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梦魂绕之第五章(5)

作者:北冥木粒 来源:红袖添香

身为一个熊兵蛋子的熊小冬,跟脑回路莫名有些清奇的邱秋,两人从各种方面来讲都是异常的合拍。

所以,在经过了昨天的射击场的训练之后。不出任何意外的,邱秋成为了熊小冬的绑定战友,没事一起训训练,吃吃饭,顺带蹲墙角叨逼叨,有事就一起挨挨罚,倒倒霉的那种。

说到这,熊小冬就很气了。

她也不知道最近袁朗是抽了哪门子的疯,自从她跟邱秋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之后,他就跟个年级教导主任一样,变着法的开始了对她的俩惨无人道的训练。

没错,就是她俩。

她熊小冬和那个买保险送的好基友──邱秋。

如果说袁朗原来对熊小冬的训练是魔鬼式的训练,那自从熊小冬跟邱秋组个队之后,那袁朗接下来的训练就是黑白无常亲自送她们下地狱了的地狱式训练了。

地狱式训练跟魔鬼式训练明显有了很大的不同。

因为魔鬼式训练好歹只是身体上摧残,但地狱式训练它不仅是身体上的摧残,这一次还有精神上的摧残。

你特么见过一边跑步,一边让人高喊内务条例的吗?简直丧心病狂到了极致!

从小到大连三字经都不曾背过的熊小冬简直欲哭无泪的小声破口大骂:“他简直不是人!是畜牲!禽兽!”

邱秋同情的拍了拍熊小冬的肩膀,以表悲伤。

“诶!诶!声音怎么停了?继续背啊!背不下来的话回去抄20遍!”袁朗拿着个喇叭在操场边上喊。

去他内务条例!要不是打不过你,她肯定分分跟你翻脸!

不过,正所谓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无奈,即使内心再怎么悲愤欲绝,熊小冬也只能上气不接下气的高喊内务条例。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新兵营的训练很快就要结束了。

然而,黎明前的黑暗总是难熬的,袁朗这个大魔王并没有因为新兵营训练即将结束的关系而放水,反倒是训的更凶了。

又是新的一天,一大清早的,袁朗就把熊小冬和邱秋给单独拽到了训练场上加训。

熊小冬一脸迷了愣登的站在训练场上,一副没睡醒的熊样。

讲道理,别说军姿了,要不是因为袁朗此时盯着她的话,她就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直接躺地上与周公下棋嗑瓜子去了。

瞅着天空中的小太阳,一首童谣在熊小冬的心中缓缓响起──太阳当空照,花儿对他笑,小鸟说早早早,你有病啊起的这么早!

嗯,没错,有病,已放弃治疗。

熊小冬不走心的如此想到。

于是,就在熊小冬迷了愣登的情况下,袁朗安排了今天的训练内容。

3万5千米的20公斤负重跑,按照袁朗的规定,两人必须在两个小时内跑完,完不成的话两人就得跟今天的早饭无缘。

因为事关早饭的原因,熊小冬一下子就吓清醒了。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吃货对吃的执着。

其实这样的训练对熊小冬来说的话并不算难,努努力咬咬牙还是可以完成的。但是,袁朗的前提要求是“两个人”。

众所周知,邱秋虽然射击很好,但在体能上她就是个渣,也就只能刚过及格线的那种渣。

这TM就很令人绝望了。

熊小冬认命的分担了邱秋身上一半的负重。跑步前,她对同样一脸生无可恋的邱秋交代了一下遗言,“如果你能活着完成训练的话,一定要记得帮我弄死咱们万恶的总教官。”

邱秋沉默了一会,点点头,然后突然问:“你的保险受益人是谁?”

虽然不知道弄死教官和保险受益人两者之间的关联,但熊小冬还是诚实的告诉了邱秋,“受益人是我爹。”

邱秋沉思了一下,然后认真的摇了摇头,并开始对熊小冬灌输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美好思想。

熊小冬这才反应过味。士兵邱秋,身为一个优秀的党员,敢问你是否可以在歹势一点?

