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冲喜新娘之-墨玉- 10(10)

作者:淡汐 来源:言情小说吧

10.

“早啊,三生。”

“早。”

路三生捧着杯子有气无力地从茶水间挪回自己的座位。

“你这是半夜做贼去了?”沈乔路过路三生桌边,一脸惊奇地看着她眼下的黑眼圈,“怎么又这么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

“啊,差不多吧……”不过不是身体,而是精神。

路三生回忆起周末的兵荒马乱,不由深深叹了口气,觉得隔壁搬来的不是邻居,而是上辈子的债主。

欧阳黎其人,动手能力如何暂且不提,但行动力倒是非凡,待商家送来的电器家具等进了屋,便惨遭辣手摧花。

等到路三生起了床,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惊醒过来,赶到隔壁的时候,欧阳黎已经把能拆的东西拆得差不多了。

见路三生进门的时候,坐在一堆废墟中央的欧阳黎还转身笑着打了个招呼,在那同时,她一只手几乎塞进拆了一半的插座里去。

路三生差点被吓到心肌梗塞,当即扑上去拍开她的手,结果之后才发现那个插座根本没通电。

虚惊一场总归是件好事,却让路三生心有余悸,之后不得不时时看着欧阳黎,免得她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真的跑去作死。

于是大好的周末,路三生便全部用来帮欧阳黎收拾东西,以及教她那些日常用品的使用方式。

欧阳黎又极会插科打诨,一打闹时间便很快过去。

等两人忙定,路三生扶着腰走进厨房准备晚饭的时候,才惊觉这周末竟然已经过去了,她甚至连早先撞鬼的事都一并抛到了脑后。

想到这里,路三生忍不住又叹了口气,那个晚上撞鬼的事虽然亏了欧阳黎救了她,但她仍是有些想不通,为何鬼怪会突然出现在她的床边。

过往鬼怪虽总是常伴身侧,但总归有个出现的规律,不会成群地出现,也不会进入屋里,便让人觉得,只要进了屋关了门便安全了。

但那一晚过去,路三生便明白,那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错觉罢了。

这一次是有欧阳黎在,那下一次呢?

路三生的指尖无意识地抚上自己的脖颈,顺着往下,摸到颈间挂着的吊坠,心下稍稍安定。

再抬头想要跟沈乔说话时,路三生忽又听到有人叫她。

“三生!外面有人找你。”

路三生和沈乔同时扭过头去,发现是刚进门的同事在叫她。

“什么人?”

路三生有些疑惑地起了身,心下回想了一圈有可能来找她的人,唯一的猜测也只有欧阳黎一个人选。

但路三生早上走的时候,欧阳黎还在沉迷于给墙刷漆,暂时应该没空过来。

“是个小姑娘,之前没见过,说要找姓路的,那应该就是找你的吧。”同事道,“是你妹妹吗?长得还挺漂亮的。”

“不是,我没有妹妹。”路三生皱了皱眉,“她在哪儿?”

“就在楼下,门口站着呢,逢人就问,穿的一身黑裙,这个天,竟然也不怕冷,这些小年轻啊……”

同事摇摇头感慨,一边给路三生指了方向。

穿黑裙的小姑娘……

路三生忽地想起上周跟欧阳黎回去的时候遇到的人。

上一次因为欧阳黎出人意料的举动,那个小姑娘看起来挺尴尬的,之后也没再说什么便匆匆离开了。

原本路三生以为那只会是一个如过去一样的普通过客而已,没想到竟然真的再次找上了门。

这时候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加上路三生工作周期刚结束,暂时没有什么新任务,并不算忙,她便直接出了门,下楼去寻那个小姑娘。

正如同事所说的那样,穿着黑裙的小姑娘正站在大门口,赤着脚,怀里抱着风衣外套,有些局促不安地盯着过往的人群,然后间或地上前拦住人细声问询着什么。

路三生的目光落到小姑娘赤|*的脚上,心下生起一片异样——

这人……仿佛不知寒热一样。

那之后欧阳黎似有似无的提醒又在路三生的脑海里回响起来。

“路姐姐!”

