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无限之时空魔轮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傲世 来源:飞卢小说网

数枚流火从院外射入,直直往亭内而去。

此时亭内,只有毒公子在石凳上坐着。

他用毒功夫了得,可身手却并不好,又被天蚕丝捆着,行动相当笨拙。

狼狈地躲闪,怎奈漫天流火密不透风,他唯低身,趁流火未落下的间隙,几个翻滚避开。

桂魄院外,有人朗声道:“你总算明白了,不枉费我等了这么久。”

为了让院内人听清他的问话,说话间,流火暂时停歇下。

李谪仙回应道:“我还在想,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肯出手呢!”

院外又是一阵笑声,稍停片刻:“抱歉,让你久等了。”

随着这一句久等,又是漫天的流火,嗖嗖嗖地射向院内,一时目下火星翻滚,众人皆慌忙抵挡。

亭不仅地砖是金刚石所制,流火这么一击,栏杆木柱石凳石桌表面所包裹的材料悉数焚去,露出金刚石的内里。

流火再多,亭未有丝毫损伤,可院内所植树木花草却难逃非命。

而桂魄院内唯一的桂花树,在汹涌的阵势中倒在了院门前。

把院门堵了个结结实实。

酒泉抱头鼠窜的间隙吸了吸鼻子,忍不住感叹道:“好香啊~~”

好香?李谪仙躲过流火,搭眼便看见那倒下的桂花树,花竟然开了。

可他明明记得,今晚,第一次跨进院子时,这棵桂花树尚未开花。

不好!

李谪仙朝着众人喊道:“大家捂住口鼻!”

“李公子,晚了。真是可惜。”毒公子的声音从院外传来,又是一阵大笑。

桂魄内响起此起彼伏的咳嗽声,等声音停止,还能勉强站立的只剩李谪仙、汪临风和高手三人。

余下的人,周身绵软,瘫倒在地。

还好,这毒暂时不会要了他们的命。

高手拔出家丁的佩刀,高举过头顶发狠地向桂花树砍去。

院外,毒公子高声朗笑。

“别砍桂花树。”汪临风喊住正在砍桂花树的高手,“我知道你想开门,只怕,你越砍,我们吸入的毒粉越多。我们已经被困住了,也别想着越墙逃跑。墙头还有最高的屋脊处应该全部被他下了毒。我说的对吗?”

院外的毒公子很是满意:“汪公子,其实你可以越墙的,我会在这边接住你。当然,你会甜甜地睡一觉。”

毒公子很希望他跃出墙头,这样就可以把他捆回去了。

李谪仙毫不留情:“你别忘了,天蚕丝还捆着你。”

院外一声冷哼:“你当这天蚕丝认主吗?”

李谪仙被噎住,毒公子出了院门,自然有那大盗帮他取下。

“是我大意了。”李谪仙一拍额头,“毒公子假扮下人把我们安排在桂魄,是早知道高手一伙人晚上会来。而我们的偶然出现改变了他的计划,所以,如果晚上,我们好好在桂魄睡觉,不是被他们杀了,就是和他们一样中毒,总之,不会影响他。谁知道,汪临风又跑来抓我,害我跳墙逃跑,他本就在院外暗处,见我跳墙出来,中毒昏睡,只好先替我解毒,再放进轿中。我若不在,汪临风肯定会在院中四处寻找,被他发现些什么就不好了,于是,干脆将我这个烫手山芋送到高手面前。说来,高手当时你完全可以不管我,或者杀了我,你怎么还会把我送回去?”

这个

高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李公子,我们只偷东西,不杀人,兄弟们手上从来没沾过人命,再说,我们当时急着赶来桂魄是为了偷嘛,根本不知道李公子你就住在这里。半道上看见有顶轿子,掀开轿帘看见是你,也只好暂时把你看管起来,免得你坏了我们的好事。”

“你好意思,要不是当时你的那番话,我早就起疑心了。”李谪仙给了他一掌,把他推得往后退了几步。

“李公子,这,不能怪我吧?我说,我家墙,不是谁想跳,就可以随随便便跳进来的。那话是说给汪公子听的,他要老在,我还怎么偷啊。你问我墙怎么回事,我压根儿不知道你在说啥,我只能说,麦府独有嘛。这样,你也不会再问下了。”高手委屈地不行,抄着手,低声解释。

毒公子一跃,稳稳站在桂魄的墙头,俯看众人,厉声道:“抱歉,打扰你们解谜了。”

“你是想替某个人问话吧?”李谪仙死死盯着他,毫不见畏惧的神色,“我以为两次火都是大盗放的,没想到,我又错了。小北苑的火是他放的,黄鹤楼的火是你放的。”

毒公子蹲下身,饶有兴致地问道:“哦~为什么黄鹤楼的火不是他放的呢?”

