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去你的旺前任体质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羽小树 来源:晋江文学城

14(下)

“吴总您好,”王天平上前主动握起吴辰的手,“这些都是我们公司的业务骨干,今天特意都带过来,以后合作上定会为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晓佳躲在最后面,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业务骨干?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她签的是劳动合同可不是卖身协议。

吴辰抽回手,淡笑:“王部长言重了,我们合作是双赢,各自尽好本职就行,死而后已还是免了。”

吴辰的助理连忙招呼众人坐下。其实他也不喜欢这种无聊的饭局,奈何负责宜城外贸公司项目的经理家里有喜事,老婆突然生孩子,他这挂名老板就不得不临时上阵代替出席了。

这个王天明倒是有趣,自己带一串男人来,他带一串女人来,庆功宴登时整的像个相亲会。

然后他就看到了最后一个入席落座的刘晓佳。

“阿福?”吴辰是一见到自己福星就开心,“看不出来你还是业务骨干啊?”

刘晓佳则皮笑肉不笑:“吴总是吧?您过奖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公司最大供应商老总,之前还一副公司开着玩的口气,她真是信了他的邪。

“吴总,您认识我们公司的……”王天平一时卡壳,这小员工叫啥来着?

“刘晓佳。”沈怡立刻耳语提醒。

“对,刘晓佳?”王部长一脸谄笑,上个月的钱总算没白砸,这吴大财主的朋友原来在公司里这么不起眼,害得他一度以为是能力出众的沈怡,这两个月来还对她格外关照。

“恩!王部长果然是精明能干之人……”吴辰咧开嘴,原来福星叫刘晓佳,刘晓佳啊刘晓佳。

“不不,是吴总描述贴切,总结能力令人刮目相看才是,刘晓佳同志在我们公司表现向来出众,不愧是您的朋友啊!”王天平见吴辰喜上眉梢,心情也大好,转身就冲刘晓佳和颜悦色道,“来来,晓佳,坐吴总身边来。”

众人对这两位大Boss的一唱一和弄得一头雾水,当事人刘晓佳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沈怡偷偷拉扯刘晓佳的衣角,示意她赶紧坐过去。

刘晓佳在吴辰身边坐下时,忍不住皱起眉头,这家伙一身烟味,真是太刺鼻了。

饭桌上,觥筹交错间,对着琳琅满目的菜品,刘晓佳是吃也不敢吃,喝也不敢喝——怕着了吴辰的道又会拉肚子。

可是,这五星大厨的手艺确实不一般,每一道菜皆是色香味俱全。她咽着唾沫,美食和小命之间摇摆不定。

“刘晓佳,都是自己人,别装矜持,谁不知道你是个大吃货啊!”吴辰也没点眼力劲,不停地往她碗里夹着菜,当初陪她吃吃喝喝,她的胃容量他是见识过的。

饭桌上的一群人全都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连吴辰公司这边的员工都开始纷纷向她敬起酒来。

其中就数他助理殷勤献的最勤快,吴辰不近女色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事,难得遇到个老板公开承认的异性朋友,一晚上对她又表现的照顾有加,他自然要好好巴结一番。

指不定就是未来的啥啊……

眼见着大家轮流向刘晓佳敬酒时说的话越来越不着调,吴辰忽然抬高声音问:“你男朋友走了?”顺手还给她夹了个大猪蹄。

“这都多少天了,肯定走了呀。”刘晓佳看着餐碟里的菜越积越多,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都这么好吃,拉肚子也值。

众人却是一愣,吴辰这话明着是问刘晓佳,暗着却是提醒所有人不要胡乱猜疑两人的关系。

“对了,”吴辰突然拿出手机,“昨天双色球开奖还没对数呢。”

“你买彩票了?”刘晓佳头皮一麻,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嗯呐……”

吴辰应完就后悔了,他肯定是喝多了,竟然跟她自首买彩票了。

刘晓佳看着吴辰颤颤巍巍地对完数字,然后从一脸讪笑变成一脸苦笑,眼神甚至还有点故作可怜,她心一凉,筷子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完了,现在把一晚上吃的全吐了还来得及么?

15

庆功宴散场时,吴辰送刘晓佳回家,因为吴辰喝了酒,刘晓佳又觉得吃太撑了想走走,两人便一路步行回去。

“说吧,到底中了多少。”刘晓佳没好气道,刚才宴席上要给他面子忍着没发作,这会可就没什么吴总了,只有倒霉鬼吴辰。

“你还记得有一次打电话给我说你从楼梯上摔下去,问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吗?”吴辰放慢脚步,越说越心虚。

“恩。”她记得,那次下班心血来潮想走楼梯锻炼身体,结果抱着手机看新闻时一个踏空就直接滚下去了,好在摔得不重,只是崴了脚,但她第一反应不是自省,而是条件反射地打电话骂吴辰。

就像吴辰后来一遇到好事都条件反射地归功于刘晓佳一样。

“那次买刮刮乐中了两千……”吴辰一点一点地挪远。

刮刮乐?当时一股脑骂完吴辰事后她还有点歉疚,现在想来,她就是对下了被自己吃掉的蛋的母鸡歉疚,也不该对吴辰有歉疚!

