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死对头每天都在被迫cos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十三汤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射日之征结束后,各大仙门对于之后的格局经常会举行大大小小的清谈会。但渐渐的,会谈的重点,从战后重建,开始向魏无羡手中的阴虎符转移。尤其是以兰陵金氏为首的那帮人,见不得别人手中有好东西,总是想冠冕堂皇地据为己有。江澄作为最年轻的一位宗主,经常被那些老狐狸当靶子挤兑。

蓝氏甚少让女修参与这种场合,蓝曲静也不例外。这些事蓝启仁和蓝曦臣是不会和蓝曲静说的,她只能在二哥的只言片语中,猜到一些。但只这一些,便也足够蓝曲静了解江澄的境况了。可惜,射日之征后,蓝曲静就回了云深不知处,一直没有机会出去,不能给江澄帮忙。

直到金氏要举办百凤山围猎大会的消息传来。

蓝曲静找到蓝曦臣提出想要去参加围猎大会。她很少主动和家里人提要求。蓝曦臣也知道她与江澄之间有些情愫。这些他也不反对,所以很痛快地答应了小妹会带她一起去,甚至还主动帮她去和蓝启仁说这件事。

打了这么久的仗,女儿功劳也不小。她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平常也很乖巧,难得想出去玩,蓝启仁也没多说什么。交待蓝氏两兄弟照顾好妹妹,就同意了蓝曲静去参加围猎的事。

只是蓝曲静没想到,大哥竟然给他安排到了观猎台上,而不是像他们一样,以竞争者的身份入场。所以,当蓝家子弟骑马列队入场时,蓝曲静只能摆出一副雅正的姿态坐在一旁,看着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把手中的花抛给两位哥哥,让他们淹没在鲜花的海洋里。

“快看,阿澄、阿羡他们来了!”清河聂氏的队伍过后,轮到了云梦江氏的列队入场。一旁的江厌离兴奋地拉着蓝曲静的手,将她带到围栏旁,给她指江氏队伍的方向,“快,快把花抛给他们!”

有江厌离地催促,又有一旁许多女眷率先行动。蓝曲静觉得,自己的行为应该也不会太显眼。她趁着别人没有注意的空当,快速投了一只花给江澄,精准地砸到了江澄的怀里。

和魏无羡的享受不同,此时的江澄正被一阵花雨砸得黑了脸。突然,一朵带着灵气的芍药花,准确无误地别在了他的衣襟上。江澄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观猎台。只一眼,他就认出了正在对他微笑的蓝曲静。那一身蓝氏特有的白色校服,混在一群五颜六色争奇斗艳的女眷中,是那么的耀眼夺目,就像一颗莹润的珍珠。而此刻这颗珍珠,被他看的脸颊有些微红,若不是被一群人围着挤不出去,早走逃回座位上去了。

一旁的江厌离看弟弟们都望向了这里,也赶紧抛出了两朵花。只是她用力过猛,差点挤出围栏去,把身边的蓝曲静和台下的两兄弟都吓了一跳。看到蓝曲静及时将人护住,江澄和魏无羡双双松了一口气,又将姐姐的花别在心口。这还是第一回,江澄别了俩朵花,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收不住了,连那花雨,都不觉得那么讨厌了。

待金氏的阵队也走过,金夫人拉了江厌离坐到她身边。蓝曲静离得有些远,没什么机会同她说话,围猎正式开始后,她便悄悄离席,打算去找江澄。

刚刚进了猎场没多久,蓝曲静就听到了一阵笛声。不用猜,她也知道一定是魏无羡,刚刚他和江澄一起进的猎场,蓝曲静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便顺着笛声寻去,没想到却见到二哥正在偷亲魏无羡。

看到这一幕的蓝曲静既尴尬又害羞。可她怕弄出动静被二哥发现她在一旁,又不敢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二哥是如何“行凶”,又是在“行凶”后如何跑掉的。

好在没多久,魏无羡也离开了。在确认了二人不会再注意自己以后,蓝曲静打算离开,结果金子轩和江厌离又迎面走了过来。刚刚经历了那一幕,让蓝曲静下意识的不敢现身,生怕又撞到什么不该撞见的。

直至魏无羡和金子轩起了冲突,蓝曲静这才走了出来。不用说,她自是站在自己二哥这一边,帮着“二嫂”了。不过,今日的江厌离完全没给别人发挥的机会,几句话,既护了云梦江氏的颜面又给魏无羡挣了理回来。若不是场合不对,蓝曲静真想给她拍手叫好。

