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死不了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综]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不轻然诺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今天天朗气清,水鑫梦的心情大好,听闻人老师说小黄妹妹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自己可以亲自带它回家了。而且更开心的是,牧曦已经替小黄妹妹安好了新家,就在他的保全公司里。这下自己再也不用担心小黄妹妹的去处了。水鑫梦按照约定,下午下班后来到闻人老师家里,把小黄妹妹带走。刚走上闻人老师家门口的阶梯,就发现正在开门的蔚泉陌。

“咦?蔚泉陌同学也住在这里吗?”水鑫梦主动出声招呼着。

“水老师,你怎么来了?”蔚泉陌有些吃惊的问道。

“我来找闻人老师啊!”水鑫梦眨眨宝蓝色的眼睛,带着可爱的表情说道。

“不是吧?难道你对我小叔有意思。”蔚泉陌一副见鬼的表情,水鑫梦翻了翻白眼,现在人的思想都这么复杂吗?

“蔚泉陌同学,难道我来找闻人老师就不能是工作上的事情吗?”水鑫梦淡淡的说道。

“抱歉,我说话太直接。”蔚泉陌带着歉意看着水鑫梦。

“我接受。”水鑫梦也不是斤斤计较的小人,微笑释然。

“不过,在进去我小叔的屋子之前,希望你能保持镇定。”蔚泉陌以为水鑫梦会害怕那里屋怪异的装饰。

“嗯,我已经来过一次。”相反的,水鑫梦反而不客气的推防盗门,率先走了进去。

“好有勇气。”蔚泉陌睁大眼睛看着水鑫梦那从容的背影,好多女孩子看见这屋子的景象,早已经吓坏了。

“闻人老师,我来了。”水鑫梦走到客厅,轻声呼喊着闻人伊秋。这时,闻人伊秋从一个房间里开门走了出来。

“你来,水老师。”闻人伊秋看起来有些疲倦啊。这些天为了精心照顾那条黄金蟒,自己很少休息,所以看起来黑眼圈有些重。

“闻人老师好像很累啊。”水鑫梦看着闻人伊秋那重重的黑眼圈。心里有些愧疚,肯定时为了照顾好小黄妹妹,闻人老师才那么辛苦啊!

“呵呵呵,没事,我还好啦。”闻人伊秋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凉水,整个人感觉好多了。

“小叔,你晚上都干什么去了,怎么那么累呢?”蔚泉陌把手中的袋子放到茶几上,然后坐到闻人伊秋的旁边。

“没规矩吗?老师都站着,你坐着。”闻人伊秋伸手推推蔚泉陌,示意他起身,水鑫梦还站着呢。

“我······”蔚泉陌郁闷啊,小叔好严肃。蔚泉陌站起身,拉着水鑫梦坐下。

“水老师请坐,我又犯迷糊了。”蔚泉陌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嘻嘻说道。

“你们都不用客气。”这也搞得太正式了一点,自己又不是洪水猛兽,用不着这么多规矩。

“水老师,我再次给小黄妹妹做了检查,已经没有其他大碍了。你可以放心的带走它了。”闻人伊秋起身,示意水鑫梦跟着他走进卧室,蔚泉陌也跟了进去。当水鑫梦走进这卧室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景象,微微张开嘴巴: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小型的仿真森林。,假山,假树,假花,而且还有微型的溪流,估计有一根小拇指那么大的溪流,在小声窸窣的流水。在一个仿真的蛇窝里,小黄妹妹正在吐着蛇须,睁开眼睛直愣愣盯着水鑫梦看。

“小黄妹妹,你真的好了吗?”水鑫梦伸手摸摸黄金蟒的身体,黄金蟒很乖的匍匐在地上,任由水鑫梦抚摸。

“天啊,水老师也把黄金蟒当作宠物?”蔚泉陌瞪大眼睛看着水鑫梦。神啊,这是忽悠人吧!如此清雅妍丽的女孩子,怎么会养这么冷血的动物。拉布拉多,博美或是猫之类的动物才符合她的个性和长相吧!

“很意外吗?蛇是很冷血,可是只要我有温度和爱它的心就够了。”水鑫梦带着柔和的语气说道,那爱笑的眼角眯成了弯月亮,瞬间变得风情起来,这让蔚泉陌忍不住看傻了眼:多么单纯温柔的微笑!,“发什么呆?过来帮忙。”闻人伊秋踹了一下发呆的蔚泉陌,任何转过身去准备捉起小黄妹妹。

“小叔真不可爱。”蔚泉陌伸手揉揉小腿很是郁闷,小叔什么时候才能温柔可爱一点呢?

