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天道缈缈之USJ不奇妙物语(9)

作者:天山名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冒过的水无月永子在淋了雨后,依旧对自己非常放心,甚至都没有及时去洗热水澡,而是慢悠悠地看完了想看的综艺节目后,才脱下湿漉漉的衣服去泡澡的。

还在泡澡过程中稍微睡着了一会,等水温逐渐变凉了才醒过来。

自信自己「攻击削弱」的个性的水无月永子小姐,自然也没有想到第二天她就感冒了。

“……”相泽消太看着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脸红红的水无月永子,没有说话。

水无月永子自知自己理亏,干脆也闭上了嘴。

等到相泽消太把散热贴贴到她额头上时,水无月永子才忍不住叫了一下:“呜哇,好冰。”

——很快就被瞪了一眼。

“知道发烧的痛苦了,为什么还敢冒雨回来还不及时换掉湿衣服?还在浴室里睡着了?直到别人敲门才反应过来”相泽消太开始了说教,“今天是工作日,假条我帮你写了,接下来我要去上课,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做了点稀粥在锅里,等情况稍微好点了,你拿那个填饱肚子也行,感觉情况不对就立刻给我打电话,打不通可能是我在上课,转接午夜或是13号也行。”

“好——”水无月永子躺在床上,发出微弱的声音,“没想到相泽老师也是个话痨啊,您还会做粥啊?”

“玉米粥。在家里吃了药后就乖乖睡觉,不要到处乱跑。”相泽消太难得没吐槽她话里隐隐约约对自己会做饭这件事带着的不可思议,“今天本来是要全班一起去USJ进行救援练习的。你以后有机会再补回来吧,我先走了。”

“一路顺风——诶,稍等一下。”

想起了什么事的水无月永子躺在床上挥起了手。

“还有什么事?”走到门口的相泽听到她的话,又折返回来,难得地迁就少女。

这也许是对病人的优待?水无月永子这样推测。

“相泽老师的手借我一下。”虽然不明所以,但明显照顾病人心情优先的青年蹲下来,把一只手伸向了对方。

水无月永子用那只刚刚挥舞着的手扣住对方的手指,手掌贴合在了一起,作出了很亲密的十指相扣的样子:“我的直感说今天会遇上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擅自使用一下个性,诶,不要那幅表情嘛,反正AP已经耗干了,不妨再多花一点,说不定睡得更香。”

——这不是你滥用个性的借口。相泽消太却并没有表现出抗拒,可能是对病人的一贯纵容,也可能是对她履历上写着的「攻击削弱」这一个性应该做不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放心。

少女直起身子,纯黑色的眼睛专注地盯着对方的手掌,默念起了什么,青年看到她的眼睛里飞扬起了微小的金色的碎片,逐渐地,一点热流从相握的手上流到相泽消太的全身。

“这也是我个性的一部分,相泽老师可以理解成「祝福」什么的,总之是有被限制了、说是不要随便给别人看到的东西啦。”少女松开手,躺回枕头上,扬起一个柔软又天然的微笑,“不过如果是相泽老师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唔唔,要说理由的话……我啊,稍微察觉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啊。”

“要相信少女的第六感啊,相泽老师。”

怎么说,棉被王的直感加强后也是很有用的。

所以要注意一下啊,相泽老师。

相泽消太点了点头,合上门。

感冒药的安眠作用很快就发作了,她闭上眼睛,把自己投入梦乡,耳边是残留的关门的声音。

*

水无月永子很少生病,上一次生病的时间可以追溯到国小一年级了。那时候是父亲哄着自己,说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就过去了,他就买巧克力给永子吃。

那时候好像是做了一个小手术,结果状态不是很好,就连带着受凉发烧了。因为那时候家里的经济还不是很好,所以一听到可以吃巧克力,她就很努力地忍住了。

然后,然后呢……

然后是一阵吸引力,把她从地上拉到地心。

水无月永子感觉自己在往下掉,发烧了的头脑晕晕沉沉的,又一会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泡在一片沼泽里,时而上浮,时而下沉,又像泡在一碗热水里,腹腔温温热热的,但是动不了。

