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西游:我是皮卡丘之第五章

作者:浪子姐最美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张靖诚送叶筱清回公寓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好了,你先回去吧。”叶筱清一下车,便催促道。

“那个问题你再考虑考虑,过几天能给我答复吗?”张靖诚把叶筱清圈在车门边,低声问。

叶筱清刚想答复,方浅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张医生!筱筱!你们终于现身了!”

只见方浅和林若提着满手的购物袋从路边跑来。

叶筱清连忙从张靖诚怀里挣脱开,一脸惊慌。

方浅满脸坏笑的干咳了几声,林若却问道:“张医生,要不要上楼坐坐?”

张靖诚满脸深意的看着叶筱清,见她不为所动,他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叶筱清终于松了口气,已经坐上车的张靖诚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筱筱,我会默默等你的答复的,晚安!”说完,他便开车离去。

方浅学着张靖诚的口吻,把他说的话重述了一遍,叶筱清羞红了脸,打算跑进公寓,方浅和林若却拉住她,前后围住她。

“筱筱,你和张医生一定有猫腻!昨晚你们干了什么?快从实招来。”方浅满是期待的逼问道。

叶筱清被方浅问得顿时语塞,她只好把今天发生的事简单的陈述了一遍。

方浅听后,一点也不满足。

“看来张医生对你有点意思哦,你别告诉我他女朋友是你?”方浅眯着眼睛打量叶筱清。

“你少来!”叶筱清推开方浅,掩着陀红的脸跑上楼,独留方浅和林若相视而笑。

第二天叶筱清早早的赶到了医院,在大厅签到打卡后,她正准备赶往自己的办公室,张靖诚却迎面走来。

白色的衬衫配着及膝的白大褂,使他整个人精神焕发。

他清俊的面容让他在人群中格外耀眼。

远远看去,他的眼眸深邃无底,散发着丝丝冷峻的意味。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正对着叶筱清微笑。如有股力量触及叶筱清,使她有片刻的失神。

叶筱清回过神来时,张靖诚已站到她身侧。

即刻,她的手被他霸道的勾握住。

手间的暖意瞬间传来,叶筱清想挣脱开,张靖诚却紧握不放。

“放手啊!很多人看着呢。”叶筱清抬头迎上张靖诚的目光,为难道。

“他们看就看呗,我牵我女朋友的手碍着他们什么事了?”张靖诚一脸无赖的说。

“谁是你女朋友?!放手。”她正纠结着,张靖诚却拉着她朝办公室走去。

“这些是买给你的早餐。”

张靖诚从他办公室内提出一个纸袋转而递给叶筱清。

叶筱清犹豫了片刻,看着眼前男人认真的模样,她心头微微一暖,她含笑接过纸袋,回了句“谢谢”。

她本以为张靖诚只是为了送早餐,然而接过纸袋后,他却紧跟着她走进了办公室。接着他在她身侧坐了下来。

“你应该也没吃早餐吧?要不一起吃?”

叶筱清从纸袋中拿出一个三明治递给张靖诚,他却微微一笑,应道:“我看着你吃就行。”

“看着我吃怎么行?你不饿么?”叶筱清接着问。

张靖诚轻笑道:“秀色可餐。”

叶筱清:“……”

在张靖诚的注视下,叶筱清艰难的把纸袋中的早餐解决了一半。

她端起纸杯中的牛奶连连抿了几口,然后慢慢回味。

“这牛奶挺好喝的,在哪买的?”

她刚侧过身问,张靖诚便把她拉入怀中,双唇覆上她的,浓浓的奶香味在唇齿间交织。

叶筱清刚想挣脱开,张靖诚却放开了她,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无措。

谁知他却缓缓道:“味道还不错。”

叶筱清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嗔道:“流氓!快回去,我要上班了。”

张靖诚笑出了声,“流氓还要做一件事。”

叶筱清疑惑的看着他,谁知他却伸出手将她胸前松开的纽扣扣了起来。

叶筱清的脸即刻羞红,她结巴道:“你……流氓!”

话还未说完,张靖诚便站起身在她嘴角烙下一吻,“流氓下班后送你回家,记得等我。”

随后,他咧着嘴笑着离开。

叶筱清:“……”

“筱筱,去吃午饭了。”方浅推门进来。

叶筱清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

“张医生在隔壁么?”

方浅掩着嘴笑了起来,“还说你俩没猫腻?准备藏着掖着到什么时候?当初谁说的,什么我没机会了?原来你早就内销了!”

