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hp+红楼]物种不同如何谈恋爱之吉他(5)

作者:碧浮衣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坐到顾池旁边,又闻到那种若有若无的草木冷香,像缀着雪片的松针……

许燃稍稍斜过视线,用余光觑着身旁的人。

男生沉静的视线落在书面上,有几丝乌发垂到耳廓。翻动纸张时,白皙的右手背上,一道创可贴分外明显。

神情间依旧是清冷和淡漠,旁人对许燃变化的震惊和狐疑,在这人脸上找不到分毫。

许燃甚至觉得,刚刚教室骚动时,他一定连头都没回。

注意到许燃飘到旁边的目光,孟悦眸底又浮起几分得意,把身子探出一点,越过顾池喊他。“许燃。”

“嗯?”许燃看过去。

“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想剪就剪了。”

“黄黄的小卷毛很可爱啊。”孟悦轻笑出声,又补充:“跟我家楼下那只好几天没找着主人的狗狗特别像。”

这比喻让许燃不悦地眯了眯眼。

他当然听得出孟悦言语中的嘲讽,奈何对方习惯了单方面的碾压,看不出他是懒得搭理。

还在自顾自地说:“你是想学我这样的短发?可是你推得那么短,看起来emmm有点粗鲁。”

“我真的觉得你长一点比较适合……”

这幼稚的炫耀口吻,让人忍不住想自我反思,是不是哪些方面让他柠檬了?

“不好意思。”许燃偏头看过去,脸上带着一抹刻意拢起的悲伤,开口打断对方持续不断的逼逼,“你那样我真学不来,毕竟,强行降智也挺费劲的。”

不等孟悦反应过来,露出又惊又气的表情。

他干脆利落地起身,“麻烦让让”,边道歉,边贴着桌子挪出去,把最外面的林稚换到了顾池身边。

刚坐好,上课铃声很是时候的响起。

教室里只是换了次座位的功夫,公众号上,先前圆寸帅哥的安利推送下,评论已经炸锅了。

【圆寸帅哥就是许姐姐??什么魔幻场面,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确定没有整容么?】

【是不是那天在雨中被顾池伤得太深,受了刺激,对自己的认知出现偏差……】

【其实他以前也不丑啊,主要是打扮骚气,又爱搞神操作。】

【哎,改变打扮有什么用,做事还不是骚里骚气的,听说机械专业的说,今天他又在课堂上给孟悦脸色了,具体情况不了解,不评价。】

【骚0不就是骚里骚气么?】

【圆寸帅哥破灭了,求公众号以后还是继续发顾池吧,虽然看腻了,起码看着是种享受……】

蓝雅君就坐在105教室里,许燃后面一排。

盯着前排的圆寸,蓝雅君握着手机的手指都气得微微颤抖。

从昨天佳佳发掘了这个圆寸帅哥后,群里畅聊到深夜。

脑补了无数,幻想了无数。

而此刻,突然知道那人只是一个大家深深鄙视的奇葩,一个被群嘲的骚0。

蓝雅君有种幻想破碎的心痛感。

仿佛真的曾经有圆寸帅哥来过,却被许燃这个作死的骚0把幻想的泡沫戳破了。

这种失望的感觉,让看许燃更不顺眼了。

扒啦啦小摸仙里。

小蓝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气死了。圆寸帅哥居然是许燃。

猫发财:还真没想到他不化妆这么帅,公众号评论区都炸锅了。

小蓝先生:他就是帅出天际我也不会磕他的颜的。

++:哎,都怪我眼瞎,这次,真对不住大家了。

小蓝先生:算了,确实也是变化太大了,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吧。

叫你大爷来:现在,公众号怎么办?又要回去炒冷饭么?看着人气日渐下滑,我忧心忡忡,连一个小小的公众号都管理不好,我以后怎么回去搞宅斗争家产。

……

顶着各种复杂目光,上完两节课,一回到寝室,林稚就紧张地兮兮地把许燃按在椅子上。

“来,燃哥,跟着我一起深呼吸……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

许燃:?

