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的初恋性别不太对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丞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姮娘回眸望去,入目的女子一袭葱绿裙裳,行进间风起飘飘,衬得身姿绰约,容貌俏丽。脑中随即浮现女子的名姓——萝裳。

萝裳施施然上前,挡在姮娘与阿炳之间,轻轻摆手,让小厮快快离开。阿炳端着盅盏麻利起身,埋首弓腰脚底抹油。萝裳回身看向姮娘,注意到她身上的衣袍,与垂散的青丝,微微摇头,叹了一句:“你这又是何必呢。”

虽然知道名姓,但姮娘对于两人从前的关系是如何的却是一片空白,究竟是好是坏、是亲是疏、全都搞不明白。姮娘不确定该如何与她相处,遂试探性地低低唤上一声:“萝裳姐。”

“……虽然侯爷如今不比从前,但你我仍不过是这侯爷府中的小小舞姬,生死亦不由命,如何敢肖想得侯爷垂怜,姮娘……”罗裳抿了抿唇,轻叹一声,执起姮娘的手,牢牢握在掌心:“我知道侯爷待你与我们都不同,但你不可忘了自己的身份。侯爷的性子捉摸不透,前一刻喜欢你,当然可以对你千般恩宠,可若是后一刻厌烦了你呢,你可曾想过会被随时摈弃,到时又该如何是好?”

姮娘听出她话中的言辞恳切,并非口蜜腹剑,是真心为自己着想,她做出一副顺从模样,拉着她的手道:“萝裳姐说的好有道理,我再也不去动那念头了。”

“你是真的歇了心思才好。”姮娘答应得太过爽快,萝裳不太相信,只当她嫌自己啰嗦,随意打发,“知道你不爱听这些话,快快回屋去,瞧你穿的像个什么样子。”

有萝裳领路,回屋的道儿顺畅了好多,府里的歌舞伶伎全住在一个院落,两人屋子也是挨在一块的。将姮娘好好送回屋去,萝裳转身正要回自己屋里时,又被姮娘牵着衣袖唤住。

她实在忍不住好奇心,憋了这半天,这会儿一定要寻根究底问个明白:“刚才那家伙,见了我怎么跟见了鬼似的?”

萝裳左右看看面色有些古怪,缠着手绢似乎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想了半天,总而言之道:“你还记得从前看小门的王伯、倒夜香的阿二、理莲池的小发……吗?”

姮娘初时一脸迷茫,末了脑袋咄咄涨疼。一连串的名字噼里啪啦从萝裳口中豆子似地倒出来,语速太快,脑中浮现的样貌更换都要来不及,几乎挤在一块去,记住了样貌对不上名,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无形伤人,实在要命,她捧着脑袋捂住萝裳的嘴,“萝裳姐,你慢点儿说。”

萝裳只当她记不住人,摆了摆手表示记不记得人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府中再见不着他们的身影了。”

“啊?”姮娘没听明白,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这与我有关系?”

萝裳点了点头,复又摇了摇,迟疑不定道:“是……也不是,只不过他们私下里都这么传。”

姮娘平日里满心满眼装的都是侯爷,其余的事一概不理,明明心性单纯,可偏生长了一张妖魅惑主的脸,再与人为善也是白搭,是会叫人硬生生曲解为别有用心的,在这女人扎堆的宅院里,她这副长相实在不讨巧了些。

再加之不会说话,不懂人情世故,在这院子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只是碍于侯爷对她的态度暧昧,大家伙拿捏不准,只能隐忍不发。所以萝裳一直对姮娘放心不下,在她看来保持现状是最好的,靠得太近未必会有好结果,若是哪天侯爷厌烦了,对她弃如敝履,那些个背后小人没了顾忌,指不定怎么对付姮娘。

姮娘更是好奇了,“这话怎么说?”

萝裳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桩桩件件地与她掰扯,“看小门的王伯年前告假回老家,结果吃错东西当晚食物中毒一命呜呼;倒夜香的阿二则是在半年前夜里倒夜香时没看清前路,脚下一拌磕破了脑袋,失血过多一命呜呼;至于理莲池的小发是在三个月前的大雨天里仍矜矜业业理莲池,结果雨天路滑,失足掉进莲池里一命呜呼;还有……”

“全都死于非命……”见萝裳意犹未尽,还要举例,姮娘赶忙将她打住,“可都是意外,怎么又与我扯上关系了?”

萝裳晃了晃手指头表示,“他们都有个共同点,要么受过你的恩惠,要么你受了他们的恩惠,总之比之旁人,交往要密一些。所以那些长舌妇私下里,都说是你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靠得太近,轻则走三年霉运,重则丢掉性命。”

“你不是好好的吗?”姮娘无语,若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跟着,以她多年的经验,还能不第一时间就发现?

