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公平的誓言柿子王急盼花魁归

作者:退去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本来跟花魁说得好好的,因为柿子王的腰病又犯了,而且是越发严重了,干重活眼下是不行了,就准备回老家与年迈的老母亲团聚。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花魁不知道能不能接受,能不能跟柿子王一起到农村去干农活,愿不愿意和年迈的婆婆生活在一起。开始,花魁她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也没有任何反常的神态,她还在劝解柿子王说:甭把这个病看的太严重,这就是常见病,多发病,只要今后注意了,不要再干太重的活,会很快就好起来的。她还提议趁着他在家收拾行李的机会,回吉林老家去几天,看看她老父老母和那两个孩子,有一个星期也可以赶回来。

对花魁的这个想法,柿子王是赞同的,因为人家出来已经两年多了,从来也没有提出过回家的意愿。人心都是肉长的,谁能不惦记自己的孩子,谁能不想念自己的双亲呢,他根本就没有犹豫,就一口答应了花魁。既使柿子王心里有一些最坏的想法,也是一闪而过而已,他不太相信花魁是个那样的人,更不太相信跟了自己两年多的这个女人 是个大骗子,是以结婚为诱饵骗取人家钱财的犯罪分子。

但是,事实已经发生了,无情的现实摆在柿子王的面前了。就在花魁上了火车的第二天,她的手机就关掉了。这是为什么?是她的手机没电了,不对呀,临走之前是我亲自为她充的电,是她的手机被小偷盗走了,也不对呀。天津火车站的治安那么严,便衣警察那么多,进站的安检措施那么复杂,怎么能把花魁的手机偷走呀!这样的环境,万里也不可能有个一呀。

最令柿子王不能理解的是,当他到银行取款时,发现银-行-卡里的七万多块钱,已经所剩无几了,这可是我们俩辛辛苦苦攒了两年多的养命钱呀。她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把它取得一干二净呢!

“凶多吉少,大难临头”!柿子王的意识里突然闪出这样的字眼。此时的柿子王,腰痛的病已经不算什么病了,他对这个部位的痛苦已经不再感到难受了,这个时候,最痛苦最难受的就是脑袋痛,痛得他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眠,疼得她站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躺下来也不是,这是什么病?就是坐立不安,就是怎么呆着都觉得不好受!

当初,这个讨人喜欢的花魁,对柿子王网开一面,陪着他睡了几天几夜一分钱都不要。不知道究竟是为了啥,但是,却把这个柿子王感动了,他真的动情了,感动的五腹投地了。这是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这个女人太好了,全世界都难找啊”!所以,他就认定了花魁,他就横下一条心要把她作为第二次婚姻的唯一目标。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家里人怎么看,同意不同意,那是他们的事,“我的事情我做主”。

自从两个人搬到小旅馆的那一天,柿子王就真心实意地与花魁过日子了,重活脏活抢着干,剩菜剩饭主动吃,在生活上,对这个花魁也是百般照顾,百依百顺。自从把花魁请到了农用的三轮车上后,两个人一起风里来,雨里去,顶酷暑,冒严寒,虽说不上贫困夫妻,但也是相濡以沫,一年下来,就是十几万斤的西红柿要经过他们的手,倒动两三遍,几十万元的现金,要从他们的手里流通,攒下的这七万多块钱,就是他们俩的劳动成果,是这二年多的血汗钱啊!

这一切的一切,这个花魁难道都忘了,难道她是铁石心肠的女人吗。两年多了,就对我一点不动心,丝毫不动情吗!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做了七八百日的夫妻了,就没有一点难以割舍的留恋之情!你就忍心,让我这个柿子王“人财两空”吗!

想到这里,这个丑陋的柿子王,这个从来也不善于动情感的柿子王,这个头痛比腰更痛的柿子王,竟然两眼充满了泪水。

两天过去了,没有音讯,手机仍然是关机状态。三天四天过去了,手机还是在关机。这个该死的花魁,你这是怎么了,是在坑我呢,还是在耍我呢,还是在要我的老命呢。吉林距离天津有多远呢,就是坐慢车,两天两夜也可以到家的,就算是手机丢了,就算是手机没电了,到了家,不就可以打电话了吗,不就可以报平安了吗?

