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清穿之四爷别闹之老家

作者:巧粉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要说刘君意对老家唯一的印象,就是她奶奶刘氏不喜欢她,是非常非常不喜欢她,原因还是在于老一辈的重男轻女思想上。

要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呢,大约是她毕业后能够独当一面可以挑大梁的时候,可能觉得她有用了,才对她施舍些在平常人家看来再正常不过,可对于她来说则是稀有的可怜的关爱。

记得小时候,她还经常问为什么奶奶对她和对伯伯家的哥哥不一样,有什么好吃的都往他那里拿,妈妈那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带着她去小卖部让她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而这时候,妈妈也会对她说,“我们想要什么东西,可以凭自己的努力去得到,不需要别人给咱们,所以君意啊,你要努力成为优秀的人,你要知道,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可能是她小学理解能力比较差吧,一直没能懂这句话的含义,所以仍旧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该玩玩该吃吃,也不知道学习,最后关彤彤去了好的初中,而她还留在矿上的子弟学校。

也是在那之后突然明白了妈妈话里的意思,所以努力学习,最后在她们那儿最好的高中和关彤彤又重新会晤了。

“君意,到啦,下车了。”

杨新的声音将她从过往的思绪中拉出来,她扭头看了一眼,的确到了那个记忆中许久不曾到过的老家。

“妈,我帮你提。”刘君意快步走到前面的杨新身边,从她手里拿过一个袋子提上,“妈,以后东西多我来帮你提,你要把君意当做大孩子来看。”

杨新本来阴郁的心情因为这句话全都消散了,是啊,就算这里有再多不好的事情,可是她的孩子在这里,这是她最亲的人,没什么比这还让人开心的事了。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蹲下身子,和刘君意齐平,手放在她额头上,帮她拭去额角的汗,“是啊,我们君意是大孩子了,妈妈知道。”

刘君意笑笑,一只手拉住杨新的手,“妈妈,走吧,我们回去。”

和她预想中的一样,奶奶见到她们回来后,也只是冠冕堂皇的说了句“回来了”,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话。

如果放在上一世,刘君意这个时候可能还会上前去黏住她,渴望她能给她一些关爱,可是这一世的刘君意心中一点异样的情绪都没有。

她不喜欢她,可她也不喜欢她,人活一世,本就不容易,何必再为不喜欢自己的人劳心劳力。

刘君意是这样想的,可她看杨新的样子,闷闷不乐的,似乎觉得自己不被喜欢是自己的错。

也不怪她们这样的想法,当时的妇女社会地位本来就低,男尊女卑非一夕之间就能养成,她们把自己放得很低的思想本就正常。

可刘君意不是啊,好歹她也是在21世纪生存过,接受过新世界教育的人,她知道在短短的十几年内,男女性的社会地位发生了怎么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还没能达到人人认同的地步,但对于她们这代年轻人来说所起的影响还是不可估量的。

刘君意看着在那边整理床铺的杨新,心里想着要慢慢纠正她的思想,不求怎么先进,毕竟社会不允许,只求能够让她觉得,事情不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

“饿不饿?”杨新整好东西又将屋子拖了一遍,这个时候才想到二人都还没吃饭。

刘君意摸了摸早就咕咕乱叫的肚子,可怜巴巴的望着她,“饿得不行了,妈妈,咱们做饭吧。”

正做饭期间,刘氏回来了,她看了看杨新做的饭,这才露出了笑脸,“手艺进步了,这才对嘛,我儿子工作那么累,得吃好点才行。”

杨新点点头,应了句“是”。

刘君意撇撇嘴,心里想着好东西爸爸也都让我吃了。

其实也就刘氏对她妈妈不好,爸爸对妈妈还是很好的,家里面累活重活也都是爸爸干的,私下里他也经常说对妈妈说,“没关系,你忍一下,她是老人家,不和她计较。”

话虽是这么说的,可当人经历的时候心中难免还是有些不愉快的。

吃过饭后,杨新和刘君意早早的准备睡觉了,做了一天的车了,难免有些疲乏。

“君意,明天早上妈妈要很早起来去地里除草,你自己在家要听话,不许和奶奶顶嘴,知道吗?”

除草?

是了,刘君意这才想起来她们每年回来都是为了干农活,因为她要上学,所以也只有放假的时候杨新才能闲下来,刘正要上班回不来,所以每年都是她们回来,杨新去地里锄锄草之类的,除非遇到杨新干不了的活,刘正才不得已请假回来干。

“妈妈,你自己一个人去吗?”刘君意躺在杨新身侧,蜷成小小的一团。

杨新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刮了下她的鼻头,笑道,“对啊,难不成你还能起来陪我一起去?”

