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火影之修罗之道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世间一切随缘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夜晚近九点,老式公寓内。

段易言坐在棕褐色沙发上,脚边是他随意丢掉的西装外套,衬衣领口半解,露修长又线条立体的脖颈,光滑面料下,隐约能看到胸膛冷白肌肤上的血红痕迹。

客厅灯光没打开,连窗帘都是紧闭,唯有投放在一面墙壁上的黑白影像,光线忽暗忽明地折射到了他清隽的面庞轮廓上,没有半分情绪起伏。

他长指利落解开衬衣冰冷的纽扣,从上至下。

这时公寓的门猛地被周礼从外推开,他提着跑了几条街买的药物,一走进来就忍不住咒骂道:“你他妈的还真成了丧家之犬了,这伤确定不去医院看看就能好?”

段易言将身上这件衬衣脱下,连眉头都没皱,他线条极好的肩背绷紧,上面还有血腥的擦伤,沿着肌肤滴落在了地毯上,不用问就知道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凶残斗殴。

周礼把药袋往茶几上一搁,说道:“你身体没事吧?是不是你伯父已经丧心病狂派的人?”

段易言修长的手端起玻璃杯,面不改色喝了口烈酒,然后把药物扯开,下手狠准给自己上药,而对于周礼的逼问,几秒钟后,才惜字如金地吐出三个字:“死不了。”

周礼在旁边看也上不了手,情绪急躁到摸出烟盒,点了一支。

他太清楚段易言有自己周密的计划,哪怕多年前的情分,在段家这事上还是对任何人都有所保留。

作为兄弟可以不问,却不能不管,沉了口气道:“前两天思焉还哭啼啼的跟我说你情愿找一个陌生女人开房,也不愿意将就把她给娶了。”

“我还劝她别想太多,就你段易言娶了也得离……现在我又想,你现在孤家寡人还是去找一个吧,是利用的也好,谁让哥几个都没道德三观。”

对于周礼这番用心良苦的说辞,段易言嘴唇冷勾了下,反应异常冷淡:“你舍得把谢思焉送到我手上利用?”

他今晚心情极差,不加掩饰骨子里薄凉的一面。

否则也不会一两句话就挑破周礼私藏已久的隐晦心思。

周礼手上的烟一抖,整个人的反应就跟被段易言爆.菊了般,连屁股都坐不稳沙发。

“怕什么,我又不会强.暴你。”段易言眼尾似笑非笑地,他*着上半身,手中还拿着医用酒精,比起他向来冷淡干净的一面,现在被这深夜衬托下多了三分男人**的血性……

所以周礼还真怕这家伙就是披了一层斯文败类的皮,骨子里邪性到什么缺德事都干得出。

安静不过几秒。

周礼把燃烧尽的烟头捏灭,问起:“伤到了你的人呢?”

他接到电话过来的时候,段易言已经独自待在公寓里,要不是血痕清透了衬衣布料,从他慵懒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姿态,压根看不出受了什么伤。

周礼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出门买药,也就现在有空问。

段易言将伤口被浸上药,又拿绷带缠绕着手臂,眼皮都没掀开:“切了他根手指,扔了。”

周礼原本是想问幕后主使是谁,却被段易言先前丢在茶几上的手机抢先响了一步。

段易言没有接,它就继续锲而不舍地响着。

周礼伸长脖子去看,表情露出惊讶:“你大伯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来关心无父无母的小侄子有没有被段家派来的人打死吗???

段易言没有回答周礼的疑惑,疏懒的眉眼间划过一丝极深厌恶之色,很快又被隐藏起来,他伸出手,长指还沾着点点快干的血迹拿起震动不已的手机。

“喂。”

不管何时,他薄唇扯出的语调都是冷淡的。

电话那头静了一秒,段巍沉嗓音传来:“易言,听说你今晚查到老詹那被伤了?回段家吧。”

段易言薄唇轻嗤了声,反问一句:“不怕我回来争家产了?”