“方女士,别打岔,请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叶筱清拉起方浅的手,肃声道。

“你男人现在是医院大红人,这段时间不知道有多少迷妹没病来医院看病,为的就是看他一眼。看着那些靓妹啊,娇羞的小护士啊扑进他怀里,不知道他把持的住不?”方浅试探的说,一脸期待的看着叶筱清的反应。

“你的意思是他现在不在办公室?”叶筱清顺势一问,说着,她拉着方浅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不在不在,刚才院长召他去了,好几台手术等着他做呢,人家可是院长的得力名将,吃饭都顾不上呢。”方浅平淡的说。

叶筱清眉头紧蹙起,心里在盘算着什么,方浅好几次提问她都没认真听。

在食堂陪方浅坐了会后,叶筱清便提着饭盒匆匆的赶了回去。

“方浅,筱筱这么急着去哪?饭还没吃好呢,怎么急成那样?”林若端着饭盒走了过来,不解的问。

方浅咬了一大口红烧肉,慢吞吞的说:“她现在是有男票的人了,当然是送饭给她男人了。”

林若听后,会意的笑了笑,开始低声讨论叶筱清和张靖诚什么时候结婚的事,欢悦的笑声使偏僻的食堂一角弥漫着喜庆的意味。

张靖诚办公室的门是半掩着的,叶筱清蹑手蹑脚的把饭盒送进去后,正打算转身离开。

下一刻,门却砰的一声关起来了,叶筱清一抬头便对上男人炽热的目光。

“那个…我…饭菜在饭盒里,我…我先回去上班了。”

叶筱清走近张靖诚,想开门出去,手却被他紧紧握住,转而,她整个人被他圈在怀里,背抵着门板。

“你是在关心我么?”张靖诚抬起叶筱清的下巴,声音略带沙哑却充满磁性。

叶筱清的脸烧的通红,“你先把饭吃了,还有几个病人等着我看呢。”

张靖诚勾起嘴,笑道:“给我个奖励我就放你走。嗯?如何?”

叶筱清趁他松开了手,急忙踮起脚,在他嘴角蜻蜓点水般啄了一口,然后迅速拉开门,飞快逃离。

留下张靖诚抚着唇轻笑。

当阳光的最后一抹金色被天边的乌云吞噬,路边的灯光便为整个黑夜撑起一片橘黄。

看着窗外静谧一片的夜色,张靖诚站起身,褪去白大褂,将手机放进口袋后,便走出了办公室。

此时,叶筱清的办公室却是紧锁着的。张靖诚有些疑惑,他正想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存她的号码。

“张医生,是在等筱筱么?”方浅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张靖诚抬起头,眉头微蹙,有些许不明的意味。

“筱筱有事先走了,她让我跟你说一下。”方浅走近了些,缓缓道。

张靖诚把手机放进口袋,问:“是有什么急事么?”

方浅乐悠悠的笑了笑,正想卖个关子,看看张靖诚的反应。

但是看着眼前男人正板着一张极其严肃的脸,她只好顿了顿。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是筱筱的一个比较亲密的学长今天来杭州了,就在刚才,他打电话来,请筱筱吃一顿饭。所以筱筱就急匆匆的走了。”方浅吐吐舌,试探的说。

张靖诚听后眼睛直直的盯着方浅,他眼中似乎在翻滚着怒浪,吓得方浅不敢直视。

方浅急忙补充道:“其实筱筱这个学长人很不错的,长得很帅呢!而且对筱筱又好,听说他这次是千里迢迢从北京赶到杭州的。他好像是个律师,听林若爆料人家还复读了一年,为的就是等筱筱。”

方浅说完,怯怯的看了张靖诚一眼,但是瞥见了张靖诚沉下的脸,她惊得缩住了嘴。

“他是不是姓林?”张靖诚冷冷的说。

方浅很惊讶,“对对对!张医生,你怎么知道的?”

张靖诚的手紧握成拳,心在一点点的纠痛着,他一直默念着一句话,“林从今,原来你一直在。”

张靖诚沉默了许久,才问道:“他们在哪里吃饭?”

方浅挠头想了会,“好像是在新天地!张医生,你不会…”

方浅还未说完,张靖诚便匆匆转身离开。

看着张靖诚远去的身影,方浅心想:筱筱啊筱筱,我这次把你出卖了,你会不会怪我?天!张医生吃醋的样子都这么帅,啊啊啊!我赚了!

