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综]向原港黑干部告白以后惊蛰之夜

作者:姜饼小超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千重手中拿着一截树枝,蹲在庭院的沙地上勾画着,几笔就勾出一个卡通兔子头像。

——哇啊,小千画的小兔子好可爱啊……

——哼哼,我来教小纲画好了。

——但是……我这么废柴,一定画不好的……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都还没开始画不是嘛。过来吧,我要教到你会为止。

——嗯!

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千重不禁露出怀念的笑意。随即她的笑容渐渐消失,末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御木和的身体一直不见好转,好不容易挨过了深冬,竟然眼见着每况日下。到了冬末春初,她骨瘦如柴,终日神情恍惚,已是油灯枯尽之姿。

这天,天空中乌云密布,不时雷声隆隆,却一直不见下雨。千重想起和告诉过她,这是名叫“惊蛰”的节气,表示春天已经到来。

“惊”是“惊醒”,“蛰”是“蛰伏”。

原来山上的动物在冬日纷纷陷入冬眠。到了春天,雷声滚滚,就是为了唤醒这群蛰伏的毒蛇猛兽。

她突然想起志志雄那夜对她所说的话:

“只要你下定决心,我就将我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你,让你成为强者!以此作为我志志雄真实对你至今为止的恩情最大的回报!”

她落荒而逃——志志雄的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惊雷一般在她耳边炸响,一直在她心中蛰伏起来的某种可怕的事物似乎就要破体而出。

庆幸的是,那之后志志雄也不再提起这个话题。

天空阴沉沉的,不时有雷声在头顶翻滚而过。千重从早上开始就感到烦躁不安,一抹不详的乌云一直笼罩在她心头。直到夜幕低垂,这预感终于成了现实。

平日不分昼夜的赖在她家里的地痞流氓从下午开始就逐渐散去,今夜的御木宅死寂无声。入夜后的天空黑沉沉的,千重抬头看去,只见那万钧乌云似乎要将御木宅压垮似的聚拢在头顶。

偶尔有雷声潮涌而过,寒风凄凄,寂寥的御木宅竟犹如鬼域。

她心神不宁的煮着药,还没煎好,“癞头健”竟然来厨房找她了。

“癞头健”是终日混迹在御木宅的无赖之一。他的嘴角阴险的勾起,笑容中有着某种不怀好意的期待。他对千重说:“呀……雄次大哥今天喝多啦,我见他去了你妈妈的房间里,大吵大闹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千重便越过他往和的房间奔去。她心跳如雷,奔跑着的双腿几度脱力。

“母亲!”她猛地拉开移门。房间里亮着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光下,御木雄次闭着眼睛躺在御木和身边,他的双手和胸前的衣襟上鲜血淋漓。而御木和,她的胸口上竟然扎着一把刀!

千重顿时如坠冰窟。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母亲——!”她声嘶力竭的呼喊道,御木和却纹丝不动,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母亲!母亲!”千重不停的呼唤着她,手脚并用的爬到她身边。她看到御木和大睁着双眼,脸上凝固着痛苦的神情。一把匕首深深的没入她的胸口中,她胸前的衣襟被血液染得深红。

“呜哇——!!”千重抱着她嚎啕大哭,和的身体比冬日的冰雪更加寒冷。让千重全身冷得发疼。就连记忆中和的音容笑貌也被这份刺骨的寒冷冻结。

御木雄次今晚被灌得酩酊大醉,浑浑噩噩之间只听到有人在耳边大哭。他骂骂咧咧的睁开眼来,只见千重抱着和哭得天昏地暗。定睛一看,和的胸口竟然扎着一柄匕首,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他吓得连血液都要为止冻结,惊呼着想要爬起身来,却发现四肢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只有大呼小叫的挣扎着逃离。

“啊啊啊——!死了死了死了!她怎么死了!救命!谁来救我!”低头一看,见自己双手和胸前全是血,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他哭着摸索着自己胸口,直到确定自己没受伤还是被吓的哭叫不止。他的记忆停留在喝得酩酊大醉的画面,没想到一睁眼就看到御木和凄惨的死状。

他失去了思维能力,脑海中乱成一锅粥,只希望有人将他从眼前可怖的处境中拯救出去。

“御木……雄次!”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叫着他的名字。他惶恐无助的向那声音看去,这时屋外闪电大作,映照得御木千重被恨意与杀意扭曲的脸宛如厉鬼。

“绝不原谅你!绝不原谅你!”