李谪仙还是盯着毒公子却问起了高手:“高手你会放火烧黄鹤楼吗?

高手想都不想,脱口而出:“不会。”

李谪仙步步追问:“为什么?”

“那里面藏的都是宝贝,虽然,我就粗粗看了眼,也知道,那些东西都是珍品中的珍品。”高手语气里透着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时候大概早一把火烧没了。”

“连高手这样的小偷尚且不会,试问,大盗又会随随便便毁掉珍品吗?”

听李谪仙这样说,高手虽然不满被称为小偷,但也附和着点点头。

李谪仙余光里,也看见,汪临风跟着微微点头。

李谪仙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颈:“黄鹤楼的火,自然就只可能是心狠手辣的毒公子所为。目的嘛,大概就是为了现在这样,给自己留条后路。”

这一次,连毒公子都忍不住点点头,站起身来,立在墙头,又在墙头走了几步:“李公子所言有理。不过黄鹤楼嘛,不可惜。”

“难道是毒公子勾结大盗?”

高手还真是不懂就问啊,李谪仙瞥了他一眼。

“那两枚流火。”汪临风指出了问题的关键,“黄鹤楼发射的那两枚流火,是大盗以为麦老爷拿出他要的珍宝时发射的。也就是那时候,在黄鹤楼下假扮下人的毒公子,发现了发射流火的大盗。黄鹤楼纵火,是为了引大盗现身,也是为了把麦老爷和我们的注意力转移过来,他好趁机行凶。”汪临风连珠炮似地说完,又补充道,“毒公子之所以来黄鹤楼报信,也不是什么好心,一方面他对地牢的机关有信心,另一方面他觉得亲自来盯着我们才有趣。就像他下毒,毒害麦府十几口人一样。没错吧?”

“汪公子,你还真是懂我,有趣这个词,用的妙极。”毒公子又是一番夸赞,连看汪临风的眼神都有些许不同,“汪公子,真的,考虑考虑,跟我走,是个不错的选择。”

“喂!看这里!!”李谪仙冲着毒公子喊着,“大盗要是知道你没有他要的东西。就你这个身手,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

“你!”毒公子眯起眼睛,身上随即笼罩着一层肃杀的气息。

“你怎么知道我要什么?”院外,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听声音不缓不急,如溪水一般流淌,似有潺潺之声,又似初冬的雪,轻轻柔地落下。

李谪仙和汪临风对视一眼,各自脑海中浮现两个字:来了。

李谪仙自嘲地笑笑:“我不知道你要什么。我只想知道敢不敢让我见见你的真容。”

“我敢,但不是现在。”院外的男人颇为坦荡。

李谪仙真诚的发问:“我还有一个问题。你究竟要盗的是什么?”

“李公子这么聪明,猜不到吗?”大盗的语气里得意和失落各占一半。

大盗似乎在说,李谪仙,你应该知道的啊。

“那我只有试着分析一番。”李谪仙也不等人回应,“大盗你出现在这里,说明黄鹤楼里没有你要的东西。在黄鹤楼你没有杀他,说明他知道,或者他身上有你要的东西。现在,你甘愿冒着危险,搞这么大阵仗把他从桂魄救出去,那只能说明,你要的东西就在他身上。”

他刻意停下,不出所料。大盗果然上钩。

“然后呢?你的结论是什么?”

李谪仙知道自己的方向没有错,于是接着讲道:“我去救毒公子扮的麦老爷时,暗中搜过他的身,他身上并没有藏什么东西。”

李谪仙又停了下来。

这次,院外的人也明白过来,李谪仙在试探他们,便不吭声。

李谪仙苦笑一声:“既然搜不到东西,东西又在他身上。那什么东西是在身上,又不会显眼,还让人觉得理所应当的?”

“是、、”高手晃动着自己的手指,“是衣服!”

