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这次又成了谁?[综]第二章

作者:呼延修修 来源:晋江文学城

-

“亲爱的倚凡,对不起……”

“……虽然喜欢上了别人,但是我真正想结婚的对象是你——我本来是这么以为的,所以和你定下了婚约……”

“……她很柔弱,是失去我的话、就活不下去的类型,但是你的话,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吧。尽管走了些弯路,我想我或许还是找到了真爱……”

“……倚凡,再见,祝你幸福!”

“爱你的李里。”

一个礼拜之后。

周倚凡按下锁屏键,合上眼睛,顺势把屏幕上满是裂缝的手机放下。

站在她身后将短信文字读出声来的梅玲发出惊呼,回到座位时,她问:“所以呢,李里这王八蛋在哪里,你应该已经把他狠狠收拾过一顿了吧——”

“没。”周倚凡喝了口咖啡,随即面部狰狞地抱怨了一句,“苦死我了。”

“什么?!”

“不是我不想,是我根本没见到他。”周倚凡回答。

李里的父母也好,李里的两个姐姐也罢,还有李里那群大学同学,周倚凡问了一圈,大家都是三观正常的普通人,也都大吃一惊,代替李里低声下气请求她原谅。

但都联系不上李里。

周倚凡要的不是他们的道歉。

她又往嘴里塞了两块饼干,舍弃咖啡杯起身,背起手提包又掏出化妆镜,对着里边检查刷得厚厚的睫毛膏。

“你要去哪?”梅玲搅拌着自己的那杯咖啡,以以往的经验作出猜测,“难不成有工作?”

“干嘛说得这么不敢相信?是电影女一号试镜,女一号!”周倚凡一甩头发,摆出拍摄时的pose,仰头假装看向远处道,“老娘也还是风韵犹存的。”

“姐姐,姐姐,”梅玲咬着勺子微笑,抬起手指挥动,“如今女明星拍照已经不摆这种姿势了——”

就算她不是刚满二十的青春少女,但也没到老土的程度。周倚凡知道她是说笑,摆摆手要走。想到什么时,梅玲忽然又开口。

“倚凡,”她问,“没事吧?”

周倚凡刹车,临时回过身来。

她稍稍一愣。

“没事,没事,”周倚凡笑着回答,“我可是——”

-

“我可是你祖宗啊!”

骄矜的嗓音如冷冷甩过一圈雨滴,他轻慢地吐出这句话时,瞳孔细微地收缩再扩散,面部的紧绷侧写底层的咬牙切齿,凶恶到了极致。

伴随着一声“卡”,狠戾的表情激剧褪去,随即幻化成先前寡淡而严肃的脸。

“谢谢大家。”和剧组工作人员以及合作的其他演员道过谢,他快步出去,“谢谢。”

助理给他卸妆,他迈上车,一边听副驾驶座的经纪人朗读日程一边把外套脱下来。

“直接去机场?”像有几分讶异,陈晁这么反问,“华先生也到了?”

“早到了,都在戏剧学院喝了半天茶了。”他的经纪人岑瑞说。

在助理示意下闭上眼睛,陈晁修长的睫毛纹丝不动,落下灰褐色的影子。他不说话,同他一起工作以来,岑瑞最多的感想莫过于“像个老妈子”。

什么都得他主动发问。

想让陈晁主动聊点什么几乎是不可能的。

“感觉怎么样?”岑瑞问,“也快杀青了。”

“就那样。”

陈晁睁开眼,一如既往,惜字如金。

不过岑瑞也早就习惯了,这位影帝跟小孩似的,问一句答一句。他又说:“下次希望演什么样的,有想过吗?”

陈晁沉默了好久,最后慢吞吞地回复:“恐怖片。”

例如杰克·尼科尔森演过的《闪灵》。

又例如《猛鬼街》。

岑瑞不由得笑出声来。

他给后座递了一沓简历:“上午你找我要的。开机还有段时间,咱们不赶,主要是女性角色选角这一块儿,华先生说了想参与。我估摸着是他有想照顾下的人,我也只是猜猜,要是真的有,你记得给点面子。还换制片人,公司那边也不好办。”

