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浪过的虐文都HE(快穿)在线阅读长谈

作者:清风不解忧 来源:晋江文学城

阿芙拉从柔软的床上醒来。

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干净的衣服和被褥,没有狂暴的石蚯蚓,也没有凶恶的狼人。

她坐了半晌,突然用手狠狠拍了拍脸颊,终于回过神。

睡到这个时候,太懈怠了!

很久没睡过头,阿芙拉舔舔唇畔。

从懂事开始,为了让操劳的父母和勤恳的兄长多休息会儿,她总会早早起床,做些小不点能够做的家务。

老实说,比起早起她更喜欢睡懒觉,却依旧无视了懒惰发出的悲鸣和抗议,每天早早休息,到点睁开眼睛,立刻起床。

屋外听到了动静,高挑的女人推门进来,兄妹俩的长相都多少继承了她面容的精髓,阿芙拉更像些,但狭长的眼睛并没有她的柔和,反而有些严肃,女人则更温和内敛,浓密的黑发绑成一束垂于胸前,双手修长洁白,看得出劳作的痕迹。

她手中端着方托盘,上面盛放的食物散发出足以引出饥饿的清香。

“妈妈。”

“饿了吧,”艾尔莎温和地问女儿,“感觉怎样?你睡了一天,我们很担心你。”

小女儿老实点头。

感谢父母从来不嫌弃她做饭的手艺,也从来不吝啬夸奖,阿芙拉接过母亲手中的碗,咕嘟咕嘟喝下肚,肚子因为食物的热度发热发暖,她舒适地吐气,将点也剩的碗放回托盘。

艾尔莎沿着床沿坐下,阻止了想立刻起床的孩子:“好了,暂时乖乖待着。阿芙拉……我想跟你谈谈。”

瑟缩了一下,小手小心缩回了被子里。

母亲的神情却是依旧和蔼,她一直这样,对儿女的事情看得非常宽容,但本身是个坚定的人,当初斯诺嚷嚷着要学习,她也是这样温柔对着他的眼睛,问:“你决定好了吗?”

这之后,斯诺遇上再大的挫折想要放弃时,都会因为背负了巨额债务无言劳动的双亲而咬牙忍下。

她的父母都是比起言谈更喜欢行动,这也影响到了他们的孩子们,包括阿芙拉。

试试看总比站在原地强,正是一股韧劲将一家人牢牢联合在了一起,现在哥哥学习的费用快要还完了,阿芙拉感到迟疑。

她不想父亲再在冰天雪地下出门采购需要的矿石,也不想母亲不顾身体接更多的活计。

不像七岁那时妄想着修习魔法赚更多的钱,生活教会了她空想和实际的不同,如果一个人想要攀爬的更高,可以不顾及起点的位置,却不能无视现实的限制。和那些人比起来,她差的不止几本书,或者几位老师,而是更多无法想象的常识。

天赋并不意味着一切,她舍不得父亲和母亲。

斯诺离家后,他们没一天不在担忧他的安康,如果她也离开家,父母究竟会抱着怎样的心情,眷恋亲人的阿芙拉不敢细想。

“阿芙拉,你是个好孩子。”艾尔莎声音柔和,抚摸着女儿的侧脸,“你从小就学会了关心别人,但我希望你能多为自己思考。”

孩子们是身上掉下来的血肉,世上没有珍宝能与他们相比,她愿意奉献所有的美好。

她的小阿芙拉是个成熟的小大人,总是首先考虑她的亲人们,却吝啬对待自己。她发自内心地为亲人开心,比起撒娇更惹人怜爱。

阿芙拉摇头:“妈妈,我有在攒钱的。”

为了一本书,她偷偷藏了私房钱,这难道不是败给了私欲吗?

