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王牌球帝之全国大赛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烟色雨叶 来源:17K小说网

顾知趴在墙头并没有立即跳下去。

秦姑娘正是伤心难过的时候,难免心神恍惚,她这一来若是吓到了人家姑娘,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这么想着,顾知脚蹬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手紧紧地扣着墙头,朝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她找的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见门口。

秦姑娘正坐在门口,已经不哭了,似乎朝着门外的人在说些什么,只是声音太低,听不清楚。

纵然离得有点远了,看不太清秦莲的表情,但顾知还是松了口气。

她不担心别的,只是担心这姑娘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情来,现在看来,难过归难过,倒还没丧失理智。

顾知看了一会儿,手一松,从墙头跳了下来。

刚刚从人家墙头落下来的顾知,没有离开,而是向东走到了另一户人家。

这里正是那柳邵谦寄宿的地方。

里面住的一位老人家,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眼睛也看不太清了,大概是因为这样,今天晚上的事情倒没有惊动他。

现在是丑时将过,过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

顾知进了院子,伸手将门关好。

院子本就不大,屋子也就那么两个,前两年顾知跟着朱从三来着里帮过忙,房间位置大体还记得,老人家肯定住在主房,旁边位置偏一点的应该就是那柳邵谦住的地方了。

顾知快走几步,将房门小心关好。

借着昏暗的月光,顾知从怀里火折子,点燃了屋子里的灯,屋子一瞬间明亮起来。

这柳邵谦是个文人,平日里看起来也瘦瘦弱弱的,个子不算太高,说起来和顾知也没差多少。

顾知在屋子翻动了一遍,找到了一个包袱,里面放着一套柳邵谦换洗的衣服还有些一些书本。

顾知将衣服拿起来,便听见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她低头一看,地上正躺着两张纸,隐约还可以看见字迹,正是刚才从柳邵谦衣服里掉出来的。

“这是什么东西……”顾知犹豫了一下,弯腰将那两张纸捡了起来。

只是这两张纸似乎已经很陈旧了,上面的字迹也有些脱落,不知是沾了水还是什么的,好多处的墨迹都已经散开,唯独最后那句“以吾儿相拖之”清晰可见。

顾知看了半天,也没看个所以然来。

不知道是有人叫柳邵谦代为传信还是有人给柳邵谦的信。

不过总之,这东西现在都没什么用了。

顾知将纸重新塞回了包袱里面。

她手脚麻利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又将柳邵谦的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幸好他们身形没有太大差异,这衣服穿起来稍微大一点点,但不仔细看,应该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顾知将头发散开,拿起一根布条将自己的头发吊起,学着男子常用的发式将自己的头发绑好,前面还特意留下两缕头发盖住了脸颊两侧。

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点拖沓迟疑。

穿好衣服以后,顾知想了想,将多余的一件衣服撕成了三块布条,叠在一起在脖子上绕了两圈,高度恰好遮住了她小半张脸。

顾知从床上拿了一个小纸包出来。

这是她走前特意从朱家带过来的,是她的宝贝。纸包打开,里面是几块白色的糖一样的东西。

顾知伸手拿了一个扔进了嘴里。

苦涩。

沙砾一般磨着她的喉咙。

这是她之前偶然从别人那里得来的东西,含在喉咙里可以使人的声音变得粗哑,大概维持个两三天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一会儿,那东西便化没了。

喉咙一阵疼痛,再张嘴,已经听不出是顾知的声音了,或者说,已经听不出是个女子的声音了。

这一番折腾下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开始转亮了。

顾知将屋子里的东西收好,又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在太阳即将出来之时,顾知从床边站了起来,将柳邵谦的包袱背到了自己的身上。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柳邵谦——至少,在“柳邵谦”离开淮家镇之前。

柳邵谦这么大的一个人,是不可能突然消失的,顾知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大家以为柳邵谦自己走了。

