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羽生结弦同人——时间之隙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津泽夕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

十月的一个礼拜天,徐锦云去农学院找弓毅。

农学院校园不算大,也没有楼房,简单的校舍看起来甚至有些寒酸,但环境还算清幽,假山上面落着白鹭,非常优美。

来往的学生也没人抬眼看一眼,夹着书的,提着壶的,只顾往各自的目的地去。

白鹭们怡然自得,像是另一个世界。

宿舍在学校外面,将近一百米的一个地方。

估计饭堂就在宿舍区里,一些学生手捧饭盒从徐锦云身边经过,她瞄了一眼他们的早餐,大头菜,馍馍,和自己学校的差不多。

到了弓毅宿舍,一个自称刘延伦的学生给她开的门,一开门一进去,房间里摆着两张床,也没个桌子,床板是用板凳支起来的,屋子显得空荡荡,刘延伦似乎刚梳洗完毕,下巴上还有一块白沫没有擦去,他热情的请徐锦云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徐锦云接过杯子,随意寒暄两句,便问了弓毅的去向,

刘延伦说,弓毅一大早就和一个**学出去了,好像是参观纱厂去了,为啥这么说呢,因为走之前他们坐在床边聊天,聊着聊着,聊到了纱厂,弓毅一下站了起来,对那**学说,“你想参观纱厂吗?走!我领着你去。”

刘延伦学得惟妙惟肖的,连弓毅得意时喜欢扬眉毛都学上了,无奈,徐锦云只好离开宿舍,出了农学院。

这么早,她一时也不知该往哪里去了,本来打算叫了弓毅去外面,熬过一天,谁知懒汉弓毅早出去了。

在校门口踌躇了一会儿,她决定去大明湖转转。

对徐锦云来说,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没有真正的“转转,”所谓转转,都是有事要办。

秋日大明湖风光也好,一轮鲜亮的日头挂在天上,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也印上一轮,与天空的相依相伴。

徐锦云站在湖边,看着戴帽帽的游人在明湖里泛舟,一艘近前刚解了绳的船上,一个小男孩的光头闪闪发光。

“你知道大明湖的蛤蟆为什么不叫吗?”小男孩从船上站起来,跳进水里,踏着水,走到了岸上,来到徐锦云面前。

真的,徐锦云还真的没听过这里的蛙鸣。

“乾隆皇帝游七十二名泉太累了,在珍珠泉休息的时候就听见大明湖的蛤蟆太吵了,于是,他下了圣旨,”小男孩清了清嗓子,细声细气地模仿太监的声音,”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明湖的蛤蟆不能再叫了!”

徐锦云笑着摇了摇头,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除了蛤蟆不叫,大明湖的独特啊,还在于久雨不涝,久旱不涸,”小男孩接着说道。

“我知道啊,你说过的。”徐锦云凝视他的脸。

“就是说,雨下得再多,它就像自己打了伞一样,也不会发大水,即使不下雨,它也不会闹旱灾,因为湖边上住着神仙呐。”他摸摸自己的光脑袋,露出顽皮的笑容。

“真的有神仙吗?”徐锦云问。

“你觉得有就有了。”男孩的漆黑眼睛里荡着粼粼波痕,那双眼睛像是有魔力,吸引着徐锦云往湖里走去。

“你忘了北极庙了吗?我也跟你说过哦。”男孩眨着眼睛,徐锦云忙不迭的点头。

“北极庙里供奉的就是道家“六御”之一的北方真武大帝。”徐锦云对着男孩的幻影伸出手去。“真武大帝……”她嘴里喃喃自语。

“真武大帝,是道教圣地武当山供奉的主神。道经里面管他叫“真武帝君,”

“真武帝君……”

“他是北方之神喔。”

“他为什么会住在这里了?”

“在阴阳五行中,北方属水,所以真武大帝又为水神。大明湖边上,自然要有他的庙宇啦。”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徐锦云觉得自己似乎摸到了男孩的面颊。

“武当山是他的总部,这里就相当于分舵嘛!”

