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决斗情缘亡故

作者:立磬 来源:17K小说网

我无法形容,五叔变成了什么样子。

昏暗的卧房里,五叔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静的和一具死去的尸体一样。从我们回石嘴沟到现在,充其量两个来时辰的时间,可就在这两个时辰之间,五叔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他浑身上下的精气神如同被什么东西活活吸走了,瘦的皮包骨头,原本黝黑的头发至少白了一半,黑白夹杂的乱发下,是一张双颊深陷的脸。

他的眼睛半睁半闭,眼眶里全是眼白,嘴角流着一点涎水。他使劲翻着眼睛,似乎想把隐藏在眼白中的黑眼珠给翻过来。

眼前这个一张枯皮裹着瘦骨的人,是五叔吗?

我彻底慌乱了,他好像一个饿死鬼,在人间和地狱之间徘徊。说实话,如果不是他身上带着让我极为熟悉的气息,我几乎不敢认他了。

我不愿相信看到的一切,那一刻,我曾经尝试着说服自己:这不是五叔,不是......可我和五叔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的气息,让我想骗自己都不可能。

“五叔!”短暂的呆滞之后,我惊醒了,一步冲到床铺前,使劲抓着五叔的手,他的手瘦骨嶙峋,凉的像一块冰:“五叔!你怎么了!怎么了......”

“山......山宗......”五叔的眼皮子动了动,从充斥眼眶的眼白里翻出一半黑眼球,他奄奄一息,往日那个龙精虎猛的汉子,而今像是垂死了一般,用尽全力才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声如蚊蝇,我压下身子,耳朵几乎贴到他嘴边,才勉强听到他的话。

“五叔,你这是怎么了,五叔......”我使劲抓着他的手,眼泪不知不觉就顺着脸颊淌下来,我想不出一个人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的人不人鬼不鬼,那时的我,年少无知,可我心里很清楚,五叔是我唯一的亲人。

“山宗......莫问了......这都是命......”五叔微微喘着气,声音愈发的小:“石嘴沟......不能住了......你走......今天收拾......明天就走......”

“五叔,你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我看着五叔的样子,心如刀绞,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必然和昨晚在小岭坡的经历有关,这一刻,我感觉天突然塌了,万斤的重力完全落在双肩上,沉重不堪。

“莫问......走......走......”

“五叔!”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哭出了声,与我而言,五叔不但是亲人,更是主心骨:“我走到哪儿去?我能到哪儿去?”

“天下......之大......何处......何处不是家?”五叔用力吸了口气,挤出一丝苦笑:“山宗,你听好......我走之后......今夜可能会不太平......你到小岭坡,请米婆来守一夜......记住......明天把我葬了......你立刻走,离开石嘴沟......”

“五叔!我不是不中用!”我心里一急,哭的稀里哗啦,哭着对五叔道:“天大的事,咱们叔侄儿两个都能扛过去......”

“莫哭......陆家儿郎,流血......不流泪......”五叔颤抖着抬起手,想要和平时那样摸摸我的头。

然而,他再也没有力气了,枯瘦如柴的手只抬起一半,就软塌塌的垂了下去。与此同时,我看到五叔的眼神定格了,鼻息和脉搏一起停止。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愣愣的呆了几秒钟,伸手摸了摸,五叔的心跳已经消失,心窝最后一丝热气也渐渐消散。作为赶尸世家长大的人,我不可能察觉不出,五叔死了,真的死了。

我跪倒在床边,死命抓着五叔的手,眼睛里全是眼泪。泪水模糊了视线,我不停的哭,但无论我怎么哭,怎么喊,五叔都没有一点回应。哭着哭着,我能感觉到五叔的身子僵硬了,硬的和一根木头一样。

一直到这时候,我还一次次的追问自己:五叔,是死了吗?他怎么会死的这么快?

人已经死了,现在想追问什么,都已经来不及。我在地上瘫坐了许久,想起五叔临死前说的那些话。初听那些话时,我的心是乱的,甚都顾不上想,可此时此刻,我就觉得这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死死的注视我。那感觉让我如坐针毡,越来越慌乱,匆匆忙忙摆正五叔的遗体,一头冲出房门,朝二十里外的小岭坡跑去。

当我失魂落魄跑到小岭坡的时候,山民们都在忙碌,黄有良的尸体估计已经被掩埋过了,山里清苦,天大的变故也不能耽误劳作,否则一家老小就得饿肚子。我心乱如麻,找人问米婆住处的时候言语颠三倒四,亏得山民厚道,好好跟我说了几遍,指清了米婆的家。

米婆一辈子没有嫁人,住在村西两间小茅屋里。我赶过去找到她,米婆看见我突然又出现在面前,显得意外,又有点紧张。

我说了五叔的死讯,米婆当时就呆了,完全没有想到五叔会死的这么突然。

“老五兄弟是......是怎么过去的?”米婆咽了口唾沫,隔着院门问我。

“我不知道。”我一听这个话,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可我又不想让米婆看见我残留在眼里的泪,低头揉着眼睛。对于五叔的死,我的确说不清道不明,只能按照五叔的遗言,对米婆道:“五叔说,请你到石嘴沟,守一夜尸......”