闻人伊秋把小黄妹妹轻轻举起来,蔚泉陌也帮忙,水鑫梦负责举起它的尾巴,还别说,这小黄妹妹真沉啊!

“来,放到这个布袋里,特别定制的布袋,不会伤害到它的皮肤。闻人伊秋小心翼翼的把黄金蟒放好,然后和蔚泉陌一起抬了出去。水鑫梦再次看看这充满趣味的小屋,然后微笑着离开。

为了表达自己的谢意,水鑫梦决定要好好的演讲。本想给闻人老师金钱的补偿,可是闻人老师拒绝了。

“啊,我不知道自己的妆容怎么样了?”今天一大早,水鑫梦就起床准备,为了让自己更好的展现我风采,水鑫梦还破天荒的化妆。

“我怎么感觉怪怪的呢?是不是哪里没处理好呢?”水鑫梦望着镜子,看着镜中特别的自己,水鑫梦决定让牧曦看看,自己的妆容还过关吗?

“砰”的一声,水鑫梦蹬开房门走了进去,而此时的牧曦正睡的特别沉,因为昨晚加班很晚,快天亮了才回来。

“狐狸,狐狸,你快点儿起来,帮我看看我的脸。”水鑫梦扑倒床边,摇摇睡得死沉的牧曦。

“嗯”,牧曦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鼾声,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狐狸,狐狸,起来啊,起来看看我的妆容。”水鑫梦使劲的摇,不断的摇晃,最终在她的强力摇摆下,牧曦幽幽的睁开眼睛,水鑫梦把脸凑到牧曦面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牧曦吓得翻身爬起来,看着一脸糟糕的水鑫梦。

“你你你你······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是故意想要毁容,还是故意想要我变成神经病患者?”牧曦坐直身子,双手捧起水鑫梦的脸,别说想睡觉了,瞌睡虫早已经被吓跑。

“狐狸,你想要吓死我吗?你叫什么?”水鑫梦拍开牧曦的手,一脸鄙夷。

“梦梦,我确定我没有做梦吧?这张脸真是你的?”牧曦捏捏水鑫梦的脸蛋儿,手指上的触感提醒着他这不是梦。

“死狐狸,又开始动手动脚。”水鑫梦也不客气的用手使劲捏捏牧曦的脸。

“哎哟,你想捏掉我的肉啊!你这是想要干什么?好端端的一张脸,你怎么想要糟蹋它?”牧曦忙爬到床头柜,抽出一张纸,小心擦拭水鑫梦脸上的“垃圾”。

“怎么会?我自我感觉很良好啊!”水鑫梦拿出小镜子在自己面前照照。不算太丑啊。

“梦梦,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你看看你的眉毛,一高一低,而且大小也不一,再看看你涂抹的腮红,一边红,一边淡,再看看你涂的睫毛膏,哪有睫毛黏在一起一坨一坨?还有你的口红是怎么涂抹的?牙齿上沾了一点儿没看见吗?”牧曦每说一个地方,就擦拭一个地方,很快地上面就被扔了很多纸团。

“真的那么糟糕吗?”水鑫梦看着认真为自己擦拭的牧曦,其实狐狸很辛苦,顶着那么重的黑眼圈,也没有因为自己把他弄醒就生气,而是很温柔的替自己擦拭。看着认真而又轻柔的牧曦,水鑫梦多想牧曦能一直这样的呆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她知道,总有一天,狐狸会离开自己的身边,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恋人。一想到狐狸会离开,水鑫梦忽然心里难受起来。

“梦梦,你怎么了?”先前还带着轻松表情的梦梦,瞬间换上了一丝忧郁,这让敏锐的牧曦注意到了。

“没什么,这么早就叫醒你,总觉得自己很任性。”水鑫梦吐吐俏皮的舌头。找了一个合适的借口。如果告诉狐狸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那是很丢脸的事情。

“我很高兴你叫醒了我,不然的话你真的顶着这张垃圾脸出去,我真不敢想象路人看见你的表情。”反正不是什么正常的表情就对了。

“臭狐狸,就知道欺负我。”水鑫梦说是这样说,可是还是乖乖的让牧曦收拾自己这张“化残”的脸。

“好了,我已经擦拭干净了,把你的化妆品拿过来,让曦哥给你打扮。”牧曦拍拍水鑫梦的肩膀。

“你还会化妆?逗我玩儿吧!你不是想要整残我的脸吧?”水鑫梦伸手摸摸自己的脸,一脸的错愕。没听说过狐狸会化妆啊?