“哎!小姑娘跑得水里干咩?发梦啦?”广东口音的男人拉住徐锦云的胳膊就往边上拽,徐锦云挣扎着,光头小男孩消失在水里不见了。

“你干什么?”她一阵子恼火,转身厉声叫喊道。划船的人都转回头张望。

“扑街货!”男人松掉徐锦云,“好心当狗肺!”他骂骂咧咧的走了。

剩下她一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呵,她真想哭,可有人会安慰她吗?

她想起那个遥远的小男孩,在目睹了她的秘密之后,仍旧温柔的对待她。

“我会陪着你的,只要你需要的时候。”

徐锦云一次也没央求过小新陪她,反倒是小新自己常常来找她玩儿。

她记得小新说过,北极庙正殿上供奉着一尊龙蛇合一的铸铜像,他听他阿婆说,摸一下那个头,就能喜得贵子。

我这样的人就算摸了,也最多是被蛇缠死吧?

徐锦云往阎公祠的方向走去。她此行的目的,是去正谊中学找一个老同学——徐继友。

徐继友:徐锦云苏州同乡,初中同学。逃难的时候,在路上徐锦云母亲突然气喘发作,多亏了徐继友家的轿车,母亲才得以去到医院,继续好好活着。

徐继友是商人的儿子,比较有钱,上中学的时候,为了让他好好学习,家里人买了一套专门的化学仪器给他,所有学校里做的化学实验,在他家里都能做。他初中与徐锦云当了半年同学,之后就转去了私立正谊中学,高中毕业后,留在正谊中学教书。

徐锦云来到了正谊中学门口。

校门是两扇大铁门,上面布满成排的铜钉。校门上方的牌匾上写有“正谊中学”四个大字,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题写的。门口蹲伏着两只石狮子,徐锦云听说这是全省最大的石狮子,两旁是茂密的无花果树。

正谊中学曾一度是济南规模最大的私立中学,创始人之一及第一任校长是大名鼎鼎的知名教育家鞠思敏先生,从这所学校相继走出了季羡林、王幼平、孙思白、王统照等著名人士。

在季羡林的自传中,有关于正谊中学的一些情况:

《进入正谊中学》

在过去的济南,正谊中学最多只能算是一所三流学校,绰号“破正谊”,与“烂育英”凑成一对,成为难兄难弟。但是,正谊三年毕竟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阶段,即使不是重要的阶段,也总能算是一个有意义的阶段。因此,我在过去写的许多文章中都谈到了正谊;但是,谈得很不全面,很不系统。现在想比较全面地,比较系统地叙述一下我在正谊三年的过程。

正谊中学坐落在济南大明湖南岸阎公祠(阎敬铭的纪念祠堂)内。原有一座高楼还保存着,另外又建了两座楼和一些平房。这些房子是什么时候建造的,我不清楚,也没有研究过。校内的景色是非常美的,特别是北半部靠近原阎公祠的那一部分。绿杨撑天,碧水流地。一条清溪从西向东流,尾部有假山一座,小溪穿山而过。登上阎公祠的大楼,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向北望,大明湖碧波潋滟,水光接天。夏天则是荷香十里,绿叶擎天。向南望,是否能看到千佛山,我没有注意过。我那时才十三四岁,旧诗读得不多,对古代诗人对自然美景的描述和赞美,不甚了了,也没有兴趣。我的兴趣是在大楼后的大明湖岸边上。每到夏天,湖中长满了芦苇。芦苇丛中到处是蛤蟆和虾。这两种东西都是水族中的笨伯。在家里偷一根针,把针尖砸弯,拎上一条绳,顺手拔一枝苇子,就成了钓竿似的东西。蛤蟆端坐在荷叶上,你只需抓一只苍蝇,穿在针尖上,把钓竿伸向它抖上两抖,蛤蟆就一跃而起,意思是想扑捉苍蝇,然而却被针尖钩住,提上岸来。我也并不伤害它,仍把它放回水中。有了这个教训的蛤蟆是否接受教训,不再上当,我没法研究。这疑难问题,虽然比不上相对论,但要想研究也并不容易,只有请美国科学家们代劳了。最笨的还是虾。这种虾是长着一对长夹的那一种,齐白石画的虾就是这样的。对付它们,更不费吹灰之力,只需顺手拔一枝苇子,看到虾,往水里一伸,虾们便用长夹夹住苇秆,死不放松,让我拖出水来。我仍然把它们再放回水中。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戏耍也。上下午课间的几个小时,我就是这样打发的。