许燃不记得这本小说有没有在作者码字码到意识失控时,不小心掺杂了点练气筑基之类的玄幻元素……

闹了会儿,才知道原身以前每次见到顾池和孟悦在自己面前秀恩爱,回到寝室总会情绪失控……

要么伤心流泪,要么暴躁气恼……

林稚紧紧盯着许燃黑沉沉的眼眸,从里面只看到全然的平静。甚至,看久了还会感觉到一份幻觉般的心如死灰……

林稚舒出口气,“燃哥,你做得很好,多看他们两几次你就习惯了。”

……

其实,许燃分明记得,这段剧情在《摇滚先生》里,才是刚刚开始。包括,顾池对孟悦都还没有那方面的感情。

所以,作者特意安排了炮灰许燃的出场。

两个主角虽然是竹马,但顾池性格淡漠,专注音乐和学业。一直是主角受孟悦在单方面的付出。

此刻,安排一个炮灰来推动感情就显得尤为必要。

炮灰对主角受恰到好处的作妖,可以激起主角攻的保护欲和占有欲,还能在各种场合秀男友力。

比如,像那天一样,把企图伤害主角受的许燃,强势推倒。

对炮灰这样的工具人,作者是不会有任何怜悯情绪的。

最后的结局是炮灰心碎神伤,自动放弃学业,结束了他凄惨而短暂的戏份。

别的暂时没想过,但给人当垫脚石?

许燃觉得不可。

至于炮灰不来作妖,主角的感情如何推动?

谁管得着……

他准备再好好检查检查,除了那个木盒子,还有没有原身从顾池那里薅来的“珍藏”,一并清理了,做个清清爽爽的炮灰。

打开一直没看过的置物柜。

看清里面的东西后,许燃的心脏不禁重重跳了一下。

一只琴盒,约莫一米长,前窄后宽。

质感很好的黑色皮面,金色的logo,落在眼里,仿佛有一层柔和的光漫溢出来。

他伸手拉动银色的金属拉链,里面是一只电吉他。

金色的琴颈,光亮的琴弦,琴身则从边缘的黑色开始逐渐转为暗红,最后在中间收出一星亮黄。整体复古的做旧风格,仿佛在上面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

把电吉他拿到手里。

手掌拖住琴身时熟悉的沉重感,指尖触碰到漆面时润泽的触感,一分一毫从内心深处涌出的深刻记忆,都仿佛与呼吸紧密相连般让许燃喘不上气。

正沉浸在这份突如其来的震动中,林稚冲过来,把他的手跟琴一起压回了盒底。

“燃哥,你既然决定忘记顾池,就不能再碰这个琴!”

“什么?”

不便暴露出自己记忆上的不对路,弯弯绕绕,许燃终于从林稚口里问明白。

原来,炮灰许燃为了跟顾池有共同话题,最近在学电吉他,还花十万请了名师来教。

眼前这只电吉他,是最专业的电吉他品牌Monster限量200只的“firework”。

“firework”的意思是炸裂的情绪。

除了请名师,琴牛批,效果器也有,连音响都是最好的马歇尔。

不愧是有钱的炮灰,不管会不会,样样都要最好。

林稚刚刚见许燃对着电吉他发呆,以为他睹物思人,又对顾池起了心思,所以出手提醒他。

林稚的手还压在许燃手背上,满脸的痛心疾首。

仿佛哥们下一秒就要飞蛾扑火,再次投入校草怀抱,然后……被对方踢出来一样。

许燃解释:“林子别多想,我只是……”

“只是什么?”

