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尊皇之第一次拥抱

作者:星辰羽 来源:纵横中文网

温阳回到家里,看到门口摆放的两双鞋子,听着房间里污秽不堪的声音,温阳心里冷哼一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身体克制不住的干呕起来

所有能让人厌恶的词语,都包,guo着身体里每一个细胞

恶心,太恶心了

为什么要让这种人成为自己的母亲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没得选

真想快点毕业逃离这里

———————

“听说你在学校跟一个叫温阳的,走的很近”木哲海边看报纸边说道

木齐一进门就听到这句话,不用猜都知道谁说的,本来好一点的心情,瞬间没了

脱了鞋,从玄关走到沙发上开口道“碎嘴婆子跟你说的?”

“什么碎嘴婆子那是你未婚妻”木哲海生气道,他知道自己儿子不喜欢陈美,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两家是世交,婚事又是木齐爷爷订的,老人的意思又总不好违背,况且市里又接近选举市长了,若是真能和陈美家联姻犹不失为一件好事,对自己也有帮助

“不可以这么说你未婚妻,显得一点家教都没有”木哲海说着

“家教?我是个没母亲的,您成天忙着工作,我就是个没有父母的野孩子”木齐*气道

“你…你怎么说话呢”木哲海一听,气就上来了,准备伸手打木齐

这时刚出来的王丽云出来了,看到木哲海要打孩子忙上前劝阻道“消消气,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

木齐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要不是因为她,自己原本的家庭也不可能会破裂,母亲也不会死,自己也不会成为没有母亲的孩子,心里的恨意不轻反重,木齐轻蔑的看了一眼王丽云,又看了木哲海道“你好好劝劝你老公吧,多管闲事”

木哲海一听怒道“我告诉你,学校的流言蜚语都传到我耳朵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学校里干了什么,在传出来了不好的,这个学你就别上了”

王丽云道拦着要上前的木哲海“那些流言我都打听过了,都是造谣,他一个孩子,你就别跟齐齐生气了,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木齐看着这两口子,在自己面前表演着所谓的夫妻情,shen,直接反胃,看都不想看一眼,转身上了楼

“我告诉你,你给我离那个温阳远点”木哲海道

木齐上到楼梯中间的时候,停住了脚步,转身“我跟他是同学,正常交往很平常的关,系,没有陈美说的那样,你还是劝劝陈美,让她管好自己的事吧”说完,抬步上了楼

————————————

“温阳,最近新开了一家店要不要甜品店,去尝尝啊”灵雪叼着跟棒棒糖说着

“…”温阳没有说话,不想去,不喜欢吃甜的

“呦,说什么呢?”成峰突然出现在灵雪旁边

灵雪被吓了一跳没好气道“研究怎么揍你一顿,不被发现”

“这么严重的问题,是该有个计划书,开个研讨会,讨论一下具体方案”成峰一本正经的顺着灵雪说着

灵雪用手劈了一下成峰的脑袋“我们要去甜品店,你去不”

“甜品店啊…”成峰摸着脑袋一歪道

“去,一起去”一道低沉带有一点磁性的声音响起

木齐挎着温阳肩膀“去甜品店啊,带我一个”歪着脑袋看着灵雪

眼神对视,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我陪他去就可以了,你还是,靠,边站吧”木齐盯着灵雪说道

“还是我陪着比较稳妥,防止某些不法分子,图谋不轨”灵雪不甘示弱

“温阳身边有我陪着就够了,你还不识相的跪安!”木齐冷声道

“我认识温阳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躲哪里哭呢!”灵雪同样冷声道

温阳听着他们的吵闹,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下,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看着他们两个争吵着,温阳自行向前多走两步,把他们甩到了身后,跑了起来,边跑边说着“后到的请客”

后边的人听到后也跟着跑了起来

灵雪喊到“温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坏”