段老太爷一去世,领军迅速夺位的,便是段巍沉本人。

现在他又想让段易言回段家为自己所用,商人重利,什么便宜买卖都想占一头。

于是段巍沉在电话里头,想跟他推心置腹地谈论一番:“家产迟早都会有给你一份,易言,只要你别继续往下查,回到伯父身边。”

段易言甚至连多余的一个字都懒得跟段巍沉废话,面无表情地将电话挂断。

似乎段家的家业,根本不足以吸引他……

*

窗外漆黑的夜色仍在延续,客厅带血的纸巾和医用棉药水都被一扫而空扔进垃圾桶。

段易言挂了电话后,起身走向房间换了身干净到雪白的衬衣出来,倘若不是那张冷清的脸庞上,抿起的完美薄唇颜色偏淡,从现在这副状态里是完全看不出是受过伤。

周礼见他一副要出门的架势,起身忙问:“去哪?”

“买酒喝,不然还能去艳遇富婆?”

段易言斜瞥了眼他,薄唇轻扯,将一句话丢在身后。“走了记得锁门。”

周礼:“……”

你他妈的一身伤还敢去喝酒,有没有哪个女人能冒出来管管?!

女鬼也行啊!

在同一片夜色下。

临近十一点半的时候,阮皙换下睡裙就从阮家偷溜了出来,她才不要听从首富爸爸和苏沂两个大男人一唱一和,想用文章标题的借口就给她设门禁关在家里。

原本一开始回国就没有打算和父母同住的,她也就意思意思了一两天就叫了辆出租车离开。

结果尴尬来了,阮皙没想到自己会记不住桑盛盛的公寓位于小区里的几号楼,手指紧握着快热的手机,因为几次没打通桑盛盛的电话,让柔软的手心都有一丝汗意。

她又不想住酒店,实际上很少住酒店……

还很小的时候因为妈妈忙着工作经常出差,又又甩不开她这个体弱的“拖油瓶”。只好带着一起出差,结果在酒店里她要是不乖巧哭闹起来了,就会被抱到浴缸里哭。

那隔音很好的卫生间门一关,外面忙着开会的妈妈就听不见她哭声了。

渐渐地,阮皙因为童年经历的缘故,只要住酒店躺在柔软宽敞的大床上便彻夜失眠,要躺在浴缸里了才能安心睡,久而久之的,她就本能的不喜欢去酒店入住。

见桑盛盛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也许是在拍戏或者做节目。

阮皙不准备继续轰炸了,正打算自暴自弃地去附近找一家酒店睡浴缸的时候,她突然注意到前方的路灯,有抹修长的身影在光影中逐渐迎面走来。

她看着身影很熟悉,忍不住多打量几眼。

等对方距离自己只有五六步远的时候,两人的视线也一时间在半空中相接。

——那个人,是不收她转账,不回她消息的段易言。

又遇见了。

这样过分奇妙的缘分,让阮皙已经把之前酒店里尴尬得想砸墙的画面忘得一干二净。

“段易言!”

她脸蛋儿扬起大大笑容,朝前面那个冷清干净的男人招手。

段易言单手插着裤袋站定,落过来的视线被她吸引住,那双眼眸里隐晦不明的情绪藏匿在深邃处,沉静地在这一瞬显出波动。

晚风微微的吹来,阮皙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裙,在柔和的灯光下被衬得分外纤细,裙摆微微摇动,露出的一截膝盖,过于娇嫩而又白瓷般的无暇。

她只觉得迷路后还能遇见熟人,满心的欢喜与激动。

却不知有一天倘若回想起来,可能会恨不得剁手!

……

老式公寓小区的灯火零星,四周都没什么人影晃动。

阮皙乖乖地跟着他身后走路,轻颤的眼睫抬起,看了几次又移开,脸蛋表情有些欲言又止。

原来他已经落魄到住在和桑盛盛同款小区了啊?

那之前还入住高档次的套房酒店,不收她转账过来的钱。

阮皙想问又怕伤到人家自尊,毕竟今晚她又得厚颜无耻地麻烦段易言了。

气氛持久沉默过后。

段易言领着她走到居民楼,上去前,薄唇扯动淡淡的问:“你还记得你朋友住哪一栋楼?”

