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网王]压倒幸村精市计划书携夫出逃

作者:六月·晓晓 来源:晋江文学城

燕舞打了火折子,用手指在一块石板上扣动几下,一扇石门随即在我们面前打开。莺歌燕舞默契的闪身进去,合上了机关。

“我们应该安全了。”莺歌叹了口气。携着我走了这么远,她的气息仍然很均匀,到底是身手不凡。

“把我放下来吧。”我终于得着了一个开口的机会。“我们这是去哪儿?”眼前的密道,很是深邃杳远的样子。“小姐,”莺歌似乎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她的眸子在火折子的光影里暗淡下来,语调也有些沉重了,“雪焰门……怕是保不住了。”

“你们掌门呢?”我想起了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头,就是他,不由分说的把我捆了起来,关在了柴房里。

“掌门他……身受重伤……怕是……”燕舞有些哀伤,声音低低的,“对方的身手,太厉害了;又是趁我们不备……”她没有再说下去,我却已经懂了。

只看刚才院子里打斗的情形,我就知道对方来势汹汹。

“是他让你们来救我出去的?”我一边摸索着往前走,一边尽量放松着四肢,被捆了太久,走动间难免会有些痛。

“小姐,其实,掌门很疼你的……”莺歌说了一半,看了看我,却又不说了,只默默的从怀里拿出一本书来,“这是本门的武功秘籍,掌门吩咐我把它交给你。”

我愣愣的接过那本线装书,心里忽然有些闷,便不声响的将它放在衣襟内。想了想觉得不妥,又拿出来,塞进了靴筒里。

莺歌燕舞也都不再说话,三个人各怀心事的在密道里蜿蜒而行。密道阴暗潮湿,偶有水滴掉落声,格外的清脆,竟有些摄人心魄的意味。

天光灭,万物消。

这阴霾里,有种隔绝人寰的苍凉。

幽幽的微风,冰冷的狎过脸颊。如魅,似魑。

密道终于到了尽头,莺歌扭动了一处机关,石门缓开,竟是一处密林。夜风摇摇,林叶缓缓。些许森冷,些许苍凉。

“露水弄清潮,阑干历历倚渡桥,桥上人儿笑颜醉,妖娆……”干净的声音,如清澈的孩童轻启稚齿转身微笑,娇柔似水,袅袅如烟。

莺歌燕舞警觉的握紧了手中的剑,望着那人的方向。

那人缓缓的起身,一身黑衣蒙面,竟是化进了周遭的夜色,只留一双眼睛,晦暗里闪着敏锐的光。

我愣愣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侧的莺歌燕舞。不知是不是夜风摇曳的作用,我看到她们握剑的手,竟像在微微颤抖。

“什么人?”莺歌拿剑指了他,无声的将我护在了身后。“嘻嘻。”那黑衣人轻轻的笑了,好整以暇的抱了臂。看起来有些玩味,有些轻佻,“夜深了,难道三位姑娘不害怕吗?”

“哪里来的混账东西?”燕舞性子比较急,身形一闪,剑尖便到了那人的喉间。

“唉,姑娘家家的,干嘛动刀动剑的?”那人“啧啧”了一声,好像很惋惜的样子,手指轻轻的在那剑柄上弹了一下,那剑竟生生的从中间断开了。

燕舞不甘心的丢了那半截残剑,用拳脚和那人打了起来。

“小姐你快走。”莺歌低低的嘱咐了我一句,也扑了进去。我心里感念这两个丫头的忠心,又看了看四周的一片漆黑,心里有些骇怕;加上人生地不熟,我能往哪里跑?犹豫的工夫,莺歌燕舞已被那人制住,一动也不动,像是被点了穴位。

那人“嘻嘻”的笑了笑,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雪小姐,该你了。”

该我了?“我不会武功。”我闷闷的开口。莺歌燕舞的身手那么好,眨眼间就被他拿下了,我才不会以卵击石的无谓反抗。

“哈哈……”那人像是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你雪大小姐不会武功?哈哈……”他忽然收住了笑,冷冷的看了我,剑尖指向我,“出手吧。”

我看了看那剑的寒光,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我不笨也不傻,那人竟然敢一个人守在密道外,功夫自然是上上的。只要他稍稍的动一下手指,我就会死在他剑下。

我很怕死,怕的要死,可我想不到不让自己死的办法。可是,难道我就这么死了吗?我还真是郁闷到了家。“放开她!”一个白色的身影犹如天使,手执银色长戟从天而降,声音美妙得不像话,我脑海中不断的闪现英雄救美的画面,眼前却是英雄和坏人剑戟相向、拼杀格斗。

打了好一会儿,两个人还没分出胜负,我开始着急,白衣人的气势,好像敌不过那黑衣人了。

“殇儿!”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我转过头,便看见好几团人影飞了过来。黑衣人见状,且杀且退,趁机逃走了。

“思思你怎么样?”那白衣人跑来我面前,关切的握了我冰冷的手,融融的暖意,不断的传过来。他的声音,居然有些耳熟。

“我没事。”虽然他救了我,我却不喜欢他的“自来熟”,我不着痕迹把手从他手心拿开。“莺歌燕舞,你们怎么样?”