只是她来的匆忙,准备的也少,但现在已经来不及去想其他的办法了。

顾知从房间出来,将门关好,便走到了那老人家的屋子面前。

顾知心里叹了口气,对那老人家连连说了三句对不起以后,便砰砰敲门。

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听到屋子里面传来的有些拖沓的脚步声,便知道是那老人家起床了。

顾知连忙后退几步,弯下了腰,双手叠放在身前,将头埋了下去。

老人家一早上被人吵醒,倒也没什么心情好不好的,老人觉少,本来他也快醒了。

只是担心这么早来敲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老人家一开门,模模糊糊地看见自己面前站了个人,还弯腰拱手的,恭敬得不得了。

老人家也没多想,伸手想要扶他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顾知后退一步,避开了老人家的手,扬声说了句,“昨晚受了风寒,您老离我远点,省得过了病气!”

顾知抬眼瞄了一眼老人家,看他眯着眼睛,不知道他看不清他的脸了,一时间放松了许多。

老人家耳朵不好,顾知一句话,他统共就听见了一个“风寒”,嘴里嘟囔着,“看来是昨夜冻着了,得加个被子。”

顾知心里一酸。

心里想着,顾知的背挺直了一些,说道,“老人家,家里来人催了,我今儿就得走了!”

老人家侧了侧身子,“你说啥??”

顾知叹了口气,大声道,“我要走了!!!”

“哦哦哦,”老人家点了点头,“声音都不太一样了……风寒挺重的……”

顾知一噎,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老人家:“这就走啊不多留两天”

顾知摇了摇头,没说话,也不知道老人家看到了没有。

老人家笑了笑,对着顾知说道,“走就走吧,我也不留你了,路上小心点。”

顾知抿了抿唇,学着那些文人的样子朝着老人恭敬地弯了弯腰。

这是柳邵谦欠老人家的。

柳邵谦还不上了,她便替他来做吧。

离开老人家的院子,顾知将门关好的那一刹那,还可以看见老人带笑的面容,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

朱从三在秦莲的门前坐了一夜,此刻不只是太累了还是怎么的,竟然靠在门上睡着了。顾知将写好的纸条塞到了朱从三的手里,告诉他自己要离开一阵。

这秦姑娘真是有点心狠啊。

叹了口气,顾知看了看天边,太阳还没出来,这个时候最好,既可以看见人了,却又看不清人。

今早恰好还起了些雾气,带着微微的清风,看起人来要更加模糊一些。

顾知拿着东西一路假装离开,偶尔路过几个人,低头将脸遮好,也就过去了。

柳邵谦毕竟是外乡人,来这里住了两天,和周边的人也不算熟,路过也就是点个头的交情。

不远处,两个骑在马上的男子正紧紧地盯着顾知的背影。

“老大,主子说的这个人吗?”其中一个矮小一些的,看着顾知的背影皱着眉头问道。

“老大?”眼见着身边的人没反应,矮小的男子又叫了一声,脸上哭丧着,“老大,咱可出来快一个月了,主子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男子仰天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主子怎么想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突然想起来了,就让咱们过来找人,那画像……”

男子突然闭紧了嘴巴,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不能背后说编排主子,尤其是说主子的坏话。这是主子亲口说过的话。

可是那画像……

“呼——”身侧的人呼出一口长气,笃定地说了一句,“就是他!”

说完,也不顾身边的男子,纵马就追了过去。

那矮小的男子一愣,赶紧追了上去。

顾知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心里正打算着再走一阵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换了衣服,再换一条路走回去。