“好。”米婆很伤感,她虽然是个女人,但早年走过许多地方,算半个江湖人,再加上和五叔的交情,所以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下来。

她收拾了一些东西,随后就跟着我一起赶回石嘴沟。我的情绪多少平静了点儿,走着走着猛然回想起今天黎明和五叔离开小岭坡时,他对米婆说的那些话。如果不是五叔突然亡故,我可能还体会不出那些话的深意。现在静心想想,一下子觉得脊背发凉。

五叔要米婆记住石嘴沟对小岭坡的帮助和恩惠,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他是在提醒米婆:小岭坡有了事情,石嘴沟陆家义无反顾的给予帮助,反过来,陆家有了事,米婆也不能袖手旁观。

难道......难道五叔已经提前料定了自己会死?

我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又随着自己的猜测而剧烈起伏,事情的怪异远超我的想象,我很想知道这其中的真正原因,可五叔已经死了,我还能去问谁?

一路默默的走,默默的想,想的头脑发晕。米婆估计看出我在琢磨事情,也不打扰,远远的跟在后面。二十里山路就在这样沉默的气氛中走完了,当我遥遥望到自家的院子时,思路才被迫打断。

家,还是那个家,却已物是人非。

我给米婆打了洗脸洗手的水,米婆来到石嘴沟,显得很拘谨,陆家赶了多年的尸,名声在附近很大,普通人到了这儿,总会不自在。我没勉强,领她去看了看五叔的遗体。

五叔仍然躺在床榻上,一看见他,我心里就一阵阵发堵,又一阵阵难受,靠着门框,只想落泪。陆家早已破败,五叔一死,我举目无亲,就连一口薄皮棺材,也得费力才能张罗来。

“老五兄弟……”米婆小心翼翼的凑到床边,伸头看了几眼,五叔已经死透了,米婆缩回身子,叹了口气。

“米婆,你能看出,我五叔是怎么过去的吗?”

“这个……”米婆目光闪烁,吭吭哧哧的道:“许是得了什么急病?”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默默的把屋子里的东西拾掇了一下,米婆坐在墙角,一言不发,屋子里沉闷的要死。我收拾完东西,把前晌做好的饭菜又热了热,拿给米婆吃。

“我不饿……不饿……”米婆已经坐在墙角了,看见我端着饭过来,赶紧又使劲朝后缩着,那样子好像很惶恐,又好像在躲避什么。

“你怎么了?”我能感觉的出,这已经不是客套和推让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恐慌,米婆的表情分明流露着一种惧意,她可能很怕这屋子里的什么东西。

“没事,没事,我不饿……”

不知道是我眼花了,还是怎么回事,我清楚的看见米婆望向我的眼神里,有一丝隐藏不住的惧怕。

我端着饭菜又走了一步,米婆眼神中的恐惧更深了,瘦小的身子使劲缩到墙根处,她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扫视着,那感觉,就好像青天白日里突然看见了鬼。

她,到底是在怕什么?

延伸阅读

南亚珠宝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skt8.shtml
浙江省临海市南亚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江南历史名城临海市,成立于1990年10月,

CCTV中学生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u141.shtml
CCTV中学生加盟项目介绍CCTV中学生频道是经广电总局批准,中央电视台开办的面向全

正前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poye.shtml
正前钢化膜总部是钢化玻璃膜、钢化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B&K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br6x.shtml
B&K量贩式KTV加盟详情BK量贩式ktv享有专业化的量贩式KTV效果设计,专业化的

马汀博士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nx3e.shtml
马汀博士皮鞋是行业中的创新品牌,是市场上的一个领军产品,能够成为马汀博士皮鞋加盟商,

琪诺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a2xy.shtml
琪诺家纺布艺总部是毛巾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琪诺家纺布艺总部

爱图牛作文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uwl2.shtml
国内思维导图爱图牛作文,诚邀您的到来“爱图牛作文”,是由一鸣堂教育机构自主研发的一套

百利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as5o.shtml
百利冷柜致力于厨用不锈钢冷冻冷藏柜;大理石点心柜;水果饮料系列柜;商(家)用立式、卧

朗净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nuxh.shtml
朗净保洁用品一家具有保洁、清洗、家政、绿化、保洁培训、管道疏通、防水补漏、建筑修缮、

