背自己意愿,先帮那人类护他外甥这一路吧。

填饱肚子回休息,金凌扒在门框外头表示自己就在隔壁,欢迎玄墨随时有事来叨扰,玄墨道声晚安便关了门。

玄墨睡眠极轻,半夜里隔壁门板的敲门声把他吵醒了,这夜里谁会找金凌?他得出去瞧瞧,开门时金凌那边也开了门,金凌探出脑袋朝玄墨这边瞧,见到他离自己门板还远着,心中疑云大起又朝另一边瞧,除了黑洞洞的走廊什么都没有。玄墨嗅到一丝生人气息,是真的很轻,也也许是其他人过路留下的,他跨步到金凌门前,脚踝上的银铃叮当作响,给这空荡的走廊平添几分诡异。

“天明前别再轻易开门。”玄墨正色对金凌道,“让仙子在门里给你守着。”仙子看起来很焦躁,玄墨蹲下来揉弄两把仙子的脖脖毛安抚它,“替你主人守好。”

回了房玄墨睡意消失掉大半,本来该是嗜睡的猫却精神地瞪着双红眼盯着门板,生怕错过了什么金凌就得出事了。

等了莫约半个时辰,玄墨坐在门边快再次睡着的时候,那敲门声又开始响了,玄墨一挺身跳起来,然后便见金凌从窗户翻了进来。

玄墨:??!??!

金凌自个儿在房里也没敢睡,一听见敲门声便从他那间爬到玄墨这间出去准备逮他个措手不及。于是他刚从窗台落地就一个箭步冲到门边掀开房门——

依旧是除了空洞的走廊什么都没有,着实是扑了个空。

“你今晚同我住一屋吧。”玄墨跟在金凌身后,瞧他那副复杂又惊慌的深情,这样道,金凌回绝了,他道:“我、我一个人行的。阿念你别想了,明早我们再碰头。”末了手忙脚乱地回房。

这孩子是在逞强。

隔着一层门板,玄墨内心里轻叹了口气也回了房。

这一晚敲门声再没响过,但金凌精神紧绷如弦并没有睡好,而玄墨也只是闭目静息,隐约着听见走廊里仿佛有一些滴水的声音,更吵得人心烦意乱。

一大早地,走廊里一声拉长的惊叫,玄墨心怕金凌出事,忙推门出去,正赶上金凌地猛然开门,“啪嗒”一声,金凌头顶落下一道黑影,低头一瞧,门前鲜血狼藉一片,而那血迹上是只咽了气的黑猫!

玄墨瞳孔一阵收缩,细想昨夜的水声大约便是这滴血的声音,是他的同族在滴血的声音!

金凌绕过那滩血过来抓住玄墨的双手:“阿念,阿念!昨晚它在这时就没气了的!那背后的人如此歹毒,杀了它放血给咱们听!”他吩咐方才惊叫了便不动的小杂役赶紧将这狼藉收拾了。

话里语里,金凌生怕玄墨昨夜没能就下同族而伤心自责,一再表示这亡猫定是早就咽气了才放来这放血的多,玄墨明白他的心思,他也是知道这猫不是因为在这放血而亡,否则他昨夜不可能感知不到半点同族的气息。

那敲门人与杀猫人就算不是同一人,也定是同党!是什么人做出如此事来?感觉甚是毫无意义,却有如细小针扎般无孔不入,让人好生难过。

这样的事一次也就罢了,多生出几次就很是可疑了,两人接连换了好几处地界都碰上了这莫名出现亡猫之事,玄墨本不爱露神色的脸如今看来却是阴沉得很,金凌瞧此也十分不痛快,便提议道要主动追击,玄墨表示同意,和他一起一路询问哪些地方有出现这些类似的亡猫事件,顺着寻过去,便不知不觉到了栎阳。

进城听得路边小贩吆喝卖肉夹馍,想来金凌这段时间吃什么都匆匆了事,定是少有吃好又饿了,玄墨买来几个肉夹馍,打算自己与金凌一人一个,仙子来俩,大家都吃得饱饱的。

金凌嗷唔一口馍与肉一同下肚,嘴角沾了些馍馍的碎屑,玄墨随手替他揩了去,这下金凌猛地红了脸忙把玄墨推开,自己狠狠抹了嘴角道:“阿念!你你你你对舅舅这般也就罢了!怎的对我也——?!”“……是我唐突了。”只是一个小动作而已,玄墨也只是顺手,不想金凌却这样的害羞。

