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全修真界白月光[穿书]第十章

作者:云浮烟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日,二殿下静衡匆匆的下凡来寻静离,之前我只匆匆的瞥见过一次静衡,他成日与花仙腻在一起,鲜少露面

这是第一次真切的看见他的样子,他与静离长得有些相似,但更像天后一些,面容里带着些许的温润,肌肤白净,高挑俊朗,似一名无忧的少年一般

静衡的眼神中带着明显的焦虑“静离,你快回去吧,再不回去天宫都要没了”

静离一听眼神不由得一怔,眉头微锁“怎么了”

“魔界攻打天宫了”静衡说着拉着静离的袖口就要往天上飞

“我现在一点仙根也没有,我去有什么用”静离说着一把甩开了他

“你没用,嫂子有用啊,你知道打头的是谁吗”静衡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打头的是郎凤,是内只公凤凰”静衡就差拍大腿了

“怎么会?”静离和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我感觉心如同冰入寒冬,郎凤怎么会在魔界,发生了什么?我的脑子混乱无比,已经顾不得询问静离的意见,转身变成凤凰,让静离到我的背上,不由分说的跟着静衡向天宫飞去

冲上天宫,四处已乱成一团,仙使们忧虑重重,九重天上站满了仙尊,我回到清幽殿换了身衣裳,与静离一起进了大殿

仙尊们看到两人的到来,讨论声瞬间戛然而止,天后手扶着额头,瘫坐在凤椅上,面容憔悴异常,天帝坐在一旁,神情严肃,二人抬眼看到霓凰与静离,眼中顿时闪出喜悦的神色

“离儿”天后眼中含泪从凤椅上踉跄的走了过来,一把抱住静离“你可知,我有多担心”天后一边说着,一边查看着静离“怎的有些瘦了,可是吃苦了?”

“母后担忧了,霓凰将孩儿照顾的很好”静离说着拉起了霓凰的手

天后这才开始注意身旁的我,突然她如同想到什么一般,一把拉起我的手,吓的我浑身一颤,想把手收回来,却又被她死死拉住

“母后什么都答应你们,你们快想些对策,魔界就要打到天庭来了,内个郎凤带着魔兵就要攻破花界的设防了,要是再攻破水族的设防天界就要破了”天后顾不得形象,恨不得捶胸顿足“羽族非要等你来了才出兵,说不敢单独对抗郎凤,水族只肯出兵五百说婚事不成其他的免谈,花族则拿静衡和花仙的婚事威胁,只靠天兵和众仙使还有下界寻来的仙尊们怕是也抵挡不住的”天后说着落寞不已

“郎凤怎么会去魔界”我焦急地问着,他明明进了疆灵山的深山中,怎么会到魔界去?

“那疆灵山深处本有一条通往魔界的密道,之前被天帝以及众仙使们用上古禁术封住了,没有神力是打不开的,可那郎凤是父神所创,拥有神脉,竟然进了密道,到了魔界,探子来报,魔界女帝,精通易容术和读心术,她易容成了你的样子,郎凤对她言听计从,在她的怂恿下这几日便开始带兵攻打天界”

“报……”这时天兵来报“羽族听闻太子与……与这位……仙使归来,带兵前来增援”天兵纠结了半天,不知如何称呼霓凰

“什么这位仙使,这是太子妃”天后呵斥着

“是……太子妃”天兵附和着赶忙退下

天后变脸的太快让众仙人有些猝不及防,见羽族前来,忙吩咐二郎神带羽族下去进行部署

我完全没有时间和她讨论自己的称位,只想着应该如何应对郎凤,我想起他走时决绝的样子,他定不想见到自己

大殿上喧闹不已,我浑浑噩噩的跟着静离走回寝殿,郎凤找到了心爱之人,自己是应该替他高兴的,可是却又不停的想起他在自己身旁时的样子……那女子怎么能利用郎凤对自己的情意,让他来攻打天界

