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家大大又掉马了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温温妲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二,你这是怎么了?”唐镇看到续凤的胸前的衣服上有一个血窟窿,但是他像没事人一样仰面躺在地上,大笑依旧没有停止。

续凤挣扎着站了起来,脸上几乎笑出了泪水,过了好一段时间,他终于停了下来,用袖子胡乱擦了擦脸,眼神中充满神采。

“师父,我觉得我终于又行了,哈哈。”

说完这句话,他还激动的用手在唐镇身上拍了拍。

唐镇非常嫌弃的甩开他,“你什么就又行了,我看你是又发疯了吧。臭小子,伤成这样,死不了吧?”

续凤一本正经的说:“什么伤?”

唐镇一巴掌拍在他头上,“什么伤?你说什么伤?像糖葫芦一样被人串了起来,真是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

“没事,我都好了。”

唐镇一脸狐疑,显然是不信的,寻常人受了这种伤,八成是活不成了。

似乎是担心师父不相信,续凤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扯开,胸前的贯穿伤的确已经愈合了。在唐镇的眼皮子底下,最后一点伤口以他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

“乖乖,你这愈合能力也太强了吧?”唐镇目瞪口呆的说。

“师父谬赞了,您老活了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呀。”

“不不不,这场面我还真没见过。老二,你该不会真是传说中的凤凰吧?”

续凤急忙岔开话题,“也不知道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竟然直接对我下死手,以后要是让我逮到他了,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唐镇一只胳膊搂住了续凤的脖子,大大咧咧的说:“老二啊,如果以后你真的成高手了,一定不能忘了师父我啊。”

“那是肯定的,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师父。”续凤深以为是的点点头。

“还有,万一你以后还是废物的话,出去了千万别说你是我唐镇的徒弟。”

“这是为什么?”

“别管为什么,你要是不照做,那我只能把你打残了…”

悬崖上面的元宋看到师父带着安然无恙的续凤终于平安回来了,告了别后就直接离开了。

倒是唐楠楠一脸好奇的围了上来。

“师兄,你没事吧?”

“乌鸦嘴,我能有什么事?”

唐镇也走了,续凤感受到自己丹田气海中传出的灼热温度,心情十分舒畅。

“怎么,担心师兄我死在下面?”

“当然担心了,你陪伴我长大,我也得亲自给你送终才行。”唐楠楠理所应当的说。

在续凤的耳濡目染之下,唐楠楠在损人这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至于续凤衣服上的大片血迹,唐楠楠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这家伙不论受再重的伤,总是会自动痊愈,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

“对了师兄,刚才那些冲天而起的凤凰虚影是怎么回事?”

续凤漫不经心的说:“什么?我不知道啊?那天我没站稳,突然从悬崖上面栽了下去,脸朝下着的地,流了好多血。我一个人没办法上来,幸亏师父来了,要不然我就要饿死了。”

“刚刚你没听到那股巨大的妖风?”唐楠楠不信他没听到,那股邪风分明就是从悬崖下面吹上来的。

“当然听到了,我又没聋。”

“那你没看到什么异象吗?”

续凤一脸迷茫与后怕。“突然风起,我当时害怕极了,所以就把眼睛闭上了,什么都没看到。”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听力不太好,又没有吃饭,所以什么也看不见,好了就这样,我得去吃饭睡觉了。回见啊。”

“站住!”唐楠楠爆喝一声。

“是。”

“老实交代,要是再打一句马虎眼,我就好好孝顺孝顺你。亲手来个黑发人送白发人。”唐楠楠声音低沉的说。

紧接着,她又把脑袋凑到续凤跟前,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师兄,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吗?”

续凤眼珠子转了转,脸上的兴奋被他很快就压抑住了,取而代之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唐楠楠吓了一跳,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续凤露出过如此哀伤的表情。

“你变脸也太快了吧。”

续凤带着哭腔说:“我掉下悬崖之后,在底下孤苦无依,你们都不来救我,没想到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他拿着长枪,我害怕急了。他竟然…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你倒是说呀,那个人把你怎么了?”

续凤硬挤出了两滴眼泪。“他不是人,他竟然把毫无还手之力的我打了整整好几天。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惨,不过你看我衣服上的血迹就知道了,要不是我命硬,恐怕你就见不到我了。楠楠,我好惨啊!”