“你总算开窍了啊。”李谪仙拍拍高手的背,夸赞一番,“不错,不错,继续努力,保持进步。”

高手嘿嘿笑着,大家的目光也集中在了毒公子的衣服上。

毒公子依然穿着从密室中被救出的那身衣裳,黑色的中衣外面裹着墨色的薄纱禅衣。

那身衣服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甚至算不上华丽。

大盗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件普通的衣服,如此大费周章?

一时间,没有人讲话,都盯着那衣服,想要看明白。

汪临风也不例外,他飞速在脑海中搜寻与之匹配的信息。

突然记起,缉赃司的资料库里,有那么一件衣服,和眼前的衣服描述接近。

但,如果真是,那…

不对,但若不是,又…

汪临风眉宇微沉:“素纱禅衣?怎么会…”

高手听到这四个字,脸上神情一变,面上浮现喜色,忽而又挽上了悲伤。

他心里明白缉赃司在珍宝收集和鉴定方面是行业翘楚。

别人或许会看走眼,但汪临风不会。

他认定的一定不会出什么差错。

只有李谪仙不知道这素纱禅衣是什么:“这东西很值钱吗?”

汪临风淡淡看着他,高手像看傻子一样瞧着他,仿佛在说,李公子,你连这都不知道?高手心里确是这样想着,但也不敢说出口。

大盗急着拿了东西要走:“答应帮你的,我已经帮了。我要的东西,你给我吧。”

毒公子褪下墨色的禅衣,扔向他。禅衣在夜空中翩然而下,大盗眼睛微微睁大,禅衣落到地上,捡起禅衣,自顾自走远。

“他都走了,你还在这里干嘛?”李谪仙干脆盘腿坐下,在这个院子里待的时间越长,吸入的花粉越多,他们的情况会更糟。

毒公子除去了纱衣,裹着中衣的身材显得更加削瘦,与那张粗犷男人的脸更是不衬。

“汪公子,只要你说一声愿意。”调戏汪临风成为毒公子的新乐趣,“越过墙头来,我带你远走高飞。”

李谪仙一面调息,一面说:“你少打汪临风的主意,有这闲工夫,你不如关心关心自己。”

毒公子满不在乎,嘴里却突然发出吱的一声。

“是不是觉得后背发热,而且越来越热。”李谪仙咧着嘴角抽笑。

延伸阅读

雅致靓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ya0k.shtml
雅致靓服饰主要从事韩版中、低档时尚女性服装;各式女包批发,经营日韩、瑞丽风格、品牌女

魅卡诺美容仪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gajc.shtml
美容行业已继住房、汽车、旅游后的第四大消费热点!行业年发展速度平均以很过30%态势增

英福力皇金融超市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uj54.shtml
广州英福力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2012年2月在广州成立,通过多年的励精图治,从Zui

恒康食品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6a4o.shtml
恒康食品隶属于宁波恒康食品有限公司,创始于1996年,位于浙江省慈溪市周巷镇环城北路

美煜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yuc2.shtml
美煜餐具是潮州市枫溪区美煜陶瓷经营部经销商品,总部是酒店餐具、陶瓷餐具、炖盅、炖盅、

希望情商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gwyc.shtml
希望儿童情商教育乐园,曾用名(国内外情商教育咨询乐园),1995年由儿童心理学博士程

普恩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nc6r.shtml
普恩女裤总部经销批发的打底裤、瘦腿袜、打底衫、半身裙、女鞋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优斯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619t.shtml
优斯少儿英语隶属于河南优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帮助学生在英语学习中轻

鑫成鑫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gr2x.shtml
鑫成鑫塑料主营工程塑料、治具夹具材料、塑胶板材、塑胶棒3等。在橡胶塑料-工程塑料行业

超极女生饰品加盟  http://www.uprodesign.com/u0gz.shtml
天娱传媒正式进军饰品行业,“超级女声新秀屋”饰品加盟连锁专卖店是天娱传媒在实业界进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我想有个温暖的家长明灯

    瞅见身旁同站山门的好友第三十五次伸长脖子向着石阶尽头眺望,王二叹了口气直言道:“别望了,李无忧前辈早在上个换班前就御剑前往主峰。你就是把这石阶望出花来,也瞅不见前辈一片衣角。”“啥?!谁、谁说我在望李前辈的!”只以为自己动作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一眨眼就被撞破心中所想,宋史顿时红脸辩解道:“小弟只不过