熊小冬木着脸瞅着邱秋,用非常诚恳的语气说,“你可以滚犊子了。”

总之,因为邱秋的关系,熊小冬内心一万个不舍的放弃了弄死袁朗的这个想法,然后带着邱秋开始了艰难的负重跑之旅。

看着两人开始跑后,王教官凑到袁朗耳边悄悄的问道:“是不是太过了?就这训练量虽然对熊小冬来说还可以,但是对邱秋来说就有点太强了吧?”

王教官这话说的很委婉,因为邱秋的体能是众所周知的差。平时两万公里都费劲,更何况还是20公斤的负重跑?别说2个小时内跑完了了,邱秋她能跑完那都是不错的了。

王教官摇了摇头,明显不看好两人。

袁朗则是眯了眯眼睛,没有搭话。

一个小时过去了,熊小冬和邱秋两人才跑了1万3千多米,中规中矩的成绩,但是前提是邱秋还能跑的话。

“我,我不行了,20斤负重,总教官……呼,他真不是个人……呼呼,回头你要揍,揍他的话,哈……算我一个。”邱秋喘着粗气,精神恍惚,神情呆滞到了近乎于白痴的地步。就算是熊小冬帮她背了10公斤的负重,但是不行了就是不行了。

背着30斤的负重,熊小冬也跑的两眼发直,她看似在听邱秋说话,其实基本上啥玩意都没听进去,但是“我不行了”这几个字她明显的听了进去。

他妈的…………

熊小冬暗骂一声,沉思了两秒后,伸手拽过了邱秋身上仅剩的10公斤负重。

40公斤的重量,仿佛4个五指山压在了身上,重的让人喘不上气来。

呼吸顿了一下,熊小冬咬着后牙槽子,愣是一声没坑。

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

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人又勉勉强强的跑了一段路,期间,恢复了一点体力的邱秋从冬上身上拿回了她的十斤负重。

熊小冬喘了一口气,问:“还剩多长时间?”

“呼……还有46分零……呼……不到20秒。”邱秋顿了顿又做了补充,“我们……哈……还,还剩下,1万5千多米。”

“行吧……哈……还不算太绝望……”熊小冬说着,然后,下一秒就一头栽到了地上,过多的负重和不惜体力的跑法让她的身体有了那么一点透支。

邱秋愣了一下,然后踹了熊小冬一脚,她攥着拳头,脸上全是汗。莫名的,她感到有些不甘心。

熊小冬抬了抬眼皮子,瞅着邱秋,“想吃饭吗?”

邱秋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缓慢又使劲的点了点头。

不是……就是问你吃不吃个饭,你咋慎重的跟她像想要向你求婚似的呢?

莫名的熊小冬有点想笑,但是出于累的原因,她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表情波动。

她在地上躺了几秒,然后挣扎着爬了起来,二蛋子不扯闲的背着负重就开始了不要命的加速跑,那身姿,就跟一只脱了僵的哈士奇没什么两样。

当时的那一秒,邱秋整个人都懵了,她一边想着熊小冬是什么种类的变态,都这样了还能加速的跟一只疯狗一样,一边又下子的迈开步子跟在熊小冬的身后同样跑成了一只疯掉了的吉娃娃。

邱秋沉默的在熊小冬屁股后尾追,她跑的很凶,两条腿不断的倒蹬,那瘦弱的小身板一直死死的粘在熊小冬的身后,愣是没有跑掉队。

两个人就跟屁股后着火了一样,死命的往前跑,跑的眼角都泛红了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两人是真的不行了后,熊小冬才慢慢的减速了,她仍然跑着,但却始终没有了加速的意思。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橘红色的烈阳从地平线跳了出来,染红了训练场上的天空。

阳光洒落在两人隐约可见汗痕的脸庞,稚嫩而又扭曲的脸庞上,多了几分属于士兵的坚毅。

邱秋好不容易把气喘的匀了一点后,伸手拿过了熊小冬身上仅剩的,属于她的10公斤负重,然后快跑了两步跟熊小冬肩并肩的跑着。

两个从骨子里就不服气的人肩并着肩,互相拉扯的往前跑,跑的磕磕绊绊的,感觉要是没有另一个人拽着,就会摔个狗啃土。

神志不清只知道跟屁股后的邱秋开始了恍惚的喃喃自语,“赞美党……赞美党……赞美党……”

熊小冬被邱秋拽着衣服角,一路跑的踉踉跄跄的,听着耳边的嗡嗡声,她又痛苦又愤怒,她死死的拽住邱秋往前跑,一边死命的跑,一边扭头怒吼:

“赞美你妈头!老子要吃饭!”