……

新中国成立前,因为收费相对低廉,正谊中学吸引了大批贫寒人家的子弟。由于学生衣着破旧,桌椅板凳等设施亦陈旧不堪,正谊中学与济南育英中学曾被戏称为“破正谊,烂育英”。这个社会上广为流传的典故成了正谊中学的侧面写照。

徐锦云漫步在校园里,小溪穿山而过,茂密的树木落了一地黄叶子。

这所学校校园虽然不大,但亭、台、楼、榭样样兼备,小溪直通大明湖,布局十分雅致。从北楼的教室或者临水的平台上可以望见大明湖中著名的历下亭。1928年,五三惨案期间,学校校门东侧的两层德式教学楼曾在日本军队炮轰济南时受损。修复时,鞠思敏特意在原为红瓦的房顶补上白瓦,以教育学生们勿忘国耻。

走到一座亭子前,徐锦云看见一口大钟。1

大概是周末的缘故,校园内一片幽静,祥和悠远。她沿着小路慢慢走着,阳光暖暖地晒着她的脸。

见了徐继友,他们约定了一处地方晚上见面,送徐锦云回去的时候,徐继友给她带了一盒饼干。“我老子送过来的,反正我也不吃。”远处,一个孩子在背诗:

荷叶生时春恨生,

荷叶枯时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长在,

怅望江头江水声。

荷叶生时春恨生,2

……

徐锦云抱着饼干盒子回到了学校。到了宿舍洗了手,她小心地打开饼干筒筒,铁筒筒里,剪裁下的纸条条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这种纸是吸潮的,同宿舍的姑娘凑了过来,“呦!泰康的饼干3,”徐锦云回头对她笑笑。

“前天是巧克力,昨天是奶油蛋糕,你可以啊,碰上哪家的小伙子这么大方?”徐锦云笑着不说话。

昨天的奶油蛋糕她都分给室友们吃了,那蛋糕上面好像扣着一个鸡蛋蛋黄,其实就是奶油,一看见这个她就忍不住想起送蛋糕的那人浑浊不清的眼眸,想着想着就倒了胃口。

徐锦云把饼干分了这位**学几块,自己吃了一块,然后就把盒子仔细的盖好,放进柜子里。

此刻的小新,刚刚和弓毅来到纱厂的织布车间。

抗战胜利以后,弓毅老子成了大员,不知当了个啥官,接手了这个纱厂。

这个纱厂曾经是日本人在的时候搞起来的,叫“大日本纺绩株式会社”什么什么纱厂,现在被他控制起来了。

一到了纱厂门上,警卫什么的无所阻挡,看见弓毅一来都得赶快让开,都知道他是什么人的公子。

纱厂规模非常大,一个大车间进到里面比大华电影院还大。小新跟着弓毅进去,从棉花拆包、到松、到纺纱、到织布车间,每个车间都可以看,里头是机器嘈杂的声音,工人都站在里头戴着口罩忙碌着。

小新在车间走着,总会因为什么顿住了脚步,当他停住,弓毅也跟着停住。

逛完了纱厂,走到外面,阳光很亮,照在小新的眼镜片上,照得弓毅脸颊发烫。

一看时间还早,弓毅提议去他家玩儿,小新没有异议。

弓毅雇了两辆黄包车,他和小新坐在上面。

“先生,往哪儿去啊?”拉车的小伙子估计是新手,说话怯生生的。

弓毅家在纬一路,小纬二路中间,领事馆群之间,张自忠的公馆就在这条路上。

下了车,他和小新沿着笔直的马路前进,“张自忠的公寓在那边。”他指给小新看。

张自忠:山东临清人士,当过冯玉祥的部下,在喜峰口抗日很有名。4

弓毅讲起了大人们常讲的故事,在这条街上有个三层楼,人们说,那就是张自忠的公馆,当时他在天津当市长,九一八以后,日本人侵入河北,搞什么组织,河北那一套东西,张自忠落了个不好的名声。有人认为他与日本人来往还是什么的,反正不知怎么落下那么个名声。七七事变爆发以后,他在襄阳浴血奋战,最终死在了襄阳,就是想洗刷他的名誉,证明他是抗日的。他牺牲了以后,日本军人对他也很尊重,听说他的灵柩从湖北运送出来,日本飞机从天空看见了,也没有骚扰。