萝裳摊摊手:“我是女人。”

怎么?还男女有别。姮娘不服气坚决不承认是自己有问题,“那侯爷也没缺胳膊断腿啊。”

萝裳耸耸肩:“侯爷身份尊贵。”

好吧,姮娘不想说话了,简而言之就是,她是个给会别人带来霉运的倒霉蛋。

“好啦,姮娘,你也别在意,其实这些话我也一点不信,只不过你也知道的,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你这祸害人的印象是根深蒂固了,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她们怎么看有什么要紧,反正你也从来不在意。”她说着说着,便来了困意,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催促道:“早点休息去,明日可有得忙了。”

不等姮娘多问一句,萝裳已钻回了自己屋里去。

所以方才那小厮才会反应那样过激啊,姮娘听了就过,也没太往心里去,毕竟她来到这儿,可不是为了来处理原主的人际关系,她比较在意的是,她究竟是要完成怎样的任务,一点提示也不给,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简单的洗漱过后,姮娘呈大字型仰倒在床榻上,望着帐顶微微摇晃的绯纱帐幔,愣愣出神,脑中依旧纠结着那个‘任务’。忽然她眸波一荡,灵光一闪,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难不成是让那侯爷爱上自己?那漫无止境的时间里,她游魂一般四处飘荡,为打发无聊的日子,话本传记看了不知多少,那里边不都是这么写这么说的吗?但凡女主角接到了什么任务,大多与情情爱爱脱离不了干系。

姮娘将手臂枕到脑袋下,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于是扑腾一下坐起身,亢奋着开始盘算该怎么把那侯爷勾到手。

下床取了笔墨纸砚,有板有眼地铺排开来,提笔蘸了墨汁,方针计策列了一条又一条,末了捻起扫上一眼,却又觉得哪一条都不够完美满意,皱着眉眼将宣纸揉做一团丢至一旁,取了新纸再战,如此反复,夜都深了,最后架不住眼皮渐沉,意识渐渐模糊,倒头栽在案前,很快沉沉睡去。

…………

延伸阅读

[综]在各个世界找老攻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szaolansi.cn/gx2z.shtml
8“你要吃吗?”蒙晖仁问了句废话,“我没吃过,不知道是有馅的,还是实心的,是超甜的,

英雄联盟之斩天穹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szaolansi.cn/ggmk.shtml
宋应黎此人,外表温和儒雅,一派斯文作风,已近花甲之年的他,除了两鬓稍有斑白,眼角些许

量子修仙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szaolansi.cn/xpn2.shtml
“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承认,真不是个男人。”这件事情并不胡诌的,只不过两个人从来不是

黑莲花养成史[种田]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szaolansi.cn/x0re.shtml
石洞密室中,天胤紧闭着双眼,死守心神。只见之前天佑存手持的暴熊妖丹愈发小了,可其中蕴

地狱火行者第十章  http://www.szaolansi.cn/6nkz.shtml
天一亮,一艘飞船便已经来到了洋房后面的空地中将考生们全部载走了。只是,唯一让人怀疑的

漫漫归途之夫人来了  http://www.szaolansi.cn/u7is.shtml
摩云洞,牛魔王正在与玉面狐狸耳鬓厮磨。玉面公主依偎在牛魔王怀里,一只手扯着裙摆说:“

[少四骨冷同人]兽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szaolansi.cn/xg04.shtml
整整一上午的选修课,王海林的心情都处于亢奋的状态。亢奋于原始分身解决了迫在眉睫的生存

我叫王西平第十章  http://www.szaolansi.cn/avdr.shtml
10.卞庭树张口就说:“不用。”本来还只觉得有些可行性,被卞庭树拒绝后,江无月突然就

太子妃的荣华路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zaolansi.cn/xgat.shtml
青枝和钱六回到自己宅里,还未到宅门前,就看到门前有个穿粗布蓝底绣粉色腊梅上衣的老妇正

现代修真来回穿之第四种方法(10)  http://www.szaolansi.cn/bue8.shtml
顾然摇了摇头道:“无须咒语,但是信念要及其专注,不能遭受任何打扰才行,但是听我师父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暖如昔人背离第一章在线阅读

    南阳村村尾的一间草屋边,宋安鬼鬼祟祟的想过去看看李重漪在不在里面。李重漪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这两年他无时无刻不在想怎么把她弄过来做媳妇,可去她家提了几次亲,她继母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可她却闹死闹活的不肯。眼看着这两年李重漪出落的越发水灵,惹得他心痒痒的。他这心思村里头的人也都知道,只不过全村的人都劝