身后隐隐传来马蹄声,似乎有什么急事。顾知心里想着,也没当回事。

到了一个岔路口,眼见着远离了镇子,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人了,顾知停了下来。

刚刚打开包袱,不知道哪里突然来了一股邪风,将放在最上面的那两张纸一下子吹了起来,猛地飞到了顾知的身后。

马蹄声越来越近,然后骤然停止。

顾知一抬眼,便看见了一张马脸在眼前,鼻孔里还冒出噗嗤噗嗤的白气,喷在了她的脸上。

“这什么啊?!”那两张纸飘到了其中一人的怀里,将那人吓了一跳。

顾知默默把包袱收拾起来,悄悄后退了一步,抬眼看着马上的人。

“麻烦将东西还我。”说完,顾知才看见马上那两人 ,顿时愣住了。

这两个人她见过。

昨日在镇子上面“招摇撞骗”的时候,就看见过他们,出手阔绰,还向路边的人问了哪里有卖武器的,顾知悄悄上前,给他们指了那家贵的离谱的店。

没想到,今日就遇上了。

顾知眉尖微蹙,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两人一身利落的黑衣,身形健硕,只是一个高大一些,一个矮小一些。

高大一些的男子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矮小的男子将怀里的纸扯出来,“这东西是你的?”

顾知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头也低了一些,点头,“是我的。”

身侧那矮小的男人将怀中的纸拿起来看了眼,眼睛顿时瞪了起来,看了顾知一眼,便递给了身边的人。

“你是柳邵谦?”男子递过来看了看,问道。

原来是找柳邵谦的。

这两个人明显不认识,很可能替别人来寻人的,蒙混过关未尝不可,只是不知道他们找柳邵谦的目的是什么。

顾知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反而问道,“不知道两位大哥是什么人?”

矮小的男子看着她,脸上带了笑,说道,“我们是永南郡王府的护卫,此次是奉小郡王之命,请柳先生去郡王府的。”

顾知对于这些一点都不了解,但唯独两个字她听得明白——郡王。

这两个人不认识柳邵谦,那郡王未必不认得,她要是真的去了,被郡王认出来,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顾知是个惜命的,于是当机立断地否认,“我不是柳邵谦,你们认错人了。”

那矮小的男子没想到自己说了句话,这人就直接改了口,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不是,这……”

那高大的男子哼了一声,“说你不是,那这信为什么在你手里?这可是老郡王亲手写的,如若你不是柳邵谦,那么就是你从别人那里抢来的了。”

顾知一噎。

这事本就难说请,若是真的叫这些人知道了柳邵谦的事情,青红皂白未必会问,估计会将她直接就地正法。

男子将信三两下收好了塞进怀里,看着顾知,“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不是柳邵谦?”

顾知仍旧摇头,“您真的认错了。”

“那这是哪来的?”

“捡的。”

“你别告诉我,你走在路上,随随便便就捡了一份老郡王的亲笔信,”那男子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从怀中掏了个东西出来,严词说道,“有小郡王亲手的画像为证,你还敢说你不是!”

他实在是懒得同这书生打嘴仗。

书生最烦,无理也能讲出三分理来。

旁边的男子一看这情况,憋着一张有口难言的脸转过了头。

真是奇怪。

这人竟然如此笃定……

难道那柳邵谦真的和她长得这么相像?

顾知将落在地上的画像捡了起来,伸手打开……

顾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奇怪起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

随手画了一个圈,上面两笔算是眉毛,两个绿豆大小的圆圈……难道是眼睛王八的眼睛都比他大!

一张脸,就这么两个眉毛,两个勉强算是眼睛的东西,嘴都没有。

似乎是画画的人烦了,头上划拉了两笔就直接当做了头发。

顾知一言难尽。

说是画像,那简直都是抬举,顾知就是抓只鸡,让它随便划拉几下,都应该比这要好。

顾知手里拿着这幅画,脸色有些僵硬,一字一句地问那男人,“敢问,你是怎么看出来是我的?”