邱秋呆呆的闭了嘴,心里开始念叨着:妈的,智障。

此时,袁朗正站在训练场边观望。

袁朗估算过两人的体力,经过这些天的观察,他清楚的知道那可能是两人最后的加速了,所以他老早就叫来了医务室的医疗兵,准备随时在两人晕倒的时候接应。

但是很多时候,好多次,袁朗都以为她们两个坚持不住,快晕倒的时候,她们就是能晃晃悠悠的咬着牙往前跑,就是不晕!

没有人,无论是王教官,还是袁朗,甚至是她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了命的往前跑,竭了力的往前跑。

就好像是两个正在逃亡的亡命之徒一样,玩了命的咬牙坚持。

熊小冬虽然搞不懂邱秋为什么化身拼命三郎,但她知道她自己为什么那么拼命,她只是想名正言顺的吃顿早饭而已。

她是熊!但是熊的有骨气!

两人好不容才吭哧瘪肚的把这段路跑完后,邱秋笑了,笑的哭唧尿嚎的。

邱秋身为一个体能渣渣早就有些神志昏沉了,她之所以能坚持下来,完全都是因为家教好所以脊梁骨硬的关系。

熊小冬喘着气解开了邱秋身上的负重,然后她随手把负重扔到了一边。

熊小冬等邱秋哭匀了后,伸手扒拉了一下邱秋犯沉的眼皮子,瞅了瞅,然后说,“行了,你晕吧。”

邱秋当场瞪着熊小冬,一身正气的说:“身为一个优秀的党员,我不能搞特殊!”

都这种时候你还惦记着你的党你也是蛮拼的了,兄弟!说实话,要不是共产主义是官方协会的话,她真的会以为你是不是入了什么邪教。

熊小冬气结,恨不得现在就把邱秋打晕直接扔到救护的担架上。邪恶的思想一有,下意识的,她瞄了一眼担架,简单的估算了一下两者之间的距离后,果断的放弃了这个念头。

于是熊小冬扭过头瞅邱秋,两人对眼厮杀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熊小冬先败下阵来。

她无奈的接下了身上的负重,然后扶着邱秋跟她一起躺了下来。望着浅蓝色的大气层,她说:“晕吧。”

下一秒,两人同时闭眼进入了黑暗。

一个疯子,一个神经病;两个合得来的傻逼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晕了,晕的跟闹着玩似的。

袁朗看了下计时表,还有1分钟零46秒满两小时。

…………………………

…………………………

体力最后的熊小冬是率先醒过来的,她醒过来时,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头削苹果的袁朗。

下意识,肚子饿了的熊小冬在袁朗伸手扶她起来的时候,伸手拿走了他的苹果。

袁朗看着埋头啃苹果,根本没功夫搭理他的熊小冬突然就笑了,他说,“虽然那种训练并不是很慢,但是你们今天表现的很好,要知道那可是是很多新兵都完不成的训练。”

很中规中矩的评价。

如果是邱秋的话很容易就能听出袁朗语气中的赞叹和惊讶。不过,很显然熊小冬并没有觉得袁朗在夸她,她的想法正好与之相反──她觉得自己被一个老兵嘲讽了。

这哥们探病不带水果就算了,竟然还变着法的说她菜!

熊小冬眯着眼睛啃苹果,神色不善的盯着袁朗。

袁朗被熊小冬不掩饰的恶意盯的有些懵,但也不生气,反倒还继续夸,“你很努力,很有毅力,你是一个好兵。”

努力,毅力=没天赋,普通…………这是在委婉的说她笨吗?

熊小冬瞪着俩大眼珠子,后牙槽被她磨的嗞呀直响。

“你为什么是这个表情?”袁朗十分的不解,“我明明是在夸你,为什么你表现的好像我在骂你一样?”