“总比你把宝物变成垃圾强。”牧曦虎着脸说道。水鑫梦耸耸肩,然后起身回自己的房间拿自己的化妆品。二十分钟后,水鑫梦看着照在自己面前的镜子,一阵惊艳。

“啊啊啊,狐狸,你的技术不错啊!”水鑫梦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好看的匀称眉毛,淡蓝色的眼影,脸颊两边是浅浅的粉色腮红,睫毛也不再是坨状,而是微卷。口红用的是淡雅的玫瑰色,只需要一点点,整个人就变得不一样起来,怎么说呢?少了少女的天真,多了一丝成熟气息。

“怎么样?曦哥的手艺还不错吧!这跟你先前的垃圾脸相比,是不是天壤之别啊?”牧曦看着镜子中的水鑫梦,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的温柔幸福。

“狐狸你怎么会这么一手?”水鑫梦转过脸,偏着头问道。

“当保镖不是只会功夫就行了,还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其实是自己特意去学习的。听说能给自己心爱的人描眉画眼,能幸福一万年。不管这是不是真的,至少自己心中相信就够了。

“狐狸你真的厉害啊!背着我们开了一个保全公司,要不是这次小黄妹妹生病,我还真的不知道你还另有副业呢。”水鑫梦对牧曦的能干充满了崇拜。

“作为奖励,要不要给曦哥来一个鼓励的吻作为回报?”牧曦伸手指指自己的脸,一脸的不正经。

“臭美去吧!”水鑫梦站起身推开牧曦的脸,笑骂道。

“真是悲伤啊,自己好心没有好报啊!”牧曦故意失落的说道。

“好啦,狐狸,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你要不要?”水鑫梦整理一下自己贴身的白色钉珠连衣裙,离了牧曦几步远,满脸的笑容。

“将就啦,总比没有的好。”牧曦伸开双手,俊秀的脸色带着浅浅的微笑。水鑫梦微笑着奔了过去,抱住了曦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牧曦拥抱着水鑫梦,闭上眼睛,享受这只有几秒钟的温馨。

“好啦,狐狸,我开始走了。”水鑫梦松开牧曦的怀抱,高高兴兴的出门了。牧曦望着离去的水鑫梦,脸上洋溢着久久不能散去的笑容。

当水鑫梦出现在闻人伊秋面前的时候,闻人伊秋也很惊艳,从未化妆的水鑫梦今天居然用了淡妆。不过这个淡妆用的好,褪去了一丝稚嫩的天真与羞涩,多了一份知性与美丽。

“看来今天水老师是做了完全的准备啊!”闻人伊秋调整好话筒的音量,再看看这大教室的音响,确定没有其他任何问题。

“还好吧,我其实现在很紧张。”水鑫梦没有说假话,要不是欠了闻人老师的人情,自己还真的不会这么重视呢。

“不用太紧张,我相信你一定会发挥好的。对了,小黄妹妹还好吗?”闻人伊秋不忘关心一下那条漂亮的黄金蟒。

“嗯,非常好,胃口也不错。”水鑫梦很是感激呢,小黄妹妹又恢复了往日的胃口。

“那样最好,时间快到了,你准备一下吧,我想学生们也该来了。”闻人伊秋走下讲台,来到大教室的后门站着,为了不给学生们造成一种压迫感。

不久后,学生们陆陆续续的来到教室,看着讲台上与平时不同的水老师,学生们纷纷发出了惊艳的声音:美丽啊!

蔚泉陌是最后一个到达的,当他经过讲台时,看着美丽的水鑫梦,脸上有着一抹浅笑。

“水老师,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你化妆吧?”

