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在大唐开超市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王老公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一章

申城的冬天天气干燥,气温急转直下降到了零下二十几度。雪从凌晨就开始下,有愈来愈大的趋势。

上午十点多,天空却是灰蒙蒙一片。一辆加长型黑色劳斯莱斯迎着风雪驶进申城最好的私人医院。

雪花簌簌从眼前落下,欧式风格的建筑安静矗立其中。视线之内一片银白,被碾压过的路面留下几道显眼的车辙。

车子停好,司言柏解开安全带,瞥了一眼面色冷淡的沈轻寒。

这样的温度下,他只在衬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羊绒大衣。宽厚笔挺的肩膀抵着椅背,薄唇紧抿,眼色清冷。强大的气场就跟这气温一样低。

司言柏从小跟在沈轻寒身边,从陪读到私人助理,已经足够了解他的脾气。知道沈轻寒是个惹不得的,特别是在他心情明显不好的情况下,所以说话格外谨慎。

“今天预约的这位教授在脑科方面国际知名,有没有问题他一看就清楚。您如果再不相信……”

剩下的话被沈轻寒冷冷一瞥给冻住了。

一个星期前沈轻寒出了车祸,昏迷两天才醒过来。经过各项检查,奇迹般的没有任何问题。只住院三天就回家了。

但在昨天,沈轻寒忽然提出要找其他医生重新做检查。司言柏没敢多问,用最快的速度预约了这位脑科方面的权威教授。

办公室在十楼。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李教授正在等他们。

司言柏将沈轻寒脑部片子拿出来,李教授仔细看了半天,有神的目光透过镜片落在沈轻寒身上。

“看你的脑部CT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苍老的声音缓了缓,问到,“沈先生是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

沈轻寒一时没说话,漆黑清冷的眼眸望向被照亮的片子,片刻薄唇轻启:“记忆缺失。”

司言柏站在一旁,听见这个回答不由讶异挑眉。

出院几天,该见的人沈轻寒都见了,看反应没有出现任何异常。不过说起来,自从车祸后他好像跟之前有些不一样。

似乎……更加难以捉摸。

听了沈轻寒的答案,李教授又询问了其他情况,最后保守的建议吃一些有助于记忆力的药。

从门诊部出来,原本跟在后面的司言柏大跨步走到车前打开车门。

雪依旧在下,无声落到身上,片刻就融化。沈轻寒瞥见司言柏手里的白色药袋,不冷不热丢下两个字:“扔了。”

司言柏:“……”不吃还开,浪费钱啊老板!

车内十分安静。司言柏开着车,不时透过后视镜朝沈轻寒的方向瞥过去。

后座男人慵懒抬眸,唇角轻勾:“眼珠子痒痒?”

司言柏轻咳一声收回视线,谨慎到:“沈让最近动作很频繁。”

他并不想打探沈轻寒的隐私,但作为助理,司言柏必须了解情况。如果沈轻寒说的“记忆缺失”是真的,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沈家任何一个人知道。尤其是他的继母和弟弟。

“一个女人。”

沈轻寒的侧脸线条凌厉硬朗,开成扇的桃花眼微一动,像是有人朝着冰封的湖面投了一颗石子。

司言柏没反应过来,“什么女人?”

沈轻寒靠着座椅靠背,眼尾轻挑,难得好声解释:“记忆缺失。”

司言柏不禁疑惑:“既是忘了,怎么会准确的知道是一个女人?”

“我在梦里把她弄到高潮。”

那销魂的感觉太真实,仿佛有似曾相似的场景发生过。但画面太模糊,像是牢牢藏在他的记忆深处。她的软糯抽泣声就在耳边,熟悉的声音挠得他心痒难忍。

沈轻寒喉结滚了滚,感觉浑身血液又沸腾起来。

司言柏一时无言。一个梦引申出的场景可能是真实的吗?最主要的是沈轻寒虽然花边新闻多,但从没对哪个女人产生过这样的执念啊。

这个答案既玄幻又无法探究,他还是转开话题好了。

“我现在送您回家,今天上午还约了人来给您做衣服。”

对方是一家定制老店,从沈轻寒太爷爷那一辈就开始在那里做西装,至今已经有几十年。但听说从今年起颜家店铺被传承人接手了。

沈轻寒没有在意,闭眼假寐:“做寿衣么?”