随之而来的——有什么记忆因为高烧被唤醒了。

六岁时去看烟花时遇见了一个看上去很孤独的小男孩,约定了以后如果遇见要继续一起看烟花。

又是六岁时,被人带到一个公寓里,说接下来你要被住在这个公寓里的英雄照顾一段时间,直到政府找到领养你的人。

八岁时、被领养后,第二次遇见那个约定了要一起去看烟花的男孩子,只是比起之前,他似乎有什么改变了。说是因为是秋天没办法看烟花,所以替代地找来了落叶,烤了红薯。

确定了要为下次见面努力的约定。

之后——就没有遇到了。

又再之前呢?

对于她的生父和生母,并没有在水无月永子脑内留下多少记忆——或者说,每次去看那边,都是被一片白雾挡住了。

只记得一片红与白与黑。

红是刀子切开皮肤的红,白是礼堂中央照片的白,黑是簇拥着人的人身上的黑。

他们死了。

混沌与情感这么告诉她,接着是又一群凌乱的舞蹈的线条。

遗落的理智发现自己稍微有点恐惧面对高楼。

好像,有着什么预感,会有什么人从高楼上跳下来一样。

是红的。

有什么东西往下堕落。

是白的。

又有什么东西在心中封锁。

是黑的。

高烧似乎能让人想起一些自以为忘掉了的东西,例如摆在那个暂住了一段时间的公寓窗台上有一株仙人掌,那个一次又一次出现的小男孩递过来了一支仙女棒,那个男孩身旁的男人向她伸出来的邀请的手。

从过去的回忆编织的梦境中挣脱,就像从一个荆棘编织的笼子逃脱。水无月永子睁开眼睛,手心、背部全都是汗。

——都怪相泽消太给她盖的被子太厚了。她这样告诉自己。

永子直起身子,把贴在额头上的散热贴拿掉,又不放心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温度退下去了很多。

看了一眼手机,是2:08。

没有未接来电,没有短信,没有通知。

没有大新闻,没有错误。

一切貌似都在照常运行。

可是,水无月永子站起来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挣脱了掌控,有什么事情偏离了原定的轨道。

她简单地冲了个澡,换掉被汗打湿的睡衣,在宽松的居家服和喜欢但稍微有些难穿戴的衣服之间犹豫,最后换上了自己喜欢的风格的衣服。

把洗干净的自己的衣服晾晒在客房的窗台上,洗衣粉的香味和阳光一起在空气中扩散开。

本来应该是最让人感到舒服的时刻了,但水无月永子的右手,突然感觉像是被扎了一下。

她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是早上布置的祝福结界,被人打碎了。

这个时间,应该是相泽先生带着同学们一起前往USJ进行救援练习的时候。

永子拿起手机,下意识拨打了相泽消太的电话号码确认,并不是没有拨通,那个女声告诉她: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

——USJ并不会布置信号干扰器,所以拨打不成功,一定是USJ里发生了意外。

水无月永子冷静地分析起了局势,在用留长的指甲扣住自己手心的肉,创造疼痛保持冷静,不做出冲动的举动,不能对未知但危险的局面作出更坏的行动。

首先,不能确定欧尔麦特是否在USJ内。虽然相泽老师有提前告知,欧尔麦特也会前往进行教学的事情,但距离本应该开始教学活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三分钟,如果欧尔麦特在场,情况应该不会那么糟糕——这样单纯的推断首先可以抛弃。

因为如果欧尔麦特在,信号被打断了那么长时间的情况并不会存在。

其次,她释放个性赋予的那个高强度的「祝福」结界很难被打碎,上限值大概是她每日个性的临界点,可如今却被击碎了——这说明很可能有敌人到来,并带来了有一定训练,有高力量值的打手与相泽老师发生了冲击。

