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梦回开封府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空凝 来源:晋江文学城

5小绿处事缜密些,这刚被老爷认回来的夫人可出不得任何差池,趁着小翠,小碧和夫人说话,悄声摸出桃源去传出琴瑟之声的地方偷瞧上了一眼。

果然不是三娘子练习歌舞那么简单,又和舞的乐师在那里弹奏,三娘子舞还是那么妖娆,跳的尽兴,香汗淋漓。旁边二娘子拉着四姑娘在那里作陪,可见那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架势,又想三娘子平白换了场地,老爷上朝还不在府上。

大夫人吃斋念佛,在房府算是个隐形人。

这冲着谁去的,不言而喻。

小绿给夫人添茶,见着小碧就是比小翠懂事。

她轻微摇摇头。

小碧接了话茬就劝夫人留在桃源之中,“夫人不是等着小公子嘛,小公子被老爷接回来了,他肯定最希望见到你。”

等这波安慰过去,外面静了一会儿,又唱起了小曲。

张桃花坐等又等问房元德还有多久回来,朝参之后还有办公,不过也有翘班的时候,这可不包括房元德这位兢兢业业的典范。

一听房元德要下午才回来。

至于接孙儿会不会提前,三姐妹也拿不定主意。

张桃花拍板,“那就听曲去。”

可能不是富贵命,张桃花觉得这天热的冒烟了,晒得疼,这也刚刚听说三娘子跳舞,她忍下来的原因。

不过此时那娘子唱的平洲的调子,那嗓子如黄莺出谷,绕梁三日。

反正张桃花就随便找了两个词夸夸,她墨水喝的不多,可这姓房的曾说闻声识美人。

还是皇帝送的美人。

说白了张桃花对那些个生米煮成熟饭的人上了心。

这次小碧没说让张桃花在桃源安心等了。

你这儿忍让,止不住别人出幺蛾子。

只是张桃花忍着被太阳晒的火辣辣的疼痛,去看美人,去听曲。

刚到地儿,还没看清院子那苗条的身影。

张桃花先晕倒了。

幸好小绿,小翠她们侍奉左右扶住了她,要不然,不得摔地上去。

梅圆圆作为梅香玉陪嫁丫鬟,又是个有名分的了,因为梅香玉不管事,梅圆圆还管着房家后宅一应开销。是个明着不当家,暗地里做主的人。

房元德忙正事,知道了,也没在意,反正房府一团糟,他心里有数。

只期望不要在弄出人命。

这张桃花进院一倒,三娘子也些意外,唱曲都跑了音。

梅二娘子跳起来就骂了,“专找我们晦气,故意的吧。栽赃算计,泼脏水?我可不认!”

小绿三姐妹是房元德买回来伺候张桃花这位夫人的,认准了桃源的主人。以前夫人不在的时候,她们做些洒扫的活计,桃源都没踏入过,还被梅二娘子有意无意针对。现在主子倒了,小绿嗡合了下嘴唇,壮着胆子去佛堂请梅夫人。

小绿去请了梅夫人,剩下小翠小碧两人扶着夫人回桃源,梅二娘子见张桃花真不是装的,在脸面与巴结乡野愚妇之间权衡,最后不诧道:“这麻雀长了很七彩毛,也变不成凤凰,不知哪来的妇人,张口一个夫人,闭口一个夫人,慧心院里的主子不认识啊!”

梅二娘子也不敢真因张桃花与老爷作对,这不扯虎皮拉上慧心院里的主子,“什么人啊?除了那满头的金钗,跟那烧火房徐婆姨还真没什么两样。”梅二娘子冷哼一声,拉着女儿走了。

梅二娘子抱怨,小翠听见了,回头看了一眼,受了一记白眼。

此事,张桃花刚进门,早上房元德出门之前也交代过了。

她这一病倒,梅香玉让人请了长安府宝芝堂最好的大夫,有梅夫人出面,梅二娘子表现的乖了,拉着阿艺姑娘守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三娘子看了看,与梅香玉告辞,先回了回眸院,说是晚些过来看望。