——

“师姐,师姐!”

颜俏被一道急切的男声唤醒。皱了皱眉头,迷迷糊糊睁开眼。华丽的吊顶一时让她有些回不过神。

等视线恢复清明,周扬那张娃娃脸凑了过来,“你终于醒了。我刚才怎么叫你都没反应,差点吓死我!”

围巾捂得她喘不过气。将挡在鼻尖的布料轻轻往下扯,颜俏仍旧有些茫然。

一位老妇人端着茶盘走过来,慈祥地笑着,将一杯温水递给她,“对不住啊颜小姐,助理刚刚打了电话过来,现在应该快到了,麻烦你再等等。”

“这都快一点了,本来定的时间是十一点……”周扬喝着水,小小声抱怨。

颜俏看着有些面熟的老人,机械性地接过水杯。温度透过玻璃杯传到手上,她猛地打了个激灵。

环顾四周,入眼的环境无比奢华,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颜俏蹙眉,她最后的印象是自己被一场大火烧死在家里,怎么一睁眼变成了现在的情况?

王嫂见她脸色不怎么好,立刻解释:“司助理陪少爷去办事,才耽误了时间。”

“司……助理?”

“就是沈先生的助理司言柏啊!”周扬狐疑,上个星期才跟人约定过时间,怎么现在就忘了,“师姐你不是睡傻了吧?”

颜俏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在她被大火烧死之前的一个星期,沈轻寒就已经出车祸死了。现在她站在这里,来给他量尺寸?

脑子像塞了一团浆糊,将水杯胡乱塞给周扬,她白着一张脸说:“我去洗手间。”

厚实的木门从里面被反锁上,颜俏透过墙镜看见自己。

肤色白净,眼瞳深黑水润,鼻子挺巧精致。如墨一般的头发还没长到肩膀。她将格子围巾摘掉,尖尖的下巴露了出来。

身上这件大衣是过年前她给自己做的,喜欢的不得了,穿了一整个冬天。昨天她葬身火海时明明是穿着裙子的夏天。

颜俏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淋到手上激得她身子一抖。她装了一捧水泼到脸上,冰冷的温度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境。

呼吸窒了窒,颜俏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亮屏幕,看清了今天的日期。

她明明在自己生日那天和父亲一起被烧死在家里,现在时间竟然退回到了一年前。

接着颜俏很快意识到现在的处境,心里立时一紧。

上一世的这一天,也是这个时间她同样来了沈轻寒的别墅。

因为沈家有传统,年前沈氏掌权人都会定做一套西装做来年的新衣服。所以上一次也是她带着周扬来给沈轻寒量尺寸。

想到这,颜俏脸色又白了几分。

自从那次见面后,她莫名其妙入了沈轻寒的眼,被他看上,然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沈轻寒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占有欲更是强的可怕。他有权有势更有钱,一直是上位者的模样,做事跋扈又霸道。

她不愿意沈轻寒就耍各种手段,逼得她不得不虚与委蛇。

后来一次偶然,她才从沈轻寒嘴里得知,最先吸引他的是她身上特有的味道。普通的体味到他那里变成了蚀骨的催情剂。

酒店顶层里那次擦枪走火,沈轻寒更是说了让她脊背发凉的话:就算下辈子你也别想从我身边逃开。

然而现在竟然真的有了下辈子。她还没被那男人认识。

颜俏做了个深呼吸,擦干脸,将围巾重新围好。特意拉高了一些,挡住了鼻子以下的部分。

她决定在沈轻寒回来之前离开别墅。只要避开,不见面,沈轻寒不会知道世界上有她这个人存在。

思绪刚到这,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把颜俏吓一跳。她手忙脚乱将铃声转成震动,然后接通周扬的来电。

“师姐你还没好?”周扬在那端说,“司助理和沈先生回来了。”

她呼吸一窒,“回来了?”

