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离婚热搜之尴尬的缘分(7)

作者:是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幕降临的时候,骑着红马的身影终于抵达了土司府后门。

南卡强忍疼痛继续比赛的精神让人感动,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竭尽全力的结果就是,她以半个时辰之差输给了西蕃巫师界的扛把子—白无络。

在自家门口,输掉了这场关于自己未来命运的比赛,南卡的心情有些复杂。

白无络信步而来,她却没有从马上下来,衣袖刻意遮掩下的手紧抓着缰绳不放。

“真不甘心,又被你赢了!”南卡嘴角不自然的向上扬,抢在白无络之前开了口。

和那匹累坏了的马一样,她也在吁吁喘气,漂亮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觉得南卡有些不对劲,白无络疾步走过去,她警觉的一扯缰绳调转马头,“你放心,输了就输了,我愿*服输不会耍赖!”

南卡看上去很赶时间,说话时也没有看向白无络,“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白无络的步子生生顿住,再没有靠近南卡半步。

“先走了!”南卡背对着他潇洒的挥了挥手。

“对了!”想起什么,她勒住缰绳微微偏过头,“多谢你带我去马场,那里的夜景真的很美。”

驭马的倩影逐渐远去,在白无络还未来得及用巫术读她所想时,那抹身影便彻底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

骑在马上走了一会儿,快到马厩的时候,南卡才停了下来。

刚才背对着白无络站了一会儿,也不知他有没有发现她背上的伤。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天色黑得跟块碳似的,白无络又不是猫头鹰,应该不会发现的。

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若是被白无络发现她堕马受伤的事,免不了又会被他拉着一通嘲笑。

笑面虎似的人,嘴里吐出来的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在南卡看来,白无络的嘲笑可比堕马受伤疼得多。

骑在马上,南卡在心里盘算着,要不干脆趁夜带着锁儿上哪个庄园躲几天,等脚伤好了再回来。这样既能避开曲丁的盘问,又能躲开白无络的探访,简直一举两得。

骑着马很快就到了马厩外头,南卡纠结的拧了拧眉。

回来的路上她一味赶着速度,在马上颠来颠去的,左脚疼着疼着也就习惯了,可到这会儿要下马了,她才记起上马那会儿体会到的酸爽痛感。

南卡不由得颤了颤,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她一咬牙便跳下了马背。

比预料中还恐怖十倍的疼痛猛然袭来,她吃痛的坐在地上不住吸气。

揉了揉脚踝之后,在她想要重新站起来时,却被更剧烈的痛意激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开玩笑!她堂堂一个大土司,怎么可能会被这点小伤难倒,于是她重振旗鼓又试了一次。

“疼疼疼疼……”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

早知这样,她就不该从马上跳下来,马厩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夜里一般不会有人从这儿路过,在马厩守夜的奴隶通常都睡在里面,很难听到外面的动静。

所以说……她为什么要跳下来?费点时间慢慢滑下来不好么?有只会走路会蹦跶的左脚不好么?

哪怕滑下来姿势难看了些,也比坐在地上伸手就能摸到马肚子强吧。

南卡脱掉一只鞋和袜,用力揉了揉那只背时的左脚。左脚烫的惊人,冰凉的手碰到脚上皮肤时,她猛地扭头咬住了另一只手,才没有失声叫出声。

真疼……撕心裂肺的疼……

这种时候,唯一能自救的方法便是大声喊救命,但她不敢。

把人喊来了,她是得救了,可是之后呢?她要怎么跟曲丁解释?就算找的理由他勉强信了,保不齐他还会跑到白无络那里再问一遍,她和白无络没有事先对过“口供”,万一说岔了怎么办?要是白无络一不高兴,把赛马的前因后果一股脑的倒给曲丁,怎么办……

曲丁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如果曲丁知道了南卡准备逃走的事,那么底下两百九十五个贵族庄园主,以及她那位隐居佛寺的亲娘就都会被惊动,到了那个时候,等待南卡的就不会是焚香、诵经这种程度的惩罚了。

看了看面前那匹显然已经累得不愿再搭理她的马,南卡苦笑了下,“摊上我这个没用的主人,真是委屈你了。”

当然,和马沟通这种技能,也只能在这种坐着等死的时候发动,“要不……你替我过去给锁儿传个信儿,告诉她我在马厩等她?”

