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当男主拥有鉴渣系统逃避

作者:陆夷 来源:晋江文学城

霍格沃茨的礼堂正热闹着。佩特内拉拽着瑟拉菲娜坐到拉文克劳桌边,拿起了一个三明治。

远远地,格兰芬多桌那边发出了足以轰动校长邓布利多的响声。“发生了什么?”瑟拉菲娜一边伸手去够南瓜汁,一边侧身问佩特内拉。

“好像是小天狼星布莱克收到了一封吼叫信。”佩特内拉口齿不清地说。“小天狼星布莱克?为什么?”

“天哪,萨菲!你都没有我这个美国人知道的多!”佩特内拉压低了声音,“小天狼星布莱克所在的布莱克家族世世代代都是斯莱特林,偏偏这一回他分到了格兰芬多。那可是与他的整个家族对立的啊!”

瑟拉菲娜押了一口南瓜汁,随便挖了几口沙拉,朝格兰芬多桌看去。混乱的中心是一个黑色头发的男生,窘迫、潇洒,而且愤怒。坐在他身边的是另一个黑发男生,头发凌乱,架着眼镜,正拍着他的背。他们对面有一个矮小的、有些贼眉鼠目的男生,还有一个棕色的脑袋,脸被挡住了,却给她一种无言的熟悉感。

“萨菲?”佩特内拉摇了摇她的肩膀,“快上课了。嗯......嗯,第一节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草药课。我听说斯普劳特教授虽然温和但是不喜欢学生耽误课程,还是快走吧!”瑟拉菲娜徒劳地又看向了格兰芬多桌,没等她固定视线,人已经被佩特内拉拉走了。视野里快速晃过大片飘动的巫师袍,棕色的脑袋很快被淹没了。

斯普劳特教授是个矮矮的、有着飘逸的灰发的和蔼女人。她身上穿着打了补丁的巫师袍,笑眯眯地站在温室门口等待着学生们。草药课对佩特内拉或是瑟拉菲娜的吸引力都不高,不过作为一个好学生,热爱学习的拉文克劳认证的孩子们,瑟拉菲娜即使近乎昏昏欲睡也听的很认真。不过,她依然觉得冬天无法迁徙真是一大灾难,尤其霍格沃茨的校园内很冷。瑟拉菲娜听母亲说过一种去除睡意的办法,便是在玻璃瓶中存放一小簇火焰,用于暖手。

教授魔药课的斯拉格霍恩教授很偏爱那些有背景或是能力强大的学生。只是与赫奇帕奇一起上的魔药无疑是场灾难。即使佩特内拉和瑟拉菲娜离得尽量远,几乎到了地窖的另一端,也没能幸免于难。斯拉格霍恩教授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糟糕的场面----拉文克劳的学生们一脸嫌弃,赫奇帕奇的学生们笑得憨憨的,同时锅里的东西混在一起,差不多要爆炸了。

一年级生没有占卜课可真是让人庆幸,不过一个早上,瑟拉菲娜作为特里劳妮家的一份子,即便是个混血,也成功引起了诸多学生的注意。瑟拉菲娜完全不享受这种诡异的注视,无奈之下连休息室都没有回,直接去了变形课教室。

走廊里空荡荡的,大概新生们还没有完全摸清楚楼梯的脾气。瑟拉菲娜仗着母亲留给她保底逃命的地图,慢慢悠悠地晃着前进,偶尔路过几幅画作,便挥挥手打招呼。

这是比较难得的独处时间。瑟拉菲娜掸了掸肩膀上的头发丝,捻起其中一根在手指之间绕着,脑海中随着放空慢慢浮现那个脑袋。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见过他。

瑟拉菲娜甩开了所有佩特内拉可能说的话,无论是“花痴”、“命定恋人”还是“校园美好爱情”。她集中注意力回想那个狼人。这么危险的群种----不是说邪恶,毕竟所有善恶不是通过所做的某个行为来判断的----却在学校里,霍格沃茨里出现。邓布利多没理由不知道。

她意识到这一点,心底一凉。瑟拉菲娜尽力说服自己邓布利多是好心,可是她所知的所有法律都是排斥狼人的,除了那位救星斯卡曼德先生以外。

或许,或许是斯卡曼德先生的主意。

她掐了一把自己的脸,让自己放松下来,然后走进了变形课教室。

延伸阅读

洗车超人汽车服务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ul22.shtml
广州粤润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洗车超人”设在广州天河。公司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迅速

中国鲜花礼品网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b05k.shtml
中国鲜花礼品网加盟详情花礼网HUA.com,全称中国鲜花礼品网,中国鲜花行业领导品牌

海奇表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ghsi.shtml
海奇表品牌营销遍布各地;目前已有500多个专卖店和销售专柜构成。海奇表坚持创新设计和

嘉乐祥珠宝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b7zb.shtml
嘉乐祥珠宝始创于清朝光绪年间,迄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专营钻石、A级中高档翡翠、黄

嘉润膜业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agwa.shtml
嘉润膜业主要产品包括隔热节能建筑膜、家居装潢装饰膜、防爆防盗安全膜、隔热防爆汽车膜和

杰美森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d4re.shtml
杰美森(Jamison)不只是一个标志,更是一个对顾客的承诺。在很过一个国内外的时间

依乐佳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n5xz.shtml
依乐佳干洗主要从事衣物干洗及护理、洗衣加盟及技术培训服务。淄博依乐佳洗衣公司总部设在