阮皙实诚的摇晃脑袋:“我看都一样。”

她说得很小声,有一丢丢的心虚。

这里的小区环境破旧且乱,每个楼道每户的门都长得差不多。

何况两次都是桑盛盛带她进来的,阮皙是高估了自己智商,是真的记不住。

段易言听到她这样说,冷清的脸庞神色不变,倒也没说什么。

莫名的,阮皙敏感地察觉到他今晚心情似乎……不太对劲?

于是她很善解人意,且主动的说:“你收留我几个小时就好,等我朋友忙完了她会回电话跟我说地址的。”

“嗯。”

漆黑的居民楼道里,因为男人脚步声而亮起声控灯。

段易言单手抄着裤袋,把她带到公寓的门前,等漫不经心拿出钥匙要打开门时,身后,阮皙突然轻轻的困惑叫了声:“这是什么?”

他懒洋洋地掀起眼皮,随着女孩雪白的指尖所指方向看去。

不知什么时候,公寓的门牌号上被一张广告纸给挡住。

而吸引阮皙注意的,是上面的文字。

她自小能接触到的环境和教育里,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广告方式,充满了新鲜感,身高不够就踮起脚尖去看,怕站不稳,自然的扶住男人手臂。

“富婆重金求子……本人小莲,嫁给年迈七十的地产商,因先天不育,名下千万资产无后继承,诚心寻一名有文化的年轻男子共孕,只要你能圆我做母亲的梦,重金酬谢!”

——阮皙嫣红的唇一张一合的念出上面广告内容,慢半拍两秒,眼露惊讶的看向段易言。

似乎是在关切的问:你已经快流落街头到给富婆重金求子了吗?

“……”

像这样破旧的居民楼,有些野广告乱贴也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阮皙的反应,段易言垂着眼皮,见到这个用身体曲线相贴他手臂却不自知的女孩,用一直很可怜很可怜他的语气,轻声说:“段易言,你是不是缺钱啊?”

“……”

阮皙每说一个字,身体就柔软的贴近一寸。

她丝毫没注意到两人的姿势多暧昧,且手心下男人的手臂肌肉紧绷,很是仗义的说:“你放心,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我不会让你做出重金求子这种事的!”

她早就从旁人口中听说过,段易言多宝贝自己的清白之身……

所以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忍辱负重掉进火坑里?!

段易言的反应似乎并不领情,修长冷白的手指抵着她瘦弱肩膀,轻轻地往外一推。

“别离我太近——”

这是他今晚第一次忠告。

*

比起之前维景酒店的顶级套房环境……

阮皙这是第一次来到段易言的住处,明明才见了几次面而已,她却相处的很自在,进门前先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房间格局和桑盛盛的那套差不多,布置是典型单身男人居住的模样。

好像没有招待过什么女人?

因为段易言没有给她递上拖鞋,阮皙脱了鞋走到沙发坐下,这时,一盏台灯的光线没有任何预兆地被打开,衬得他侧脸说不出的冷清孤寂。

深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对于一个成熟的年轻男人和漂亮的女孩而言,很容易发生点什么。

但是阮皙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许是这段时间太多人在耳旁念起段易言比苦行僧还禁欲冷淡,这个片面的认知已经深入骨髓了。

她看到段易言转身去厨房,修长的手拿了一杯酒和柠檬水出来。

酒是给他自己的。

柠檬水是给她的,因为她酒量不好。

“玩过猜牌吗?”

“猜牌?”

阮皙漆黑的眼珠子眨了眨,有些好奇这个。

没有人教她玩过这些……

段易言不知是从哪个抽屉拿了一盒**牌出来,手指缓慢优雅地拆开。

在阮皙的注视下,他薄唇扯动,声线懒懒低沉道:“我教你。”

也不知他是不是觉得深夜无聊想玩个**打发时间,阮皙没有拒绝就是了。

她脸蛋认真地板着,盯着男人修长瘦直的手指,骨骼生得极好,这样的手,拿去弹奏乐器也一定极为优雅的。

很快,段易言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快速地洗好了牌。

“这里有二十四张牌,选一张。”

阮皙不是很懂规则,视线定格在纸牌上:“随便怎么选吗?”