说完,南卡自己先笑了起来,人一绝望就容易做傻事。就像她带着伤也要死扛着骑到终点一样,总觉得只要忍痛拼劲全力,就能为自己博得一个可以选择的机会。

事实证明,南卡挺擅长让自己失望的。

在生于草原没于草原的西蕃人眼里,不会骑术是件很丢脸的事。南卡小时候就不擅骑术,她爹实在看不下去就亲自出马教她,教一回摔一回,小孩子嘛疼了就哭很正常,她爹却不这样认为。

“布萨家的子孙流血流汗不流泪,从马背上摔下来就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你看你哥哥就不会哭!”

是啊,南嘉是不会轻易掉眼泪的,他是哥哥要以身作则,要一肩扛起西蕃的半边天……

所以为什么,最后扛起半边天的却是她这个不像话的爱哭闹的妹妹……

一阵冷风袭来,南卡缩了缩肩膀腆着脸,干脆把手伸到了马肚子上取暖,一边摸一边感叹着,毛多就是暖和。

就在南卡十分“友善”的和红马建立深厚友谊的时候,突然有人从马厩里推门走了出来。

按照南卡的推断,迦罗应该是在知道她要过来牵马之后,就迅速的和别人换了班,所以他今晚不可能在马厩。那么这会儿出来的,只可能是那个和他换了班,在黄昏时替南卡牵过马的奴隶。

这么一想,南卡突然眼前一亮。

别人她不敢说,但是这个奴隶可是几个时辰前才被她打赏过的,让他帮忙去趟前庭给锁儿传个话什么的,应该没有问题!

出来的奴隶手里提着灯,昏黄的灯光一下子晃了南卡的眼,她下意识抬手一挡。

“主人!”这低沉中略带着磁性的嗓音,听起来有点耳熟……

南卡吃了一惊,猝然从地上蹦了起来,然后又直直摔了回去。

这真是尴尬中透着缘分啊!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她,为什么迦罗会出现在这里?她很惊讶也很生气!迦罗这种不坚持原则的行为,她很不喜欢!

既然决定了要躲着她,就该坚持到底决不放弃,哪怕他咬咬牙再多坚持一天也好啊……

南卡凝眸看清了迦罗脸上怔愣的神情,她自然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却没有站起来,当然那也得她站得起来才行。

“真巧,你也睡不着出来看月亮么?”南卡勾唇盈盈一笑,扭头深情的仰望着天空,佯装出趁夜赏月的样子来。

也许是她的笑容太过热情打动了迦罗,迦罗也跟着她仰头望了会儿月。

“你要是没事的话,可以帮我把这匹马牵回去么?”

南卡递出缰绳,想着至少先把迦罗打发走再说,迦罗接过缰绳时明显愣了一下,“您的手受伤了?”他神色阴郁,拿过缰绳的同时蹲下身抬起南卡的手放在灯下照了照。

“骑马的时候抄近路钻了林子,估计是被树枝划伤的,你不说我都没注意。”装出吃惊的样子,南卡急忙将手缩回到衣袖里。

“我还有事先走了!那个……别忘了帮我把马牵回去。”

这么说着,南卡在心里暗暗祈祷,左脚啊左脚,拜托你行行好给我点面子,咱们努把力挪几步好不好?要瘫也不能瘫在这儿啊……

许是左脚感受到了南卡内心绝望的呼喊,再次站起来的时候,除了晃了点之外,疼痛的程度勉强还在她可承受范围之内。

趁着势头不错,南卡急忙转身离开,尴尬的是,走了没几步钻心的疼痛再度袭上心头。南卡彻底失去了耐心,秉着痛死也比丢脸强的原则艰难的迈开了步子。

她今天过得已经够糟心了,不想再被嫌弃她的人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样子。

走得了走,走不了就弯起左脚单腿蹦,显然震动会加剧疼痛,所以尽管南卡额上又冒出了一层冷汗,但她仍是没能走出迦罗的视线范围。

然后更糟糕的事发生了,她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主人!!!您的脚受伤了!”迦罗跑到她前头,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没有啊,我只是在锻炼身体,单脚走路有助于消化。”说到这里,南卡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饿了。