“汪!”仙子吞了俩馍精神大好,抬头瞧到前方来了几人甚是熟悉便出声提醒身边两人看。

卷云纹,抹额在头,飘然欲仙,好嘛果然是熟人,上一次见还是在大梵山上,是蓝家的小辈们,其中年纪看起来较轻的一位显然也发现了他们:“诶——?你们不是……”为首的蓝家少年轻声道:“景仪,不得无礼。”再拱手道,“金公子,江……公子。”他不知该如何称呼玄墨,怕错辈分,但又看玄墨面貌同自己年岁差不了多少,便也同辈相称了。

金凌点头算是回礼,玄墨也道一声蓝公子。为首这位便是蓝思追了。

双方都是认识的,毕竟在各家清谈会上都多少见过。

金凌问他们:“你们怎地到这来了?还……还牵头驴……”一水风度翩翩的少年牵了头扎眼的花驴子,不由得多问了一句,蓝景仪快言快语道:“我们家长辈嫌这驴子吵,叫我们给牵出来,至于我们为何到此处来嘛……”蓝思追接了他的话,娓娓道来他们一路的见闻。

蓝家小辈们的一路,竟同金凌玄墨极为相似——也是遇了一路的猫尸!

金凌听了,也急急同他们说了自己的遭遇,诸位少年不寒而栗,到底是谁人做的这事,说是阴毒却又没伤害他们,勾足了他们的好奇心。金凌打算与蓝家小辈同行寻这猫尸的事,他虽不喜跟着外人,但想想玄墨和仙子也跟在身边一路,便放下了许多心。

在金凌与蓝思追交谈之际,蓝景仪目光放上正在撸狗的玄墨身上,脑中电光火石一闪,终于想到了哪里违合,他上前讶然道:“我记得你不是常在江宗主身侧那位?怎的在这?难不成江宗主也来了?”玄墨挠仙子下巴的手没停下来,只淡然瞧他一眼;“只我与阿凌同仙子。”仙子仿佛颇为自豪般“汪”了两声。金凌连忙劫了蓝景仪的话头:“别问了!阿念又不是非得跟着我舅舅了!”

蓝景仪尴尬闭了嘴,蓝思追眼中略带责备地瞧他。

一行人继续向前,陆续地竟碰上不少其他家的小辈们,大家都是出来夜猎,碰上猫尸事件,一路问过来,便都来了栎阳,这就像是……像是有意将他们引来汇聚在此一般。

几家少年打定了主意一起追寻此事,一起上了路,见金凌有了这么些同龄人的相伴,玄墨看在眼里也甚是欣慰,带着仙子再帮蓝家少年们牵驴跟在他们左右。

这一路,便近了蜀东。

延伸阅读

编剧爱上我了怎么破[穿书]好人卡都有了,穿越还远吗?  http://www.v9221.cn/ydgm.shtml
地球,位于天朝南部地区某二线城市,一块富人别墅区某栋未装修的毛坯房二楼,大概十平米的

冬心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v9221.cn/x718.shtml
上官安南的亲长兄上官云霄已经带人于此地布下十绝剑阵,天绝,地烈,风吼,寒冰,金光,化

从高考零分开始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v9221.cn/blj5.shtml
“小心!”黑色流弹破空声刺耳,顾小小想也没想直接扑到了男主前面,为他挡下了政敌暗中埋

眉姑娘出逃手记之琼林宴计划(1.28修)(10)  http://www.v9221.cn/nd9q.shtml
赵昭应付完向她贺喜的身边宫人,仿佛一只失去了灵魂的可达鸭,面无表情地歪头斜靠在椅背上

三国董卓大传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v9221.cn/xv0b.shtml
任武抱着陈恒,双手如飞连点陈恒胸前五处大穴,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快速拔出来插在陈恒腹部

[魔道祖师薛洋bg]夔州往事再遇空间系  http://www.v9221.cn/n0hz.shtml
在车上,电话,是要接的,末世,是不能讲的,如果这会儿被当成精神病抓走,就真是得不偿失

HP之情难独钟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v9221.cn/g8ji.shtml
罗亚凝视着阿金,极不情愿的扶起他。阿金的身体还带着沈宣白的味道,虽然沈宣白没同他做那

疯狂抗日突破  http://www.v9221.cn/gapi.shtml
林尘走出放置棺材的石室之后,便按照地图走动起来,林尘先是按照地图来到放有寒玉床的石室

武战宗师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v9221.cn/ags0.shtml
苏心桐伸出手抚了抚她的蘑菇头,会心一笑:“星星没有心情不好,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事

西游之吞噬星空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v9221.cn/np9m.shtml
敞亮的半开放式厨房,食物的香味悠悠地散出,明显被放轻了的锅铲与锅子合奏的声响划过周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MJ同人之你将会在那里吗尾随专业户

    苏信拍马出了汴梁城,迎面见一队官差凄惨地走来,其中几人鼻青脸肿,更有个连官帽都不知丢哪儿去了,看上去颇为好笑。要知道,这官差毕竟背靠朝廷,等闲江湖客也不敢得罪,否则被六扇门或是那锦衣卫缠上可不是好玩的,是以苏信便有些好奇是谁敢如此戏耍这对官差。苏信拍马过去,开口问道:“几位官爷莫非是遇上强盗了吗?”