原来自己的“小阳光”还有这么坏坏的一面啊木齐心想着

——————————————

陈美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之间的欢声笑语,手紧紧的握紧拳头

木齐为什么?这个模样该属于自己啊!我也为你做了很多,为了到你身边,我付出的也不少

成轩在一旁看着陈美,他想让你陈美现实一点,后道“木齐不喜,欢,你,他是个有主见的人,越强迫他越反着来,你在强求也没用”

陈美瞪了一眼成轩“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成轩看着陈美这么执迷不悟,看着她这样,心里不舒服

陈美刚要走,成轩拽住了她“这么多年了,你看,就算你为了她转学,他正眼也没多看你一下”

陈美看到了周围聚集过来的眼神,脸上立马有了尴尬的表情,但又为了形象不好意思轻易发火,想了想,缓解了一下脸部表情“成轩,就算他不喜,欢,我,也是我的事,与你无关”说完抽出了手臂,优雅的转身离开

成轩看着空寥寥的手心,苦涩的笑了一下

——————————

“真难吃…这什么甜品店啊”成峰埋怨到

“你那什么味觉啊,多好吃,不懂得吃的家伙”灵雪没好气说着“那你别吃了,浪费”

温阳只动了一口,就没在吃,反倒是旁边的木齐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很起劲,温阳看着木齐开口道“你喜欢吃甜的”

木齐边吃边说着“嗯,以前不喜欢,但母亲很喜欢甜品,所以自然而然的我也变得爱吃了”

温阳“哦”了一声“明天周考你准备的怎么样”,说着,拿起勺子挖了一口蛋糕送进嘴里

“如果我这次成绩提升,有没有什么奖励”木齐停止手中的动作看向温阳

“…看你表现”这家伙怎么什么都跟利益挂边温阳心里想着

灵雪在两人之间的眼神徘徊着,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说不上来

————————

夜晚的车流量,明显比白天少很多,道路两旁的灯光,照映着两个身材高挑的人,路灯透不过两人的身体,形成了暗影跟随着

“如果这次我超过你了,你就跟我在一起吧”木齐停住脚步,看着温阳

温阳看着木齐认真的表情,突然笑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想逗他一下,伸出了手刮了一下木齐的高鼻梁“等你超过我了再说吧”说完在向前走去

突然间

木齐从身后抱;住了温阳,温阳僵硬在原地

第一次的拥抱

第一次被他抱

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

夏季本来就很热的季节,在这个拥有35/6度的季节里,两个人就好像不知道热一样,互相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度,又像互相安慰着彼此的心,仿佛只有这一刻,那颗浮动的焦躁的心渐渐平复下来,不在那么累

木齐把头埋在温阳的颈窝处,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温阳,我们逃离这里吧,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想远离那个家,去个只有你与我的城市,想把你和你的笑容一起掳走

温阳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过身拍了拍木齐肩膀“我不跟男人:私:奔”

木齐一听,没觉得尴尬,觉得眼前这个人就应该是自己的,理所应当道“难道你要跟别人私奔?灵雪么!”

温阳觉得这家伙没头没脑的先是抱着自己,又说了这些话,叹了一口气“我说了,我不跟男人:私:奔”

言外之意是,灵雪,我觉得她像个男的跟女的擦不上边

木齐听完以后眉头没那么皱了,笑了一下

路有点长,但好似又刻意那么长一样,让他们聊着最无聊的话题

木齐与温阳并排走着“温阳,你以后想做什么”

“医生”

“你喜欢什么”

“狗”

“那种毛茸茸的东西”木齐说完浑身一颤“你喜欢吃什么”

“偏淡的食物”

“喜欢什么颜色”

“翠绿色”

木齐问着,温阳答着,没有不厌其烦,没有心浮气躁,你一言我一语的回答着,消耗着时间,消耗着路程

…………

“最喜欢什么”

“…”温阳没回答,因为他自己从来没想过自己最喜欢什么,因为在自己喜欢某一样东西的时候,都会被那个女人无情的扔掉,所以自己最喜欢什么,真的不知道

木齐看温阳没有回答,起了撩拨的心思“这个你不愿意回答,我替你回答”

