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撩了玄学界最凶的崽之兄弟姐妹(9)

作者:一场冬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兄弟姐妹

草将坐在桌上,疑惑的看着石酒。兄弟你没说你要带家属来啊,这饭只能省着吃了。石酒的眼神透出无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小丘坐在石酒的对面,阴恻恻的笑,整的石酒这饭吃的很恼火。桌上小丘和草将偶尔说两句话,但没有一个去搭理石酒的,石酒就只能把心思放在饭菜上了,估计有两个菜是草将弄的,难吃啊。晚饭结束,好在沉玉吃的不多,草将也吃了个半饱吧。吃完饭,石酒就在草将家里转悠了起来,是个大帐篷,石酒认不出来帐里的那些摆件,但看得出来挺厉害的。草将父母都不在家,石酒也没去问,反正草将大部分时间都住学院宿舍的,回家也是拉兄弟们来吃饭耍的,当然饭他是很少做的,主要是不好吃,一般小丘上手,大家才没意见。经过上一次的游天池山,石酒对草将可说相见恨晚啊,因为自此天下就有了白吃的早中晚餐了啊,石酒觉得很是可以,满足啊。

今天晚上石酒本来打算就睡在草将家里的,主要是混个夜宵吃吃,但是沉玉跟着来了,自然是要把她送回去的。沉玉跟着石酒在草将家里转了转,然后就安静的坐着自己发呆,其实也不是,她自己想着什么吧。石酒瞧时间差不多了,便叫上沉玉回去学院,小丘是不走了,留在草将家里过夜,草将更是动都不打算动,挥挥手就算打个招呼了。月亮在帐外等着石酒和沉玉,走在回去的路上,石酒看着路旁的建筑怎么感觉有些没见过呢?好像很熟悉的东西上总有新奇的地方等着你去忽略。沉玉问石酒学的怎么样,石酒回道一般般吧,其实石酒心里那个低调啊,我二灵力诶,开玩笑。沉玉看石酒的模样,无奈地摇摇头,老毛病又犯了,该管管了。沉玉抬手慢慢的向上,随之石酒慢慢的飘了起来,越来越高,然后,落了下来,嘭的石酒落地,烟尘大作,不晓得石酒怎么样了,估计是说不出话来了。石酒突然发现越是平静的下面越是暴躁,他就想想,没敢说。后来的路上沉玉说“还在我面前吹牛不?”,石酒摇摇头,没敢说话,石酒感觉这谁送谁回宿舍啊,这和一般的剧情走向不一样啊。

终于女生宿舍到了,石酒小心翼翼的送走了沉玉,石酒觉得这一次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啊,回去的路上正好碰到宋霖和秋雨,宋霖笑嘻嘻的问“三娃,你跑到女生宿舍干嘛啊?”,石酒答道“等你啊,走,一路回去了。”,宋霖一听甩甩头,不不不,你先回去,等下我回来。秋雨听了便叫宋霖和石酒一起回去,她能自己走回去,反正很近了。宋霖肯定是要送到底的,便拉着石酒一起了,石酒又得回去一次。秋雨也回宿舍了,石酒和宋霖慢悠悠的走在青石板上,嬉笑打闹,宋霖这下又有机会问问石酒来女生宿舍干嘛了。不料前方高能,正树带着梅又走了过来,正树看着前面的二宝,对梅说了几句话。石酒看见正树马上喊道“老大啊,你送梅回宿舍啊?我和你一起啊。”,正树有点莫名其妙,白了他一眼,梅和石酒宋霖打了个招呼便走了,正树就留了下来。

这下凑齐了三宝,可以横轧青石板路了。石酒走在证书和宋霖之间,正树问“三娃,你咋想到跑女生宿舍这边耍呢?”,宋霖连忙接道“和我没关系哈,三娃来得比我还早。”,石酒看着宋霖有点脑壳疼,这兄弟说卖就卖啊。石酒回道“我之前送沉玉回宿舍的,出来的时候刚好碰见老二。”,正树和宋霖觉得此时应有掌声,嘘声不断,“哦?哦哦!”