最糟糕的情况是,敌人有可以直接致死对手的个性,导致「祝福」被抵消,但相泽老师再坏也不过当场昏迷。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都非常不容乐观——因为出现了可以对职业英雄造成巨大伤害的敌人。

水无月永子把手握得更紧了,焦虑地看着几分钟前就开始拨打的,根津校长办公室的专线电话。

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进行情况的分析,因为不在现场所以更加担忧,但不能失去冷静。这是一位英雄,亦是一位学生应该做到的。

轨道偏离了。

不可以,不可以。

她压迫喉管,压住颈上大动脉,缺氧让她恢复了正常的思考。

——要冷静。

电话终于被接通,在根津校长标志性的软绵绵的声音响起,确认了对方身份的永子迅速开口。

“根津校长,就在刚才,我确认了USJ出现敌袭——请尽快派往英雄进行支援。”

*

啊。

好无力啊,这种感觉。

水无月永子挂断电话,躺在地上。手机顺着她的手腕滑落,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

明明已经比之前强大了很多,明明一直有在锻炼,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依旧什么都做不了?

不说从这里赶往USJ需要的时间,就说如果只需要一分钟就可以到达那里,她目前的体力也无法支撑她战斗十五分钟,过去也只是变成敌人手下一棵焉掉的黄花菜。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这个状态……只是送人头的啊。

永子烦躁地咬了几下嘴唇,通常感到烦躁,她都是靠把自己吊在房梁上冷静一下,或是出去跑个十圈冷静冷静。

但不说公寓没有地方可以让她吊着,要是她有跑十圈的体力,还会这么烦躁吗。

……不过,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啊。又绕回一开始的问题了,少女在地上滚了几下,最后还是决定出去走走。

总不会连下楼买瓶桃汁的体力都没有。永子揉了几下乱糟糟的短发,拿上小包。

少女把零钱投入自动贩售机里,等待罐装饮料从机器里滚下来,身旁的小巷突然扬起了烧焦布料的味道。

稍微有训练过的嗅觉,再加上——下意识投向火光处的眼睛,水无月永子拿着冰镇过的桃汁就跑向了发出微弱火光的小巷里。

从这里跑到小巷的路程不算长,只是水无月永子现在的体力并不算好,如果放在平常她倒是跑完十五圈不带个脸红的,但现在拖着半好不好的身体从自动贩售机那,小跑进小巷,才运动了一下,喉咙就开始发痒。

今天是工作日,加上动静其实并不大,如果不是水无月永子刚好有这么凑巧的条件,大多数人都应不清楚发生了事件。

有人纵火?永子往最坏的可能性下结论,用手背擦了一下脸。不对,如果是纵火的话,火势不会那么快就消失,而且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

火光是冰蓝色的。

永子的动态视力半好不差,也不算很确定自己看到的对不对,只是下意识就想到,如果失火了,现在跑去救火还来得及。

明明还是这个身体状态。少女嘲笑起自己。

她扶着墙低下身喘了几口气,又继续走。

小巷并不长,也并不四通八达——永子到这里才发现小巷的尽头坐着一位青年,他四周落着一些灰。

永子并没有怎么掩饰自己发出的声响,所以荼毘很快就注意到了水无月永子。

本以为是那群人还留有后手,荼毘下意识地想要用出自己的个性,但稍微观察了一下,就只是一位普通的女高中生而已——体质还很明显很弱。

永子稍微走近了些,想要看看那位青年的状态——但很明显对方并不是很欢迎自己。

少女怎么想都不应该再惹人不喜欢了,本来打算装作误入的普通人转头走掉的,但永子闻到了青年身上,有一股很浓重的血腥味。

受伤了吗?

想要帮到别人的本能又在蠢蠢欲动。

USJ并没有帮上什么忙,所以,如果只是简单地帮对方包扎伤口的话,水无月永子还是对自己有着点自信的——虽然她对自己根本用不到包扎术。

停住了想要往回走的脚,水无月永子试探地往青年身边靠拢。

虽然他周围有很明显没燃尽的冰蓝色火焰,但水无月永子的个性是什么!

