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斯内普夫人之无极病发(7)

作者:卡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长姐这话听着怪酸的。你都二十多岁了还在闺中待嫁,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这也怪爹爹。”她是撒娇的高手,林大人对她和林章氏是有偏爱的。

林大人吃惊不小,反问道:“诶,如何能怪到我头上来呢?这是你长姐眼光高,不是青年才俊入不了她的眼。”

一旁的林家嫡女早就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啦。

“肯定得怪爹爹呀。怪你太宠长姐啦!我的婚事不也是爹爹一手操办的吗?女儿不也乖乖出嫁啦?爹爹舍不得勉强长姐反而害了她。如今这城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林大人有个二十多岁的老姑娘未出嫁?”

林灵被林若莎这番挑拨离间的话气得不知该如何反驳,只是站在原地气得浑身发抖。

“老爷,杜公子递来拜帖想见上林灵一面。”大房林陈氏手拿拜帖前来替女儿挽回局面。

林大人满头雾水:“夫人,是哪位杜公子?”

“中书大人的嫡长子,正是那位应届探花杜贤。”

林夫人此言一出让听见的女子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就连上官明珠都像花痴一般口吃起来:“那位……名扬四海……才貌双全的……杜公子?哇,林灵姑娘好福气呀!真是羡煞旁人呀!”

“那夫人赶紧带女儿去与其见上一面吧。若是两人有缘那就真是大喜事啦!”很显然,林大人非常高兴。

谁不想女儿能够嫁给当朝权贵?若自己跟中书大人结成亲家无疑是如虎添翼,往后更加是官运亨通了。再则,杜公子是应届科举探花,以后前途无量,与林家也算是门当户对,自家嫡女嫁给中书大人的嫡子也不委屈。

林灵朝林若莎扬了扬头,这回可算出了一口恶气啦。她打开扇子遮挡住自己的半边脸:“爹爹,那女儿先行告退啦。上官嫂嫂和两位妹妹玩的尽兴。”

说完她便跟着母亲衣摆飘飘朝看台方向走去。

林若莎本以为出来自己可以扬眉吐气一番,未承想娘家姐姐倒是扬眉吐气了,自己被比下去就算了,还是当着王妤嫣的面!

“侄媳妇跟本官算是第一次见面吧。家里的两个女儿从小拌嘴习惯了,让侄媳妇见笑啦。”林大人说着话将上官家的女眷请上看台,那里早就给她们预留了一个隔间。

王妤嫣朝林大人轻轻点头应道:“林大人过虑了。侄媳只有一个弟弟,从未感受过姐妹情深。见弟妹和林家姐姐这样拌嘴倒是羡慕的很呢。家中长辈还特地嘱咐晚辈一定要感谢林大人如此盛情的款待,让我和妹妹们受宠若惊啦。”

“都是一家人,多走动也是好的。”林章氏连忙插话。她的手和林若莎的手一刻也没分开过,可见她俩确实是母女情深。

“对。往后有什么活动你们再跟若莎一块出来走走。两位上官姑娘也快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要是看中了哪家公子尽可跟夫人开口,她跟这些官家夫人时常在一起打马吊,能够说得上话。”说完林大人特地嘱咐自己的妾室要好好招待上官家的女眷,自己要去应酬其他官员就不跟她们一起看蹴鞠了。

众人起身目送林大人离开后,方才安心坐下来品茶看比赛了。

上官佳儿从果盘中拿出一个蜜橘递到王妤嫣的手中:“大嫂嫂,尝尝这个,挺甜的。”

林若莎倒是看在了眼里,自己好歹是她二哥的妻子却从来没见她这样好过,倒是跟长房的打得火热:“佳儿,你也快十六了,不如多观察观察下面踢蹴鞠的这些公子,看哪位公子合眼缘让我娘给你去说道说道。”

“二嫂嫂惯会笑话佳儿,佳儿还没有这样的心思。”上官佳儿被林若莎这样直白的话搞得羞愧难当。

听见上官佳儿回绝了,上官明珠倒是不客气的回答道:“二嫂嫂人面广,若是有合适的公子便帮妹妹介绍认识认识。”