刘晓佳瞪着他:“你离我这么远干嘛?”

“怕你打我……”吴辰一副怕怕的模样,“蓝球全中了,红球有一组中了5个数……”

“说人话。”刘晓佳努力保持镇静,她不玩彩票,对中奖规则一窍不通。

“人话就是最低一注中了五块,最高一注是三等奖,单注奖金三千……”

三千?两千是滚了楼梯,那三千应该没有性命之忧——她第一反应竟然是松了口气。

“那个……我每一组都买了十注,”吴辰继续补充,“人话就是最少中了三万……”

三万!刘晓佳想起了被霉运支配的恐惧,“你给我过来。”

吴辰摇头,反而越走越远。

“你!个!混!蛋!”

两人一路追打着,经过一家药店时,刘晓佳停住了脚步,也不知道是消化不良还是三万块的报应,一晚上总觉得胃胀胀的很不舒服。

索性进去买点药以防万一。

“给我一盒促消化药,谢谢。”

见柜员拿出一盒吗丁啉,刘晓佳暗自嘀咕:“这药不能随便吃吧?”

“非处方药,管消化不良的,有问题?”柜员对她的质疑反倒先不满起来。

“这药长期服用副作用明显,而且还有心脏毒性,你不问我有没有心脏病史,也不问我有没有服用其它药物以免药物禁忌,还不嘱咐我不能长时间服用,你这么推销药还没问题?”

“那你说你要什么?”柜员黑着脸,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健胃消食片吧。”比起西药,她还是更偏爱中成药。

刘晓佳准备去结账,发现收银处一个白发老奶奶似乎在和店员起争执。

“姑娘,我就想买个感冒药,结果被你们说着说着,一下子开了三百多的药,麻烦行行好,给我退一半也行啊,我真吃不了这么多。”老奶奶拿着一大包药苦苦哀求。

“奶奶,结过账就不能退了,这是我们店的规矩。”收银员死活都不同意退。

“哎呀,我药都没拿出店,怎么就不给退了,你们这不是强买强卖吗?”

“老人家,这话可不能这么说。”黑脸柜员立刻走过去。“药都是你同意买的,付钱时可没人逼你,而且想我做推荐口口声声说谢谢的也是你呀。”

“那是因为你左一句右一句说一堆,我听着在理,可是付完钱感觉不对啊,一个小感冒怎么就要吃三百多的药呢?”

黑脸柜员立刻指着她手中的一大包药回道:“这些药都能治感冒,吃不完下次感冒也能吃啊,家人感冒也能吃啊,哎哟,奶奶,我们这还有客人要结账,麻烦你让一让哈!”然后她就看了不远处的刘晓佳一眼,“你过来结账吧。”

刘晓佳走过去,面色很是难看。她拉住正准备离开的老奶奶,接过她手上的一大包药翻看起来:“奶奶,您感冒是什么症状?”

老奶奶看着她,脸色不知是因为生病还是方才被气的,有些苍白:“就是有点头疼流鼻涕,怕拖严重了,所以想来买点感冒药缓解一下,结果……也不知道怎么被忽悠的,买了这么一大包。”

黑脸柜员立刻扬声:“老太太,你说话可要注意了,什么叫忽悠?我们可是正规药店!”

刘晓佳不理会她,继续问:“奶奶,您有没有发烧?咳嗽胸口疼不疼?清水鼻涕还是脓鼻涕?有痰吗?”

“没有,没发烧、没咳嗽、胸口不疼,鼻水也是清的……”

“美女,你到底结不结账?”黑脸柜员不耐烦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刘晓佳忍无可忍,板着脸把视线投向黑脸柜员的工作牌:“奶奶的药是你卖的吧?把你们店长叫来,我要投诉你。”

“投诉我?凭什么?”黑脸柜员脸色更臭了,“我看你不是来买药,是来找茬的吧?”

“凭什么?就冲你这服务态度,把你投诉到下岗都不过分!”

眼见着两人就要吵起来,老奶奶立刻劝声:“姑娘,没事,不给退就算了,不要吵啊,和气生财。”

刘晓佳拍拍老奶奶的手,继续同黑脸柜员对质:“没有发烧你给推荐退烧药干嘛?清水鼻涕无痰无胸痛你给推荐消炎药干嘛?还有抗生素是能随便开的吗?你问奶奶要医师处方了吗?头孢?你就不怕青霉素过敏害死人?”刘晓佳把药甩到柜台上,“可能只是个风寒**冒而已,推销这么一大包药你居心何在?”