机械制造加盟  http://www.reggaeasemente.com/awfl.shtml
公司是工业干燥设备生产厂家,泰州市高新技术企业,公司技术力量雄厚,有各类技术人员30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悠闲人生,从农场主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什么!?”福临仙君的府里传来一声惨叫——“你要我去勾引玉留音?!”耳边噼里啪啦,燕不竞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抽搐着嘴角双眼冒火,咬牙切齿道:“福临仙长,这就是你能给我的——绝佳建议?”福临仙君嘿嘿笑着朝燕不竞勾了勾手指。“声音小点小点,你过来。我上次不是跟你说琼泽上仙是个断袖?他那相好甩了他之后这都

  • 心意萌龙Ⅱ第一章在线阅读

    “护国安邦除奸恶,道法自然除心魔!”清晨,一道苍劲雄浑的声音在大山深处响起,声音中带着些许刚正不阿的威严,也带着些许返璞归真的自然……“哈!”紧接着,一道齐齐的喝声紧随其后,悠然飘来,只是这齐齐的喝声中,带着些许软弱无力的奶气,又带着些许故作坚强的认真,不过更多的则是玩世不恭的敷衍……大山深处,山明

  • 今天也在沙雕狗血中反套路第9章在线阅读

    端木慧珍忍不住大哭起来,李婉若心朝她脸上用力的扇了一巴掌说:你竟然还不知错。端木慧珍反驳道:我有什么错?李婉若心又是一巴掌说:你明知道那莱松杨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居然还和他厮混,把我的话全当耳旁风。端木慧珍却怒吼道:我爱他!李婉若心:忍无可忍拿起哪根被折断的树根就朝端木慧珍刺去。端木慧珍闭上眼睛等着这根

  • 他的蕙质兰心之她是我的母亲

    一向高傲的她在生命倒数的时刻,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让苏忆认祖归宗。于是她来到了白家,来告诉白少震他还有一个女儿在这个世上。十几年过去了,苏晚突然告诉白少震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女儿,白少震绕是对她还有些感情,可还是不相信的,再加上孟安云在旁边嚼舌根,他就更不相信了。虽然这么多年苏晚离开了白少震,可

  • 穿越之异界神兽第四章在线阅读

    名称:小火马属性:火资质:黄等级:新手巅峰身高:1.0m体重:30.0kg特性:引火亲密度:115/255名称:蚊香蝌蚪属性:水资质:红等级:新手巅峰身高:0.6m体重:12.6kg特性:储水亲密度:135/255“你认为班长可以获胜吗?”一旁的同学看着比赛场地中的比赛,也是向着一旁的苏澈问道。看着

  • 我的地狱时代之起棺迁葬(2)

    “这是哪?”凌帝缓缓睁开眼睛一脸迷茫的看了看周围,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天空中哪若隐若现的皎月在散发着点点光辉。“叮!发布任务!拜师:接触九叔拜九叔为师!”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凌帝的脑海中响起。“妈的!这他妈是真的!我还以为是做梦呢!哈哈哈哈!没想到我凌帝居然也会有小说里面写的那些牛逼系统!哈哈哈哈!从此以后

  • 晨光之发鬼(一)(3)

    城南有座垃圾场,那附近有一间老式木制阁楼,招牌挂的明泽堂三个工整汉字。门前吊着一盏老掉牙的红灯笼,表示明泽堂二十四小时营业,此时还没有关门。周暮单手提着挎包,一瘸一拐的走进来,死寂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有一只发-春的野猫跳过。厚重压抑的黑暗几乎要吞噬将周暮吞下,直到前者走近明泽堂。“九叔,我可是历经

  • 公子,您贱笑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章:回乡五月初的松辽平原,树梢刚刚冒出新绿,坐在颠簸的村级班车上,萧明悦惨白的脸上有了一点笑意,看着车窗外一点点变得熟悉的地方,就好似又回到了奶奶还在世时的模样,这让她伤感的同时又有些怀念。自己从即将到达的这个小山村走了出去,走的时候没想过还会回来,因为那时奶奶已经去世了,孑然一身的人对伤心地是

  • 且看青春归何处在线阅读第6章

    “非常抱歉,刚刚是我失礼了,那个,七武海—波雅汉库克殿下,我希望能够和你单独聊聊。”“狱长大人是没有听懂妾身刚刚所说的话吗?如果可以的话,希望狱长大人能尽快带我去见火拳艾斯!”“真难交流啊!不过,只要用这一招应该就能和她好好交流吧!”叶纪在心中说道。“那个”“布鲁布鲁,布鲁布鲁,”就在此时电话虫向了

  • 漫威:我的女儿是忍者打扰到我睡觉了

    自己设计?老板一愣,难道这个年轻的女孩是个设计师?看样子也不像啊。“如果是这样,我觉得你可以少量的买一些回去先试一试。”老板善意地提醒道。“老板,谢谢你的提醒,但是我相信自己。”墨小貂对这个老板多了一些好感。“好吧,差不多够了,三千魔法币的料子。”老板大概估计了一下。“OK,那老板您算一下。”墨小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