母亲对倔强的小女儿无奈地叹气。

“你和你的外祖母很像,”艾尔莎提到了她的母亲,“但是忽略自身的意愿并非好事,阿芙拉,我和你的父亲并不能陪你走完一生,只有看见你们前进了,我们心中才会感到安慰。”

外祖母对于阿芙拉而言是陌生的。

母亲似乎是一位逃婚的大小姐,在逃出来的途中遇见了内向的父亲,朝夕相处中爱上了他的为人,与他结为夫妻。

她对于家世避而不谈,家人很少听说关于母亲家庭的事情。

听出了母亲话语的含义,阿芙拉回以沉默。

“妈妈,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希望我拥有天才的资质,这样我就能变得很强,强大到可以赚钱,赚取名誉,甚至周游整个大陆。”

“后来我发现天才的是别人,我只是一个或许喜欢读书,但没有天赋的人,于是我劝自己丢掉了那些幻想,脚踏实地。”阿芙拉说。

“我喜爱知识,但同时我也充满恐惧。”阿芙拉慢慢说,她愿意对母亲敞开心扉,“我一直在幻想着特里镇以外的世界,斯诺去了怎样的地方,学习了怎样的知识,认识了怎样的朋友,可当我学的越多,读越多的书,我发现——我开始恐惧它。”

“当游侠大人询问我,我犹豫了,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会立刻兴奋到失去理智,可是那个时候,我非常冷静,冷静到可以随时放弃那次机会。”

她神色迷茫:“是我不愿意成长了吗?”

艾尔莎轻声说,好笑又怜惜:“阿芙拉,这不是恐惧,是敬畏。”

“我的阿芙拉,”艾尔莎上半身靠过去,将女儿拥入怀中,拍着她的背。

“敬畏不是坏事,人如果忘记了害怕和恐惧,总有一天会走向灭亡。你不需要像故事中的主人公一直保持勇敢,你只需要在做出选择时做好你的决定,我和父亲会支持你们,因为你们是我们最宝贵的孩子。”

“不怕你笑话,”艾尔莎靠在床头,拥着孩子,讲述过去的事,“小时候的妈妈胆子很小,因为各方面都比不上你的姨母和舅舅们,看再多的书,养再多的花,也从来没有幻想过外面的世界。”

她语气平静,眼里是笑意,阿芙拉躺在温暖的怀抱中,快忘记究竟有多长时间没有腻歪在母亲身侧,“后来你的外祖父替妈妈安排了一门亲事,对象是一个妈妈很不喜欢的人,妈妈的兄弟姐妹们都可以拒绝,除了妈妈,还说了过分的话,因为太弱小了,哪怕外祖母请求,也改变不了他的主意。妈妈那时后第一次升起了不服气,但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偷偷跑掉了。”

“怎么样跑掉的呢?”阿芙拉抱住母亲的腰,好奇地问。

艾尔莎笑:“这个是秘密,等你长大了就告诉你。总之你的妈妈唯一一次冒险的成果,就是遇到了你的爸爸。”

“我知道,”阿芙拉说,“爸爸肯定收留了妈妈,然后妈妈就喜欢上了爸爸。”

“嗯,是不是这样呢?”艾尔莎想了想,坏心眼笑了,“其实妈妈第一眼就看上了你英俊的爸爸,反正都做了人生中最过分的事情,不如继续做坏事吧?你的爸爸太老实啦,没有办法拒绝你的妈妈,只好收留她了。”

“……”

“你说得对妈妈,”阿芙拉闷声,忽略了流氓母亲之类多余的新情报,“弱小的人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命运,我想变强,保护你们还有哥哥。”

无法想象梦醒时的慌乱,梦中凶暴肮脏的狼人淌着涎水,尖利的双耳因为啮咬抖动,恐慌席卷上心头,她眼睁睁望着父母死去,战栗和悔恨将她整个淹没,那样绝望的场面,她再也不想看到第二回。

话题再度绕到了远点,但至少不再原地不前。

艾尔莎想起昨晚一群人将女儿送回时,那位游侠认真说:“女士,阿芙拉是遗漏的种子,我已经联系了家族,帝国很快会派遣使者带她前往帝都。”

就像多年前从来不会对她微笑的父亲,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我已经安排好了。”

但艾尔莎还是想问她的女儿,“阿芙拉,”她看着她的眼睛,“你决定好了吗?”