顿了两秒,他随心而出:“我只是想给你弹首歌听听。”

林稚的表情并没有转好,“不是吧,你才学了几天,水平……”

迟疑的语气显然对他的水平非常有Balance。

许燃舒展眉梢,把琴从盒子里抓起。

连好电源,调好音,仿佛燃烧着火焰的吉他支在腿上。

男生坐在椅子里,背脊绷出一道清瘦的曲线,压在琴弦上的手指白皙干净。

在平复气息的几秒里,氛围一点点沉静下来。

随着拨片勾动光亮琴弦,按在品位上的指尖开始灵活跳动,一串节奏感极其强烈的旋律猛地翻涌出来……

林稚刚要说话,便被震住,嘴巴张着,彻底呆滞。

上一世的过往,像一个开场华丽结尾唏嘘的梦境,在许燃心底激荡。

先扫出一段法兹音效后,音浪如海潮般汹涌而来,一浪高过一浪……

弹琴的男生微垂着眼睑,专注弹奏。

旋律虽然炸裂,指尖的动作却十分干净,幅度很小,完全没有半分冗杂和多余。

潜藏在灵魂深处的躁动不安尽数倾泻在这仿佛核爆现场的旋律中……

三四分钟内,他变幻了数种指法和音效。

最后在一段快速的点弦中,将声音层层堆叠出一道穿透耳膜尖啸。

结束好几秒,林稚还没完全回神,整个人呆在座位上。

许燃把琴轻轻放回琴盒的红色丝绒上,掀起眼睑,朝林稚勾了勾唇角。

一切才仿佛催眠结束般,回归真实。

林稚合上嘴巴,吞下口水,除了“卧槽,牛批”外,已经想不出其他表达感情的话来。

“你才学了几天就能这么牛批啊,看来,电吉他很好学嘛。”

许燃:……

神TM才学了几天……

“还行吧。”

林稚捡到宝一样,“教教我呗,弹琴太帅,女生应该喜欢。”

“改天吧。”许燃看了一眼腕子上的手表,“都十点了,睡觉。”

把琴重新收好,爬上床,正要玩玩手机酝酿点睡意。

寝室门突然被重重敲响。

延伸阅读

云贝民族饰品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u8gg.shtml
云贝饰品,知名饰品品牌,隶属于昆明贝网商务有限公司,创立于2004年,是一家集饰品生

灌溉防尘工程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dxqx.shtml
江苏灌溉防尘工程有限公司是具有生产喷洒设备的股份公司,是美国雨鸟,美国尼尔森公司,意

建设?雅马哈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ywqg.shtml
建设?雅马哈摩托车是由建设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与日本雅马哈发动机株式会社共同出资创办的大

禧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s5n6.shtml
项目介绍深圳市禧六福珠宝有限公司是香港禧六福集团所属子公司,公司位于深圳市罗湖区贝丽

黑土良仓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gsds.shtml
连锁加盟店概述卓信黑土良仓农产品超市是以“连锁加盟店”方式作为市场服务的基础,通过连

悦诚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n690.shtml
本厂主要产品有日用品系列、时钟系列、台灯系列、音乐盒系列、相架系列等,品种多达几百种

永泰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y2gd.shtml
永泰墙艺漆项目介绍:墙艺漆是人们比较熟悉的,环保健康的墙艺漆才是人们需要的。永泰墙艺

悦尔佳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pxyb.shtml
悦尔佳面膜总部经销批发的琴叶姜洗发水、优尚发膜、韩慧面膜、普兰氏面膜、珀薇面膜、海洋

富辉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agol.shtml
富辉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国内生产汽车脚垫并且拥有自营出口权的企业。企业座落于风景优美的

沁冰园加盟  http://www.arthurburnham.com/nvzq.shtml
沁冰园箱包经销批发的休闲包、化妆包、少钱包、双肩包、时装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幕末之岚第5章在线阅读

    明白了!陈功确信,他要送给李小曼的这个“紫檀”木盒,具有神奇的魔力,它原来是个商场。“哥们居然带着座商场穿越了!”要再来一次,最后再确认一下下,免得出了乱子。“咳咳,我说小青,这些东西呢,都是少爷曾结交过的那个什么,好朋友送的礼物,你挑自己喜欢的物件留下吧!”小青刚救醒陈功,还在惊魂未定的时候,这眼

  • 兴趣使然的救世主在线阅读第八章

    王海川脸色涨红,“要打就打,废什么话。”丑陋汉子讥笑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们,真要打起来,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当然,现在还有机会,一,二……”刘滔收敛笑容,冷声道:“阁下真要和我们过不去。”“五,六,七……”丑陋汉子不答话,仿佛看死人一样盯着众人。海涛天和刘滔对视一眼,目光中的意思很明白。“九!给我杀了