正树笑道“没想到三娃也开窍了哈。”,宋霖问的更是让石酒头疼“你和沉玉发展到那一步了?”,石酒解释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们俩之间啥都没有,甚至还打了一架。”,正树和宋霖一下就懵逼了,先两拐子过去,石酒很疑惑地问道“你们打我干嘛?”,正树轻蔑的瞥了他一眼,这不废话嘛?宋霖回答他“这你也下得了手?奶奶的,我都不知道怎么骂你了。”,当石酒饱含感情的说出挨打的经过,正树和宋霖良久的沉默。正树心里想这姑娘太厉害了,宋霖心里想以后要低调,要低调。

南行有点奇怪,咋的了这仨都转了性?今天上课安静的南行起鸡皮疙瘩,还有这仨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正树,宋霖,石酒安静的坐成一排,表情认真,眼神放光,身子笔直。沉玉则倚靠在石头旁边,有点没睡醒的样子。南行又吹了一节课的牛,这次没了正树的迎合,有点曲高和寡的感觉,宋霖也不起哄了,这课咋枯燥了这么多。

下课了,南行看这三宝还是没有动的想法,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今天下课了都这么认真的?好吧,南行看着这三个活宝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走了。南行走后三宝也没有动,直到沉玉慢慢的起身,叫石酒去吃饭,正树和宋霖才如蒙大赦般的撤了。石酒有骂娘的冲动了,正树走的时候还说“三娃,这个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道理,你懂了吧。”

石酒跟着沉玉到了食堂,食堂里学生不多,沉玉看见了坐在窗边的右耳便走了过去,石酒自然也跟了过去。两女一男共进午餐,本来是多美好的一件事,现在整的好可怕啊。石酒看着桌上的饭菜,但是沉玉和右耳都没动,他也不敢下手啊。右耳看见石酒和沉玉来了,很开心。右耳看石酒很拘谨的样子,说道“石酒你怎么不吃东西呢?”,石酒还没来得及回答,沉玉就说“你好好的,不吹牛,我是不会揍你的。”,石酒连连点头,右耳有点弄不清楚这俩到底干了啥。但没关系,右耳看着石酒很听话的样子。

石酒不停地吃东西,沉玉都说了可以吃,反正不吃白不吃。右耳笑眯眯的对石酒说“石酒啊,我和沉玉想啊,我们是本级仅有的三个石族。我和沉玉是姐妹,我们觉得你可以做我们的弟弟,你觉得怎么样?”,石酒忙于吃东西,哪顾得了右耳在说什么,沉玉见石酒没反应,淡淡的喊了句“石酒”,石酒觉得这语气很不对嘛,快速的停了下来,乖乖的坐好。

这顿饭结束后,石酒有点懵,咋就多了两个便宜姐姐呢?沉玉和右耳则是真的高兴的,多了个弟弟,多好玩啊。石酒搞不太懂,这女的怎么这么奇怪呢?搞不懂,搞不懂。

石酒慢悠悠的回到宿舍后,把这件事告诉给正树和宋霖听,这俩货也搞不清楚,正树觉得也许学院里的石族真的很少,她们看三娃很顺眼,便收作弟弟吧。宋霖则是阴恻恻的笑,脸上写满了,阴谋二字,这里面一定是想把我们三娃弄到手。想法这个东西总是翩翩起舞而又不知其所踪的,快速地来有快速地离去,只留下痕迹让你慢慢头疼。

当晚,三宝溜出宿舍,把草将和小丘也找上,横轧小道直指夜斗场。石酒是第一次去,问道“夜斗场是什么地方啊?”,宋霖回答道“那是一个好地方,打架的好地方,不对,切磋切磋。”,正树说“别听二娃的,那是我们的天堂。”,草将和小丘哈哈大笑,石酒感觉怎么怪怪的。

夜斗场离学院还是有点距离的,一路上的讲解,石酒对夜斗场还是有点了解了。说白了夜斗场就是*斗的地方,你可以对斗场中的斗士进行压注,当然也可以自己下场去干一架,赢了自然是有奖励的。

夜斗场是熙攘处的一个分支,夜斗场如其名般只在晚上开场,也许夜里偷偷摸摸的进行着不在规则之内的灰色交易。熙攘处有五个分支分别是夜斗场、光明机、悬榜、杂部、理设,每一个都是熙攘处能洒满石界的重要因素。不论是光明的,还是黑暗的交易,熙攘处都在做,而且做的一直都是最好的。

夜斗场里乌烟瘴气的,忽而吹过一阵阴风,石酒走在四个汉子中间都觉得瘆的慌。宋霖对石酒说“第六夜斗场有四块斗场,两块团斗,两块单斗,我们去看看团斗的,单斗的没什么意思。”