“嗯,选一张。”

她乖乖听从男人嗓音里的一□□导,手指尖划过数张牌面上,最后点了点中间那张,又抬起脑袋看向段易言:“这张吧。”

……

从这一局开始,阮皙对猜牌还是有兴趣的,每次小心翼翼地藏好想看段易言猜错的表情,结果每次他像个职业*徒就没有输过。

那种沮丧感很要命,让阮皙忍不住地怀疑他“高洁”的白莲品德:“你是不是作弊了啊?”

四十几分钟过去了,十局里,局局他都能轻而易举地猜到她手上的牌。

段易言好似听到她在说胡话,似笑非笑的看了她皱起的脸蛋半天:“换种玩法?”

还有更好玩的吗?

阮皙见他重新洗牌,抽了十张**牌摆在她面前说:“十张只有一张是红桃2。”

这**规则简单的三岁小孩都能玩。

就是拼运气的!

阮皙将其中一张抽出来,很没耐心地直接揭晓谜底……

在柔和的落地灯光下,是张红桃2!

她脸蛋表情有些意外地看向段易言。而他则是眼底深处蓄着什么情绪,扫了眼那张牌后,从薄唇间磨得沉缓的嗓音在陈述着一件事实:“你抽对了红桃2,会给你带来好运,记住了么?”

*

不知为何,听见他语调褪去冷淡压着低,极缓慢地说出这句话时。

让阮皙心中生出茫然的错觉,好像今晚开局的猜牌**只是他在这夜深无人的公寓里,没事做,总不能跟女孩做/爱玩,漫不经心地打发时间玩的

而她白皙指尖下这张红桃2,才是贯穿全局的重点——

延伸阅读

诸神的权柄在线阅读异能  http://www.santory.cn/dx9y.shtml
林峰握了握拳头,感觉全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走出了房门到镜子前看了看,原本松松垮

穿越从超兽武装开始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ntory.cn/x556.shtml
白灵明算是明白了,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尹新月,根本就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不过想想也是

修罗江湖录之第四章(4)  http://www.santory.cn/b4ng.shtml
(四)伊乔本人给徐芊芊的第一感觉是比荧屏上更帅气,明明是单眼皮,却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苦海无边,回头是我第一章  http://www.santory.cn/nc6k.shtml
薄雾盘山,阴雨晴季。适清明时节,执烛祷香,奉先祭祖。段淼霜依着遮过斜阳金光的教室窗帘

孟婆情缘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ntory.cn/4s3.shtml
由于大雨,游侠协会里的人都在游侠协会的屋子内休息。在雨天,人类的祖先由于没有现在围墙

海贼:四皇都是我船员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santory.cn/dpln.shtml
天都市市区,廊桥!“可怜可怜我吧,我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求求你们!”“好心人,给两块

[黑篮]痴汉系女友在线阅读悲催的生活遇到了甜甜的她  http://www.santory.cn/15e.shtml
男孩在打完暑假工之后大概有三四千块钱的样子,男孩还了在打工时候欠下的债,因为毕竟在上

只有学习让我快乐 [参赛作品]谁是傻白甜  http://www.santory.cn/s4ta.shtml
“咳、咳——”卧槽!这是荆泓轩后妈!他和荆虹菲不是一个妈!也不是一个爸!这这这……荆

独雁孤鸿在线阅读【修后半段】  http://www.santory.cn/ppng.shtml
“付仁德虽有恶行,必食恶果,却不是你该插手施戒的。伤人性命,便拿你十年修为来抵吧。”

玄幻之大道图书馆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ntory.cn/dq0d.shtml
2果然,三天后金木就出院了,他离开前才准备第一次上血液科,去跟朝云告别,幸香神色有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乡野芳菲在线阅读第五节

    顾时欢瞧了沈云琛一眼,心里不由得嘀咕,沈云琛明明各方面都那么出众,长得那么好看,脾气还那么好,皇上怎么会厌恶他呢?可是,若非厌恶,皇上的那些行为根本没法解释。十年前,沈云琛的娘亲李妃娘娘仙逝了,按照死者为大的惯例,皇上一般会将她升妃位下葬,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皇上反而降了李妃娘娘的妃位,一时令天下人