陈晁接过来,闷声不响开始翻看。

各色女演员,大公司的,小公司的,有经历的,没经历的,顿时如百科全书内的词条般整齐出现在眼前。

这是他在电影领域的第一次尝试。

作为导演。

因此剧本、摄影、演员上都要不遗余力。

陈晁渐渐专注,岑瑞也不说话了。

不知道谁打开了车载音乐,车内气氛一时间非常和谐。

岑瑞看向贴着茶色贴纸的车窗,忽然想到晨间看过的新闻,今年戛纳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提名,有一位又是未成年人。

距离陈晁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已经差不多十年了。

那是荣誉。

也是诅咒。

记忆里破碎的画面在一瞬间激荡颅内。锤击防盗门时手臂麻木的疼痛感,在医院走廊里推着担架车进急救室时急促的喘息,以及,陈晁微微泛红、温暖得好像再也不会睁开眼睛的脸。

岑瑞短暂地失神。

几乎是本能,透过后视镜,确认陈晁还在专心致志翻阅简历的一瞬间他才感到安心。

就在这时,陈晁忽然开口。

“黑魔仙女。”他忽然说了这四个字。

“嗯?”

陈晁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沓A4纸中间的某一页。

“是黑魔仙女。”他看着免冠照里朝镜头露出灿烂笑容的女演员,黯淡如暮春的双眼里,罕见地升起了新日。

他朝她勾起唇角。

-

和朝气蓬勃、满脸胶原蛋白的二十岁年轻女孩并排候场时,周倚凡腹诽了好几次“就知道没这么好的事”。

女一号的试镜,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就轮到她。

她的岁数,已经到要求年龄所允许的最大值了。

说是让她顺带指点一下新人,实际只是其他人都不愿意做这种陪跑的工作,这才勉为其难叫她来到此一游而已。

对比起那张脸,自己怎么可能有胜率?

虽说只是几岁的差距,但没在荧屏上待过的人一定不会知道,仅仅一丁点丑陋,在镜头前也会无限放大。

更何况,这里到处都是漂亮过头的、年轻到无以复加的脸。

不过,周倚凡连忙对着远处的玻璃窗打量自己。

她也不差就是了!

再仔细看看,也不是没有相貌平平的人。

看到有人比她丑她就放心了。

活在这世界上,要是一直只看着别人比自己好的地方,那该多不快乐啊。

周倚凡回头扫了一眼同公司的后辈。

在正规艺术大学就读影视表演专业的女生正面无表情盯着手机。

刚刚在车上当着公司董事的面还娇滴滴叫她姐姐,一下车脸垮得堪称泥石流,把嚼过的口香糖吐在卫生纸里让经纪人扔。

平时只会对周倚凡说教“你要减肥了”的经纪人竟然笑眯眯把纸团接了过去。

周倚凡右眼皮狂跳,终于忍不住,在开场前起身说要去抽根烟。

压力像旧衣服上熨不平的褶皱。

她左拐右拐才找到吸烟室,途中经过化妆室,鱼龙混杂全是在补妆的女演员。

吸烟室却空无一人。

她刚要坐下,握在手中的打火机便随着身体前倾向前滑,一下落入座椅缝隙间。

周倚凡哀叹一声,随即俯下身去摸索。

与此同时。

“华先生那边的效率也真是的,我们航班都没出问题,秘书就不能提前确认一下交通状况吗?”岑瑞抱怨着走到门边,替身后的陈晁撑住门。

晚上陈晁还有行程,事情耽搁,他难免有点不高兴。

倒是陈晁一声不吭。

为了等待制片人到来再开始试镜,发出通知后,他们开始向另一边的单独休息室移动。

陈晁忽然放慢脚步,临时开口说:“我抽支烟再去。”

岑瑞点头。

“要不要帮你拿包?”说着,他快速向前走了几步,找到吸烟室时透过窗户往里看。窗户里只能看见一排空荡荡椅背与洁白的墙壁,岑瑞回头说,“没有人。我在外边玩会儿手机帮你看着。”

在他回头的那一刻,周倚凡从椅子底下支起身来。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环顾一周,纳闷打火机究竟掉到哪去了。