一团,是第一团斗场的简称。石酒他们站在一团的观斗席上,正树说“今天是光纪三百二十一年第六夜斗场团斗赛的最后一场,辰对战鲲鹏。”草将在旁边起哄“我把我的身家全压辰上了,富不富就看这一波了。”,刚说完草将转身对着场里大喊道“星辰之光,举世辉煌。星辰之光,举世辉煌!”后面的观众那叫一个云集响应啊,支持辰的观众瞬间沸腾起来,喊声响彻一团。一团里支持鲲鹏的观众立马坐不住了,一个个站起身来,对吼道“狂风作,鲲鹏起,直上三千里”,轰的两边对吼了起来,石酒一伙站在观斗席上如草般摇摇晃晃的,这一众向草将这个始作俑者投去淡淡的眼神,草将后退几步慢慢体会去了。

一团场中央,三个对三个,辰对阵鲲鹏。团斗是有数量要求的,每队成员不能少于两个,不能多于五个。辰和鲲鹏都是三个一队,如两个铁三角般的,针尖对麦芒。辰由星夜、玉竹、三青组成,星夜是队长,个个身着璀璨小披风。站在对面的鲲鹏三员,青色斗篷下无法看清他们的样貌,很是神秘的感觉,仿佛在叫嚣,无声的较量一直都在进行,台上台下都是如此。

满场的呐喊声,空气中弥漫的火热,无法看清的阴影,一次又一次的豪*就是夜斗场的真实写照。这里充斥着热血的少年、飒爽的少女、孤注一掷的富豪、身无长物的乞丐、勇往直前的追梦者、死命挣扎的不甘者、患难与共的友谊、灰色粘稠的交易、万中无一的奇迹……

看台上石酒问正树“老大,好久开始啊?”

正树对石酒说“看见场边有一个高台没,坐在上面的是本场的判官,等他说开始后,就会开打了。”

石酒点点头表示懂了。

高台上,判官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可能掉下来。一个模样可亲的姑娘从阴影处跑上高台,在判官耳边说了几句后。判官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张嘴,石酒没看清他嘴巴的变化,但心中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光纪三百二十一年第六夜斗场团斗决赛开始”,周围的声响在这一声后全都消失无踪,无数的眼光射向了场中央的两队。

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团斗第一会落入那一队的手中呢?

延伸阅读

才表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dso6.shtml
才表汽车用品总部生产汽车坐垫座套、遮阳挡、方向盘套、脚垫等一系列汽车用品。拥有完整、

越王珠宝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u1ux.shtml
越王珠宝始创于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的越王珠宝,历经百余年的发展,现已成为中国

CZTZ常轴特种轴承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yrqk.shtml
常州市常轴特种轴承有限公司拥有精良的生产设备,完善的检测设备,支持每一种产品的度,公

冰魔女装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xd6h.shtml
简单的魅力——冰魔为杭州本土品牌,春夏秋冬四季齐全,时尚休闲风格,少淑派女装。以80

脑酷方舟全脑开发耳机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gtvj.shtml
暂无

欣斯维4D电影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gkny.shtml
欣斯维立体影院设备加盟是集立体影院设备与仿真系统研发生产安装、多媒体广告设计、三维影

博蕊蜜安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x0zt.shtml
博蕊蜜安蜂蜜有大型蜂场4个每个蜂场可容纳蜂箱300余箱,年产蜂蜜50余吨,花粉30吨

吉盛祥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s69p.shtml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

永旭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aovg.shtml
永旭线缆制品主导产品船用电力电缆、控制电缆、仪表电缆、油田交流变频顶驱电缆、海上石油

普佳康净水器加盟  http://www.deckofshame.com/r45.shtml
普佳康净水器隶属于艾欧史密斯(上海)水处理产品有限公司,是由美国a.o.史密斯公司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生在线阅读一晚剩女变少妇

    秦音书觉得有些心烦,勉强答应说:“我尽量吧,不过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采访成功。”“你一定可以的,音书,公司真是没你不成!”吴正阳对她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秦音书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应了一声就推门出去了。背后传来苏亚娟冷冷的嘲讽声:“真能装!”秦音书懒得理她,她现在比较头疼的是怎么再一次面对韩晨宇――这