“我们没事。”莺歌燕舞齐声说着,又向一团人影抱了拳,“多谢月掌门。”

“无妨。”那人语调有些冰冷,“思思,师兄已经不在了,你眼下有何打算?”这后一句,竟是对我说的。“我……”我当然是想回到现代了。虽然我一向很想做个潇潇洒洒游历天下的女侠,可却没曾想竟然会穿越到这打打杀杀中间来,性命轻忽得像别人脚下的蚂蚁。不过这个想法可不能轻易说出来,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一听我的怪论,就又要把我关起来呢。

“师叔会照顾你的。”我感激的话刚要出口,那人突然又说了一句,让我的笑瞬间僵住,“反正你明天就要出嫁了。”

“哈?我才不要!”这是什么荒谬的逻辑!我不是才死了“爹”吗?怎么也得守孝三年五年吧?虽然事实上我根本没打算要“守孝”。再说了,我可不是随便的人,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嘛。

“那我们走。”那人转过身,却又顿住,意味深长的说了句,“那黑衣人方才没能得手,一定还会回来的。”这分明是赤**的威胁!可我李思思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被威胁的人吗?答案自然是——是的。一想到要面对那身手不凡的黑衣人——的剑,我怎么可能不妥协?

“哼,我会画圈圈诅咒你的,臭老头。”我一边不情不愿的跟着他们,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在这一天不到的时间里逃走。

“思思,你说什么?”“臭老头”忽然回过头来,脸色在黑暗里看不清,听语调就知道他很不高兴。我想他一定是听见我说的话了。

“思思她一定是太伤心了,才有些语无伦次。”白衣年轻人开口替我辩解。那老头也不追究。“雪焰门已经覆灭了,思思你知道该怎么做。”我没好气的瞪了那说话的老头一眼,我知道你个大头鬼啊我知道。

“唔。”我正想开口,却被白衣人在身上点了两下,昏睡了过去。最后的意识,是他的轻喃,“好好睡一觉,明天好成亲。”

再次醒来,已经是半下午的光景了。阳光不浓不郁,打在我身上。我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看着面前喜笑颜开的莺歌燕舞。

“小姐,你该梳妆打扮了。”我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我不会嫁给他的。”我焦急的扯住莺歌的手,“你们带我逃走好不好?”

这句话,我在被关的两天两夜里,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只是她们始终无动于衷。虽然她们自称是打小就跟着我的贴身丫头,却明显还接受不了我的性情大变。莺歌燕舞面面相觑。

“小姐,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月公子吗?”“而且,小姐呀,你不是十二岁时就说了此生非月公子不嫁的吗?”

我拼命的摇头,我哪里说过?“我根本没见过他!又怎么会喜欢他,怎么会想要嫁给他!”

“小姐,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想开一点。掌门虽然过世了,但他地下有知,也会希望你过的好。”

“是呀小姐,月公子一定会对你很好的。”两个丫头一脸同情,围上来开始给我换衣服,梳洗打扮。任凭我怎么说怎么挣扎,最终还是成功的把我包裹在了大红色喜衣里。

我费尽唇舌,挣扎无效,终于无奈了。我华丽丽的被莺歌燕舞摆布着,直到被带进了洞房。

外面非常吵闹,我不禁皱眉。

左手腕上丝丝缠绕的红色丝线让我不舒服,身上大红色的新娘服更是束缚得我透不过气来;大红的盖头遮住了我的视线,我急躁的一把扯开丢在地上。

“小姐!”燕舞摇摇头,慌的捡起来,重新替我盖上。许是怕我乱动,她竟上前来点了我的穴。

我很生气,却丝毫也动弹不得,连话也说不了了。亏我一直赞她忠心,竟也敢暗算我!