“你是医生?”黑脸柜员被她气势吓到,说话也开始闪躲起来,“她又没告诉我有没有青霉素过敏史,万一后面越来越严重,消炎药什么的不就用上了?”

刘晓佳没见过这么不思悔改的人,一时气极:“你不主动问还怪顾客没有主动交代?你卖的是药,不是普通商品!你们店到底有没有给你做过岗前培训?店长呢?我要跟店长说话!”她看向收银员,“麻烦你给我找一下店长,谢谢。”

收银员杵在那一脸为难,这时药房仓库里走出一位年纪稍长的中年女子,估计是听到了前台的争吵声,走了过来:“我是店长,怎么了?”

“店长,这位老人家要退药。”收银员被两人剑拔弩张的气势吓到,说话声都不自觉得小了很多。

“这样啊,不好意思老人家,结过账的药品的确不能退,请谅解啊。”店长倒是和颜悦色。

“不退了不退了。”老奶奶拉着刘晓佳,“姑娘,我不退了,我们走吧。”

“奶奶,这药我帮您退定了。”刘晓佳看向店长,“你们店有执业药师吗?我要执业药师给这位奶奶重新推荐药。”

“这……”店长脸上立刻闪过戒备的神色,“执业药师只上白班,现在是晚班,不好意思。”

“没上班还是没有?”刘晓佳直视着两人,“要不要我打电话到药监局反映一下,建议他们来查查?”

刘晓佳口中的执业药师是药学相关领域能身兼多职的专业人士,因为有法律文件要求药品零售店必须配备至少一名执业药师,但一来人才缺口较大,二来毕竟现在还处于新政策实行初期,很多依靠挂证蒙混过关的药房尚还达不到这个要求,所以刘晓佳*这家店可能不符合用人规范。

果然,店长脸色大变,连忙拿着药走到收银台:“给她退了吧。”

“我看你就不是成心来买药的,是不是哪个店生意不行派来捣乱的呀?”黑脸柜员阴阳怪气起来,这一退,她忙活半个多小时的提成全没了。

“你给我去仓库!”店长立刻斥声,“她家里出了点事,心情不好,你们别跟她计较哈!”

“站住!”刘晓佳还是咽不下刚才的一口气。

“你还想干嘛?这药房的老板是我亲戚,你以为动动嘴皮子就真能炒了我?”

“没什么,”她突然觉得跟这种人讲道理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便冷声道,“就是想提醒你,和老人家说话要用您字。”

“神经病。”黑脸柜员转身就进了仓库。

延伸阅读

崆峒札记第六章  http://www.flons.cn/ppar.shtml
林宇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沸腾,是血!下一秒他抬起停在半空的腿猛地蹬过去。“啊——”

bts-一起成王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flons.cn/seve.shtml
化神真一实力惊人,神魂也极其稳固,按理说不该被江无云伤到,然而这位情况不同。他乃是清

五分温柔五分烈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flons.cn/pd6y.shtml
晨光微曦。寒石崖。杨逸这一次来的比上一次更早一些,白万剑还没有到。此时已是春夏之交的

乱世斗神在线阅读诡异的战国木牍-后  http://www.flons.cn/n62x.shtml
小魏当时就觉得眼前一闪,啊了一声,脚底这么一蹬,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才发现自己不知道

洪荒:我能吞噬万物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flons.cn/ndnq.shtml
“哇哈哈~发达了!居然有这么多宝贝!”百里霜儿一走,刘立山就迫不及待的咬破手指,滴血

魔法世界种田记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flons.cn/dpeq.shtml
秋天将结束,冬天即将到来,逐渐寒冷的天气,让人不想离开温暖的室内。千草弥音手放在课桌

少年江湖行大漠卷她找的人还在路上?  http://www.flons.cn/u49h.shtml
“咖啡厅右边那排靠窗的那边有一个穿白色衬衣身形条件和唐千越差不多的男人,是我找的托,

玄幻:我有一个强化炉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flons.cn/udh.shtml
创世纪,八千二百九十六亿零五年。这是一个创造力为尊的伟大时代。在这个时代之中,世间万

血妖帝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flons.cn/gxpg.shtml
一重新回到学校的日子,用两个字形容。“神奇”身边的人都陷入一种奇异的状态,动不动就神

仙剑师之探病(1)(6)  http://www.flons.cn/g88u.shtml
看到了戒指,哥立刻给我戴在了左手的食指上:“以后别取下来,连洗澡也不要取下来,出门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急诊科大夫第1章在线阅读