一场闹剧,在金子轩突然地表白后,落下了帷幕。蓝曦臣问弟弟妹妹可要去给金光瑶帮忙增加围猎的范围。蓝忘机点头,蓝曲静却摇头,她此行的目的还没完成呢。蓝曦臣也不强求,嘱咐她注意安全,便和蓝忘机离开了。

蓝曲静也不搭理林中剩下的几个人,打算继续去找江澄。正在这时,一个人从林中转了出来,正是她要找的人。

“江澄!”蓝曲静和他打招呼。

“曲静?刚才这里没事吧,我看到了剑光,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江澄关心地问。

蓝曲静这边刚要回答,却被尚未离去的姚宗主抢了话。话里话外将江澄、魏无羡、云梦江氏统统嘲讽了一遍。这还不算,走的时候,他还和其他家主用谁都能听到的悄悄话挑拨离间了一番。

蓝曲静觉得,刚刚他们说魏无羡的时候,自己并没什么感觉,只觉得他是二哥的人,必须要护。当然,主力交给二哥,她在一旁略阵就行了。可此时听到这些人如此嘲讽江澄,她简直怒火中烧。当即跑到那些人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江澄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赶紧追了过去。

“自己没本事,就酸溜溜地说些怪话。以为挑拨几句,有能力的人就会转投你家门下吗?恕我直言,那些修士们就是想办法自立门户,也不会看上你这样的家主。魏公子是江家人,所做的一切也代表江家,他与江宗主兄弟一心,更愿意追随他,门人冲着谁去,都是云梦江氏的人,还容不得别人置喙!”

一个小门家主见蓝曲静突然冒出来,呛了他们一顿,有些费解。

“玉华仙子,你这是做什么?我们说江氏的事,和你无关吧。还是,你和江宗主有什么……”他的话虽未说尽,但语气和表情已经把他猥琐的意思充分表达出来了。

只是这表情还没有维持多久,那人就被一鞭子抽在了脸上。他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离毁容不远了。

“谁!是谁?!”那名家主的弟子迅速戒备。

江澄将紫电收回指间,不紧不慢地走出来说道:“既然秦家主如此瞧不起我江某人,那以后,秦氏就不要再与我云梦来往了。”

“啊、啊!”那秦家主脸疼得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虽然自从江枫眠夫妇离世后,江家大不如前,但江氏仍是四大世家之一,何况如今还出了个魏无羡。而且江澄说的不是不要与江家来往,而是不要与云梦来往,要知道在云梦还有许多受江氏庇护的附属宗门,云梦资源又极其丰富,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得罪死江家都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只可惜那秦家主再着急,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旁的姚宗主见状,以一副长辈的姿态站了出来。

“江澄,论辈分我也算你叔父了。你此举可甚是不妥啊,秦家主好歹也是金氏请来的客人,你如今不分青红皂白就用一品灵气伤人,实在是说不过去,赶紧跟秦家主道个歉,我也好帮说和一番。”

“也许姚宗主也不想和云梦再有什么来往?”江澄不理他那一套。

“你!”姚宗主看江澄这么不给他面子,瞪圆了眼。

“或许,还有我们姑苏蓝氏。”一旁的蓝曲静语气平淡地加了一句。

“你们!真是世风日下!四大家族的小辈居然如此之猖狂!你们是要翻了天去吗?!”

江澄和蓝曲静谁也没理他,相互对视一眼,肩并肩一起离开了。

“江澄。”走出一段之后,蓝曲静开口叫身边的人。

“嗯?”

“那些人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是个人都能听出来,除了嫉妒,就是挑拨。”蓝曲静跟江澄说。

“我和魏无羡自小睡一张床,喝一碗汤,相识十几年,还不至于为了几句犬吠,就生了嫌隙。”江澄说着心里话。

“可是你从刚才就阴沉着脸,我从没见过你这副模样。”蓝曲静有些担忧。

“吓着你了?”江澄连忙调整表情,他刚才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副骇人的样子。

“没有,我有些担心你。”蓝曲静说。

“我是在想以后的事。”

“以后?”