如果她不愿意,一点也不愿意,她可以放弃一切带她离开,拒绝并不羞耻,羞耻的是违背自身的意愿。从前她只能妥协,也只会妥协,她不希望她爱的孩子也这样。

偏头思考了许久,阿芙拉点头,“妈妈,我想好了。我要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你们不受到伤害,我不想因为放弃而后悔。我想保护你们,因为这是我的愿望。”

艾尔莎抱住了她的傻孩子:“孩子,妈妈为你们骄傲。”

听闻远在边境的地方出了疑似强大的种子,领主来不及高兴,立刻派来了中阶法师,并要求特里镇的骑士们保护种子的安危。这可不是小事,人类有很多友好的盟友,也有很多恶毒的敌人,为了掐灭人类的希望,特意杀掉一两个强大的种子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做了狼人的梦后,阿芙拉不愿意远离父母,镇长让工坊主移步到了镇内的一个空着的工坊内工作,“他们一家搬到城里去了,给你便宜的价格”,在近乎白送的价格下,巴顿终于舍得带上他大大小小的工具,举家搬进了镇里。

阿芙拉不忘告诫其他几户最近早点关紧门扉,尤其是戴维,把糖塞给他时,还掇了一下小男孩白嫩的脸蛋:“听亨利叔叔说森林里最近有狼人出没,你晚上不要在外面晃悠了,早点回家。”

戴维委屈地哼了几声,看在糖的份上,答应了要求。

随后几日,阿芙拉和滞留在镇的游侠以及同伴们熟悉了起来,安德森一行来自帝都,打算顺路和来接人的队伍回去。在芙洛拉的要求后,她将嘴边的“大人”改成了“哥哥”和“姐姐”,“这样就对了”芙洛拉姐姐满意点头,“来,叫默里叔叔。”

“……”

在术士阴沉的视线下,阿芙拉很识时务:“默里哥哥。”

换来一声冷哼。

队伍中的战士叫特纳,是个相貌粗犷,但心思细腻的男人,每到这时,总会把小女孩牵走,任由术士与法师在原地争执,用安德森的话来说,芙洛拉调戏莫里就和吃饭喝水一样是生活需求,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要让孩子跟他们学坏。

安德森虽然是个娃娃脸的少年,但身为团队的首领,有种令人信服的气质,他平常时候会一个人在角落用刀雕刻木头,安安静静的,反而是默里和芙洛拉吵吵闹闹,互相斗嘴。

阿芙拉没事时就搬个小凳子,撑着下巴看他雕一只丑丑的兔子或者一条滑稽的蛇。

骑士们像雕塑一样恪守在院落外,暖洋洋的阳光洒落在地上,拉长了所有人的影子。

这样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帝都的人终于到了。

延伸阅读

心安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dmju.shtml
心安钥匙坯素以用料考究、工艺出众、质量上乘,彩画卡通钥匙,设计新潮美观、中重量级汽车

嘉阁门业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b355.shtml
嘉阁门业加盟详情永康嘉阁门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致力于门业事业的企业。是一家专室内套装

优尼高质干洗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gwz3.shtml
[img=1]http://ims.jmw.com.cn/31415338186.j

精拓汽摩维修保养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a98q.shtml
精拓汽摩维修保养主要产品:丙烯酸酯AB胶、环氧胶、厌氧胶、硅酮密封胶、瞬干胶、UV无

陈顶练字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gmxq.shtml
暂无

德汇海外教育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u1o9.shtml
德汇教育(DOOWIN),总部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是中国海外教育渠道供应商,以“德汇

唐会棒棒糖KTV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622i.shtml
唐会棒棒糖隶属于哈尔滨市呼兰区棒棒糖量贩式歌厅,主要经营纯绿色、健康休闲的量贩式KT

企信通IT项目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dhui.shtml
“企信通”产品是讯通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专门针对企事业单位开发的短信群发软件。软件下

脸蛋公仔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d5pq.shtml
脸蛋立体人面公仔机创意营销中心隶属于烟台财气商贸有限公司,是从事创意礼品、个性产品定

艾尚尼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bgtg.shtml
武汉艾尚尼洗涤有限公司总部坐落于湖北省武汉市,是一家专业从事洗涤设备的自主研发与销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拯救世界的男神第一件诡异的事

    两件事,发生时间大概相差1个月,主角也不尽相同,但萧白笃定地认为,这两件奇怪的事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第一件事:伍宸失踪了。伍宸并和萧白是那种高中同一班级,大学同一寝室,工作后同一城市,仍旧长期来往的,关系极好的朋友。这种近10年沉淀下来的感情,是一种胜似兄弟的感情。但伍宸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当警