小姑娘转过头,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路三生,当即眼睛一亮,惊呼一声便向她一路小跑过去。

路三生被惊回了神,下意识扯出一抹笑来应对,她一边朝路过的同事点头打招呼,一边迎向小姑娘。

“跟我过来吧。”路三生扫了眼门外,可谓艳阳高照,毫无阴霾,她很快收回了视线,朝小姑娘招了招手,“先上去说。”

“好。”小姑娘一脸惊喜,想要凑到路三生跟前去,却又不敢似的,只不远不近地缀在她身后。

路三生将小姑娘带进了闲置的会客厅,从柜子里找出一双拖鞋放到她脚下。

“先穿上,小心着凉。”路三生道。

“好。”小姑娘低眉顺眼地应声照做。

路三生去跟沈乔说了一声,顺便端了两杯热茶来,一杯放到小姑娘面前,才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

在路三生开口前,小姑娘便有些慌乱地将外套推出去,然后不安地绞着手指。

“那个……我,我是来还衣服的……”小姑娘低着头细声道,“钱、钱我过一段时间会还给你的。”

小姑娘说着又抬头看了路三生一眼,脸上带着恳求,生怕路三生拒绝她一般。

路三生接过自己的外套,神情有些复杂,到底也说出“不用了”这样的拒绝字眼。

“你没回家?”路三生问。

“没有,他……他们都不要我,我没有地方可去。”小姑娘抱着茶杯低头垂眉,软黏的声音里满是委屈,“我只能……”

路三生喝茶的动作一顿,小姑娘这句话倒与先前的有几分出入,况且,明明之前见的时候,这位小姑娘的语气也没有这么黏糊。

大约是路三生沉默得有些久了,小姑娘又忐忑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那个,路姐姐,我不是要缠上你,你别担心。”小姑娘慌乱地解释道,“我就是来还衣服,再道声谢,钱我以后会还的,我、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包吃住,不会麻烦你的……”

“没关系。”路三生轻声安慰道,“我不是担心这个,钱还不还都无所谓,只是你一个小姑娘孤身在外毕竟不方便,不过既然你不愿意回家,在外要注意安全。”

路三生说着,目光落到小姑娘的腿上:“……天冷了,还是换身衣服吧,小心着凉,一个人很难熬的。”

小姑娘瑟缩了一下:“好,我知道了。”

路三生心有疑虑,并不欲听小姑娘讲述她的悲惨身世,便不去接她的话头,只是嘱咐了几句注意安全的话。

见路三生并未有打探自己身世的意思,小姑娘张了几次嘴,终究没能顺利地将自己准备好的身世说出来。

在路三生的絮絮嘱咐下,小姑娘终于撑不住,先起了身,似乎是要告辞了,仍是用细细软软的声音说话,一边往路三生那侧靠近了几分。

“姐姐……你能抱我一下吗……我好冷……”

“三生!你还在这儿啊,老板找你呢!”

沈乔啪得一下推开门,一见路三生便去拉她出去,直到后者挣扎了一下,她才惊觉屋里还有另一个人,顿时有些尴尬。

“啊呀,这个小妹妹还在啊,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们要先工作了,你们回头再聊吧。”

“你刚刚说什么?”路三生微微扭过头,看了小姑娘一眼,露出了抱歉的神情,“我没听清。”

“我……”小姑娘张了张嘴,最终摇了摇头,“没、没什么,那我就不打扰路姐姐工作了,再见。”

小姑娘朝拉扯在一处的两人鞠了一躬,便飞快地退开一步,绕过两人便跑开了。

沈乔还在茫然:“她跑这么快干什——哎!三生!你去哪儿啊?”