  • 重生后放大招来勾心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姓高名枫。大家都说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学生,嗯,我也这么认为,而且对这次高考完全没有把握……我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很长时间不回来,我也从没见过他们的模样。但是我有一个爱我的爷爷。我的爷爷,他叫高诚,人如其名,在那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里是村主席呢,整个人元气满满,虽然年过古稀,但是一点都看不出老的痕

  • 幻想殿堂异乡的相遇

    下了飞机的思遥虽然面容上是千年不变的招牌微笑,但是难掩内心的忧伤。但当他淹没于被陌生的环境,所有的神经瞬间紧绷,因为他要快速地融进新生活。安置好自己的东西,思遥在校园里熟悉环境,一个匆匆行走的女孩跟他擦肩而过,思遥没有在意,但是那个女孩却忽然又折返追上他,用中文问他:“你是聂思遥吗?”思遥很奇怪,他

  • 我!只会控制系禁咒在线阅读第四节

    楚小恬连忙转过身。也幸好她今天换了打扮,应该没认出来她。她又忍不住好奇的看过去,四个人里面,只有一个是她见过的,四个人都穿着同样的西装,比昨天的黑色制服还要正式许多,而且比起昨天的懒散,他们的气势显然变得更加严谨,看着就让人有种不敢接近的感觉,其中两个人拎着保险箱。楚小恬忽然反应过来了。昨天他们的制

  • 重生后成了大佬掌中宝第七章在线阅读

    林惊霄与他的老师秦风告别之后带着书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后便毫不犹豫的进入了“学习模式”。他也就只是差这最后一本书而已,完全整完也才用了十分钟。嗯.....嗯.....嗯.....刚放下笔,桌子一旁的联络机就开始不停的轻微颤抖起来。“新消息,是老师说的那个女老师发来的吧。”巴掌大小,全身透明,厚度仅有四毫

  • hp我比夺魂咒还厉害在线阅读第3节

    “你知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而待在这里的?”“你,诡计多端、阴险狡诈,这样罪孽深重的你本该下地狱受尽所有惩罚之苦!”“到我们这里的鬼和亡者罪孽深重,注定一辈子都无法得到救赎!可是现在那位大人却想要将你带离这片赎罪之地,你应该感恩戴德,好好服侍那位大人!”……柊惊得从床上坐起,入目却不是记忆里熟悉的场景

  • 遇见久逢晨阳之海船?贼船!【求收藏】(3)

    唐杰跌跌撞撞的在狭窄的船舱走道中跑着,身后追着一群阴魂不散的家伙。在他身前有一些想拦住他去路的人狞笑着向他扑来,可都被唐杰一个闪躲腾挪便抛到了身后,然后和后面的追兵撞成一堆滚葫芦,各种各样的声音大喊大叫着。“站起来,蠢材,你压住我了!”“混账,是你缠住我的脚了,快松开!”唐杰回头一看,看见身后人的狼

  • 我在末世吃香火[直播]在线阅读第三节

    “南荒真君说的极是,这丫头哪里有待在殿下身边伺候的福分,殿下若真要侍女随侍左右,莫消说南荒多的是美人任殿下挑选,即便我海荒也多的是人比这丫头姿容艳丽的!”莫说南荒真君毒舌,连一旁的海老头也不放过这个绝佳的补刀机会,气得我差点抓破自己的衣裙。“呵呵,我看人随缘,这丫头倒挺对我胃口,再说了,跟在我身边,

  • 魂师王SoulDrive在线阅读第九章

    “我这,草啊!怪我自己做的煎饼太好吃了?”叶轻语真的是欲哭无泪啊。他无奈垂下了双手,俨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没办法,这城管老大哥的威力他可是领教过了,那啰嗦程度,不亚于他老妈了。“诶?又是你这小子,说你多少遍了,堂堂大学生,就不应该在这蹉跎时间,你该好好找份工作,回报社会!”城管老大哥语重心长的劝道。

  • 纵阴人在线阅读第6节

    风云城。夜已经深了,风政还没有睡,他还在批着文件,选杰最后两天报告总是又多又散,每次选杰都是这个样子。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了,风政抬起头,黄沙,影舞和仓库管理员走进来。“报告城主,任务完成,犯人已抓到,灵石也已经追回。”黄沙往前一步,放下背后的书生,风政看了一眼书生的状态。“干得好,黄沙,回去的时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