寻找无果,又不想回去和没礼貌、未来又一片光明的后辈一起候场,周倚凡只能干巴巴叼着香烟坐下。

就在她没什么形象可言地坐下时,吸烟室的门被推开,有人走进来,高高瘦瘦,拉下口罩时露出好看得发亮的脸。

陈晁与周倚凡四目相对,片刻后,他兀自合上门走进来。

很难说周倚凡是第几秒认出他来的,起初只是乍一眼觉得熟悉,她叼着烟反复回想,侧过头时看见他点燃香烟。

觉察到她的目光,陈晁也倾斜视线。

他会错意,却又恰如其分,试着把打火机向她伸过去。

周倚凡一怔,先前的疑虑烟消云散,占据上风的,是自嘴角油然扩散的笑容。

她脸上笑影荡漾。

接过去时,周倚凡微微颔首,轻车熟路地点烟。就在那时候,她霍地想起来。

在她惨绝人寰、糟糕透顶的婚礼上,服务生自作主张所放映的电影画面里,当她孤身一人踏入婚宴现场时,她所看到的,就是那样的画面。

陈晁所饰演的男主人公在镜头前的柳枝里说——

“‘我爱’——”她用拿打火机的手指向他,倏忽间又惊又喜地说道。

“《我爱你》?”他抢先回应她。

周倚凡用力点头,笑着望向他说:“‘我爱你’!”

陈晁锋利而明朗的面容浸润在他与她的烟雾中。他微微眯起眼睛,神色悉数隐匿进鲜奶油般潺潺流淌的白烟里,没来由地重复了一遍:“我爱你。”

周倚凡不是没见过明星,好歹也正儿八经出道差不多十年了,在横店待过的时间加起来也不算短。

但陈晁的外形条件,放圈内,也是难让甲方挑剔的那种。

她想了想,忽然掏出手机,疾速靠近问:“可以拍个照吗?”

“嗯?”他夹着烟,看过去时稍稍挑眉。

很多没名气的十八线小明星和网络红人都有这种习惯。

自身价位不够,因而习惯于和碰过面、其实八杆子打不着的知名艺人合影,作为他们有过“合作”的证据。

能不能给自己抬价不一定,大多也就是留个心理安慰。

红是要靠运气的。

他们来过,他们努力过,他们也拼搏过。

周倚凡调出前置镜头与陈晁合影,为了不把香烟拍进去,他把烟熄了,她则用另一只不入镜的手接着。背景都是粉刷墙,也看不出具体的地点。

快门响后,周倚凡连连道谢,说着“会好好珍藏的”,随即猛力吸了最后几口,咳嗽着退出吸烟室。

看见她出来时,站在门口刚打完电话的岑瑞都呆住了。

他目视着她离去,随即扶住门框向陈晁质问:“那女的哪来的?!”

陈晁起身,用满脸“我怎么知道”充当答案。

-

周倚凡回到候场的女演员们中间时,心脏还止不住地剧烈颤抖着。

瓦擦嘞!

踩到狗屎了!没有说陈晁是狗屎的意思!是指她运气很好的意思!

虽然说试镜肯定选不上我,但是我拍到了让我能看起来酷炫吊炸天的照片,这才是最重要的!

周倚凡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掏出手机,迫不及待想修个图然后发到微博朋友圈炫耀一下。场合不对,她暂且还是按下冲动,小心翼翼又看了眼那张合照。

她头好大啊。

鼻影真的是没打好。

这个滤镜都快把妆吃没了。

一心一意钻研了好一阵子自己在照片里的状态,最后,她还是把注意力移动到陈晁身上。

《我爱你》是这部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韩国电影的中文译名,片中所有主人公都有在镜头前自白“我爱你”的特写镜头。其中,不论是否出于对同胞的特别关注,令周倚凡印象最深刻的,是属于陈晁的片段。

她看得晃神。直到主办方宣布制片人已经到场,并开始确认号码顺序,她才慌忙把手机收起来,开始重新确认等会儿要展示的部分。

“姐姐,”同公司的后辈几乎是突发奇想地贴过来,“你带了经纪人发的那张纸吗?就是写了试镜要求的那个。”

周倚凡诧异:“你没带吗?!”

“我落在车上了。”小女生笑着吐舌。

周倚凡翻了个白眼。

她递过去,忍不住摆出前辈架势啰嗦几句:“你啊,多多少少还是认真一点吧,刚签约就有这样的机会。要知道,当初我们刚进公司,一开始都——”

“谢谢姐姐。”小女生猝不及防打断她的教育,接过纸张,笑眯眯地并掌致谢。看到她做过美甲的手指时,周倚凡再次确认这个后辈根本没有努力竞演的意思。

但那又如何呢?