“嗯。如今江家没有长辈坐镇,他们谁都想来踩一脚。魏无羡又因为阴虎符成了众人眼中的一块肉。我怕有一天,我护不住他。”江澄看着远方长出了一口气,可这口气并没有疏解他心中的烦闷。反而让他更加喘不过气来。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什么都可以。”蓝曲静带着十二分的真诚对江澄说。

江澄摇摇头,“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只要能时常见到你,我就很开心了。”江澄不会说情话,但他不知道,他心里最实在的话,就是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

蓝曲静脸颊泛红。

江澄继续说:

“你刚刚好厉害,我都不知道,姑苏蓝氏的玉华仙子,还会和人呛声。”

“我这算什么,说的一点都不犀利。你是没看到刚才厌离姐姐舌战金子勋,那真是绵中带刚、字字珠玑。我都不知道厌离姐姐那么厉害!”

“真的吗?你快和我说说。”

“刚刚……”

然而事情还是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在魏无羡救走了温情一族后,江澄为了大局,也是为了保护魏无羡,不得不佯装跟他决裂。为此,两人还当着许多人的面真刀真枪地打了一架。

没过多久,魏无羡又从蓝忘机口中知道江厌离要成亲的消息,他失落不已。

这天,魏无羡带着温宁下山来卖萝卜,遇到了江澄。原来是江厌离心里惦念着魏无羡,来看他,顺便让他看看自己穿着嫁衣的样子。

“你的剑伤几天好的?”在江厌离给温宁送汤的时候,江澄问魏无羡。

“七天。”魏无羡有气无力地答道。

“才七天,你知不知道我这条胳膊吊了半个月,你下手可真狠!”江澄凶他。

“半个月我就狠了?你怎么不问问我胳膊吊了多长时间?!”魏无羡即委屈又愤怒。

“你的胳膊?我伤你胳膊了吗?”江澄纳闷。

“你是没伤,但架不住你女人下手狠啊!她差点把我两条胳膊都卸了!我的伤养了整整三个月啊!要不是温情在,你现在见到的就不是夷陵老祖魏无羡,而是残障人士魏无羡了!我说江澄,你下次有什么计划的时候能不能跟你女人先通个气儿,别让她跟护犊子似的护着你。要不是蓝湛及时出现把她拉走……我都不想说了,想起来我就想哭!”

“我女人?你说曲静?她去找你了?!”江澄完全不知道。

“除了她还有谁?当初聂二说千万别惹她,太他妈有道理了,她完全不用她爹为她出头,光她自己就是个大型杀伤性灵器啊!”

“你说话注意点!还不是因为你欺负我,她才看不过眼的!”

“我欺负你?!那以后再打架我躺下任你打,绝不还手,至少你下手还有分寸!”魏无羡真是败给他们俩了。

“哼,活该!”江澄难得露出了许久未见的傲娇。

延伸阅读

固兹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no2m.shtml
固兹胸花总部经销批发的饰品、手工饰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奇迪电器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u1yk.shtml
奇迪电器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空调、饮水机、纯净水设备、洗衣机等电器系列产品设计、开发、

乐平方婴童床垫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6r2l.shtml
乐平方婴童床垫专注母婴产品的研发、设计、制造及销售。拥有资深的研发设计人员,先进的现

金至尊首饰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sred.shtml
金至尊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为掌握中国內地市场的巨大商机,金至尊实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

紫苏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dshe.shtml
紫苏抱枕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雄

三为车灯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6sba.shtml
三为车灯是广州三为电子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以改装、配件、培训、加盟为一体,打造中国专业

NORN幸运女神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dhll.shtml
NORN幸运女神饰品源自法国及法国饰品设计师的设计风格以原始的部落文化为基础--图腾

金福生珠宝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6djr.shtml
金福生珠宝是由深圳市金福生珠宝有限公司与法国知名珠宝首饰设计大师Daniel,SEJ

爱恩家政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sfp3.shtml
爱恩家政是由香港爱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在中国大陆地区设立的专门针对中高端客户需求

水公馆便利店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baka.shtml
广东有名连锁品牌—【水公馆新概念-综合体便利店】+【乐家嘉家快送】是唯琅控股集团旗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夏清的逆袭人生第五章在线阅读

    晋江这次抽的厉害,一直到第二天才被系统修好,修好之后十分的郁闷,聂小安跟她说话它也不理,蹲在墙角生蘑菇,把自己生的满脸都是蘑菇。聂小安为了安慰他,保证下次过去工作一定带着它,它才开心起来,跟聂小安讨论它什么表情最好看。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聂小安至今还不知道自己被分到什么专业,按着发过来的短信找到教导