“嗯,是的。”水鑫梦微笑点头,露出白白的牙齿,眼角弯如月。

“真美!”蔚泉陌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扩大。

“谢谢。”水鑫梦客气的说道。

当学生们都坐好后,水鑫梦开始了今天的演讲。

“同学们,请保持安静!今天占用大家的时间真的不好意思,但是我希望今天我的演讲能让各位有所启发,今天我只讲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找出自己本来的面目,第二个问题就是逃避责任与面对责任······”水鑫梦调整自己的呼吸,缓慢的开始自己的演讲,刚开始的十多分钟,学生们都很认真的听讲,可是十分钟以后,就开始有学生窃窃私语,水鑫梦尽管已经做过了提醒,可是还是有学生不听劝告,甚至是手机的企鹅消息声,微信消息的声音不断。闻人伊秋站在后面,皱紧了眉头,看着两个班的学生有些不安分起来,他很想出声大声斥责,可是今天的主角是水老师,面对今天的这种场合,唯一有权利进行指责的是水老师。水鑫梦看着底下那些不尊重自己的学生,水鑫梦放大话筒的声音。

“同学们是很无聊吗?还是感觉自己懂得人生道理比谁都多?”水鑫梦有些生气的声音让场下的学生们立刻安静了下来。

“你也不比我们大多少,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学生堆里,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传到水鑫梦的耳朵里,闻人伊秋朝着声音方向望去,蔚泉陌也在寻找着这个令人讨厌的声音。

“是,从年龄上来,我没有资格跟你吗讲人生道理。因为我从小到现在,都过得顺风顺水。没有你们所认为的痛苦挫折。可是从我的职业上来讲,我就有资格教训你们。因为我是老师,我是通过我自己的努力站在今天讲台上的。不是用不正当的手段换来的。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教训你们?”水鑫梦第一次用疾言厉色的态度对待学生。很快整个大教室里鸦雀无声。

“今天我不按照我的演讲稿讲课。”水鑫梦关掉多媒体,继续开大话筒的声音。

“我不想批评和教训谁,可是看到你们其中有的人漠视别人的努力,甚至是不尊重老师的行为,我真的非常生气。你们以为闻人老师为什么要组织这样的活动?是因为他看重名气?还是他没事吃饱撑的?放着大好的周末不休息,每天就想着怎么让你们从木头变**才,难道是他脑洞开大······”水鑫梦不说还好,一激动就噼里啪啦说个不停,闻人伊秋看着一脸认真而富有女性光辉的水鑫梦,感觉自己的目光再也移不开,人家常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这话一点儿也不假,此刻的水鑫梦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而底下的学生们也逐渐被她带入到了真正的话题情景中。

一个小时后,水鑫梦的演讲结束了,而且学生们在结束的时候,集体起立鼓掌。水鑫梦从自己的思绪中醒来,忽然涨红了脸,今天自己好像严厉了一点,唠叨话多了一点。在临走的时候,不少的学生还跟水鑫梦做了简短的交流。同时也让水鑫梦意识到,自己如果不主动去接触他们,也不会知道学生们真正的想法。平时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只是一个人凭空想着学生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从未真正去贴近他们,自认为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就一切结束了。现在她多少有些理解闻人老师的真实心情。

延伸阅读

尧记调味品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as3m.shtml
尧记调味品位于交通发达的惠安辋川玉溪开发区,四周田地丰沃、空气纯净,是得天独厚的酱油

金度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y2si.shtml
金度工艺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各种款式红木家具,十字绣抱枕、十字绣挂画、十字绣成品挂画销量

艺奇派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ampm.shtml
艺奇派美发总部是美发、编发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瑞安

宝晴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d3gj.shtml
宝晴裤子总部主营韩版女装、打底裤、一体裤、保暖裤、背心、t恤等本着“客户,诚信至上”

裕达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alvm.shtml
裕达主要经营喷码机及喷码机配套设备。该产品广泛应用于食品、饮料、金属化工、生物医药、

fabo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y24o.shtml
fabo手机壳总部是一家专注重量级手机周边配件的厂家,产品远销新加坡、台湾等地。深圳

苏杨洁具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prn7.shtml
苏杨洁具引进国内外出众技术,采用纯进口原料,专注于生产PU产品,如浴枕,扶手,坐垫,

蓝色海洋珠宝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s8g6.shtml
深圳市蓝色海洋珠宝有限公司是集珍珠采购、珍珠饰品生产设计、珍珠饰品批发零售服务于一身

北显粮油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ge6d.shtml
北显粮油成立于1994年,坐落于东北的四大灌区之一、各地的水稻产区、绿色水稻生产基地

灵祥美玉玉业加盟  http://www.homeopathicrecords.com/s8ke.shtml
镇平县灵祥美玉玉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创意研发、生产加工、物流配送、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诸天笑傲乞讨开局之第五章

    大学附近的商业街就算到了晚上也依旧热闹。有跳广场舞的,有出来卖唱的,还有许多网红店铺,外面排着不少人。顾熹和季深两人就这样并肩走在街上。顾熹斟酌着道:“以后……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她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下来的,但她知道,他一定很伤心。“嗯……”他的声音轻得像一阵烟,风一吹就散了。他这样,让顾