  • 你就是我的软肋第八章

    直到舞台公演的前一天明明影视小城就这么大点地方《PPAP》的两组成员却都没有再见到应榆*第一次公演,后台应榆坐在最边上的位置,脚边放着装着零食的背包她来得早,百无聊赖的自己待着,视线落在正前方的舞台直播屏幕,有些好奇扭头看向旁边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要看电视,我不能去现场吗?”工作人员:“……”那会引

  • 父亲的爱情第七章

    老人将猫小心的抱在怀里,安抚的摸了摸它的毛,才道,“是这小东西找到的,我家儿子出了事,老伴又病了,我就寻思着在山里找些药材,供儿子治病,这小家伙是我孙子在外面捡的,特别灵性。我那孙子也懂事,从不哭闹,每天和我一起到山上找药材……。”老人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没关系的话,秦淮几人都安心听着,黄主任也是第一

  • 午后遇见你第2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一座小镇。一座非常小非常小的小镇。黑夜种静悄悄的,仔细听会有一些什么东西倒地,什么东西逃跑,什么东西发出尖叫的声音。在旅馆后一座小院。一位年轻人从床上坐起。衣服已经被汗液湿透。随后喃喃低语:“又是那个梦吗?”他起身走出房间,经过几个拐角,来到了一个露天水池,解开腰带,身上睡衣缓缓滑落在地上,一

  • 世界最后的反派在线阅读第5节

    平昌府确实比统州城要热闹数倍不止,绸缎庄,当铺,客栈,酒楼,面馆,青楼,茶馆,胭脂水粉店等等店铺林立在街道两旁,从过往的人们身上的穿着和街道景象就可以看出来与统州城的不同,郭少皇下了马车后伸了伸懒散的腰,心里大喊一声;平昌府我来了。郭少皇毫无目的的向前迈进,边走边听见自己的肚子叽里咕噜的叫着,摸着口

  • 无笼在线阅读第六章

    离殇吩咐道:“小……血色黄昏,你别过来。”林宇远远看着,离殇朝下潜去,直至黑龙面前,看见它爪中抓着一尊魔晶石雕像。林宇:“不如我引开它,你把雕像拿了就跑?”离殇说:“我引开,你偷东西。”龙渊插口道:“把它弄上海面,大家合伙干了它?”离殇说:“不行,既然是低级玩家,就得按20级的规则来,黄昏,你准备一

  • 抗战之杀敌爆装第二章

    “你需要陪着我练习什么攸关白瓦沙未来的东西?”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宫殿,艾琳娜才忍不住在埃尔耶耳边开了口。回想从萨米斯那儿回来的路上,宫仆们看着她被埃尔耶抱在怀里的眼神,都怪异无比。她再仔细回味,那种怪异眼神里包含的,似乎有些鄙夷?“魔法。”埃尔耶的回答很简短,打断了艾琳娜对宫仆眼神的思考。“魔法?”艾

  • 斗罗同人之宛若宁夏在线阅读第四节

    因为新新正在睡觉,所以病房中只留了一盏小夜灯,幽暗的光线打在步云荩苍白的脸上,显出几分阴森可怖来。步云荩双眼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握住机身的右手微微发颤,心跳也一下比一下剧烈起来。突然,安静的空气中传来一声嘤咛。步云荩因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注意到这声动静。床上的小孩缓缓睁开眼睛,当他看清坐在床边

  • 专属幸福说走就走头也不回入虎口

    妙妁安然无恙,薛顺心嫌疑洗清。一如之前,妙妁约薛顺心在花厅说话,名义上是感谢,实际上伺机要将她弄走。薛顺心做好了慷慨赶赴飒王府的准备。风萧萧,水荡荡——等等,霖王好像说过,谁要是敢把顺心送走他就敢把谁送给飒王——要是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万一到时候霖王去飒王府要人,万一飒王靠不住把她交了出去……不行

  • 重生燃火在线阅读第10章

    十一月的贵州,天yin沉悲哀得如丧考妣,凛冽的寒风簇拥着毛毛细雨,遮天盖地。寒气钻入你的骨髓,使你感到从心窝冰凉到浑身的每一寸肌肤。在一阵锣鼓喧天,红旗招展,“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呐喊声中,六辆草绿色的解放牌汽车呈一字从G县革命委员会大院开出来,驶入茫茫细雨中,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