  • 西游悟空在线阅读第9节

    不过,这个时候,楚江又再次纠结了起来,难道要说出巫族是不可能执掌洪荒,成为天**角?望向十二祖巫们激动的神色,楚江终究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巫族是被天道抛弃的一族。究其原因,是因为巫族不修元神,不明事理吗?当然不是,妖族修炼元神,一样被天道垂弃,后世更是流落到人打喊杀,犹如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在楚江看来

  • 十不存一楔子

    灵剑门药灵峰后山上,种植灵草的药园中。躺着一个胖嘟嘟的小胖妞,她嘴里叼着一朵花,悠闲地晃荡着小粗腿。而这悠闲地小胖妞,此刻心里却是无法平静。她本是现代普普通通一宅女阮心采,因为自己这名字,从小到大为那些想给她起外号的人,剩下了不知多少脑细胞和时间。她在穿到此处之前,看了一本女主穿越修仙的小说。书中前

  • [综]我的牧场物语双胞胎星球

    未来的世界机器人一定必不可少,而且机器人是一些作者的想象力,机器人可以去人类不敢去的地方,比如魔鬼星球。人类的父母自然爱自己的孩子,那么危险的地方,人类都不敢去,更别说人类的孩子了,母亲就是不让年纪不大的孩子去魔鬼星球,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是智慧机器人非常狡猾,他还有一套歪理邪说,他说,只有一些有特异

  • (霹雳)水中影第八章在线阅读

    ※※※看到这一群秀鄂龍出现在视野之中,李俊的眼中精光一闪,随后心中顿时就忍不住暗暗的道:“简直就是天助我也,只要把这些秀鄂龍全部掠杀即便是进化到四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潜伏...”为了不惊动这些秀鄂龍,李俊待它们距离自己还有差不多十米左右的时候顿时就把潜伏技能开启,身上的气息随之瞬间就与周围

  • 凯瑟琳的生活(傲慢与偏见))在线阅读第6章

    :“您好,你们的拉面。”巳月看到巳目送拉面来,迫不及待的把门打开。巳目把拉面递给巳月说:“那在下先离开了。”巳月看着他离开的样子说:“真厉害,竟然一滴不漏。”然后把门关上。再说莫斯塔刚刚进学校,看见兰博和一个女孩在等他。兰博看见他后立刻站了起来对那个女孩说:“里奈桑,看见了吗?我们第一班的逃课大王终

  • 破晓之九州篇在线阅读传承

    “我这是……这是哪啊?”王春挠了挠头。“这是……穿越?”王春楞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俺的个亲娘!”王春身为21世纪的青年,自然看过小说,也明白穿越这东西。“那我是不是得有金手指?系统?……好像没有……”“啊!这是……晚城?”此时王春的脑袋中多出来了一份记忆。“你的仇,我帮你报了!从现在起,我就是晚

  • 已搬,戳专栏——[HP]糟糕的姓氏在线阅读第二章

    尽管已是冬意将去未去的季节,赤嵚山中却仍是一片萧瑟,景色与之前的山脚小镇完全不同。阴晦天色下,枝影寥寥,远处的山峦早已藏匿了行迹,略带湿气的风让人嗅到深浓的雪意,越过颊边,再穿过枯木怪石,直隐到山谷深处去。寒风漫过时,唐缓不得不停了脚步,再一次紧了紧身上的狐裘披风,霸道的低温让人无处躲藏,她朝着双手

  • 老子守护大宋第七章在线阅读

    周一的午饭,惯例是三个人一起吃,白夕见那俩人吃得津津有味。把手一伸,说“我觉得我该收取点伙食费。”“行,多付一倍工资。”白盛夏头也不抬地说。“你呢?”白夕把手转向陶兮。“嗯……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员工,能不能打个折?”陶兮用手指比划着。“不行,打折是对我厨艺的侮辱。”“那我不吃了。”陶兮装作*气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