“你最喜欢木齐”木齐说完这句话眼睛直直盯着温阳的目光,想从中探取点什么,但却没挖掘出来

温阳在听到木齐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跳停止了一下,还好自己意志力坚定,不然就被看出来了,温阳同样的盯着木齐想都没想直接说“你想多了”

那么高大的一个人在听到温阳说“想多了”的时候,温阳明显感觉到他脑袋上多出来的一对耳朵耷拉了下来,像个被抛弃的小狼狗,想了想刚刚说的话又觉得伤人,后悔的补充道“真幼稚”

这回温阳看到木齐头上的耳朵仿佛又立了起来,又有了活力

说着说着就到了地方

“我到了”温阳转身对木齐说

“我在这里看着你进去”木齐两手揣兜看着温阳

温阳没有转身,也没有看向身后的人,只是举起了手冲身后的人挥了挥

木齐看着温阳的背影,只有他在自己身旁的时候,自己才会觉得自己的那颗心在缓慢的跳动着

每看一次你的笑容,都是一次心动

延伸阅读

仙道修真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molva.cn/g9x3.shtml
在此四面火光,即将万劫不复之时,暨绪心中唯有一片空旷与一丝恍惚。不知怎的,他竟忆起了

这辈子都不可能守寡(重生)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molva.cn/6nmw.shtml
……H国著名商业大楼最顶楼--一个妖孽魅惑的男人靠在真皮沙发内,两手扶着扶手,眸光微

无夜的巅峰之惨胜与休整  http://www.molva.cn/yof0.shtml
一道道血丝从渊浑身毛孔中射出,眨眼间便变为了一个血人,然后化为一个血茧。风云涌动间,

霸道总裁变成猫之神木之争(1)  http://www.molva.cn/d1x6.shtml
裴沐知道自己在梦中。只有梦中才会同时有猛烈的风雪,和开得放肆的桃花。像谁将春色化作一

炽烈战魂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molva.cn/bok1.shtml
绿谷出久并没有故意隐藏自己的踪迹,所以就算千叶只是个开花店的普通老板,也可以轻而易举

我家cp酷炫狂霸拽醉酒间,沧海变桑田。  http://www.molva.cn/nw79.shtml
内蒙的天很低,仿若抬手间,便可触及到苍穹。天蓝的透彻,白云朵朵,光是漫无目的地游荡就

夏日事件簿新娘子进门  http://www.molva.cn/pwes.shtml
冉四九的亲事定了下来,冉财富的亲事也定下来了。王家说三个月后过门,也就是腊月十八,冉

玄幻之无限加点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molva.cn/b3ys.shtml
夜色渐渐浓密暗黑下来!好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断魂林内,鸟音凄厉,狼嚎阵阵,怎一个风声

迎战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molva.cn/u7w7.shtml
“您研究我们张家那么久,那么您应该知道,今天的那具尸体似乎有些不对吧?”“说说看,你

我们还会活着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molva.cn/a4p8.shtml
许久跟阿耐有**好友,阿耐把他拉进队伍。队内语音一开,墨尘和石头就开启么得文化的啊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萌新英国行第二章在线阅读

    林圣婴,不,叶知秋忍着骨折的痛苦在床上打坐,细细感受天地灵气,朝阳初生,是天地灵气最为充裕的时刻,是修行的最佳时期。可是等了好久,叶知秋还是感觉不到一丝灵力波动,叶知秋没有放弃,回想着半部天书记载的修行方法,按照上面的方法进行感悟。慢慢的,叶知秋感受到周围若有若无的灵力,仿佛飘荡在空气里的小精灵,细

  • 晨夕之恋在线阅读第7节

    我正扇着扇子,班长进来了。更巧的是顾昕语也正好醒了。“怎么样好点了吗。”班长走到她身旁,关切的问道。“好多了,就是还有点晕,能帮我去包里那个苹果吗,我有点低血糖。”顾昕语有些无力的回答道。班长转过头看着我,我也看着她。“看啥呢,去啊”“啊”“啊”“啊”我连着三个不同音调“啊”给我班长气坏了。“这里就