富奥斯门窗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ggfh.shtml
佛山富奥斯门业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国内大型铝门制造企业

世联地产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u7qz.shtml
北京世联房地产顾问有限公司世联地产成立于1993年,是国内Zui早从事房地产专业咨询

成都何乌鱼加盟  http://www.thebrianpages.com/b9wu.shtml
成都何乌鱼加盟详情成都基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是一家集经营乌鱼火锅餐饮、品牌火锅连锁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锦无纹香烂漫之第二弹(10)

    第二弹在往后的一个月里,楚逐一直都跟在六道晴子身边学习照顾婴儿,有时候抱着六道骸根本不愿意放手,就是吃饭也是的。到了最后,六道晴子也想干脆让楚逐和六道骸在一起睡了,不过婴儿胃部很小,每次都是少吃多餐,而什么都可以帮忙的楚逐唯独不能帮忙喂奶,也

  • 灵气复苏!神话级联盟在线阅读第3章

    第二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了何云熙的闺房。鸟儿在树上鸣唱,一切都是那么温馨,熙穿了一身粉色的休闲装,白皙的皮肤,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多情妩媚的狐狸眼,笑起来可以魅倒众生,肃然时若寒星。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轻笑时若鸿羽飘落,甜蜜如糖,静默时则冷峻如冰。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 撒旦罂粟在线阅读第10节

    钟灵看无量剑派的人都去拼斗了,便自梁上一跃而下,蹦蹦跳跳的来到龙星辰身边,道:“大哥哥,你好,我叫钟灵,你叫什么名字啊?”龙星辰这是才看仔细了,真是一个小美女啊,笑着回道:“我叫龙星辰,能认识灵儿这样的漂亮姑娘,真是我的幸运啊!我叫你灵儿,你不介意吧?我觉得这样亲切些,哈哈哈。”钟灵听他夸自己漂亮,

  • 菠萝精灵甜小蜜第十章

    顾祁哲盯着思南原本站的那位置看了一会儿,最后舔了舔有些干的难受的唇瓣,便骑着他的小骆驼丁零当啷的向前跑了起来。就按照五年前他对这小徒弟的了解来看,这人虽说是很温柔,但也并不是会无聊到没事干就在路上捡新人来带。归根究底,会对他好,完全是因为头顶这个ID的功劳。只是误打误撞还真的对了人什么的,顾祁哲不说

  • 开局成为收租大佬交待

    张昊坐在飞机上看着舷窗外飘过的白云,心里百味杂陈。昨夜的一幕幕如在眼前回放着,他昨夜在小青山放了一把火后,便开着早已准备在哪儿的一辆桑塔纳回自己在南都住处。这所住处位于南都医学院附近,是他在考入南都医大后购买的一个二居室的房子。他在住处收拾了自己所必须的证件等物品后立即赶往浦江,并在路途上电话订购了

  • 从海贼开始的投影在线阅读第4节

    小渔并没有直接回到她的小住所,而是来到了一片荒芜的森林。森林的深处有一座墓碑,而墓碑的上方却被一个红色的魔法阵所笼罩,小渔挥手收回了魔法阵。本来这两天想要偷偷瞒着马尔科先生收回,但是确实走不开,指针之所以会发生变化,就是这个阵式引起的,当小渔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阵式一旦展开便不能中途阻断,否

  • 大唐之三项全能在线阅读第5章

    傅寓肆的手按在男孩的脖颈后侧,男孩恨恨却也无法,对方三个人,即使两个是女孩子,他也只能由着他们。“你们带我去哪儿?”他问。傅寓肆就松了手,也不怕他跑:“去你扔掉钱包的地方。”男孩看了他一眼,梗着脖子扭头:“我不知道什么钱包。”“哦?是你今天扔掉的钱包太多了想不起来是哪个,还是你记忆太差,忘记了下午在

  • [埃及神话]超度灵魂也要推行市场经济之第九章(9)

    很多人见到周雨,都十分客气的打着招呼,称呼着“文渊公子”,百川也注意到某些人面上带着鄙夷的神色,周雨像方才一样给众人介绍了九凊二人,便一同开始了交谈。九凊对百川解释道:“周雨素有才名。”百川看着人群处,周雨高谈阔论,引来一阵阵掌声,那人像是天生的文人,你可以瞧不起他的出生,但是你不能忽略他的文采,而

  • 天才萌宝:BOSS老爸请接招第八章在线阅读

    1苏府。“小姐,这辣椒面我装好了。”涟漪将瓶子递给苏月七。“下次,怕是不管用了。”苏月七盘腿坐在软塌上,接过涟漪手里的小瓶儿,拿在手里转了转,喃喃道。“对了,吴怀那边可有叫大夫看了,他那伤口那么深,不小心医治,若是发炎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苏月七抬起头问涟漪。“叫了,刚我看到大夫进的门,小姐就不用操心

  • 火影之权谋天下在线阅读第6节

    叶天白了这妞一眼,长这么漂亮原来是个小财迷。一摸裤兜,心里一沉,掏出来皱巴巴几元零钱。看见只剩几元钱,沈小薇立刻爆发了,“你个败家子,家里只剩这么点钱了,这个月咋个生活,喝西北风啊。”叶天一头黑线,“不就几十元嘛,至于这样么,等卖了当归就有钱了。”沈小薇看了一眼地上的编织袋,以为叶天没卖出去,心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