次日探子来报,魔界已经驻守于昆仑湖边

往常安静异常的天宫,此时都变得聒噪了起来,每位仙人的脸上都写着焦虑,停下来不停的讨论着战事

晚上,我的心口堵的厉害,静离抱着我坐在床上,拍着我的后背想让我入睡,可我却烦闷的愁眉紧锁

入夜,静离在一旁已然睡去,我悄悄的坐了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我想我应该去找郎凤谈一谈,至少应该去试一试

我没有变成凤凰,那样太显眼了,我避开天宫的天兵,直接保持着人形飞下天宫,这样飞我也是会的,只是慢了些,午夜的寒风冰冷刺骨,我打了个冷颤朝着昆仑湖飞去

许久,突瞧见天边红光大震,那是两军交战仙火碰撞所发出来的光芒,我一眼便在魔军中认出了郎凤,他是那样的醒目,血红色的长袍,青丝佛下,映衬着冷峻的面容,邪魅而妖冶,这样的郎凤让人有些陌生,我心情忐忑的落到他的面前,魔兵们竟然完全没有反应,甚至不敢回头看我,想来是那位女帝也一直易容成我的样子,所以他们已经习惯了,把我当成了她

郎凤凤眼微挑,懒散的一把搂过我,我的身子顿时一僵,感觉时间似乎静止了一样,空气中传来郎凤身上淡淡的清香,与这战火弥漫的景象很是不协调,这场景似乎又回到了在疆灵山的日子,郎凤注视着我的眼睛,那目光炙热深情,他将头埋在我的发丝中,闻着发丝的香气,突然目光一冷“你……怎么在这”

郎凤的声音冰冷的如同寒霜一般,将我拉回了现实,我竟然不自觉的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一时不知如何开口“郎凤,我……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可……可我很担心你,你收兵吧,和我回去吧”

“你来就是要说这些?”郎凤苦笑着,冷冷的说道

“郎凤,那个女人她在利用你郎凤,利用我们的感情,跟我回去吧”我的声音有些近乎哀求的说着

“回去?回哪里去?感情?你与我谈何感情?”郎凤不耐烦的甩开我拉着他的手“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他的神情和话语深深的刺痛着我

“你听我说,你跟我回去吧,我们回去说好不好”我不死心的拉着郎凤,在我的心中一直以为郎凤还会像以前那样对我言听计从

“滚开”郎凤说着一把甩开我,我瞬间被他甩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疼的皱了一下眉头,郎凤眼神中闪过一丝关切却又转瞬即逝

魔兵们这才察觉到霓凰有些不同,错愕不已,其中一个魔兵忙去偷偷秉明女帝

我顾不得疼痛,从地上爬起,再次走到郎凤面前“为什么这样?你想让我怎么做?我怎么做你才肯回去?”

郎凤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这样子的他似乎已经恨透了我,过了许久他才悠悠的开口“你以为我还会在意你?”

“我只是不想让你犯错”我喃喃的说着,声音有些颤抖

“错?什么是错?也许一开始就是错的”郎凤说着,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是啊,如果当初他没有离开疆灵山,如果没有遇到霓凰,也许一切会不一样

“如果再选择一次的话,我宁愿我们没有遇到过”我噙着泪水说着,心中满是酸楚

“你不要以为我一直纵容你,就不会把你怎么样,你马上给我消失,滚回你的仙界去”郎凤冲着霓凰怒吼着

霓凰哽咽着转过身,郎凤看着她的背影,心如刀绞,是啊,他爱她,可是她却永远不属于他

魔军突然一片肃静,一红衣女子悄然而至飞落在郎凤的身边,妖冶的一笑,郎凤瞬间紧张的望向霓凰的方向

此时的我正毫不知情的落寞的走着,打算飞回仙界

“这美人既然来了,何必走的这么急呢”