“小姐,你好生些。”莺歌的声音是恭顺的,似乎在为燕舞违逆了我而担心。

我渐渐的四肢酸痛,浑身酸软,心里不禁暗骂。

“思思。”有人推开了洞房的门,跌跌撞撞的扑了进来,带了浓浓酒意的声音有些熟悉,热热的飘向我的鼻翼。我开不了口,也不能动弹。

“思思,我们来喝交杯酒吧。”他揭去了我的盖头,我立刻瞪住了他,却瞬间呆住,怎么,会是他?!月离殇——殇儿……我反应过来,昨天晚上那臭老头是喊他殇儿来着,只怪当时我只顾着看热闹,没注意那声呼喊。“娘子。”那顾盼生花的美眸,此刻正流转着盈盈的喜悦,还夹着些对我走神的不满,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瞪了燕舞一眼,她忙过来帮我解了穴。

我只觉一阵轻松,酸痛的四肢,终于得到了释放,我迫不及待的起身,活动着全身的骨骼。莺歌燕舞微红了脸,带了笑意出了房门。

“娘子,你这是……”那美眸的主人不解的看了我。

“瑜伽啊。”我不敢看他,天知道我的呼吸为什么忽然短促起来,还下意识的做起了瑜伽动作。

“瑜伽?”他重复了这个词,似乎它是很难理解的东西;他一头雾水的样子,看起来居然有几分优雅。

几个动作下来,我已经满身轻松。我大咧咧的扯下满身的大红,露出里面的一套水葱绿的衣服,毫不迟疑的向门口走去。

“娘子,你要去哪儿?”他的手,牢牢的钳制住了我。

“放开我。”我不悦的挣扎,使出了全身力气,竟没有挣开,我回过头气恼的瞪他,“放开我啦,我根本就不是什么雪离思,更没有要嫁你。我要回家!”

我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下来,苦涩的味道,在我嘴里蔓延。莫名其妙的出嫁,嫁的还不是若凝,我的整个人和心,都凌乱了啊凌乱。

“我陪你去!”他用指腹轻轻的帮我擦着眼泪,听我说完,脱口而出这样的四个字,语气很是宠溺。

“我不要!”我本能的抗拒,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莫名其妙。我和他三次莫名其妙的见面之后,居然还要嫁给他,则是更加的莫名其妙。

“你身上一定没银子吧?”他倒是轻轻笑了,似乎很不在意我的抗拒,“外面坏人很多的,你需要一个功夫好的人保护你,是不是?”他双眸一晃,变成了似融非融的白雪,晶莹剔透、妙不可言。

就这样,我沦陷了……

延伸阅读

佩妮的□□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dltxl.cn/u7or.shtml
“还在门口等什么?快把人给我押进来!!”恰好这时,祠堂内传出了一个悦耳的女声来。众人

神印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dltxl.cn/nrg2.shtml
莉娜赶到集合的地点时发现阿尼亚居然也在,看样子是要和他们一起走。“巴沙,你家里刚刚丢

我心已许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dltxl.cn/u0wa.shtml
时代发展至今,网络已经成为人类不可或缺的存在。忙碌劳累了一整天,回到家中打开电脑或者

网游之无限战场别无选择  http://www.dltxl.cn/u74b.shtml
穆老头的话一遍遍在昌盛的脑海中回放。他知道,他和月兰的事不会那么顺利的,他们不在一条

慕总等妻:可缓缓归矣之red lake :I(4)  http://www.dltxl.cn/aeyh.shtml
第二天清晨起床,浑身有点乏力,感觉湖边的氧气还是比较充足的,公寓楼是二层,我住二楼,

万界之灵契师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dltxl.cn/ygiy.shtml
地府。“阎王不好了,出大事了。”判官托着生死簿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阎罗殿,看他的

盗圣李三观第五章  http://www.dltxl.cn/sx0r.shtml
林西闲并未留心苏霁卿的异样,只是一边平定心绪,一边转身。两个人各怀心思,默然而行。不

追你不兜圈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dltxl.cn/av20.shtml
听着某人的哀嚎入睡。李昊没有做噩梦,相反,第二天醒来,似乎更加精神。也不知道是心理原

献给洛基的花束[综英美]我也会治病(求打赏求鲜花求评价票)  http://www.dltxl.cn/avps.shtml
陈阿姨正在对李明海吹嘘王天昊,而王天昊则盯着叶不凡,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就凭刚才那句传

七零萌妻有空间之第一章 帮忙关下灯(1)  http://www.dltxl.cn/gqia.shtml
凌晨两点,这座位置坐落于偏僻林中的别墅,安静的可怕。“啪嗒。”一只雪白的小毛团子,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血弑天在异界之归来(4)

    四年后,南域云山山脉。乌云黑压压的一片,笼罩在云都上空。玉澜国的南方向来多雨,只是绵绵细雨居多,像今天这般电闪雷鸣,狂风骤雨,煞是少见。“我说,安大小姐,你最好还是配合一下我们,否则的话,这荒山野岭、孤男寡女……万一发生点什么,可是不好?”一个蒙面的绑匪嘿嘿笑着说道。“你,你们想干什么?”安雅故作镇