有些人,仅凭原有的自身条件,就已足够击败许多努力的对手了。

“排在姐姐后边真好,感觉我被选上的几率都变大了呢。”仿佛为了回报她刚才的说教,小女生娇滴滴地笑道。

周倚凡皱眉扭过头:“你说什么——”

“说起来,姐姐你有点驼背,是不是形体课没用功?啊,对不起,我忘了问,姐姐是科班出身的吗?上过戏剧,哦不,上过大学吗?演过戏没有啊?”

“我当然演过啊!”周倚凡当即火冒三丈,还要说点什么,身后有人叫她名字。

就轮到她了。

周倚凡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号码。

现在就轮到她,说明前面的人停留的时间都相当短。选上的机会原本就渺茫,于她而言更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姐姐,”后辈笑着挥挥手,“一定要选上哦!”

张口闭口姐姐,应和的大约是那句“姐姐可以妹妹也可以”。

周倚凡不慌不忙走过去,一把将刚才借给后辈的那张提要纸夺了回来,然后朝她比了个中指。

-

被逃婚。

生理期将近。

存款受到重创。

上午梅玲给点的那杯什么玩意儿太难喝。

打火机丢了。

后辈是个傻子。

大学同学孩子都生了俩了,她却还在这里参加试镜。

走到地板上做过标记的位置时,周倚凡已经在心里总结了好几条她心情不快的原因。

她抬头,看到摄像机,以及坐成一排的各色人员。

其中有陈晁。

这部电影是他担任导演。目前官方尚未公开,但也有消息在网络上流传。

——他才多少岁啊。

周倚凡想,她没怎么了解他,但她记忆里一定有他的存在,因为,他获得戛纳最佳男演员奖的那年,全球轰动,国内新闻铺天盖地记录这则极具戏剧性的报譕道。

能长久停留在他人记忆中的,除了那张少年面孔上盘踞着汉字“妈妈”的电影海报外,还有令世界震颤的罪魁祸首——他十三岁。

成为戛纳影帝时,他才十三岁。

那一年她在哪里做什么呢?

没有任何人知道,也没有人有兴趣知道。

周倚凡想,啊。

果然,还是,放弃,好了。

她也不是没想过不再做女演员的。

即便想着这样的事,她脸上却仍旧灿烂地笑着,深深地鞠躬,毫不迟疑地低下头去。

刚要开始表演要求的内容,猝然有人示意她暂停。

周倚凡不解地微笑,看向前方时,她对上一系列的目光。他们在打量她。头顶的灯太亮,其余地方太暗,她只依稀看清他们在传递麦克风,似乎有人要同她说话。

然后——

一阵嗡鸣的杂音过后。

“请表演一下薇拉朵莉黑魔法。”

她听见刚刚才对她说过“我爱你”的声音这么要求道。

延伸阅读

赤山渔网绳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6hch.shtml
赤山渔网绳是荣成市海丰渔网具有限公司(原赤山集团渔网绳有限公司)旗下系列产品,公司位

天泽时计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ab2f.shtml
是一家主要从事手表的研制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钟表公司,公司目前拥有产品设计

星彩文具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x71i.shtml
星彩文具主营水晶卡贴、磨砂卡贴、大中小徽章、时尚随行杯、明信片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才杰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dl3p.shtml
才杰工艺品厂是工艺品、圣诞用品、万圣节产品、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匠人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6rjc.shtml
匠**具护理是隶属于云南匠**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专业干洗,水洗,特色

迪孚卡乐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6569.shtml
迪孚卡乐皮具护理是隶属于广州市迪孚卡乐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广州皮革

好彩妹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yiut.shtml
其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地处各省市发达地区之一,珠江三角洲顺德商业重镇

福斯特家庭教育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60z5.shtml
福斯特家庭教育是隶属于四川福斯特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分享高效学习法、

CM-Photo厘米摄影古装摄影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uilt.shtml
CM-Photo厘米摄影成立于2007年,我们的理念是本本分分经营踏踏实实做人!摒弃

电瓶修复技术加盟  http://www.alltravelholland.com/u8f1.shtml
电动车以其轻便、快捷的交通方式,现在成了上班族和近距离出行的优选,随着对新能源和低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蔚蓝星际之八)

    “父亲,那是什么?”风武看到风文如此匆忙离去,疑惑的问道。风行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神情变的凝重起来:“暗阁的流云箭。据说,上次流云箭响,是在四年前,造成的结果却是一城的废墟、数十万的焦尸,不知这次流云箭响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啊!”天空中的烟花图案仍旧微消失,宛若一个巨大的指示灯一般,为所有前来或是帮忙或