周扬啊了一声:“刚上楼。”

听见上楼了,颜俏一颗心稍稍平缓下来。她靠在门板上,想了想,还是决定撂挑子走人。先躲过今天,其他的再走一步看一步。

“周扬,我有点不舒服,没有办法去量尺寸。你自己去,我在车里等你。”

敢让周扬一个人去,是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沈轻寒对男人没兴趣。总不可能重来一世,他的性向也跟着变了。

周扬连忙问:“哪里不舒服?严不严重?”

颜俏只好胡乱说:“头疼的厉害,我去车上躺一会儿。你量完就下来。”顿了顿添一句,“别做任何多余的事,动作快点。”

结束通话,颜俏又在洗手间等了一会儿。听外面没有声音才打开门快速走出去。

大厅的沙发上只剩一件周扬的羽绒服,人应该是上楼找沈轻寒了。颜俏下意识把围巾往上拉了拉,路过楼梯的时候不着痕迹瞥过去一眼。

空空荡荡,没看到任何人。

不再耽误,她轻步朝大门走去,如果有一双翅膀怕是恨不得直接飞出去。

就在握上门把的瞬间,一声痛叫从楼上传出。

听出是周扬的声音,颜俏停下动作,脸色一变。

延伸阅读

太爱肽七天美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dtqn.shtml
太爱肽七天美是一家致力于胶原蛋白肽原料、功能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化的大型集团

奥美姿化妆品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nc1w.shtml
奥美姿化妆品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化妆品公司。秉承“以心载舟,以质取胜,以

净浦斯净水器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szpg.shtml
深圳市濯泓科技有限公司(净浦斯净水器)成立于2005年,是德国净浦斯水务集团在中国的

巴莱特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g95x.shtml
巴莱特公司简介巴莱特空气净化气器起源于德国,成立于1966年德国鲁尔区,1967年公

格美厨电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gkde.shtml
一、行业前景分析据权威部门预测,未来几年是我国小家电市场的黄金时期,国内小家电的市场

塑拓机槭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xr5i.shtml
东莞市塑拓机械有限公司直销集中供料系统,东莞市塑拓机械有限公司研发、规划设计、生产施

中翰北方机床及附件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xbxb.shtml
中翰北方进出口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市通州区,我公司是集科研、生产、经贸三位一体的高新科

米达集成灶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4x2.shtml
米达集成灶隶属于上海米达电器有限公司,创立于1995年,是集研发、生产和销售多元化经

小家电批发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g8fd.shtml
面议

精细化工基地招商!加盟  http://www.survivorapplication.com/gy4u.shtml
化工厂房出租,韶关化工园招商,清远化工园招商,英德精细化工基地招商,大量化工厂房可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九七之锦绣人生第4章在线阅读

    沈情是沈家的大小姐,从小家里给的生活费就不菲,再加上以前拍戏,代言广告赚的钱,她看了眼账户上的钱,足够她花上挥霍好几辈子了。她关了页面,揉着有些酸痛的眉心自嘲。她当初怎么就死心塌地喜欢了裴铮那么多年,她又不是缺钱,非要赖上裴铮不可。所谓人犯贱,大概就是如此,而她现在不想再犯贱下去了。她迅速在名下的不

  • 头号迷妹第三章在线阅读

    “还有多久才能到洛神镇!”一人从马车车厢内露了出来对马夫说道:“都已经从琅琊阁出发了2天了,怎么还没到!”马夫说道:“老大啊,你以为神速啊,琅琊阁到洛神镇好歹也有个2000米的路啊,出发2天到这地步已经算很快了,你还想要怎样啊!”对着马夫说话的那人,正是司徒飞宇,他在接到父亲的消息之后连夜从琅琊阁赶