“日本那一套军国主义对军人为国牺牲还是佩服的。”

昔日的宅院静静伫立在路边,小新摸了摸铁墙上的弯花,时光在这里,仿佛静止了。

1,如今,大门、牌匾、石狮和大钟均不见踪影,据传已在**期间被毁。校园内尚存的原有建筑或物品有三:一是清末一块刻有文字的石碑;二是校园曾遭日军轰炸的南教学楼,三是闫公祠内的石碑。教学楼内的亭子也是后来仿造的。

2,李商隐《暮秋独游曲江》

3,上海老字号饼干

4,在长城各次战役中,喜峰口战役的胜利令国人们欢欣鼓舞;中国军人在这里挥舞着大刀创造了抗日的奇迹,二十九路军大刀队为中华民族所感动和骄傲。卢沟桥事变中,二十九军再次用大刀的神力向日本帝国主义显示了中华儿女的英勇无畏。历经半个世纪,勇士举起大刀的形象已经固化为人们心目中抗日战争英雄的印象;大刀也成为团结统一、无畏拼搏的民族精神的象征。

从当时国民报刊所报道的大刀队抗日情景,和二十九军将领的记录、回忆,到后来《大刀进行曲》的产生和传唱,举起大刀的形象成为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的代表雕塑,展示的是人们对于那段历史的记忆。人们将大刀队所表现出来的精神,称之为大刀精神。

延伸阅读

哲凌毛衣链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xxsl.shtml
哲凌毛衣链从事生产饰品8年,拥有卡菲翔饰品、哲凌饰品两个品牌,生产各种时尚款毛衣链的

三野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xs2f.shtml
江苏徐州三野制冷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制造/销售于一体的商用制冷设备制造企

亲亲我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a3og.shtml
咨询QQ:846824998联系人:施小姐产品:www.gzqqw.com关于亲亲我

宝特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nfkb.shtml
宝特水杯总部是太空杯、摇摇杯、礼品杯、保鲜盒、促销水壶、儿童水杯、家庭塑料制品等产品

金珑钓具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uxnr.shtml
金珑钓具生产批发的各种钓鱼椅,抄网支架,钓鱼用品,可以定做加工,背包、军迷用品、户外

美智抗裂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n1zc.shtml
美智抗裂为高环保型水性双组份产品由于很强的渗透性填充及有力粘接沙砾之间的空隙彻底的封

康洋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gppu.shtml
山东康洋专职生产电动车蓄电池、控制器、充电器,现面向各省市招代理商

中泽车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yrp1.shtml
中泽车主营半挂车、全挂车、仓栅式挂车、集装箱挂车,公司位于中国山东梁山县拳铺镇经济开

兆信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pjuz.shtml
兆信薄边柜总部是一家具有设计,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公司。洛阳兆信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实力雄

名岛咖啡加盟  http://www.liwoodturners.com/dm6y.shtml
2009年初,一群在歺厅吧台工作多年而拥有丰富吧台操作经验的平凡人,怀着对咖啡事业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万界唯一主角在线阅读第5章

    这个高大瘦削的汉子从始至终坐的笔直,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除了每隔一个小时他都要到走廊拨打一个电话外,他就像一尊雕塑,就连翻阅卷宗也悄无声息,甚至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不知何时打开了那台黑色的笔记本电脑,把卷宗里附带的光盘放了进去。如果不是林菲提到他,姜斌甚至已经忘了这个人的存在。听到林菲的话,雷鸣微

  • [火影]是凛不是琳在线阅读第三章

    一大早,门被敲响。秦佑冰昨晚睡得晚,被吵醒的时候人还很迷糊,在床上没动弹。敲门的人料到了结果,在门外等了一会儿。五分钟后,秦佑冰赶紧爬起床,穿了条睡裤就出去开门。“昨晚又熬夜了吧?”一进门,秦贤一个弯腰,把怀里的一个大袋子放在地上。一猫一狗听到动静飞一般从房间里窜了出来,朝着地上那个大袋子就把脑袋拱