一个罪恶的镜头闪现在柿子王的眼前!这个该死的花魁,断定是没有离婚,她的男人就在她的家里,现在正搂着花魁睡大觉呢,要不就是,正在她的男人面前,笑嘻嘻地数我们一起赚的血汗钱呢!想到这里,柿子王的脑袋更痛了,但是,他却无计可施,束手无策,他能怎么办呢,还是以前那句话,就是能留得住人,也不能留得住心。更何况人家是有家有口之人,怎么能强人所难,夺人所爱呢!柿子王如此一想,心里还算亮堂了许多,头痛也减轻了许多,而那个该死的腰,才突然发作起来,站立不稳,坐着不安,这样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老家来人了,可能有人给他们传话了。不是有人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吗。柿子王的新娘子是个骗婚的,拿走了他七万多块溜之大吉了。这样的特大新闻,很快就在市场里传播开来。市场里的人们知道了,柿子王的老家也就很快知道了。过来问询的,是他的二哥,还有一个大侄子。他们听完柿子王的介绍,异口同声地说:“肯定是个大骗子,这些东北人就是利用结婚的名义,最后,让图小便宜的人人财两空”。

“我当初就不同意你和她搞,你就是不听”!

大哥一边喝着水一边埋怨小弟。到了这个份上,后悔药还能吃吗,得赶紧想办法找人啊。

“有啥办法?赶紧报警!就说这个东北的小姐,是个骗婚的罪犯”!柿子王的大侄子倒是有高招。就是要通过官方的途径,将这个花魁绳之以法,将骗走的七万块钱要回来。

“报啥警呀,报啥警啊!她们家住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让警察到哪里去找人”!柿子王一口否定了大侄子的馊主意。

“他不是说过,她是梅河口的吗”!大侄子补充说。

“梅河口是个大城市,几百万人呢,到哪里找她”?柿子王摇晃着大脑袋,仍然在否定。这时的他可能见到了亲人,有了诉说苦衷的知己了,头痛也感觉到很轻很轻了。

要说还是年轻人的脑瓜快,大侄子又来了主意:“那么,她在两年多的时间,家里就没有来过信,她也没有向家里寄过钱吗”?

柿子王思考了一下,说:“信是没来过,但是钱她寄过几次,都是从邮局寄的,咱家里也没有详细地址呀”。别看柿子王这么说,其实呢,他虽然不能说出花魁老家的具体住址,但是,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也可以隐隐约约地记得,叫什么“山镇”,叫什么“山村”。这些,他不愿意告诉大哥,也不愿意告诉大侄子。为啥呢,一旦向他们透露了,他们可能在一气之下,就要赶到那里去找人。这是多么麻烦,多么复杂的事啊,到头来,盘缠钱花了不少,人也找不来,何必呢!再者说,就是把人找到了,人家那里有家有口,有男人也有子女,人家会跟你一起来吗,就是来了,会跟我死心塌地地过日子吗。柿子王想,干脆就认倒霉算了,不就是七万块钱吗,不就是两年的时间白干了吗,人重要还是钱重要,只要我能把腰病养好,只要我能和家里的老母亲相依为命,钱,不是人挣得吗!想到这里,柿子王果断地说:

“我看呀,我们就把这篇掀过去算了,就认为花钱买教训吧”。

大哥和大侄子一听柿子王这么说,他们还能说什么呢。总之,这也是个难办的事,就是要较真,就是要经官,也是要破财的。到头来,人家若真的是骗子,不就是进去几年吗,我们的钱要的回要不回,还得两说呢。

这天中午,大哥和大侄子没有走,因为市场距离老家还有三十多公里路,公交车已经没有了,就在这里住一夜,计划第二天一大早赶上头班车,回家去秋收。

柿子王是怎么想的呢,他嘴上虽说“认倒霉”,但是,心里头可不是这么回事。他想,这个花魁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我对她一向是关爱有加呀,她也不是无情无义的大骗子。其实,柿子王是真心的爱着这个花魁,对她的感情难以割舍,至于金钱的事,那不是身外之物吗,没了可以再去赚,花魁若是没了,到哪里去找这样对待自己的知己呀。

这一夜,柿子王碾转反侧,就是难以入眠。花魁的音容笑貌不时地展现在面前。出现一次,就在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心,很痛,很痛。这天夜里,他打定了主意,只要把大哥和侄子一送走,就马上赶到天津站,我要亲自到梅河口走一遭,就是翻江蹈海,也要把我的花魁找到,我也要问出个所以然来。想到这里,他才朦朦胧胧地进入了梦境。在梦里,柿子王还在数着手指头,念叨着花魁离去的日子,啊!今天天亮了,就是第七天了,多么难熬的一个星期呀,多么痛苦的七天呀!这个该死的花魁,你为什么这样的绝情,为什么这样的坑我害我!