刘君意真是这么想的,上一世她不懂事,可能会听她的话乖乖待在家里,可现在不同了,地里那么远,还是大早上,她一个人去肯定会害怕。

她记得长大后杨新跟她说过,有一次去地里还碰到了蛇,幸好那个蛇在睡觉,她差点就踩上了。

思及此,刘君意扬起小脸,满脸都是坚定的神情,“妈妈,你叫我,我一定陪你去。”

杨新叹口气,也不知道是叹女儿的懂事,还是叹生活的劳碌,她摸了摸她的脑袋,点点头,“好,到时候叫你,你快睡,要不然起不来了。”

这晚刘君意很快就睡着了,她知道杨新肯定不会叫她,所以她要赶快睡养好精神第二天才能自己醒。

和预想中的一样,杨新醒来没叫她,在她上厕所的时候,刘君意快快的起床穿好衣服出了门,站在上屋门口等着她。

杨新上好厕所在下屋把要拿的东西都整理好,准备去屋里拿帽子的时候,就见刘君意正站在那里用满是控诉的目光看着她。

她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她还真的起来了。

她走上前去,嗔怒道,“虽然这会儿凉快,但等会儿就热了,你能受得了吗?”

刘君意点点头,“妈妈,我不怕热,而且我还有爸爸买的帽子,不怕。”

杨新点点头,刘君意不怕热这件事她还是知道的,大夏天的不盖棉被都睡不着觉。

最后杨新同意了她一起去,夏天五点多天就已经亮了,杨新扛着锄头,刘君意拿着大水壶跟在后面,二人慢慢的朝地里走去。

一路上看到有的田里已经有人在锄草了,大家都是趁着天还凉快赶紧干,要不然太阳出来了可就干不成了。

刘君意看着被锄头压弯了腰的杨新,心里头很不是滋味,她想上前去帮帮她,可是看着自己的小身板,不用想都提不起来。

她低头想了想,一个想法在心中冒了出来。

等到了自己家地的时候,杨新下地去锄草了,刘君意在地头看着水壶,每隔一会儿就跑过去让杨新喝一口。

杨新怕她累,不让她跑,可她不乐意,她心里有自己的计较。

她知道,以她目前的身高和体型来说,想要帮杨新的忙肯定是不行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快快的长高,只有这样杨新才能同意她做事情。

而以她目前的年纪,想要快快长高就只有运动和多吃饭了,她想了想,这样来来回回的跑着给杨新送水,也算是个初步的运动了,再加上因为第二天要早起,前一天还要早睡,那早睡早起也对身体有益,对成长也都是很好的。

决定了之后,自那以后她每天都跟着杨新起床,偶尔杨新休息她也照样起来,农村的房子够大院子够宽敞,她就围着院子跑,总之不让锻炼这回事儿断下来。

变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的,但总之一个月过去后,她真的长高了,相比较原来的身高,她现在长高了不止半头。

杨新也满是惊喜,没想到这一个月竟让她长高了不少,也算是意外收获。

刘君意很开心自己的变化,她本来就不算低,这又长了半头,回去肯定又要“鹤立鸡群”了。想到回去后要比关彤彤高出半个头,她就止不住的兴奋,因为那样就可以更好的照顾她了。

不过照这样下去,等明年的时候她再回来就能帮杨新干活了。

因着这件事情,这次回家也算是一个愉快的经历,本以为好心情可以持续到她回矿上,但在走之前杨新却忽然病了。

先是头昏,难受的不想吃饭,接着就开始发烧,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差。

刘君意着急的不行,先是找刘氏,可是刘氏在隔壁的李奶奶家打**,听刘君意说杨新发烧了,只是说了句让她自己起来去诊所看医生,然后就继续打牌,也没有要管她们的意思。

刘君意当时的心仿佛被浸到寒冬腊月的凉水里浸了一番,透骨冰凉,她没想到她竟可以冷漠至此。

也是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她这个活了两世的人依旧什么用也没有,帮不上母亲什么忙,还只会哭,除此之外再无用处。

没办法,她只能自己去找医生,让医生来她家看杨新。

她哭着走到半路正巧遇到了要出去办事的伯伯家的哥哥刘敬涛,就是那个刘氏特别偏向的孩子。

刘君意这次回来知道刘氏对她不好对刘敬涛好不是人家的错,所以和他相处的还算好。刘敬涛见刘君意哭的伤心就问明了情况,知道后对她说道,“你先回去陪着婶婶,别再出什么事了,我去找医生。”

说完也不给刘君意反应时间就直接跑着走了,刘君意擦擦眼泪看着前方奔走的背影,心里悄悄说了句谢谢,转身就往家里跑。

杨新神智依旧不是太清楚,但是能知道刘君意回来了就在她身旁,她伸出手,刘君意急忙抓住,“妈,你再等一下,敬涛哥哥去找医生了,一会儿就过来了。”