“啊……啊……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怕得要死啊……”他流着泪的哀求被千重怒声打断:“那你就去死!”

雄次哭叫着爬行着,想要逃开。现在的他失去了平时打骂千重的威严,简直就像婴儿般的无助而无害。

毫无征兆的,身后有一人捏住千重的双臂,将她的身体提到半空中。任她挣扎踢打,钢筋般的十指与双臂就是不放松分毫。

“真够危险的,你说是吗?雄次大哥哟。”

来人正是癞头健。

这癞头健欠了御木雄次一身的*债,近日来更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他见御木家就只有一个快要病死的女人和柔弱的小孩,于是恶向胆边生。他遣散了平日聚在御木大宅的地痞流氓们,再灌醉御木雄次,将醉得不省人事的他架到和的房间,再几刀捅死和,将她的血糊在雄次身上。

他算着雄次快醒过来了,就将千重引到和的房间,将雄次惊醒。

其实,结合许多细节,千重本可以看穿癞头健的阴谋。只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至亲之人死在眼前,而且还是这么凄惨的死状,一时间方寸大乱。而御木雄次只是个孬种草包,一看到死人早就吓得魂飞天外,哪里还有什么思考能力。

“阿健,我……我杀人了……”雄次哭着说,他见自己血淋淋的双手,只当是自己发了酒疯杀了御木和。“怎么办……我不坐牢,我死都不坐牢……”

癞头健心里笑得几欲疯狂,面上却是一副思索的神色。“大哥,你先冷静下来。好在今天兄弟们都不在,知道这事的就只有咱兄弟俩和这小鬼。”

雄次用力点头,等着癞头健给他出主意,将全部的信任与自己的未来全部交付在他手上。

癞头健犹豫了小半晌,将雄次的焦急全部看在眼里。他试着说道:“不如……咱们将这女人的尸体扔到路边,伪造成浪客杀人。至于这个小鬼嘛……”

雄次抢着说:“这个小鬼也要死!同样的伪造成浪客杀人就好!”

癞头健嘿嘿笑道:“就这么办!”他心里乐得手舞足蹈,雄次要是去自首,他就少了一个债主;雄次要是想要隐瞒“罪行”,他则抓住了他的把柄,有了一个不愁不听话的傀儡。

“大哥,怕这小鬼大喊大叫的误了大事。来,”他将千重递到雄次跟前,“你先掐死她,再在她身上砍几刀好了。”

雄次猛地对上千重被恨意磨得锋利的目光,吓得手足发软。他见癞头健很明显的站在自己这一边,胆子不禁壮了起来。

于是,他颤抖着双手,扼上千重纤细的脖子。闭上眼睛,用尽全力的收拢双手。

咽喉被死死地掐住,即使张大了嘴也无法呼吸。由内至外的压迫感不断加重,似乎要将她的头颅挤碎。

闪电划过,惊雷大作。在震耳欲聋的滚滚雷声中,千重脑海中的记忆颠倒错乱。

她至今已经死过很多次了,所以她知道,被“死亡”一寸又一寸蚕食的感觉——

意识逐渐坠入黑暗的深渊……世上的一切——无论是深爱的还是憎恨的——全都无可挽留的远离自己而去……不知还会不会醒过来……不知道下次醒来会见到什么样的世界……

死亡是可怕的孤独,是让她想要尖叫的可怕。一个人终其一生只能体验一次的感觉,她至今竟然体验了五次!

这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本庄千重更厌恶死亡!

这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本庄千重更恐惧死亡!

这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本庄千重更害怕死亡!