那男人果然厉害啊,竟然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顾知气笑了,另一个男人低着头不说话,估计是没脸再看了,“小郡王随便画画的,柳先生别当回事儿……毕竟好多年了。”

那男人看着顾知的样子,心下一横,声音也冷了,“这是小郡王的命令,你若是脑袋不要了,或是那泼天的富贵不要了,也可以考虑不去。”

泼天的富贵。

男人特意强调了这几个字,意有所指。

那低着头男人也终于抬了头,“我知道柳先生为什么不去,可是这是小郡王的命令,我们也没办法啊,柳先生全当去郡王府游玩了,倒时候随便找个……”随便找个理由让小郡王把自己赶出来就是了。

“不要乱说话!”

只是他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顾知也冷静下来了,慢条斯理地把……画像……合上。

说这东西是画像,真的是难为她了。

看来这两个人是赖上她了。

这小郡王也真是有意思,要么是画功极差,要么就是诚心折腾这两个。总之,这小郡王本就没打算正经找什么柳先生。

顾知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游移。

“咳,”旁边的人轻咳了一声,“柳先生想好了,郡王府什么都有,我家小郡王……咳,心善,若是以后不想做了,跟小郡王提就是了。”

说谎话会不会天打雷劈啊。

想着,他还抬头看了看天。

顾知收回了看着两人的视线。

冒名顶替啊。

她做的可一直都是冒名顶替的买卖啊。只是这次的买卖有些大了,而且,不做还不行。谁让她现在顶了柳邵谦的名头呢?

况且,依她现在看来,这个传说中的小郡王多半只是想要寻个乐子,问题不大。

另外……郡王府总该有些钱吧?

“好,我跟你们走,”顾知顿了顿,笑道,“还有,我的信该还给我了吧?”

延伸阅读

五粮液财福春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s1uo.shtml
五粮液财福春是五粮液集团自主品牌,用上等好白酒,利用高科技生物技术提取竹荪、绿豆、荷

儒特机电设备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x1sx.shtml
上海儒特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系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创立,创立伊始以涂料油墨机械为主,分散

汉得森眼镜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a00w.shtml
汉得森眼镜是太阳眼镜、平光眼镜、近视眼镜、老花眼镜、舞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新食玳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gy08.shtml
长沙市新食代美食培训基地简介:长沙市新食代美食培训基地,位于星旺名城湖南省会—长沙,

餐谋天下99湘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u7tq.shtml
湖南大碗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秉承“平民消费、服务百姓”的的经营理念,

香蕉说酒店无人售货机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ggqb.shtml
暂无

兴泰康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xr0y.shtml
兴泰康视保健是深圳兴泰康科技生产眼护士,眼保姆,数码经络治疗仪,热磁疗彩屏脉冲仪,A

罗浮宫陶瓷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pchx.shtml
罗浮宫是罗浮宫发展有限公司在中国大陆的注册公司罗浮宫尼凯陶瓷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罗浮宫

金管家房屋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u7ow.shtml
金管家房屋是上海金管家房产经纪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成立于2003年。一直以“金”字品

洗尚健康洗衣生活馆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uj11.shtml
洗尚健康洗衣生活馆是为中小型创业者量身打造的一个精品创业项目;为创业伙伴降低创业风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二货少年成神记在线阅读第一节

    碧蓝色的天空一望无际,偶尔有几朵白云悠闲地飘过,萤草坐在学校楼顶阳台上,两条腿耷拉在外面,偶尔有风吹过衣服下面的两个毛球,它们就颤颤巍巍地抖动起来,打在了校舍的瓷砖上。现在是上学时间,成群结队的学生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坐在这么危险地方上的萤草,她抬头望着天空,手里却有些百无聊赖地扯着手里巨大的蒲公英草

  • 网游之拳傲江湖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天一早,刺眼的阳光照射进萧佳的房间。“怎么回事儿,脑袋好疼啊。”萧佳的意识慢慢清醒了,项链?萧佳摸了摸胸前,发现昨天的水蓝色项链竟然戴在自己身上。他赶忙要把项链摘下来,却发现怎么也无法把它弄掉,这见鬼了吧。“见你个大头鬼啊。”突然的声音把萧佳吓了一跳。“谁在说话?”萧佳赶忙推开房门,外面空空如也