我听到耳边传来一女子妩媚的声音,回头看去,呆若木鸡,那女子竟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一丝娇柔,想来这便是那女帝,女帝妖娆的环绕着郎凤坐在他的腿上,说不出的妩媚,我看得分外刺眼

女帝淡笑着起身飞了过来,冲着霓凰佛了一下衣袖,袖角划过她的脸庞,霓凰只感觉香气飘过,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眩晕,她依稀的看到郎凤狂奔了过来,对上郎凤焦急的目光,她倒了下去,原来,他还是在意自己的

醒来,头疼欲裂,我隐约听到了郎凤与那女帝的争吵声,药力却没有过,她完全发不出声音,身子如何也动弹不得,

“我说过,不许动她”郎凤怒吼着,随之而来的是茶杯摔落碎裂的声音

“你那么在乎她,可她呢?在她心里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叛徒,你明不明白最后陪着你的只有我,只有我你懂吗”女人愤恨的说着

“柒慕染,你若是敢碰她,我就杀了你”郎凤冷冷的说,不留一丝情面

“哈哈,杀了我?好啊,你现在就动手啊,我终究敌不过她,你有种就收了她啊,她就在里面,动都不能动,你现在这样算什么?和我在一起,还想着她?我每天顶着她的脸,你还不满意?你还想怎么样?”

“报……抓到一名奸细”我听到魔兵来报,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带上来”柒慕染尽量平息掉自己的怒气说着

不多一会,传来一阵脚步声,那人应该是被带了上来

“你来做什么?”郎凤有些怒声道

“霓凰”静离挣脱开魔兵,一把抱住柒慕染,担忧的问着“你怎么样?他有没有难为你”柒慕染被静离抱的一慌,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都忘了反抗

“拿来你的脏手”郎凤怒了,他一把推开静离,搂过柒慕染,虽然他不爱柒慕染,可她毕竟是自己的女人,更何况顶着一张和霓凰一样的脸,只要静离不痛快,郎凤就感觉特别的舒心

“你做什么?”静离冲过去,想要再次拉回柒慕染,直接一脚被郎凤踹倒在地,静离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霓凰在内室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哽咽着,透着石门些许的缝隙,看着静离和朗凤的样子,她想要告诉静离她在这里,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郎凤心中突然充满了胜利者的喜悦,他扭过柒慕染的头狠狠的亲吻着,抚摸着她的脸颊,柒慕染突然心中泛起一丝的难过,她知道郎凤只是把她当做霓凰来欺辱静离,却又只能默默承受,她自己不知不觉的已经沉沦,她爱郎凤,爱他胜过爱自己

静离看着眼前的二人,瘫坐在地,没有仙根的他完全不是郎凤的对手,刚刚的那一脚踹的静离血气翻涌,他感觉自己的肚子疼的已经麻木了,他拼命的向前爬着,他想阻止他们,可却又不争气的站不起来

他看着柒慕染假扮的霓凰,她妖冶的身姿妩媚动人,静离崩溃了,霓凰这是怎么了,他泪流满面,愤恨,恼怒,铺天盖地的袭来,他恨不得撕碎郎凤,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欢愉声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静离的心,郎凤嘶吼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你没看到她很享受吗?你不知道,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吗?”郎凤说着,把柒慕染抱到了静离的面前,玩味的看着他

静离拼尽全力的爬起来,试图拉开郎凤,却被柒慕染一把推开

静离僵在那里,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霓凰竟然把自己推开了?不会的?是不是郎凤给她吃了什么东西,可她完全是清醒的,静离再一次的把手抬起来,可看着柒慕染的样子,静离的手僵在半空中,他缓缓的收了回来,静离低下头,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不想再看