新天地是叶筱清所在医院附近的一家中式餐厅。

因其菜式种类繁多且味道独特,深受当地人喜爱。

该餐厅最具特色的是百味火锅。酸、辣等口味应有尽有。

当地任何一家餐厅都比不上新天地,所以新天地每天都人满为患。

林从今预定的包间在新天地一楼,因为预定的时候比较匆忙,所以没能订到最好的包间。

包间内的外墙是透明的玻璃,包间面朝车来车往的马路,各色霓虹灯的光芒倒映在玻璃上,包间内的景象与外面的街灯交相辉映,正闪着耀眼的光芒。

叶筱清默默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一袭墨色西装裹身,白色的衬衫衬着黑色的领带使他整个人越加俊逸。

他英俊的面容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叶筱清眼前。

“从今哥,你又变帅了。”叶筱清掩着陀红的脸笑着说。

林从今抿嘴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方帕转而递给叶筱清,“快把你的口水擦掉。

“讨厌!”叶筱清嗔道。

她推开林从今的手,笑得合不拢嘴。

“你怎么变得这么幽默?我以前高冷的从今哥去哪了?”

林从今伸手把叶筱清拉到自己身侧“筱筱,我们有一年零三个月没见面了,你有没有……想我?”

林从今对上叶筱清的眼睛,满是深情的说。

叶筱清凑近他,连连点头“我昨天还在想我们好久没见面了,结果今天你就来杭州了,这是不是你给我的惊喜?”

林从今伸手刮了刮叶筱清的鼻子,“是啊!那你开不开心?”

“当然开心了!我最最最亲爱的从今哥千里迢迢跑来看我,我能不开心吗?”

叶筱清在林从今怀里蹭了蹭,一脸满足样。

林从今仔细的打量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孩,发现她比以前更漂亮了,好像还长高了点。

“我在网上搜了很久,新天地是离你们医院最近、服务最好、口碑最好的餐厅,但可惜的是没能订到最好的包间,所以今晚只能将就一下了。”

林从今拢了拢叶筱清额前的发丝,说道。

“今天能见到你我已经很开心了,这包间太贵了,其实在小吃街的大排档吃饭就可以,不用这么大张旗鼓的。当然不会介意啦,这次,又让你破费了。”

叶筱清握住林从今的手感动道。

林从今揉了揉叶筱清的头,“跟我别这么见外!”

不一会儿,服务员便把林从今事先预定好的菜呈了上来。

“火锅我选了微辣,太辣了,我怕你受不了。”林从今递给叶筱清一双筷子,细心的说。

叶筱清兴奋的接过筷子,急忙开动火锅,“从今哥,你最懂我了!”

林从今拍了拍她的头,“别急,慢慢吃!”

包间外。

晚风拂动着树枝,橘黄的灯光打在张靖诚身上,他站在新天地外,注视着包间内亲热的二人,心在一点点的侵蚀着。

看着叶筱清正和林从今说说笑笑,张靖诚垂着的眸子里,瞬间酝酿起一片沙尘,遮天蔽日。

一种莫名的酸楚与悔恨浮上他心头。

也许,七年前他不执意离开,一切会截然不同。

包间内:

林从今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叶筱清,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小吃货,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林从今说着,又帮叶筱清盛了碗鱼汤,转而递给她。

“新天地的菜真的很好吃!”叶筱清接过瓷碗,兴奋的说。

“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北京的饭店吃,保证比这里更好。”

林从今从桌角的纸筒里抽出餐巾纸,细心的帮叶筱清擦拭着嘴角的油渍。

他的动作温柔细腻,他修长的手指,骨节清晰,纹理偏淡,微微的触感让叶筱清有些许不适应。

瞥见林从今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不知是害羞还是火锅的热气,叶筱清的脸开始泛红。

“从今哥,我……我自己可以的…”叶筱清阻住林从今的手,结巴道。

“别动!”林从今轻笑着凑近叶筱清。

火锅翻滚的热气在房间内升腾,辛辣的香气和林从今的气息将叶筱清团团围住。

看着林从今慢慢靠近的面庞,叶筱清似乎听见了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当林从今的唇要覆上她的时,她连忙侧过脸,即刻他冰凉的唇落在她的脸颊上。

“从今哥,能…能不能别这样,我…我…”叶筱清不敢直视眼前的男人,心被搅得七上八下。

林从今有些失落,他把叶筱清拉进自己怀里,“筱筱,其实,我…我喜欢你很久了。”

他眼神炙热,脸颊微微泛红,说话的语气有些没底气,生怕伤害了眼前的女孩。

“从今哥……我……”叶筱清避开林从今的目光,急得不知怎样答复他。

看着叶筱清纠结的样子,林从今又试探着问:“你还是喜欢他对么?”