  • 修罗校草:狂丫头,你站住之洛阳城

    六点三刻,柳一凡准时醒来,信步走到阳台,看着窗外那醉人的淡淡旭日光芒,心中充满无限希望!街上还很安静,不时出现一个个晨练的人们,精神抖擞的路过!那精神头足够感染每一个人!柳一凡都有一种下去跑步的冲动,思虑再三柳一凡还是下去了。简单运动了一会走进一家早餐店,要了一碗豆腐脑,两个包子和两根油条慢慢吃了起

  • 同桌,我宣你!在线阅读第10节

    诸葛所长给我打电话讲述的了事情的经过,他说有必要将胡荽来所里诉求的情况向你转告,希望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我说有话请你直接讲,不要让我猜你们的意思,所长就直接说:胡荽讲述了所有的理由都被干警一一地驳回了,胡荽只得无奈何地提出要求:“我能不能要回我提交的证据。”“对不起,不得在所里保管一段时间。”干警回答

  • [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深宫。勤政殿里狼藉一片,烛火映出了圣上暴怒的龙颜,“召宋老太傅!”宋瓒速速进宫。面对曾费心教导过自己的太傅,圣上吞下所有怒气,换上一副温和的面孔,“太傅,柳照欺朕,该当如何?”宋老太傅早已辞官不闻朝中事,但为保柳照,他一再豁出老脸来求圣上,本就已颜面尽失,现下圣上一问,他更是羞愧难当,“得圣上

  • 四月爱未央意外之喜

    “神识?不对!是灵!”余烬先是一惊,正打算逃命之际忽又觉得不对劲,他小心翼翼的仔细观察,忽而欣喜若狂。这竟然是一个愿灵!从类别上来说,灵体一共分为两大类,一类为先天灵,指先天诞生的各种灵识,这种灵寿命有限,但死后能够经历六道轮回而重生,若非灵魂被毁灭否则永远不会消失,例如人类和动物的灵魂;另一类则为

  • 倾听爱的声音梦幻的玩具箱

    宝箱当中的物品和守护宝箱的小精灵有很大的关系,而这里的守护者无疑便是梦幻了,而无论是等级还是位阶,梦幻都是处于最顶尖的存在,那么这个宝箱当中开出的物品,无疑在精灵世界当中同样也是最顶尖的!周佑激动的打开这个宝箱,然后...他就傻眼了...只见宝箱当中放着小鸭子、玩具熊等物品,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 [综英美]优雅的兰马洛克先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男子沉默不语,也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这时只见一个打扮的土头土脑的少年冲出人群,大叫道:“以多欺少,未免太不英雄!”场下众人原本大多不满那恶少所为,皆含怒不言,见有人站出来打抱不平,雀跃不已,然而听的那少年一口南方口音,配上那架势,都纵声大笑起来。纨绔男子不屑道:“哪儿来的土包子,敢在大爷面前张狂,快

  • 你挡我输出了[末世]之渐渐地由暖橘变成暗红(1)

    李云儿独自坐在洱海边的长椅上,望着远处的夕阳,暖橘色的光打在海面上也打在她圆润的脸庞上,一对轻抿的薄唇似笑非笑。她时而像是看着眼前的海,又像是看着远处的山,或者她其实什么也没有看,但是她看上去是那样的美丽,宁静动人。海边打鱼的男人们还在做最后的忙碌,地里劳作的女人们三三两两的走在了回家的小路上,骑行

  • 惹上大神:欠你99次情债在线阅读第九章

    陈嘉渔正吸溜着奶茶里的椰果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滑溜溜的,有点浓稠,挺甜的。看见他在旁边擤鼻涕擤得陶醉忘我,忍不住打断。“我说,能等会儿再擦鼻涕吗?我这奶茶有点喝不下去了。”俞潮吸了吸红通通的鼻头,说:“你的奶茶可以等会儿喝,我的鼻涕等不了。比如现在,它快流出来了……”说完吸了一下,在陈嘉渔嫌弃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