明面上是「攻击削弱」哦!!

——连区区火焰攻击都削弱不了的个性还叫特殊个性吗!!!

“那个…?”内心咆哮着,少女发出轻柔的声音,“先生,您看上去情况不是很好,需不需要我帮忙?”

荼毘本来想在对方试图靠近火焰时就警告她的,但没想到少女看到火焰,脸色丝毫没有改变,也面不改色地走过了。与一般人不同,被火焰触及的少女,全身都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甚至还问起他需不需要帮助来了。

荼毘皱了皱眉,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提醒这位显然涉世不深的少女不要滥好心,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就靠近陌生的男人了。

看青年并没有说什么,永子自然以为他没有拒绝,走到对方的身旁,蹲下认真地查看起他的伤势。

主要伤势集中在手部和大腿处,虽然不会危及到生命,不过也不能小瞧。永子握住对方的手分析着,不忘从一旁的小包里拿出绷带。

感谢她把各种七七八八的东西都丢到包里的习惯,感谢她的事故体质,丢到包里的备用绷带和消毒药水今天终于有用了。发出了莫名的感叹的水无月永子熟练地给青年包裹起伤口。

“…我说,你的父母没有告诉你,不要随随便便接近可疑的男人吗?”一直没有开口的青年看着她,终于发出了声音。

水无月永子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眼睛,思考了一会才说:“我的父母只告诉我,英雄不应该对伤者视而不见。”——何况她的事故体质注定她会遇上各种奇奇怪怪的人。

青年的嘴角似乎扬起了一个弧度,永子没仔细看,继续给他包扎。忙活了一阵子才把七七八八、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处理好,还发现了不少旧伤。

这位先生看起来很多灾多难啊。

水无月永子擅自下了这样的定论。

“小姑娘。”荼毘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你看到我的样子,和我身上的伤,不会觉得我是个敌人吗?何况你看这四周也有不少血迹,你难道不会害怕吗。”

水无月永子站起身来,拍拍膝盖上的灰,轻轻地摇头:“不会。我做的想要帮助别人的英雄,并不会因为什么因素制约就不去做,也并不会因为多余的个人感情,而畏惧做什么。”

“英雄,说白了也只是看到需要帮助的人会帮助一把的普通人而已。”

她向青年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打扰了。”

荼毘看着她的背影,没说什么,只是捏了下放在一边的罐装桃汁,稍微笑了一下。

遇到了有趣的、想要成为英雄的小姑娘啊。

*

因为及时来到的救援,所以USJ中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而水无月永子忙着——编造因为自己的父母和相泽老师是朋友,在得知自己发烧的事情后对方非常关心,又因为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因此擅自使用了个性给相泽老师送上了「祝福」这样的谎言。

对于编造这样大的谎言且脸不红心不跳,水无月永子显得轻车熟路。

幸运的是,永子的推测的确发挥了很多作用,以至于她不算夸大事态,落得被说教一顿的结果。

又因为永子个性的作用,战斗在前线的相泽老师并没有像永子想象中受伤得那么严重——说的上重创的也只是一只手粉碎性骨折,对于有着治愈女郎的雄英高中来说,已经算得上好修复了。

但治愈女郎还是很配合地、麻烦医院把这位鞠躬尽瘁的教师包成了半个木乃伊。

在得到了相泽消太所住医院的消息后,水无月永子立刻打车前往了所在地——又因为对方没醒的原因,少女在相泽消太的病床边削苹果,削了一个吃一个,异常熟练。

当相泽消太醒来时,看到的就是水无月永子咬着苹果,好像是很期待地说:“欢迎醒来——恭喜你哦相泽老师,因为我个性的原因,所以你这次只骨折了一只手呢!是不是很幸运!是不是很感激我!来,不用掩饰了,把你的赞美通通都说出来吧!”