“你快回……”话没说完,迦罗就蹲下来按住了南卡的左脚,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脚踝。南卡疼得捏紧拳头,直皱眉头,却愣是没吭一声。

“让奴送您回去吧?”迦罗的语气还和他在南卡身边做近侍的时候一样,卑微而诚恳。

“不必了,我自己能行。”南卡面色一沉,说话的语气也带了三分疏离。

“让奴送您回去!”迦罗挡在前头一动不动,固执的让南卡有些头疼。

送回去?她能去哪儿呢?回去等着被白无络出卖,还是回去被人指着鼻子说她果然不堪重任?

南卡叹了口气,轻笑出声,“既然你自愿受曲丁调配差遣,那你的主人就是曲丁不是我。所以不用管我没关系的,没有人会因此处罚你。现在你要乖乖听你主人的话,继续努力的躲着我,最好和我保持千丈以上的距离,乖,快去吧,去吧!”

南卡用波澜不惊的语调说着无比刻薄的话,这和平日里那个柔声细语待人温和的她相去甚远。迦罗的固执和不断袭来的痛感,彻底的击垮了南卡最后一道防线,这是南卡第一次,在没有喝醉的情况下发了火,使了性子。

能吓走他就好了,她就是这样的人,这样天生擅长让人失望的人,所以快走吧。

耳边有风吹过,迦罗的神色掩在黑夜里,看不清是怒是悲。

南卡摇摇头正要试着抬脚离开,下一刻她整个人就被迦罗打横抱了起来。

延伸阅读

女娲本纪玉器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s8yt.shtml
女娲本纪玉器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女娲珠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营天然翡翠、和田玉的珠

福建轻质隔墙板供应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gtzr.shtml

憨大头婴儿玩具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uhig.shtml
憨大头是蒙台梭立教具福禄贝尔教具、幼婴玩具的专业制造工厂,憨大头玩具坐落在中国木制玩

丽蕴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g714.shtml
丽蕴化妆品简介:丽蕴始创人分别汇集位于六个欧洲的12间专门实验室的独持配方、项目进口

赛凤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ghoh.shtml
赛凤家纺是崇川区赛凤家用纺织品厂经销商品,总部是四件套、被子、枕芯、多件套、单件等产

尚竹缘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xq6e.shtml
尚竹缘家纺布艺的产品的特征是:天然抗菌,柔软舒适,防螨防臭抗静电,滋润皮肤抗紫外线吸

illy咖啡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gbc0.shtml
illy咖啡馆是一家注重生活态度的品牌咖啡专营店,主要经营业务是提供illy品牌咖啡

埃迪蒙托居室用品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uksu.shtml
埃迪蒙托简介深圳埃迪蒙托居室用品有限公司创立于1999年,总部位于中国深圳,是集研发

九臻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p8s1.shtml
九臻工艺品项目介绍:九臻工艺品总部以“信誉,质量,服务”为宗旨,秉承着“高标准,高质

滋景堂中医养生加盟  http://www.lycee-sacrecoeur49.com/4gg.shtml
养生是热门话题,中医养生更加安全,没有副作用,被老百姓所接受。滋景堂中医养生馆的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截教大师兄在线阅读第六章

    坐在石头上陷入迷糊的韩飞,表情一脸呆滞,双目中一片迷茫之色,像是一个呆子一样,看着泉水中哪突然出现的苍老身影。“你是谁啊?韩飞这时开口问道。缓缓站起身来,向着哪泉水中苍老的身影走了过去。”“呵呵,小娃娃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老夫只问你一件事,你若是答应哪就好,若是不答应老夫也不会勉强你,怎样?”没有丝

  • 蔷薇心脏[无限]之威胁(4)

    疼痛,从腹部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她颤抖着手去摸只感觉满手的温热粘腻,还有更多的液体在喷涌而出。是那个人所喜欢的颜色。——————————————————————————————————————————在冗长的梦之后,爱尔醒来的时候,面对的是木制的天花板,她意识到自己正缩在一个白色的被窝里,软软的棉花