大夫看诊过了,没什么大事,中暑,热昏了。

梅二娘子进了桃源,那双眼睛左看右看,四姑娘看上桌上给张桃花准备的点心,在那吃,她盯上了房元德为张桃花置办的首饰盒子。

置办的首饰存了这么多年,得存上多少好东西。

宝芝堂的大夫来一趟,张桃花只是热昏了,病情稳定。西院嫣然院里,三公子怕太阳,久病不起,就此大夫又去了嫣然院里给三公子看看。

不过,等大人孙儿接回来,房府多了位第三代公子,嫣然院里三公子也该改口叫三爷了。

有梅夫人叫走了梅二娘子,桃源里才清净下来,没多久,这不张桃花就醒了。就有刚刚她搞不清状况问“这是哪”的事情。

记忆回笼,张桃花也想起来了,出就要问姓房还没回来,话到嘴边又转了一个弯,“老爷还没回来。”

这话说的是肯定句,房元德回来了一准守在她身边。

爱妻就算是假的,为了这名,他也会守在她身边。

只是想到晕倒前的感觉,张桃花走到窗边慢慢伸出手,很快又缩了回来。

她怕太阳,她确定了。

还是阴凉的地舒服,靠近冰盆更舒服。

小绿没注意到张桃花的脸色,因大夫去了嫣然院的事给她解释,“三公子怕阳光,一直不怎么出门,听说最近病情加重了,还吐了血了。宝芝堂的大夫过来了,给你看过,夫人你是热的中暑了,大夫让你好好休息。他人来了一趟,就顺便去嫣然院里看看。”

三公子也怕阳光,张桃花把这事记在心里,以前听说房元德继子三公子有怕阳光这种病,她还以为是娇气,没想到真有这病。

窗边透风,挨着就有张美人踏,张桃花吩咐小绿把冰盆放进一点,她去踏上躺着,吹吹风。

这时前面珠帘晃动,小翠端着吃食进门,老远闻着药味,张桃花回头看见她面色不愉的进来,出口问了一句,“小碧回来了。”

“我是小翠”,小翠鄙夷,她这刚出去这都分不出来,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的乡野愚妇。

藏万卷书四个字都只认识一个书字。

头上插满金钗,像颗摇钱树,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夫人,她有钱似的。

当时老爷还念叨着,“桃花喜欢她们这样的”没想到伺候这样一位夫人还不如北侧院里的梅二娘子。

论姿色,论才学,人家都甩她几条街。

小翠眼皮子浅显的,见梅二娘子她们看不起张桃花,又见厨房里“慢待”张桃花,一路听了些闲言碎语,看着张桃花的眼神就有些异样。

小绿把冰盆搬过去,见小翠摆好吃食,她道:“夫人要先躺一会儿。”

你去扶她上踏。

小翠慢走到张桃花面前伸出手,张桃花避开她,自个爬上踏躺好了。

就那爬上踏还掉了个,逗得小翠一声笑。

小绿掐了她一把,她才收敛了许多,不过张桃花从头到尾都没吱声。

不久梅香玉领着大夫进屋,张桃花看了一眼,那梅二娘子又跟过来了,让大夫给张桃花复诊,那梅夫人坐在一边,手里拿着珠串,垂目安坐。

与张桃花不亲近,也挑不出错来。

不过张桃花注意到她哭过了,眼睛都哭红了。

一个白白净净,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一表人才的年轻大夫钻进西院,不是这边去请,还没出来。

不怪张桃花多想,这姓房的妻妾才三个,不,加上她是四个,这戏还真多。

年轻大夫看了一眼梅香玉,收拾医药箱,对张桃花说没事,可能是热,中暑了。

让继续吃先前开的药,小碧去送人出去了。

可这外人一走,小鬼就冒出来了。

梅二娘子看了张桃花面前的冰盆一眼,“哎,冰可是宫里才用上的东西,你……”

梅二娘子阴阳怪气,“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这不懂事的下人都夫人,夫人的叫你,可我姐姐这正主在这儿呢,明媒正娶,当今皇帝都来喝了喜酒,先前有外人在我也给老爷留着脸面,这位大姐,恕我冒犯,敢问我们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叫大姐确实不合适,你姐姐还长我一岁”,张桃花躺踏上用手支着头,状似思考,应了她一声,而后斜眼看她道,“你我又不熟,你可以叫我张氏或者张房氏。”