  • 从美食的俘虏开始吞噬第二章在线阅读

    李景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就是这个少年一定和鬼有着某种联系“大哥哥,快点哦,你没有多少时间了呢,你这次灭灯一定会死哦。”少年像是在善意的提醒李景但更像是在嘲笑李景不想问少年任何问题,他知道是问不出来的只有尽可能的去冷静下来分析才可以活下去!现在不是思考什么为什么世界上有鬼,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的这种愚蠢问题

  • 塔罗密语在线阅读第10节

    魔都到金陵城全场大概300公里。平常只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今天却由于国庆放假的堵车严重的缘故,王墨开了足足将近六个小时才到家。紫金山位于金陵市宣武区又称钟山,江南四大名山之一,有“金陵毓秀”的美誉,是南京名胜古迹荟萃之地。金陵的房价虽然比不上魔都与京城,但高端的公寓住房和别墅,还是让很多人望而止步。

  • 杜冷燕在线阅读第三节

    看着苏毅眼中的神采,两人一直紧蹙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他知道,三年前的那个苏毅。那个傲视所有天骄,引动整个外门风云的苏毅,回来了!虽然,归来时已不再年少。但,有关系吗?两人眼中充满了惊喜。那是一种等待已久惊喜。“那些人,是否改启动了?”文浩眼中精芒闪过。外门数十万弟子,知道他底细的人,恐怕也就他们二人了

  • 霍格沃兹的留学生在线阅读第三章

    天朝A市。“落落,你慢点儿!”一位身材欣长,相貌英俊的男生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脸无奈地望着前面已经跑地很远的少女。少女穿着白色连衣裙,一头飘逸的长发披在背后,仿佛一个美丽的天使坠落人间。“哥哥,你快点儿呀!”少女迈着轻快的步伐在大街上跑着,阳光给她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少女嘴中发出的悦耳笑声充释

  • 玄幻之命运随我改第五章在线阅读

    齐明正将车开到学校时,保安已经认出了他的车,忙打开了大门,他轻车熟路的便找到了齐姝的教室,里面的学生都在埋头苦写。齐姝刚刚完成了一张试卷,对了一下答案之后,微微皱眉看着错误的部分,将其圈起后,抄录到了错题本上。“哎,齐姝,齐姝,你看外面。”同桌本想趁着老师不在溜走,却没想到一转头便看到了站在外面的齐

  • 重生初恋直播间之先天宝体

    叶晨跟着校长林国强和萧雪晴出来后,也不知道他们要带他去哪里,不过从他们对自己恭敬的态度中可以看出他们应该对自己并没有恶意,相反,他们两还在抢着讨好叶晨。“叶晨,晚上去我家吧!”萧雪晴说着很亲昵的挽住了叶晨的手臂,还把头轻轻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好像两人就是情侣一般。“这样不好吧!”叶晨有些吃不消,这个在

  • 冬至的秘密在线阅读第5节

    秦歌掌掴卓芙的视频很快就在网上传开了,很多网友纷纷点赞,称太解气了,有的网友还说怎么才打一巴掌,真是打太轻了。自百日宴到现在秦歌离开程家也差不多有五天时间,期间秦歌联系保姆,委托她好好照顾家里两位孩子。通过黑名单记录可以看到这期间程乐生一直给她打电话,但她就当没看到。乐如梅给她打电话,她就假装很委屈

  • 无意道途第三章在线阅读

    “你来一下。”父亲瞪了方青松一眼,转身就出去了。无痕牢牢地抓着方青松的手,心里惶惶不安,不敢让他离去。“傻丫头,一会儿就回来了,乖。”看着方青松略显轻松的脸,无痕点了点头,目送着他走出门去。“无痕,睡会儿吧。”母亲轻柔地说,眸子里却满是落寞。无痕看得有些心疼,那些不好的记忆纷沓而来。那是村子里的旧房

  • 总有继子想给我挣诰命之第八章

    两天后,袁滨再次打来了电话。“怎么样?找到他们了吗?”梅德问。“余晖找到了,他就住在离我们这儿不远的C市,具体地址我也问清楚了,坐车的话只要四个多小时就能到。而且,我还问到了他的手机号码。”“你打了吗?”“打过了,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换了电话。我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我想,我们只能亲自到他家去找他了,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