路三生在电梯前拦住了小姑娘,也没多说,只是又往她手里塞了点钞票。

“下次一起还我吧。”路三生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小姑娘一愣,盯着手里的钱发了会儿呆,又抬头看了路三生一眼,下意识答道,“我叫顾远溟。”

“顾远溟?好,我记下了。”路三生朝小姑娘笑了一下,“在外面注意安全。”

“三生!”沈乔在后面叫她。

“我先回去了,再见。”

路三生朝顾远溟挥了挥手,便又匆匆回了办公室。

电梯门一开一阖,顾远溟独自站在电梯当中,路三生离去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她的视野中,她脸上装出的瑟缩胆怯也相继褪却。

电梯门缓闭,光滑如镜面的两片门合出一张鬼魅阴森的脸,似有黑色的雾气萦绕。

“看出来了么,直觉还真是敏锐……”顾远溟喃喃自语,“又想帮人,又不想惹上麻烦?”

黑气凝滞一瞬,随即再度高涨,溢满整个电梯间,当中传来顾远溟陡然冷厉的声音:“……哪有那么简单的事!”

电梯很快落至一楼,黑气瞬间消散无形,顾远溟步履轻快地踏出电梯间,裙摆随着她的脚步扬起轻盈的弧度,她一路向楼梯口走去。

赶着上班的人们与顾远溟擦肩而过,匆匆踏入电梯。

“诶,怎么这么冷?”

挤在一起的人群里传来几声嘟囔,不少人下意识抖了两下,连忙裹紧了外套。

“降温了吧。”有人回道。

“果然到秋天了,该多穿点啊。”

“是啊是啊。”

“唉,别说穿多穿少了,今天电梯好慢啊,我快迟到了……”

人群的絮语被关在电梯门后。

此刻顾远溟已经踏上了第十七层的台阶。

延伸阅读

短视频达人  http://www.sigmaer.com/ug1tn.shtml
1.负责抖音/店铺短视频平台需求的拍摄或直播(拍摄短视频和直播);2.镜头感好、会化

机械装配工  http://www.sigmaer.com/669yg.shtml
1、机械设备的安装、调试;2、普通工件的制作处理;3、日常车间生产作业,外协作业;4

高级商务经理  http://www.sigmaer.com/zk1z.shtml
职位描述:1、主导完成投融资类、运营类项目的可行性分析、商务评审和商务交底;2、参与

大数据开发工程师  http://www.sigmaer.com/6b0h.shtml
1、深入理解业务,基于对大规模数据的分析和理解,以数据视角,解决现有业务系统痛点,提

拼多多运营  http://www.sigmaer.com/dq5a.shtml
岗位职责:1、独立负责公司产品在拼多多平台的运营工作,包括营销活动管理,渠道平台的引

内容运营  http://www.sigmaer.com/n0va.shtml
任职要求:1、有天猫,京东或品牌市场内容营销策划岗位经验为佳,熟悉天猫,京东及新媒体

6K双休行政主管  http://www.sigmaer.com/6b4r7.shtml
1.负责公司内部招聘。2.负责公司内部管理。3.负责业务数据对接整理。4.完成经理交

高级开发工程师(J12534)  http://www.sigmaer.com/mbu.shtml
工作职责:负责信息管理中心平台架构组以下相关工作:1、参与业务、产品需求分析,评估技

招聘专员+地铁口单休6k  http://www.sigmaer.com/6gd8a.shtml
【岗位要求】1、年龄18-28岁(要满18岁),学历不限;有招聘经验可以放宽要求2、

技术服务工程师(广州) (职位编号:156)  http://www.sigmaer.com/31u6.shtml
技术服务工程师我们诚挚邀请你加入凌极团队。加入凌极和聪明勤奋的同事们一起工作,在开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零年代好芳华之第 6 章(6)

    最近发生件事。帕图让星河他们去希西斯修道院查看一下。发布这道命令的时候,这个干瘦的老人皱了皱眉,越发像只偷油的老鼠……抱歉,真的很像,星河一边瞄一边走神回想自己在哪里见过老鼠偷油。帕图声音低沉,带着郑重,“你们伪装进去看一下,找到情报向我汇报。”“是。”领了任务的星河和库洛洛往外走,出门时路过帕图亲