至于为什么叫张房氏,张桃花懒得给她解释,见梅二娘子还要说话,张桃花像挥苍蝇一样,赶紧让小碧送客了。

梅香玉也发现张桃花对她们不待见,叫上作妖梅二娘子走了,临走时给张桃花道了别,让她好好注意休息,有事到慧心院里找她,待会儿又来看她。

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桃花道了一声,“多谢。”

等他们一走,张桃花吩咐下去,“你们都给我出去,让我静一静,出门把院门给我带上,除了房元德谁也不准放进来。”

心眼多的人留她身边,睡觉都睡不安稳。

可人一走,有冰还是热的难受,不得已又让小翠进来专门给她扇风,可一转头就对上小翠那张冷脸,只见她一笑。

好假。

张桃花这边不顺心,房元德那里也不如意。

为了甩掉闻正音这反骨仔,他去翰林院坐了会儿,才去东狱要人,才知人已经被一个姓吴的接走了。

为了弄清楚房译文牵扯的杀人案原委,房元德提出查李海棠被杀卷宗,京知县用双手亲自奉上卷宗,陪在左右端茶递水,直到房元德一拍桌案,“房某舅父。”

平静的一句话,听不出喜怒。

房大人对房家亲戚出了名的护短,京知县一抹额头冷汗,“请大人恕罪,请大人恕罪,我这就去把人追回来。”

延伸阅读

平面设计师  http://www.joinjay.com/uv74b.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公司对外品牌形象维护和塑造工作,理解业务的核心商业模式、目标以及用

地区经理 - 实体肿瘤 - 中山  http://www.joinjay.com/2wzy.shtml
业务管理?制定并执行所辖区域的业务计划,根据区域情况和医院潜力分配销售任务?根据产品

销售/业务员/导购/销售代表/营业员  http://www.joinjay.com/6ikib.shtml
岗位职责1、销售人员职位,在上级的领导和监督下定期完成量化的工作要求,并能独立处理和

高级产品经理-飞书 (职位编号:6922817323984963847)  http://www.joinjay.com/a36l.shtml
职位描述:1、负责企业邮箱产品设计工作,完成从需求沟通、产品设计、项目管理和数据跟踪

材料员实习生(包吃住 五险)  http://www.joinjay.com/h77e.shtml
岗位职责1、及时掌握材料市场价格动态,积极开拓材料渠道,确保采购材料具备价格优势且满

法务主管  http://www.joinjay.com/6w7ix.shtml
1、协助起草、审核、修改公司各类合同、协议、函件、公文等,保障公司业务的合法合规性,

电气工程师  http://www.joinjay.com/547a.shtml
技能要求:总工岗位职责:(总工级)1.电气二次图纸设计、审核、优化;2.配电设备、元

质量工程师  http://www.joinjay.com/es59.shtml
熟悉IATF16949五大工具的运用,能熟练应用各种质量分析工具;熟悉生产企业各项管

PI生产专家  http://www.joinjay.com/16jo.shtml
1.负责PI的测试生产线的启动2.传授自身的PI生产管理经验备注:可接受日本或韩国P

安装预算员  http://www.joinjay.com/0erc.shtml
技能技巧:(1)熟悉高、低压产品的零部件;(2)熟悉市场上高、低压产品的价格及走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尊主小心!在线阅读奇迹

    带着恍惚和迷茫,易风回到了家,所谓的家只不过是他和另外两人合租的公寓而已。一年前,他带着遗憾,带着对一群兄弟的愧疚离开武魂之后,来到了东皇市,在这个陌生的大都市他举目无亲,身上的积蓄根本就支持不了多久,甚至连租房押金都不够。在找房子的时候,他遇到了秦寿和郑璇两人,这两人恰哈也在找房子,最后三人一起合