叶筱清像是被戳穿了心事般慌张,她怯怯的低着头,不作声。

“我不敢强求自己在你心中的地位,但我觉得时间会改变一切。筱筱我爱你,我可以为了你继续等下去。不管经过多少年,多少事,我爱你的心永远不会变。我希望,有一天,你的心里会有我的位置。”林从今缓缓说着,他的声音温柔细腻,十分动听。

不知道为什么,叶筱清的鼻子开始发酸,看着眼前陪自己走过那么多风雨,对自己似亲妹妹一般的男人,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原来他对她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将整颗全部托付。他守护在她身边,不是一年,不是两年,而是整个青春时代。他为她付出了一切,却不要任何回报,只希望她心里能有他的位置。

他对她的好,她全都看在眼里。但是他所期望的,她无论如何也回应不了。

张靖诚站在新天地外,默默的看着包间内的一切。

从他的角度看去,叶筱清此刻好像依偎在林从今怀里。

橘黄色的灯光下,他们的身影交织着,如同正在拥吻的情侣,场景十分旖旎。

张靖诚的背挺的很直,他紧握的拳头召示着愤怒与不甘。

他的心纷乱一片,像是在茫茫大海中到不了彼岸,无尽的徘徊与失落。

叶筱清回到自己的公寓时,方浅正在熬夜敷面膜。

“筱筱,你还知道回来呀?”方浅轻笑着。

“怎么?你难道在等我?这么晚了,还不睡?”叶筱清换好拖鞋,正准备进浴室。

“和你亲爱的学长你侬我侬是不是特爽?”方浅坏笑起来。

叶筱清似乎听出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方浅,从今哥只是单纯的和我吃顿饭,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你放张医生鸽子要我去救场我还没说什么呢?你不知道张医生当时的脸色有多难看,还好那张帅死人的脸起了作用,要不然,我这颗小心脏可受不了。”方浅有些后怕。

“你和张靖诚说了什么?”叶筱清跑到方浅面前,质问道。

“也没什么,就说了你那个学长的一点点事。”方浅摆摆手,一脸笑意。

“方浅!我当时怎么说的?我说让你解释一下我有急事,谁让你把从今哥请我吃饭的事说出来的?天哪,方浅,我要被你害死了!”叶筱清有些抓狂。

方浅似乎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关系不好么?”

“他们是死对头!现在好了,明天我怎么跟他解释?!”叶筱清揪住方浅的衣领,愤愤道。

延伸阅读

中凌智能触摸开关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b7jt.shtml
中凌智能触摸开关加盟_公司简介东莞市中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

银领潮流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gaze.shtml
平台特点:1.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中国证监会)备案,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2.宁

爱得乐护肤品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g593.shtml
爱得乐护肤品主要从事跨国营销、国内外代理及生产加工服务不断引进欧美新技术和产品到中国

宝贝优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qvd.shtml
宝贝优儿童摄影是以儿童摄影为经营主线,深入贯穿于影像后期的高附加值产品制作。利用免费

妆装服饰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s7di.shtml
打造更加美丽的你,妆装服饰给广大女性带来更多更好的产品,让你的魅力更胜一筹绽放,妆装

康丽莱空气净化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mxu.shtml
空气问题直接威胁到身体健康,谁都需要清新健康的空气,康丽莱空气净化的出现,就满足了人

贝聪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n6bu.shtml
贝聪婴儿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

富依娜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n48p.shtml
富依娜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四件套、被子、枕芯、毛毯、床垫、凉席、蚊帐大卖消费者市场

丽革坊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bv5v.shtml
上海丽革坊汽车美容有限公司努力于汽车抛光用品开发生产,开发的产品主要有:羊毛球羊毛抛

美洁达加盟  http://www.lagarnasette.com/g1wg.shtml
青岛美洁达净化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生产,销售风淋室,不锈钢风淋室,彩钢板风淋室,冷板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该遗忘的角落在线阅读五年

    “娘,我回来了!”院子外,刚从学堂回来的林衍正冲着厨房里正在忙着做晚饭的沐云轻高声呼喊到。春去秋来,五年已经过去,当初的小林衍已经长成了小大人了,估摸着也有一米五左右了,不过身材还是同样的瘦弱,但脸上渐渐脱去了稚嫩,棱角也渐渐开始显现。厨房里听到呼喊的沐云轻走出房门,看到如今的儿子满脸笑容,岁月似乎