  • 高富帅从父母摊牌开始在线阅读第五节

    牵羊抱鸡、搀老携幼的逃难者拥挤在通往关内的道路上;人数虽多,除了几声婴儿的啼哭,偌大的场景也只是一片死气沉沉的颓废模样。对于普通老百姓,远离充斥战火的家园,是护佑一家老小平安的唯一办法!尽管有租来的马车代步,景传志一行的行进速度却不是很快;因为在见到一些行动迟缓的老人和怀抱孩童的妇女后,他忍不住会要

  • 洛克王国之狼王传说在线阅读别跟我套交情

    本来,约了自己的性幻想对象N次,死乞白赖,今天勉强没被拒绝,兴冲冲地跑来献身,不想,一进门却看到一个穿着土得掉渣,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其实,淫家只是漂亮得不明显,身材好得不突出而已)的丫头气定神闲地住坐在那享受大餐,她凭什么呀!插队插得心安理得!所有的一切,刺激得女人发狂:“你是哪来的!”她要

  • 不羡春风在线阅读第5章

    向晚林原本觉得他们聊得也不算愉快,可能说不了几句陆泽野就会让这两个黑衣人请他出去了。可目前看来,陆泽野被他呛了几句,反而激发了斗志似的,居然还把他留下来吃饭了。向晚林拿着一双筷子,端着塑料盒,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照他之前的推测,他们俩要能心平气和坐下来同桌吃饭,最起码也得有个十天半个月的缓冲。张飞

  • [无头骑士异闻录同人]西风绘卷在线阅读第9章

    不同于宴会厅外的喧闹,此刻的更衣室内,宋妍低眸看着那条闪着珠光的纯手工丝绸墨绿色礼服,缓缓伸出手来,触及到了一方布料,柔软的像是会融化般。【3G书城】上面镶嵌着的钻石闪闪发光,每一颗,都足以让过去的她衣食无忧好几年。“池小姐,这是贺先生专门为您准备的,包括上面的钻石,都是由人工一颗一颗的缝制上去。你

  • 行之大道第一次见面(二更求收藏)

    苏寒家中大厅。苏竹此刻满脸懵逼,她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身着军装的中年人。中年人的军装肃穆无比,整整齐齐,没有丝毫的皱纹。而且他的肩膀上,有着一颗星星,一颗麦惠。如果苏竹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少将的服饰。莫非是在拍戏?苏竹没有把中年人当成真的少将。谁能够想得到这一点?有

  • 我得逃个婚之势均力敌

    他们不是疯子,也不是傻子!为什么要打架?那是因为,他们心中的热血无法发泄,他们要像一个男人一样,用自己的拳头去征服别的社团。他们要想一个男人一样,站在枫林高校的顶尖!枫林高校的操场之上,此刻已经没有人再敢在此做运动了。?因为,血祭王带着他的一群小弟,正凶神恶煞的等待在那里。他们都知道,等下将有一群不

  • 玄幻之万界最强系统第九章在线阅读

    天台的门被打开,露出了黑主优姬的脸。她一眼就看到栏杆边的瘦弱背影,风将她的长发吹起又落下,她独自伫立,似乎站成了雕塑般。黑主优姬走过去,试探性地开口:“玖兰同学,结衣说,你找我有事?”亚纪子没有回头,语气如常:“我来就是想问问,黑主你……打算把你自己献给绯樱闲又或者是……哥哥的尸首?”黑主优姬脚步一

  • 高中生重生日常在线阅读盲目牛仔

    外面絮絮叨叨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躺着的卢欧(这应该是他的名字)老爹已经睡着了,发出均匀的鼾声。算了。明天还要赶路呢。他在睡熟前就是这么想的,稍稍摸了摸好一阵子没有刮的胡子,把那件旧夹克盖在胸口,额头的纹路随着呼噜一展一缩。反正事已经了结了—这又了结了什么?住客资料清清楚楚的写过了,“卢欧.米歇尔”以

  • 交换影后第1章在线阅读

    Y城是南方的一个小城,冬天的Y城虽然不会下雪,但也很冷。林雪出生在冬天,林妈没见过真正的雪,却喜欢电视上和图片中出现的雪,便为自己的女儿取名叫林雪。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原本她拥有一个也算幸福的家,可是在她15岁那年的冬天,父母乘坐大巴车去邻市游玩,他们在路途中遭遇了车祸,大巴车被大货车撞得面目全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