  • 我写的书都成了精[快穿]第一章在线阅读

    晚上十点钟,学校升旗广场上的钟声响了十下。一年一度的迎新晚会即将结束,教学楼大礼堂内,不少高一新生昏昏欲睡,一个个仰着头靠在刷着红漆的礼堂椅上,似乎快要闭上眼睛。舞台一侧,江昭举着一捧白玫瑰,紧张地躲在红幕后来来回回绕圈走,时不时探出半个脑袋看向台前女主持人窈窕的背影。他在等主持人报幕,今晚的最后一

  • 隋末争霸之我是宇文成都之第九章(9)

    那个晋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明明他举止怪异,可自己居然并不讨厌他,而且他居然也有热心善良的一面,顾禾觉得自己真是看不透他。“噗——”顾禾因为自己的想法而笑出声来,奇怪,自己干嘛要看透他?他们连朋友都不算,至多算是点头之交,她居然大白天的在这思考起别人的内心本质,真是闲得慌。“小禾”Nancy凑过来

  • 主播日常[综英美]第四章

    漱口跟洗脸的地方是跟洗澡的地方一起的,但是跟上厕所的地方是分开的,不大的地方用两块,防水的木板隔成了两个空间,有一块小小的蓝色窗帘布垂下,用以遮挡住外面的视线。阿凝把洗漱好的杯子,放在固定的格子上,余光瞥到牧野粉红色的卡通杯子,在这栋房子里,能够唯一感受到她存在的人便是牧野了吧!阿凝可以经常在楼上看

  • 从水月洞天开始第7章在线阅读

    正当他想法付诸于行动时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正义头槌——天诛”,接着就看到一只萝莉向他砸了过来。看着来自萝莉的头槌越来越近,悄悄往后移了一步。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一只倒栽葱的萝莉出现在夏雨泽刚刚出现的地方。看到脑袋深陷地下的小萝莉,夏雨泽有些惊讶的想到:这小萝莉的脑袋怕是比钛合金都硬吧。看了看食堂地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凤)当一切都变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自茶馆出来的韩儒文呆呆的走着,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当然,有一瞬间,他觉得愧对柳怀寒对自己的心意,但一想到那天的事情,他却又无法轻易原谅这个男人。张家的羞辱比不上那天他醒过来的耻辱,比起来,他更加无法接爱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所喜爱吧。摇摇头,不打算这么早回家,但却不知要去哪里了,茶馆现在都在讨论着

  • 曜日易骨封天之第九章

    初二的生活就在一片哀声遍野的摸底考后拉开了序幕,摸底摸底,越摸越薄。赵依然在暑假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这次初二摸底考,一下子冲到班级前五,令同学们都震惊这个黑马,简直以神速在进步。初二的日子过得特别快,赵依然和欧庆言现在每天都要去贺小磊家做作业,胡一川也加入进来,现在四个人的小团伙,他成绩虽然在班级里是

  • 指南录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哥,龙族的出现不是我们意料之中。”一名独角全身绿毛的深渊怪兽说道。“免除后患,只能灭口了。”那道令人作呕的声音随着猩红的舌头舔着上唇而发出,这是一只长舌背上突起一个个脓包不时还喷出一丝丝绿色的粘液。“那小姑娘先让我玩玩再杀。”龙元天冷酷的看着他“本大爷看上的女人你也敢指染!”白衣女子脸上罕见的露

  • 绝地求生之战术统治在线阅读第10节

    如今何娇娇跟林湛解除了婚约,不少富家夫人都盯着她想要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呢,毕竟娶了她就等于娶了何家。何母一到晚宴上,就有许多人上前攀谈,谈话内容的开头几乎都是以何娇娇开头,然后在围绕着自己家儿子展开话题,甚至有几个人干脆直接拉着自己儿子去跟何母打招呼。直到林湛出现,所有人都安分了许多。这个好歹是何娇

  • 最强古魔之第二章(2)

    少年睁开眼的时候,顾烟目光恰好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见他醒了,顾烟惊讶了声,慢慢抄手起身,微勾的唇角漾出笑意。祁越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虽然一只眼睛微肿,可眼神里透出的凶狠还是让顾烟的笑滞了滞,她甚至能看到洁白被单下祁越一点都不隐忍克制的呼吸。想到原主之前做的破事,顾烟不紧不慢地端起了桌上的热粥,目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