  • 恋战高卢在线阅读第九章

    所有人准时在酉时之前赶到了黑木林。苍墟青囊师长带着蜀山苍墟的弟子来到了黑木林。“为了试炼大家的胆量,所有人必须穿过黑木林夜上蜀山,你们将被分为五组又我没五个人分别带队。”“下面听到名字的跟随你们白师兄进山。”只见青囊拿出一份卷轴,开始咏读上面的名单。“齐灵云,君策,余英奇,虫秀才,阿土,金九九,小鸽

  • 假如青春不散场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对于她突然提出来的这个请求,南洪珠更详细地给姜草熙解释了一番。前阵子南洪珠不是被丁宰璨求婚了嘛,于是之后他们两个就开始准备婚礼,几乎是一拍即合地选择了西式露天婚礼,找了策划找了主持,一切都和和美美顺顺利利,但两人偏偏就是在婚礼现场的饮食方面上出现了分歧,很难达到共识。“我觉得我们还是找西餐

  • 海贼王之龙与香克斯第四章在线阅读

    “王叔,我娘呢?诶,你们咋绑着我呢?”看着孙大胆清醒了王庆国就把发生的事告诉了他。孙大胆开始还有些茫然,可是听到最后突然嘿嘿一笑。“我奈松花江胡九爷,你真当这孙子清醒了。嘿嘿,这孙子敢招惹本大爷,他的命早就没了。嘿嘿嘿。”说着孙大胆就站了起来,冲着王庆国扑了过去。幸亏绑着孙大胆的麻绳够结实,他前扑还

  • 穿成残疾校草的结婚对象在线阅读第七章

    龙域帮忙提着包跟在李晓娜的后面到了李晓娜的私家车商上,这辆车是李晓娜爸爸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这次出来游玩就叫司机开来了,现在司机也不敢回来了,只好自己开咯。虽然龙域是第一次见过车,但是想到自己以后会接触到更多的新事物也就释然了,而且主动要求李晓娜教自己开车,李晓娜看到他主动要求学习,当然是求之不得

  • 不留行在线阅读第7章

    “呜嗷~”一声颤响城门的咆哮兀然响起,震得人浑身疙瘩窜起。苏木猛的抬头头,听声望去,然而一个震撼悚然的画面印入眼帘!!灰色的天幕笼罩在这座城市的上空,桂城引以为傲的城墙鹤立鸡群,矗立在桂城的前方,可就在这矗立城墙最顶端的天空一个巨大的身影飞跃而来!!!它的影子顺着城墙的楼梯垂落,笼罩了近半个城门!它

  • 超神学院之改变未来靠。。。要命的决斗

    已经整夜没有睡觉,无论辰希如何装病、装疯、装傻,还是给其他人架了来帝都里的斗技场。带着那熊猫般的眼睛,一路过来辰希还仿佛精神病般在喃喃自语:“死定了,死定了。这次肯定没有命了。而将他架来竞技场的其他人早已退了出场外,剩下他一人在这。圆环形的石砌斗技场,和古罗马时代那种供贵族**,血腥的斗技场形状结构

  • 阵逆三星在线阅读第九节

    阮晟觉得自己此刻不仅头疼浑身都不自在,他发现自己压根就跟不上谢宴的脑回路,他到底是怎么把去御书房跟侍寝联系到一起的?他在他眼里就这么变态?这么禁不住诱.惑?随时都可能怎么着他?可面对着谢宴谨慎故作欢喜红着脸看过来的目光,这指不定心里这会儿怎么骂他不要脸呢。于是,既然他都不要脸了,那解释……就算了,无

  • 氓在线阅读第二章

    “方泽?”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齐齐看向钟懿身后,似乎很是惊异。尤其是罗笔芯和明川,惊讶中带着强烈的好奇。伴随着钟懿声音落下,一位很是年轻的青年走进会议室,微笑点头示意。帅气的脸庞加上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很容易引发别人的好感。钟懿看了众人一眼,微笑道:“方泽这个人,我就不用介绍了吧?”“你就是方泽?”

  • 学神他总想掰弯我眼镜在线阅读第七章

    她和程落雪的斗争中,皓月背叛她,她被陷害,直接打入冷宫,就这样皇后还不放过她,她被挑断手筋脚筋,被她的人防火烧了清园,在大火里慢慢等死。可重来一世,她不知道为什么皓月宁愿舍弃清白救她,但是最后还是背叛了她。“朋友?”漓走近,“那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吗?”程落薰垂眸,没有回答他,她不想骗他。漓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