  • 这真是你的崽离开

    第二天清晨,七侠镇外,双人双骑,男俊女俏,当真是一对金童玉女。正是离开的王麒与黄蓉。麒哥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看你一直在把玩。蓉儿有所不知,此为六壬神骰,里面藏有两套绝世神功。若能得到学会神功便可纵横当世。真的,麒哥哥快给我看看。黄蓉拿到神骰后尝试一番。麒哥哥,这神骰是乎是按照九宫八卦打造,但是与九

  • 盗墓:发丘天官之末世死亡

    “邹文,只要你现在将东西交出来,看在你我以往的情份上,我可以放你一马!”罗英看着被包围的邹,笑嘻嘻地说道。邹文看着扑上来的丧尸,那些怪物们睁着一双双毫无生气的眼睛,眼神涣散无神。一张张苍白如纸,扭曲浮肿的脸,看起来是放在停尸间里几天了的死人的脸。身上布满黑色的伤口,伤口上还不断的流出恶心的浓状液体。

  • 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在线阅读第6章

    这个空间极大极大,左右上下看去,无边无际,空间之中五光十色,美轮美奂。各种能够想象到的物品都有,而想象不到的也有,整个空间更是连日月星辰都有。细看他们却都是如同虚幻的幻影一般,快速的变换着在整个空间各个区域,交替轮回的出现消失。看着这个空间的景象,张良足足呆望了10来分钟才回过神来,然后开始仔细的打

  • 我能随便让你吃喔(综)第8章在线阅读

    当格里菲兹睁开双眼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他无比眼熟的天顶。他怎么会不眼熟呢?这里毕竟是他的家啊,克里特兰皇室从小生活的宫殿。难道他死了吗?回到了主的怀抱?然后喉咙与左脸上的剧痛告诉他,并没有。他还活着,也没有回到他并不信仰的主的怀抱。无数记忆潮水一般涌起又落下,国都沦陷,成年的王室成员被屠杀,幼年的

  • [凹凸世界]停留在你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二节

    “圣·林晨,不好了,出大事了!”随着慌张的惊呼声音传来,一道肥胖身影就冲了进来。突然到来的这人虽然肥胖而且面目丑陋如猪猡,但附近的佣人侍卫们却纷纷欠身行礼。这个胖子也是天龙人,名叫查尔罗斯,没错,就是原著中在香波地群岛被路飞一拳揍飞的那个天龙人。原本,天龙人之间相互招呼并不需要带上‘圣’字,而且,没

  • 驭道之王好久不见,鬼差大人

    他的叮嘱在我耳边始终回响,指示我于今晚的子时23点整,去楼下炸鸡旁边那间名叫“梦空间”的咖啡馆,在右侧长廊最深处靠窗方向的座位上坐着等他。大约一刻钟的路程我感觉自己瞬间抵达,一眨眼的功夫就站在门口了,当下已然夜深,但仍有零零散散的客人在上演着小小的喧嚣。我信步向阿Wing梦中告诉我的位置走去,一步一

  • 女王驾到腹黑少爷你好在线阅读二代们的心思

    “哈喽,江少,找我干嘛呀,咦,你怎么在学校啊?”王宇得投影出现在江旭的面前,可以看到这家伙应该是刚刚修炼完,正在泡药浴呢,头发湿漉漉的。“你赶紧来学校,我这有点事!”江旭语气认真,直接对王宇说道。“行,等我一会!”王宇看出了江旭的样子,也没有废话,应了一声后就挂断了通讯。半个小时后,穿着一身皮夹克的

  • 宠冠千秋之和喻少在现实里见面了

    奢华的豪车里,喻曜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滑动着平板电脑。平板电脑上播放着苏妄被删了的那个视频。这视频是公司的人刚刚发给他的,大概意思是询问他要不要告这个UP侵了肖像权。“我已经给公司的相关人员说过了,以后你可以随便用我的形象。也让人跟N站的负责人联系过了。N站会很快将你的账号解封,并把你的视频放出来。”

  • 大地回声之正文 看胸

    “七日前,东海市远华国际大厦天台,一名男性跳楼身亡,据了解该男子26岁,是远华国际财务部的一名主管,跳楼的原因是私自挪用公款179万元,被公司发现后,因无力偿还畏罪自杀。”“据悉该男子在孤儿院长大,没有亲人,这笔款项远华国际的大股东贺氏家族已经动用家族资产予以填补,这种行为表明远华国际作为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