  • 踏星归来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无帝时代所有帝境强者无奈,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哈哈哈哈”泰行山脉里,一声狂笑,现在估计也只有这位老者能笑得出来了。而他对面的斑狼问道:“老疯子,你还笑得出来!”斑狼身旁的腹蛟也一脸疑问。老者说道:“我们在这里打生打死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得这天地造化,成就天境果位吗。现在有现成的要请你去!何乐而

  • 逍遥酒剑仙之苦修的开端,从剃开始的六式!(求收藏,求鲜花)(10)

    三代猛地吸了一口烟斗,眼神毫不退让的看向纲手,“我相信你,你也是我的弟子。但是…纲手你必须要告诉我,那个叫做叶寒的孩子,到底为什么会消失?”纲手之前在办理叶寒入学的时候,让监视她一举一动的暗部和三代交代过,叶寒会入学,但也会随时消失。“这就是老师你怀疑我的理由吗?”纲手嗤笑一下,称谓已经从老头子变成

  • 神君见笑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楚婷回到家,本来还在想怎么应对杨武,结果到家的时候发现他还在床上睡着呢,看那样子应该是睡了一个下午,楚婷有点羡慕自己也好想在床上睡一个下午什么活都不用干。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她只能洗洗手脸去灶屋看看晚上吃什么,中午在一家子纠结的目光下实在不利于进餐,她吃的非常不习惯,所以吃的也很少,下午又干了活,

  • 她和她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十节

    偷东西,三个字无疑是晴天霹雳,而且还是这样大摇大摆,明目张胆的去,一点儿也不避讳,也不怕被活捉,到时候怎么办?并且带着两大家族的顶尖人物,小叶天自己去,也就罢了,要关元,章台惊鸿等人一起去偷,那日后被揭发出去,不说家族颜面何在,就是自己,在这万族林立的时代,也不好混下去了。章台熙抿着,不知云云,毕竟

  • 这个仙侠有点歪!(重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喧闹的满月宴终于结束,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几乎家里所有人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么热闹可是有好几年没有过了,累是累了点,可是却累得让人欢喜。米米一身疲惫的回到自己的卧室,今天可以撤了对林诚的禁令让他正是回到这屋子了,这些天米米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个男人不错,一起过日子也很合适,最主要是没法拒绝啊!

  • 刀剑谜团第八章在线阅读

    “快走,快走”原亮林霄两人一个打挺坐了起来赶紧收拾向外面走去吃过早饭,三人来到练兵场。练兵场上“你们晚到了10分钟,若是打仗了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连时间都把握不了这仗还怎么打,将军还如何指挥?穿上地上的装备,给我绕着兵营跑20圈!快!中午跑不完的没有饭吃。”公孙瓒指着地上的铁甲咆哮道,“将军食堂里排队

  • 全职猎人之以剑称圣第七章

    把苏浅送到楼下,时诺很体贴的下车帮她开门。“谢谢你,诺。也谢谢你理解我。”苏浅心里很高兴,因为这几天的担心终于有了个了结。“嗯。但我想知道是你有男朋友了,还是我不够好。”时诺看似轻松地问。他需要一个答案。“不是,你很好。是时间不对。”苏浅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恩,忘记这件事吧,我不希望它成为你的负

  • 电竞大佬的退役日常第八章在线阅读

    赵星再也不想去尝试那些狗屁招聘信息,就去了远一点的地方找工作,面试了几个,差不多都是因为学历的问题被刷。眼看着就要天黑了,他也累了,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晃过脑海。然后赵星拿出快没电的手机,下载了一个地图,在搜索地点栏目输入了福利院的名字,就按着导航过去,路过一家便利店时他停下了,进去买了一罐奶片糖,继

  • 神枪无敌邻居超万能

    许亦初刚放下手机,一道身穿修身小西服勾的纤长身影靠近她身侧。饶是坐在医院陪侍的凳子上,也难掩来人玲珑有致的身材和周身散发出的冷冽气息。“孙媛,你去给余总倒杯水。”“不用。”余以瑾淡淡的扫了孙媛一眼。伴随着淡漠的一眼,孙媛莫名觉得病房里气压变低,周身氤氲着难以喘息的沉闷感。她赶紧放下水杯,直接像往常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