杨新点点头,想要咳嗽,可是嗓子火烧火燎的,每咳一下都是钻心的痛。

刘君意急忙松了她的手,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杨新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后,又是一阵咳嗽。

“妈,你多喝点,一定要喝水。”刘君意手拿着杯子放在杨新的嘴边,两眼通红,强忍着泪意不让自己哭出来。

杨新其实真的喝不下,水一过嗓子就疼,可看着刘君意惊慌失措的模样,她忍着痛意喝了好几杯。

等杨新喝好水,刘君意又端着盆子打了凉水,拿了块毛巾蘸过水放在她额头上降温。

这时刘敬涛带着医生过来了,医生瞧过后说是过度劳累再加上没有休息好造成的,输两瓶水就好了,刘君意这才放下心来。

医生给杨新扎上针就走了,刘敬涛也还有事,也准备走,走之前将刘君意叫到了外面。

刘敬涛比刘君意大五岁,已经上高中了,很多事也都懂了,看着面前只到自己胸前的小家伙儿,他轻叹了口气。

其实自己也很想有个妹妹,可是家里就他一个人,好不容易叔叔家添了个女孩子,他想着终于可以做个好哥哥了,小时候还好,她会追在自己身后闹着跟自己玩,可再大一点她就没小时候那么黏他了,甚至于见他也会躲着他,他自然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尽量减少来他们家的次数。

改变就发生在这个暑假,她不再躲他了,也会笑着跟他讲话,他心里很高兴,想着自己终于还能继续做个宠妹妹的哥哥了,他可不希望以前的情况再发生。

他蹲下身子和眼前的小不点平视着,据说这样可以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

“再有什么事不要着急,也不要一个人哭,记得找哥哥,好吗?”

刘君意看着刘敬涛认真的神情,点了点头,“好,谢谢哥哥。”

刘敬涛笑了出来,“自家人不用说谢,都是应该的,知道吗?”

刘君意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示感谢,只能使劲的点点头,表明自己听到了他说的话。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走?”

“后天。”

“好,后天我来找你。”

刘君意虽然不知道他来找她干嘛,但还是点点头。

刘敬涛看她只会点头什么话也不说,以为她是吓到了,也就不再多问,“我还有事要办,你看着婶婶输水,快完了的时候把婶婶叫醒,她会拔针,记住了吗?”

“嗯,我知道。”刘君意决定就坐在杨新身边,守着她哪也不去。

刘敬涛走了后刘君意也脱了鞋子钻进被窝里,挨着杨新坐着,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好多了,这才放下心来想刘敬涛的事。

她知道没有平白无故受人的好这回事,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刘敬涛,最关键的是刘敬涛的妈妈,也就是她大娘,并不是很喜欢他们家的人,要是知道刘敬涛对她好肯定要和刘敬涛生气。

不管为了谁,就算刘敬涛对她再好,她也不能总是接受,她有手有脚,再过一年她也上了初中,就是父母眼中的大孩子了,到时候,杨新就由她来守护,当然,还有关彤彤。

她靠在床头看着杨新沉睡的侧颜,想到还在外打牌未归的刘氏,轻轻地道,“妈,你放心,我一定努力,以后让你做刘家腰板挺的最直的人!”

延伸阅读

东磁加爱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d08h.shtml
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净水器的需求量变多,成为必备家用产品,为人们提供24小时新鲜饮水

品鉴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nsxz.shtml
品鉴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位于各省市制造业名城——东莞,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公司由成

东莞振烨智能手环表壳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g90s.shtml
暂无

禹通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x93b.shtml
禹通渔具总部是不锈钢支架、抄网、铝合金抄网支架、尼龙塑料漂,渔食盒、主线盒等产品生产

地震消防科普大篷车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nur9.shtml
当今社会,安全问题,生命价值越来越高了。如何了解更多的安全知识,学习更多的自救互救能

佳硕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xdrq.shtml
佳硕儿童安全座椅是儿童电动车、儿童座椅、摇摆车、三轮车、童车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韩将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pzqq.shtml
韩将内衣总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秉承着物美价廉,样品齐全,款式多样,质量放

香枚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nh1z.shtml
香枚家纺布艺总部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平阳县香枚家纺厂经销的

华天食品机械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nc8k.shtml
华天食品机械加盟信息介绍:纵观各种投资项目,设备投资、投资费、门面租金,店面装修一算

妥思明玩具加盟  http://www.ehpersonalfitness.com/nghl.shtml
妥思明玩具贸易公司位于享有盛名的玩具之乡—汕头澄海,是一家多元化玩具贸易公司。公司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零冰武器铺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日是新嫔妃觐见的大日子,朱宜修特意穿了一身正式些的玫瑰红蹙金双层广绫长尾凤袍,头戴紫金翟凤珠冠,髻上插着对儿赤金镶宝石凤钗,身上配着鹅黄宫绦双鱼比目玫瑰佩,走路间一阵环佩叮当。朱宜修到偏殿的时候,众嫔妃中除了昨夜侍寝的华妃,皆已到了偏殿,见朱宜修到来,均是跪下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众位妹妹