  • 体坛霸主第10章在线阅读

    杨过想过千万遍两人相遇的场景,然而无论三年后的第一次见面还是客栈里的“别有用心”,都不在他的设想中。三年来他无数次梦见两人重逢,有时候是在嘉兴那个小村口,有时在雪地里的茅草屋,有时候只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那个他在梦中思念里无数回的姑娘,他抱着她在阳光下旋转,他们依偎在一起,就像儿时那样,也

  • 穿越之帝国传奇真千金是学霸(七)

    祝心韵快气炸了,她坐在自家别墅一楼的沙发上,不停的用手机刷着论坛,两手运指如飞,之前切好的水果就那么放在茶几上,碰都没工夫碰了。学校论坛登录必须有学籍号的,老师的话也有专用号码,想开小号不可能,所以她才用了自己爸爸的手机,匿名在帖子里浑水摸鱼,想挽回局势。要知道叶衡手里有那么石锤的证据,她才不会傻兮

  • 我有一个祸水群第6章在线阅读

    “进来吧”茅草屋内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林毅与忠叔推开了草屋的房门,一名老者坐在桌子前,老和尚则站在其身后,只看面容的话这老者的年龄大概在八十岁左右,与老和尚差不了多少。林毅偷偷的打量着他,身材瘦小,穿着唐装。只是比一般的老年人看上去精神很多,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凌厉无比,而且身上有一股超然的气质,就

  • 嫁给豪门植物人冲喜之后[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马克西·威特斯集团是一个科技公司,致力于研发新科技,同时这个集团旗下也有诸多如博物馆图书管之类的企业,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位于纽约的威特斯私人博物馆,里面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的3000年前的古董。当肖祺按照约定来到威特斯私人博物馆的时候,这里刚刚到了一尊从非洲一个部落运来的三千年前一个王朝将军的雕像,运送

  • 姜花日常碎碎念在线阅读第4章

    眨眼间,距离泰山武林大会已经过去七年了。这时的傲长风满了十九岁,正行走在前往泉州的官道上。他身披一件破破烂烂的好像从来没洗过的灰色麻衣,脚穿一双露出几个脚趾的破布鞋,一头乱糟糟的长头发,满脸黑乎乎的也不知粘了什么东西,手上拿着根和脸差不多黑的木棒,肩上扛着一只花黄的酒葫芦,一看就是个邋遢的小乞丐。路

  • 冰与火I天空之城之治病

    收回目光,宫子临回道:“从我遇见她开始这样的情况出现了三次,每次都是越来越严重,之前存下来的木莲子都已经用完了。”刚打算问什么的宋凝予听见这话顿时沉静了下来,木莲子,是木侯爷为木千寻求来的良药,从小到大,木千寻从来是不离身。宫子临居然明白木莲子的效果,那肯定是木千寻告诉他的。木莲子只是那药物的一种形

  • [综漫]树里的冒险在线阅读第三节

    从河里出来以后秦枫便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跑,刚刚还没有什么感觉,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体能在修炼的过程里消耗巨大,现在真是饿得不行了。才踏进家门,他便感觉到一只有力的大手将他举到了半空:“混账小子,又被南宫丫头扔水里了”“没有,没有,这次是我把这个小丫头屁股打肿了”,秦枫急忙解释。“咦,你居然百脉皆通,血气

  • 澪的传说在线阅读第5节

    两人对望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不过沉默总是要被打破的.唐独秀叹了口气,“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惨了点吧,要不要上来喝口酒?这里还有些牛肉,不过鸡腿是我的,你就不要吃了好不好.马车外的人一言不发的跨了上来,端起酒坛就喝,并且几口就吃掉了一个鸡腿,随手扔掉骨头,又拿起了另外一只.唐独

  • 我是基金会大佬之第二章(2)

    快到医务室的时候他才想起刚才齐萧也进校长办公室了来着,有些后悔没就这个话题跟他多聊两句。医务室里间传来一阵嚎叫,左染绕过医用屏风往里面走了两步,看到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压着另一个男人,他身下的男人还在不停叫唤。左染顿住脚,转身就往外走。走了两步觉着这声音有些熟悉,叫唤的感觉也不太像那么回事儿,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