    蜿蜒数千里的魔兽山脉,有一座庞大的古院,依山而建,流淌着着纯净而潺潺漫流的酿泉水,庄严朴素。远远望去,一座优质雪山木制成的楼阁便是映入眼帘,此时天色已晚,血色的余晖有些慵懒的撒在楼阁门口站着的二人身上,影子幽幽的铺了老长。“老师,我母亲的病怎么样了?”担忧的望了望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少年有些空洞

  • 我的透视左眼之风向

    耳边是不甚熟悉的怪声怪调,夏目贵志抬了抬酸涩的眼皮,看见一丝月光透过房间窗户,在榻榻米上组成了格子状的月影。紧接着是一张女人的脸凑了上来。“啊啦,夏目醒了。”夏目呆愣着,也许是脑袋发热的缘故,他呆呆地看着房间里的女人,几秒钟后才想起来。“……丙?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妖怪丙是夏目贵志祖母的好友,说话

  • 开局继承了千亿集团第五章

    虽然看见了帅哥老师,同学们兴奋了一瞬,但很快,他们就转移了方向,还是希望于能够早点下课。辅导员一眼就看出大家心理的想法,拍了拍手:“好了,以后有空再聊,现在大家先回去吧。”于是,大伙儿就齐刷刷的冲出了教室。因为一些问题,谢子晋在教室里和辅导员聊了一会儿,推门出来后,发现陈情站在教室外等他,但是脸上居

  • 小郎中混异世在线阅读第十章

    就在这时,突然天地一片震动,柳如风只感觉周身的元力就像炸开一般,汹涌的翻滚着,突然身边的元力如同潮退一般消失不见,柳如风惊异,感觉到身边稀薄的元力,一时之间有点发愣,不明白是什么情况,由于行动问题他的视线不能够看到他的正前方,如果他能够看见的话,此时一定会大吃一惊。在他的正前方,在这水潭之上,一朵洁

  • 九极蟠龙在线阅读第7章

    “那东西邪乎的很,我只在远处打了一个照面,差点被它发现了,它白天一般不出来,晚上到喜欢在小区院子里转悠,速度奇快,还带着股怨气,最近吓跑了不少人,它就在小区东区的配电房,小心点,那东西,不像是我们这里的。”张爷收起了调侃,正色说到。“得嘞,您请好吧张爷,我去救小三封了,过两天抽空再给您烧两件中山装。

  • 天下无妾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林闲的梦想资质......0?狠人也算是见多识广,她自己更是资质差的代表。但是就算是她,也从来没想过,有人资质居然差到这种地步啊!0?换言之,就是没有资质?这个打击太大,连她也混混僵僵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林闲也不在意——修行什么的,多麻烦啊。有着时间,睡一觉不好吗?虽然是自己答应了狠人修行,但

  • 转世又重生在线阅读第一节

    所谓“春风行入港,最先到码头”,码头会所作为燕市有名的销金窟,一直是燕市所有名流富商的休闲**场所。码头会所三楼包厢内,一群富二代正在举行生日party。被簇拥在富二代们中间的年轻人穿着得体的银色西装,在昏黄的灯光下衬得体型修长,五官邪肆俊美,古铜色的皮肤配上他少说有一米八的身高显得整个人十分健壮。

  • 俺是教师在线阅读暗堕

    有一丝洁癖的风间完全不想遵照人设披上那块破布,于是他一脸坚定的扭过了头,坚决谢绝男人的善意提醒:“不用了。”“……是吗。”听他这么说,男人眼底的疑惑几乎都要溢了出来,但他最终也没多说什么,率先朝外面走去。风间隐约嗅到了他心底涌起的怀疑,他本来就不知道原身的性格,难免举动对话都带着自己的特征,如果是对

  • 世界之第三章

    饭局结束,颜夕刚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结果回去发现家里水管又裂了,距离上次修好不过才一个月,找工人来修还得花钱,她决定自己动手。当初要不是为了躲她爸,她也不至于租这么个地方,房东是个老太太,看她可怜,才便宜租给她。修完水管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这房子不隔音,颜夕经常睡着睡着就被楼上男女摇床声吵醒,今天也

  • 大秦山海传之快(2)

    三层楼高的高空自由下落,就算是尉迟枫也会摔懵了,不死也残废。但是尉迟枫这么敢做的就是因为在他的背包里有一个雨伞。砰!雨伞慢慢打开,安稳的降落在地。尉迟枫落地之后,便投宿旅店了。尉迟枫洗漱之后躺在床上,仔细思考着以前的事情,突然想到自己在拿雨伞降落的时候好像有一个内力浑厚的人窥视他。“难道那个就是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