“不,我觉得我这个病人更需要安静地休息,而且我不想赞美你,说话也只是想问问你是怎么把一边那个看起来是要送给我的果篮里的水果吃到只剩下那一颗猕猴桃的。”相泽消太把那只骨折的手固定好,冷淡地说。

“哎呀,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水果们自己要跑到我嘴里来的啦,你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问题了。”水无月永子笑眯眯地把手上那个苹果吃完。

“正因为是细节问题所以更要注意吧。”相泽消太颇为头痛这位少女的胡话。

“咳咳、我待在这里主要还是因为有个问题想问啦……”

“相泽老师又是为什么要做英雄,又为什么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拯救别人呢?”

她把脸上的微笑收敛起来,突然问。

“我不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比起老师这种负担了更大的责任,所以会主动地去保护他人的英雄来说,我想做到的——似乎也只是自己片面认识到的英雄。

只是因为想着能被人需要而去做了。

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她也只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

延伸阅读

穿越乌龙闯情关之从痞子开始第三章  http://www.vippv.cn/yi9w.shtml
可以被看见的妖怪吗?两人重新换了一个桌子,名取周一重新点了杯咖啡,然后看着对面身份不

快穿之撩汉日常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vippv.cn/apy8.shtml
第二天一早,范无救和谢必安带着三人出了阎王殿,送叶华他们去往转生之途。精卫一看见叶华

枪来在线阅读山洞  http://www.vippv.cn/gq5i.shtml
“哎王潇凌,快过来。”就在王潇凌在后面胡思乱想时,听见了宁清儿在前方叫他,以为出了什

[综]陛下好像哪里不对在线阅读初入异界  http://www.vippv.cn/gd0r.shtml
透明蚂蚁好似看起来极为兴奋,兴高采烈的冲了过去。白蛇眼中人性化的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待

总有师弟一战成名混蛋,你的书  http://www.vippv.cn/s5cr.shtml
“现在她可以放心了.薛宇轩说道,靠得更近,“他留有一份遗嘱.我没看过内文.不过,我相

我在微博算财运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vippv.cn/ay3e.shtml
“来新人了。”“还是个小伙子。”“年轻力壮好啊。”周围传来一片吵杂声,萧阳吃力地坐起

爱情公寓之我是婉瑜老哥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vippv.cn/ph50.shtml
对于林弈来说,不断变强,去探索未知的世界,是他目前的决定。半月后,半月后就是玄虎宗招

问道之阴阳无极第六章  http://www.vippv.cn/gsha.shtml
他们东池学院的大美人重泽要和鞭家的嫡系紫炎在决斗场上比武了?这个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

给你一个镇山河[综武侠]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vippv.cn/00b.shtml
轩辕夏禹剑角色名:轩辕夏禹稀有度:持主:皇帝、夏禹、商汤自我介绍:【吾乃圣道之剑轩辕

守望军魂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vippv.cn/glbi.shtml
“火修罗。”燕乐天脚下出现里一个火圈,火圈飞快的旋转着,燃烧着。火势开始蔓延,火圈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领主第五章在线阅读

    电话这边男子听到陈杰的话呵呵一笑:“小伙子这就沉不住气啦?想当年你金叔你金婶被人拿着刀架在脖子上的手也没像你现在这个样子,老大不小了,就因为这点小事就放弃了,那还算什么男子汗。早知道当初就该让你师娘多教训你几次...”陈杰听着男子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慢慢地露出了笑容,老头就是老头,年纪不大却跟老头一

  • 洪荒之侦探系统之突发事件

    薄君是无法得知太后寝宫中的波云诡谲的,薄君的心思全在讨好薄若竹身上。万幸,三日后,薄君怀着无比忐忑又激动的心情,终于在围猎场上,正式见到了薄若竹这位天选之子。啧啧,都说人比人气死人,此言果真不虚,这薄若竹生的可真俊啊。这脸长的,就跟古希腊天神雕像似的,温柔中透出一点点的威严,威严中又透出一点点的风流