  • 冰颜城倾在线阅读第五章

    看着青古满脸的兴奋,巨兽虽然不懂为啥,但是有一点它知道,它,十分的不爽!巨兽深吸一口气,然后直直一张嘴,一股炽热的火焰喷出,火焰之热,就连火焰下方的植物都不同程度的脱水,并燃烧。在面对这炽热的火焰,青古依旧没从兴奋中醒过来。“呼,熊熊熊...”赤红的火焰就将青古卷入其中。见罢,巨兽便停止了火焰的喷射

  • 海贼之神级皮肤在线阅读第一章

    道士的专长是什么?就是笔走龙蛇,制作符篆。一支笔、一滴血、一张纸。跟我比斗就要想清楚经不经得起我上百张符篆的狂轰滥炸。你说成本大?开玩笑吧你,还能大的过你的仙兵灵甲?道士可以就地取材。给张纸我能杀人,给张皮我能降妖,再加一把桃木剑我就能除魔。仙风道骨说的就是我们这种人。道士的优势是什么?就是开炉炼丹

  • 我明明没有这样写过!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顾家,其余人碍于顾尘是家族族长的独子,所以尽管对顾尘很是幸灾乐祸,但也只是私下里嘲讽。能够明面上嘲怼顾尘的,也就只有身后站着刑罚长老爷爷的顾飞了。“呵呵,既然顾大少爷来这藏书阁?需要我帮你找几份高等级的武学吗?有些东西,或许表弟还够不着权限。”“哦,呵呵,我差点搞忘记了……顾尘少族主你只有凝气三层

  • 上神爸爸和我第九章

    下午四点钟的时刻,慕容雪就鬼鬼祟祟的在办公室中向外退,今天正巧他们部门经理轮休,群龙无首的状态下,每个人都心不在焉的工作,无数双眼睛不约而同又齐刷刷的望向墙壁上的挂钟,无聊的数着秒针过时间.早上的闹钟像是充满朝气的小伙子,用飞快的速度来提醒着工蚁们该去用青春保卫祖国的繁荣,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刻,它又想

  • 网王之幸村精市切磋

    黄俊见了,立马就起了在朱浩面前表现的心思,上前一步说:“浩哥,对付臧北辰,那用您出手?我就能轻松的把他打趴下!”朱浩其实也就是随便一说,他是十一年级第一,而臧北辰之前一直都是最垫底的存在,若是他真的对臧北辰出手,恐怕会被全校学生的唾沫星子给淹死。现在妖兽当道,学校的气氛已经不想百年前,不允许打架斗殴

  • 懿步峥嵘在线阅读第三节

    如果此次,能够趁机奚落江灏天,顺带落了江如海的面子,这样也好在自己老爹面前邀功。他知道自己的妹妹文采很好,以前总是压江灏天一头,这次应该也不会有意外。“江兄,可否赏脸,与我一起去试一试陛下的应制对联?”说是询问,实则带着威胁、蔑视的意味。江灏天本不想争强好胜,无奈,当他想拒绝时,已被众人推到了圣驾之

  • 寒剑逆苍穹在线阅读第一节

    我现在站在一条大路上,身边都是高高的城墙,像是古代的建筑,天色很暗,太阳刚刚下山,我身边还有很多薄雾。往前看是望不到头的黑洞,往后看也是一样。我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要冷静。突然我感觉一阵狂风卷着沙土从身后朝我涌来,狂风中一片鬼哭狼嚎,婴儿的啼哭,老人的挣扎,妇女的尖叫,都有。我咽了咽口水,闷

  • 杀戮来袭重生

    云夏大陆,轩辕国,皇城郾都天昏地暗,电闪雷鸣,一道道霹雳横过暗沉天空,峥嵘惊骇!莫家堡后院,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围成一圈,对着一个瘦弱少女拳打脚踢。“打!给我狠狠打!”站在汉白玉台阶上,穿金戴银的富态女子尖声嚷嚷:“打死这个傻子!敢毁了我的灵草!简直就是找死!给本小姐往死里打!”“是,大小姐!”家丁们

  • 抖音:我女友是M哥在线阅读第十节

    石室之内。宋世安将年老大对于自己的怀疑引到了林锋的身上。凭借着年老大对于林锋的忌惮,使其淡化对自己的怀疑。同时也加大了年老大和林锋之间的矛盾点。“对于林锋的事解决的事情,我会和他好好说说的,日后你也要努力为炼血堂做贡献,只有这样才好堵住众人的嘴。”“多谢,年大哥为小弟着想,日后但有吩咐,必定赴汤蹈火