“老叔!老叔!天亮了,我们要赶车了”。大侄子的呼喊声,把柿子王从梦中叫醒,他揉了揉眼一看表,“啊,六点多了,你们得吃饭走吧,我去给你们买早点”。

柿子王费了老大的劲,才从床上坐起来。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腰还是很痛,很痛,他如今有些力不从心了。从出去买早点,到大家把饭吃完,整整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知道,现在老家正是秋收的大忙季节,他们应该早早地回去,不能在这里久留,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开门送客的一刹那,惊人的场面发生了。

这个该死的花魁,这个走了一个星期,一直没有任何音讯的花魁,此时正站在门外呢,她的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行装,除了行李之外,还有不少山货,那是她们家乡的土特产。

这个脸憨皮厚的柿子王,也顾不得太多了,也不管大哥怎么看,不管大侄子怎么想了,就看他像猛虎扑食一样,上前就把花魁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而后来又是打,有是拍,两只眼睛里充满了热泪,他喊道:“你个该死的花魁,为啥一直是关机,为啥不给我们报平安”!

“你看看你那没出息的样”!

这时,这个花魁却非常的淡定而坦然,她笑眯眯地说:“我临走时不是跟你说过吗,最长也过不了一个星期,有必要打电话吗,打长途电话是按时间计费,有多贵你知道啊”?

至于银--联--卡中的那七万块钱,并不是她临走时一次性取出来的,而是在柿子王没生病之前,打算去上货,分两三次取出的,如今还放在抽屉的钱包里呢。

柿子王独占花魁的故事,到这里也应该结束了。如今,他们俩在乡下种着几亩地,有瓜果,也有粮棉,每年都可以收入两三万块,农村的小日子过得也算有滋有味,那些当年的流言蜚语,已经远远地过去了,那时亲人们的不同意见,也已经成为久远的历史了。他们这对老夫老妻的恩爱,才是最真实的现实。过去的花魁善解人意,如今的花魁勤俭持家,一分钱可以掰成两瓣花,这也是现实。这是柿子王的缘分呢,还是天意的安排呢,谁能说得清啊。

延伸阅读

小时代网咖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uwjw.shtml
小时代网咖以网吧,咖啡厅经营模式相结合,是一个全新的服务行业。五星级装修,环境优雅,

艾洛德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ds52.shtml
艾洛德配件总部坐落于六朝古都南京市2000年正式加入模具市场,以经营模具标准件和机械

嘉洛美漆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b1rc.shtml
广东顺德嘉洛美涂料有限公司位于素有“涂料之乡”美誉的佛山市顺德区,是一家专业从事内外

御馨堂系列化妆品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xqg7.shtml
御馨堂系列化妆品是韩国世宗李祹统治时期,这位聪明有为的圣君,不仅在经济领域大力倡导中

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nssg.shtml
本公司为一家基金的发行和管理单位,所发行的基金品种皆为保本保息的固定收益类产品,一般

健宏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dqci.shtml
健宏保健品,健宏保健店,供应鹿安神颗粒补肾填精丸那曲雪域冬虫夏草艾兰得关节活素灵方破

华尔泰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sgae.shtml
华尔泰皮革护理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沈阳华尔泰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洗涤设备和洗涤化

雅世家政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enf.shtml
雅世家政以和谐团队为核心,着力打造和谐服务优质品牌。雅世家政的管理团队源于优化重组,

祥兴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xlxh.shtml
祥兴厨房设备其主要原材料和少配件,均委托国内外名优产品的厂家生产配套,故产品质量可靠

周生生加盟  http://www.realtywebsitedesign.com/b0az.shtml
周生生加盟详情周生生集团国际有限公司以其简称「周生生」在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路漫漫:男神是我哒第八章

    “老嫂子你这是做什么?”老村长当了一辈子官,也碰到泼皮耍赖的,可那都是骂别人,对自己孙女下嘴这么毒的,老林家这个是十里八乡头一份。谁来劝也不好使,林奶奶坐在地上哭天喊地,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林奶奶哭完见没人再敢反驳她的话,就要亲自动手把林冉拽进屋。林冉见林奶奶哭完,该轮到自己登场了,于是躲开林奶奶的