  • 我的分身是条鱼之群杀

    再一次站在二楼楼梯口,此时只有江阳一个人了。回头看一眼楼上的刘波,只是刘波正双眼发直的盯着楼梯口,全身僵硬。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一定可以!”江阳似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安慰刘波。深吸一口气,江阳大摇大摆的从楼梯口走了出来,对着楼下这群螳螂摆出了一个在人类看来极其挑衅的姿势,右手手心朝天,伸出

  • 人皇传说解决办法

    就在全球总动员,誓要将这份将会导致人类传承断绝的病毒绝地三尺也找出来的同时,远在大洋彼岸一处全封闭的地下研究室中,没有受到丝毫的波及。一群身穿白大褂的科学家正在啧啧称奇。而摆在他们面前的,正是1号样本的基础数据。这是一份让在场所有科学家都感到匪夷所思的数据报告,甚至其中有不少人都怀疑是不是检测的仪器

  • 有点喜欢你在线阅读第6节

    朱贺把车停在小胡同外面一家小饭店门口,在后备箱拿出买好的水果补品,边锁车门边回傅一洋的短信。-这周哪天休息,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hhh朱贺匆忙回个周五,还和路过的邻居大爷打个招呼。他半个月回一趟这个家,每次都是吃过饭就走,朱母饭量小,吃完就给小儿子夹菜,好像无意间提起:“对门小郑婚期定了,十一的时候,

  • 我在修真世界玩异能第四章

    “李羡,化学老师布置的作业是啥?”现在坐在李羡后排的是一个班上数一数二调皮的男生,名字倒是和人完全不像,叫刘宇宁。李羡转过身来,在他的桌上找化学资料,看了半天连本化学书都没在他桌上看到,心里默默吐槽的同时看着他:“化学资料拿出来。”“哦哦。”刘宇宁连忙在桌兜里一阵翻找递给李羡,她动作麻利地翻到位置给

  • 开局从陵开始之古盒(3)

    在夜晚的茂密森林里面,陈枫坐在月光照射的草坪上面。一脸茫然的,对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的提出问题:“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身体里面;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还会有怪物……”。陈枫想知道的事情有太多了,他急切想搞清楚,现在自己在哪里和这里的情况。可是不管陈枫怎么问话,身体里面的那个苍老的声音,再也没回应陈枫的任何问

  • 偏爱你的甜之我要了(第四更)(7)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苏芸她们等的人到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的很休闲,瘦高瘦高的,全身上下唯一出彩的地方就是一对眼睛非常的亮。经过苏芸的介绍,知道这个人是*石界鼎鼎大名的石王常保利的徒弟,人称小石王的范西城。常保利被人称为石王就是因为他在*石方面有极高的成就,他选的原石有70%的几率能出绿,而且经

  • 你大堂兄来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凌泽将躺在地上的韩芸抱起来,手尽量放在肌肤上面,这并不是为了占韩芸的便宜,要占便宜早占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何况如今小芸还变成了丧尸。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可以方便地使用电击,雷电掌控可以让凌泽随意控制电流,这样自己也不会触电,当然他不知道自己掌控了雷电,本身就不存在触电的可能性了。回到自己家,就在小芸家

  • 退休成皇子心尖宠女神【经】

    孟湘保持着原本的动作,无辜地望向她。“你、你不知羞!”“娘——”文松小心翼翼地窥视着孟湘有没有生气,可这副怕老婆的模样气死文寡妇了。“你快点给我滚回家去,你妹妹正一个人在家呢!”文寡妇一脚就往他腿弯里踹去,文松却伸手矫健地躲过了。他摸了摸脑袋,一脸无辜,“娘你莫生气,莫生气啊!”文寡妇像赶鸡似的驱赶

  • 吴小姐,偏偏喜欢你在线阅读撤军!

    若离回头一想起来,赶忙跑回去,再看一眼,原本的女军官不见了踪影,若离心中松了口气,看来她是走了。若离打开手机:“副官,给我转告王帅将军,我现在命令太空舰队,进入一级戒备状态,铁鸦和科学球二十四小时巡逻。”若离说完,放下手机。开车回了家,一回家,黄欣悦正在打扫房间,看见若离进来,欣悦开心道:“离,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