他强撑起身子,跌跌撞撞的走出了石室,瘫坐在门外,耳边回荡着石室内的喘息声,他感觉脑中不断闪过刚才的画面,静离突然感觉喉咙一热,一口血再次喷了出来,他瞬间晕了过去

内室的我莫名的伤感,听着朗凤和那女帝的声音,我突然想到了当初在疆灵山和朗凤在一起的时日,却又看到静离的样子,顿时心急如焚,拼命的在手臂上咬了一下,一股血腥的气息传来,周身感觉通常了许多,我试着喊着一声“静离”声音虚弱的略带颤抖

门外的郎凤似乎听到内室的声响,不顾柒慕染的阻拦,披了件衣服进来查看,打开石门,正看见霓凰眼中含泪满嘴是血的看着自己

“霓凰”郎凤惊呼着,一把抱起她,郎凤紧张的心似乎都慢了半拍,他不知道霓凰怎么了,为什么出了这么多血,只以为是柒慕染做了什么手脚

“你对她做了什么?”郎凤对着倚在门口的柒慕染怒喊着

柒慕染瞬间愤怒到了极点“你脑袋是让猪拱了吗,你看不到她胳膊上有伤吗”

郎凤这才明白过来,霓凰这是想让自己清醒起来,瞬间心疼不已,他低下头闭着眼睛流出一滴眼泪,滴在霓凰的脸上,霓凰瞬间恢复如初,身体也慢慢的好了起来

我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哽咽的冲出石室,看到了门口倒下的静离,抱住他,崩溃的哭了起来

延伸阅读

利威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pw6o.shtml
利威车载用品总部是行车记录仪、行车记录仪、空气净化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想像女装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ffx.shtml
想像主张以“成衣搭配”理念打造时尚女性的穿衣风尚。以多面新颖的服饰,从而满足不同场合

索思图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b3y7.shtml
索思图加盟详情索思图衣柜加盟是一家集专业设计、制造、销售与服务为一体的整体衣柜企业。

润承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avyx.shtml
润承婴儿用品旗下婴儿系列产品的主营品牌。生产PP奶瓶,玻璃奶瓶,硅胶奶瓶,奶嘴,牙胶

素图女装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adkj.shtml
素图女装源自“女装之都,丝绸之府—杭州”的杭州迈万服装有限公司创建于2008年,是一

德天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dhdh.shtml
佛山市德天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节能环保产品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金嘉福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n250.shtml
加盟优势:1、统一、标准的品牌形象识别系统,各省市统一的推广、传播及管理,品牌度不断

安视乐视力健康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zi9.shtml
安视乐视力矫正加盟连锁品牌先进的技术设备,八项国家专利技术,大爱的精神,使之成为行业

米香保健品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avse.shtml
米香保健品坐落在美丽的泉城――济南市历城区仲宫镇高而办事处,米香保健品以开发、科研、

潮起尚品生活馆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s7ym.shtml
潮起尚品生活馆一个新奇创意个性十足的潮品生活馆,为生活添色彩,给每天送惊喜,备受消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话之武神崛起在线阅读第8章

    易雪歌早晨起来的时候,一睁开眼就瞧见了萧沉渊那张美人脸。床帏内纱帐垂下来,顶上黑沉沉的,仿佛虽是都会压下来似的。那些被隔在外边的晨光悠然的在纱帐上描绘着花鸟虫草的图影,静谧温柔。这种时候,仿佛整个天地都被隔开,只有她和萧沉曜,独独留在这一个小小的世界里。大约是易雪歌的目光太灼人了,萧沉渊的眼帘轻轻动

  • 神龙特工第七章

    为法老建起的宫殿豪华而奢靡,精美的雕刻、黄金的摆饰、打扇的侍女和飘渺的香薰。所有存在于此的一切,都是为了休憩在王座上的那个人:奥兹曼迪亚斯王。为他建造起上天的天梯,以便他可由此上到天上。天空把自己的光芒伸向你,以便你可以去到天上,犹如拉的眼睛一样。但现在,他却主动地走下王座,一如昨日那般,未曾变过。