  • 这柠檬有点甜在线阅读第6章

    秋庭英背着灰原回去的时候,步美等人立马冲了上来。“小哀为什么需要人背着,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刚刚什么也没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这个男人是谁?”阿笠博士也上前一步。秋庭英将灰原放在地上,然后听见柯南向大家解释。“灰原目睹了一起凶杀案,被凶手发现了然后追击,这个男人就是凶手。”“警察还没来吗

  • 大唐:在地仙界当人皇第五章在线阅读

    轰!第一道紫霄神雷,当头劈在了燧人氏身上。恐怖的雷霆之力,在燧人氏体内肆虐,破坏。燧人氏身上忽然有功德金光绽放,功德之力与雷霆之力对抗。燧人氏好似没事人一样,任由雷霆之力与功德之力在自己体内争锋相对,接着说道:“我不知道这所谓的天道大势,到底是如何定下的!”“也不知道为何与我人族有关的天道大势,我人

  • 一贱震九州之第五章(5)

    尤依立刻意识到,酷拉皮卡恐怕弄错了一些什么事。但是她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就握住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然后说,“尤依,永远不要恨自己,也不要责怪自己,做错事的是那些伤害我们的人,永远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知道,但是……”少女想要挣扎一下。“这个世界上是有罪犯存在的,罪犯会犯下罪行,伤痛却会永

  • 踹掉扶弟魔成为神豪在线阅读第8章

    原来,这个世界的自己早就不在了。还没从扉间带来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柱间发现了另一个可怕的事实——扉间走的时候还没付账!摸摸自己腰侧空荡荡的荷包,上辈子由于好*养成习惯由弟弟和好基友买单的柱间欲哭无泪。要不……柱间悄悄向店门靠拢,可是,没有了上辈子隐藏气息的能力,柱间刚走到柜台就被掌柜叫住了。“客人,你

  • 荒野侏罗纪故人

    次日一早苍熠和赤顼便告别了夜笙他们,要出去外面捉妖,其实具体来说就是苍熠隐藏自身的气息,让赤顼以自身为诱饵,吸引妖魔的来临,必要时苍熠才会出手。南落也知道老友的性子,只是有些感叹这一世侄子好像不怎么喜欢她了,不由哀叹道从前是多么尊敬她的一个孩子啊现在换了个对像,真是男大十八变不成。夜笙又在府里调养了

  • 异化纪元在线阅读第五章

    眼镜兄一付过来人的样子轻轻拍了拍逍遥的肩膀道:“哥们儿,就你身边这位就差不多了!别想着去看司马文静,别到时候魂儿都被勾走了!如果你见过司马文静的话,你就会觉得除她之外的女子都如过眼云烟,你身边这位自然也就下岗了!想当初我不也是这样子的么?唉……世间于我如浮云,怎奈芳草峭崖巅……”眼镜兄的一席话直听得

  • 归雁(凤在江湖同人,云雁)在线阅读第十章

    那男生脸色一变,上前一步就要强拽那女生的手,亏得曲辛欣反应快,立刻冲上前挡在那女生身前。她转身问那女生:“你还愿意跟他走吗?”那女生移开眼神,虽然没说话,但曲辛欣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看向那个男生,斩钉截铁地说:“请你离开。”话音刚落,从曲辛欣身后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三个一米八多的壮汉,他们穿着普通的

  • 伪白莲的修罗场生存日记生命垂危,喜欢她吗?

    在灰暗的世界里,你是唯一。——凤倾九也许,在某一年,某一天,才能找到你。——帝临天“天……天……”,帝临天那修长白皙的手指紧紧握住凤倾九软若无骨的小手,像是在安慰自己似的,轻声哄道,“小九儿,不疼,天天在呢,我在!”说话声音不自觉地发颤,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将凤倾九看得如此之重,让他失去了神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