“还是六妹妹有眼力见。要知道下面踢蹴鞠的可都是官家少爷,攀上哪家的公子往后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佳儿跟人家明珠学学吧,别整日里只知道绣花。”林若莎摆出一副长辈的架势训斥起上官佳儿来。

王妤嫣见佳儿受了委屈于心不忍,就帮她说了几句话:“弟妹,五妹妹确实也还小嘛。缘分这种事情也是不可强求的,来了谁也挡不住。”

“就是就是,女儿啊,今日可是出来消遣的,别坏了兴致。快看快看,这身手敏捷在运球的小伙子是你远方的表哥呀,他的蹴鞠是踢得越来越好啦!”林章氏心里清楚,若女儿继续说下去就有不尊上不爱幼之嫌了,她这才赶紧岔开话题。

一群女人各有各的心思,这蹴鞠比赛看得也是各有滋味。

就在比赛进入到下半场的时候,一个满头大汗的小哥冲进了她们的隔间,气喘吁吁的朝王妤嫣喊道:“大少奶奶!快!快回去!大少爷快不行啦!”

听见小哥的一番话王妤嫣只觉得五雷轰顶,她耳朵里嗡嗡作响,跌跌撞撞从凳子上站起身,声音颤抖着问道:“你说的是大少爷?!早上出门时他不还是好好的吗?”

“大少爷病情突然恶化,既说不出话来又不能呼吸!大夫人派我来喊你时他已经快不行了!走吧,再耽搁就晚了!”

一行人不敢再耽搁半刻,立即动身往回赶。

一路上上官佳儿哭成了泪人儿,她最喜欢上官无极这个大哥哥了,如何接受得了这样的噩耗?

王妤嫣却没有流泪,她呼吸混乱,人也变得呆呆傻傻的。只是心里一直不愿意相信成亲不足半月的夫君就要跟自己天人永隔了。她倔犟的认为肯定是家里这些人搞错了!

“别哭!”忽的,王妤嫣大喊一声:“无极不会有事的!早上还送我出门呢!他还夸我今日打扮的漂亮,怎么可能突然就病发呢?!一定是这些人瞎说的!”

佳儿只得抱着王妤嫣强压住哭泣声,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外涌。

另一辆马车上的人就平静多了,林若莎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嘲讽。她心里正在嘲笑狗仗人势的王妤嫣,这下她的靠山倒下了,长房落败了,往后上官家就是他们二房的天下啦。

想着临走时母亲对她的嘱咐:“女儿,眼下正是你翻身的好时机!林灵那个小蹄子看来是要嫁给杜探花啦,往后你在娘家和婆家都低人一头。若是你婆家老大死了,长媳又没有怀孕,长房就没有继承人了。你相公自然而然会成为上官家的继承人,你得好好掌控局面,别让三房的人趁机占了便宜。想坐稳继承人的位置续后是必要条件!你得赶紧为上官家生出长孙抓住你公公的心!”

林若莎何尝不想生孩子?嫁进上官家已经几年了,肚子却从来没有传出过消息。

她正想得入神,上官明珠突然开口说话。

“二嫂嫂,大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上官明珠口气清冷,就像在说别人家的哥哥。

林若莎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心思,便故作悲伤之态:“六妹妹,我们还是回家再说吧。看大嫂嫂那淡然自若的表现,估计大哥不会有什么事。好歹他们夫妻一场,若是大哥真出事了她没理由不伤心的。”

听见二嫂都这样说了,上官明珠也就心安了,她悠哉悠哉的闭目养神起来。

回到上官府时门口正巧有下人在挂白绸和白灯笼。

王妤嫣依旧不愿意面对现实,她才下马车就因为心绪不宁摔倒在门口。

“大少奶奶!”梅花赶忙上去扶她,门口在做事的下人也识趣的站立在两旁,目送这个悲伤欲绝的女人。

“少奶奶,小姐,老爷回来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上官佳儿来不及跟其他人说上半句话就直奔上官无极的院子。

王妤嫣推开梅花,她不想表现得太过脆弱。她曾经答应过夫君要当好这个家,现在这种时候自己更加要坚强!