因为你说话的方式触怒了她爱瞎瘠薄想的心思,所以她看你就是不爽。

熊小冬黑着脸恶狠狠的咬着苹果没有搭话,此时她的脑内正幻想她眼中的杀意把袁朗大卸八块。

袁朗不在意的笑了笑,“一会等邱秋醒了,我带你们去吃饭,今天早上可以给你们加两个鸡蛋。”

身为一个正直的狗腿子,熊小冬立马非常冲袁朗露出了个友好的微笑,“我要多加两个包子,肉的!”

袁朗看着熊小冬嘿然道,“你也就为了吃的才这样,出息呢。”

被揭穿了熊小冬的嫩脸也不知道个红,“我爹说了,有句俗语是人民群众都把吃当做天!”

“真没文化,那是民以食为天。”袁朗笑嘻嘻的纠正熊小冬的错误。

“哦哦,民以食为天。”熊小冬点头,“所以,肉包子?”

“这个好说。”袁朗笑的一脸人畜无害,“不过要吃肉包子是有条件的。”

给俩肉包子还讨价还价的,你的心是黑煤球做的吧?

熊小冬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就垮了下来,语气也变的有些糟糕了,“什么条件?”

“明年春季有个演习,我希望你俩能去参加。”袁朗也不客套,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如果你答应的话,直到新兵营的训练结束,肉包子,管够。”

明年春季?演习?VS包子……嗯,包子获胜。

“行吧,就这么滴。”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在肚子和节操之间,熊小冬果断选择了肚子,答应了了袁朗的要求,外带讲了个价,“不过不能光吃包子,我还要吃肉!”

“好。”袁朗很干脆的应了下来,熊小冬和邱秋,无论哪一个都是很有潜力的南瓜苗子。一旦成长起来加入A大队的话,肯定是一件好事。

此时,袁朗笑眯眯的看着认真啃苹果的熊小冬,内心对明年的演习充满了期待。

熊小冬嗝了一下,苹果差点呛进嗓子眼,默默的把吃剩下的苹果核放进垃圾桶里,她看着袁朗笑眯眯的表情,沉默了许久。

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莫名的,看着这样笑眯眯的袁朗,熊小冬开始方了。

延伸阅读

淼晟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x7t4.shtml
淼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承接生产毛绒公仔,毛绒玩具,卡通人偶、人偶公仔,动漫公仔。

春意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nc82.shtml
春意汽车用品总部是一种适用于低速、高负载运行车辆的工业用轮胎,以其使用寿命长、安全系

快消生活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y3nj.shtml
快消生活潮品店项目介绍:快消生活潮品店,畅想创意新体验,走创意之路,让别人说去吧。快

QC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d817.shtml
QC十字绣成立于1972年,是早从法国引进十字绣技术的株式会社,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公

和彩宝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gz0w.shtml
暂无

泸州老窖醉三江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bjvw.shtml
泸州老窖醉三江加盟_公司简介泸州市龙马潭区醉三江酒类销售有限公司,坚持“通融致衡、和

虾滑记小吃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bgt1.shtml
虾滑记隶属于武汉虾滑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自打成立初期,就一直以高标准不断地要求自

吴家老太麻辣魔味鱼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rmj.shtml
吴家老太麻辣魔味鱼双扇门、格子窗、石地板、木柱子、雕花板、古字画、青花瓷……,明清时

越王楼酒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dgzh.shtml
越王楼酒位于绵阳市松垭镇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区1号路距绵阳市中心10余公里紧邻绵阳南郊机

宜品生活超市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bv0j.shtml
宜品生活正式成立于2008年8月1日,以世纪金花品牌感召力为基础,秉承“宜品生活,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阔少分给我一千亿在线阅读第九章

    咒印是大蛇丸研发出来的科研项目,种上咒印的人可以实现咒印化。巴啦啦能量,仙人模式,变身!咒印分为天之咒印和地之咒印,然而移植天之咒印的人存活率极低,只有佐助和御手洗红豆存活了下来,地之咒印虽然人数多,能力却有限。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在大蛇丸师傅不能保证存活率的情况下,佐助甘愿成为基地实验室的小白鼠。