  • 禁区世界之火雄赵亮

    “你太厉害了,你让宗同孔凤无敌盟承受不起损失了,传来的最新命令,在你面前逃跑不算临阵脱逃。”红帽子说道。轩辕大同倒是惊了一下,没想到宗同孔凤无敌盟竟然会下了这样一条规则,难怪这六十多人会一哄而散。“最后一个问题,火雄赵亮来了没有?”“还没有,不过应该随时会到。”红帽子回答道。“轩辕大同,你给我出来,

  • 超越轮回的羁绊第三章在线阅读

    从背包中抽出工兵铲,洛尘大步向着那几人走了过去。此时此刻,对比对方的身高体壮、大刀阔斧,洛尘显得那样弱小,不过,洛尘的眼中却带着一抹坚毅与无畏,洛尘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几个黑袍人的注意,就连那个带头的人也扭头瞟了一眼,可仅仅是瞟了一眼而已。“放开那个女孩儿!”双方相距20米遥遥相对,洛尘憋了半天,也不知

  • 大唐妖管局在线阅读第8章

    小霸王的名声还是最近几年传出来的。当初林家老太爷喜得孙子,捧在手中当眼珠子疼,前三年还是个有点傻气的大宝,被老爷子耳提面命,早教班都没上,别的小孩子玩机甲模型扯着衣角在庭院里开火车,林恩抱着膝盖坐在一边,身边堆着半人高的书,大眼睛盯着白纸黑字,安静成了一道风景。然后四岁的生日一过——前三年都仿佛在魔

  • 梦回十里洋场在线阅读第一节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吴良绝对要做一个好人,扶老爷爷过马路,陪老奶奶跳广场舞,不偷看女生换衣服,还有,不闯红灯!但是人生没有如果,现在吴良站在了另外一个人生路口上,面前出现了两条岔路,看起来一模一样,甚至连个路牌都没有,来往的人都行色匆匆,默不作声,手里拿着一份邀请函样的东西。只有吴良空着双手,“靠,

  • 引魂说第九章

    闻言,江婉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怔愣了片刻后,她下意识地和柳春对视了一眼。柳春脸上是明显的忧虑和茫然之色,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江婉暗自磨了磨后槽牙,随后她幽幽地收回视线,挥挥手朝那丫鬟示意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丫鬟微微俯身,后退了几步,紧接着又提醒了一句:“老爷急着找人,还请大小

  • 女鬼别跑[古穿]之谎言(4)

    唐隆盛头上的汗细细冒出,在这冷气十足的休息间内越滚越大,她,她竟然是萧嵘的女朋友?萧嵘因为不近女色,在业内一直被戏称为苦行僧,唐隆盛几个老板还曾私下取笑萧嵘不是不行就是基佬,谁想会冒出一个女朋友!这么多年都单身的萧嵘突然有了女朋友,而自己还想强暴他女朋友,又在他面前百般诋毁,真是自己把自己玩完了。萧

  • 我有一座防御塔之侮辱

    江东市北苑小区。在江东市上流圈子流传这么一句话,南天音西北苑。意思就是能进天音会所的人以及能住在北苑小区的人,那不但是有钱而且是有身份的人。可能一个暴发富能买得起北苑小区的别墅,但是不一定能进的去天音会所,就算进的去也不一定能在会所三层消费,顶多就是在第一层玩玩,这就是天音会所的制度。此时北苑小区一

  • 灵气复苏:八岁大宗师之做我男朋友(2)

    高一一班的教室之中经过一轮的自我介绍秦雪开始讲解起来高中三年需要注意的条件。和武靖轩所在的初中不一样想要在高中毕业是有先决条件的,能让数码兽进化到成熟期是最基本的标志,其后之后得到毕业导师的认可才可以拿到毕业证书。而现在再看章梦舒的迪路兽武靖轩就知道这是一个大家族之中的小姐,能掌握成熟期的迪路兽也就

  • 火影之亡灵大法师之默契

    经过一年的禅悟,宸落雨已经到达了灵天的境界,在加上他的肉身强硬程度相当于灵帝,所以他将袁锦辉与袁锦辉推开了。“让开。”宸落雨大叫道。他的右手汇集灵力,往蟒蛇的蛇身打过去,那庞大的身体立刻撞上了大树,将好几颗大树都撞断了。“趁现在,御剑。”宸落雨大声叫嚷道。袁锦辉与袁锦绣反应也很是迅速,御剑后就纷纷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