“大少爷,现在……在哪?”王妤嫣哑着嗓子问站在旁边的下人。

“回大少奶奶的话,大少爷……已经在灵堂里了。大少奶奶节哀啊。”

“少奶奶……”梅花听到这句话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王妤嫣脸色煞白,嘴唇不停颤抖着,脚仿佛不是自己的根本不知道如何移动。都怪自己,为什么要去看蹴鞠?为什么不留在无极身边?悔恨当初啊。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灵堂的,只是见到棺木的一刹那她便晕厥了过去。

“大少奶奶……”

“妤嫣……”

“大嫂嫂……”

“快请大夫来!”

灵堂因为王妤嫣不省人事更加混乱了。

庄严压抑的灵堂由黑白两色构成,一口红木雕花棺木摆在屋中间。房梁上挂着彩色经幡,上面的经文都是大夫人曾经为儿子祈福亲手抄录的,如今却用于超度儿子早登极乐。

“我的儿啊……娘不该让妤嫣离开你!都怪我啊!妤嫣就是你的护身符呀,是娘害了你啊!”大夫人跪在火盆边边哭诉边烧着纸钱。

上官晟穿着一身黑衣,眼角的泪花非常明显。他也是得知大儿子揭难便快马加鞭从漕运码头赶了回来。最终还是未能与儿子见上最后一面。

“夫人,人死不能复生,这或许正是无极的命吧!”上官晟声音哽咽。上官无极是他最喜欢的儿子,哪承想现在落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境地。

延伸阅读

华碧宝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pljy.shtml
华碧宝墙纸拥有一批高科技技术人才和强大的销售队伍,开发、生产和销售新型环保防火的玻纤

晶品世家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skcv.shtml
杭州雪晶珠宝有限公司座落在被誉为“人间天堂”的西子湖畔杭州。北靠国家五A级风景区西溪

迪海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do5z.shtml
迪海渔具总部经过十余年来的发展壮大,现在是一个拥有50多名员工的渔具生产企业。工厂现

歌诗美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gj45.shtml
歌诗美化妆品统一采购原料供加拿大和中国生产,生产流程与北美完全相同。我们可以支持无论

欣立诚木门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ynm.shtml
门是人们家装中的重中之重,而且在选择门窗的时候要求也是很高的,可见,人们对此的重视,

梦诗蕊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pkv2.shtml
梦诗蕊床上用品总部所经销批发的床上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

西木栗子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wn1.shtml
西木栗子隶属于谦木河北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自上市以来就得到了大量消费者关注,公

靖童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aj1k.shtml
靖童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汽车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紫光教育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6p4h.shtml
清华紫光教育是清华大学控股的上市公司清华紫光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专业教育培训机构,清华

华坊洲衣柜加盟  http://www.infinite-paradise.com/xyuc.shtml
广阔的市场是流水的保护,只有选择一个拥有庞大市场需求的品牌产品,才能为您带来丰厚的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积寒女大当婚

    苏沁大约在龙宫里等了十天左右都没个消息,本来觉得十天都过去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某日,她的太子哥哥双手捧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就来找她了。“皇兄过来啦,拿的什么?”苏沁看着苏怀宿手里的东西被一匹大红锦缎遮盖着,好奇地问。“自己掀开看一看。”苏怀宿语气温和,着实让苏沁有些受宠若惊。她这皇兄,温柔是真温柔,但

  • 亡灵之文明入侵在线阅读第五章

    暖洋洋的感觉。让张寒有点沉醉了下去。房间里的空调,还在呼呼的吹着冷气。窗外时不时闪过红蓝色的灯光,依稀能听到一阵阵‘嘟嘟嘟’的警笛声。时间流逝的非快,不知不觉间,落地窗外的月亮已经高高挂在天空中了。这股暖洋洋的气息一直在持续着,张寒也从盘旋坐着中醒了过来。好像没什么卵用啊!他眉头一皱,嘀咕了一声,“