  • 乱臣谋女在线阅读第10节

    于默似乎习以为常,面无尴尬,“小昭,在美女面前太不给我面子了吧?”矛头又指向康昭一直没介绍过的柳芝娴。叫号器报出他们号码。“美女对你不感冒。”康昭揶揄,眼神提醒柳芝娴不要拆台。柳芝娴懒得瞎搅和,专职装花瓶。沉默许久的李京蔓开口,“我们也打算来这家,正好一起。”康昭两指夹着排号单动了动,“我们双人桌。

  • 风起大明在线阅读第九节

    何瑆抬起头,发现是一个素未相识的青年,“不用,谢谢。”被何瑆拒绝,青年脸上微红,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我刚刚在那边画画,看到小姐你坐在这里,就随手画了一张。”说着,青年把事先准备好的画像拿出来,递过去,目光真诚,“未经过小姐你的许可,不好意思,就当做是你提前收到的一份新年

  • 带着手机到火影在线阅读故心第二

    问了蓝湛得知他习惯吃素后,顾心便挑着买了不少蔬菜。有些蓝湛没见过的,她便一一告诉他哪种菜该怎么烧才最好吃,时间倒也很快就过去了。排队结账的时候,顾心想了想,又跑去拿了一盒鸡蛋。她记得吃早饭的时候蓝湛似乎挺喜欢那道煎蛋的。这算什么,她想,以后她把鸡蛋羹水煮蛋溏心蛋做个够,保证一礼拜不带重样的。回到家的

  • [综]妈妈难当在线阅读第十章

    时钟指向六点十分,舒馥揉着眼睛下楼,钟落袖已经准备好早饭,往餐桌上端。“醒醒了。”钟落袖瞧瞧小丫头,今天舒馥要去片场试镜。舒馥摇摇晃晃站在厨房水槽边,从龙头里直接打了一杯纯净水,拿在手上,也不喝,到底是起得太早了。崭新的炉灶上,法式铸铁小锅,咕嘟咕嘟,滚沸着两枚水煮蛋。钟落袖走来,关了火,捞出很烫的

  • 豪门总裁带球跑第二章在线阅读

    “小羽,小羽,你周末去哪里玩了,也没去我家找我,我和飞飞学会用橡皮泥捏花了呢?”赵飞霞是方玄羽的好朋友,家在大王寨乡,方玄羽姥姥家和赵飞霞家是邻居,所以两人关系很不错。“好厉害,到时候你教教我,周末我姥爷和姥姥去县里玩去了,我就在家待着了,好羡慕你啊!”方玄羽本身就喜欢捏橡皮泥,这一听眼睛都瞪得大大

  • 二次远征之安王妃的下马威

    第二天一大早,安若瑶就被小桃给叫醒了。“小姐小姐,醒醒啊。”小桃站在一旁小声的叫安若瑶。“吵什么啊,烦死了。”安若瑶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小桃急的团团转,安王妃派人来请小姐过去一起用早饭,可是小姐还舒舒服服的睡着呢,安王妃本来就不喜小姐,这下子更加有把柄了。小桃没有办法,只能轻轻的推安若瑶。安若瑶总算是

  • 创造营未来可期第十章在线阅读

    太空3号国际空间站。时间向前推进,紧急状态解除,空间站调整轨道参数,开始正常运行。林木和普洛夫回到第五节点舱,这里没有出现问题,实验室植物的清新味道,让他们情绪放松下来。星光草的光芒消失不见,灯光亮了起来,一切都显得很平静。“这大概只是一个意外。”普洛夫不再担心,这个事故没有带来太大的影响,他很快恢

  • 短篇小合集在线阅读第五节

    圣凯恩学校校长的办公室内,校长苏全扫了吕胜一眼,就露出一副无比惋惜的神情,摇着头。“他能够做学生?是不是老了点?”圣凯恩的校长摸着胡须,老神在在。“放心,校长,他虽然老了点,不过也仅仅只在这里呆一段很短的时间,至于这次的学费,我们不会少一分钱的。”说着,慕姗已经将一个装的满满当当的包袱递给了校长苏全

  • 源术大师刁难

    “咳哼,额~各班请注意了啊,我们的开学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请高一的各班同学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准时有序地到行政报告中心参加我们的开学典礼,不得缺席。”广播的声音刚落下,陆霜便让我们,马上到教室门外排成一列纵队,女生在前,男生在后。大家也是十分利索的站队站好,然后班长要位于排头位置带领.......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