唐楠楠猛地一跺脚,气急败坏的说:“真是畜牲,不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续凤接着卖惨,“那个人挺厉害的,我还不是怕你吃亏嘛。而且我也没敢告诉师父,怕他嫌我丢他的人。所以你也要替我保守秘密。”

“保密倒是好说,但是这事你就这么忍了?”唐楠楠觉得有点怪怪的,她这个二师兄可不像是那种愿意吃亏的人啊。

“当然不了,我准备把这事告诉老大,让他贴身保护我。”

“别呀,大师兄那人多无聊啊,要是和大师兄整天待一起,恐怕会把人憋疯的。”

“说的也对,那我要是遇见那家伙了,第一时间找你好不好。”

唐楠楠美滋滋的同意了。

“师妹,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我好感动啊。”说着,续凤又装出要哭的样子。

唐楠楠用手在他的背后轻轻拍了拍,像是在安慰小孩子。

“乖啊,你先回去吧。”

刚转身走出一两步,续凤又回头哭诉,“那个人真的好狠啊,我真是太惨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拜拜。”

续凤又一次转身回来,对着明显已经不耐烦的唐楠楠说:“师妹啊,我当时真的好害怕,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

唐楠楠再也忍不了了,一脚踹在续凤屁股后面。“走开啊,哭哭啼啼婆婆妈妈的,烦死了。”

续凤把即将要发火的唐楠楠丢在原地,转眼就消失了身影。

回到房间之中,续凤盘腿坐在床上,深吸一口气后就闭上了眼睛。

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师父找来的那本凤舞九天的确是一位高人专门针对凤凰一族的血脉之力而创造出来的气息运转功法。那个高人十有八九就是仇人。

由于他的体质原因,缥缈宗以前的功法对他无效,之前的那种气息运转方式,对他来说犹如隔靴搔痒一般,根本没有任何进展,这么多年以来,他都没再抱有多大的希望了。

但是现在习得的这套气息运转方法,对于常人来说是极其粗暴的,甚至很有可能会使尝试者爆体而亡。但对于续凤的体质来说,就来的恰到好处,当空气中的灵气在沿着他体内的经脉运行了三个大周天之后,他的丹田之中不再是空空如也了。

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可以做到内力外放的那一步了。将前几年就已经丢下的剑术再重新捡起来练的话,同样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可以不再是“只得其形而不得其神了”。

续凤想起古人说过一句话,万事开头难。所以他以为自己踏过了最难的这一步之后,接下来的路将会是一片坦途。

只不过那个古人的原话是: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更难,难上加难。

缥缈宗上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给唐镇送了一封信,虽然他表现的毕恭毕敬,但是眼神中明显带着一丝倨傲。

等到信使走了以后,唐镇才看了信件。不过看完之后,唐镇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

“怎么了?”他身旁的妇人开口问道。

“是青城山那帮顽固的信,半月之后,他邀请我缥缈宗弟子前去切磋,以促进武道。”

“那有什么难办的,像过去一样,婉拒了不就行了。”

唐镇摇了摇头,“信上说,这次的事是由极乐宝鉴主导的。你也知道极乐宝鉴里面的那位是什么人,咱们最好还是不要和他们交恶,唉,惹不起呀。”

“没事,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突然想起了老二曾经说过的话了,当初还觉得他在危言耸听,现在想来,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几年前,在一次闲谈中,续凤问过唐镇一个问题,为什么甘心让整个缥缈宗停滞不前,为什么不广收门徒,扩大势力。

那时候唐镇是这样回答的。因为他闲云野鹤惯了,根本没那么多心思打理门派事物,像现在这样偏安一隅,稳稳当当的过日子就可以了。

续凤摇了摇头,告诉唐镇了一个道理。弱小一方的太平永远都是虚假的,你之所以太平,只是因为别人没有动那个心思而已。只要人家有了那方面的心思,你所粉饰的太平生活就根本无法维系下去。只有变得强大,才能过上真正的太平日子。

唐镇不以为然,根本就没把那时候续凤所说的话放在心上。

但是拿着手中的这封信,他才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青城山的实力弱于缥缈宗,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没有像元宋这样异常拔尖的年轻弟子。但是他们胜在弟子众多。

而极乐宝鉴更不用说,他们实力虽然不强。但是从那恐怖的号召力来说,缥缈宗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更何况现在,他们竟然联手送了这么一封信来,来者不善。

延伸阅读

佳德士汉堡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o26.shtml
随着人们生活要求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创业这条路,那么你们知道当今什么加盟项

艾许利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x04m.shtml
艾许利内衣项目介绍:艾许利内衣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

蜀锦香厕所串串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ssxd.shtml
成都蜀锦香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创建于2004年7月,旗下注册商标:蜀锦香厕所串串,在成都

格莱娅化妆品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a6a7.shtml
格莱娅化妆品是一家致力高科技美容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公司致力研发高科技美容设备及护肤用品

莱雅化妆品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a2c2.shtml
莱雅化妆品是一家专门从事化妆品研制、开发、生产和销售的国内外性企业,有着深厚的国内外

麻辣小鲜儿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uh5s.shtml
山东淘朵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朵)成立于2010年,坐落在美丽的泉城济南,是中

雪苹果童装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sl0r.shtml
雪苹果童装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kidsone童鞋服飾誕生於80年代的香港snowapp

硕森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nh4f.shtml
硕森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宝隆生物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gboo.shtml
宝隆生物优戒控烟健康中心项目介绍:戒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很多老烟民意识到了抽烟的危害

气味博物馆加盟  http://www.booksforinvestors.com/gg46.shtml
项目介绍:气味博物馆源自法国1936,收藏一切和生活相关的气味,馆内目前已收藏的气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在图书馆之师妹们!我来了!(2)