千重眼看着就要被雄次活活掐死,突然喉间一松。雄次双手缓缓的放开她的脖子,竟然“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千重喘息着,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雄次迷茫的看着自己突然短了一截的双手,手的断口血流如注。

“呀——!!”剧痛与恐惧带来的恶寒令雄次的思维为之冻结。他哭叫着用失去手掌的双手在地上探索着,当他看到自己那双血淋淋的手掌时不禁欢呼一声,跪在地上拼接着四处断口。可无论他如何努力,被斩落的双手再也不会回到他身上了。

癞头健被眼前的变故惊得魂飘魄散,忘记了压抑之前内心卑劣的喜悦之情。他笑嘻嘻的举目四望,只见身侧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全身缠满绷带的人形异物。屋外闪电大作,映照得眼前的人形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他悲鸣一声,扔下手中的孩子,就往门外抢去。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留下罢。”

他身子一歪,天旋地转之间摔倒在地。回头一看,自己两只小腿已经分了家。

沉闷的雷声在头顶隆隆而过,男人交错的惨叫在耳边回响,在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中,志志雄沉静的注视着她。

他将一物件扔在千重脚边,千重认得,那是在仓库中找到的太刀。

“选择权在你的手上。”说完这句话,志志雄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屋子,盘腿坐在走廊上。

——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她无数次的惨死于他人之手,又是谁给她带来了如此艰辛的命运?

——不想再有那么凄惨的经历,她只是,想在亲人身边平淡而快乐的活着而已。

仅此而已。

屋子里很快响起了男人们濒死的惨叫,几声过后,归于寂静。

千重一手拿着仍然在滴血的新月斩,游魂般的挪步出来。飞溅的血将她的衣襟与面颊染得通红。

千重怅然若失的看着自己满手刺目的鲜红,她知道,她手上的血迹是再也洗不干净了。

她在心中呼唤着并盛町的双亲、呼唤着沢田纲吉的名字,只觉得连脑海中关于这些人的回忆都被染上了血色。

视野渐渐被水雾浸染,变得模糊一片。原来她早已泪流满面。

新月斩脱手而落,她颓然跪坐在地,掩面痛哭。

延伸阅读

后街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nmmj.shtml
HOZ(后街)时尚国内外机构,国内外的具有魅力的时尚休闲品牌,1943年诞生于美国的

喜洋洋便利店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6a0g.shtml
喜洋洋便利店隶属于东莞喜洋洋便利店有限公司,以特许经营为主要发展模式,成为广东省便利

戴玉堂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6shn.shtml
中国的玉石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关于玉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到“玉

修正素颜28天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g9pj.shtml
暂无

华耀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nt17.shtml
郑州华耀保健品前身为德国投资华耀集团下属生物科技企业,经重新重组后,现今为有自主知识

玉之魂珠宝玉器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gb9r.shtml
镇平县玉之魂珠宝玉器有限公司是中国玉雕之乡玉文化产业的影响力企业、中国十大影响力品牌

山河药辅料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dcg0.shtml
山河药辅料是国内药用辅料生产企业、新型药用辅料研究开发基地、高新技术企业,两次获科技

酷康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p572.shtml
酷康按摩健身器材产品远销欧美和东南亚地区.面对未来我们充满信心和热情我们将抓住机遇不

福源天石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6dd7.shtml
福源天石——“福至心诚,源本归真;天琢地造,石贵人灵。”福源天石标志外形采用“龙”和

航空售票系统加盟  http://www.wenku114.com/pfqt.shtml
我们期待您的来电,欢迎各界人士前来考察!电话:15801139094/1521044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横滨演剧本超脱混沌的下棋之人!【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在成为命运魔神之前,姬玄策以为混沌便是世界最原始的状态,但是在融合了命运魔神脑海中的信息后,姬玄策却发现,混沌也只是大道轮回过程中的一段时间而已。在混沌之上,还有更加古老,更加可怕的时代,而创始元灵,便是从那些时代中留存下来的下棋者。而且,这种下棋者并不只有一个,即便是姬玄策都不清楚,有多少棋手隐藏

  • 农女的锦鲤人生在线阅读初始篇四: 刹那间的相遇

    初始篇(四)刹那间的相遇落云山脉下的湖水前,有一个小亭子,湖心亭。这里山上很美,常常有风从这里穿行而过。有人,在这里放飞的纸鸢。两个小女孩一起来到了湖心亭。“姐姐,你快来呀,我的风筝飞得好高啊。”“我看见啦,看见啦。”“爹爹呢?”小彩旗转头看了看。“我也不知道,爹爹应该有自己的事情吧!”“哎呀,如果