  • 妖尾之无限全能之要借钱先签字

    林夏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可看见她隐忍的泪水时,心里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扯到,有点痛,又有点心疼。自从酒店之后,他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这个女人,这才找人调查她,今天查到她在市中心医院住院,竟然就鬼使神差的过来,却没想她一个人站在医院门口,整个人仿佛没有了灵魂。不知怎么的,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想

  • 香蜜之拆郎配什么?真的是初吻?

    回到房间的慕晓晴,一下就钻进被窝里,用被子把头蒙住。“哎呀丢死人了!”慕晓晴在被窝里不停的抱怨自己,刚才那一幕,简直太尴尬了。第一次见面,就变成这个样子,真的是太羞耻了。“可是……可是……”慕晓晴回想着刚才的点点滴滴,“为什么……他吻我的时候,我是如此的……顺从……如此的……渴望?”想到这里,慕晓晴

  • 白兔少女狼导师之首战(3)

    “哈哈……小孩,你也陪你父亲去吧!”说着刀光一闪,一颗头颅划过轨迹,如同皮球般滚落在地,刀疤大汉化作无头尸体,眼中还流露着震惊。“没事吧?”尤斯塔斯·基德说着便背起小孩躲进了一间屋内。“呼……还好基德赶上了。”远处的叶枫看见正准备过来就看见基德救走了小孩。现在外面很混乱,三人躲在屋内一时间竟然没有海

  • 南暮无冕之王

    清晨,神意早早的就起床练习脉技,依然在院子里用脉冲波击打那块大石,为了打碎这块石头付出了不少努力,他期望着早点打碎,想要见识到这个神奇玄幻的世界。邹婆婆对他说过,这是个光怪陆离,神奇无比的世界。这个世界之大,大的让他难以想象。若是一直窝在这个小小二胡村,他会憋死的,他的心已经在开始畅想,今后踏入修炼

  • 网游之亡灵领域第5章在线阅读

    小溪瞧了瞧罐子里剩下的猪油,今儿中午虽说只清炒一个青菜,但是量却不小,那可是家里的八个人吃的量。这点油明显是不够的。“没油了?”谭小牛问道。小溪点了点头,“只有一点了。”谭小牛抿了抿嘴,表情带着失望,农家人沾油荤的日子本来就少,这唯一的油都快没了,自然失落。这刚开春不久,地里的活儿又重的很,谭张氏哪

  • 他比骄阳炙热在线阅读第6章

    “许大小姐的礼服?”“不会是当导购员然后偷穿出来吧?这样的人怎么混到这里的?”“还以为很有钱,原来都是装的。”...这些话被放大无数倍,传入宁雯的耳,让她臊得很,加上她也是个不服输的性子,也是个励志要做上流社会名媛的女人,以后是要混名媛圈子的,怎么能容许别人这般说呢?她看向许禾,咬着牙道,“这件礼服

  • 从行尸走肉开始在线阅读第三章

    “小师妹要走了?”“小师妹,再留下来玩一会儿呗。”“是的哇,小师弟你不能把小师妹带走,小师妹可是我们大家的。”一听到李炤袂要把他们的小师妹带走,顿时武馆里的人不同意了。小师妹可是大家的,怎么可以被李炤袂这狡猾的小师弟一个人独占。武馆里的众多弟子们都对这个小师妹非常的稀罕,当然,鉴于他们根本打不过小师

  • [德云社]人间甜饼周九良在线阅读第10章

    “主人,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成功让他苏醒了,接下来如何唤醒他体内赤炎的功力。”“别急。按照现在这个进度,他觉醒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本来我还想让他来我这才开启他的第一阶段,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使用浴火红莲了,不简单啊!”“可是他的这招并不稳定,只有在愤怒发狂时才会显现,而且不受控制的。”“怕什么,不受控制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