  • 世间与我非同道在线阅读审讯中

    元素儿揉着摔疼的疲股委屈的嘟着嘴:“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这,你问我,我去问鬼啊”今天是她最倒霉的一天了还是最倒霉的生日他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在地的元素儿头也不转问着凌風说“風,这怎么回事,她是从哪里来的”凌風无奈的手指指着天,摸着被打的脸说“四哥,这丫头是从天而降,又恰巧掉进我怀里”元素儿气愤的爬了起

  • 战兽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两日正是雨季,空气中都充斥着潮湿的味道。雨水好像就没断过,倒是称了这凄凉的光景。诺大的傅家再也没了往日的热闹。要不就是清明不在,要不就是清雨不在,如此大的房子空落落的。时间走的太快,带走了好多东西,昔日的餐桌人多的能够围满刚好一圈,现在确是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再难将我们凑齐。之后清明要被长期调去上海

  • 绝对之路妹妹

    吴安生的气势很足,声音很大,但是没人理会他,这一声结账很快淹没在食客的喧嚣声中。仿佛波澜不惊的水面上泛起一丝涟漪,但又很快趋于平静。吴安生尴尬的摸摸脸,蹑手蹑脚的走到老板娘身后,老板娘正在烤串,两只手没有停过,专心的烤着手里的食物。“老板娘,我能冒昧的问一下您这里服务员多少钱一个月吗?”老板娘被这鬼

  • 明月请伴彩云归在线阅读打破夜晚的美好

    酒过三巡,陈若雨坐在苏阳身边的位置,紧紧的牵着苏阳的手。众人见状立马调侃道。“我早就说苏阳跟陈富婆暧昧不清,你们这会儿信了吧。”八卦之王大林开口道。“哈哈哈哈,去去去,大林你这个八卦之王,什么叫暧昧不清,现在他们是修成正果噢,你个呆子会不会讲话。”,贾寄的补刀总能让人将话题引致别的方向。“祝二位早日

  • 农门有女赚钱忙之第五章

    班上陆陆续续有同学走进来,大家见余嘉身边坐着别班男生,视线多多少少会好奇朝她看去。余嘉刚说完就看到走廊里纪苏寒的身影,她懊恼不已,刚才说高中不想恋爱只想学习一定被他听到了吧?嘤嘤,他一定误会了!她很想谈恋爱的,想跟他谈恋爱。男生被拒绝并没有走,神色短暂失落,很快又笑道,“没事啊,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 洪荒:大道孔宣第四章在线阅读

    姜黎点点头,在闭上眼睛之前,姜黎红着脸小声对沈哲说:“新年快乐。”姜黎闭上了眼睛,在不知不觉间,她竟真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姜黎眯着眼睛,环顾四周,发现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穿拖鞋的时候她注意到了放在床头的那张贺卡,她将它拿过来,然后打开,重新默读了一遍那上面的字:姜

  • 回到三国当大哥戏说太极拳的生意经

    武术在古代是生存之道,为了战争的需要,统治阶级是藏武于民的。我们很多农具,本身就是武器。以前农村的孩子,农忙休息的时候,会有摔跤,打车轮,夹石磙等活动,也是一种练兵形式吧。自清末民初以来,枪炮开始登上战争的舞台,并成为了主角,武术就失去了它的生存土壤。为了挽救武术的灭亡,西方的武术开始走竞技体育的路

  • 悦安侦探事件簿第九章

    第九章徐铭真的是痛并快乐着,被这么折磨下去,他绝对会完全失去理智。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小若,按我说的做就好,用右手,可以用力一点。”“是这样吗?”元若听着他的指示,边做出动作。“嗯……”徐铭握住元若的手,跟着一起动作,整个人散发着令人耳红目赤的气息。元若:【呵,男人,只顾自己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