  • 问丹朱在线阅读第5章

    程烨被丛佳佳骂的有些恼了,恨铁不成钢般指点着丛佳佳,“你这个执迷不悟的傻瓜,你以为程南威那样人会无缘无故的想娶你吗?他是有目的的?你被他卖了都不知道呢,哼,你早晚会后悔的!”丛佳佳看着程烨,咬着牙,每个字都冷得如同冰屑,“我愿意被他骗!”说完,转身就往自己家的方向飞跑。丛佳佳一口气跑到家门口,才停下

  • 魔蝎毒妃在线阅读第九节

    路上郑谦一直跟在刘平的后面,看着刘平走路的样子蔫了,一点也不是之前像猴子一样蹦蹦跶跶的样子,感到些许的心疼,但是自己现在要是和刘平表达自己的想法估计也会是和陈宇一样的下场,自己应该不会那么不顾情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闹起来的。到了楼下,刘平低声说了句我上去了,转身就走了。郑谦看人安全到家就自己回去了。

  • 长玉帝姬第九章在线阅读

    “天奈大人”药师兜将右手放在心口处,姿态谦低朝着林天奈毕恭毕敬的行礼林天奈摆了摆手示意他起来,突然正在空中的手停滞了下来,看向药师兜的眼神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光芒“你,想办法潜入海军本部,最好能够接触高层,他们有情报立马汇报给我”“是,天奈大人”既然药师兜是个天生的间谍,不好好利用那不就暴珍天物了吗,林

  • 追求者帝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我恍然,突然见黑衣人摸着脸爬了起来,一脸不甘。人没死?我长舒一口气。“你们是何人?”胡汉生看着死在血泊中的女孩,没有悲痛,只是轻叹。“哈哈哈……!”笑声很大,这人像是经常这么笑,知道笑声的尾音应该拖多长就能让人毛骨悚然。我的心一阵恐慌,忘了胸口的痛和想要去茅房的冲动。“胡神医,许久不见,看你还能不能

  • 穿越90年代发家史之家宴(3)

    唐依刚穿进来,这南安侯府的大宅子她也不熟悉,便想着让丫鬟们带着逛逛。这宅院深深,回廊曲折,绕了几个弯唐依就不知道哪是哪了,泄气的很。这边正四处逛着,绕过一道月亮门却是和唐莘撞一起去了。唐依简直要给自己这运气跪了。她现在就是想降低存在感呢,偏偏三天两头出现在女主面前,这要是说错了什么话,再让她给记恨了

  • 执掌万界戚父戚母的到来

    齐越正在教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寝室,戚铭御就来了电话。“喂?”齐越接起电话问道,“会长,有什么事吗?”他中午的陪护已经完成了,戚铭御这个时候竟然打电话给他,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齐越,今天刘姨家里有事,要早点回家,我这里也有事情,没办法赶回去,你去我家照顾一下铭凡吧。”戚铭御在电话那头说道。刘姨是戚铭

  • 港娱之黄金年代第3章在线阅读

    轰……,一阵撞击声过后,何岩看着那被自己拍飞的人影也是心情缓和了不少:“哦,原来中看不中用,看吓我一跳”,没错现在看清楚了,这是一个人而且跟自己一样是一个中年样貌的男子,“难道是强盗,他怎么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何岩看着被自己撞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子如是想到。“哦,天呐,可疼死了虽然不会死但他妈真疼

  • 皇嫂难当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夕儿我们回家”自从看了香蜜沉沉烬如霜白夕总是做奇怪的梦,梦中酷似润玉的白衣男子神情悲切抱着一女子瞬间女子化做点点星辰消散,白衣男子楞楞的看着自己空着的双手泪悄然而下,白夕看到男子如此模样心疼万分情不自禁的伸手刚要碰触到白衣男子猛地被一阵铃声吵醒。白夕迷迷糊糊按下接听键手机另一断传来好友抱怨的

  • 让他娇(穿书)之似是而非(3)

    雪庐近日不再宁静,晏大夫晚上过去竟然遇到了好几拨杀手,再次和飞流联手解决了他们。走进屋内,果然看到梅长苏在饮茶。“我今天看到了。”晏大夫把玩儿着茶杯,一饮而尽。“哦?看到什么?”好笑的看着晏雀牛饮,梅长苏从旁边递来一盘糕点。“下午夏冬来的时候,问你是否爱慕霓凰郡主,你承认了。”晏大夫并没有看那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