  • 机械[西幻]之等你凯旋

    苏煜晚上和他们几个人简单的吃了几口饭,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昨天就是自己单独霸占一张床,现在多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大概凌晨的时候,苏煜都已经睡得很沉了,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苏煜打着哈欠,好不容易从残破的沙发上面爬了起来,骂骂囔囔的把门打开,这一开苏煜就看到张炜和一男一女站在门口,张炜和那个女的先不说

  • 孽龙传说之傻白甜少女鹤熙

    鹤熙评价陆夏颜值的时候,系统妹子的声音忽然又在他脑子里响了起来。“叮,检测到少女鹤熙正在撩拨宿主心弦,神级选择系统启动,宿主请选择。”“选择一,当着众人的面反夸鹤熙美貌,奖励三代天使基因解锁度1%。”“选择二,当着众人的面在鹤熙脸上亲一口,奖励三代天使基因解锁度2%。”“选择三,当着众人的面强吻鹤熙

  • [西幻]魔女先生苏醒

    在南冥城大门前的那群人中有人说道:“大哥他们来了”那人点点头说道:“嗯”,但他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环顾周围的人除了这个在这里接待的领头人,还有两个人和他一样,而其他的人都是面带着非常激动的笑容,似乎梵天帝等人的到来对他们意味着什么。那人看向他的大哥心中想:“真不愧是大哥,在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刻都能够

  • [综]苏文撩汉日常在线阅读第1节

    九月,又是一年开学季。刚刚摆脱高三地狱的我,带着满腔的热血和对未来美好的幻想踏进了心中梦寐以求大学的门槛。一路上看着那些背着大大书包的高中生,心中一阵莫名的喜悦,母亲和背着包拉着行李箱的我一同站在大学门前,依依惜别,不过我脑海中还是突然想起了高中时的种种往事,心中一阵悸动,而后母亲转身离去的背影仿佛

  • 小侄女第六章

    伏亦高刚进屋子,一股胭脂味刺鼻引得蹙眉,低语:“有什么消息?”屋内未着灯,黑魆魆中流动纱衣声声,倏尔从屏风后燃起一点火星子,幽幽晃动几分,葱白纤指在黑暗中透过屋外月光柔和得发亮,抓着屏风探出半边身子,纱衣随身轻摆款款,玉珠那抹暧昧诱惑笑容已勾起眼前男人的兴致,伏亦高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人带回屏风后压

  • 现代修真指南在线阅读木吉铁平的期望!(求收藏评价鲜花打赏!)

    感受着崛之内一郎真诚的动作以及诚恳的话语,黄濑凉太也是在沉默片刻之后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好友开口说道:“那就...去篮球部试一下吧。”听到黄濑凉太的回答,崛之内一郎发自内心的喜悦也是表露无遗。“凉太,你同意了?”“...嗯。”还不等黄濑凉太的话音落下,崛之内一郎也是匆匆地向着黄濑凉太道了个别,便跑向去了

  • 苹果花第六章在线阅读

    远处一片黑暗,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树林里,不知道潜藏着多少危险。因为分不出东南西北,黎信就着身前这缕蓝色的光,随便选了一个方向直直地走了进去。林子里有些了冷,在这初夏的午时应该感觉到热才是,可是黎信只觉得嗖嗖的冷风,不停地往皮肤里钻。他也就穿了一件衬衫一件长裤,脚上是一双运动鞋,身后的背包倒是带着些许

  • 英雄联盟之瓦洛兰之恋之篇日记

    他搬家了,那个房子满是尘土和破旧的家具,像是许久都没有人来过这里的样子。他庆幸自己离开了那个满是束缚的家,他不想被束缚,不想像哥哥那样,走父母已经规划好的路。即使这里如此破旧,他也想拥有自由,也想走自己的路,不受束缚。这,就是他的选择。房子很好,他很满意,虽然现在看着有点破旧,但也比那个整洁却有着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