  • 恶魔大少爷,别拽第3章在线阅读

    几个原本有所忌惮的男人瞬间怀疑的看向韩小野。韩小野好想骂这个拆台的脑残,但她忍住了,把合同的印章处给几个高利贷男人的头头看清楚后,指着那个印章——“傅止言是我的男人。”她扬起下颌,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任性嚣张,像是被人宠坏的小女人。被称作聂哥的男人审视了她一会儿,忽然笑了,一把撕碎了桌上的合同。“你干什

  • 下一座岛屿抽奖大礼包

    萧裂天前几天也是存了考较的心思,儿子都十三岁了,这个年纪的人都可以谈婚论嫁了,他萧裂天的儿子当然不能是孬种,儿子主动挑战,萧裂天很是放心的没有留手。结果就悲剧了。萧逸青被他全力的一掌打在xiong口,没有当场毙命可是命大了。他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管莹可不是一般人,在家中夫人说话谁都得听,为了弥补过失

  • 鱼落圈之旅馆开张

    如果说我爱罗一生都充满了黑暗与恶意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叫做平序列的人的生命中就没有黑暗,是铺天盖地的光明。感觉,很刺眼。这就是普通吗?就算我爱罗在他们的眼中多么可怕,杀人如麻,冷血无情。在这个人眼里就只是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忍者大人。甚至忍者大人这几个字在她嘴里念出来都像是戏称。不会恐惧,没有害怕。完全

  • [综英美剧]反派逆袭指南在线阅读第4章

    姜琴茫然摇头。沈靳抬头,打量着屋子。“我……今天做什么了?”低沉的嗓音,沙哑,略显迟疑,像被掐住了声带。“和夏言相亲。”姜琴轻声回。他倏地看向她。”夏……言么?”嗓音越发低哑。她点头。果然……他的视线落在客厅挂着的钟面上,脸色有片刻的空白,但也只是一瞬,他突然弯身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转身出门。深夜的

  • 燃灯传奇之陷入重围

    一股难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柳飘飘抬起头,看着半边脑袋都被削掉的丧尸,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她往后一躺,将修长洁白的玉腿抵在丧尸腐烂的胸口,丧尸无法前进半步。接着,她往腰上一摸,手枪出现在她的手上。碰到一声,那个丧尸的脑袋上就多出了一个枪眼,身子一僵倒在地上。这只能算是丧尸狂潮之中的一个小动静,很快,冷风

  • 系统逼我做圣母之黑色巨虎

    秋古退到后方恢复法力,周勇握刀直面巨虎,全身肌肉绷紧,一步跨出,逼近巨虎身躯,双手持刀,这一刀瞄准了巨虎的脖子。长刀逼近,巨虎抬起利爪,挡住长刀向地上压去,周勇见势不妙,他并不以力量见长,自知力量方面无法与巨虎抗衡,收刀后退,反劈一刀,雪白的刀芒斩在巨虎身上,在巨虎身上斩出一道伤口。伤口不深,无法对

  • 工兵之路第二章在线阅读

    又是明媚的一天,肖雨阳带着起床气蹭到了餐桌,看见桌子上丰盛的中式早餐瞪大了眼睛,父母的厨艺连自己还不如,而且他们早上班去了,那么这桌早餐谁做的?“你起床了?正好我把饭做好了,一起来吃吧。”肖雨阳回头,看见莱恩穿着自己粉色的围裙站在那里,心想:“这造型,比我穿的还要贤妻良母,谁娶他......不!谁嫁

  • 九鼎尊龙在线阅读第七节

    就在司耀倩准备休息的时候,直播锻造突然发布了任务。“叮,宿主已经适应新手阶段,请直播一次锻造全过程,教会了还有奖励加成。”司耀倩也是没有听清楚,实在是太累了,迷迷糊糊的就躺着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在被妹妹叫醒,然后刷牙洗脸吃早餐。“叮,你收到了一个私人红包,请查收。”司耀倩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就把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