  • 仙梦缠身在线阅读第3章

    看到唐舞麟这样唐潇天也是知道为什么的,觉醒了蓝银草武魂嘛。唐潇天装作不知道为什么的一副表情和唐孜然一起去找唐舞麟,当知道唐舞麟觉醒了蓝银草武魂后,唐孜然和唐潇天虽然劝了唐舞麟很长时间但唐舞麟还是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没事的,舞麟,不就是蓝银草武魂嘛,唐某人说过:没有废物的武魂,只有废物的魂师”“而且

  • 超级英雄之信念侠在线阅读第九节

    霍景臻开口,唐西西才注意到旁边有个人,看着他一只手里拿着手机,开着音乐播放器,一只手里拿着房间的备用钥匙。这老头到底是谁的老爹啊!起床气猛地爆发。“你神经病啊!暑假!暑假你明白吗?一大早地扰人清梦!”“鉴于西西小姐惊人的高考成绩,我已经向你父亲请示过了,辅导即日开始!”无视唐西西的起床气,霍景臻平和

  • 至尊花心帅男在线阅读第八节

    乐小苏煞风景的跟豆子撒娇,说是觉得无聊想回去。豆子宠溺的看看她,起身要走。若蓝火了,站起身说:“豆子,你算什么意思?我们好歹这么多年没见了,你就这么走,太不给老朋友面子了。”豆子刚想说什么,乐小苏又开始不怕死的出来插话:“怎么着?叫人来还不让人走了?”若蓝啪的一只酒杯摔碎在地上:“乐小苏,你丫给我闭

  • 不死邪神在线阅读第1章

    青砖壁瓦,袅袅炊烟。虽说已打了春,冬寒却未完全退却。此时已是晌午,小巷飘来一股肉香,使人闻之垂涎。一个体型适中,胳膊上带着一副套袖,腰间围着红色围裙的妇女在厨房吆喝道:“小风去买瓶酱油,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肉。”这时杨敬风走过来趴在门框上嬉皮笑脸道:“妈,没白养我吧。”杨妈脸上藏不住的笑:“别贫了

  • 重生神族公主的日常生活未来师叔?王老?

    “你!”青年人眼睛死死盯着那黝黑的女人,但是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眼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恐惧。“下次你再说我就废了你!”那青年人甩了一句狠话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王墨念见此只好默默跟上,心里为这位黝黑的姑娘点赞,有机会定要去她那多坐坐。还有这青年人居然是个萎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是学成了法术定要给他个

  • 玄幻海贼之神级体验卡之公牛没有奶

    爱丽丝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然后她发现城堡里没有吃的。“那您平时都怎么办呢。”爱丽丝看向老管家。“我是幽灵,不需要吃东西。”老管家摇了摇头指了指腿。爱丽丝明白了,老管家应该和皮皮鬼差不多,虽然是幽灵但是可以摸到周围的东西。那她该怎么办呢。她打开了梦幻庄园,有种子,有田地,就是不知道等麦田长出来她会

  • 带着筷子闯异界第10章在线阅读

    仇恨,都是后来种下的。只有爱,是永恒的。一群人三三两两的从茅草屋走出来,慢慢的就像小溪汇成了江河,黑压压的站满地上的每一寸土地。眼睛泛着光,如黑夜的狼。“你可知他是谁?”张良随手指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问十摇了摇头,他的确不知道,这里每一个人他都不认识。“这是我的母亲。”壮汉咬牙切齿道。问十眼眸低垂

  • 重瞳者在线阅读第1节

    S市的九月,天碧空如洗,不染一丝纤尘,让人看起来心情也好了许多。刚回国的陆眠星跟在测绘系系主任往走廊尽头走。系主任是测绘领域知名的教授,姓詹。“母语还熟练吗?”陆眠星点头。詹教授见陆眠星点头没再说什么,继续往前走,须臾停在办公室门前,开锁推门进去,把手里的资料往桌上一放,坐在沙发上,示意陆眠星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