  • 百鬼阴阳师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早上七点,金华慢慢醒来,看了看在身旁还在熟睡的苏影。微微一笑随后便下床准备洗漱。离开房间以前并随手把趴在苏影边上的木子一把抱了起来。刚打开房门后,金华就看到楼下客厅内坐着三个人,在那闲聊着什么。走近一看发现是自己的父亲金江和自己的大秘红云。今天的红云和往常不一样,今天的红云一身红色的紧身裙,将

  • 西游:我!无上妖帝!火翼

    白啸云喝完水,把杯子轻轻放到石桌上。理了理衣襟,重新站起来,走到素鸢跟前。双手施礼,含腰鞠身一拜道:“敢问姑娘,你,你来此处多久了?是否,也是因为一个人而停留此间?另外...”他抬眼瞅了瞅素鸢的表情,接着说道:“另外,我刚才所见的金色黄韵,应该是出自你的身体吧。那道黄韵,让我想起一个传说,关于赶神鞭

  • 巨星之铁骨铮铮不宁之夜

    闭着眼睛的霍昕缓缓点头。杨桀道:“那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陈述一下。”霍昕嘴唇轻启,娓娓道来。“那天,是我搬进来的第七天……”那一天,霍昕下班回到住处,想起了敲墙的事情,便去了外面,来到隔壁住户门前,敲了几下门,里面没有回应。霍昕以为是这家的主人还没有下班,便在门口等待。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依旧不见

  • 乙念天下在线阅读第9章

    徐诗雨的伤看起来可怖吓人,实际上倒不怎么严重,不然也不会一直哇哇大叫,反倒是徐家的司机,有些脑震荡,不过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徐小希也就松了一口气。徐夫人一来,徐诗雨更是不消停,哭诉着自己受过的暴行,还怪到徐小希头上,“要不是她和她那个什么破玩意儿男朋友在那里说话,我也不会在那里停车,更不会被人家挡着

  • 黑篮之白王之第三章(3)

    “那个皇帝有探出什么消息吗?”冷小茵漫不经心的问道飞天道:“如传闻一样,疾病缠身,终日离不开珍贵药材”冷小茵纤细洁白的玉手玩弄着一缕跑到胸前的发丝,狡黠的道:“飞天你说,如果本公主去了凌云国,能不能将它一举拿下?”飞天眸中划过一丝流光“主子要去?”冷小茵唇角勾着一抹笑“去玩玩也不错,没准当个女王呢?

  • 魂环在线阅读第二章

    双手胡乱在衣服上蹭了蹭,衣袖往脸上一过。颤抖着手,拿起床头的画缓缓在桌上摊开,让这画作完整的出现在他面前。于昊细细地看着画卷,时不时用手摸摸纸张,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微微眯起几乎彻底变成一条缝,心想这画的出现有啥意义,那个断崖下的自己手贴崖壁是要干嘛,这画要告诉我什么。于昊忽似有所悟,疾走至衣柜旁,探手

  • 大唐平阳传第七章在线阅读

    嗷~~~~终归是畜牲。我嘴角扯出一丝冷笑,紧紧的盯着瞬间发飙的猩猩。轰!猩猩脚下的石头被蹬的碎裂,猩猩爆射而起,两只前爪探出,狠狠的朝我抓了过来,一起爆射过来的还有被猩猩蹬碎的碎石。尼玛,没想到有这招。我瞪着狂卷而来的碎石和猩猩,难免要挨上一下了。避重就轻,我身体瞬间伏低,身子几乎已经要与地面平行,

  • 庆余年:狐狸和菟丝花在线阅读第十章

    半个多小时后浓厚的鱼香味儿飘满了屋子里,顾奉君和村长聊着天,村长的媳妇顾奉君要喊老嫂子,做饭没什么手艺,不过做饭的年头久了熟能生巧,一般的家常菜,鱼虾之类的还是会煮一煮的,不像顾奉君这个都市人,弄到了鱼都不会拨鱼鳞,晚饭后顾奉君就翠妞回家了,先去了翠妞家,翠妞的二叔已经回来了,在家伺候母亲呢,张口管

  • 六儿魂身梦境

    柱间还没有学会如何在头顶上开花,就回到战场上和宿敌宇智波作战去了。独居在山上的画师又开始了百无聊赖的生活,于是最近苦苦守候新一期**读物的大人们惊恐的发现最近的画像男主角都顶着一个奇搓无比的西瓜头。谁面对这么土的发型还能有享受爱情和生命美妙的欲望啊!给大人们带来心理阴影的知名画师全然不察,依旧孜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