  • 姝女有仙泉在线阅读第3节

    转眼间时间匆匆又三年,厉小包子也长成大包子了。村里人说起厉国兴家里的小儿子小宁儿肯定就是这几个词:聪明伶俐,灵动可爱,懂事礼貌又遭人疼。唔,厉小宁觉得自己也没怎么刻意去讨好乡亲们嘛,不过就是有人到他家里来的时候朝他们笑笑,乖巧地喊几声叔叔伯伯姨姨婶婶好罢了。说到底厉小宁觉得自己就是沾了池塘水的光了,

  • 殷商武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沙漠狂龙四爪朝天,它挣扎得越来越缓慢,最后终于还是不动了。陈肃寒看了一眼他身旁的中年男人,那中年男子向他点了点头,然后便在心中暗道说了声声:“师妹,我一定会救你出来。”说着,他便一跃跳至那怪兽的腹部,然后握紧手中长枪,用力向下一刺,整条长枪都没入了怪兽的体内。但是,陈肃寒忽然感觉手中的兵器变得越来越

  • 海神成长录第5章在线阅读

    一出校长室,在外面等待已久的静向馨她们走来:“你们在高几几班?”炎无所谓:“高二(1)班。”静失望:“我们为什么不在一个班?!”雪:“那你在几班?”静依旧失望:“高二(2)班。”兰儿安慰:“别失望了静,我们不还在隔壁嘛?!”静:“嗯。”馨看看时间:“快迟到了!”静看看时间:“的确,还有六分钟就要上课

  • 相师江湖第二章在线阅读

    哈里斯·罗德,一个外国人的名字,但骨子里却是个帅气的Z国人,黑头发,黄皮肤,将近两米的身高!没错,他是个穿越者,在42年前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并结识了未来的海贼王罗杰。作为穿越者,他自然获得了系统的帮助,而且还是个非常强力的系统。不仅让他获得了极强的辅助能力,更让他可以吸收三个顶级生物,获得超强的战

  • 柯南:开局继承了神秘组织在线阅读第七章

    那一夜是多么的混乱,以至于现在他几乎要回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一些隐隐绰绰的崩溃的呐喊。这一幕幕的片段无不使他心悸。他被自己人下了不得不与人……的药。又被自己人骗到那个酒楼里。再然后就是他的父亲贾代善去张太傅家提亲。最后,是那么多的红色。他们两个人穿上喜服喝交杯酒。那所有的过程他都浑浑噩噩的,都不知道

  • 海岳尚可倾在线阅读第6节

    “噗通——”星河站在高高的悬崖边上,却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只手,将她推进无边无际的大海,一个浪打来,海水迅速将她淹没,水下一片漆黑,冰冷刺骨的海水不停的灌入她的口鼻,她奋力挣扎着想要游出水面,却忽然感觉水下有东西死死地缠住了她的脚踝,她低头向下看去——是一只女人的手!瘦弱的、干枯的、满布着伤痕的一只手,

  • 奈何娇娇惹人怜在线阅读第10章

    “认真的。”赵铁柱认真的看着丁丽娜道柔声道。“我不信!”丁丽娜摇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想报复曹威,毕竟你和曹威之间有着恩怨。”“说话这么直接。”赵铁柱闻言苦涩的笑着道:“说实话,有这一部分原因,但是更多的是喜欢你。”“你也够坦诚的。”丁丽娜美眸白了赵铁柱一眼道:“吃饭吃饭,我早饭还没吃呢。”说话之间

  • 三翼奏起·夜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岳乐终于整理好行礼,他这次去海南要在那边待一个月,要带的东西不少,一个大的行李箱里塞得鼓鼓的。岳乐使劲往下压,才拉上拉链,他终于松了口气,洗完澡后准备出去觅食。他刚打开门,就看到对门的付鹤鸣也打开门出来。“嘿,真巧?出去吃饭?一起啊!”付鹤鸣熟稔的跟岳乐打招呼。岳乐冷着脸不理他,锁上门就往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