    无尽之海波澜壮阔且无边无际,离开三仙岛,需要横穿无尽之海才能到达武者为尊的东胜大陆。至于东胜大陆以外的诸岛,则是超脱于世俗之外的海外仙岛,其中正道修仙门派的代表,就是所谓的三仙岛。离开三仙岛之后,陆离一路御剑飞行驰骋在无尽之海上,看着波澜壮阔的大海,阳光撒在透明的海面上波光粼粼,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愉

  • 火影:开局变成辉夜姬分头行动

    上车后,大家都用疑惑异样的眼光看着吴芸,“喂,别愣着,赶紧的,自我介绍啊!”我小声的在吴芸背后说到。“噢,大家好,我叫做吴芸,我是谭豪的初中同学,这次谢谢大家救了我,希望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欢迎,欢迎,这样我们的女生队伍就更强大了,走我们带你去看看卧室!”小希很是高兴,拉着吴芸的手就往卧室走。打

  • 甜甜圈住你在线阅读第七章

    李二牛和刚子蹲在家门口,嘴里嚼着刚子买来的零食,“牛啊,咱也大老爷们了,是不是可以去找媳妇了?”刚子问道。“哼,你说到准子上了,我也想要个媳妇了。”李二牛心思上来了,跑到屋里去找他爹“爹,我想去讨个媳妇。”他爹看着二牛这样子,天庭饱满,面额方圆,虽然长的中,但家里穷啊,“二牛啊,你别着急啊,媳妇一定

  • [清穿红楼]都宠我第8章在线阅读

    “你休要胡言乱语,血口喷人!”楚苓的脸竟微微发红起来,“...谁要跟你说话,你走开!”楚曦心满意足地坐好身子,据原书中的情节,楚苓喜欢冠军大将军之子白文昊,两人自幼情谊甚笃,但楚苓后来还是被大周当作了送去外族讨好修睦的工具。今日长公主回朝省亲,皇上召集群臣世族欢贺长公主,说不定那白文昊也会来。楚曦对

  • 大神,你拿错剧本了之三身术练习【求收藏求鲜花!】

    拐过几条巷子之后,大蛇丸把自来也绕的昏头昏脑,远远甩掉,松了一口气,拍拍身上的尘土,回家。几分钟之后。“大蛇丸,你混蛋!跑哪去了!敢不敢和我正面一战!”自来也气喘吁吁的对着空无一人的巷子吼道,简直要暴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被大蛇丸甩了。大蛇丸已经到家,听不到。美由子轻轻的拉开门,手中端着一套黑色柔

  • 宠夫狂魔之捡个魔头当老婆之他们被结婚了 下

    恩暧和傅赋两人全程黑着一张脸,神情一致地不悦地看着摆放在会议桌上的两个红色的还写着结婚证的红色本子。而坐在他们二人对面的是两家的家人呆着一脸灿烂的笑容,其中彼此的海在病床上躺着的奶奶们笑的已经合不拢嘴了。但是此时此刻恩暧和傅赋的心里是崩溃的,有谁可以告诉他们面前的结婚证是什么鬼?虽然他们清楚两人之间

  • 写意良缘之第九章

    下午赵筱漾就知道了堵她的人是谁,跟她同班。坐在倒数第三排,第一天冤枉自己的也是她。重新站队,周铮突然开口,“教官,我认为你的训练不合理,磨练意志不等于虐待。现在B市温度三十六度,地面温度达到五十摄氏度,这是虐待。”“出列,你叫什么?”“周铮。”教官盯着周铮,周铮军姿标准,站的笔直,气质凛然。这名字听

  • 只为再次相遇在线阅读第3节

    十八岁这个年龄,还是炼气中期,这几乎可以说将来已经没什么成就了。修炼天赋对于一个人的修炼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就像那些年纪比谷玉龙还小的堂弟堂妹的修为都比他高,所以他必定会受到不少家族弟子门的冷眼。不过好在他是家主谷鸣的儿子,别人虽然看不起他但也不敢对他怎么样。这就让谷玉龙有点想不明白了,这件事谷玉龙一

  • 决天策作的一手好死

    “我应该解释的够明白了吧?”伊薇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古怪的眼神,顿时紧张了起来。“算是吧。”李三歌苦笑道。这种事就算解释得再清楚,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也让人如听天方夜谭,离谱得很。但不管怎么说,她的出现,与自己窥知平行的能力一定有某种关联。说实话,李三歌心里对此事除去震撼的那些外,还有窃喜的成分

  • 总裁爹地宠妻如命在线阅读第八节

    清风微拂,纤细秀美、郁郁苍苍的竹林里便时不时传出竹叶籁籁之声,一池绽放、点缀了大半个夏天的粉荷次第落败,唯有满池荷叶碧绿依旧。刚从外边办完事赶回来复命的男子隔着一条雕花走廊,远远地看见凉亭之中,沉默对弈、气质非凡的两人。“楼主,那边又传来消息了。”“又来消息了?!那丫头去了没?”左边一袭轻纱红衣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