  • 学霸是个小野猫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五章一群人出来的时候,阮明池已经一个人在做热身运动,坐在沙滩椅上的余教只是用手指挥了一下,季浩他们就绕着泳池开跑。热身。训话。布置今天的训练任务。“4X100自由泳,4X100蛙泳、4X100蝶泳,4X100仰泳,2X200混合泳,2X400混合泳。”最后余教说,“训练结束后报名的留下,现在下水。

  • 重度痴迷第六章

    千晓声在心里用意念把千识器这个小混蛋五马分尸了一百八十回,才接过书:“对不起啊秦同学,刚刚走得太快就忘记了……”她自觉待人接物的社交礼节学得一般,准确来说是没怎么和秦七韶这类的人打过交道,一时有点不太知道这种情况下该怎么表达谢意,加上刚刚才被窥见自己的暴力行径整个人还处于一种尴尬状态中,连说话都说得

  • 紫意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晚饭时间,云阳在父亲的帮助下来到了大厅里,云中凡给他传输了元力,现在云阳走起路来就像正常人一样,只是内脏的伤势还好不了,听父亲说需要重生丹才能完全治好他。吃完晚饭后,雪儿在收拾碗筷,而云阳则跟着父亲来到了云家所谓的密室,刚进密室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棺材。“阳儿,先给你谢叔扣头吧,这次要不是你谢叔,我们父

  • 灭世莲花第八章在线阅读

    “云阳!”云莱站在外面喊了一声,就见云阳小朋友猛回头,等到看到云莱后,立马哒哒哒地跑出来,然后一把抱住云莱,“姐姐,我以为,我以为你死掉了!”云莱嘴角抽了抽,忍住了内心想打他的冲动,反而朝虎子喊道:“虎子,你还是不是男生?你也太孬了吧。”云莱不知道孬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她每天跑上跑下经常听到五楼的阿

  • 凡骨社在线阅读第2章

    阳光明媚的早晨,屋子里的一切都焕发着蓬勃生机。左芝在床铺上伸了个懒腰,昨晚的酒劲早就过去了,睡了一觉就精神焕发。可是一向早起的梁圣妮此时却仍赖在床上,呼呼大睡。左芝见到梁圣妮还睡在那里,捏了捏她的脸蛋。梁圣妮迷迷糊糊的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姐,你干嘛呢?人家睡着呢!”左芝边捏边说:“你昨晚不是说你要当

  • 大科学时代之萨塔喵与菠萝包(5)

    叮铃铃........陈轩一把按掉闹钟,起床穿衣服。克利特老是扰人美梦,陈轩让他不要在来叫他了。窗帘被拉开,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打开移动窗,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对,就是这种感觉,多么的美好,让人向往。“喂,快住手!!!!”阳台正对这的街道上传来了这样的少女的声音。又来了又来了。陈轩捂脸。这个笨蛋。“

  • 荒岛求生记在线阅读第8节

    箫珂把照片从书里抽了出来,她连一张全家福都没有,只有手机上的几张照片了。她背着包从楼梯上走下去的时候,宁千书在厨房里做饭。厨房里油烟味让她骤然想起来了妈妈最后那一天烧饭的味道,真的很像很像。为什么?她现在就想问问为什么?难道他们都知道什么事情,唯独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不成吗?“下来了?”宁千书将锅子

  • 那一天来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PartA:“哈哈,就是这样!”贝鲁梅伯把腿翘在前面的桌子上,毫不顾忌的享受着四周村民的恐惧眼光,得意洋洋的翻着花样晃动手里晶莹的酒杯,看着面前的女人胆颤心惊的往里面倒入红色的葡萄酒,然后毫不在意的给予别人致命一击“这阵子太无聊了,明天就处决索隆好了。各位等着看好戏吧!嘿嘿嘿嘿~”路飞看着眼前对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