  • 沈青青退婚记第二章

    “喂喂,雷欧力,你看,居然还有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子也来参加猎人考试呢!”小杰指向的位置站着一个银发的小少年。也许是小杰的动作太大了,那个银色短发的小孩子转过头,直直地向着他的方向看来。雷欧力瞥了一眼,不以为意道:“你们这些小孩子啊,就应该好好在家里,玩一些小孩子的**,猎人考试,还是我们这些大人的舞

  • 和平精英之魔术师在线阅读第3章

    “不甘心又能如何?!”烈的声音陡然拔高,他像是一头愤怒的雄狮般吼道:“想我堂堂神龙一族族长,却被封印在这小小的玉佩之中不知多少年月,我的族人死的死、逃的逃,我连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自己的同族都不知道,我甚至连一具真正的身体都没有,我又如何能够甘心?!”“活着,才有希望。”烈的语气恢复了之前的平静,他像

  • 少年的情感漂流在线阅读第九章

    网友们看着李逸这套路导演一套一套的,顿时全都喜闻乐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而且李逸说的梗也是非常的新颖,而且不光是观众,就连正在喝茶的黄老师和何老师也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你看看,我说对了吧,我就说你这智商有问题你还不信!”李逸撇了撇嘴,对着导演直接说道。“你别整这个,还我智商有

  • 孔雀飞再次盗取 实力飙升

    时光匆匆百年时间幽幽而过,姜宇正在海底追着众多凶兽跑,经过百年的猥琐发育,多年的压制,天宇的修为在十年前已经突破地仙巅峰的壁垒,正式踏入半步天仙的行列。不知道洪荒世界中的修士最高是什么境界,但姜宇相信,自己迟早会迎头赶上。口中吐出一道道法力形成的法力之剑,几下把前面正在奔跑的海中凶兽解决,大道宝瓶一

  • 陈长安今天干嘛去第二章

    祝棠打了个哆嗦。她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又被强行压了下去,看着卑微的低头亲吻她的脚背的青年,祝棠的脑袋反而冷静了下来。从他仅仅只是喜欢她就把她锁住了的举动,她无法确定这个男人是否会做出更加恐怖的事情,但是她是不可能被锁在这里的。祝棠缓慢的将脚从男人怀里抽了出来,紧紧的缩回被子里,黑发散落在瓷白的脸颊旁

  • 超神学院:签到成神在线阅读第7章

    一句女士限定,让工藤新一莫名有一种被针对了的感觉,他像是发牢骚似的撇了撇嘴,头一转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倒是黄濑有希有些不明所以地问了一句:“老顾客?”说着还顺手将面前的咖啡杯往安室透的方向挪了挪。“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安室透将咖啡杯放在托盘上,缓缓站直,看向了墙上的三幅水彩,“黄濑小姐应该是七年

  • 年华只钟情卿在线阅读第五章

    江海鸦羽般的眼睫扯起,眼角向上仰着,眸光投向她身侧后方,音色一如既往的沉静:“你的意思,恐怕有人比我更在意!”江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名穿着白衬衫加黑马甲的女服务员正带着戴着白色维帽的外国厨师,正朝着她们这桌走来。……“不好意思打扰到两位用餐。小姐,抱歉让您有了不好的用餐体验!”女服务员态度有礼,恭

  • 寒门难处状元郎在线阅读第4节

    第4章004:琥珀之眼在承诺帮马康之前,官小败和林荣认为有些事必须先了解清楚。第一件事,那名盗匪是谁?第二件事,马康请来的五名高手又是谁?这件事很诡异,如果没猜错,马家宅院内布满监控,盗匪能无声无息进入收藏室,直到触碰天书才被发觉,一定不简单。同样,此事非同寻常,所以马康请来的人必定不是庸碌之辈,连

  • 漫威:我会天罡三十六变纸条

    参加完苏兮的生日宴之后,席砚卿就连夜飞往了澳洲,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再加上澳洲正值冬季,一向百毒不侵的席砚卿,也没能逃脱感冒的魔咒,成功中标。历时快半个月,这边的工作终于处理完毕,钟离声看席砚卿脸色仍然不太好,于是就问他要不要在澳洲休息一段再回去,国内的工作他可以先回去处理。席砚卿对这点小病不以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